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门,然而这都是短时间内不可能成就的,杨过静立在林中看着树梢鸟儿飞鸣陷入沉思。

  “喳喳”,在树梢间盘旋的两大小三只麻雀欢叫着飞向远处,陷入沉思中的杨过忽然眼神动,醒转过来,看着远去的三鸟,喃喃道:“鸟儿尚知生养之恩,若没有父亲,如何能有杨过今日,父亲惨死,若此仇不能报,我杨过还有何颜面为人子,立足天地”,想着,杨过心头的阴霾散去很多,然而仍是不能释怀,心中还有道枷锁未能打开。

  “过儿,该吃饭了!”,小龙女柔柔甜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杨过收起思绪,温和地笑笑道:“龙儿,你又做好饭了?想必又是顿可口美味,辛苦你了,我们走吧”,说着牵起小龙女的手向着小木屋走去。

  行至中途,两人都是身形顿,却见个古怪身影,从前方岔道恍惚而过,细看才发现,是个灰衣老者腋下夹着个八九岁孩童在向古墓而去,眼中露出疑惑,两人悄悄跟去。

  这老少到了古墓,那少年立即被放了下来,走到古墓前,看到墓口已经被断龙石堵塞,嘴里似在念动古怪的咒语“法克”什么的,接着对那老者无奈地道:“洪师,看来我们只能走墓后的通道了”。

  隐在旁的小龙女和杨过,听到这少年的话语顿时惊,未想到这不知来路的少年对古墓竟如此熟悉,此时,那清瘦老者颇有些犹疑的对着正嘀咕什么的少年问道:“少主,此地真有你所说的绝顶武功?”。

  那少年背手正向墓后走去,气度凛然,显然绝不是寻常家的孩子,闻言头也不回地道:“当然,这么多年,洪师何时见我办过无把握的事,到了墓中你自然会知晓”,老者想想之前的少林寺之行,似乎多了些信心,快步跟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那少年,清秀俊俏的面庞上此时突然皱起眉头,眼中闪烁着这个年纪绝不该有的冷厉,嘀咕不停道:“杨过和小龙女在哪里?还得小心行事才行,该死的,为何让小爷晚生这许多年,好大的风头都被那姓牛的和姓丘的占据,也不知这二人是否都与我样,还是只有其中个是和我同样来路,等着吧,终有天,会让你们明白,什么才叫人中之龙,这天地注定要为我改换!”。

  第六十九章神雕侠侣上

  到了古墓后河水积出的潭边,那尽显尊贵之气的少年对老者肃容道:“洪师,古墓内机关重重,不知此时是否还开启着,你我二人进去务得千万小心,用事先准备好的各种工具我们点点探进去,若是发现里面有对中年男女,千万莫要与他们冲突,否则你我性命难保”。

  “哦?这荒山野岭的古墓里有何人?竟还如此厉害?老夫苦练数十年功夫还不能力敌?”,老者眼中精光闪出,颇有些不忿道。

  “洪师,你终年在西域行走,至多在天山南北走动,自然不知中原的厉害人物,年前在少林,你不就见识了无字辈诸多高僧的修为强悍之处了吗?这中原,水比少林不知深多少,五绝除了中西已死,还有三人在世,武功高绝,便如我教那位创出乾坤大挪移功夫的祖师那般,此外还有老顽童周伯通,郭靖黄蓉夫妇,“大隐侠”丘翳风“忠义侠”牛朋,杨过小龙女夫妇,都是当世等的强者,另外还不知有多少强者隐在江湖,我更怀疑那丘翳风的武功已然强绝,比所有这些人更为可怕,要知对于有种人来说,修为不能仅看时间,他们的成就不是用寻常眼光能衡量的”,那少年面色极为严峻的说道。

  听到少年将中原绝顶人物数出十余位,那老者也不禁动容,惊声道:“当真这么多?老夫本以为教中虽然衰落,但昆仑山总坛以下,除老夫和沮大椿外,左右光明使,三大护教法王,四散人,各旗主数十人众,都是好手,即使在中原也是股不小力量,不想,如今却是夜郎自大了,唉,可惜老沮对少主出身有成见,不了解少主的真正志向,意孤行,带着光明右使和三大法王离教而去,真是枉为右护法尊者”。

