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挥掌前击,杨过已然撤身退至丈外,重剑挥,向着他肋下疾刺而来,法王横轮格挡,杨过剑式急变,向下斜击而去。

  后撤步,法王立时想欺身上前,不想杨过轮剑横扫又至,劲风呼啸,威猛已极,法王只得再退步,避开锋锐,瞬间又再欺身上前,插入杨过人剑空隙之中

  杨过倒转剑柄砸向法王臂弯,左掌平推倏忽间握拳击打向法王小腹,法王铁轮飞出,双掌错开,左掌外探,拍向杨过握剑的手腕,右掌摆动,拨开了杨过刚猛的拳,双掌内环,手背平推,沉凝无比击向杨过胸口,龙象大力迸发,势如雷霆。

  法王双掌倒击,同时铁轮迅猛飞回切向杨过脖颈,前后攻击恰到好处,将杨过闪挪余地牢牢锁死,挥剑下斩,左掌虚张托向法王双臂,杨过突然感觉脑后凌厉生风,原来铁轮加持巨力,飞行间寂然无声,只破开空气发出“噗嗤”声响,声至轮至,端的防不胜防。

  生死关头,杨过眼中精芒暴涨,全身劲力瞬间凝聚到极限,力贯于胸腹之间,侧身猛然贴向法王,右臂沉肩侧肘,剑柄,肘弯,同时捣向法王腋下腰心要害,左臂翻转内还,掌心刚猛至极的力道吞吐出来,掌击向法王沉肘外击的小臂上,“砰”,左掌击实,法王左臂弹开,他此时猛然侧身躲过杨过贴身攻击,右掌虚张,抓向杨过肩头,杨过左掌抬升握指成拳,猛然击向法王臂弯。

  两人以快打快,以变应变,将招式的精微和凌厉发挥到了极点,法王游刃有余,杨过却是榨出了全身的潜能,看似不相上下,实则杨过已动了十成十的本领,转眼间两人在方寸之间,迅疾交手不下数十招,法王渐渐掌握了节凑,左掌探出震开杨过的斜拳,法王右掌猛力荡开杨过倒斩的右臂,倏忽间向前猛然拍出,直抵杨过胸口。

  法王掌中劲力激起,杨过胸腹间肌肉刺痛,心下骇急而怒,身心巨震,瞬间全身劲力急速翻涌,疯狂灌入左臂,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连拍出六掌,将“蛤蟆功”刚猛无俦的劲力无意间层层叠加在了起,如大海生涛般,劲力绵绵不绝涌向法王。

  法王回掌环击,连四掌后,猛然平推出去,“轰隆”,两人的三掌碰撞,劲力疯狂暴散,杨过又是个跟头被震翻出去,然而他身形翻转间,猛然倒旋而回,手中重剑猛然斩出剑,继而电射向法王,当胸刺来。

  脚步倒退中,法王突遭杨过逆袭,举掌欲抗重剑,被杨过剑斩出破了掌力,继而又是当胸如电剑,剑中劲力激劲,封锁了周身的空间,其后还暗藏十数招精妙变化,不动则已,动,其中变化愈多,杀招继而连绵而来,犀利无常,防不胜防。看破剑中厉害,法王不敢妄动,举掌升落,眼中露出振奋惊喜,大喝道:“好剑法!”,动掌间,周身劲力升腾,下刻身后似有龙象咆哮之声,庞然大力倒卷,迎上杨过惊鸿剑。

  “隆——!隆——!隆——!”,犹如雷鸣之音响起,杨过重剑破入法王近身,每进寸空气连窜爆鸣,狂猛的气劲向两人身外倾泻,杨过脸色泛红,法王亦是面色凝重,此时双掌虽夹住杨过剑身,两人的距离却在寸寸接近,杨过的剑已然离法王额头只有三寸。

  猛然提掌至胸,极力平推向右,将丹田中的内息强提压入右臂,杨过“嘿”然声,将重剑剑刃又向前推进了寸,法王眼神凝,复又凝聚的大力排山倒海般压向杨过,两人以力相较,谁先不支,便是重伤败退的下场,重剑中嗡鸣,两人劲力在剑中凶猛对撼,也亏是这等玄铁重兵,寻常兵刃早已断折。

  随着功力超负荷运转,巅峰对决若不留手,便是生死相搏,杨过将自身的修为已是发挥到了极限,这战打的惊心动魄,艰难无比,数百招间便已难敌法王的绝强修为,被压迫地厉害无比,但经过这战,他真正认识到了自己修为的层次,对自身境界的进步磨砺提升有着无穷好处。

  法王双臂缓缓推出,点点加力,将杨过的剑寸寸逼出,头顶紫气显现,显然功力也是化转开来,只是脸上尚不见难色,显然击退杨过还不需全力出手,随着法王双臂渐渐推直,杨过脸上红光闪现,剑上力道复又增大,将法王的推势止住,法王加力,杨过亦加力。

