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觉得眼前黑,剧痛之中向后飞了出去。

  勉强抬起头,看到的,是公敌抓着天台凸起的边角,慢慢爬上来的场景。

  ‘这样都没死?运气太好了吧!’

  努力挣扎着却发现自己完全站不起来,桐人心中叹,露出了苦笑。

  这个时候,个瘦小的身影走到了桐人前方。

  “可不要以为你就赢了,大坏蛋!”

  就这么会,清脆的童音没有了之前的生气,虚弱之中带着几分嘶哑,光是听就知道声音的主人也是强弩之末了。

  “给我——掉下去吧!坏蛋!”

  闪而过的光晕中,公敌巨大手掌抓住的墙沿分分碎裂,从大楼的支架中脱离出来,带着失去着力点,只能徒劳舞动手掌的公敌从近百米的高空掉下。

  “吼——”

  随着最后声惨叫戛然而止,桐人终于收到了公敌死亡的提示。

  “哼哼,别以为我帮不上忙!我也有着强大的力量的!”

  给予了公敌最后击后,同样收到了提示的女孩心情也很好,转过身,得意地看向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桐人。

  “告诉你我的能力吧!听好了,只要必杀技槽充满,我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改变地形!下边的大门就是这么被我封上的,厉害吧!”

  挥动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小拳头,女孩苍白的脸更加僵硬了。

  必杀技槽桐人倒是知道,是种发动主动技能时需要的能量,可以通过受伤和破坏地形的方式来增加,虽然对桐人自己来讲用处不大。

  不过,看着远处墙角被人生生挖出的小坑,其中还夹杂着尚未干涸的鲜血,再看看女孩那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小手,桐人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多了些什么。

  “嗯,小若宫真是厉害呀”

  沉重的疲惫感袭来,桐人安心地闭上了眼。

  ——————————————————————————

  嘛,太久没有认真,总感觉自己没把想表达的内容写出来,请大家见谅,另,在这里整理下若宫惠假想体的能力。

  必杀技槽充满后可以发动:消耗所有的必杀技能量,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分解或者重新构筑地形,影响范围由必杀技槽上限决定。

  011相随

  这是只蚂蚁,只普通的蚂蚁。

  只要你能够忽略那富有金属光泽的外壳以及超过五米高的巨大躯体。

  咕嘟——

  动了动有些干燥的喉咙,桐人边和大蚂蚁不善的目光对视着,边慢慢地带着女孩向后退去。

  “我觉得,现在退回去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回忆的分界线————————

  击杀了四级公敌,桐人和女孩的状态都下降到了危险的程度,前者只手断只手残,后者多处擦伤,双手血肉模糊,可以说,只要再来只最普通的公敌,完成双杀不是梦想。

  除开体力上的消耗,精神上的消耗同样不小,意志坚定的桐人在躺尸数分钟后,勉强能够站起身,而从没有经历这种战斗的若宫惠,如果不是桐人在边照看,估计直接就昏睡过去了。

  只是桐人清楚地知道,现在所在的位置并不安全,之前那只公敌能在这里伏击自己,那么也肯定有更多的公敌是能够在这里活动的。

  楼顶上摔下的公敌死前那阵长啸,足够把别处的狩猎者引过来了。

  “千万别睡啊!打起精神来!”

  因为女孩和自己接触就会受伤,所以桐人也无法带着对方转移,只能眼巴巴地凑到女孩面前晃来晃去。

  “这里随时都可能有新的公敌出现,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呜——别晃啦!我知道不能睡觉的!”

  不满地瞪了桐人眼,女孩的脸色更加疲惫了,趴在地上的身子努力翻转,双手撑在地面,试图站起来,奈何手上的伤实在太重,女孩吃痛之下,挣扎了好会儿也没能站起来。

  “需要帮忙吗?呃——”

  下意识地伸出手,没想被对方躲开的桐人这才想起自己帮不上忙,有些尴尬地退到边。

  “我定能站起来的,不用你帮忙!”

