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二人静静坐在乱石上,仿若与江天融为体。

  第七十四章恭候家师上

  "坏了!光顾着和你聊天了,都这么晚了,大姐和破虏肯定找我都找疯了,完了,完了",说着,郭襄跳起来,拔腿就向紫竹林跑,边跑边头也不回地叫道:"桑杰,记得以后有空到桃花岛来看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挨大姐骂了"。

  桑杰多吉回过神来已见郭襄跑到数丈之外,神情愣,苦笑着喊道:"郭姑娘路小心!桑杰省得了",话音落时,远处的郭襄也不回头,摆摆手,轻灵纤细的身形消失在了竹林中,桑杰多吉往着那个方向,久久贮目,怅然若失,直到被落下的小白兔爬到脚边,才摇摇头,俯下身将它抱入了怀中。

  时至天明,桑杰多吉才从江滩回到客栈,此时,金轮法王等人已收拾停当准备趁早赶往襄阳。距离轰传天下的英雄大会召开已只剩十余日时间,法王这些时日不断听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洪七公黄药师等大宗师届时将在英雄大会上现身,本就有意让诸弟子门人深入见识中原武学,知己知彼以待将来,到现在找寻年余不见踪影的洪七公也将出现,法王怎会错过机会,英雄大会,正是他了心中念障的时候。

  被法王冷冰冰的目光扫视眼,桑吉多吉出奇地没有平时的懒散无状之态,见师兄弟并诸门人跟着法王向客栈门外走去,他平平静静得跟了上去,脸色淡然,似乎换了个人般,法王也自惊异,夜不见,这小徒弟似乎大有不同了。

  听到响亮急促的敲门声,睡眼惺忪的郭襄满肚子怨气地打开了客栈房门,"啊?大姐!破虏!",她惊叫道,赶紧把埋怨咽下了肚子,门外正是面色阴沉的郭芙和哈欠连天的郭破虏,二人精神颇显萎靡,郭襄更是从眼圈微黑的郭芙身上感受到了冲天的怒意。

  "死丫头!你这夜跑哪去了?知不知道为了找你,我和破虏夜没睡?你作死啊你,忘了爹娘出门前怎么交代的了?",郭芙见果然是郭襄,立时怒声呵斥道。

  "大姐,二姐肯定不是故意的,你消消气",郭襄还未开口,打完哈欠的郭破虏扯扯郭芙的衣角,憨厚地劝解道,他印象中的二姐性情虽有时古怪点,平日里却很温婉柔和,偏偏大姐却总跟她不对付,看她哪都不满意,此时又如此严厉训斥,他不禁开口为郭襄求起情来。

  "你给我站边去!",郭芙怒瞪了郭破虏眼,连他也呵斥了起来,郭破虏吓的噤声,乖乖向后站了站,对着郭襄露出无奈委屈地表情。

  看着楼下和楼上房间里的客人都打开门或是窗户开始看热闹,郭襄脸色红,低头讷讷道:"大姐,是我不好,我昨晚不该乱跑的,以后我定听你的还不行吗?"。

  "道句谦就完了?你这路自作主张,闯了多少祸了?啊?你说",郭芙似乎气不打处来,双手掐腰,怒气似乎还在上扬,瞪着眼,声音越发尖细响亮,见郭襄低头不语,又开始连连呵斥起来。

  终于,"那你还想怎么样?",郭襄见她不依不饶,顿时心里也生出委屈和怒意,大声反问道,说完,转身就回了房间,理好衣衫,背上包裹,抓起宝剑就往外走。

  被郭襄顶,郭芙肺差点气炸,面色涨红起来,却也察觉到了周围人的议论声,顿时抽出宝剑,环指圈怒道:"看什么看?都滚回你们屋子",看周围人都不应,立时抢上前去,脚将邻间斜靠着栏柱,正咧嘴哂笑的矮胖子踢成了滚地葫芦,接着又是脚直接踹进了门中。

  听着胖子哭爹喊娘的惨叫声,顿时客栈里乱成片,那些行商走脚的纷纷向屋内跑,"砰""砰""砰""砰",关门声络绎不绝,生怕女煞星追了过来,剩下还有些胆大的,各自施施然或坐或立观瞧,甚至有人拿眼神挑逗,郭芙美眸皱起,正要再发作,却突然察觉什么,气的怒哼声,愤然瞪了那几人眼,跺跺脚向楼下跑去,急声叫道:"你到哪里去?"。

