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最后还是忍住了有些事,旦真的说清楚了,就再也回复不了之前的关系了

  以前的和人,也经历过好几次,隐藏着身份交到了朋友,但在自己身份暴露后大家还是成了敌人的事件所以和人承认,自己不敢把自己的来历向母亲说明,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母亲,而是自己害怕了

  是的,和人其实已经怕了,总是与失败为伴,就算心志再怎么坚韧,和人也没有了最开始的自信

  现在的和人心是强大的,同时也是脆弱的,加速游戏中他那与众不同的虚拟对战角色就很好地说明了这点

  虽然没能把话挑明,但和人还是认真地向着自己母亲做出承诺

  “妈妈,对不起,我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了”

  做出了保证后,和人继续呆在自己母亲的怀中,倾听着母亲心中的不安

  直至现在,和人才确信,母爱真的是伟大的,而母亲的怀抱,永远是那么温暖

  到了最后,母亲大人仍然没有问和人是怎么从外边带回个孩子,以及为什么要带回这个孩子

  找到直叶,带着几分内疚和人拉着妹妹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出现在和人眼中的画面,是先步来到了和人房间的母亲,正坐在床边,带着不明笑容盯着缩在床角的若宫

  “嗯嗯,小若宫是吗?欢迎来到我们家,请不要拘束哦!”

  仔细看,发现自己妈妈那略有发光的眼睛可是用着看可爱事物的眼神盯着若宫后,和人心中纠结了

  ‘喂,妈妈!你刚才的伤心到哪里去了!’

  和人很失落,为什么自己那刚刚才在自己面前为了自己哭过的母亲过了这么会儿就变成这样子了?

  “哥哥,”直叶拉了拉和人的衣角,“那个姐姐好像直叶房间里边的那个洋娃娃呢”

  “这种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啊”

  好吧,和人承认,目前正缩在床角,双手抱膝,面无表情的若宫,真的很可爱,如同个大号的洋娃娃般,连和人自己看的时候都愣了下

  “镇压”下还想说什么的直叶,回过头来,和人看着自己那紧盯若宫,眼睛发亮的母亲,有些不满了

  “妈妈,现在可是吃早饭的时间!而且,你不是还要上班吗?”

  “艾是这样呢,”带着浓浓的遗憾,妈妈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那我们先去吃早餐吧,小直叶,这里就交给你哥哥了”

  向着自己儿子投来个鼓励的目光,妈妈拉着还想缠在和人身边的直叶,走出了房间

  “真是的,要是真的我的话就别给我添乱了啊”

  不满地嘟哝着,和人来到了女孩身前,伸出了自己的手

  “真的很对不起,我妈妈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若宫”

  女孩的目光移动到了和人脸上

  “呃,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去吃早餐好了”

  和人示意女孩拉着自己的手

  看了看和人那只有孩子才有的细腻的手,还是面无表情的若宫又把目光移回了和人脸上

  “放心吧,现实生活中我的手可不会伤人的”

  对此,猜到女孩在想什么的和人回以微笑

  愣了下,若宫又盯着和人手看了好半天,才带着几分迟疑伸出了自己同样细腻的小手——然后又缩了回去

  “”

  发现自己说了这么多没有任何效果,和人有些恼火了

  ‘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太让人操心了,不就是家里边负了债么,就算吃了些苦头也不能如此消极啊’

  “若宫,我们去吃早餐吧!”

  听到和人再次说出提议,若宫再次看向了和人的脸,其间不小心碰到和人的目光后,整个小脑袋缩,埋在了自己的细小手臂中

  “就算是当鸵鸟也是会饿的,这种游戏我们吃了饭再完好吗?”

  这次,任何和人如何努力,名为若宫的女孩再没有抬起头

  好吧,发现女孩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不再听自己话,和人无奈了,不过想到女孩在那个破旧小房屋的生活不怎么样,和人决定,定要让若宫吃上早餐

  “呀!”

