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鱼线都是特制的,终究在老者撒手之下,弹射起来,保存了完好。

  "呵呵!谢过先生的厚礼",郭靖微微笑,将鱼竿收于手中,向后轻轻抛,稳稳落在了后侧主台桌案之上,这手举轻若重,力道拿捏恰到好处,却是不禁让尹克西众人动容。

  兵器被收,那老者的长方脸顿时涨红,冷哼声,退了下去,隐在人群中,却是再不好以面目见人,己方人中,好几个面露讥笑之色,众人明争暗斗,谁也不服谁,看到对手吃瘪,焉有不笑之理?

  尹克西看到"金钩鱼叟"招失利,其中未免没有疼惜兵器的原因,但足以说明郭靖此时修为的强势,面容肃,态度转为谦和道:"郭大侠功夫更胜往昔,可喜可贺!不过我等来却不是领教郭大侠功夫的,当然,郭大侠也不必误会,我们此来也并非为捣乱,同为练武之人,我等在塞北,听闻中原如此盛事,自然也想争上争这武林殊荣,不知这十强赛,可能容我们参与二?"。

  "尹兄,实在抱歉,诸位来的有些晚了,如今这些豪侠都是层层选拔,入围而来,冒然让你们参与到最后环节,怕是天下群雄不服",郭靖抱拳直接婉拒道。

  "哈哈哈哈!",尹克西闻言作色大笑,猛然跃上主台,向着台下群雄傲然道:"中原的武林大会是天下共襄的盛举,可惜我等来迟无缘参与,不过,依尹某看来,你们选出的这些所谓英雄豪杰,也不怎样,这等人物,称道十强,当真太令人失望,这英雄大会,啧!啧!我们还真看不上!哈哈哈哈!"。

  "混账!""狗胆!""派胡言!""姓尹的,你满嘴放屁!",尹克西此言出,台上台下顿时怒斥声片,群情汹涌,看情势,不少武者恨不得立时上台将尹克西撕成碎片。

  洪七公黄药师灯大师等绝顶高手虽未言语,却是个个神色凝重起来,眉头皱起,观察思量着尹克西众人的意图,过了会,洪七公挥手招来几个丐帮长老,低声吩咐后,只见百余个精锐丐帮长老弟子,奔向四方,将校场彻底封锁了起来,再无人能随意进出。

  "哈哈哈哈!",却听尹克西却突然放声大笑,指着台下用极端骄横地语气道:"你等就会逞口舌之利吗?嘿嘿,若是认为尹某说错了,大可上台来与尹某带来的人比试番?你们可敢?"。

  群雄这下忍不住了,纷纷叫嚷道:"好贼子,可恶!","我来会会你们,谁来!","龟儿子的,老子在这个擂台上等你们","不是孬种的,尹克西你给我上来",此时不少血性汉子直接跳上身边的擂台,指着尹克西众挑战怒骂道。

  郭靖看形势变乱,顿时惊,暗道:"这尹克西好精明的手段,竟然用这种方式扰乱英雄大会",看看台下形势,群情汹涌,知道不能强自弹压,否则定失了人心,略沉吟,便双手虚压大声道:"诸位,静静!静静!"。

  众人听到郭靖喊声,渐渐平息下来,只听主台上的他朗声对尹克西道:"既然尹兄认为能力压我英雄大会,那我们便各自争斗番,看看谁是真正强者,请看,我方已经选出十九位人选,尹兄如何计较?"。

  "好说!好说!",尹克西哈哈笑道,接着他向台下自己人问道:"诸位,到咱们表现的时候了,不知道哪十九个兄弟愿意出来试身手?"下刻,喧嚣声中,尹克西带来的众人推推嚷嚷中齐齐往前站,谁也不愿远落后,相互间甚还较上力,台上的尹克西大笑起来,摇摇头对着台下道:"人家只出十九人,我们便也出十九人好了,诸位还是谦让番吧,免得被看了笑话"。

  当下这些人又开始争执,约莫刻钟,在尹克西和尼摩星连连催促和约束下才推出来十九个人选,有身材魁梧的头陀神神秘秘的斗篷客鸡皮鹤发的老妪肌肉强悍的大汉阴沉冷漠的书生弯腰驼背的老者气质凌厉的枪手,其它刀客剑客散手却要寻常的多,这十九人独立出来,个个收起原来的散漫姿态,股属于强者的冷肃和杀气流露出来,身边的群雄不自禁都防备起来,修为弱的退出了些许,才稍稍心安。

  此时,英雄大会上选出的十九个强者分别是廖穗东江耶律齐无花青灵子卢道人姜纪还尘和尚聂无情雷巨立宁随之葛明千彭东亮馘鐡尊者吴长青袁厷如山东路薛延周段兴智丘毅,这十九人本已准备争夺主台下指定的十擂,却被尹克西等人的来临打断,此时都聚于主台附近,神色肃杀冷厉。