  眼中闪现惋惜,法王缓缓开口劝道:“杨兄弟,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老衲不想伤你,若再较力下去,老衲也无法控制结果”,杨过拼力抗衡,眼色坚定的摇了摇头,丹田中的内力不断汇聚涌出,消耗在源源不断的跟法王的对抗之中。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法王加力极快,杨过勉强抗衡,面上红光涨满,法王此时也是头顶紫气缕缕散发,但到此时,结果即将分晓。

  看出了形势的危急,小龙女疾步而来,手心中紧紧握着长剑,便要向法王刺去,杨过见状大惊,用尽全力喝道:“龙儿,住手”,说完,极为凝重地摇了摇头,今日即使败亡,杨过也不愿趁法王之危,更何况此次对方光明磊落,两人是公平而斗。

  小龙女痛苦地立在旁,紧紧捏着衣角,不知如何是好,眼中近乎急出泪水,看着杨过面上红光渐退,知道他已到了极限,胜负分出的那刻,便是他重伤甚至身死的刻,心中焦急万分,可又由于不敢再刺出长剑。

  法王其实尚有余力,若是小龙女挺剑刺来,他立时会反掌击出,出手自然不会再留力,无论先震伤杨过,还是先对付小龙女,以他二人的情形,最终必然讨不了好去。

  法王劲力倒灌杨过体内,将他的内力点点逼回丹田,心中已然定计,待将杨过功力完全压制住,立时平稳收手,不去创伤他,两人此时立场并非敌对,法王亦非昔时蒙古国师,出手自然不会再不留余地,若是因杀伤杨过,惹来与他人的恩怨牵扯,路与人结仇下去,便是最终他能离开中原,身后所带弟子怕是个也别剩不下,完全违背了他培养后进,振兴宗门未来的初衷。

  正当杨过已是强弩之末,渐渐无力反抗之时,忽然法王从杨过体内感受到了数处绢细的力道,从背心要岤汇出,在与法王劲力碰撞中,缓缓流入杨过丹田,渐渐这种力道从全身各处涌现,杨过的内力忽然增强起来,法王心中大震,不知出了何等变故,时手上放松,被杨过运力重新扳回局势。

  就连杨过自己也不知体内哪里来的如许多内力,虽然细微,但胜在源源不绝,渐渐汇聚的内力越来越强,随着与法王的拼力相抗,不断循环流转的内力越来越精纯,原来越发得心应手,原来,杨过长年累月在寒玉床上练功,体内积蓄的内力并未能全部被丹田收拢,全身各处与寒气相抗,经脉不能存力,必然会有内力停滞在各处要岤深处,此时体内潜力激发,平日里沉寂的这些内力都被挖掘出来,解救身体危机,而在与法王的强压对抗中,原本杨过增长过快,略显粗疏的内力,逐渐被提炼的越来越精纯,却是剩了数年磨砺的苦工。

  如此法王再加力,杨过亦跟随,渐渐又撑过了近大半个时辰,这时候,杨过真的已成强弩之末,法王终于松了口气,他从未想到,杨过的潜力会如此巨大,凭借他十层龙象功力惊还要到这种地步才能解决掉他,当真令他刮目相看。

  第七十三章有女初长上

  杨过脸上红光闪而退,金轮法王看到后知道他已经到了极限,再僵持下去必受重伤,丹田震,股雄浑的大力涌出,传到手掌相接之处,猛然迸出,“崩”,声轻响处,杨过踉踉跄跄被震退出去,法王立正身形,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杨兄弟,老衲承让!”,说完平静地看向杨过。

  稳住身形,杨过脸色苍白,神色变了两变,这才抱拳正色道:“多谢大师手下留情,杨过既败,何敢再相阻大师,只是还有良言相告,洪七公老前辈,威著海内,仁德广布,是真正的谆谆长者,大师若执意切磋,到时还请三思”。

  “良言谨记!杨兄弟武功卓绝,他日成就远在老衲之上,今日就此别过吧,后会有期!”,金轮法王遥遥起手拜,杨过亦抱拳回礼道:“大师,后会有期!”,袍袖挥,金轮法王笑着向山下大步走去,眨眼间人已在数丈之外,头也不回,对山上的小喇嘛桑杰多吉震音道:“桑杰多吉,该随为师走了!”。

  小喇嘛闻言,脸露无奈,笑嘻嘻跟神雕告了个别,又向杨过鞠了躬,急奔着追了下去,口里叫道:“师尊等我”。

  此时,已是月上柳梢,黑幕遮天的戌时末刻,看着法王带着众喇嘛重新启程向着西南而行,杨过轻叹口气对着小龙女道:“龙儿,看来我们还是太乐观了,金轮法王的武功都是如此厉害,郭靖又会差多少,经此战,也算给你我二人提了个醒,武学之路,浩瀚艰深,难窥尽头,作为习武之人,你我永远不要自满,报仇之事,只能再放放了,何日武功大进,我们再做计较”。

