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清了洞内的摆设,除了右侧有张石桌和三个石凳,其他地方除了枯枝藤曼就是野草乱石,但在洞内壁下却立着座坟茔,坟茔前竖着面石碑,上面书写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霸气凛然:剑魔独孤求败前辈之墓,旁边另有行小楷字体:不肖晚辈丘翳风敬立。

  看到“丘翳风”三个字,杨过瞳孔缩,身形立时绷紧,心下电光火石想到:“这难道是丘翳风设的局?”,凝神戒备半天,并没有人出来,杨过对着四处叫道:“丘兄,何必相戏,出来见面吧!”,见半晌仍无人回应,他眉头皱起,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

  终究确定是无人在此,看着独孤求败的坟茔,杨过看了小龙女眼,道:“这里毕竟是武林前辈的埋骨之地,你我冒然前来,已是不敬,既然丘翳风能为前辈立碑,你我也不差这拜,龙儿,来,我们起祭拜前辈”。

  略述瞻仰之意,杨过和小龙女起拜倒在地,恭恭敬敬对着独孤求败的坟墓磕了三个头,第三个头刚磕下,便听“咯呕”声,洞口落下个庞然大物,眼中幽兰光芒爆闪正看向洞内。

  杨过和小龙女心头惊,立时起身对着洞外戒备起来,那庞然大物冲进洞来,“咯呕”声,对着杨过和小龙女便是翅扫过,劲风强劲,翅动如电,转眼间扫到了二人身前。

  “小心”,杨过惊叫声,甩手掌“神龙摆尾”推出,浩然大力奔出,与庞然大物的翅膀撞在起,他拉着小龙女借力急退到丈外。

  此时已看清了那庞然大物正是个“鸟样”,杨过立时想到了这应当是少年所说的“神雕”,立时止住正捏起“玉蜂针”准备出手的小龙女道:“龙儿,不要,这是前辈守护遗塚的神雕,我们莫要伤了它”,他却不知神雕听得懂人话,他话音落,神雕眼神已变柔和,收起翅膀,径直走向前来,对着他们展翅询问起来。

  神雕最关心的是“他们是不是丘翳风找来继承主人绝学的人”,自然第个问题就问的这个,杨过不明所以,但看着神雕指着独孤求败的坟墓,试探着回应道:“不错,在下正是为前辈而来,想要求取前辈的重剑”。

  神雕明了了他的意图,略显失望,心中万分期待丘翳风尽快将选好的传人带来,只是先前所见知道眼前这两人人品亦是不错,但重剑是主人传承中的重物,不能轻易与人,便摇摇鸟头拒绝了。

  杨过见大鸟转身欲走,连忙叫道:“雕兄,请听在下言,此来求取重剑实出无奈,待事情了结,无论如何会立即将重剑归还,万望雕兄成全!”,说着对着神雕竟是躬身礼,他知这雕颇通人性,定能明白他的意思。

  神雕果真驻足,上下打量杨过番,“咯呕”声轻点了点头,仍是转身向洞外走去,杨过大喜,也恍然,拉着小龙女紧紧跟上。

  到了处陡峭的山崖,神雕展翅而起,盘旋间落在了二十余丈高处的处平台之下,向着下方的杨过和小龙女鸣叫,此时日渐黄昏,杨过看峭壁极陡,岩面光滑,几无踏脚之处,眉头皱,四处打量才见丈外有挖出的浅浅小坑路向上,坑中生有青苔,凹陷处足可供足尖踩踏,便对着小龙女指道:“姑姑,顺着那些踏脚坑洞便可上去,我从这里上去,免得被雕兄小瞧了”,说着洪声对着上方喊道:“雕兄,在下来了,请稍候”,话音落时,身形拔地而起,足踏手拍,也不见如何攀援,身形“噌”“噌”“噌”向上升丈余,数息间已到了神雕所立平台。

  “剑冢”,看到山岩上刻着的两个大字,杨过眼神凝,打量着刻字的山岩,只见旁边还写着两行小字: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於天下,乃埋剑於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看到这,杨过眼神精光爆闪,这不正是所有武者的梦寐以求的吗?这独孤求败究竟何人,竟有如此胸怀境界,我杨过与之比,实不算什么,想到这,对着剑冢又是恭恭敬敬三拜,神雕在旁看的仔细,待他拜完,便鸣叫着将剑冢上的石头用钢爪扒开,露出下面的并列着的三柄长剑,在第第二两把剑之间,另有块长条石片。三柄剑和石片并列于块大青石之上。