  "我要回家,反正英雄帖也送完了",郭襄对着楼上气冲冲说道,脚步丝毫不停地向着大堂门口走去。

  "我说你两句你就要如此,你这丫头怎么这般没规矩?",郭芙见郭襄拧脾气又犯了,心中烦闷气憋,却语气稍缓了些,怕这丫头又走没了影踪,回家无法向爹娘交待。

  也不答话,郭襄走到门口,突然转身,对着下楼追来的郭芙道:"不管怎样,这次是我错了,襄儿以后不会了,大姐,你我各自回去吧",说完便要离去,郭芙赶上来把拉住她,眉头紧皱着道:"算了,算了,这次饶了你,不许再乱走了"。

  见郭芙抓着自己紧紧地,时挣脱不开,郭襄安静下来,低头不再说话,只小嘴微微翘起,心里颇为委屈难过。

  郭芙此时气也消得差不多了,软语道:"我们出来这么久了,是该回家了,不过,你总得让我和破虏休息下吧,找你找那么久"。

  "好吧,对不起,大姐",郭襄眼圈有些泛红,昨夜她找了两个多时辰直未找到郭芙和郭破虏,以为二人已经找地方休息了便到了客栈这里,要了间房休息了,未想这二人竟是找了她夜还多,心下即感动又羞愧。

  "那你不准跑了?",郭芙不放心地道,见郭襄含泪点头这才松了口气,对着身后刚走到的郭破虏道:"破虏,你再去开间房,我们休息天,明日就回襄阳",说着拉着郭襄径直向楼上走去,她确实乏了,想好好睡觉。

  从白鹭洲启程后,第三日,姊弟三人便到了京西南路边界,又走了大半日光景,便见前方要隘前出现处集镇,此地是南下襄阳的必经之路,距离襄阳不过八九十里路程,饥肠辘辘,外加躲避蒙古人不时游走的骑兵,三人早已乏累,便暂时在这处集镇停了下来,准备歇宿番再赶路。

  终于看到间颇为体面的酒楼,郭芙便带着郭襄郭破虏,牵着前日买的驴子走了过去,随着他们的接近,酒楼角落窝着的个老年乞丐样人不经意抬头间,看到了郭芙的样貌,顿时眼睛亮。

  郭芙姊弟三人刚进了酒楼,老乞丐立时起身,深深向着里面看了眼,掩饰住眼中的寒光,瘸拐地走向远处,躲过路人的视线,七绕八拐后转进了条无人的胡同,从后墙利落地翻进间大院,立时褪掉破烂的外衣,露出里面的锦袍,接着向脸上撕,"嗤啦啦",竟拉下了张面皮,再看此时的样貌,那里还是满脸疙瘩污秽的老乞丐,分明是个英俊的中年贵官样人,只听他面容阴冷地道:"哈哈!真是天助小王,让郭芙撞在了我的手里"。

  "什么人?",听到院中有人说话,随着冷喝声,房中立时涌出了批武士,个个手持弯刀,背负弓囊,身材魁梧精悍,现身便露出肃杀之气,像极了军伍中人,蒙军!

  "霍都王子!",那领头的方脸高个之人见中年人,立时惊呼出声,忙带着手下躬身施礼,"不错,是我",那中年人从腰间打开折扇摇晃道,接着话锋转,凝重问道:"尼摩星潇湘子等人呢?"。

  "几位大人留我等十人在此等候王子,他们带着其他人往襄阳去了",方脸大个子恭恭敬敬答道,心下却有些不安,他们只是听命行事,与上头人的勾心斗角却是无关,但就怕殃及池鱼。

  "哼!",冷哼声,霍都收起折扇,心下道:"潇湘子尹克西,你们好,好的很,自以为聪明,排挤我霍都,生怕我抢了功劳,却不曾想,大功终究还是要落到我手中吧?哈哈哈哈",想着颇为得意,对那大个子道:"点齐人手,马上跟我去做笔卖卖,到时候千万别放跑了个,否则我拿你是问!"。

  见霍都说的严肃,大个子干脆地应了声是,各自伪装好,立时带着人跟着霍都走出了院子,向着集镇中的酒楼赶去。

  原来中原的武林大会声势太过浩大,忽必烈听闻后,心下颇为不安,便派了尹克西潇湘子尼摩星马光佐霍都并这些年新归附的各路高手赶来襄阳阻挠破坏,但这些人面和心不和,却非他所能预料的了。

  届于襄阳武林大会即将召开,这个镇子上来来往往的江湖豪客不少,霍都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抓人,仍旧换了张人皮面具戴上,伪装成个中年豪强样人便带着众好手赶向镇中的酒楼附近埋伏跟踪。

