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模样,定是师娘所用的了,只是这剑既无尖头,又无剑锋,圆头钝边,倒有些似条薄薄的木鞭,怎能御敌杀人呢?

  想了半天,小毅若有所悟,料想以师父的武功境界,御敌拼斗,利器与钝器在手,恐怕已没有多大分别,便如木棍之于刀剑般,用好了都是趁手兵器,尽可拿来防身御敌。

  将剑挂回墙上,玄旃立时不干,无论如何非要将剑拿在手中,劝说半天无用,小毅只得同他讲起条件,待又唾沫横飞,好说歹说了良久,小家伙才答应只把玩会,便将剑还回。

  剑入手,玄旃立时眉开眼笑,但小小的他能有多大力气,差点将长剑脱手,小毅伸出只手为他扶着,任他把玩,小家伙看起来真的是极喜欢这长剑,紧紧抱在怀中,拿脸颊不停噌着剑鞘,还不时撅起小嘴亲亲,看的小毅不由发笑,更是心中震动,这小家伙不过三岁不到,何来如此性情,看他把玩剑的样子,分明是喜欢到心里,并非只是好玩。

  在草庐中待了近小半个时辰,在玄旃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小毅将剑重又挂回了墙上,玄鮦早将屋里钻了个遍,无聊中正趴在丘翳风的草垫子上打瞌睡,口水流了地,撅着小屁股的样子倒也可爱,手个将两兄弟抄起,小毅轻轻退出了草庐。

  被抱着的路上,玄旃不时回头看向草庐,再看看流着哈喇子睡着的弟弟,小眼珠转动中,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第六十七章万象轮回中

  第六十七章万象轮回,天地灭生

  剑势展即收,丘翳风对着小毅道:“这招,你懂多少都无妨,接下来,你要仔细看,尽可能多领悟些,这对你目前的修为突破将极有好处,将来与人对敌时,也有大用”,若说顺风之剑是为借力法门,这轻剑便是化力法门,小毅目前全身之力未能凝练,对武学认识还浅,其中的道理若说与他听,有害无益,便如拔苗助长般,是以丘翳风只是略展示,接下来逆风剑法施展其中蕴含的武学根本和上乘道理极多,若是小毅悟性足够,能从其中领悟颇多,对接下来的成长必然大有助益。

  让小毅退到远处,迎风而立,丘翳风逆风摆了摆长剑,将下摆撩起,缠于腰间,他斜身踏前步身形屈,逆风剑斜斜刺出,剑出,剑剑出,只见长剑摆动,宛如条黑龙上下翻跃,狂猛的风势被渐渐搅动,丘翳风身周渐渐披上了圈气流。

  剑速愈来愈慢,滑动的轨迹却更难以分辨,小毅瞪大眼睛看着师父的每个细微动作,努力记在脑海中,呼吸不由越来越急促,渐渐地,丘翳风身周涌动翻滚的气流越来越多,越来越强,都被他圆转广被的剑法约束在身周丈三尺之内,随着剑法推动,这圈气流的形态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收缩,渐渐从包裹周身变成了汇聚周身滚动的球状,但见随着长剑流转,这圈气流还在每个剑式递出中被猛烈压缩,又过了几十剑,已成了在身前随剑流转的两尺见方的气球。

  此时丘翳风的剑却流转的急速起来,在狂风中曲饶逆行,手腕跳跃,身形律动,身剑合而为,体内所有力道凝为体,风中卸力借力藏力蓄力发力聚力传力,通过剑身最终推动了出来,只见剑身龙吟,剑尖爆鸣声中,强光闪,被压缩的又小了数寸的气球被丘翳风剑推出,带着破空的声响在数丈外炸开,这次的威力却是比在风谷中大了不啻十倍,暴乱的气流飞溅而来,大出丘翳风意外,无奈中闪身急退,晃身挡在小毅身前,右掌挥动,借着风力,掌心力道喷涌旋转,股莫大力道生出,将前方气箭汇聚吸纳,甩手抛向后方,却是他也无法将这些气箭收束起来,貌似功力尚还不够。

  丘翳风从身前避开,小毅还在愣愣中,脑海中翻滚着的都是师父逆风剑法的施展,里面蕴含的奥妙,令他茅塞顿开,以往参阅武学典籍,许多是是而非的概念变得清晰许多,自身修为的施展,也多了清晰的参照,这刻他突然有拔剑狂舞的冲动。

  细细将师父施展的三个招式,所有能记住的部分在心中默记了几遍,确认并无遗漏,小毅才睁开眼睛,看向丘翳风求肯道:“师父,第三个招式,您能再为我施展遍吗?”。

  小徒儿的要求并不过分,丘翳风便又施展了次逆风剑法,这次特意控制了节奏,以便小毅能看清,待施展完,等小毅默记了片刻,丘翳风便开始为他讲述其中的精要,并回答他的疑惑,转眼间个时辰过去,师徒俩教受已经牵扯了大量武学知识和经验的传授。