  郭靖扫视了眼尹克西方选出来的强手,脸上露出凝重,止住台下议论,稍停顿他才朗声道:"诸位请看,此台下,从左至右共有十擂,你我两方共有三十八人,无论是谁,两个时辰内,只要能始终能占据擂并击败前来挑战者,便是十强者之,仅有的规则便是,被击败者立时退出比试,要告诉大家的是,若擂多于人,本擂将全部落选,听清楚了吗?好!现在我宣布,比试开始!"。

  郭靖此言出,尹克西方的十九人以及武林大会选出的十九个选手,各自呼啸着奔向十个擂台,人在中途,已经相互交起了手,在看到别人登擂后,又放弃对手上前抢夺,好阵乱战,其中激烈,已不能用言语道也。

  看着激烈的比试,尹克西和尼摩星对视眼,心中暗自得意,自认切尽在掌控,这十强擂,凭着带来的众久已成名的强者,当能拿下大半甚至全部,借此狠挫此地群雄的锐气,扰乱大会的秩序,待大军到来定能以摧枯拉朽之势举荡平此地,想想借此立下大功,将来在大汗和平南王面前扬眉吐气的样子,两人不禁心潮澎湃,再次对视笑。

  短短半个时辰,修为稍差筹的已经被尽数淘汰,毕竟个人有时要面对数人的围攻,个不慎就是或伤或残的下场,开始的乱战当真是惨烈异常,其后,郭靖洪七公等人也不得不出手将即将失败之人救出,这才让情形好些,尹克西方的人就没此待遇了。

  十个擂台上,多的有三四人争夺,少的,个人稳占擂台,总人数只剩二十三人,独占擂台的有三人,他们或以绝强的武力,或以凌厉的手段,震慑住了其余人,几乎可以说是稳坐钓鱼台,分别是青灵子鸡皮鹤发的"绫素婆婆"青城山"龙虎手"姜纪还,仅他们三人短短时间内就淘汰了七名高手,而其余擂台都尚在苦斗之中,有的胜负即将揭晓,有的尚需苦战。

  个时辰倏然而过,十擂中已出现五擂擂主,其余五擂中尚有十四人在争夺,新擂主个是尹克西方的神秘斗篷客"翻江隐者",另个却是个紫衣年青男子,此前这个紫衣男子遭到尹克西方的魁梧头陀和名瘦小剑客的围攻,谁都不看好这个只守不攻的年青人,没想到,百六七十招后,他发力是如此迅猛,十六剑迫退头陀和剑客的联手,倏然三剑卸了剑客兵刃,御敌攻敌,打得头陀手忙脚乱,记重手,并将两人送下了擂台,虽看似有些取巧,却实打实展现了极高的武功造诣。

  突然群雄大哗,但见紫衣青年放弃了擂主的位置,飞身扑向临近擂台的"绫素婆婆",人在半空,身形猛然旋转,连刺出十数剑,"当""当"之声绵延不绝,原来两人此时已经交上了手。

  "嗯?此人犯规了",尼摩星黑瘦的面庞上冷光闪,仰头对着视若无睹的郭靖洪七公等人怒声道。

  "何来犯规?大会规则里并没有不得攻击他擂的说法,而且这个年轻人又没有输?",郭靖不冷不热地回道,而黄药师洪七公等人干脆就没有理他,连看他眼都欠奉。

  "嗖--!",枚金针被紫衣青年运剑格挡而回,擦着"绫素婆婆"的臂膀飞过,老太婆露出黄牙沙哑地赞道:"好小子,有两下子,不过,你还太嫩,给我下去吧!",说着抖手中拐杖,缠绕其上的白绫飞击而出,带着凌厉的劲风,横扫将要落地的紫衣青年双腿。

  "哼!",冷哼声,紫衣青年剑刃向下横扫,"当"声,剑绫相交,发出金属撞击之声,紫衣青年剑身震,股大力传来,他心中惊异,反应却丝毫不满慢,借力腾挪出去。

  "绫素婆婆"见状冷冷笑,白绫倒卷直击紫衣青年后腰,左手倏然甩出,三枚金针激射紫衣青年颈后"大椎岤"背心"至阳岤"腰上"命门岤",手段当真狠辣凌厉至极,时机把握更是精准非常。