  这次,女孩终于出声了,因为走上前去的和人把将女孩抱了过来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没有理会女孩轻微的挣扎,和人抱着若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和人可是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呢

  024闹别扭的小孩不只个

  抱着女孩走到餐厅的门口,没走几步,发现妈妈和自己妹妹正以种诡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后,和人快速地退了回来

  “都到这里了,你应该可以自己走了吧若宫”

  拍了下若宫的头,和人把女孩放了下来,刚才那个样子,似乎不怎么方便被人看见呢

  事实上,若宫的脸虽说又回复了之前的淡定,但听了和人话也有些红,毕竟,刚才两人怎么说也显得太过亲密了

  从心理年龄上说,两个人都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

  “那我们就前去吧”

  发现女孩没有拒绝,也没有执著于刚才自己时热血做出的行为,和人松了口气,轻轻拉着女孩的手,摆正的涅进入的餐厅

  发现自己哥哥终于来了,直叶显得很高兴,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和人身边,好奇地看了看自己哥哥身后的女孩,对着自己哥哥露出个大大的笑脸

  “哥哥,刚刚你那就是公主抱吗?”

  哒哒哒哒哒这是跟着和人已经走到了餐桌边的若宫,在听了直叶的问题后,突然捂着脸跑出去发出的脚步声

  “刚刚不是说了这种是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吗!”

  好吧,对于这种功亏篑的情况已经适应了的和人很快就冷静了,然后面对着的,是直叶那委屈的目光

  “直叶也只是想和哥哥分享下而已,”两手交在胸前,直叶显得很委屈,“而且,这个公主抱不是上次哥哥你告诉”

  “妹妹艾”飞快地手捂着直叶的嘴,和人伸出另只手在自己妹妹嘴边装镊样地揉来揉去

  “和别人说话的之前不把嘴边上的面包屑先擦掉可是件很失礼的事哦”

  背对着自己的母亲向着自己妹妹做出个拜托不要再说了的表情,确认妹妹收到后,和人拉着妹妹来到了餐桌边上

  “我是你的哥哥,你这样做倒是没什么,但是在外人面前这样做可是会让人不满的哟”

  眼角在餐桌上扫,发现今天的早餐似乎没有面包,和人笑着补充道

  “就算是牛奶也不可以哦”

  “嗯嗯”虽然不清楚自己哥哥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不过知道哥哥旦拜托了自己,下次定会请自己吃好吃的直叶,还是十分认真地点头表示认同

  “那么,妈妈,妹妹,我去找若宫了,你们先吃吧”

  解决了个因为自己时的恶趣味引出来的小小危机后,和人开始处理正事了

  “嗯,我知道了,哥哥!”

  目送着自己哥哥离去,直叶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显得很开心

  “小直叶,刚刚你想说什么呢?可以告诉妈妈吗?”

  发现直叶很高兴,边的妈妈有边好奇地凑过来

  “不行,”晃着小脑袋认真想了想,直叶摇了摇头,“告诉妈妈的话,哥哥下次就不会请我吃好吃的东西了”

  “那告诉妈妈之后,妈妈也请你吃好吃的怎么样?只要妈妈不说出来,小和人也不知道小直叶你告诉了别人什么,然后小直叶就又可以吃哥哥给的好吃的,还可以吃妈妈给的好吃的,这样子小直叶可是能够吃更多的好吃的了”

  “这样子艾”直叶扳着指头想了想,露出了个认同的笑容,“那就和妈妈约定了!妈妈,其实哥哥艾给我说过很多很多事呢,刚才那个是”

  “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妹妹已经把自己卖了的和人,不对,是来到自己房间的和人,发现若宫又缩到了自己床角后,又开始头疼了

  “我们先去吃早餐吧,若宫呀,不吃早餐的孩子可是长不高的哟~~”

  事实证明,用这种只能哄哄直叶的话来哄个心理年纪已经不小的孩子,效果是无限制接近于零的

  这次,不论和人如何努力,若宫都再也不肯挪步了——为了防止和人又跑来把自己抱下去,女孩这次没有再用手来作自己藏脑袋的防线,而是用手拉住了床沿,带着警惕盯着和人

  “请不要用这种打量公敌的目光看着我好吗?”

