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姓二?你爸才姓二呢,怎么说着说着,突然骂起人了。”

  “我还知道你的父亲叫二郎神!”

  刘美玲愣了下,突然起身下了床,借着床头那微弱的灯光照了照镜子,接着又转过头瞪着我说道:“臭老公,瞧你干的好事,我这样还怎么出门啊!”

  刘美玲说着跳上了床,伸出双手开始打起我来,我边用手拦着,边幸灾乐祸的笑着,久了,刘美玲累了,坐在了我的身边,喘着粗气,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这下倒好,本来我明天还想上班呢,这下让你弄的连门都出不去了。”

  “这算什么,丢人不属于你个人,没事的,呵呵。”

  “好,叫你没事。”刘美玲说着,张开了她那血盆大口,冲着我的额头咬了过来,我立即捧住了她的两个腮帮子,让她动弹不得。

  我与刘美玲就这样半开玩笑的嬉闹着,屋里的钟声不知疲倦的敲了六下,六点了!

  “别闹了,咱俩起床吧,去给韩姐买点早点,你要是不怕累的话,等韩姐走了,我也不阻拦你,叫你亲个够,好不好。”

  “好,拉钩。”刘美玲边点着头,边伸出了她的小手指等待着。

  我跟刘美玲拉了钩后,各自换了衣服,刘美玲戴上了我给她买的鸭舌帽,是为了遮盖她那头上的白纱布,二是为了挡着脑门上被我亲出的红印,我看着她不时的笑着,而刘美玲却直撅着小嘴,不怎么理我。

  第四十三章你背我我背你

  我们洗漱完毕,刘美玲拉着我的手,走出了韩芳琳的家。刚刚早上六点半,大街上就已熙熙攘攘,上学的,上班的,骑车的,开车的,都在忙忙碌碌着。

  我与刘美玲走出了小区,刘美玲这时突然停了下来,不走了,我问她要干什么,她却伸出了双手非要让我背她。

  “这大街上人这么多,我才不好意思呢,要背回家再背。”

  “不行嘛,就要你背,看着身体这么瘦弱,我想让你练的健壮点,就为了以后你娶我的时候提前锻炼了,快点嘛,转过身去。”刘美玲边撒娇似的,边甩着胳膊催促道。

  我看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赶上这么个女朋友,可真是没辙,老跟小孩子似的,天天还要哄着,真不知道她小时候,她家的大人是怎么娇惯的,唉,真是命苦啊,我怎么找了个奶奶啊!

  我背过身,弯着腰,向她招着手,刘美玲高兴的向后退了几步,做了个起跑的姿势向我冲了过来,看她的样子来势凶猛,再加上我这不敌微风的半拉身子骨,刻也没有怠慢,迅速的躲开了。

  刘美玲由于跑的太快,冲到了我的前面,回头望着我:“你躲什么?会摔着我怎么办。”

  “摔着你?就你那比泰森还疯狂的架势,我不躲行吗,会倒是姿势优美的跳到我的身上,可你也不想想,我禁得住吗,万我没站稳,咱俩都要趴在地上的,到那时,我估计你不会有什么事,因为有我在底下为你垫着呢,我就怕我自己来个嘴啃泥,其实啃泥也到没什么,可你看看现在除了农村或远郊的,哪里还有泥啊,地上都是石头,我再磕掉几颗牙也不定。”

  “好好好,你有理,行了吧,你待好了,我直接上。”

  我走到了刘美玲的前面,又做着准备背她的姿势,刘美玲这时轻轻的跳,趴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双手使劲的抓着刘美玲的屁股,又把她往上弄了弄,站稳后试了试,这才慢慢的向前走着。

  “我说美玲,你可真够沉的,我估计我坚持不了几步。”

  “瞎说,我才不沉呢,我的身材算是最标准的了,像我这样,长的漂亮,身材又好的女孩,你打着灯笼也没处找,想背我的人都拍到地球那边,美国了,不是我说你,你就是不知足。”

  “是是是,我是个幸运的男人,认识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还差不多,好了,快走吧,别慢吞吞的,会韩姐吃完早点还上班呢,你会给耽误了负的了责吗。”

