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真纯稚,他鄙视她,像鄙视无知的小孩,鄙视中是带着怜爱的,“我们去你的眉苑。”暖冬突然提议。

  “好呀。”喜眉猝不及防,只好答应了,苏嬷嬷瞧见暖冬会生气的吧?苏嬷嬷总是说不许去地|岤!小小姐你怎么这样爱把自己搞得脏兮兮臭烘烘的?地|岤里面有宝贝呀?喜眉想到这里不由有些忐忑。

  暖冬没有去过眉苑,齐府大多数地方他都不曾涉足,所以当年喜眉童言无忌说出“我爹爹说齐府里面任何地方我都可以去”的时候,暖冬恨喜眉都快恨到骨头里去了。

  小时候他竟对她深恶痛绝,现在想想,暖冬觉得不可思议。

  “你慢点。”喜眉试图走到前头带路。

  “你怕我不识得?”他七八岁大就懂得哄喜眉把齐府的建造格局讲给他听,几座楼,几个院子,几道门,都是什么时候上锁什么时候开锁,暖冬清二楚,他早在心里把齐府的各路各径走得熟练无比。

  喜眉跟着暖冬下左转下右转,下又穿堂过院,眉苑在望,喜眉目瞪口呆,她差点儿要搞不清这到底是暖冬的家还是她自己的家。暖冬在忧患中磨炼这么多年,动作迅捷又准确,还可心二用,他边朝眉苑走,边去掉了污浊的外衣,随手从花绫包袱里抽出件长衫,三两下穿好了,喜眉正在赞叹他的整个背影都明璀了,暖冬又换好了靴子,那是双软底透空鲨鱼皮靴。暖冬在喜眉眼中无论何时都是好看的,更何况此刻他悉心装扮了,喜眉过门槛的时候差点儿脚绊倒。

  “路都不会走,这样的笨。”暖冬急忙回身看了看她,确定她无事,又忍不住调侃她。

  暖冬把换下的脏衣服脏鞋子折好,弃在座假山后,待他们走到眉苑前的斗鸭池的时候,暖冬已经结束好了,包袱紧紧地扎在背上,乱发上也裹了头巾,扎法是齐额往后包发,再将头巾扎紧,余幅自然下垂,翩翩似凤凰之垂翅,十分贵族气的包头法。

  暖冬被自己在池中的倒影吸引了,这些年来他唯能看到自己样子都是从黑陶水坛的椭圆形水面上或者喜眉随身携带的小镜子里,他始终无法看到自己全身的样子,他知道自己高得过分,但清澈池水中的倒影告诉他,他不仅高得过分,还高得很可笑,长手长脚都像多出了截,大好头颅架在这样副巨大的身躯上竟然显得渺小起来。暖冬早习惯了自己被刀疤毁去的面容,但他无法习惯这样个巨大又别扭的身躯,他平生第次觉得自己好丑。

  “喜眉,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我?”暖冬忍不住问。

  喜眉的脸上微微泛红,“嗯”她真不习惯暖冬这样和她讲话,大约她太习惯他冲她嚷,最讨厌你,我最讨厌你了!

  暖冬也为自己的问题感到好笑,他的面颊上也红红的,但他可不承认他是脸红了,正午日头太大,晒的。他边想边抬头挺胸,试图把这具大得过分的身躯摆出个比较好看的姿态,“喜眉,你和我起走吧。”这句话像是偷偷从暖冬嘴里溜出来的样,说得又轻又快。暖冬说完了,脸的无法置信,似乎刚才那句话不是他讲的。

  第18节:第三章 铸成大错3

  眉苑是个很精致的小院子,白玉石砌成的院墙,透过镂空的墙石可以隐约窥见座粉壁敞屋,暖冬认为自己可以嗅到股甜香从那座屋子的最深处飘扬出来,喜眉的小床是摆在屋子的最深处吧?