  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在不让若宫受伤的情况下再把女孩抱起来后,和人转而开始使用语言攻势

  虽然说自己妹妹给自己惹出个大麻烦,但至少经过这么折腾,女孩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冷冰冰了,至少对于和人提议,已经开始摇头表示拒绝了

  若宫是个活泼的女孩,就算是在现实中被打磨了下,但心的本质可不会这么容易变的,所以和人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让若宫回复之前的活力

  但问题是不管和人怎么说,若宫就是不肯挪动步,只是不停地摇头摇头摇头,然后警惕地打量着和人

  终于,和人妥协了,至少在发现自己吃鳖后,女孩的嘴角已经有了丝弧度

  ‘这,也算是种进步吧’

  最后,女孩还是没有再出过和人房间,早餐自然是和人从餐厅里拿上来的

  ‘好,就这么努力,让若宫忘记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吧!’

  看着表情已经自然了许多的女孩,和人给自己定下了个目标

  “哥哥,陪我玩吧!”然后,阻碍目标的人出现了

  摇晃着自己哥哥的手臂,直叶要自己哥哥陪自己玩的决心相信坚定——因为发现直以来,都比较依赖的哥哥的房间里竟然多出个大姐姐后,小直叶感到了自己哥哥可能会被夺走的危机

  “妹妹,听我说,现在这位姐姐正陷入困难之中,需要我的帮助”

  “哥哥,陪我玩!”

  “所以说,妹妹呀,我现在要做的事可是不能推迟”

  “哥哥,陪我玩!”

  “今天真的没有时间呢,下次我请直叶吃好吃的”

  “哥哥,陪我玩!”

  认定的目标,直叶的执著其实并不比自己哥哥差多少,就像是现在,面对自己哥哥的花言巧语再妥协,直叶都没有像之前样点头同意

  小直叶知道的只有个,旦自己答应了,自己哥哥就会被眼前这个姐姐抢走

  为了吸引自己哥哥的注意力,直叶干脆趴在了和人床上,在和人的床上打起了滚来

  “”

  等到自己的喉咙都说得发干了,和人看着仍旧活力十足的妹妹,头大了

  妥协那是必须的,玩那是肯定的,为了落下若宫,和人并没有选择大家起去网络里边,而是玩起了些卡牌游戏——过家家什么的,从来都不在和人考虑范围内

  不过就算是这样,和人的精力还是大部份放到了直叶身上,因为今天的直叶不知道怎么了,特别黏和人,尤其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叽叽喳喳地在和人面前说来说去,让和人听得头更疼了

  唯值得庆幸的是,直叶的精力实在是有限,闹腾了个上午再加个下午,等到吃过晚饭的时候,疲惫得不行的直叶早早地就睡下了,这让和人有了种得到解脱的感觉

  若宫仍旧不肯出和人的房间,这让和人有点失望,结果花了天,还是没有让女孩恢复之前的活力

  好在自己的房间设施齐全,有个不小的浴室,因为已经被发现了,所以也不用因为害怕使用起来被家人知道而不敢使用

  可是当个白天过去,又到了晚上后,和人发现有那么个问题必须面对

  那就是:若宫睡哪里?

  床睡两个人的话很挤,但直接地板睡地板明显会生铂因为从来都没有客人来家里边过夜所以这个时候的客房已经成了半个贮藏室,时也清理不出来,至少被子什么的,有肯定有,但问题是和人可不知道放在哪里

  所以在带着若宫洗漱完毕,大方地让出了自己的房间后,房间外的和人露出苦瓜脸

  “现在应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只有去麻烦妈妈吗?”

  “小和人要麻烦我什么事?”

  妈妈提着个旅行包从和人的背后冒了出来

  “艾妈妈”发现母亲神色间流露出的疲惫,和人决定还是别让妈妈操心了,“没有什么,我去睡觉了”

  家里边突然多出个人,这已经很能让妈妈困扰了,让本来就忙于工作的母亲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忙碌,这可不是和人的初衷

  “把这个拿上”

  另边,相信自己的孩子能够处理好这切的妈妈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旅行包交到了和人的手中

  “这是什么?”

  打量着这个自己明显没有见到过的旅行包,和人有些疑惑

  “这是若宫的衣服等生活用品,小和人你也真是的,把小若宫接过来就什么也不管了,要知道发现自己女儿不见之后,小若宫的父母有多么着急么?”