  眼见黑云越压越低,狂风倏然变小,不会已经止住,天际雷声轰隆,丘翳风知道暴雨将至,对着小毅嘱咐道:“今天传授给你的,务必牢记,明日便将这些道理用到河水中习武之时,你可做得到?”。

  小毅郑重地点头,保证道:“师父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对了,这三招都叫什么名字啊?以后我施展了,别人问起怎么告诉他?”,丘翳风呵呵笑,脱口道:“就叫‘殛风三式’吧,这是师父自创的第套武学,还从未在江湖上施展过,以后就靠你为师门发扬光大了”,说着慈爱地摸了摸小毅的头。

  “喀嚓!”,濃厚黑云之中道耀眼紫电穿行,伴随着“轰隆”声巨响,整个天空突然又暗了许多似的,站在山巅的丘翳风师徒分明看到,紫电在云中猛然劈落,化成道巨大通天光柱砸落在西北极远的地方,转瞬即逝。

  丘翳风眼神凝,判断着这道雷霆的方位,心中暗道:“什么地方竟然遭了雷劈?这世间还有妖孽不成?”,心中想着,行动却不慢,伸胳膊夹起小毅,身形如电般,穿行下山,不会便到了山下,这才心下稍微安定,这雷雨天气,在山巅待着绝非安全,弄不好便会被雷劈。

  师徒二人刚到谷口,天上便下起瓢泼大雨,两人终是被淋成了落汤鸡,回到家中,程英看着湿淋淋的大小两人,不由失笑。先是给小毅换了衣服,又伺候丘翳风换了衣服,待将头发擦干,丘翳风看着门外黑压压的天空对程英感慨道:“以往的夏日,下这种大雨,我却从没有今天这种开心的感觉,不知是否因为有了家,有了你们,我的心也变得安定,无论遇到什么,总会感觉坚定而又满足”。

  程英捋捋额角的发丝道:“行了,别肉麻了,你徒弟还在旁边呢?”,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是很开心,小毅嘿嘿傻笑,汀芸儿给妈妈帮腔,刮刮鼻子,对着丘翳风吐舌头道:“爸爸,羞!羞!”。

  抱着汀芸儿亲了两口,逗得她咯咯直笑,伸手去捏丘翳风的鼻子,丘翳风躲过,用额头抵住小家伙的额头,温和地说道:“跟爸爸起看雨好不好?”。

  “不好!”,小丫头嘟嘴,漂亮极了的小脸蛋眉头皱起,挣扎着道:“爸爸你放我下来,我要去玩啦”,说着挣扎得越来越厉害。

  丘翳风无奈之下只好把宝贝女儿放了下来,任她去玩,突然想到,不知道草庐是不是漏雨,便对程英道:“英儿,我到后院草庐,你们待着吧”,说完,披了件蓑衣便出门向后院而去。

  到了草庐,看到里面片干爽,也放下了心来,进到昏暗的屋中,体味着周围的片寂静,听着外面的“哗哗”雨声,丘翳风心中也安宁下来,搬过凳子在门口坐了,看着院中的大雨,喃喃道:“小丫头片子,你不看,爸爸自己看”,说完嘴角亦露出了微笑。

  “轰隆!”,又是声震鸣响彻在天际,让丘翳风将视线转到了天空,看着倾盆大雨落下,想着雨水落地最终汇流入江海,蒸发后复还于天空,制造出这种电闪雷鸣的景象,他不由自语道:“这不就像是人体内的内息循环,周而复始,流转不息,生发之间,在乎念”。

  想到这,他脑海中突然雷鸣电闪,陷入了沉思之中,眼神仍愣愣看着天空,瞬不瞬,“喀嚓”,道霹雳行空,丘翳风眼角颤,仍是动不动,又过了扎茶功夫,“喀嚓”,又道闪电在头顶天空闪没,丘翳风眼中精光闪,捕捉到了微妙的瞬间。

  思感触发,身体立时有了反应,内息涌动之下,丘翳风身形立时拔起,眼中望穿秋水,遵循着脑海中推演着的云天雷霆的触发轨迹,脚踏玄名,掌划乾坤,渐渐身体上升起了比任何时候都浓郁的氤氲气息,体内发出呼啸雷鸣之声,整个人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在招式中,气势渐渐蓄积到了顶点,全身的劲力在瞬间的急速流转中聚合中成线,即将炸开,这时,丘翳风眼中精光爆闪,向着门外的空处掌闪电般划出,掌出势缓,徐徐而降,但却偏偏给人快到不着痕迹,无法捉摸的感觉,只见虚空震颤,道弧形半月状空隙带在雨幕中向外急速飞斩,闪电般破开雨幕,撞击在丈余外的篱笆墙上。

