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数个档次

  哪怕手执利刃,哪怕有庞大的经验支撑,但和人虚拟对战角色的能力总有那么个极限

  退回身子,公敌毫无感情的双眼盯在了和人身上,就算是它,也明白了,如果不解决倒眼前的这个家伙,追杀就无法继续

  “终于想到和我打场了么?那就来吧!”

  发现公敌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身上,和人彻底放下了心,接下来,女孩能不能成功逃脱,就要看自己争取的时间够不够多了

  “你这个家伙,准备好被我解决掉的准备了吗!”

  说着十分霸气的话,但和人却是丝不苟地摆好了防御的姿势,他要做的不是拼命,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十分钟后

  剑向着闪烁着黑色光芒的复活标记砍下,发现这个黑色的家伙终于没有能够阻止自己的力量后,公敌仰起头,发出了疯狂的嚎叫

  女孩的感应在数十秒前已经消失,不知是因为女孩穿上了黑色风衣隐藏了起来,还是因为女孩跑出了公敌的感应范围

  满是杀意的目光狠狠地盯着了黑色复活标记,公敌不甘地低吼几声,终是离开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032不再单纯的心

  当黑色标记上起始为3600的数字慢慢减少直至归零的时刻,黑色的人影缓缓浮现,取代了标记的位置

  随意地看了看自己所在的这片凌乱的楼层,和人收回了直紧握于手中的逐暗者,露出了笑容

  “看来拖延时间成功了”

  死亡之前,和人就从公敌的反应中知晓了女孩的情况,所以复活之后他并不的公敌会继续对女孩展开追杀

  “而且,似乎公敌也知道时半会杀不死我,所以并没有在这里等我呢”

  踏着地面已经干涸的血迹,和人走向了楼梯口

  “不过也算是那只公敌聪明,再杀我两三次的话,死的就是它了”

  天空依旧昏暗,和人心里也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城市里的危险可不仅仅是个陷阱,经历了数次更新的这个游戏,可以说并不存在绝对安全的场景了

  就算是登出口,也常常会埋伏些擅长隐藏的低等公敌

  再想到女孩的现在的情况实在谈不上好,况且很多危险就算是自己应付起来也很困难,和人没有多做汪,直接飞向了天空

  与其说是飞,不如说是奔跑,阐释者包裹在层妖异光芒里,次又次地为和人铺好天空中的落脚处

  超越不少建筑的高度给予和人宽阔的视野,让和人能够更为方便地寻找女孩的足迹,就像是之前和人在现实中做的那样

  初搜索,和人并没有看到女孩所在,反倒因为自身太过显眼,暴露在了公敌的视线中

  红色的光束不时从城市的大街上飞出,向着和人的方向直行,这是大街上新出现的拥有远距离攻击的公敌发出的

  这类公敌体型和成年的狮子相似,全身赤红,头上长着扭曲的尖角,不仅有着相当的近战能力,还能够在战斗之中通过尖角放出之前那样的光束攻击

  虽然之前仅仅是听说过,自己也是第次见到的和人对于这些攻击只是看了眼后就没放在心上

  光束攻击的射程的确远,但飞行的速度连普通的子弹都达不到,只要不慌张,沉着地分析出光束的攻击路线,很容易就能够避开

  脚下发力,和人加快了前进速度,把道道光束攻击扔到了后边

  继续飞出数里之后,和人退下来,这里已经接近城市的边缘,现实中平坦的农田在这里变成了荒漠,虽然视线不佳,但以和人的眼力,还是能够看出女孩并没有离开城市

  “是我走过了?以惠的能力和个性,如果真的走出了城市肯定会留下记号的”

  落到大街上,和人有些迟疑,不知道应该继续前进还是从头再搜索次

  “也许?是因为我太粗心,没有看现记号?”

  呼呼作响的风声里出现了杂音,和人的身子微微顿,走出个小小的弧形,进入了街边的大楼里

  “你们是谁”

  轻轻地开口,和人看着从楼层阴暗处走出的几个身影,沉下了脸

  ‘大意了,之前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别的游戏者在!’

  “哈哈,笨蛋,你中计了!”

