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地到山东再到京西,游历江湖增长了许多见闻,中原真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可是为何这汉家人口如此众多,却挡不住我们蒙古的兵锋呢?”,那高挑女子坐在下首向对面的雍容贵公子问道。

  那年青公子咳,神色严肃地道:“三妹,这里已是南朝之地,不比北方,切记慎言,否则会为你我惹来祸端,前日我教你的那两招剑法,如今领悟的怎么样了?”。

  听二哥提到武功,那英气女子顿时脸上苦楚,撇嘴道:“二哥教的招式太过艰难,要求也太苛刻,我做不来”,闻言,那年青公子也不着恼,只是劝诫道:“三妹,江湖险恶,若是没有身本领,怎能保己救人?你如此懈怠,有朝”,说到这突然顿珠,看着下面的闹市惊起道:“李莫愁?”。

  那高挑女子立即起身向下观看,只见闹市之中乱成片,李莫愁在人群之中飞渡,前面正有两男女三个锦衣年轻人发足狂奔,顾不得冲撞他人,意逃命。

  眼见李莫愁要追上前面三人,那年青公子将桌上长剑捡在手中,飞身从栏杆跃下,人在空中,招“星河鹭起”平平扎向楼下的李莫愁肩头,口中喝道:“李莫愁,休要无礼”。

  李莫愁正追杀前来找事的郭芙和武氏兄弟,冷不丁从楼上刺来剑,剑势平稳厚重,直指要害,不得不止住身形,浮尘扬起,侧身格挡,看着那人面貌,冷声道:“耶律小子,又是你,看来你是不想活了”,言毕,格开对方长剑,拂尘猛然倒转,尘丝根根直立,向着他面门抽去。

  不错,这年青公子正是耶律齐,李莫愁攻击他的这招正是她生平最得意的“三无三不手”中的无孔不入,招式发,攻击耶律齐上半身要岤,无有疏漏,任耶律齐如何格挡也是百密疏,寻常高手,李莫愁根本无需如此上手便出全力,上次武关遭遇,她已见识过耶律齐的功夫,知道不逊色五子中的清静散人孙不二,是以寻常手段想要克敌,却不是十招八招便能奏效的,此时她时间紧急,拖延不得。

  耶律齐回剑的空档,看到漫天银丝当头扎来,心中惊,忙拧身避退,长剑斜削,剑影闪动,划向李莫愁胸口,正是“星河鹭起”的变招“素月分辉”,剑势飘逸轻灵,出手迅捷,显然已得了其中三昧,只是还未练到虚虚实实阴阳互转的地步,是以让已颇了解全真剑法的李莫愁闪身避过。

  拂尘向前推,“砰”扫到了耶律齐半边身子,将他抽飞了出去,时动弹不得,此时耶律燕已从楼上下来,把扶起耶律齐,急问道:“二哥,你怎么样?”。

  耶律齐未想两年不见,李莫愁的武功进境到如此地步,时失察,中了对方的狠招,半边身子麻痹,肩头皮开肉绽,已是再无拼斗之力,看着对方冷笑着逼来,心中凉,知道此次必然无幸,怕还要牵连三妹性命。

  第五十八章五年之中下

  见李莫愁要对耶律齐不利,耶律燕猛然起身,向着李莫愁剑刺去,叱道:“李莫愁,你休想伤我二哥分毫,看剑!”,心中却是想:“要是完颜姐姐也在就好了,我二人合力定能跟这李莫愁多周旋片刻”。

  “李莫愁,我跟你拼了”“李莫愁,纳命来!”“看招”,此时大小武和郭大小姐也同时转身赶回来,起向着李莫愁递招,招式都极为凶狠凌厉。!

  冷哼声,李莫愁拂尘卷,先将耶律燕的长剑拽脱手,横臂挥,拂尘卷着长剑,“铛啷啷”,先后碰撞在大小武的剑上,她侧身避过偏转的剑尖,尘丝倒卷,当头打向郭芙,郭大小姐大惊失色,呆立当地。

  还是近旁的耶律燕眼疾手快,侧身撞,将郭大小姐顶了出去,自己后背却被抽中,立时皮开肉绽,扑倒在地。

  踉跄着摔了个屁股墩,郭大小姐皱眉,痛哼道:“李莫愁,你个大魔头,我爹爹娘亲不会放过你的,摔的好疼呃”。

  这边解决了两个丫头,李莫愁看也不看大小武,左掌向后轻摆,“砰”“砰”击在挺身前刺的二人胸前,将二人扫飞出去,上前两步,掌拍向耶律齐头顶,先要解决了这个最棘手的货色。

  生死之间,耶律齐鼓起最后点力气,猛然个翻身,滚了出去,堪堪避开了李莫愁刚猛凌厉的的掌,李莫愁轻咦声,抢步上前,又是掌击向耶律齐胸口,这次劲力蓄而不发,暗藏后招,任耶律齐如何躲避,也必饮恨。