  “这还不都怪你,知道着急还让我背,你下来走,咱们不是更快吗。”

  刘美玲就像没听到我的话,哼着小曲,自顾自的开始美起来,我听着她的歌声,越听越生气,心说,我在下面累的贼死,她却跟没事人似的,上我的背上舒舒服服的享受着,真是人的命天注定,下辈子我定不做男人,投胎做个女人,把这辈子受的委屈都给报复回来。

  走着走着,我感觉我的小腿开始酸痛,脑门也渐渐的渗出了汗水,我停了停,再次把刘美玲往我的身上抬了抬,而在我边抬她屁股的同时,边狠狠掐了下,她那就像快要爆炸的气球样的丰满臀部。

  只听到刘美玲疼的啊了声,接着用手打着我的肩膀:“你干嘛,掐我干嘛,掐我腿还不行,还掐我屁股,真流氓,哎呀,疼死了。”

  我听到她那杀猪般的尖叫声后,我知道我的阴谋得逞了,幸灾乐祸的嘿嘿的笑着:“我说美玲啊,你有多少斤啊?”

  “百怎么了?”

  “你百斤?有那么轻吗?不会是怕说出了实际分量让我笑话吧。”

  “骗你干嘛,前几天刚称的。”

  “照你说的,如果你总共才百斤的话,我估计你的屁股至少有五十斤。”

  “臭杨伟,再胡说我可打你了。”

  渐渐的我感觉我的体力有些不支,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摇着头,嘴里叨唠着不行了,不行了,我松手,刘美玲就从我的后背滑了了下来。

  “刚走几步啊,就累了。”

  “几步?不管几步,你不说你沉,我是受不了了,我不背了。”我走到了路边的石台上,坐了下来。

  “那等你休息会再背吧,我等着。”

  我惊讶的看着刘美玲,早听说女人要是心狠起来,比男人可要狠多了,现在看来,这句话点也没错。

  “你把我当你家黄牛了吧,就算是黄牛也得吃点草再干活啊,我这大早上的,从昨天到现在还没怎么吃东西呢,你也太不懂得心疼人了吧。”

  刘美玲这时蹲了下来,笑呵呵的看着我:“真生气啦?跟你开玩笑呢。”刘美玲说着,从她的口袋中拿出了张纸巾伸到我的面前,继续说道:“来,姐姐给你擦擦汗。”

  我把抢了过来自顾自的擦着:“我才不用呢,我也用不起,会你又说什么帮我擦汗了,对我多好啊之类的话,我可受不了。”

  “好啦,别老那么爱生气,要不我背你,这样咱俩就扯平了。”刘美玲说着背过身去,转过头伸着手说道:“来啊,上来吧。”

  我先是愣了愣,心想,这可是你自愿的,会要是喊累可不能怪我,于是我就不客气的趴在了她的身上,由于她是蹲着把我背起,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费力,我在后面嘿嘿的笑着,心想这下我可报了仇了。

  刘美玲小声呻吟了下,怒劲儿,站了起来,看着她慢慢的向前走着,我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身材苗条的刘美玲却有这么大的力气,无不让我佩服。

  “你可真厉害,比我有劲多了,咱俩应该换换,你做男人,我做女人。”

  “你可不知道,我以前经常去健身的,背你小意思。”

  我知道现在的刘美玲背的正起劲,我越是夸她,她就越觉得自己很牛。我就这样,把自己能知道的所有褒奖别人的好词,全都股脑的搬了出来,而这时的刘美玲就像打了鸡血样,居然越走越快了。

  我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了她的肩头,这时的刘美玲喘气开始有些急促了,汗水也渐渐的顺着她的脖颈慢慢的流了下去,我的眼球追随着她那汗水路看了下去,这时,我惊喜的看到在她高耸的胸口里,有道深邃的||乳|,沟,我把自己的脑袋往边上又挪了挪,结果看的就更清晰了,我开始慢慢的欣赏着,默不作声的欣赏着。

  “你怎么不说话?你要是跟我聊聊天,我还能多背你会。”

  “哦,没事,我看东西呢,你背你的吧,累了就说声,我就下来。”

  “看东西?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你,理不都不理我。”

  “哦,也没什么,看你的粉色内衣呢。”

  刘美玲这时突然停住了脚步,我刚想问她要干什么,可还没来的急,她就很用力仰了下身子,把我周到了地上。

  第四十四章我原谅她了

  我静静的躺在地上,眼望着天空感叹道:唉,报应啊!报应!

