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也!""杀鞑子!""过瘾呐!",随着狂放的笑声远去,不多会已汇入了驱虏军骑兵营中,剩下的人中仍有许多人蠢蠢欲动,奈何没有马匹,只能干瞪眼着急了。

  "也不知道牛大侠如何训练出的这等虎狼之师,当真是所向披靡,这等雄才大略之人,举世难寻",黄蓉看着骑兵远去,目中精光闪烁,对着丘翳风半赞叹半意有所指地道。

  "呵呵!",丘翳风轻笑声,策马而动道:"黄帮主过奖了,义军走到今天,是天下形势使然,不过是朋弟顺势而起,适逢其会罢了,正如句话所说:‘时势造英雄‘"。

  黄蓉闻言眼中亮,神情愣怔了片刻,方才风情无限地笑赞道:"丘大侠果然智慧如炬,到现在,小女子才真正明白,为何爹爹那般看重于你"。

  两人当先而走,身后的队伍亦随之而动,行走约莫小半个时辰,只听前方喊杀声震天,众人急赶向前,刚转出处山道,便见前方坡岭下,千余人正厮杀成片。

  方是红甲之人,正是刘福山带领的骑兵营,另方是各色衣着的江湖人,这帮江湖人个个身手不凡,凶悍干练至极,厮杀之中采用的却是军阵中的配合之术,精锐程度竟远在驱虏军精兵之上,此时战场之惨烈,让丘翳风黄蓉众人不禁动容,到处是残肢断臂,未死之人,抱在起仍在相互残虐,便是这会的功夫又有数十人倒下,此时的红甲人方已然阵亡大半,剩下的人正在绝对劣势中,被这些江湖人分而歼之,若非刘福山指挥得当,怕是此时早已覆师亡命。

  "杀!",看到这种情形,丘翳风和黄蓉还哪敢怠慢,丘翳风狂吼声,当先带着武功高手杀出,其余人由黄蓉带领组成"八面游龙阵"从两侧切入,将整个战场分割开来。

  看到援兵赶来,刘福山众驱虏军将士士气大振,怒喝着开始反攻,这些江湖人初时还有些慌乱,待看到来援的军兵不过两千人,立时稳住了阵脚,竟然对四五倍于己的敌人视而不见,仍然凶悍地厮杀着,看其凶悍程度,比围杀刘福山众时还要更胜筹。

  "好强!",交手,便有大量驱虏军士兵被斩杀,黄蓉不由眉头大皱,这些人的战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般的精锐部卒,倒像是功夫好手组成的精锐之师,突然道亮光闪过心头,她低声惊异道:"难道是蒙古王帐精锐?"。

  她猜的已经八九不离十,这些江湖人正是蒙哥派出史天泽和尹克西等人后,怕尹克西这路力有未逮,又从王帐各军抽调的百战精锐并江湖好手六百余人组成的增援队伍,这些人乔装打扮化整为零潜入了南宋,未想,他们刚刚聚合,来到襄阳附近,便看到尼摩星安排的人燃放的狼烟,自然急急赶来,正与刘福山遭遇,以为自己行藏败露,又见刘福山人马不多,便抢先攻击。

  刘福山本来还在迟疑,怕是英雄大会中的江湖人,此时遭到攻击,哪还犹豫,两方人顿时厮杀在起,蒙哥派来的这些人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以当十,甚至当百的好手,区区六百人,战力之强绝对不逊十倍的大军,与驱虏军的战斗起,就近乎成了面倒的屠杀,若非后面赶来的数十个江湖高手牵制住了蒙古人中的顶尖好手,骑兵营早已溃败,根本休想支撑。

  黄蓉不断调整阵型,尽量用优势兵力围剿蒙古人的同时,丘翳风已经带领着几个流好手,展开了全场的猎杀,他自然也体会到了这些似是而非的江湖人的悍勇,看着他们娴熟的配合和精练的杀人技巧,已然明了这些人绝对不是般的军伍出身,倒有些像后世的特种兵了。

  身形如龙卷风冲过,顺手留下地的蒙古人尸体,丘翳风毫不停留,又杀向下个敌人的军阵,飞身扑入垓心,剑横扫,将格挡的首领样人砸的鲜血狂喷倒飞出去,丘翳风翻身而起,手中银光划动,瞬间仿若千剑齐出,身过处,片片蒙古人尸身倒下,个个额头鲜血直流。

  "啊!不好!杀人魔来了!""恶魔啊!快跑",丘翳风如刈麦割草般,超高效的人命收割效率,终于引起了蒙古人的恐慌,无论武功多么高强,身法多么高明,都无法逃过他的剑,丘翳风身过处,密密麻麻的尸体铺成血河,这种恐怖的武力,直接摧破了无数人的心防,蒙古人开始局部崩溃了,而这种趋势在逐渐扩大。