  “李莫愁!”“李莫愁!”“李莫愁!你往哪里走”,连三声呼喝相继传来,仿若声起四面八方,声音中气十足,嘹亮浑厚,显然都是内功极精湛之人,李莫愁掌正拍下,此时闻声脸色变,却也顾不得再杀人,身形倏然弹起,向着南方急速离去,人到远处,甜腻柔媚的声音甫才传来:“丘处机王处刘处玄,你们三个老牛鼻子又来晚了,追我到现在,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三个高冠束发的老道从东北西相继出现,身形晃动,如利箭般穿行而过,却是顾不得耶律齐等人,急急向李莫愁追去,最后面的身形高瘦的老道急行中朗声道:“郭芙那丫头,向靖儿传个信,老道三人缉拿李莫愁要紧,不去叨扰,让他无需过问,也不必多虑”,话音落时,身形已消失在了远处。

  看着李莫愁和三个老道相继消失,唯没受伤的郭芙,撅着嘴站起来气道:“老牛鼻子,也不早点出现,害的本小姐摔了跤,还直呼我爹名字,真不是好东西,呸,鬼才给你通传”,骂完,她跑到耶律齐跟前,扶起他娇声道:“耶律公子,这次又多亏你了,要不然,我非遭李莫愁毒手不可,没想到那个丑女人,现在这么厉害了”,却是只字不提大小武的拼杀和努力,二人挣扎着爬起来,脸色无比难看。

  “郭姑娘,麻烦你看看我三妹情况如何”,耶律齐艰难地道,郭芙这才“呀”声对耶律齐羞赧地道了声歉,过去扶起了避过气的耶律燕。

  将耶律燕唤醒,众人相互搀扶着找了间客栈,包扎了兄妹二人的伤口,第二日才起上路回襄阳。

  到襄阳没几日,完颜萍找了来,此前耶律兄妹便直与完颜萍结伴游历,数日前,才各自有事分开,约定在襄阳城见面。

  郭芙和大小武这次偷偷出门又惹出事来,郭靖勃然大怒,若非黄蓉劝阻,便是五指山要压落在郭大小姐脸上,大小武伤势不轻,时没有发落,郭靖黄蓉心中却也是气急。

  这次的祸端,起处却是要从终南山重阳宫说起,李莫愁自连施毒计得了“女心经”,苦心钻研了段时日,暗自震骇这“”的精妙绝伦,看到后面便明了,这“”除了第部分的古墓派武功不用着难外,第二部分全真教的武功,和最后的克制全真教武功的法门,若没有对方心法要诀的辅助,休想将“”练至大成,于是便偷偷上了终南山盗学武功。

  最初,她偷偷看了段时间道士们习武,这时候牛朋还在终南山,加上山下的驻军,五个老牛鼻子,李莫愁不敢贸然生事,过了月余,牛朋带着全真教不少好手下了终南山,驻军也随之撤离,李莫愁终于按捺不住,开始抓住小道士逼问。

  只做了次,问出了不少全真教的大道决法门和要诀便被宋德方等几个三代大弟子发现,报于了全真五子,重阳宫上下戒严,但难不倒她李莫愁孜孜不倦的求学之心,咬牙暗恨,潜入了重阳宫藏经楼,这次却没那么好运,刚盗了内功心法和几本剑法秘籍,还想再多拿几本时就被值守戒备的郝大通和孙不二发现堵住,三人争斗中,她下狠手打伤了孙不二,堪堪在丘处机刘处玄几个老道赶来前逃出了重阳宫。

  知道丢了本门的奠基内功心法和几本重要的剑法秘籍,全真五子哪还坐得住,立时商量决定由本领稍差筹的郝大通坐镇重阳宫,其余三子带着十余个大弟子和大批四代弟子心急火燎的下了山,全力追查李莫愁的踪迹。

  数月间,东奔西走,全真五子撵着李莫愁跑了怕不有上千里路,连交手数次,奈何李莫愁修为日进,竟合三人之力也难以留住她,但李莫愁终究人单力薄,也奈何三个老道不得,就这样路纠缠着,李莫愁会东,会西,会南,会北,终是绕进了京西南路。

  此时蒙古大军退去半年多,重心放在了北方,襄阳承平,自然也不再戒严,南来北往客商行人渐多,又渐渐恢复了生气。

  郭芙和大小武闷在城中日久,终是耐不住寂寞,背着郭靖黄蓉,偷偷溜了出来,见天色尚早,三人人匹健马,肆意在襄阳周边奔驰,忘形间,已到了襄阳城北七八十里外,见前方有个集镇,便欢叫着冲了过去。