  声音的主人显得很稚嫩,但带着浓浓的嘲讽与不屑,这是出现于和人正前方的个淡蓝色身影说出的话

  “就是就是,老大就是厉害!”

  “是呀,老大说的对,既然能够飞行,那就把这个家伙引到飞不起来的地方”

  “多亏了老大,这下我可以升3级了!”

  随着这个领头者的声音,宁静的楼层下子喧闹了起来,几个颜色不的身影,边说着赞美老大的语句,边堵住了和人的四周

  ‘这些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对上游戏者们的目光,和人发现所有人的眼睛中都带着丝狠厉,这些在现实中最大也没有4岁的孩子们,已经学会了以杀戮为乐,而自己,则成了他们的猎物

  “你们,想要做什么”

  语气和之前相比没有丝毫波澜,和人用平静的目光回应着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你!快点把点数交出来!”

  也许对于和人超出寻常的冷静吓了吓,领头的淡蓝色虚拟角色下意识地退了步,很快恢复了开始恶狠狠的表情,仗着人多,向和人发出了警告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点数可没有方法交易”

  同样平静地声音缓缓说着事实,有些失望的和人没有了再在这里纠缠的想法,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来到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世界,有人渴望冒险,有人渴望挑战,但同样有人渴望做些不被他人接受的事,比如伤害同类

  当然,怎么选择那是别人的事,和人是没有权力去管这些的,只要自己和家人能够幸福地生活,就算是世界末日也与他无关

  不过围住和人的几个孩子并没有放和人离开的打算,不容和人走出多远,几个身影就已经靠了上来

  “那你就去死吧!”

  面对和人忽视,靠近的包围者们带着狰狞的,直接向和人发动了攻击

  不过这些攻击对于和人来说显得太过稚嫩了

  没有拔剑,和人直接用手就化解了攻击,并用做出回应,把所有人打飞出去

  “连死亡到底意味着都不知道的你们,为什么会如此干脆地杀人呢?”

  虽然几个对战者对自己没有威胁,但和人却是有些寒心

  通过刚才的交手,和人发现了个让自己有些不能接受的事实,这些人,是真正想要杀死自己

  如果是成年人也就算了,但这可是才出生不久的孩子!个连牙都没有长齐的孩子竟然学会了轻视生命,这得把心,扭曲到怎么的程度?

  “你这个垃圾!”

  领头者大约是第次受到这样的待遇,看向和人的目光充满了疯狂

  “不把点数给我,你就该死!”

  平静的目光终于起了点涟漪,和人发现,自己已经生气了,只因为那个小孩说的话

  那种死缠滥打也要把玩具抢到手的态度,被用在了对待生命的方面,已经不是什么教养的问题,这些小孩根本就是已经疯了

  闹别扭可以,但如果达不成自己的愿望就随随便便地杀人,就算是孩子也不能原谅

  而且,从这些游戏者那并不生疏的动作看来,之前恐怕有好些人因为不想交出点数而被杀掉

  ‘明明连死亡都不知道,却做着如此残忍的事,失去了法律的约束,人性真的只能这样黑暗吗?’

  和人心中直有种期望,那就是制造个没有争斗,没有嫉妒,大家和睦相处的世界,和人也直坚信人性的美好

  所以和人曾经想把这个世界变成个大家起冒险的世界,但在见到了这些孩子以后,和人的愿望破碎了

  这个世界的主旋律就是自相残杀,在这里,能够变强的最简单方法,不是猎杀公敌,而是猎杀游戏者

  同样的收益,游戏者比起公敌要弱很多,虽然和人之前没有直面这个事实,但他从开始就很清楚

  也正因为这样和人直都尽量避免谈论起这个话题

  可惜,不论和人如何否定,在事实的催化下,总有人会发现这条捷径,和人设想过专门猎杀游戏者的队伍出现,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

  当杀戮的心被引出,杀死和自己样的游戏者成为家常便饭后,又有谁还会记得大家起冒险,起和公敌战斗的时光呢

  ‘也许,再也遇不上惠以及大家那样单纯的伙伴了’