  看到战场形势在迅速改观,黄蓉和刘福山都不禁松了口气,更震惊的事是丘翳风那如神魔般强横的武力,个人近乎扭转了整个战场的形势,身后密密麻麻路铺展的尸体,鉴证着他的"丰功伟绩"。

  "杀!",不知谁暴喝了声,整个战场发出此起彼伏的怒吼声,红甲战流迅速反扑,蒙古人崩溃了,开始四散逃亡,驱虏军三五成群组阵,衔尾追杀,这站再无悬念。

  大局已定,丘翳风收剑而立,身周渐渐汇聚起了己方的人马,人人用崇敬畏惧的眼光看着他,里面透出的些许狂热,甚至战胜了伤痛对身体的影响,他们从来不曾见过,个人的力量能够强大到左右战局的走向,丘翳风所做的事,对他们来说,就像神话。

  第八十章跳梁小丑

  毫无战意的蒙古人被驱虏军和各路江湖好手路追杀数十里,最后逃出去的十不存,这些幸存的鞑子精锐,磨灭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信念,如惶惶丧家之犬般夺路狂逃,彻底丧失了勇气,再也不复昔时悍勇无敌精锐姿态,即使回归蒙哥汗帐,再也不是精英翘楚。

  这战,驱虏军部众伤亡过半,虽然大胜,却难掩军中哀痛,再次留下部分人收拾战场,照应运送伤员到襄阳救治,丘翳风带着其余人默默赶赴西南面的武军校场。

  两个时辰之前,武军校场之中:"山东路‘病铁索‘薛延东胜!",随着丐帮长老高声宣布传遍全场,整个校场中只剩下了最后处擂台,便是丘毅和崆峒长老于厧比斗之处。

  先前段兴智的绝地大反击,让丘毅也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多想自己也能逆势而起,夺取最后的胜利,然而,形势比人强,面对剑法高绝的于厧,他已陷入了越来越被动的境地,虽竭尽全力对抗,身上仍是受了七八处不轻不重的伤,情势越来越危急,他的应对反而越来越疲软。

  再次就地滚避开于厧的剑,丘毅感觉体内越来越空乏无力,此时两人间的对抗已说不上什么激烈声色,不过个追击,个闪避,追的人威风凛凛,躲得人狼狈不堪,偏就是直僵持,分不出胜负,这种情形看的台下众人颗心紧紧悬起,大声喧哗者也渐渐少了下去。

  郭襄看着丘毅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里揪成团,双手不安地搅在起,不断在心里呼喊道:"臭小子,你已经很厉害了,不要硬撑了,快认输吧!",本来她还希冀看到金轮法王所说的"这个年青人不简单",看此时的情形,再也不抱希望,他能安安全全下场,就已是她最大的愿望。

  真的是油尽灯枯了,心中充满苦涩和无奈的丘毅,不得不努力体会用意不用力的意境,以使自己勉强撑下去,渐渐师传武学的种种深意他在前所未有的压迫下理解到了更透彻的境地,靠着对丘翳风传授的身武学精华的吸收融合,他的修为在缓缓的提炼升华,是以摇摇欲坠,却始终不倒。

  "虚为实之易,动静为互转。刚为柔之极,柔为刚之守,高下不动念,后先者任其缓急,顺逆者通御其往来","繁星周天心法"的功法总诀在心中缓缓流淌,在极端劣势中,丘毅的身功夫的运用,从内功根底上再次发生了变化,干枯的内力,随着新的领悟,再次增易了路线,股股细微的内力从四肢百骸汇聚到奇经八脉以及完全开辟的三条横向隐脉之中,仿若这些内力原本就曾存在。

  他曾以为"繁星周天心法"早已经烂熟于胸,其中奥义当是明白大半,此时看来却是多么的天真,心法的奥义现在才真正算是向他敞开角,其中蕴藏的至高精妙道理,仅仅凭借现在的领悟,就已感受到有多么直指武学核心,以前的他不过是雾里看花,管中窥豹,连门也不曾真正入得。

  "好小子!这悟性天资,啧!啧!",看着极尽颓势的丘毅,洪七公突然眼睛亮赞叹道,其余黄药师灯大师老顽童等人竟然尽皆点头,依然看出了紫衣青年出手间底蕴的不同,败势再被他缓缓扭转。

  金轮法王淡然地看着,脸上露着高深莫测的笑意,心中却是暗叹了声,他早已看出这年青人武学修为下隐藏的"韧性",无论是他自身的品质,还是武学的特质,此时展现的切,已经在明白无误地释放个信号,"此子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接连避过于厧十余招的"无定剑",丘毅定住身形,飘忽摇动,对方剑剑刺来,他身形摆动,便即不差分毫地让过,磨到现在,两人的功力都消耗极巨,除了看各自修为,谁的后劲更绵长,也显得尤为重要,此时于厧的剑法威力不复盛时,剑中的破绽在丘毅眼中也渐渐展露出来。