  “嗯”喜眉懵里懵懂的,她并不是很懂暖冬要她和他走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的思绪还停顿在先前的那个问题,喜眉,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我?她好像真的可以确定。很确定。确定死了。唉!红晕在喜眉的脸上浮浮沉沉。

  “你肯?真肯?”暖冬问得十分迫切,他不知他希望她给肯定的答案,还是否定的答案。

  “嗯。”喜眉的声音还是羞涩短促。

  “你不要老咿咿呀呀的。”暖冬又嫌她烦。

  喜眉把手塞进暖冬手里。

  这是真的肯了。暖冬心里悬,然后又重重地落下去,他说不清心里那种踏实的感觉所为何来。

  暖冬原本打定主意是自己个人跑的,但他突然改弦易辙,他定要带着喜眉起跑,他骂她骂得太顺口太习惯了,日后身边少了这样个可人儿给他骂,他还不给难受死?喜眉不是齐眉侠的心头肉吗?他把喜眉勾跑了,齐眉侠搞不好会失心疯呢!想到这里暖冬笑了,笑得十分孩子气。至于那个满门抄斩诛灭九族的事,容后再议容后再议啦!

  正当暖冬反握住喜眉的手准备带她私奔的时候,齐眉侠匆匆追上来。

  上午的时候,齐眉侠刚刚送走鸿胪寺的官员,某国的使节和随行商人又来拜访,齐眉侠应酬完这些人,早过了午饭时间,他就怕暖冬等不及自己先跑掉,暖冬那么奇突不凡的长相,若跑出去,很可能自曝身份,齐眉侠心急如焚,赶到地|岤看,暖冬果然不在了,幸好马上碰到个内院护院说,看到小姐和那个大个子|岤蝠前后脚走了,因为先生吩咐过不许为难那个|岤蝠,他才没上前阻拦,护院又上前步低声禀报,所有的|岤蝠都确认身亡了,他带着手下们查验过了,齐眉侠挥挥手,吩咐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尸体,他不想喜眉发现这个。

  齐眉侠赶到眉苑时候恰看到暖冬和喜眉站在斗鸭池边,双手互执,两情欢洽的样子。

  “喜眉!”齐眉侠扬声高叫。

  “阿爹。”喜眉脆生生地回应。

  暖冬猛然把喜眉朝身后扯,喜眉怔,齐眉侠则勃然大怒,暖冬要拿喜眉当人质不成?齐眉侠本是再清通明智不过的人,但关心则乱,他看暖冬把喜眉压在身后,喜眉又脸惊疑,他立即断定暖冬要对喜眉不利。

  “放开我女儿!”齐眉侠右手微翻,手背朝上,手心朝下。

  “如果我不干呢?”暖冬挑衅道。

  “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齐眉侠身形晃,人已逼到暖冬跟前,右手扬起,朝暖冬天灵|岤直落,暖冬却在这时放开喜眉,喜眉奋身向前扑,把自己送到父亲的利掌下,“阿爹!”

  齐眉侠拼着气血倒流,硬生生地撤掌。

  暖冬狡黠又邪气地笑起来。

  “喜眉!”齐眉侠想把女儿拉到自己身边,防止暖冬再害她,喜眉却朝后缩,又缩到暖冬身后。

  暖冬嚣张地笑出声来。

  齐眉侠内心则是片茫然,女儿的心终于向着外人了。齐眉侠看着满面歉意的喜眉,他恍惚起来,他认为他看到了喜眉的娘,当年苏家的长辈也反对他们的亲事,允净不惜与家人决裂也要与他起齐眉侠心头阵酸楚,“我派人送你们去密居。你们这样瞎跑又能跑到哪里去?”齐眉侠边说边转身。齐眉侠再的宽容忍让反而更加激怒了暖冬,他们是敌人,好歹有点为敌的样子吧?暖冬在这时偷袭。

  暖冬左手佯攻,右手却去探齐眉侠的胸口,齐眉侠没料到暖冬的目标竟是他藏在胸口的玉笛,时失察竟被暖冬劈手夺去,齐眉侠立即弹击暖冬来不及收回的左手指节,他不肯下重手,怕伤了暖冬,喜眉难过,暖冬仅觉左手指节上阵微痛,他抽回手,手背上完好无损,甚至不曾泛红。

  “还我玉笛!”