  绷紧苍白的小脸,女孩憋足了劲,闷哼声,在地面印上两个鲜红的掌印之后,终于站起来了。

  “如果坚持不住的话,就别勉强”

  桐人也知道这种经历对个三岁大的小女孩来说太过残酷,但面对着那双倔强的目光,安慰的话说了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接下来,两人前后,安静地下楼,最后,来到了离地面最近的处窗台前。

  由于下楼的速度实在是不快,到这里的时候,两人已经隐约听到不远处公敌的嘶吼。

  “还要继续走吗?”

  苍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子,让桐人实在是不忍心继续前进了。

  女孩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成了累赘,但同其它的孩子不同,直都没有吭声的她没有哭闹,依旧是那张倔强的表情,除了更加苍白和之前同样坚定。

  对于桐人不忍的目光,女孩也并不回答,只是缓缓走到窗边,直接跳下。

  “何必呢只不过是个游戏而已啊”

  听着女孩落到地面时的闷哼,桐人知道自己没有再担心女孩的必要了。

  三米的高度在现实中哪怕对成年人来讲也非常危险,但在这个世界,带来的影响仅仅是小截体力。

  “在那里!”

  眼尖的女孩首先发现了穿行在废墟中向着这边靠拢的公敌。

  顺着女孩的视线,桐人也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同时这个客人的体积并不比之前那只小。

  “看见了,我们向后边跑!”

  不请自来的公敌正好挡在返回主干道的路线上,想要离开,只能向后,平坦的郊区就在这片建筑群几百米之外。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为生命而奔跑了,那道切断废墟楼房和郊区的分界线就在眼前,随着奔跑越来越近,而身后,发现猎物逃跑开始加速的公敌也越来越近。

  唯的好消息是,两人腿上的伤都不算重,跑起来的速度并没受到多大的影响。

  绕过幢坍塌的别墅,穿过片坑坑洼洼的小池塘,再爬过连续两道倒下的碎石墙,桐人终于在公敌的爪子钩到自己脖子之前,跟在女孩的后边摔在大片平地上。

  从这里开始就是望无际,长满杂草的荒原,而带着满满恶意而来的公敌也到达了自己活动范围的边缘,站在五米之外的围墙上,挥舞着爪子发出阵阵的怒吼。

  “哼,果然公敌就是公敌,掌握了应对的方法,完全没有威胁了嘛。”

  逃过劫的桐人心情大好,看着神色不甘的猎手,吹了声口哨。

  然后就感觉身后的女孩轻轻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角。

  “什么情况!”

  转过头,个充满压迫感的巨大阴影占据了大部份视野,

  ————————回忆结束的分界线————————

  “若宫我们这次可能真的会死哟。”

  经历最初的震惊后,桐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平静地站到女孩身前,让女孩也勉强维持着镇定。

  只是再怎么冷静也不能改变两人都已经失去战斗力的事实,面对着就算是完好状态也无法战胜的对手,除了死亡,真心想不出别的结局你以为桐人会这么说吗?

  数个世界的经历让桐人养成了在最后刻也不放弃的良好习惯,用着唯支能动的手指拨动着地图,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好的,听我说!从地图上看在我们身后两米的位置就有个登出口,不过看起来并不在地面,而是在后边楼房的地下室里,你能直接变个坑让我们落下去吗?”

  “但是我的必杀技槽没有唔!好痛!”

  没等女孩说完,桐人直接抽出逐暗者,回头将粉色假想体的手削了下来。

  ‘对不起了,若宫。’

  “现在够了吗?”