  杨过提起右首第柄剑,只见剑下的石上刻有两行小字:“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再看那剑时,见长约四尺,青光闪闪,端的是利器。他将剑放回原处,拾起长条石片,见石片下的青石上也刻有两行小字:“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不祥,乃弃之深谷。”略过此处,伸手去拿第二柄剑,只提起数尺,呛啷声,竟然险些脱手掉下,惊奇间大力加持手上,顺利提了起来。

  伸手掂了掂,原来那剑黑黝黝的毫无异状,却是沉重之极,三尺多长的把剑,重量竟自不下七八十斤,比之战阵上最沉重的金刀大戟尤重数倍。见那剑两边剑锋都是钝口,剑尖更圆圆的似是个半球,心想:“此剑正合我用,我这次是来对了,即便得不到长剑,能瞻仰独孤前辈这等奇人,也是值了”,想着看向剑下的石刻时,见两行小字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杨过喃喃念著“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字,眼中精光闪,心中所悟顿时破开最后层云雾,掌握了此种境界的真髓,念动身动,大剑被他随手向前舞动,渐渐越来越急,劲风呼啸,龙虎大力迸现,神雕和小龙女急急后退到山壁,但这还不是真正的威力,施展之间仍见颇有迟滞,只能将他身武学发挥出五六成威力,知道骤然用重兵,怕是还要适应,杨过便收剑入手,闭上眼睛参悟透澈领悟的精髓。

  过了良久,才睁开眼放下重剑,去取第三柄剑,这次又上了个当。他只道这剑定然犹重前剑,因此提剑时力运右臂。那知拿在手□却轻飘飘的浑似无物,凝神看,原来是柄木剑,年深日久,剑身剑柄均已腐朽,但见剑下的石刻道:“四十岁後,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

  看到这,杨过愣住了,顿时感觉,前面的道路变得无比清晰,时间胸臆畅达,气息流转加快,忍不住纵声长啸起来,里面透着无尽的欢快喜悦和仰慕之情。

  第七十章神雕侠侣

  再对着独孤求败的剑冢拜,杨过拿起长剑,对着神雕躬身礼道:“雕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杨过决不食言,无论报不报得大仇,重剑必定事后立时奉上”。

  杨过拜再拜,神雕已经认可了他剑魔传人的身份,而且他展现的实力,已经足以传承独孤求败的剑道,对他再没有了隔阂,“咯呕”叫着点点头又摇摇头,将杨过提着重剑的右手推向他身前,又点头。

  明白了神雕的意思,杨过欣喜无已,激动地说道:“雕兄,你是说,这柄剑我可以直拿来用?谢谢,谢谢”,此时,他心中的欢快简直难以表达。

  神雕既然赠剑,自然不会让杨过拿剑就走,先是在驱赶杨过在河道激流中练剑,直到二十余日后,杨过运剑发招,如指臂使,这才满意,这期间每日如对丘翳风般,带来奇蟒内胆让杨过服食,杨过气力日胜过日,到月余,平地动剑已如剑啸雷鸣,剑招展开,轰隆如雷,声势好不骇人。

  自觉再困守谷中也无进益,小龙女功力迟迟不能突破,杨过便动了出谷的念头,将两人情况与神雕说了,它歪头想了片刻便也同意了,只是要和二人起出谷,是跟着剑魔传人便是它的归宿;二是,想念丘翳风至甚,要去找找他,顺便看看他挑的传人如何。

  出谷后,二人雕行走江湖,杨过要熟悉重剑招式,小龙女要在历练中进行突破,是以经常铲除恶,行侠仗义,由于出入间有大雕相随,二人又早已江湖闻名,受惠者渐渐众多,敬称二人为“神雕侠侣”,这个名头渐渐传开,与这些年不时在江湖行走,同样多行侠义之举的“逍遥仙侣”丘翳风夫妇并称“神眷仙侣”,而他们随手为之,谁也不曾在意这些虚名,所图者,不过畅达顺心而已。

  如此行走江湖,杨过和小龙女不时拜访各地名宿,能切磋武功便比过场,取长补短,完善自身,不能,便相视笑而过,渐渐交游广阔起来,二人的真性情和深厚挚爱被世人认知称颂,声誉更是日隆过日,真可谓“此情不负日与月,大浪淘沙终见真”。

  结交了很多江湖朋友,杨过的性情也重又恢复豁达,以前的阴翳渐渐被抛开,整个人如宝剑开匣,光照日月,整个人的气度胸襟越来越沉凝厚重,不知不觉间有了宗师气象。

  利州东路巴岭地界,这日,已是盛夏时节最热的正午时候,杨过和小龙女并神雕在山岭上的树荫下休息乘凉,正聊着些趣事,两人都是颇为欢喜,小龙女此时修为磨炼的更为圆润,实力增长极大,已是突破在即,心中也自安稳下来,没了那丝焦躁,反而更合了古墓派武功的要旨,停滞的境界已被破开角。