  在集镇逛了两个时辰,天色不觉间已然黑了,料想此时回襄阳也少不得顿责罚,三人便找了间客栈歇宿,准备明天再玩半日,天黑前赶回襄阳,不想第二日刚在镇上吃过早点出发,便在镇门楼下发现李莫愁的踪迹,三人自咐本领日涨,合力拿下李莫愁当不在化下,当即便呼喝声,齐齐抽剑追了上去。

  后来自不用说,刚交上手便被打得狼狈不堪,若非耶律齐兄妹在此歇脚,三人即便九条命也不够丢的。

  耶律兄妹在襄阳城养伤近月,伤好后本欲辞行,郭靖黄蓉夫妇并郭芙大小武极力挽留,便和完颜萍又留在襄阳玩耍了数月,不想大小武和耶律燕完颜萍日久生情,渐渐走到了起,而耶律齐自己也和郭芙产生了不浅的情愫,等待着酝酿发酵。

  转眼又到了年的年末,程英终于顺利为丘翳风产下女,粉雕玉琢,极为可爱,丘翳风为他取了个大名“丘思宁”,小名由程英取的,唤作“汀芸儿”,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已做了父亲,丘翳风时常都有恍惚的感觉,但那也是沉浸在幸福中的。

  每日带着小毅练功吐纳,晃眼间,小毅已经八岁,秀气的脸蛋越来越有样子,内外功也初步打下根基,整个人越来越有点像个小“丘翳风”,不知是否是近朱则赤的缘故,说话时也幅小大人的模样,不时板着脸,装出深沉的样子,逗弄小汀芸的时候却很孩子气。

  到这年末,丘翳风带着程英已回到谷中三年,女儿也会呀呀学语在地上跑着喊着“爸爸”“妈妈”,坐在谷中溪边,丘翳风如往常样,任内力自然流转,自己在石滩上垂吊自娱,不时提点在手中练着徒手捉鱼的小毅两句。

  “嗡!”,正垂钓着,突然丘翳风体内内力流转加快,越来越急,眼前大放光明,冥冥中只听“轰”的声,似乎什么炸开了般,身上氤氲气息迸现,刹那间遍布全身,丘翳风保持着最后的握杆姿势不动,整个人进入了空明之中。

  转两转三转,不过半个时辰功夫,周天五转,体内汇聚起了磅礴至纯的大力,第六转陡然散开,冲刷向四肢百骸,皮肤上渗出薄薄的血雾,丘翳风纹丝不动,若无所觉,周而复始,体内内力不断数转而聚,下转而散,如大海倒灌江河,布网行水。

  丘翳风的衣服已被血雾渗透,小毅见叫不应师父,吓得大惊失色,忙乱间想到应找人帮忙,连忙赶回寻找师娘,等到程英赶来,已又过了近刻钟时间。

  程英看到丘翳风吓人的样子也是脸色大变,时六神无主,正焦急间,看到丘翳风面色平和,才强迫自己定下心来,暗暗想到这可能是丘翳风修炼功法临近突破的缘故,她当务之急是要好好守护。

  “小毅,你回去看好妹妹,这里有师娘,你不用管了”,程英将小毅打发走,便盘坐在丘翳风身旁丈余的地方,专心替他防备着外人的打扰。

  两个时辰过去,丘翳风体内的内力奔行如江河滔滔,无穷无尽,身上也已被血渍湿透,转二转三转,八转,内力奔涌如潮,“轰隆”,仿若冲破了玄妙之门,丘翳风头脑清,但觉思维延伸到了无限大,无限远,无限高处,下刻瞬间落回,体内内力功成九转,倒灌丹田,天地之桥贯通,自此,内力绵绵无尽,日增夜长,永无穷歇。

  自此精修,丘翳风打开了武学浩瀚之门,修为持续精进,迈入宗师之境。转眼,汀芸儿已长成了四岁的小姑娘,古灵精怪,好不惹人喜爱,六月的日,阴雨绵绵,牛朋带着陆无双和公孙绿萼风尘仆仆赶来“无忧谷”中,两个女孩身戎装,竟也成了跟着牛朋东征西讨的女将。

  第五十九章西毒之殁上

  牛朋已六七年不曾入家门,牛大叔夫妇,日思夜想,双鬓都已斑白,如今见到儿子安然归来,心中欣喜不足为外人道也,牛朋纯孝,却非好子,多年来,直未尽到人子的义务,心下愧疚难当,此次回谷,终日侍奉在二老跟前。

  日升月落,晃眼已是七日,从第三日,便每日有探子入谷,向牛朋呈递消息,到这日上,牛朋看到消息后脸色变,只得知会父母声,对公孙绿萼和陆无双稍作交待便匆匆离去,丘翳风从山巅带着小毅练功回来,才知牛朋已走,从公孙绿萼和陆无双口中得知,外面发生了大事,牛朋不得不走,两女被他留下照顾父母。