  “嘶——够够了。”

  看得出女孩还是很信任桐人的,毕竟被无缘无故地砍掉手之后,仍然还能无条件地信任对方,很快,确认技能发动条件达到后,女孩就收敛了心神,把注意集中到脚下的土地上。

  僵硬的土地慢慢分解成细沙,开始缓缓向下凹陷。

  满意地点点头,桐人暗叹女孩的果断,然后全速冲向巨大的公敌。

  ‘由我来争取时间的话,你应该能活下来吧。’

  “到达登出口直接退出,别管——”

  只是桐人的心思并没能得逞,因为在与公敌碰撞的前刻,随着阵强烈的眩晕感,世界,破碎了。

  回过神来,出现在桐人视线中的,是自家母亲温和的笑容。

  “小和人~~起床了哦,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间啦~~”

  “若宫”

  因为母亲的到来,强制登出被触发,被拉出游戏的桐人有些懊恼地看着墙上的时钟,秒针已经安静地跳动了好几下。他知道,就算现在回去也不来及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请假天

  404

  404

  /0765

  012虚实之间

  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在我的记忆中,笑容是个奢侈的东西,自打出生起,我被遗失在离开心最遥远的角落。

  我有妈妈,总在我最需要要家人的时候把我扔到边;我也有爸爸,只是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我。!

  从接触这个世界开始,我最先明白了件事——我的出生,是个错误。

  以我为中心,本来宁静的生活被尖锐的矛盾打破,来自经济和亲人的压力,让这个平凡的家失去了秩序。

  自懂事起,我绝大多数日子,都是在父母争吵的声音中度过的。

  可以说,我绝大多数常识,都是神经连接装置教给我的,而陪伴我最多的,也是这个挂在我脖子上不会说话的朋友。

  只是,我不明白,在神经连接装置上的孩子们,都得到了父母的精心照顾,为什么我却没有得到父母的关注着呢?

  当我再大些,能够接受更复杂的事物之后,我才明白,叫爸爸妈妈,并不因为我是他们的孩子。

  简单地来讲,因为出生之时,医院的失误,在带上作为标记的神经连接装置之前,照顾我的护士遗失了手中身份证明,为了不承担责任,她选择了沉默。

  而我,也错失了寻回父母的最佳时间。

  等到特护房中的三个月过后,我才被发现和“名义”上的父母没有血缘关系,照顾我的护士得到了惩罚,但这并不能改善我的处境。

  因为相关法律,我的“父母”有义务也有责任将我抚养成丨人,但在知道我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孩子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可想而知。

  家里的条件并不好,没有能力花上大量的时间来寻找真正的孩子。

  而医院方面,也在最初的风头之后,选择了沉默,对于他们来说,搞错婴孩这种事,并不光彩。

  我也活得很不光彩。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可以交谈的对像,每天除了冷冰冰的食物和随意扔到地上的换洗衣物外,我的世界没有任何多余的变化。

  不过这点困难并不能击倒我,在次哭闹被“母亲”打了巴掌,脸肿了半个月之后,我下定决心,就算个人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我开始把我每开所有的时间放到神经连接装置里。

  通过神经连接装置,我自己学习认字,学习百万\小!说,学习我能接触到的切。

  深度沉潜,把外界的切感观切断,进入虚拟世界,已经成了我生活的部份。

  而在现实之中,我学会了忍耐,学会了麻木,学会了坚强,我可以在发高烧的时候自己个人安静地呆在被窝里,也可以在看到窗外和我样大的小孩向父母撒娇时自己将脸上的泪水擦干,也可以在电闪雷鸣的暴风雨夜晚告诉自己——闪电的轰鸣并不比冷漠的“父母”可怕

  我知道我身陷困境,但我有活下去的勇气。

  直到那天,我做了个噩梦。

  梦到我名义上的“父母”爆发了次最为激烈的争吵,之后两人都选择了离家出走,在那之前,先步破门而出的“父亲”踢坏了我自己做的也是我唯的件玩具。而紧随其后的“母亲”,则用着我从来没有见到的冰凉目光看着我,然后关上了门,从外边把门反锁。

  我没有哭闹,冷冷地看着这切,然后安静地回到卧室,拿起了那把被我悄悄藏起来榔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抱着它我无法入睡。

  呯呯呯——

  用尽所有的力气也没能把大门敲开后,我意义到,我被困在了这个每扇窗户都装着防护栏的“家”中。

  我发疯似的把所有能吃的食物翻找出来,放到身边,然后抱着它们,看着窗外的太阳升起然后落下,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安静地继续活着。

