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稳稳站定,洪七公身形落定,猛然后退了五六步方自定住身形,这瞬,高下立判,法王眼中精光闪,心中振奋,洪七公面色愈加严肃,不想近二十年不见,金轮法王武功突飞猛进,单就功力,已是稳稳超出自己。

  “啊哈哈!好个金轮,果然今非昔比!”,洪七公朗声道,踏步而动,与正射来的金轮法王再次交击到起。

  两人交手,与金轮法王此前与老顽童交手又自不同,出手各自有条不紊,招式平平无奇,周身却是涛涛大力滚动,犹如虎踞龙盘,江湖群雄这时看的津津有味,终于可以点评江湖绝顶高手的战斗。

  洪七公与金轮法王交手第五十招上,观战的黄药师面色严肃而又有丝复杂地对身旁脸凝重又若有所悟地灯大师道:“段兄,七兄修为已到了返璞归真之境,招招直指武学核心,已是先我步,这金轮又是何等奇才?唉!也许你我真的老了”,生不服输的他此时真真生出了迟暮之感。

  灯大师肃容低吟声道:“阿弥陀佛!老衲和药师兄确是不及七兄了,这等大巧若拙的境界,不正是我辈孜孜以求的吗?可惜,老衲却是不能分心二用,而今看到老友有今日成就,已然欣慰,金轮法王之强,远在你我所料之上,药师兄,做好联手准备吧!”。

  听到灯大师如此说法,黄药师心中震,不想,对方竟是和他心中所想致,面色凝重地看向比斗的现场,功力暗提,已然做好最坏的打算。

  “咯呕——!”“咯呕——!”,天空传来两声长鸣,旋即只见只庞然大物盘旋两圈径直飞走,群雄惊异,杨过和小龙女却是面色大变,此前杨过让神雕在附近探察,发现有军队前来,立时示警,不想此时,敌人大军赶来了!

  与小龙女对视眼,杨过沉声喝道:“诸位退下!”,此时情况紧急,他再也不愿留手,群雄数十人围攻尹克西仅剩的七八人,让他束手束脚,后来只得站在旁等待。

  群雄耳中震鸣,心头大骇,不由各自散开,围在尹克西身边的“游鬼童子”见同伴个个倒下,被中原武者砍成肉泥,早已吓破了胆,此时见人群散开,立时个滚爬,飞跃向十数丈外的辕门。

  “近了!”“近了!”,看到马上就能趁着群雄散开的机会逃出生天,“游鬼童子”心头大喜,暗道:“老子以后绝对隐姓埋名,再不来掺合这什么英雄狗熊大会的”。

  “于胖子,回来吧!”,却听身后声淡淡的呼声,股劲力突然从背心涌现,“游鬼童子”身形不由自主停住,他心中大骇,这声音,他熟悉无比,正是做梦都会被吓醒的“神雕侠”杨魔王的声音。

  听到是杨过的声音,“游鬼童子”哪还敢回头,就地猛然滚,继续向着辕门冲去,几个丐帮弟子上前阻拦,他双掌变爪,狠辣出手,个个被他掏破胸膛,残忍至极。

  “呛啷!”,身后出现声宝剑出鞘的声音,狂冲至门口的“游鬼童子”心中残忍至极想到:“谁阻止老子逃离,老子就杀谁”。

  “海~~天~~~~线!”,杨过右掌探出,丈外人腰间佩剑倏然出鞘旋飞至他跟前,杨过探掌虚抓,掌势轻动,宝剑嗡鸣越来越甚,杨过反掌猛然推,宝剑爆鸣声激射而出。

  “吼——!”,身后破空声响起,“游鬼童子”心头警兆大起,想也不想向前便猛滚,“噗嗤”声,滚到前方的他正正被宝剑插入后心,“嗡——!”,宝剑钉着他的身形,猛然撞在辕门边柱上,深深钉入其内数寸,“游鬼童子”猛蹬腿,登时毙命。

  “哗——!”,群雄震惊,纷纷拿震怖地眼光看向杨过,杨过出剑便不曾再看向身后,个闪身击到了守在尹克西前面的“漠北枪王”身前,右掌拍击,左掌化拳,将“漠北枪王”刺来的分进三击兜在身前三寸之地,猛然拳捣向他面门。

  “漠北枪王”心头大骇,出道以来,他从未见到能如此举重若轻将他“星闪三连击”绝技接下的江湖高手,此前他也曾与郭靖换过几招,直觉眼前这个丰神俊逸的男子比郭靖还要厉害三分。