  真没想到刘美玲的脾气这么大,下手也太狠了,我感觉我的后背,我的屁股,我的腿,我的脚,整个后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尤其是我的屁股,感觉火辣辣的,我试着慢慢的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转过头看了看,这才发现只有我躺下的地面凹凸不平,而且在我屁股刚才压过的地方有个不大不小的石头,看的我差点哭了,心说,就连这么个小小的石头都跟着凑热闹似的欺负我,人到晦气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真是倒霉透了。

  这时的刘美玲捂着嘴幸灾乐祸的笑着,没有点愧疚的表情,我看着她,越看越生气,要不是她是个女人,早就给她的脸上盖个五指印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好好的,不想背我了就直说,干嘛把我摔在地上,都快疼死我了。”我边怒视着她,边揉着自己的屁股。

  “你才有病呢,谁让你瞎说了,是你先不对的,不能怪我。”

  “我瞎说?咱俩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害羞的。”

  “那也不行,你爱我可以,但不能对我有非分之想,知道吗,你可以有心里活动,但绝不能有生理上的想法!”

  “我真是服了你了,我只是看看你的内衣,又没看到别的,至于吗,我直对你很尊重,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俩都在起睡了好几天了,让你说,除了你的手我碰过你别的地方吗?就算是接吻也是你先亲的我,你都没问我同意不,只许你放火,不许我点灯,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没办法,谁让你是男人呢,男人就应该大度,就让该处处让着女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女人就需要呵护,就需要每时每刻的哄着。”

  “好了,不说了,说也说不过你,就当我走路不小心摔了跤,哼!”

  我气哼哼的大步向前走着,没等刘美玲再说什么,而刘美玲却在后面不停的喊着我,我装作没听见样,也不理她,自顾自的走到街边的早点摊,买着早点。

  回来的时候,我与刘美玲谁也没说话,我在前,她在后,默默的走着,这是自打我跟她交往至今,因为点小事第次不理她,其实在我买早点的时候就已经不生气了,这么简简单单的小事也不会记仇似的铭刻在心,我只是想吓吓她,让她知道我也会发脾气,我也会生气,也让她知道知道被冷落的滋味。

  等到了韩芳琳的家里,我直都没理过她,在我换鞋的时候,我偷看了刘美玲眼,这时的刘美玲,脸拉的老长,撅着小嘴,叫人看就知道在生着闷气,我转过头,捂着嘴嘿嘿的笑了几声,心说,看你以后还敢这样对我!

  我走到客厅,把早点放在了餐桌上,望着韩芳琳的卧室,韩芳琳的卧室这时还在关着,我叫了几声韩姐,可是等了等,却没有动静,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回音,看了看表,刚七点,心想,不会这么早就走的,难道又出去晨练了吗?

  我正纳闷着,刘美玲推门走了进去,我跟着往前走了几步,往屋里的床上看着,这时的韩芳琳还在床上睡着,刘美玲推了推韩芳琳:“韩姐韩姐,不早了,起来吃早点吧,要不会上班该晚了。”

  只见韩芳琳紧锁眉头,很痛苦的哦了声,双手费力的想坐起来,可当她的身子刚到半空又躺了下去,我疾跑了几步,来到韩芳琳的身边:“韩姐韩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边急切的说着,边轻轻的摸了摸她额头。

  “恩?怎么这么烫,韩姐你发烧了。”

  韩芳琳疲倦的就连眼皮都懒得睁开,缓缓的说道:“我说怎么浑身点劲儿都没有呢,没事的,吃点药就会好的,快,扶我起来。”韩芳琳说着,伸出了手想再次起来。

  “韩姐,你现在烧的厉害,就别上班了,咱们去医院吧。”我看了眼身边就跟木头似的刘美玲,对她喊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弄个湿毛巾来。”刘美玲如梦初醒似的哦了声,跑了出去。