  带着几分严肃,妈妈敲了下和人的额头,然后换上了笑容

  “不过和人你做的不错,既然朋友有困难,那就应该帮助,这次妈妈可是帮你处理好了哦,小若宫之后就可以放心在我们家生活了,不过下次可不能这么粗心了哟”

  “我知道了,”话都说到了这里,和人又能反驳什么呢,“对不起,妈妈”

  “还有,那个孩子以后也交给和人照顾了哦不过和人既然感到对不起妈妈的话,那和人是不是应该亲妈妈下呀?”

  “不要!”

  发现母亲又准备开始拿自己来取乐后,和人果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在和人走后重新露出疲惫神色的母亲

  “现在的孩子,还真喜欢闹别扭呢”

  025人会因为成长变得?

  回到自己的房间,又换回了之前装扮的若宫正拿着把梳子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和人提起旅行包示意道

  “这是你的衣服啊什么的,我就放在这里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来到女孩的身边放下包裹,和人不再打扰女孩

  转身正要离开,若宫却是少有地主动了下,拉住了和人,递上了梳子

  “为什么我要帮你梳头啊”

  和人当然看出了女孩的意思,想到出去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和人留了下来

  柔顺的齐颈短发自然而然地垂下,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并没有花上很大的功夫,和人就把它们梳理得整整齐齐

  “真是嗯,已经梳好了”

  虽然很想抱怨下睡上觉后这头发就又乱了,所以完全没有梳头的必要,不过想到目前若宫的心情,和人告诫自己要少管闲事

  转过头,并没有在意自己头发的女孩直愣愣地看向的和人

  黯淡的双眼神色低沉,传达着种迷茫的情感,那是种对于未来的失望

  好吧,其实这是和人自娱自乐脑补出来的内容,从这种没有点点灵动的眼神上怎么可能看出对方的心情啊

  应该说自打和人把若宫拉回了自己家里边以后,这个之前老是活蹦乱跳的女孩就变得非常安静,面无表情那是常态,就连眼睛也不例外,这种状态说得好听点叫做古井无波,说得难听点叫做失落过度,反应迟钝

  就是因为若宫老是这个样子,所以和人直没有找到开导女孩的机会

  ‘不过这样的状态肯定不会直持续下去的,’想到活泼才是这个安静女孩的本质,和人如是结论,‘只要安静地生活几天,从之前的打击里边走出来后,这孩子定可以重新振作起来的大概’

  想法很好,可是明显和现在没有任何关系

  在自己的房间,被个和自己同岁的女孩面无表情地盯着看,而自己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经历

  至少现在正在体验这个经历的和人完全没有高兴啊激动啊什么的心情,目前的和人心中有的反应只有个,那就是尴尬

  发现从刚才开始,女孩就直看着自己,同时明显没有回答的意思后,和人招了招手,把梳子放下

  “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你睡吧”

  支着身子从床上站起来,还没能走出步,和人又回过了头,看向若若宫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无奈

  顺着和人的目光,女孩低下头,终于发现自己还抓着对方的衣角

  “那个,可以把手放开吗?”

  再次抬起头,女孩又面无表情地盯了和人好半天,盯得和人浑身不舒坦后,才小小地吸了口气,微微松开了手——然后抓得更紧了

  ‘这什么情况’

  女孩这么折腾,直接让和人迷糊了,这是在做什么呀,虽然我并不想睡觉,但你不是应该好好休息吗?

  “若宫啊”

  “留下来”

  “为什么不要我啊咧?你刚才说话了?”

  正头疼于怎么让女孩松开自己衣角的和人发现自己的耳朵似乎收到了奇怪的东西

  如果自己上千年的阅历没有出错的话,如果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语法的话,如果自己的耳朵也没有出错的话,刚刚那个听起来似乎是若宫的声音,好像说的是:留下来?

  和人抬头看看,确认这个房间里边除了自己和女孩并没有其它人

  蓦然,被紧紧攥着的衣角传来股拉力,让东张西望的和人个趔趄,倒在了床上

  双小手方只,将和人的脑袋向边偏,张正带着与粉嘟嘟小脸完全不搭调的严肃的面容,占据了和人的视线

  “留,下,来”

  嗯,这次和人听清楚了,刚才若宫真的有说话

  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