  “碦呲”,篱笆墙上被圆弧空隙带穿透的地方,顿时出现了整齐的切口,整段墙都被摧折的向外歪斜,收掌而立,丘翳风眼中精光隐没,凝视着不远处歪斜的篱笆墙,露出意外之色,没想到新领悟出的招式,劲力透空竟能如此犀利锋锐。

  “这招是参悟气升成云,雷霆行布而后震落为雨的道理创出的,招式中劲力的凝聚密实,当世武功怕是少有可匹敌的,旦出招,如雷霆行空,快到绝伦,实为霹雳手段,若非身手高绝者,抵挡亦不可能,当真是威力绝伦的攻杀手段”,丘翳风将领悟的招式默默推演完善了遍,暗暗总结道。

  第六十七章万象轮回下

  第六十七章万象轮回,天地灭生

  见木八剌沙心意已决,“得令!”,军卒抱拳,便向帐外奔去。!

  “慢着”,木八剌沙突然生疑,叫住那军卒问道:“他说有什么要事要见本王?”,大雨天的突然跑来个摩尼教老头,实在太过可疑。

  “禀王爷,他说军营光柱通天,必是大明尊降下分身,来救苦世人,所以特来觐见,求请王爷务必准许”,军卒利索地回报道。

  木八剌沙闻言苦笑,哪里是什么大明尊降临,分明是自己不听话的幼子跑出去玩耍被闪电余波击中了,换句话说是遭雷劈了,军营中都将他视为不详之人了,这老头竟还跑来认神,当真可笑,可是下瞬他突然眼睛亮,暗道:“这岂不是为我儿正名的好机会?”,想到这便对军卒道:“快,命所有千夫长以上诸将到大帐集合,点齐鼓号手,到账外迎接使者”。

  隆重将自称摩尼教光明护法的清瘦老者迎进行营中,弄得全军皆知,木八剌沙自是端坐帐中将所有谋划想得分明,正自静待,便见来人入账,他垂目打量过去,只见来的红衣老者,须发皆已灰白,面皮却是颇为红润,鼻头圆挺,宽额大眼,真有副慈眉善目的样貌,天生让人亲近。

  见正中高高端坐的木八剌沙,这老者便躬身施礼道:“摩尼教护法洪机范参见王爷,请问王爷,天使何在?可否让老夫先去拜见”,说到后面面露急色,直接问出正题。

  木八剌沙略沉吟道:“先生有所不知,天生异象之时,正逢本王幼子在雨中玩,呃,那个,行路,之后被光柱笼罩便直昏迷不醒,先生还是等他醒来再见如何?”。

  老者洪机范见木八剌沙说的含糊,似有推却之意,执意求肯,最后木八剌沙只得应许,便将他带到了处华美的皮辇小帐之中,只见个满头扎着牛角小辫,浑身的四五岁男童正被两个医者小心伺候着,躺在毛毡床上,动不动,似是睡了过去。

  这老者见状,神色变,向木八剌沙告声罪,便快步走上前去,把将孩童柔嫩的手腕拿在了手中,只感觉孩童心脉若有若无,已是生死边缘,顿时大惊失色,连忙从随身布袋之中掏出针石,快速调配番,从孩童天灵到心口路扎去,周围护卫大惊,喝止声要上前阻拦,被木八剌沙挥手止住。

  半个时辰后,孩童全身上下遍布银针,老者抹了把额头汗水,脸色沉重地轻叹道:“是生是死,但凭造化了,老夫已经尽力,大明尊在上,万请护佑此子,也护佑我教”。

  待老者将针取下后,焦急不已的木八剌沙上前抱拳道:“洪先生,本帅看得出你医术高明,敢问小儿究竟是何情况?可有法救治?”,老者闻言脸色肃,躬身道:“王爷,此事只能看天意了,不想大明尊竟降临在小王子身上,王子当是年幼,受不得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灌体,才导致全身麻痹,陷入深度昏迷之中,能否醒转,只能先耐心等待看看,想来大明尊选了小王子,定不会让他有事”。

  “唉!”,轻叹声,木八剌沙沉痛道:“不想苏力德年幼无知,竟遭此劫难,先生现在营中住下吧,本帅定会好生款待”。

  老者谢道:“王爷盛情,自然不敢推脱,不过您尽可看开些,有此劫,对小王子未必不是好事,所谓福祸相依,苦尽甘来,不过,老夫有事相求,万望王爷应许”。

  “洪先生但说无妨”,木八剌沙挥手道,老者神秘笑,身形动间,欺到了木八剌沙身后,几个强悍护卫只来得及喝声“大胆”,便被制住,帐门口大量侍卫涌来,木八剌沙喝道:“都退出去!”,原来老者已回到原地,躬身致歉。