  “好,都听你的,过儿,龙儿真没用,今天你跟金轮法王的战斗都帮不上你”,小龙女脸色痛惜地说道,语气里满是自责。

  紧握她的手,杨过安慰道:“龙儿,你千万不要这么想,你只是暂时武功卡在关口不能突破,旦突破了,修为必然突飞猛进,到时候,你我双剑合璧,就能起找郭靖黄蓉报仇了”。

  又安抚了阵,杨过才盘膝坐在大石上开始恢复功力,小龙女在旁为他护卫,夜修炼无话,直到第二日旭日初升,杨过和小龙女才各自从打坐中醒来,稍商议便决定继续游历江湖,增长修行历练的阅历。

  金轮法王带着众小喇嘛在中原游历,其后数月间,先后拜访了青城派南华派天门派云阳派玉鹤派等大中门宗中声名远播者,态度谦逊,多以讨教为名,将各派武学让门下小喇嘛见识过,主要目的还是让宿慧明敏的桑杰多吉增长阅历,知道他见事不忘,比武中宁可让门下徒子徒孙人受伤,亦约束不得在中原制造杀孽,因而,此次中原之行,渐渐为人所了解,越传越广,却反而未受到抵制,加上此前在北方拜访的崆峒派青宿宫灵山派邪龙门等正正邪邪的门宗,享誉中原的武林门派,让他们年余间已是讨教了大半。

  转眼间已是秋高气爽,丘翳风得知司徒宏的失踪经过后,经过近月搜寻,终究无果后,已经从终南山向襄阳赶去,路上已然知道了江湖中近期发生的大事,第件便是郭靖黄蓉夫妇以丘翳风牛朋并他们二人的名义在襄阳发檄天下:将于十月初三,在襄阳举办英雄大会,商讨救国存亡的侠义大事,号召天下英杰届时前往,檄文中称久不现世的东邪黄药师北丐洪七公到时均会现身,与群雄聚会,顿时轰动了天下。

  第二件便是金轮法王洗心革面带弟子虔心到中原求教,已然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据说亦有不少门宗受他指点获益匪浅,对他的观感已是大为不同,甚至有人呼出“得道高僧”的称谓;

  第三件,江湖上出现对神奇侠侣,身边带着只大雕出没,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扶危济困,受益者众,人们称之为“神雕侠侣”,据传有幸见过二人真容的人称,这对侠侣便是在终南山重阳祖师像前结为夫妻的杨过小龙女夫妇。

  还有其它,诸如北方战事连绵,驱虏军和蒙古军队各有胜场,但义军形势日益严峻,南朝相贾似道颁布法令封锁边关人物出入,严禁各种粮草矿石兵甲物资流入北地,另外加征各种农商税赋等等,丘翳风听后,顿感天下此时乱象频生,人心浮动,怕是多事之秋将至。

  江南西路庐陵县:

  金轮法王带着众小喇嘛从青原山玉鹤派下来后,不经意间已来到了赣江,沿江而行,遍览江滩景色,行至天色渐晚,便见前方江中出现梭形绿洲,形似白鹭,洲上茂林修竹,绿荫如盖,百鸟啼鸣,当真顶顶风貌。

  此时江中碧水滔滔,鱼虾漫游,洲上鸟类繁多,白鹭成群,正是“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端的是生机盎然,拾趣众多,原来此地便叫做白鹭洲,地处离岸较远,虽洲心地势比江岸高,但因视差之故,站在岸上望之,每遇洪水,江岸水淹,而洲心不殁,故世有“水涨白鹭浮”之说。

  见得如此景致,金轮法王众人早已赶路半日,正欲寻歇宿之处,此处岂非至佳所在,便沿岸寻了舟船向洲上行去,洲上竹木葱笼,芳草如茵,环境幽静,风光秀美,不惮法王,众弟子也是心旷神怡,行不多远,便见得座庞大院落,正门雕梁画栋,上镶硕大匾额,嵌着“白鹭洲书院”五个大字,龙飞凤舞,神意骏驰,必是当世大文豪所书,法王于诸家百学无有不通,亦常以手好字自蘸,此时也不免惭愧。

  听着书院内书声朗朗,句句微言大义,透着文人墨客的正气铁骨,法王众人虽武艺高强,却也心生肃穆,不敢造次,在附近找了家客栈住了,让诸弟子自由出入,法王自行在房内用功。

