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手足并用地冲过来。

  靠着模仿野兽类公敌的战斗方式增加大截速度后,从行为上完全看不出是由人在操作的假想体成功在桐人身上留下了伤口。

  低头看着胸口处长长的抓痕,桐人先是愣,然后笑了。

  “很好,这下我就可以毫不犹豫地送你离开这个世界了。”

  蹲下身,反手抽出阐释者,黑白,双剑交错之间,桐人非常轻松地打断了对手的第二次攻击。

  之后的战斗,就没有悬念了,光是只“野兽”,在认真起来的桐人面前,根本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不到半分钟,没有点交流能力的假想体就被切断了双手双脚,倒在了地上,发泄了通的桐人也意识到自己过于冲动,收起阐释者冷静了下来,不过脸色依然不好。

  “希望你的点数剩得不多了,不然我还得呆上大半天多杀你几次”

  “请住手。”

  话没说完,股危机感觉自身后袭来,发觉这点的桐人当即向下挥剑,试图先步杀掉眼前的对手。但谁想身后的袭击者看出了自己的想法,危机感骤然间大涨,留给桐人道简单的选择题——要么马上躲开,要么拼着自己死次坚持杀掉面前的假想体,命换命。

  ‘想救人?还有人把这种“野兽”当作同伴?’

  这样想着,桐人迅速做出了选择,向着边上躲避的同时将逐暗者护在身前后,飞快转过身,试图看清是袭击者的真面目。

  出现身后的,是个全身上下没有丝杂质的纯白假想体,带着让人不忍污染的圣洁白色光晕,两片洁白的羽翼向两边伸展,宛若天使。

  发现桐人看到了自己,天使并没有急着攻上来,小小的脚丫轻轻踩在粗糙的地面,步步慢慢地,走过来?

  ‘诶?原来是不能飞的品种吗?’

  这想着着,本来离自己尚有数米的纯白假想体忽然以个犯规的速度突进到了桐人身前,面无表情地站到桐人和暗紫假想体之间。

  ‘好快!’

  对此,完全没有准备的桐人再也顾不上没能杀掉的对手,飞速后退好几步,才发现距离远了反而对自己不利:就这么个交错,肩膀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个小小的伤口。

  再看对方身上宛若天使的“圣光”,桐人停下了脚步。

  “心念!”

  这是个完全有能力在正面战斗中杀掉自己的强者——武者的直觉这样告诉自己。

  终于遇上个能够正常交流的游戏者,但结合对方那并不欢迎自己的神色和现在这紧张的气氛,明显不是交流的场所。但是直接开战的话桐人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桐人第时间选择了和谈。

  “你应该是正常的游戏者吧!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攻击我?”

  “因为你想杀掉我未来的同伴。”

  纯白的娇小声影认真地盯着桐人,清脆的嗓音中充满了坚定,手背上延伸出来的如果钻石般的晶莹剑刃闪了闪,更加明亮。

  021国庆迟来的更新~~

  将失去行动能力的假想体护在身后,纯白的女孩盯着桐人,目光中没有丝毫动摇。

  发现对方如此执着,本就为之前的不冷静后悔的桐人自然也不再坚持,可谁想手脚具断的假想体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站在面前的是救命恩人,嘶吼了声,张嘴狠狠咬在了女孩的脚腕处。

  鲜血,迅速蔓延开来,但女孩只是平静地低下头看了看,并没有躲开的意思,反而收起手中武器,微微下蹲,抚在对方的头上。

  “那不是同伴!你看清楚了!那是连披着人形外壳的公敌啊!就算曾经还是人类,但现在已经被公敌逼成了只知道杀戮的疯子!”

  不忍心看着女孩受伤的桐人高声提醒,想要上去帮忙,却是被女孩个眼神阻止。

  圣洁的光芒直没有消失,就这么顺着女孩纤细的小手覆盖到假想体的额头,然后,直处于疯狗状态的假想体竟然慢慢安静了下来!

  纵然还是看不出可以正常交流的趋向,但没有再胡乱攻击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虽说桐人已经猜到让失去人性的假想体安静下来是女孩的某种能力,但还是有需要确认的必要,如果能够让这些失去了心灵的假想体安静下来,那么尝试交流也就可以实现了。

  “我的能力,可以让大家的安静下来。”

  没有在乎自己脚上的伤口,女孩扶起安静下来的假想体,理所当然地说道。

  “所以我定能够让大家成为我的同伴。”

  “那你有成功让这些失去人性的游戏者回复理智吗?”