  淡淡的忧伤感触涌上和人的心头

  但很快和人就没有时光感触了

  因为和人的视野中出现了个粉红色的标记,标记之上,串字符清晰可见

  【

  】

  和人忽然想起,最开始见到几人脸上的表情,根本就不是什么狰狞,而是才杀过人后,还没有完全消失的兴奋

  刹那,和人的思维,变得前所未有得清明

  ‘因为买下了强化外装,惠的超频点数只剩下1点’

  ‘因为中了陷阱惠失去了惯用的右手,所以旦遇到了其它游戏者,没有胜算’

  ‘死亡后,如果点数成了负数,将失去游戏资格’

  ‘惠的虚拟角色名字是’

  暴虐的气息,在沉寂了多年以后,终是再次展示在了世人的眼前

  “你们,想好自己的死法了吗?”

  去它的人性,去它的愿望,敢杀死我的同伴,我要你们生不如死!

  这是冷静得恐怖的和人,脑海中唯的想法

  033分歧

  “垃圾!”

  被和人打倒在地的几个对战角色完全没有意识到和人的变化,仍然恶言相向

  不过和人没有了与这些心理扭曲的小孩子争辩什么的意思,在发现自己拼上性命创造的机会,竟然因为几个小孩子的影响,没能让女孩摆脱死亡的结局后,在和人的心里,眼前的这几个对战假想体,将会永远消失

  死次只会减少些点数,但和人有的是时间,也有的是耐心,次不行,就杀死十次,百次,直至你点数用粳真正意义上地在这个世界死掉为止

  咔嚓——

  这是和人接住其中个对战体拳头发出的声音,在用上了巧力的情况下,和人不仅接下了拳头,还把这只手的手腕拧断

  “艾垃圾放开!”

  这是被和人捉住手腕的对战体吃痛之下发出的叫喊,虽然放言仍旧肮脏,但已没有了之前的底气

  拧断了手腕,和人并不就此罢休,避开其它几人对战体发出的攻击后,和人摸上了小臂

  咔嚓——

  双手缓缓用力,小臂被拧成了麻花,发出了骨头断裂的清脆声响

  惨叫,终于开始了

  和人就是这样,缓缓地慢慢地,在躲开其它人攻击的同时,点点地将所抓住的假想体从四肢开始揉碎,最后手插入对方的胸膛里,动动手腕,将对方胸腔里搅成团浆糊

  待到手中的假想体在这四肢骨头全被揉碎,胸腔里的物什没有样完好的痛苦中死去,变成个复活的标记后,和人就把目标定到下个人身上

  “别过来!别过来!”

  看着自己的同伙被和人折磨得惨不忍睹后才得以死去,剩下的几个假想体明显害怕了,之前再怎么凶狠,那也只是小孩子的凶狠,论起残忍来,哪里有和人这样的程度?

  现在,见识了和人的手段,之前还不可世的几个假想体,立马愧,想要逃跑

  不过因为直都是欺负他人,这些假想体所选的建筑相当牢固,并且除开和人身后的那条通道外,没有别的出口,因此,尽管空旷的楼层中吵成团,但没有人能够逃出来

  惨叫声仍在继续,在和人的面无表情中,几个假想体被折磨得不成丨人形后个接个地死去

  最后,还活着的只有之前的领头者,正缩在墙角,看着和人瑟瑟发抖

  “走开!你不要过来!”

  无视对方近乎崩溃的声音,和人继续向前走着,两者间的距离点点被拉近,而后

  “不要这样子!”

  道粉红的身影拦住了和人

  “惠?你没事?”

  看到女孩的出现,和人心中的怒火也就平息了,神色间的冰冷也在瞬间收起来,换回了之前柔和的目光

  “当然没事啦!”

  女孩摆了摆右手,示意了下手中的笏杖,“虽然不小心被这些孩子们偷袭,最后还是死掉了次,但是在之前的路上我已经抓紧时间杀死了不少公敌哦,所以点数并没有用尽”

  “这样艾那真是太好了”

  松了口气,和人拔出剑,试图绕开女孩向还在哭泣中的假想体靠近

  “桐人,不要这样做了”

  女孩跟着和人动,相当坚决地不让和人再进步

  “我已经没有事了,所以请不要伤害他了,虽然因为被偷袭,我也很生气”

  “但我要给他们个教训,至少也要死次,不然下次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和人同样态度坚决地看着女孩,他不允许伤害同伴的人在事后不付出任务代价

  “但我不是没事吗?所以别再这样做了”

  女孩仍旧没有移动脚步

  “而且,桐人你这样做,和这些孩子之前做的有什么区别!我不能让你这样!”