  那是支十分小巧的玉笛,只有八寸长。是齐眉侠刚刚出来行走江湖时所用的兵器,他成为代宗师之后就再也不曾使用过。

  第19节:第三章 铸成大错4

  喜眉对暖冬向都是知无不言,她曾告诉暖冬她名字的来历,那是她娘亲临终前取的,意思就是她直都喜爱齐眉侠。

  喜眉也曾告诉暖冬,她娘亲很爱听她阿爹吹笛,所以娘亲死后,父亲总随身带着那根玉笛,得闲就拿出来吹奏。

  喜眉同时也告诉暖冬,那支玉笛曾是她阿爹的兵器。

  “笛子怎么当兵器用?”暖冬当时就留了神。

  “里面藏着飞箭的,爹爹告诉我用力按下笛尾,箭就会飞射出来。”

  暖冬按下了笛尾,真的有枚三寸长的乌木银头的飞箭射出来,不过没有射中齐眉侠。

  齐眉侠勃然大怒,“你真心要置我死地?”还有句话齐眉侠实在问不出口,我是喜眉的爹,你暗害我,你置喜眉于何地?

  暖冬也呆了呆,他其实并不是真心要置齐眉侠于死地,他甚至开始懊悔,多么好的个刺杀机会,竟被他白白浪费!暖冬按动玉笛的机关其实仅是想验证下那笛子是否真的藏了飞箭,他到底不过十五岁,虽然他天天自诩自己英明神武,骨子里他却仍是个孩子。

  “你怎么能暗算我阿爹?”喜眉吓白了脸,惨然质问暖冬。

  “我怎么不能?若不是他当穆王的帮凶,我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他欠我的!连你都是欠我的!”暖冬勃然大怒。他讨厌喜眉用看十恶不赦的罪徒的眼神看他,他就算真的十恶不赦也是被逼出来的,她爹爹就是逼他的人之!

  “你在说什么?”喜眉听不懂。

  “你是聋还是傻?怎么说你都不懂!”暖冬毒舌惯了,他和喜眉之间向如此对话,喜眉并没觉得什么,齐眉侠却无论如何听不下去,拳朝暖冬的脸上抡去。

  喜眉见阿爹神色凶悍,与往日大异,她怕齐眉侠真的要打死暖冬给她出气,不由撕心裂肺大声喊出来:“阿爹,住手!”

  齐眉侠的拳头已经落到了暖冬的耳朵旁,仅差寸就捣在他太阳|岤上了,但他听喜眉喊得那么凄楚,心中软,拳势顿住,再也落不下去,他突然想到当年若有人当着允净的面这样痛揍他,允净该多么伤心呢?齐眉侠杀心遽退,全身松懈。

  暖冬哪里猜得到齐眉侠心里的变化,他见他来势汹汹,本能地自卫,左拳刺出右拳跟上,暖冬毕竟当了八年|岤蝠,他出手的方式十分悍辣,没有太多章法,切以重创敌手为目的,当暖冬意识到齐眉侠的拳头并没有招呼在他脸上的时候,他已经攻了齐眉侠十七八拳,每下都落在齐眉侠的胸肺处,因为暖冬击成功,齐眉侠心经受到重创,暖冬第二拳又接得太快,齐眉侠避无可避,硬挨了两拳之后,齐眉侠再也没有力气躲闪第三拳。

  齐眉侠训练|岤蝠的理念就是利用非常酷烈之手段激发他们的杀戮本能,完成常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赤手空拳杀死他这样的武学大宗师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暖冬做到了,因为暖冬当了八年|岤蝠,当他认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爆发出来的自卫力量不是人类有的,而是野兽才能有的。