  “洪师不必过虑,总有日他们还会乖乖回来的,我们须得下水,洪师,先将包袱取下吧,将“洗髓经”和“九阳真经”的抄本拿出来找个地方掩埋藏好,也许我们下去得两日功夫”,少年丝毫不以为意,淡笑着安慰着老者同时吩咐正事道,摩尼教在他眼中不过是个渣,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以他的出身,和蒙古的强势,将来想要组建什么样的势力做不到?只不过他野心极大,想先篡夺了蒙古的大权,再凭借自己的雄才大略扫平天下,成为千古第人,但此时的蒙哥和忽必烈没有个是好惹的,现在和牛朋对掐,正合他意,在两方分出结果之前,甚至可以施施手段,延缓让他们分出结果,自己可以趁机闷头大发展,以后实力强了,慢慢找机会除掉蒙哥忽必烈,再用雷霆手段收拢了蒙古大权,天下谁还能跟他相抗?待将寰宇统,他想做什么,便是这个世界的至高旨意,这才不白重生遭。

  听到少年和老者的对话,杨过和小龙女相视震惊,不想这老少来自西域,更不知道那里也有如此组织严密的教派,听起来即使衰弱了,依然不容小觑,看着这老少在水潭西北方向找了棵大树将个油纸包裹埋了,正准备收束衣服下水,杨过知道不能再等,否则古墓机关都未开启,这二人进去,岂非畅通无阻,“九阴真经”以及古墓派的功夫岂不是任他们观看?

  “呔!哪里来的小贼敢擅闯我古墓”,杨过有意诈他们,出身后便厉声喝道。

  “洪师,切莫轻举妄动”,那少年听到声音竟无比镇静,转身看向杨过来临的方向道:“来人可是杨大侠?在下萧少棠,冒昧前来请勿见怪”,心下电转间却想到:“不知此人看没看到我埋真经,须得万分小心,若在他身上翻了船,小爷不得悔死”,想着对老者小指外撇,隐秘的做了个准备缠斗的手势。

  “哼!好个‘冒昧前来’,小子,你以为你来盗取古墓中武功我不知道?”,杨过也不答他话,直接揭穿他脸皮道。

  “动手!”,那少年不等杨过说完便喝出声道,接着身形电射向身后的大树,准备挖出真经立时逃离,知道真经已暴露,而小龙女必然在左近,伸手入怀掏出了把自制的霹雳子,准备来个出其不意。

  “回来吧!”,只听身后声冷喝,捷若狡兔的少年刚奔出两丈,只觉道劲风欺近,身形便不由自主的倒飞起来,原来杨过已经到了身后把将他提起甩向后方。

  老者正惶急赶来阻拦,见少年被抛到眼前,连忙撤力抱住,只觉少年身上股大力传来,虽竭力相抗,仍身形被推的后退数步,这才知道少年先前所言丝毫未曾夸大,这中原武林的水,果然深不可测,便是这样个年轻男子,修为都远胜自己。

  先前,他突然出手,本想缠住杨过为少年争取时间,未想人到近前,对方身形晃就越过自己追向了少年,自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心下大骇,连忙返身追赶,这才正好接到少年。

  “好厉害的功夫?你是何门何派?”,老者定住身形,忍不住开口惊问道,杨过听着他不甚地道的汉话,面色平静地道:“古墓派,想来这少年未曾对你说过,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打我古墓主意?”。

  那少年挣脱下来,看到成熟美丽到极致的小龙女走到了杨过身旁,眼睛也是亮,转瞬便恢复过来,接口道:“两位确实是神仙眷侣,天造地设对,请容我好好解释”,说着心里在琢磨着如何取信杨过,摆脱困境,最重要的是保住“真经”,那可真是他的命根子。

  听到这少年老气横秋的夸赞,杨过也忍不住心情竣,态度稍好些的道:“好,我就听你解释,说吧”,他此时已仔细打量清了这少年,见他唇红齿白,面目清秀,浑身散发着不可言喻的贵气但点也无盛气凌人之势,兼之彬彬有礼颇知审时度势,心下稍有改观。

  这片刻工夫,少年心中已有腹案,抱拳道:“实不相瞒,我来是为了墓里的‘九阴真经’,从我听闻中原五绝‘华山论剑’的事情后,就立志要做天下第,所以我定要学成独步天下的功夫,打听到古墓里有盖世功夫,所以才出此下策,还请见谅,既然二位正主在此,我和洪师,现在就走”,知道对于杨过这等精明人,说假话很可能适得其反,不若坦言二,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哦?”,杨过和小龙女交流了下奇怪的眼神,对这小小孩童言之凿凿的要争这天下第的话语惊奇不已,时也忘了问古墓中有‘九阴真经’的事,他从哪打听来的,“咳!”“咳!”,觉得与个孩子较真也没有什么意思,杨过收起了想与他探讨番“做天下第”究竟路有多长的问题,转而有些明悟地道:“那树下埋着的什么‘九阳真经’洗什么经的,都是你偷来的喽?”。