  女孩摇了摇头,但很明显就能看出她对此并不气馁。

  看着暗紫色假想体断掉的四肢,女孩淡然的脸上总算有了些苦恼的表情,尝试着背起对方,可因为脚腕受伤使不上力,刚走出步就差点摔倒。

  轻轻地把背后的同伴放回地面,女孩认真地看向桐人。

  “帮我背着他。”

  发现自己离开了那个让自己安心的女孩,倒在地上的假想体下子激动起来,低沉的呜咽声重新升级为尖锐的嘶吼,失去焦距的眼睛也重新变得疯狂。

  想到自己可能受到对方的咬头攻击,桐人打消了帮忙的念头。

  “请容我拒绝!要是背上他我很可能被咬到,我可没有你安抚人心的能力。”

  “是定会被咬到,”认真的女孩似乎认为桐人并不会拒绝,指出了桐人话说的错误,“没关系,被咬几下不会死的,只会受伤。”

  “这已经很严重了好不好!那可是被人咬头啊!”

  背着个会把自己的脑袋当成西瓜来啃的小朋友在这个随时会冒出公敌的城市当中前进,那可不是什么好的主意。

  不小心,还没等你把身后的累赘抛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公敌就能把你的头削掉。

  “同伴之间不是应该互相帮助吗?”

  惊讶地看着桐人,天使般的女孩对于对方的拒绝很是不解,歪着头,眯着眼,迷惑的样子并不是作假。

  ‘好吧,这个小女孩如果不是天然呆,那么切开之后定是黑的!’

  “我可不想和这种百分百住在精神病院高危区域的疯子成为同伴,另外,这种没有排斥的大路口不能呆得太久,我们离开吧。”

  远方拂来的风声中,多出了不安的味道,早就适应战场的游戏,很容易就能判断出这是危机来临的信号。

  桐人决定要离开了,相对于野外那些行动毫无规律的零星高阶公敌,城市中弱了不少的同类们越来越喜欢成群行动了。

  旦被缠上,想脱身就难了,这是桐人被公敌抢先出手连续抓死两次后得出的经验。

  只是刚刚转过身,后边的女孩就缠了上来。

  “请务必帮助下他,我受伤了,个人做不到的。”

  轻轻扯着桐人盔甲的边缘,同样知道危险的女孩也有着着急,但她还是没有放弃另“人”的打算。

  “对不起了,我还是拒绝!”

  桐人也看出了女孩个人肯定是带不走那个残废假想体的,当即狠下心。

  ‘没有办法的话,你也只能跟着我离开了。’

  这样想着,他同时伸出手位住女孩的小臂。

  “你也跟我起先离开吧,就算是等级4的公敌,数量多,在正面的战斗中也能压制住我们的。”

  “我不会放弃同伴的。”

  女孩并没有气恼桐人的拒绝,因为她明白桐人并没有帮助她的义务,就像她绝对不会离开受伤的同伴般理所当然,哪怕这个同伴只是单方面的。

  轻轻挣开桐人的手,女孩瘸瘸地向着感觉到公敌临近,变得更加不安的假想体走去,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背起了对方。

  走出步。

  这次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脚上的伤口,直接脱力,膝下弯,半跪在地上。

  但是女孩并没有向桐人求助的意思,低着头,没有吭声,重新挣扎着站起来,迈出步,又步,然后又因为脚腕处伤口的影响失去了平衡。

  大半分钟过去,背着个比自己还要重的大头子,女孩吃力地走出十余米,脚腕处的伤口也在次次的强行用力慢慢扩大,在地面上留下路血迹。

  看不下去的桐人最后还是回来了。

  “放手,我来背他。”

  面对桐人强势的态度,女孩没有拒绝,事实上,光靠她个人确实救不下同伴。

  呜——

  不过被砍断手脚的假想体却是不买桐人的帐,警惕地看着桐人,低沉的叫吼就没停止过。

  只是桐人已经看了太多,这种完全没有底气的威慑并没有让他犹豫。

  “如果你敢咬我的话,我保证把你扔到地上!”