  山下西面数里外的林子里,群喇嘛装束的人席地而坐,上首大石上盘坐着个瘦瘦的老者,胡须尽白,他旁边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喇嘛,中人之相,面皮白净,瘦瘦弱弱,端端正正盘坐在老喇嘛下首,仪态尊荣,却让人有高高仰止之意,与老喇嘛的威仪完全不同。

  半晌,老喇嘛睁开眼睛,扫视周围圈,看着下方的群徒子徒孙都在闭目打坐,修炼本门内功,颇为知道惜时用力,甚感欣慰,眼光转到下首,看到那白面瘦弱的小喇嘛,顿时目光凝,只见小喇嘛正闭目瞌睡,光头点点,似是与人颔首般。

  “桑杰多吉”,老喇嘛声怒喝,吓得周围的喇嘛顿时都醒转过来,个个收功而立,躬身向老喇嘛请罪道:“法尊息怒!”,法尊!不错,正是金轮法王其人。

  小喇嘛听到众人齐声请罪的声音,才睡眼惺忪地醒来,眼皮还是耷拉着有些睁不开,伸出手揉了揉眼这才伸了个懒腰,半眯着眼睛道:“各位师兄,我们要出发吗?”,问完,见无人回应,这才觉得不对,连忙正身向下看去,只见下方早已跪成片,心下惊,突然感觉如芒在背,脑门凉,僵硬转头看去,正迎上金轮法王要择人而噬的目光,他嘴唇哆嗦道:“师,师尊!”,然而,下刻,便是声惨叫由近及远,直到十数米外。

  抚了抚手,将小喇嘛桑吉多吉丢出十数米开外的金轮法王冷冷道:“走”,却是点也不担心他的情况,原来桑杰多吉练的是密宗无上法门“无上瑜伽密乘”,已经练到了第三步“无比瑜珈密乘”的地步,别说老喇嘛刻意留情,施加在他身上的力只是为了惩戒,摔疼他便可,便是再加倍力也未必能真正摔伤他。

  金轮法王身旁的众人也平平静静,似乎早已司空见惯,跟着老喇嘛起快步行去,果然,小喇嘛桑杰多吉拍拍身上的泥土,带着后背草根树叶很快就追了上来,嬉皮笑脸又缀在了金轮法王身后。

  见小喇嘛仍是老样子,金轮法王暗暗叹了口气,十余年间,在他的刻意督促下,小喇嘛在修炼上依然完全不上心,吊儿郎当地将“无上瑜伽密乘”这等无上密法应付到了第三步“无比瑜珈密乘”便再不思进取,任法王如何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甚至软语相求,都是无动于衷,你自逼迫你的,我还是依然做我的,金轮法王最终无奈,只得任由他去,只是暗暗寻找机会,想彻底点醒他。

  十年间,将“无上瑜伽密乘”这等无上密法修到“无比瑜珈密乘”已是让绝大多数密宗门人瞠目结舌了,但金轮法王知道,小喇嘛半的潜力可能都没发挥到,奈何他实在太“惫懒”,无论如何也不上进,法王是绞尽了脑汁,伤透了脑筋,依然没有办法。

  转过山脚,迎着烈日,小喇嘛桑杰多吉凑到金轮法王跟前道:“师尊,这里是什么地界了,你带我们出来游历半年多了,从西域直行到汉人这里,您在寻找什么还是想让我们看些什么?”,众喇嘛里也只有他不在乎,敢随意跟金轮法王这样说话。

  快步走着的金轮法王闻言,头也不回地肃声道:“休要多言,汉人有句话说的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跟着为师游历,看你该看的,做你该做的”。

  小喇嘛桑杰多吉闻言停住了脚步,喃喃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看着金轮法王的背影,眼中露出了悟,轻点点头,快步跟上,不再言语。

  “龙儿,炎炎夏日,还要跟着我漂泊江湖,让你受累了”,杨过看着烈日暴晒的山岭大地,干涸出道道裂纹,疼惜地对小龙女说道。

  “过儿,我点也不觉得苦,只要跟着你,到哪里,做什么都是好的”,小龙女伸出纤纤素手,抓着杨过修长宽阔的手掌温馨地说道。

  “嗯,等过段日子,你突破了,我的剑艺也磨炼的差不多了,我们就找郭靖和黄蓉报仇,报完仇,我们就不再到处漂泊了,声定居古墓”,杨过的心开始渐渐厌倦漂泊,有小龙女在身边,他希望找个安静的地方,起长相厮守,再不去纠缠于江湖的恩恩怨怨。

  小龙女闻言开心地笑了,和杨过相视着依偎在起,平静地看向远处,也不需多说句,彼此拥有,胜过千言万语。

  过了小半个时辰,“嗯?”,杨过突然惊疑出声,惊醒了靠在他怀里已然睫毛轻合的小龙女,她忙起身问道:“过儿,怎么了?”