  “”

  对上女孩那毫不退避的双眸,和人愣了愣,眼中流露出些许怀念的神色,然后,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默默地收起剑,让到了边

  “谢谢你,桐人”

  发现和人放弃了杀死最后个犯罪者的想法,女孩也很高兴,因为毕竟这是和人在乎自己的结果

  颇为开心地转过身,女孩面前还瘫在地上的假想起,小脸微微严肃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在这样游戏里边,最重要的是享受,我相信,来到这里的我们,因为运行游戏的前置条件,大都是现实中没人管,没人要的孩子,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个世界变成个和现实样让人悲伤的地方”

  “我知道为了更多地汪在这里,我们要用到大量的点数,但就算你们不想猎杀公敌,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至少你们得公公正正地战斗,用这种方法得到的点数,能够让你们快乐吗?”

  “对不起”

  被女孩说了这么多,之前的假想体也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他,也知道自己错了,这样做除了空虚之外,收获不了别的东西

  “我不会再这样做了,我会好好战斗的”

  “这样就好,可不要再做这种让人快乐不起来的事了哟,不然我也会教训你的”

  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女孩对假想体的表现比较满意

  “好了,桐人,没事了,我们走”

  呼——

  这是冰冷的巾划破空气,擦着女孩的身子飞过发出的声音

  “作为同伴,”和人缓缓开口,声音容不下丝拒绝,“我从不认同对犯错的放纵”

  平静地注视着还在处在惊讶中的女孩,和人的语气多了几分乞求

  “请不要再宽恕敌人了,惠,那样做,只会伤害到伙伴我不想之前的那些事再发生了”

  最后句声音放得很低,和人尽量不让女孩发现自己的心思

  不过女孩并没在在意这点就是了

  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神色,女孩僵硬地转偏过头,身后的假想体已经消失,只剩下个孤独的死亡标记,安静地转动

  趁着女孩不注意,和人最后还是杀死了这个曾经对女孩下过杀手的对战角色

  “桐人!你讨厌死了!”

  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后,惠忽然有了种被欺骗的感觉

  虽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和人对自己的好,但女孩同样知道和人还有许多许多的事没有让自己知道

  但惠并不想这样,因为这样来她永远也站不到与和人样的位置,女孩不甘于被保护

  可事实是,和人并不消自己和人性的另面有过多的接触,对自己做出的决定也不认同,保护自己,却总是用和人的方式

  想到这里,女孩忽然想哭

  她承认,与和人相比,自己无论是战斗还是处世经验,却显得稚嫩可笑,但这并不代表她能够接受和人强加给自己的安排

  比如刚才,女孩制止了和人,就是因为女孩有着自己的想法——虽然说这个想法在女孩自己想来也觉得十分天真,基本不可能实现

  但最后,和人还是出手了,用着自己的方式以最简单的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晶莹的泪珠留下浅浅的痕迹,毫不汪地落下

  惠哭了,因为她和上次同样伤心

  就算是知道我做错了也不能这样子阻止我呀!我也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为什么发现我没有做对就这样对待我?我也想要帮助大家呀!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机会,为什么不相信我!

  惠想要把心中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但属于女孩的矜持,让她忍住了

  心中的愉快被不甘冲走,转而被委屈占据

  女孩有了种从这里逃走的冲动

  胡乱地把黑色风衣塞到和人的手上,女孩顾不上擦拭自己的眼泪,只是低着头藏好脸上的表情,没有汪地跑出了阴暗的大楼

  “惠!”

  发现女孩很有就这么走掉的架势,和人哪敢管这么多,急忙跟了上去

  就算在路上抓紧时间杀了些公敌,也不可能得到太多点数,要是再遇上什么危险,女孩可能真的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