  “不是!杨大侠把在下看成什么人了,都是我从少林寺光明正大求阅而来,来古墓也未曾想偷学武功,只是还以为杨大侠夫妇在古墓里,否则定会先去拜访再来此处”,少年嘴里说着,心中却忐忑不已,心道:“姓杨的,你可别起意想看看我的‘洗髓经’和‘九阳真经’,小爷会跟你玩命的”。

  “那你的”,杨过话刚出口,少年就心里“咯噔”声,抢着道:“想来以杨大侠的武功还不足以称雄当世,小子这两本秘籍确实可以用来参考,我去给你拿,杨大侠稍等”,说着真跑了过去。

  “放屁!”,武功练到如今地步,杨过怎能愿意被个小屁孩鄙视了,虽然刚才被这两本书的名字吸引,有些意动,此时也拉不下脸来了,不耐道:“行了,回来吧,你的‘宝贝秘籍’自己留着,我还有话问你”。

  少年心下松,不动声色的又跑回来,天真的笑着道:“杨大侠,您问吧,我知无不言”。

  与这少年对话良久,杨过听他的口音是十分地道的北方汉话,再加上他自报名字“萧少棠”,料想是个汉人,不过面貌稍有点点与中原人不同,想来父母方定是有胡人血统,此时观感改了许多,也不再责难,反而感受到这少年的雄心壮志和不凡的禀性,有些欣赏起来,考校道:“你口口声声要做天下第,你做了天下第想干什么?”

  “男儿立世,自当纵横天地,快意人生,‘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少年想也不想,将脑中最耳熟能详的话报了出来,说完才心下惊,“坏了,又发了前世不着边际的散漫性子,这哪里对的上”。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杨过闻言后沉吟起来,不由为这孩子的胸襟所震惊,这是北宋大儒张横渠的话,最能表达儒者的情怀,此时被这八九岁孩子用出,谁能想象。

  “哈哈哈哈!好,好个‘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便让你去继绝学,古墓机关已闭,你可入内自行观瞧”,说着拉着小龙女的手翩然而去,再不管这老小二人。

  “娘—哦,这—就—完—了?”,少年看着杨过豪迈的背影,字句喃喃道。

  第六十九章神雕侠侣中

  老少从古墓出来已经是三天后,其间杨过和小龙女每日都会在古墓中待上长则五六个时辰,短则三四个时辰,少年偷偷跟去察看才发现,二人是在寒玉床上修炼内功。

  顺着水道出来,那少年刚浮出水面便被老者提着领子纵身上了岸,老者径直去找藏着的包裹,少年则急匆匆去扒埋藏的“真经”,相继找到东西后,从包裹里取了干爽衣服换了,二人已有离去之意,准备吃些干粮稍作休息便离开。

  “洪师,你为何不学我寻到的这些绝学?”,啃着发硬的饼子,少年也不嫌难以下咽,问老者道。

  老者闻言笑,摇头道:“老夫年近花甲,功夫早已定型,况且身所学,还未精研透彻,又多学这些功夫作甚?须知贪多嚼不烂,当然这也只是对我这等天资悟性粗笨之人而言,少主就完全不同了”。

  “唉!洪师,其实天下武学也分三六九等,即便天资纵横,如果埋没于人群,样休想取得成就,退步说,练了不甚高明的功夫,哪怕再勤奋,练的程度再高,这生达到的高度也终究有限,所以我才拼命找绝顶武学,未曾轻练任何门功夫,实想为自己夯出个无比坚实的基础”,少年似在说着心事,将心中所虑娓娓道来。

  “不错,少主有此心愿,是我摩尼教之福,老夫定当竭尽全力辅佐,那乾坤大挪移心法,为何却直未见少主习练?难道此法少主也不合意?这是我教教主历代必习至高法门,还望少主三思”,老者闻言后,颇感欣慰也生出番惊异,这少年的心思之远还在他想象之外,当真是天纵妖孽之辈,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但他是摩尼教未来的希望,怎能不练“乾坤大挪移”心法?