  正在法王等用过晚饭,各自行事时,白鹭洲外,艘小舟渐渐靠近,除了摆渡船家,上面还有男二女正欢笑嬉语着往向洲中风物,虽是晚间,但乾坤朗朗,繁星漫天,明月高挂,洲上景致此时看来,别有番风味,舟上二女更是娇颜如花,年长的透着动人风韵,年少的却是含苞待放,清纯稚嫩,二女身旁的男子却是普普通通,生就张方正的大众脸谱,看起来性情当颇为宽厚鲁钝。

  “伯伯,辛苦您了!这是两银子,您拿着吧,回去的路上小心点”,船靠岸时,二女中身形稍矮小些的女孩儿对着船家用濡慕甜腻的声音说道,话音出口便如铜铃叮咚,清脆悦耳中透着无限的温婉,让人不由心生温暖。

  那船伯接过银子,不住推辞,对着小姑娘憨厚地道:“小娘子,这些钱如何使得,用不得这多,五钱银子就顶顶多了,快拿回去,给老汉换些散碎铜钱便了”,言语真切,显然对小姑娘的关心也是颇为感动。

  “给你你便拿着,啰嗦什么”,那年龄较大的女子皱眉冷声道,看着小姑娘颇为不悦,不知是因她给钱太多还是与船家啰嗦的缘故。

  船伯听后黝黑的脸上僵,此时小姑娘亦把他的手捂起来送到他怀里,蹦跳着要下船,他便不再多推辞,看着小姑娘的背影露出温情,喊了声道:“小娘子,明日午时,老汉还会来此,若是要离开,搭乘老汉小橹便可”。

  “好的,伯伯,你快回吧,时候不早了,家里人应该等你了呢”,少女跳上岸,转过娇俏玲珑的身形,向着船家摆摆手告别道,她穿着身娟纱金丝绣花长裙,洋溢着女孩儿的青春气息,声音还有些青稚,但由此却平添了几分可爱。

  船伯笑着应了声,摆手间从新起杆,退着划了出去,接着调转身形向着江岸行去,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在盯着稍显年迈的船伯,吹弹可破的娇脸上满是关切,双手握住抱在胸前,闭目喃喃道:“襄儿求老天爷保佑,让伯伯早点到家和家人团聚,路平平安安的”。

  “行了,快点上岸,不要再磨蹭了”,那年长女子生气道,她本已走上滩边数步,见少女还在水岸对着船影发呆,对她如此不晓事,顿时生怒,赶回来便训斥出口。

  第七十三章有女初长中

  俏脸上露出无辜的表情,少女吐吐舌头,道:"大姐,干嘛那么凶,知道啦",说着蹦跳着上了岸,对着正转身向她们走来的少年男子喊道:"破虏,我们去前面白鹭洲书院看看去,走啦",话音落时,轻灵的身子已跳落在那少年身前,将他身子扳过去,推着他便向前跑。

  "二姐,你慢点,别那么急",少年被推得飞快,惶急地喊叫道,看着少女推着少年飞也似地跑远,那穿着蓝绸短褂的年长女子气的跺跺脚,也连忙追了上去,嘴里骂道:"死丫头,从来不让人省心,回到家看我不告诉爹爹,好好管教管教你,哼!"。

  原来这三人正是郭府的二女子,郭芙郭襄和郭破虏,郭芙追到书院前,却见只剩下郭破虏在书院门前挠头,郭襄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顿时又气又急,心中怒道:"这丫头太没分寸,怎能丢下破虏不顾,自己到处乱跑",到了门前,她对着郭破虏没好气地问道:"破虏,你二姐呢?"。

  郭破虏挠挠头,讷讷道:"大姐,我,我也不知道二姐上哪去了,她说比赛看谁先到白鹭洲书院门口,我就跑,过了紫竹林,二姐似乎停下看什么东西,然后我就使劲跑,想把她甩远,到了这里就等着她了,怎么是你先来了?你没看到她吗?"。

  "坏了!",郭芙脸色变,路上她哪里见过郭襄的半点影子,心想:"莫不是出了意外?",想到这对着郭破虏急道:"破虏,我们赶紧回去找,千万别让二姐出事了,快"。

  二人回头寻找时,郭襄却是跟着只白兔穿过紫竹林来到了白鹭洲岸边,将兔子抓在手中,轻轻抚摸着,郭襄温柔地道:"小兔子,你好可爱,我陪你玩会吧,走我们去岸边看白鹭好不好?"。

  踩着江滩的乱石,吹着傍晚凉爽的微风,郭襄心里很是惬美,路走到了江滩的块大石边,个纵身跳了上去,看着江水波波涌起到沙滩,听着往复不息的潮水声,她喃喃道:"要是爹爹和娘亲也在就好了,我们家人就可以起欣赏晚上的美景了"。

  想着想着,突然生出了想家的心思,愁绪便上了眉梢,郭襄温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