  时间不多,在恶狠狠地教育了对方番后,觉得不能再浪费时间的桐人凑了上去。

  噢呜——

  然后就被口咬在肩膀上。

  “你是属狗的吗!再不松口看我把你扔下去!”

  不过感觉自己报了仇的假想体并没有在意桐人威胁,憋足了劲,就是不松口。

  “看来你并没有服气啊,很好,等安全之后,让我来好好地教育你下!”

  虽然背上的假想体确实咬得自己浑身是血,但其中却是没有了毫无理智的杀害,和之前那不管不顾的死命攻击比起来,现在这种行为与其说是攻击,形容成赌气更加准确。

  暗暗感叹那个天使般的女孩真的有把野兽化的孩子变回“人”的强大能力,桐人开始不声不响地打起了拐骗对方的主意。

  顺带提,与桐人接触的女孩并没有受伤,升到六级之后,因为遇到的都是些鸡肋奇葩技能,所以桐人升级时果断强化出了,提升防御和反击能力的同时,也有了在非战斗状态收敛起来的能力。

  终于又发现书友说话了,好开心~~

  另,最近书评区里好多,对于这种情况,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吗?

  ——————————————以上

  022国庆更新第二弹

  “所以说,你真的确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答我吗?”

  桐人严肃地看着身边认真而淡然的“天使”,当然,这个能够当15瓦灯泡用的女孩在非战斗状态下处于关机状态。

  “是的,因为你帮助了我,所以给予相当的回报是很有必要的。”

  “好吧,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我就不客气啦~~”

  想多的人请注意下这是个全年龄向的游戏,而两个人也并没有做些奇怪的事,说出上面对话的地点也是在平静得没有波纹的大海边上。

  简单地来讲就是桐人帮忙把那个被他削成丨人棍的可怜孩子搬到女孩很久以前买下,并用了数个月扩建起来的巨型别墅,在与里边没有多少攻击性的失心者们认识了圈,准备离开时,已经把脚上伤口处理好的女孩追上来说要报答帮忙的故事。

  只不过桐人当时的兴趣还在继续探索海鸣市这张新地图上,所以并没有太在意女孩的报答,随口就来了句“我想从这个世界通过跨海大桥回到东京市区,但是个人没有多少把握,等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起去挑战下吧”这种听就是敷衍的话。

  结果没想到那孩子外形是天使内心也纯洁得跟白纸样,应了句“现在就可以”然后真的跟在了桐人身后。

  没想到对方如此朴实的桐人自然也不好意思个人单刷开荒副本了,简单地找了个商店休整了下,最后直接来到了跨海大桥边上。

  然后就发生了以上的对话。

  “何必呢,其实你没必要帮我这么多的,通过这座桥可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呢。”

  感觉自己占了大便宜,桐人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之前让他帮忙的时候他可是第次就拒绝了,之前再出手也是良心未泯的原因。

  但看看别人,因为得到了小小的帮助,竟然直接来和自己组队探索难度高得未知的新地形,这种就算顺利也得花上小半个月的大任务,完全是滴水之恩,那啥相抱的典范。

  嘛,似乎写错了个字,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是关注接下来的内容吧,至于为什么说至少要花上半个月的时间,那是因为从市中心路向东到港口跨海大桥这带,桐人从来没有探索过。

  走在比现实当中窄很多的大桥上,桐人有些意外地发现这大桥质量还不错,比城市里的那些豆腐渣废墟强多了,虽然上面各种裂痕各种缺口,但是只要小心点肯定不会掉下去的!

  想到这里,桐人脚踩在大桥少了大半的缺口边缘,然后堆碎片哗啦啦往下掉。

  “嗯,小立华,小心点哦,虽然这桥看上去坚固,但是很多地方都只是空心的。”

  哼,我会告诉你桐人脸不好意思地确认女孩是否真的要帮自己的时候,就悄悄地和对方交换了名字了吗?