  此时,牛朋的驱虏军与忽必烈在北方地区反复争夺,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北方的其余势力,都在两大巨兽的碰撞下基本被兼并扫清,值得庆幸的是,蒙古王朝由于贵由继大汗位,朝政混乱。贵由失政,身体亦日渐衰竭,忽必烈同父异母的兄弟阿里不哥,野心勃勃,心要得到蒙古地区的控制权,手下有班强兵悍将,更有大批贵族支持,忽必烈不能坐视这个向是他如仇雌的兄弟夺了王庭大权,觊觎中原的同时也在他在蒙古地区较力,并不能全力对付牛朋,因此给了驱虏军喘息的机会,让义军在你来我往的拉锯中吞并了大部分北方地区,实力积蓄的更强。

  见公孙绿萼和陆无双照顾牛大叔夫妇十分周到,丘翳风找来程英商量道:“英儿,你我在谷中已待了数年,虽然安逸清淡,不过对天下间事无所知,我想现在二弟可能遇到了困难,你我是否该出谷,助他臂之力?”

  程英其实很喜欢和丘翳风起隐居的安逸,闻言便是皱眉,但丘翳风的话却说得很有道理,她思虑着,汀芸儿也长大了,不用时刻看着,即使想带着出去,她爷爷奶奶也肯定不愿意,有小毅天天陪着她玩,不用担心太多,更重要的是,这五年来,直没有出去看望过师父黄药师,她实在非常想念,便点头答应了。

  向两位老人诉说了情由,征得了同意后,丘翳风喝程英收拾好行囊早便悄悄出发了,怕被两个孩子发现,闹腾起来。

  出谷后才知道,他们已错过了驱虏军和蒙古大军在河津府的惨烈战,这战是两方对决以来规模最大的次,将决定此后北方的控制权,战后,驱虏军受创严重,死伤近十万,蒙古大军亦有六七万部队折戟沉沙,元气大伤。

  忽必烈知道此战后,若继续陷在中原北方地区,在得不到蒙古方向支援的情况下,会被驱虏军慢慢耗死,只能错过彻底平定北方的这次绝佳机会,将全部力量收缩后投入到蒙古地区,全力与阿里不哥争夺起来,决心等将蒙古的权利彻底收拢,平定了后方,再携举国之力,举南下,扫荡乾坤,谅那时北方的叛军和孱弱的南朝也无法阻挡。

  知道牛朋打胜了之后,丘翳风和程英松了口气,决定到江南找寻看望下黄药师,毕竟已经数年不曾出谷,想来已让老人对程英牵肠挂肚。

  买了两匹驴子,二人便路南向而行,不觉间已踏入南宋地界,北方战乱萧条,南宋却派祥和景象,赶了日路程,已到了江南苏杭之地,人喊马嘶,客流如织,红楼酒坊,红灯高挂,歌舞升平,不知者尚以为还在盛世。

  在处街角的热闹茶肆坐了,丘翳风点了些果品和壶龙井,和程英打算在此稍作休息,再继续赶路。

  刚喝了杯茶水,便见茶肆宽敞的门口进来五六个携着刀剑枪鞭的江湖汉子,高矮胖瘦不,寻了处靠门口的地方便围坐了起来,夏末更见闷热,都有些恹恹,靠门口坐的是个额上绑着细细灰布丝条的魁梧汉子,张脸又宽又长,刚落座便转头向柜台喊道:“掌柜的,来壶茶水给爷们先解解渴”,声如巨雷,震得满室皆响,同桌之人显是见惯,不以为意。

  等店伴送来茶水,又有人点了些零嘴,靠下首坐着的白脸胖子站起身来,拿过茶壶,笑着张肥嘟嘟的脸庞为众人续上了水,这才给自己倒上落座,开口道:“难得和几个哥哥相聚,今天的切开销当由小弟王三胖请了,几个哥哥少来苏州,不知此地风物甚美,当多盘桓几日,让小弟尽地主之宜”,他身上衣服光鲜明亮,家中殷实,嘴亦能说会道,热心交结江湖豪客,是以被人送了个绰号“赛孟尝”。

  “六弟不知,哥几个这次过来,并非是闲散游历,而是投奔驱虏军不成,被筛了下来,这便要回家苦练功夫,半年后再去考较,定要搏个军侯校尉不可”,坐在上首的相貌中正的中年汉子叹口气道。

  他话落,旁边瘦长脸,嘴角颗黑痣的中年人愤愤接口道:“大哥不提还罢,你我都为武人,这驱虏军忒没章程,如何选人还要识字会算者优先,若是如此,都考状元去不完了”。

  黑痣之人话音落,显然引起了共鸣,都开始埋怨驱虏军选人方式不当,埋没了他们这等人才,王胖子听了却露出沉吟之色,插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