  “龙儿你看”,杨过指着山岭下的道路说道,小龙女顺直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群喇嘛样人正快步赶路,在中间位置是个高高瘦瘦的老喇嘛,身形如竹竿般纤长,与曾经的大敌“金轮法王”何其相似?小龙女顿时惊,抬头惊问道:“过儿,那是?”。

  “不错,看样子是金轮法王又重履中原了,不过这次看他并没有和蒙古人搅在起,应当别有所图”,杨过皱眉道。

  “过儿,我们要不要跟老和尚相见?”,小龙女向着杨过问道,杨过稍沉吟,呵呵笑道:“既然相遇,想必是天意,龙儿,走,我们去会会他,看他来中原有何目的”,说着起身对着下方大笑道:“哈哈哈哈!荒山野岭得遇故人,杨过不甚欣喜,法王尊驾留步,且来叙”。

  金轮法王正带着徒子徒孙赶路,突然从头顶的四面八方传来震动四野的笑声,声音中透出的中气之足,内力之强,立时令他面色大变,听闻是杨过时,才脸色稍霁,心下却震骇无比,不由想到:“此子短短数年不见,何以功力精进到如此地步,这份天资,除却那丘姓少年,已是老衲生平仅见,此时拦路,不知诡计多端的他要做些什么,须得小心行事了”,想到这,他亦大笑着对山岭上道:“原来是杨兄弟,不想在此地相遇,别数年,向可好?”,声音不如杨过那般声震八方,却凝成股,直送入山顶,在杨过和小龙女耳边炸响,当真如雷霆轰鸣,杨龙二人不由变色。

  声音未落,法王已提着小喇嘛桑杰多吉大步上山,步踏出,便是丈余,上的越高,迈的越快,步之间更见长远,二十余息间已到了三四十丈高的山岭之上,与杨过小龙女面面相见,他单掌立起,施礼道:“二位,别来无恙!”。

  杨过如何肯失礼,和小龙女起躬身回礼道:“大师,风采依旧,精神更见矍铄,可喜可贺”。

  “哈哈哈哈!两位过奖,不知杨兄弟和龙姑娘怎会在此?”,金轮法王爽朗笑着问道,杨过做个手势,指着身旁大石道:“大师请坐,我二人已结为夫妻,今日游历到此,不想与大师偶遇,当真是意外之喜”。

  “哦?恭喜,恭喜二位”,法王闻言眼睛亮,此时也未见杨过露出敌意,想来他所言为真,心下放松了些戒备,想起心中另重疑问道:“老衲看杨兄弟神庭饱满,精光内敛,显然修为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真是武学奇才,不知可否简要告知老衲如何修炼的,竟如此突飞猛进?”

  第七十二章龙象至强上

  金轮法王如此问已是极为唐突,奈何小喇嘛桑杰多吉已成为他的心病,无论遇到任何可能对小喇嘛修行有帮助的手段他都不愿放过。

  杨过此时气度胸襟早已非昔时可比,若是早些年定要反诘法王不知轻重,让他下不了台,此时却是淡淡笑道:“大师自然应当知道,世间事,无非坚持刻苦而已”。

  金轮法王闻言赞道:“杨兄弟已尽得人生真味,老衲受教了,桑杰多吉,过来向杨前辈叩个头,他的话,道出了人生至理,你要生谨记!”,说着,将后面的话用藏语严肃吩咐起小喇嘛来。

  小喇嘛桑杰多吉应声是,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恭恭敬敬上前就要给杨过磕头,杨过见状笑,将背后重剑倏然抽出,法王脸色变,便要出手阻止,此时杨过却对他微微笑,展露并无恶意,接着用剑在小喇嘛手下施施然搭,便止住了动作,法王自此放心下来,便不再出手。

  被杨过的剑梢搭在臂下,小喇嘛便再怎么也拜不下去了,股纯厚的力道从接触的地方传至,他被端端正正又恰好抬正了身子,此时,汪洋如海的力道立时消去。

  感受到上首中年男子深不可测的功力,小喇嘛这才无比惊异地低头恭敬道:“前辈修为强大,桑杰多吉佩服”,他说的是藏语,杨过和小龙女听不懂,金轮法王哈哈笑转述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