  "转--!",丘毅忽然轻飘飘抬剑上点,剑此在破空而来的长剑剑身中刃上,身形转动,长剑前摆,于厧竟然整个人被带动,跟着自己的长剑向前转,小半圈之后方才夺回自主,心中骇然,立时纵身后跃,连斩数剑,躲避丘毅的追袭。

  身形站定,于厧才发现对面的紫衣青年已经闭上眼睛,陷入沉浸之中,竟是在比斗中感悟自身武学,他心中动,立时挥剑斩去,却见此时那紫衣青年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直射,缓缓吐声道:"束--!",不着痕迹地长剑递向了前方。

  下刻,于厧便发现自己的这凌厉剑已经被对方的长剑架住,并未感觉到交击大力,反而股细小力道牵引在剑身上,他丹田大力吐出,猛然向前方斩去,本以为可震脱对方,杀他个措手不及,却发现,长剑贯力却失了方向,在股细小力道加持牵引下,顺势而动,猛然脱出掌控,回斩己身。

  于厧大惊失色,丹田之力狂吐,猛然抽剑自防,"蹬""蹬""蹬"踉跄着连退三步,这下不止他惊惧,场下群雄也大哗,许多成名高手甚至未曾看清紫衣青年如何出手。

  "阴阳相济,动静相合,好小子,谁教导出的这小家伙?",洪七公看到丘毅出招,不由大笑道。

  "彼有力,我不动,彼动,我先动,料敌先机,好样的",老顽童也颇为认真地点评道,在场众人中唯有他和小郭襄知道紫衣青年的出身,但想到年青人的骨气,便没有出言讲出。

  郭襄正直愣愣看着擂台形势的大逆转,小嘴微张,陷入惊奇之中,没有也不曾关注到身边几个老人的对话,自然不曾答言。

  "该我出招了,前辈小心了",丘毅并未乘势追击,待对方站定后,缓缓举剑道。

  闻言,于厧哪敢怠慢,心中万分憋闷,实在不明白,为何对面的年青人先前明显是不行了,现在却又越来越生龙活虎,简直有悖常理,难不成他还有什么灵丹妙药?

  不提他心中如何作想,丘毅话音落时,步踏前,跨越丈余,平剑直刺于厧胸口,看着这平平无奇的剑,于厧甚至产生了不可小视的感觉,不敢直接接下,身形侧,矮身削向丘毅小腹,剑光弹动,虚虚实实,斩处瞬间变得不再分明,这招以攻代守,迫使对方回剑自救。

  于厧剑至腹前,丘毅神情不动,斜跨步,平刺的长剑凌空斩,突兀斩到于厧面上,身形恰到好处避过了对方斩向右腿的长剑。

  剑间破掉自己的剑招,出剑丝毫不着痕迹地将自己逼落下风,这年青人的剑术修为简直是脱胎换骨,于厧心头沉重,猛然翻身避过,手腕后翻剑向后刺出,人虽未看向后方,这迅如雷龙的剑,剑尖刺向的地方却正正是丘毅的胸口要岤之地。

  "好剑法!",丘毅赞了声,身形向后陡然平移三尺,避过了对方的回手急刺,再次抢身攻上,此时的他心中已经越来越有底,功力恢复的越来越快,此消彼长,对方剑术中的破绽在逐渐显露,胜利已经不远。

  再次缠斗了数十招,丘毅抓住于厧此时功力无法弥补的个细小破绽,挥剑连击,彻底将对方牵引在自己剑势之内,于厧每出剑都是在为他添势,正是丘翳风传下的"顺剑势",剑势展开,若对手无法破除,剑法威力将层层叠加,越来越强。

  十余剑后,"呛啷"声,于厧手中长剑被击飞,丘毅长剑破空而至,带着凌厉的劲风刺向他胸前,于厧呆愣愣看着自己长剑抛飞的方向发呆,竟不知闪避。

  "不好!",丘毅猛然拧身擦过于厧身侧,射向前方,对于剑势的把握,他并没有到收发由心的地步,此时为了避免杀伤对方,只得错开彼此的身位,"蹬""蹬""蹬""蹬"前冲了数步,人已冲到空中,"嘿",他猛然个翻身,才从半空中翻回擂台,不然掉了下去,这输的就太冤枉了!