  "大姐,这家酒楼好热闹啊!",郭襄看到酒楼里客人进进出出,到处都是谈论划拳拼酒声,正是她向往不已的江湖繁盛场景,不由开心地道。

  "那当然了,爹娘主持的武林大会就要召开了,各路豪杰都慕名而来呢,过几天人会更多",郭芙装作平静,神情中极力想透出见多世面的淡然之色,不过眼角处的得意却暴露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不是啊,还有小姑夫和牛大侠的名声啊",郭襄补充道,眼里透出希冀,暗想道:"不知道牛大侠是不是会到,但是小姑夫肯定会来的,到时候襄儿就能见到他了,小姑夫会是怎样的人呢?"。

  第七十四章恭候家师中

  淡淡"嗯"了声,落座后的郭芙,神色飘忽,也陷入回忆之中,任何个和丘翳风牛朋同时代的年轻人,都无法正视他们的光芒,而郭芙恰恰近距离都接触过二人,是听着二人的传奇起长大的,与弟弟妹妹的敬仰不同,她有着更浓烈的感触,曾经多少个日日夜夜在幻想着,自己的丈夫,定要是他们这等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豪杰之辈,然而终究无缘,时至今日,想及自己的夫君耶律齐,心中时滋味难名。

  烦乱思绪中的郭芙,想到了多年前与丘翳风和牛朋相见的种种,论及牛朋的崛起,是个真真正正的传奇,他为人大义豪迈,重情重义,然此时威权日重,与江湖渐行渐远,成就了江湖上人人高山仰止的"威权",然而丘翳风不同,身上没有多强烈的光芒,贯低调任侠,观及他的种种,更像个江湖潜龙,多年来背负着污名和别人的曲义陷害,在举世皆敌的情况下依然行色不改,但究其所做之事,无不大义凛然震惊天下,可即便天下皆知,仍潜隐于市,从不以名动世,十数年来,夫妇二人常行侠仗义惩恶除,身过处,亦如清风吹过,淡然无痕,他们夫妇不计较虚名苟利,江湖却有人记得,有人称颂。!

  看着郭芙脸色变换,突然黯然愁怨起来,郭襄好奇叫了两声,见她神色恍然仍是没应,便到她面前摆摆手,拍下肩膀道:"大姐!想什么呢?那么出神",郭芙被吓了跳,那个虽见数面,却惊艳地生难忘的身影隐去,她瞪了郭襄眼没好气地道:"死丫头,你干什么?吓我跳"。

  郭襄脸上露出戏谑之色,倒背着小手,莲足轻挪,步步翘着脚尖踱步道:"嘻嘻,不知道大姐在想谁呢,那么出神,难道是姐夫?",说着猛然转身,伸出右手嫩葱般的食指指着郭芙嬉皮笑脸地做怪样。

  "行了,行了,没大没小,菜上来了,快吃你的饭吧",郭芙半嗔半怒地斜剜她眼,打断她道。

  旁边的郭破虏却没那么多话说,他心思驽钝,只知道跟着大姐二姐办事就行了,此时听到郭芙说可以吃饭,立时拍手喜道:"好诶!那我们快吃饭吧,大姐,二姐",说着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吃过晚饭从酒楼出来,姊弟三人便准备寻家客栈休息,郭芙轻车熟路,直接向着东南方向行去,果然刻钟功夫后就在集镇边上看到家名字叫"悦来客栈"的两层牌楼,规模中等,在这处集镇上已算难得了,更方便的是门前便是通往南面襄阳官道的路口,客栈是集镇唯家,路口也是南向唯处。

  就在姐弟三人刚进酒楼,霍都伪装的中年豪客便带着手下从胡同里现出身形,站在角落里看着客栈阴笑道:"哼哼,果然是自投罗网,这次看你们姊弟如何逃得过我的手掌心"。

  "嗯?",这时候客栈二楼最北面的窗口中,站的笔直的个青衫少年看着楼下疑惑起来,他之前已看到郭芙姊弟三人进入客栈,对突然出现的霍都等人立时有了初步判断,知道这些人可能为那姊弟三人而来。

  察觉到楼上的视线,霍都猛然抬头,却见楼上是个面容俊秀气质淡然儒雅的少年,二人视线相对,触即分,霍都瞳孔缩,少年却抬起了视线。

  眼神凝,霍都转身道:"安排两个人盯住这里,摸清那姊弟三人的住处,其余人先在附近找处地方休息,晚上再动手",说着当先大步离开,脑海里仍在回放着那俊秀少年刚毅沉凝的视线,仿若又看到了昔日的另个少年,如今的盖世豪杰,那是他当年入中原吃的第次大亏。

  二楼的少年移过视线便再没关注霍都等人的行止,转而在街道行人身上逡巡,就那么立在窗前,动不动,直到夜幕降临,不能视物,方才转身回到屋内。

  少年坐在桌前倒了杯水,从怀中掏出十数个铜子,珍而重之地掂量了两遍,面色愁苦地喃喃道:"师父啊,你再不来,徒儿我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这少年正是小毅,已等了丘翳余,身上的银钱几乎用尽,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当日程英带着他路南下,顺便在流民中做了几件除暴安良的事,到了这处集镇,料想丘翳风处理完重阳宫的事情,至多十余日便能赶来,便让小毅在此等候,她先去了襄阳,未想事情繁多,整日忙的焦头烂额,再也未脱开身,甚至顾不得小毅这边的事情。