  哼哼,而且因为对方是老实人,所以桐人不仅知道女孩的假想体叫做-,还知道女孩的真实名字是立华奏哦~~

  虽然暂时没时间开海鸣市这个大副本,但是先把有治疗失心者能力的女孩拉进队伍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想通了这点,桐人把心中的不好意思丢到了边。

  ‘只要成为了我的人,那么陪自己开荒就是很正常的事了吧!’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当中,桐人第次发现原来自己也有如此自来熟的面。

  黑白,前后,充分保持着警戒心的两人花了两个钟头,还算顺利地走出了3公里,身后种子岛变成了个小点,而前方的东京市区依然是天边的条线,环望四周,是片深蓝色的海洋,延伸到远方,与阴沉的天空结合到起,像是夹心饼干样。

  补充点,桐人和立华两人所在的大桥就相当于奶油了,当然,奶油边上还有些芝麻——走近之后,才发现那些由海洋巨兽组成的小岛其实离大桥都不太远。

  之所以突然交待这些,是因为接下来的行程不顺利了。

  又是不小心踩到内里被腐蚀空掉的地面,然后片碎石向着下边掉,不过这次桐人的运气有点不好,因为碎石落下的地方,正好有片并不起眼的“小平台”。

  呼——

  让人从心里感觉压抑的沉闷呼声出现,像是声长长的号角,唤醒了这片海域中的沉睡者们。

  “呃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原因,接下来我们估计要陷入苦战了。”

  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身后的立华,虽然说知道主动到前边探路的自己引来公敌并不能算是失误,但是在这种完全施展不开的地形战斗,对于靠灵活来欺负公敌的加速者来说实在是不太妙。

  “没有关系。”

  女孩歪了歪脑袋,重新变成15瓦的大灯泡,手背上也重新凝结出水晶短剑。

  当然,桐人自然更快地作好了战斗的准备,双剑同时在手,带起淡淡的黑色光芒。

  ‘就算是神也杀给你看!’

  三岁正好是中二的年龄,所以桐人盯着海面,心中却是不自觉地想起记忆深处的某段名言。

  沉闷的号角中,小小的观井平台突出水面,带起大片海水疯狂变大,从桐人房间的大小开始,疯狂扩大到篮球场大小才变慢下来,而片真正的阴影,占据了桐人全部的视线。

  听说过冰山角吗?

  桐人表示你到他的位置之后会发现冰山角弱爆了。

  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只长度未知宽度超过五十米的深海巨兽,巨大的血红色眼睛中,两个蚂蚁大小的人影依稀可见,之前还略显壮观的大桥,在对方出现后,直接沦为了仅有象征意义的警戒带。

  这只公敌攻击性不算强,发现入侵者后并没有马上冲过来,虽然个头很大;这只公敌的速度也不快,在浮出水面后,移动速度也就是桐人平常奔跑的速度,虽然个头很大;这只公敌的战斗形态也不算好,没有尖利的牙齿也没有锋利的爪子,虽然个头很大

  “小立华。”

  看看对方那至少十二层楼的高度,再看看和对方比起来自己手中连牙签都算不上的双剑,桐人果断放弃了战斗的想法。

  微微侧过头,发现女孩倔强地举起手中的武器,副准备强开团的样子,桐人终于站不住了。

  “不要打!赶紧跑吧!”

  把拉起女孩的后领,包裹在浓浓黑光之中的桐人第次觉得自己心念加成之下的速度太慢。

  只因强大的海洋霸主已经冲了过来,轻松将挡在身前的玩具大桥撕裂。

  坚固的桥面以更快的速度变成碎片,卷起的烟雾只用了个呼吸的时间就蔓延到了桐人身后。

  关键时候,女孩总算是放下了强行开团的念头,拉扯,伏在桐人背上,洁白的羽翼尽全力展开。

  感觉被柄抡圆的巨锤从身后击中,忍受着剧烈收缩的胃,桐人再次加速飞了出去,只来得及把身后的女孩护在怀里,就摔到了地上,像是破娃娃般滚出数十米,堪堪移出巨兽破坏的区域。

  今天做了两件掉智商的事:在宿舍听了上午的洛天依中文版,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点赞;之后坐公交时回味2014演唱会,然后看了20分钟才发现尼玛开场第首可是“车祸曲”啊!

  2:作者君没遇上车祸,不过补充点,酱的カゲロウデイズ车祸神曲真心好听,建议大家坐车时就别看的演唱会了。

  3:我要开始删啦~~,建个楼大家放里边怎么样?

  4:嗯,反正我手上精华奖励大把,你们冒泡我就加,听说给的经验挺多?

  5:看了看那些打的书,然后比较下成绩,突然发现我好厉害,当然以祝天官同志为代表的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