  直到有天,我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能够吃的食物,肚子咕咕地叫,但我无法做出回应,因为我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意识模糊之中,我看到了生命中最后个夕阳,鲜红的颜色肆意在天空蔓延,仿佛火焰在燃烧,而那也是我记忆中最后幅画面。

  然后我就惊醒了。

  浑身不停地颤抖,冷汗沾满了全身,胸中从未有过的沉重。我知道这是做噩梦之后的正常表现,这个时候,只需要大声地哭出来,让爸爸或者妈妈给予个温暖的怀抱,在其中美美地睡醒之后,切都会好起来。

  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觉得个人呆在被窝中瑟瑟发抖,比呼唤亲人更让我安心。

  当然,我同样清楚地记得,我惊醒的时间是半夜,但我依然能依稀听到那离我的卧室最远的房间中,名义上的“父母”没有丝毫顾忌的争吵。

  ‘真是个可怕的噩梦呀’

  我这样想着,拉紧被汗水浸湿的被子,翻了个身,然后摸到了个冰冷的事物,那把出现噩梦之中的榔头。

  直到那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我之前体验到的并不是噩梦,而是我的未来

  于是,当个空无人的世界进入了我的生活之后,我毫不犹豫地抛弃了现实中的切。

  这里,没有只会向我大吼大叫的“父母”,虽然有着些同样会向我大吼大叫的野蛮公敌,但我的选择并不只有默默地去承受,我还可以用自己的手,挖出他们的心脏。

  至于休息?

  只要选好幢楼房,用我的能力将所有的入口封闭,我就有了个很大很大的家。

  也许,我会个人在这空无人世界,直等待下去,直到自己的未来。

  这点我很早就意识到了,但我并不害怕,因为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再伤害到我了。的确,我失去了笑容,但我同样也不再受忧伤困扰。

  直到那天,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了悲伤,不知不觉间,我又次摸到了自己的眼泪。

  我大哭起来,哪怕心里明白这样做并没有用。

  事实证明我错了,因为个希望来到了我的身边。

  那是个黑黑的人,第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被我之前的哭声弄得失去了方寸,情急之下更是碰到了我之前布置好的“陷阱”,灰头土脸的样子十分有趣。

  可是不知为什么,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听着对方那充满矛盾的自言自语,我不自觉地发出了声音。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那是我笑了。

  公敌来了,比以前我接触过的都要厉害,我和黑黑的,自称桐人的外来者起战斗,然后我们胜利了。

  而我,忽然觉得,这,就是朋友。

  所以,当我们因为新的公敌追来,路狂奔时,我就已经决定,保护好我的朋友!

  “我找到登出点啦,桐人!”

  最后刻,当我按照桐人的提示找到出口时,回过头来,视线中的桐人,就这么消失了,消失在那个我绝对打不过的强大公敌前。

  瞬间,脑海中有什么东西断掉了。

  身后就是登出口,但我走向相反的方向。

  “你,给我去死啊!”

  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根长长的笏杖,那刻,我唯想做的事,就是用手中多出来的巨型“榔头”把面前的公敌敲成碎片。

  ——————————————————————————

  我认错,我有罪,天更就是极限啦~~对不住了米娜桑。

  另,本章才是我眼中的玩bb2039的玩家的真实写照哦,没有此等经历,何来心之伤?

  013脱离

  今天的桐谷家依然宁静,家中的三位成员和往常样,坐在餐桌前享受着丰盛的晚餐,其乐融融,洋溢着淡淡的温馨。

  不过今天的小桐人,和平日相比多了点心事,即使与平常样和母亲打闹,为妹妹擦去嘴角的食物渣,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小和人,为什么今天你并不开心呢?有什么心事,和妈妈说说吧。”

  直细心的母亲自然不会看不出桐人的状态,又次给自己的孩子夹菜后,怜爱地摸着儿子的头。

  “唔,妈妈,我没事的。”

  桐人此时的心思依然留在另个世界,自己被强制登出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他并不确定那个粉红色的女孩有没有顺利离开。

  不过这话可不适合告诉母亲,毕竟很早母亲就告诉自己不可以过于沉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