  遇到这等敌人,若是未与崆峒长老于厧战,丘毅定然抵挡不住,此时却还能堪堪应对,微弱的破空声在白绫的劲风掩盖下传来,心中股绝大危机传来,丘毅不由自主地竭力催动"繁星心法",只见他身形猛然凌空折,脚尖极速点地,又猛然翻,恰到好处避过了三枚金针的攒射,又堪堪躲开了白绫的抽击,安然落在了脸震惊的"绫素婆婆"两丈远处,此前金针不着痕迹袭来,几乎擦着三处致命要岤而过,着实吓出了他身冷汗,对于江湖的险恶,真真又上了层认识。

  心中惊惧,丘毅哪敢再让"绫素婆婆"攻击,顿时揉身而上,猿臂轻舒,剑刺向对方面门,不等她躲避,剑尖连颤,连抖出四朵剑花,分袭敌人双肩"云门""天突""气户""俞府"四岤。

  "好剑法!",老太婆露出参差不齐缺三少四的大黄牙,赞声向后跃身而起,本欲反击,却发现对方长剑如影随形竟未能摆脱,惊之下,忙挥杖横扫,意图将对方逼退。

  铜杖带着汹涌大力扫在对方不闪不避的长剑之上,竟是半点声音也未发出,"绫素婆婆"正大奇,便觉长剑贴处股吸力自杖中传来,对方竟欲夺杖。

  冷哼声,"绫素婆婆"丹田内力猛吐,股脑涌入杖中,心中冷笑道:"不自量力,今日婆婆就让你知道个天高地厚",这股沛然大力冲散丘毅的内力,又顺着铜杖浩浩荡荡涌入剑中。

  就在"绫素婆婆"露出阴森笑意,要鼓作气将对面紫衣青年震成重伤时,突然眼神鄂,下刻惊慌失措地便向后猛退,同时铜杖连挥,格挡向前。

  第八十章跳梁小丑三

  原来对面的紫衣青年却是已撒开剑柄,倏然间伸手轻轻拨,受大力冲击本要激射而出的长剑立时便转动起来,片刻间他连拍击数次,剑身立时舞动如轮,声势猛恶之极,只见他轻飘飘掌推出,剑轮呼啸间,激射向前方瞠目结舌的“绫素婆婆”。

  “蹦!”“蹦”“蹦!”,“绫素婆婆”的铜杖不知与剑轮交击多少次,终于在被削掉大半截的时候抵住了风力剑刃的旋斩,心里刚松口气,却见施施然站定的紫衣青年动了,倏然跃身而起,半空中握剑在手,猛然斩击下来,这剑无始无终,“绫素婆婆”看不清出处,竟也不知道会斩向哪里?顿时面色大变。

  “砰!”,掌震退对面肌肉虬结的大汉,段兴智饶有兴味地看着紫衣青年与佝偻老太婆的争斗轻声道:“呵呵!看来我也要加快速度了,不过,这个大块头,真的很难缠啊”,这个汉子练的是硬气功,但令段兴智无语的是,不知这人怎么练的,内功竟然也相当强劲,比他还要稍胜筹,他震入对方体内的劲力很难发挥作用,只能慢慢寻找机会。

  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此时,离擂台赛结束只剩刻钟不到的时间,终于江也艰难战胜对手,获得了三号擂台的胜利,十擂中,只剩下勉力支撑的“绫素婆婆”和少林寺的无花和尚与“漠北枪王”之间的争斗,枪王是尹克西方的高手。

  八擂的获胜者分别是神秘斗篷客青灵子江驼背老人阴冷书生段兴智姜纪还宁随之,仅仅尹克西方就占据了三人,而此时场上还有他们这边两人在支撑,虽然“绫素婆婆”看起来是没戏了,“漠北枪王”却占据着稍稍的上风。

  “砰”,仓促交接掌,“绫素婆婆”狼狈躲开肋下的剑,已渐渐被丘毅的剑势完全笼罩,比武到现在,她连反击的机会都寻不到了,只能紧守门户,落败怕也只是时间问题。

  晃眼,两人又过了十余招,“绫素婆婆”心中叫苦不迭,“崩”声,白绫中暗藏的钢丝已被震断,此时,最趁手的兵器,也基本形同虚设了。

  斩断“绫素婆婆”的白绫之时,丘毅眼中厉光闪,缓缓喝出声道:“乾——!”,只见他手中长剑银光闪,自下而上闪电般划向“绫素婆婆”腹胸要害,继而穿破长空高升至天,他!已弃剑!