  “砰!”,漠北枪王举掌迎上,与杨过拳头碰撞,顿时身形震,股大力将他掀飞出去,成名兵器“鬼王枪”亦脱手,爬起来,仓惶躲到了众人身后。

  面对敌人,此时的杨过路碾压,毫不留情,“漠北枪王”两个照面被击败,正欲攻向杨过的“下柳书生”,抽身急退,却哪还来得及。

  身影晃,杨过掌按向了正急退的下流书生胸口,“慢!”“太慢!”,这等人物的动作对他来讲,实在太慢,出手之时,结局便已注定。

  杨过掌击到下柳书生胸口“檀中岤”,无声无息间下柳书生身形飞了出去,手中按着的机簧甚至未来得及发动,“砰”,他的身体砸落地上,下柳书生用尽余力抬头看了杨过眼,眼神带着怨毒和惊惧,口血喷出,立时倒地而亡。

  “尹兄,尼兄,该你们了!起上吧”,杨过负手看着尹克西尼摩星,他们周围的几个武者尽皆躲了出去,将他二人闪现出来。

  “呵呵!”,尹克西惨笑声道:“杨兄弟动手吧!”,他自知和尼摩星二人联手也远不是杨过对手,此时再无退路,唯有死才是最后的结局。

  “砰!”,掌将尹克西击飞向杨过,尼摩星身形暴起,直冲辕门而去,尹克西求死,他却不甘心,定要拼力搏。

  “哼!”,冷笑声,杨过闪过惊愕绝望的尹克西飞起的身形,猛然弹射向尼摩星,群雄只觉眼前花,杨过身形已到了尼摩星背后,探掌抓去道:“尼摩星!给我留下”,掌心力道喷涌,五指中力道交织,股磅然大力轰出,正对尼摩星心口正中,这掌显然不打算再留活口。

  “哈哈哈哈!”,接我‘龙象震山’”,远处与洪七公拼到数百招上的金轮法王察觉到尹克西情势危急,朗声长啸道,瞬间身形猛然冲击向洪七公,带起的威势,犹如条人形暴龙,身周气流炸裂,劲力轰鸣,这等威力,已不似人力所有。

  洪七公被这股威势所迫,已经不能出言,脸色凝重无比地聚起全身力道,挥掌迎上前去,“浜”,声响彻寰宇的轰鸣,以两人为中心的数十丈方圆内,风云变色,两人劲力透入大地,周围爆鸣声响彻,卷起的狂猛气流席卷八方,扫岤犁庭。

  “噗——!”,洪七公口鲜血喷出,身形猛然倒飞出去,金轮法王长笑道:“哈哈哈哈!中原五绝不过如此,金轮领教了,哈哈哈哈!”,战败洪七公,金轮法王心怀舒畅,念头愈加通达,飞身扑向尹克西方向,却是正好接到了他被杨过放掉的身形。

  将尹克西夹在腋下,金轮法王身形猛然暴射,急扑向杨过,人在中途,掌平推向前方,“轰隆”股狂猛劲力轰击而出。

  察觉到身侧生风,杨过撤掌还击,“砰”,两人甩出的劲力碰撞,立时炸开,杨过挥袖扫清烟尘,金轮法王却已拿住尼摩星衣领飞出辕门之外,身后黄,青两道身影跟着激射出去,瞬间纠缠在起。

  杨过看看场中剩下的五六个蒙古走狗,眉头皱,正欲转身奔出辕门,却见郭靖抱着洪七公大声呼喊,心中沉,连忙奔了过去。

  拿住洪七公手腕,度入内力探察,杨过立时大惊,老人体内经脉错乱成团,腑脏重创,气息微弱,已到了油尽灯枯之境,不敢怠慢,立时使出浑身解数,将身内力分成数十股,由各处要岤度入洪七公体内,意图挽回他的生命。

  夹带着两个人,金轮法王左右腾出手应对黄药师和灯大师的联手,自从击败洪七公后,心意畅达,出手越发圆润无暇,此时应对中原两大绝顶高手联击,虽然处于完全下风,心头却没有半分焦躁忧虑,出手招招龙象劲力尽吐,身形流转,无形无相,渐渐臻入大成若缺的武学至境。

  再将尹克西和尼摩星双手交互,腾出手来,金轮法王猛然双掌震出,迎上黄药师和灯大师的拳掌,无闪无避,往无前。

  “砰!”,两声近乎同时响起,四掌相交,三人身形立时站定,红蓝白三色光芒在各人身上闪烁,功力瞬间尽皆运至了极致。

  “轰隆隆!”,金轮法王身上功力运转的声音渐渐盖过了灯大师和黄药师,只见他脸上蓝光九转,头上绽放白色光芒,光耀炫目之时,他忽然仰天暴喝道:“开!”,这声犹如炸雷,声传数十里。百余丈外的武林群雄被震倒片,余者大部脑中嗡鸣,眼前放光,尽皆受了不小的震荡。

  “哈哈哈哈!”,狂笑声中,突破龙象十二层的金轮法王大喝道:“龙象波若功,震,合,坤,荡,给我败吧!”,瞬间他双掌中的力道离合变幻十二次,股滔天伟力油然生出,震荡席卷中,黄药师和灯大师在“砰”然巨响中身形弹飞出去,踉跄落地,尽皆口喷鲜血不支!