  齐眉侠算是自食其果。

  喜眉吓呆了,连哭都忘记了。

  暖冬也惊呆了,他收回隐隐生痛的双拳,“齐先生?”他怯生生地去唤那具颓倒在地上的身体,暖冬并不是故意要杀死齐眉侠的。他真的不是。

  他确实在心里无数次幻想过杀死齐眉侠,但那刻他没有,他那时只有个念头,他要保护自己不被齐眉侠揍得太惨,如此而已。

  第20节:第四章 求忘求失1

  第四章求忘求失

  说齐眉侠这样的顶尖高手被个无名小辈三五七拳打死了,这样的话传出去,谁也不会信;但齐眉侠确实死了。

  暖冬逃了。

  喜眉傻了。

  喜眉喜欢笑,却并不爱说话,就算和暖冬在起,除非暖冬刻意盘问她,她与他对答,不然她说得最多也不过就是,你饿不饿?你冷不冷?你想吃什么?我明天还来看你。

  父亲惨死之后,喜眉更是言不发,形同哑巴。

  喜眉深得齐府上下的喜爱,没人舍得去逼迫她,关于齐先生的真正死因就在仆人们七嘴八舌的拼凑中慢慢变了形。

  厨娘桃枝说,她来眉苑给小姐送午膳,正巧看到喜眉被个大个子丑八怪推出来挡齐先生的打。

  大青,也就是喜眉的婢女,马上就纠正道,不是的,是小姐自己跳出来挡着那个大个子的。那人个子真大,真是吓人。

  苏嬷嬷立即出面为喜眉正名,喜眉小姐才不会护着外人呢,你们这些死丫头不去做事,在这里闲嗑什么牙?看不撕烂你们的嘴!

  小绿,也是喜眉的婢女,急忙说,小姐当然不会护着外人,但是小姐心善,大家都知道,小姐哪能眼睁睁看着有人被揍呢?

  苏嬷嬷这才点点头,这倒也说得过去,只是老爷脾气最好了,几时见他动手打过人?

  桃枝忙说,也许是个贼呢?

  苏嬷嬷啐了口,他们齐府是青天白日能闯进贼来的地方?

  小绿压低声音说,会不会是刺客呢?老爷虽然不当官,可谁不知道老爷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水玉虾的专营又是个大大的美差,是不是谁眼红咱们家老爷,买凶杀他呢?

  桃枝大青听得猛点头,苏嬷嬷心里对这种说法也十分认可,但嘴上还是说,别瞎说了,还嫌府上不够乱吗?苏嬷嬷驱散了丫头们,自己却望着呆坐在床沿的喜眉长吁短叹起来。

  老爷出事之后,她是第个赶到喜眉小姐身边的,喜眉那时跪在老爷的尸体旁边,身体微微地前后摇晃,嘴巴里隔会儿发出个细微的声音,苏嬷嬷耐心地听了会儿,那声音是:“嗯。”

  小姐似乎在不断地应承别人什么事情。

  “我们走吧?”苏嬷嬷试图拉喜眉起来,领她回眉苑。

  “好,不见不散。”喜眉呆呆傻傻地冒出这样句话来。

  齐眉侠的蹊跷惨死引起苍岐国的朝野震动。虽然齐眉侠是布衣之身,本身并无官职,但谁人不知他是明帝身边的大红人,故前来祭拜的贵族官员巨贾络绎不绝,幸好穆昕早想到齐眉侠仅遗名弱女,家中无人主持,丧事必然艰难,派了司礼监的几位太监和礼部的官员前来照应,故此才没有失礼于人前。