  愁了会,小毅突又振作起来,挥拳头给自己打气道:"丘毅啊丘毅,这点困难就把你打到了?忘了师父怎么教诲你的了?要自立自强,恩,明天就去找事做,不怕没钱养活自己,不能让师父师娘失望"。

  开导了情绪,他便爬上床,开始每日的例行功课,搬运起"繁星周天心法"来,十数日前他已经初窥心法门径,此时境界已巩固下来,开始将以前十余年的积累化作源源不绝的助力,容纳到心法中来,将奇经八脉和开拓出的三条主隐脉连接起来,进行了繁星周天第层的搬运。

  转眼两个时辰过去,此时已是月上中天,霍都悄然回来,听到手下禀报那少年竟直愣愣站在窗前近个时辰,也是心生疑惑,仍安排这两人上去看住那处房间,他带着其余人悄悄从楼下攀援向郭府姊弟三人住的两间客房。

  手下个壮汉将南面的房间窗户纸捅破,吹入了迷烟,接着另个汉子将烟哨接了过来,准备对着北面的房间吹气,刚吹了半息,旁边的窗户突然打开,这汉子吓了跳,烟哨中的毒气顿时吸入了口中,脑中眩,"噗通"掉了下去。

  "废物!",霍都骂声,此时却见那开窗的地方个只穿着身小衣的老者探出头来,望向下方,见地上摔下去个人顿时惊,正要喊叫,"嗖",枚银亮的物事钉在了脖子上,他嘶哑着惨叫声,身形立时向后摔去,"砰",声轻响,砸在了地上。

  立时,郭芙姊弟住的北面这间房里有了动静,悉悉索索似在穿衣拔剑的声音,霍都暗叫声"遭了",再也管不得许多,脚踢破窗户,跃了进去,身后好手鱼贯而入。

  "大胆贼人!看剑!",却听声娇媚地冷喝,个蓝绸短褂的女子挺剑直刺霍都,出剑凌厉,身法迅捷,当真是个好手。

  "嘿嘿!来得好",霍都冷笑声,身形侧,双掌猛然探出,下子将剑身夹在了双掌中,那女子用力抽,却微丝不动,顿时心中大惊,这时身边又个娇嫩的声音响起,"大姐,小心身后!",话音落时,个绣花长裙的少女剑从旁刺出,却是将蓝绸短褂女子身侧的壮汉逼退了出去,替她解了围。

  原来这房间内住的正是郭芙郭襄姐妹,郭芙抽剑不动,立时弃了剑与冲上前的几个壮汉打在起,郭襄挥动宝剑亦抵住两个壮汉,身形娇小,剑法却轻灵迅捷,配合着声声娇斥,看的霍都也不禁眼神亮,暗道:"这小丫头武功虽不及其姐,路子却是极正,身法招式颇有几分神髓,若非功力太浅,定然比她姐姐强出不少"。

  这边"乒""乒""乓""乓"的打斗起,顿时周围客房里的人都惊觉,小毅更是早就察觉霍都等人的行径,此时见冲突已起,知道两方已短兵相接,暗想这伙人夜里偷偷摸摸行事,定不是好人,决定帮帮那姊弟三人,便起身出门,却见正有两个壮汉抱胸堵在门前,眼神骄横地看向他,虽未说话,意思已不言而喻:小子!识相点就快点回去。

  "请让开!",小毅客气地说了三声,见两人不为所动,立时自左而右横掌推,两个壮汉哪曾将他看在眼里,举起醋钵大的拳头向着他当头砸去。

  "哎呦!""啊?",接连两声呼喊,两个壮汉被小毅掌推出个跟头,撞翻了护栏坠向楼下,却是完全没料到这少年斯斯文文,出手却如此强横犀利。

  脚步不停,客气地从走廊挤了过去,小毅直接来到了郭芙姊妹房前,越过身前几人,打眼向屋内看去,却见个面容方正的英俊中年人正堵在门口,抱拳对着外面道:"诸位请不要多管闲事,在下了解私人恩怨,与旁人无干!打扰之处,还请各位容恕二,在下谢过了!",他说话谦和有礼,仪表堂堂,看起来绝非坏人,外面虽有几个江湖豪客,此时听他解释,却也不打算插手进去了。

  "襄儿,我拦住他们,你快走,找爹娘来救我和破虏",此时屋内传来个惶急地女子声音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