  此时战败中原五绝其三,更将全真教唯至高长老“老顽童”周伯通打成重伤的金轮法王,当真煌煌如天神之威!

  将尹克西和尼摩星夹带而起,扫视眼远方畏缩逡巡的中原群雄眼,金轮法王朗声长笑道:“老衲领教了,中原五绝,不过如此,我纵横来去,何人能敌?哈哈哈哈”。

  “金轮法王!终究要与中原为敌吗?那你也不过跳梁小丑尔!何必猖狂!”,便在金轮法王纵声长笑之时,长空之中突然道清朗空灵的声音传来,直斥法王道。

  第八十章巅峰对决上

  “谁?”,金轮法王扫视周围圈,不见人影,顿时厉声呵斥道,却听空中烈风舞动,道庞大身影降临十数丈外的高空,随着“咯呕——”声长鸣,上面个蓝色身影踏空而来,衣袂飘动,灿然若仙。

  蓝衣身影溯空踏步,如信庭漫步,拾阶而下,倏忽间已降临金轮法王对面丈余之外,身形不紧不慢,众江湖豪雄却完全捕捉不到他的丝动作。

  来人尚在空中,金轮法王已面色大变,身形猛然端守,瞳孔急缩道:“凌空虚渡!”,出声之时脚步已悄然后移半步,全神戒备。

  等蓝色身影落定,金轮法王并在场众人凝神打量过去,却不由纷纷心中折,见那人便只是立身站,却让人感觉遮蔽了身后整个天空,那副当世绝顶的姿容气度,整个天下怕也找不出第二人,群雄大呼声中,“丘大侠!”“无双侠!”“好啊!无双侠回来啦!”,再看那丰神俊逸之人的姿容不是丘翳风更是何人?

  “咯呕!”声,在天空盘旋了两圈,只庞然大鸟也轰然落下,看看辕门之内的方向,向蓝衣人点头,大步而去,原来却是神雕载着丘翳风先步赶来。

  “大师!你——不该来”,丘翳风拱手平和说道,语气缓慢沉肃无比,却听不出丝责备之意。

  “哈哈!岁月循环,何谓该与不该!能再见丘兄弟,何罔老衲此生?”,金轮法王洒然而笑,既然决定抛却立身事外的立场,便做好了切好与不好的准备。

  平静点头,丘翳风忽然笑了,走近步,倏然跨过丈余距离,凝视着法王双眼道:“你我虽立场不同,但此生纠葛不断,我虽恨法王行事,却也佩服你为人,你我贵在神交,今日便抛却切成见,结为忘年之交可好?”,说着探出右臂举掌在了法王面前。

  丘翳风突然上前,法王会神观意,亦丝毫不曾防备,听他说完,畅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快哉!有何不可?”,爽快伸出右臂与丘翳风举起的手掌紧紧握在起。

  两人凝视对方良久,忽然松开手臂,各自搭在对方肩上仰天大笑,这阵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数里环绕的山谷之间,当真是荡气回肠,豪气干云。