  苏嬷嬷为此翻来倒去在喜眉耳边念叨,皇恩浩荡皇恩浩荡呀。

  喜眉终于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不分昼夜地默然流泪,看得旁人也忍不住陪她起哭。

  穆昕在开丧第二日的晚间微服来到齐府,他严令随从呆在灵堂之外,这才缓步走入灵堂。

  喜眉根本不曾留意这么晚前来祭拜的人是谁,她麻木地磕头还礼。

  “喜眉,喜眉,喜眉!”穆昕连唤了三声,喜眉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穆”她想叫他穆昕叔叔的,可突然忆起爹爹总是不厌其烦地纠正她不合礼数的叫法,“皇帝陛下。”

  “我还是习惯听你叫我穆昕叔叔。”

  喜眉眼眶红。

  眼见怀柔有了效果,穆昕又问道:“听闻你爹爹收殓之后无法闭眼,你跪在棺前默祷,后又亲合其目,这才令他安然瞑目,能否告诉穆昕叔叔你爹爹有何未了心愿?叔叔可帮忙达成也未可知。”乍闻齐眉侠暴毙之后,穆昕本是要丢下手边切,立即赶来探看,但传讯之人又说,打死齐眉侠的乃是位身材极其伟长的年轻人,穆昕当下起了疑心,把齐府护院传进内宫盘查,问出了齐眉侠竟然在他下达灭尽|岤蝠的命令之后,私纵了名|岤蝠,此|岤蝠的特征就是身量极高,年纪不大。

  喜眉听完穆昕的问话,摇了摇头,穆昕当她不肯说,正要换个方式套问她,喜眉却又开口道:“我。”

  穆昕呆了呆,他无法怀疑喜眉的回答,能令齐眉侠死不瞑目的可不就是他唯的爱女喜眉吗?“听说你爹爹被害的时候你也在场?喜眉你能指认那个凶手吗?”

  喜眉摇摇头不回答,泪如雨下。

  “你是不想指认?还是不能指认?”穆昕继续逼问。

  喜眉还是摇头。

  “他名叫鸾东?”穆昕不失时机地抛出最重要的问题。

  喜眉脸色猛变,怎么穆昕叔叔也知道暖冬的名字呢?这个名字不该是个秘密吗?

  喜眉的反应清楚地告诉穆昕:鸾东没死,八年前的絮雾行动中,他竟然混进受伤的|岤蝠之列,瞒天过海,苟活了下来。他向看不起鸾东,认为他暴躁骄横,绝对成不了大器,这孩子竟然也有当机决断之智深入虎|岤之勇,更有扭转乾坤之福气,他竟然真的没有死。

  第21节:第四章 求忘求失2

  穆昕大受打击,心头闷,惊天动地地咳了起来,“你知道去哪里能找到这个杀害你父亲的凶手?”穆昕努力压着咳声,说得断断续续的。

  喜眉点点头,又摇摇头,再摇摇头。

  穆昕搞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喜眉却开口问道:“穆昕叔叔,我爹爹到底为你做过什么事情?”喜眉想搞清暖冬为何要说阿爹当了穆王爷的帮凶,把他害得很惨,他们都欠他的。

  穆昕被问住了,隔了会儿,方说:“做他应该做的。”

  喜眉露出困惑之色。

  穆昕忍不住安慰她:“你爹爹是天底下最重情重义的男人!对他而言,英雄气概也好,男儿志向也罢,再重要也重要不过儿女情长。你爹爹做过很多事,也许并不是都很好,但有点,他绝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他甚至为了你背叛我这个多年的君主多年的好友呀,背信弃义,为的就是成全对你的疼爱。

  喜眉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又哗哗流了下来,穆昕原本还打算再盘问喜眉几句,但见她哭成了这样,心中不忍,只好作罢。喜眉长得很像她妈妈苏允净,夸张点说,像是原样描红描下来的,苏允净直有点傻,那几分傻气似乎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就像娘胎里带出的病样,辈子好不了的,可是苏允净也就是因为这几分傻气才那么惹人心折。

  喜眉也和她妈妈样傻,穆昕感觉得到喜眉在维护鸾东,喜眉刚刚点头摇头又摇头的意思也许是:我知道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