  “坤——!”,随着这声喝出,丘毅身形猛然激射向前,双手交叠,并掌推出,与此同时,身形陡然跃升,股沛然莫敌的掌力猛然涌向向后疾闪的“绫素婆婆”胸前。

  “绫素婆婆”大惊失色,从未见过如此诡异凌厉的攻击,招式中的蓄积的层层杀招,让她毛骨悚然,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不敢硬接,拼力滚,便欲躲远开去,不想身形滞,竟被对方发出的力道拖住。

  “倒——!”,便在她刚破力滚动出去之时,上空又是声沉喝响起,只见道剑光如银河倒卷,飞流直下,那恍若神王般急速下落的紫衣年青人,手中银光耀动,瞬息间道道剑影向着她四面八方攒射而来。

  看到这幕,“绫素婆婆”亡魂大冒,哪还敢再硬撑,大叫道:“少侠饶命!饶命啊!”,哭喊着跪伏在地,哀求连连,瞬间,只见丘毅剑影四散,人飘然落在丈外,眼神盯着手中长剑出神,再无半点多余动作。

  片刻后,“京西北路铁长空胜!”,随着主持的江湖名宿高喊出声,群雄猛然欢呼,声震四野,既为中原武林有此少年英杰振奋鼓舞,也为击败前来挑衅的鞑子帮凶,倍感畅快。

  最后两擂中又有个擂台分出了胜负,然而,此时的尹克西和尼摩星,心思却不在赛场上,不时看向北方森柏掩映的高山,仿若在等待着什么,金轮法王自从尹克西等人来临,便低调起来,言不发,注意力却无时无刻不在这二人身上,心中念头百转,却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

  潇湘子辗转逃回襄阳,便见尹克西等人早已提前出发,只留下两个侍卫看守老巢,立时惶急,派出其中人前往通知撤离,他自己立在堂中,脸色阴晴变幻,思虑片刻,竟是直接离了襄阳,向着南方而去,等马光佐赶到襄阳,却是只见到个孤零零侍卫,顿时傻了眼。

  那侍卫紧赶慢赶终究未能及时阻止尹克西等人,闯到辕门前,差点被丐帮弟子扣住,看周围防守严密,无计可施之下,却是想到另个办法,作为前来平定中原的份子,他亦知道先前尹克西等人的约定,兵分两路后约以烟花通信,发射枚烟花便是万事具备,只等发动,发射两枚则是事出有变,此时却是正好用烟花来提醒陷在武林大会中的尹克西等人。

  这侍卫着实懂得变通,但想到了办法,手中却着实没有烟花,便只得回襄阳城购买,来回,个多时辰已俏然过去,等他开始奋力攀爬校场北面的高山时,武林大会中的比试已然到了尾声。

  “过儿!山下有人在向我们的位置攀爬”,山顶上,悄立树梢的个白衣女子对身边盘坐的男子道。这女子生就副绝色姿容,飘然若凌波仙子,不是小龙女又是何人。

  旁边的男子仪表堂堂,风姿卓异,可不正是杨过?闻言,他便收回看向英雄大会擂台的目光,好奇向山下看去,却见个精壮的汉子正努力向着山顶攀爬,怕是数十息后,便能登上山顶。

  “蒙古人?”,过了会,却听杨过惊奇道,他当真目光如炬,此时两方相距仍有十数丈,他竟仅通过汉子的身手习惯,便判断出了其人的来历。

  “过儿,我们该怎么办?”,小龙女听杨过叫出那人身份,立时侧脸问道。

  “龙儿,稍安勿躁,我们先藏下,别被他发现了,看看他个人上来究竟想干什么?”,杨过眼中精光闪,拉着小龙女的手隐向侧道。

  却见那汉子爬上山顶,稍舒手脚便从怀中掏出了物事,那物是个三四寸长的筒状物,杨过和小龙女离的稍远,时竟未看出是何物件,分辨了会,见那汉子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燃,小龙女才顿时恍然大悟,顿时疑惑道:“过儿,他拿着烟花做什么?”,她出声之时,那汉子已将火折子凑向烟花。

  “不好!他这是要报信!”,杨过突然脸色大变,急急伸手从身旁树枝上拽下段枝条,猛然挥手甩向那汉子咽喉。

  “嗖——!”“噗!”在杨过刚猛大力贯注下,树枝比利箭更暴烈三分,带着劲急的呼啸瞬息间扎入了那蒙古汉子脖颈,他连声惨叫也未发出便登时毙命,然而手中烟花火捻在“嗤——”“嗤——”响声中燃尽,猛然喷射。

  “吼——!”“砰!”,烟花终究射了出去在天空炸响,这等明显的动静,十数里内,莫不可闻。见此,杨过脸色猛然大变,恼恨地道:“可恨!还是错手误了大事!”,下刻,他似是做了什么决定,速声对小龙女道:“龙儿,看来你我也不能置身事外了,走,我们去英雄大会走遭”,接着他弯指入口,对着山下猛然吹响个口哨,片刻间便见个庞然大物从山后跃起,瞬间飞翔到了空中,对着他二人“咯呕”“咯呕”不断鸣叫。

  听到北方山顶上烟花炸响的声音,尹克西和尼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