  “拿酒来!”,丘翳风朗声道,闻言,群雄震动,纷纷各自找酒,片刻间就有数十人先后冲出辕门,将各自酒囊奉上,丘翳风来者不拒,连收下二十余袋烈酒。

  “法王,坐!你我便以这天为盖,地为席,畅饮番如何?”,丘翳风将衣摆甩束在腰间,向金轮法王邀请道。

  “哈哈哈哈!有何不可?老衲今日值得破戒!请!”,法王提起衣摆,洒然坐了下去,丘翳风眼中精光闪,抛过个酒袋,自己也盘膝与法王对坐。

  “干!”,丘翳风举起手中黑色酒囊朗声道。

  “干!”,法王将手中酒囊与丘翳风对撞,仰头倒灌入口。

  “再来!”,将手中酒囊扔掉,丘翳风抹抹嘴,神采飞扬地再次抛过个酒囊道。

  “哈哈哈!爽快!”,金轮法王怡然不惧已破戒更深,接过酒囊大呼过瘾道。

  两人连喝下二十余袋烈酒,头上热气蒸笼,却谁也不曾刻意去逼出酒精,身体自然反应,功力运转如龙,化解酒力。

  “哈哈哈哈!好!好!好!”,将酒囊中最后滴酒喝尽,丘翳风凌空猛然站起,手中酒囊抛出,他朗声大笑起来。

  法王亦缓缓起身,抛掉手中酒囊,与丘翳风对视眼,畅怀大笑。

  “法王,这天下若是安定平泰,你我定是至交好友!”,丘翳风看着远处的重山远空,悠然道。

  “生为乱世,不然我辈如何?”,法王默叹口气。

  稍顿片刻,他又转而豪情万千道:“我辈纵横当世,乱世又如何?正是当逢其时,不然何以有丘兄弟,老纳等人?何以有这热血江湖?”。

  “不错!哈哈哈哈!这战,无论生死,丘翳风仍视法王为好友!”,丘翳风神情无比郑重地道。

  “老衲能有丘兄弟这样的好友,亦此生无憾,哈哈哈哈!请!”,金轮法王爽朗笑身形摆动,倏然已至数丈之外。

  丘翳风缓缓转过身形,看向辕门之处,那里,郭靖黄蓉黄药师灯大师受伤的老顽童杨过夫妇尽皆在列,而在左侧最前方站着的赫然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程英!

  对着众人缓缓点头,深深看了眼程英,丘翳风眼中闪过不易察觉地歉意,转身面向金轮法王,身上气势升腾而起,他面色凝重地道:“法王,此战我必倾尽全力,请!”

  面对丘翳风圆备周至的气势,金轮法王凝聚全身气意,为求神念通彻,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体内渐渐发出滚滚如雷之声,自足下起,全身渐渐泛起各色光华,最后凝为道耀白光轮隐于脑后,这刻,观战众人只觉有道龙象长吟,在金轮法王身后虚空响彻,尽皆骇然变色。

  状态调整圆满,金轮法王陡然睁开双眼,两道夺目白光暴射而出,双眼竟隐隐泛出七彩光芒,好不惊人,下刻,他右掌抬起,沉声道:“丘兄弟,小心了,老衲要出手了”,话落时,身形动,突然便出现在丘翳风跟前。

  丘翳风脚步划动半圈,双足分立,两手虚抱,成气吞乾坤之势,身上紫光流转,劲气凝布,法王突然攻至,他双臂旋转,股滔滔大力自身周前后涌出汇入胸前,成双鱼交汇,盘旋间与法王震破虚空的掌撞在起。

  “嗡——!”,两人劲力相绞,周围空气塌缩,冥冥中发出无声无息的震颤之音,瞬间传至四面八方。

  “啊!耳朵好疼!”“啊!不好!”“头疼死了!救命!”,这瞬间,英雄大会中但凡功力稍差者,听到虚空震音,尽皆头脑嗡鸣,耳膜震颤,抱头痛嚎。

  “震!”,金轮法王神色凝,身上力道浩瀚如海狂涌,周身无风自动,“皋——!”,又是声龙象吟鸣之声响彻,两人之间空气齐齐被压暴,法王左掌横推,掌间罡风雷震,行布如刀。

  “转!”,丘翳风沉喝声,身上紫光第次流转,双臂雷鸣,瞬间移形换位,股浩大吸力涌出,将法王席卷而来的滔滔大力尽皆吸纳其中,双臂轮转,猛然向法王平推而出。

  “好招式!”,金轮法王见劲气反弹,威势倍增,眼中精光闪,猛然喝道:“合!”,瞬间他双掌翻转,对扣而合,“轰隆”,两股滔天大力从法王双臂绞出,如双龙出洞般,斩破反弹的气劲,绞杀向丘翳风的胸前。

  丘翳风眼神凝,步踏后,倏然身至丈外,双掌穿花蝴蝶般切入法王破袭的两股劲力之中,来回翻动间,法王的两股绞杀之力沿双臂传入他全身,在体外流转的劲气间穿梭奔涌。

  法王肃然,双臂中劲力流转更强,双掌倏然分开,上下逆推,猛然开声喝道:“荡!”,出声之时,两股绞杀力道交织崩散,随着法王双掌实开虚合,混乱劲气洪流搅动冲撞,猛然倒卷丘翳风。

  劲风扑面,丘翳风双臂震起,盘转后扩,背后劲气流转升腾,渐成云团之状,包裹全身,他双掌流转,探入前方混乱气流之中,瞬间震动无数次,双臂轨迹映出片虚影,“砰”“砰”“砰”“砰”,与法王交击数十次,他猛然撤臂回推,身前气流倒转上升,与背后云团搅动流转。

  “云——卷——风——舒”,丘翳风躬身划步,双掌向前缓缓推出,双掌推动奇慢,周身行布劲气流云却如脱缰野马,猛然轰向法王立身之地,让他躲避不能。

  法王猛然后撤步,双掌如托起乾坤般沉重,上下推动,迎向前方,周身劲力吞吐,覆盖上下,交织成罡,“龙象般若功”巅峰——龙象护体神力。

  “破!”,法王正反倒推双掌,身前劲气穿梭交织,与丘翳风轰击劲气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