  木八剌沙哈哈笑道:“洪先生好功夫,本帅生平少见,不知有何要求,尽管说来,只要我能做到,必达成洪先生所愿”,看到这老者不凡的身手,他也起了爱才之心。

  老者闻言又恭恭敬敬施个礼致谢,然后才开口道:“老夫这粗浅功夫却是未得护教神功的三分真髓,让王爷见笑了,要求有二,是准许老夫常伴小王子左右护卫,二是能允许我教尊小王子为光明使者,在天下传教布道”。

  听这老者将话说完,木八剌沙神情由豪爽变得有些为难,斟酌着道:“本来这两条都没什么,可是在天下传教布道却不是本帅所能定夺,先生还是不要再提了,我只能默许贵教只要在我治下安分守己发展,便不会受到干扰”。

  老者闻言忙谢过,已是颇为喜悦,对于濒临消亡绝境的摩尼教,任何点希望都会带来莫大的鼓励,更何况此次不但找到了光明使者,暂且不论真假,单是身份便足以以假成真,还得到了权力者的发展默许,这是何其大的收获,他已没有什么不满,不过希望全寄托在了床上的小儿身上,老者心中自然无比虔诚地希望他能熬过这关,以后摩尼教必倾教之力全力培养他,牢牢将他和摩尼教拴在起。

  无忧谷:

  丘翳风教授“殛风三式”后,小毅在水中的修炼渐渐摸到了方向,进步日快过日,自身的潜力得到了极好的开发,同时内力修为在次次筋疲力尽后立即进行修炼恢复,日渐精纯增长,更不要提在压力环境下,筋肉骨骼皮膜所得到的锻炼。

  这期间,丘翳风将各路基础拳法的简化精髓先传与了他,不断进行指导纠正,直到完全满意,等到两年后又开始传授各路剑法,及奇门兵器的运用手法,开阔他的眼界,转眼间又过去了两年时间,这四年里,随着功力进步提升和思维的广阔延伸,丘翳风自己也在不断思悟中创出了“怒海惊涛”“生死枯荣”“坤厚无极”“星河倒转”“定鼎乾坤”五招极为强大的招式雏形,虽能施展,但还有提升的极大空间,并不能算成熟招式。

  “怒海惊涛”,拟化的是大海波涛汹涌的惊天伟力,招式层层递进,全面覆压,旦敌人不敌,汹涌继续的劲力宣泄如连绵海潮,浩荡奔涌,席卷八方,避无可避,是至柔至刚的招式。

  “生死枯荣”,是丘翳风思及自己生,重伤垂死而又复生线,时至今日的诸多坎坷经历,进而从生死之间自身小天地的细微变化入手,参照身外大千世界生死转易的永恒规律,创出的奇绝招式。

  从根本上讲,这已不是什么招式,而是套功法,施展时靠的是“繁星周天心法”全力运作,招式繁复无比,从任何地方出手间,将敌人缠住,招式展开,绵绵无尽之力展布全身,招招森罗万象,或刚或柔,或阳明或阴损,无处不含杀招,无处不为陷阱,直到彻底将敌人困住,周身劲力齐发,十百千处攻击齐至,生死互易,只在瞬。

  “坤厚无极”是路防守招式,若不意伤对手,自身便守成个圆圈,任他如何出招,我自随圆就曲,巍然不动,种种所受之力步三尺间尽数化入大地,敌人力竭,自然止歇。

  “星河倒转”是全力施为的极强大绝招,神意气念体,攻击展开,便是滔天连击,浩荡大力让敌人如置身狂风暴雨荒芜星空之中,失去着力所在,无法反击。

  “定鼎乾坤”,共含八式,八式合,乾坤清平,每式都是至刚至强或至柔至极的招数,起招分乾宫坎宫艮宫震宫巽宫离宫兑宫坤宫八方所在,八式合,中宫荡平,威力奇大。

  加上先前的“云卷风舒”“霹雳惊空”,共七招,都源于乾坤万象,生灭轮回,丘翳风合称为“万象轮回,天地生灭”功,觉得名字太大,便简称万象轮回功。

  这日,丘翳风正在静思中完善万象轮回功,进步梳理自身武学体系,谷中却来了牛朋派出的使者,将两封加急信件送了来,封是牛朋向牛大叔夫妇报平安的,另封却是封的甚严,使者看到丘翳风亲拆后,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