  努力平复气血,而于厧面色苍白地喃喃道:"我输了!呵呵,我竟然输了!",看状况却是有些情绪不稳。

  "第六擂铁长空胜!",随着丐帮长老高声宣布,群雄轰然叫好,丘毅平复了气血睁开了眼睛,恰逢于厧回过神来冷冷看来,老者眼神微眯,冷哼声道:"铁长空!有你的,我记住你了,希望来日不要再让老夫遇到!",说罢脸色阴沉地拂袖而去。

  莫名其妙结了仇,丘毅心中感觉十分郁闷,好歹他饶了对方命,结果却成了这样,不由脸上的喜色也收敛了起来,向着台下拱手,跳了下去,找了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开始恢复体力和精神。

  主台上,郭靖抬手止住台下的议论,高声道:"最后的十强擂,将在个时辰后开始,请各位选手好自准备,擂台之上如同战场,各位将来都是要去搏命的,没有什么公平可言,若有异议,找我郭靖分说,若能赢我,切自当照奉所言",他难得的对群雄解释了句,毕竟比试结束有早晚,个时辰对于恢复太过勉强,对于后来比试分出胜负的选手未免太不公平,但郭靖接下来强硬的表态,让群雄时无言,暂时压下了非议之声。

  时间点滴流逝,郭靖看着沙漏中流下最后丝沙尘,忧心地看向武军校场东面的方向,眼神中透着化不开的沉重,旋即收起所有表情,面容严肃地朗声道:"十强擂开始!"。

  正在十九个选手个个奔向主台下的十擂之时,却听武军校场之外,猛然传来阵喧哗,接着阵放肆的大笑声响起,只听个不阴不阳的声音道:"看来我等来的正是时候啊,哈哈,十强擂啊,便让我们也参加下吧!",他的声音极具穿透力,不见人影,便已传遍全场,压下了数千人的议论声,只是这份功力,已足以笑傲群雄!

  声音传来,顿时全场皆惊,郭靖黄药师洪七公金轮法王等人尽皆凝神向着辕门方向看去,只见人群退避,数十个衣着各异的江湖人排开众人而来,气势嚣张已极!

  这群人不紧不慢走到主台前十余丈处,个高鼻深目,曲发黄须的胡人笑着走了出来,拱手道:"哈哈哈哈!郭大侠,诸位,别来无恙!"。

  "尹克西,是你!",郭靖盎然立在台上,居高临下道,此时台下群雄轰动,纷纷惊叫着尹克西方强者的名号,"翻江隐者?""‘金钩鱼叟‘?靠,他不是被义军剿灭了吗?""啊?是‘绫素婆婆‘""那不是‘漠北枪王‘吗?""看,是‘八面金刚‘那个怪物!""‘游鬼童子‘竟没死在神雕侠手中?"。

  "哈哈哈哈!不错,正是在下,听闻中原武林举行英雄大会,尹某和诸位好友闲来无事,特来锦上添花,郭大侠,你不会不欢迎吧?",尹克西故意露出疑问的神色,向前探出头,夸张地道。

  郭靖神色凛,正色道:"尹兄和诸位远来是客,自然没有不欢迎的道理,只是汉蒙不两立,诸位若是别有所图,还是现在请回吧!",他语气昂然地直接将话挑明了说来,双手外摊,示意着尹克西众人。

  "哈哈哈哈!老夫久闻郭大侠之名,如此站在台上说话,未免不是待客之道,还请下来吧!",尹克西还未答言,他身后猛然站出个身形矮小的老者,抽出腰间鱼竿,向着台上甩去道。

  第八十章跳梁小丑二

  尹克西见是"金钩鱼叟"这个老家伙出手,眼神微眯,退了步不再说话,暗道:"先由这老家伙试探番也好",这老者是河洛地区出名的邪道高手,整日在河岸两边干些无本营生,手底下原本有着不少乌合之众,只是前年,不小心黑了驱虏军的艘运粮船,惹恼了义军高层,参谋处经牛朋首肯,派出全真教七大弟子和特战营的好手围剿他"刘涧河"畔的老巢,结果基业朝成空,多年搜刮全部成了驱虏军的战利品,自己也被追杀到大漠,他也曾屡次回来想报复,结果引来义军更强势的反击,他最终只好主意打到了蒙古人身上,投靠了忽必烈后,这次被派来起协助尹克西和尼摩星。

  破空之声传来,老者的亮闪闪的鱼钩瞬息划到郭靖背后,出招之速,令人瞠目结舌,眼见郭靖要中招,老者狭长的双目微眯了起来,暗道:"待会我就将你摔个大马趴,让天下英雄知道知道我鱼叟李东楼的威名"。

  "雕虫小技!",郭靖淡然出声,向后伸手探,捏住了金色的钩环,伸臂拉,顿时将老者鱼竿拉得剧烈弯曲,险些折断,但显然鱼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