  少年闻言皱眉道:“不是,只是我曾尝试,三个月不过才练成第层心法,进展并不理想,所以暂时将它放在了边,其实此次到中原来寻“九阳真经”这些武功,亦是有为它奠基的番意思,当然更是为察看中原情况,洪师勿忧”,其实他自己知道,天下诸般内功,皆不逾“九阳神功”之藩篱,而今却要除却“繁星周天心法”,这法门已超出九阳囊括之境,而乾坤大挪移运劲使力的法门,又是集切武功之大成,法通,万法通,任何武功在他面前都已无秘奥可言。练成乾坤大挪移,不论那家那派的武功都能取而为用。

  看着少年,从震惊中退出的老者不禁心中大慰,劝解道:“少主,你已是练得极快了,‘乾坤大挪移’还是要练下去,不然将来难以服众”,心中暗暗道:“老沮,少主天资横溢,盖代教尊从未闻有三月便能练成第层‘乾坤大挪移心法’者,而他小小年纪便能做到,更兼深谋远虑,智近于妖,摩尼教发扬光大,指日可待,你却此时脱离,终有日你会后悔”。

  休息了片刻,他对着正闭目沉思的少年道:“少主,可还有事,要现在离开吗?”,那少年闻言睁开眼睛,却皱眉道:“洪师,不行,现在还不能离开,我突然想到了个紧要处”。

  “什么紧要处?”,老者闻言奇道,少年不答,仍在皱眉分析其中利弊,半晌后才起身道:“现在分说不清,洪师,我们去找杨过和小龙女”。

  二人找了许久,终于发现了杨过和小龙女所居木屋,此时杨过正于小树林中演练武功,发现来人,本欲停住,见是那少年后,心中动,继续演练起来,不知为何,他对这有些狂妄,但心高志远的少年颇有些好感。

  看着此时杨过的招式,时如长虹贯日,大河滔滔,时如霹雳穿空,雷厉风行,出手间气势雄浑,巍然如山,周围空气震动,数丈之内,草木飞卷,树枝震颤,招式似掌法非掌法,似剑招非剑招,威力强大绝伦,老者已是看的目眩神迷,感悟连连,此等精妙绝伦的功夫,他生不曾见得,此时看向杨过,哪里是个三十余岁的年轻人,分明就是个武道大宗师,看了会他突然惊道:“这是,这是,在练剑?”。

  那少年武功尚浅,却也运神关注,听到老者震惊的话语,他眉头皱,更仔细体悟着杨过的武功境界,心中却是翻起大浪,个接个念头滚动:“没用重剑,就如此厉害,而且这等招式根本已经脱出了古墓派剑法轻灵机变的范畴,怕是晋升到‘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地步了,现在是徒手练剑,这根本就说明,有剑无剑对他已无甚影响,超脱了剑的束缚,反而更能发挥威力,这,太,太,太,太他娘的没天理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杨过不可能这么厉害,按理说,再过些年创出‘黯然销魂掌时的他,修为也不过如此才对,而今怎么突然现在就变得如此生猛?小爷以后武功大成莫不成还要受制于杨过郭靖这些老怪,不对,肯定是有了变故,难道?”,想到这他悚然惊,咬牙切齿道:“该死的丘牛,指定跟你们脱不了关系,坏小爷大事,你们给我等着”。

  少年眼珠骨碌碌转动,脑中不断想着平衡或消除现在这种隐患的方法,突然条妙计涌上心头,他用稚嫩的声音真诚地道:“杨大侠,你的武功好厉害,恐怕真的快赶上天下最厉害的几个人了,我能拜你为师吗?”。

  “哦?”,杨过听到少年的话顿时止了招式,颇有些兴味地问道:“小家伙,你说说天下间最厉害的几个人都是谁?若是说的我满意,说不定我真的收你为徒,呵呵”,剑道稍有感悟,他心情好多了,也逗弄起这少年来。

  “第厉害的当然是我爹爹”,少年扬眉道,副得意的样子,杨过释然笑,暗道:“果然是个孩子”,接着却是心情郁,他是从未曾有过少年这种幸福,接着便听少年又道:“第二厉害的是三个人,是东邪北丐南帝”,少年话出杨过脸沉,眼中却是闪过冷冷的光芒。

  捕捉到杨过的表情,少年立时知道,杨过对欧阳锋的死没有释怀,继续试探道:“第三厉害的是周伯通郭靖大侠”,杨过听到“周伯通”还微微笑,接下来听到“郭靖”,却是脸色变,冷哼道:“住口,他不是什么大侠”,发现自己有些太过激动,平复口气,杨过道歉道:“小兄弟,你接着说,对不起,我和郭靖夫妇有些仇怨”。

  杨过呵斥少年,老者正要发作,却被少年暗中用手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