  我慢慢的搀起韩芳琳,接着把枕头垫在了她的身后,为了让她坐着更舒服点,韩芳琳睁开了眼睛看着我,微笑着说道:“现在我才发现,你确实是个好弟弟,知道怎么照顾人,以后要是美玲嫁了你,真是有福气啊。”

  “韩姐,瞧你说的,我就是把你搀起来,就会照顾人啦。对了,韩姐,会让美玲给你换身衣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没那么厉害,估计是晚上着凉了,吃点退烧的药就行了。”

  “那也好,会我往公司打个电话跟他们说声,你今天就别去了。”

  “那怎么成,公司还好多事呢,我吃点药,缓缓就会没事的。”

  “就你现在这样,就算能去公司,你就不怕你昏昏沉沉的,把事情弄错了?还是听我的,今天别去了。我刚买了早点,会你吃点,再接着睡会。”

  “谢谢你了弟弟。”

  “干嘛这么客气。”我跟韩芳琳正说着,这时,刘美玲端着水跟毛巾走了进来,我示意让韩芳琳躺下,把毛巾在水里洗了洗,叠好后放在了韩芳琳的额头。

  “美玲,我真羡慕你,你瞧杨伟照顾人的时候多细心,多熟练啊,到时你嫁给了她那可才叫福气呢。”

  刘美玲的脸上洋溢着无比的幸福,呵呵的笑着,我起身走出了卧室,从厨房里拿了碗跟勺子,给韩芳琳盛了碗米粥,又回到了她的床边,坐了下来。

  “韩姐,来,张嘴,啊”我在碗里盛了勺粥,在嘴边吹了吹,冲着韩芳琳张着嘴,比划着。

  “啊什么啊,当我是小孩子啦。”韩芳琳呵呵的笑着,但笑过之后,却还是很听话的张开了嘴等待着。

  就这样,我口口的给韩芳琳喂着,不会的功夫,碗粥就被韩芳琳吃的干干净净,我把碗递给了旁边的刘美玲,继续跟韩芳琳说道:“等过半个小时,再吃点退烧的药,然后睡个觉,你就会好的。”

  “谢谢你啊,弟弟。”

  “不用,谢什么,韩姐,现在你身上冷么,要是冷的话,我去给你煮碗姜糖水,那是驱寒发汗的。”

  “不用不用,刚才有点冷,可吃了粥后感觉好多了。”

  我取下了韩芳琳额头上的毛巾,在水盆里洗了洗,再次叠好后放了回去。

  “那韩姐,我俩先出去,你先休息会,等该吃药的时候我再叫你,对了,你家的药放在什么地方了?“

  “就在客厅电视下的抽屉里呢,你们也去吃点东西吧,我没事的。”

  我点了点头,跟刘美玲起走出了卧室,带上门后,刘美玲坐在了餐桌前自顾自的开始吃了起来,我看了她眼,装作还在生气的样子,没有理她。

  我走到电视前,拉开了抽屉,找到药箱,在里面翻了半天才发现治疗感冒着凉的药,我把药拿出来放在桌子上,之后,也跟着刘美玲吃起早点来。

  我自顾自的吃着饭,眼睛瞟都不瞟刘美玲,就像没看见她样,我的余光发现这时的刘美玲在静静的注视我。

  憋了半天,刘美玲这时说道:“还生我的气呢?”

  “恩?生你的气,我哪敢啊?瞧你说的,就是借我两个胆儿,我也没那个勇气啊。”

  “好了,杨伟,别这样阴阳怪气的好不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绝不会了,别生气了,啊。”刘美玲边说着,边摇着我的胳膊祈求道。

  “让我生气也是你,让我不生气也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当我是木偶啊。”

  “好啦,我都承认错误了,你就别生气了。”

  “真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刘美玲的脑袋如同鸡啄米似的,不停的点着头。

  我看着刘美玲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幸亏嘴里没有食物,要是有的话肯定喷在刘美玲的脸上,我轻轻的摸了摸刘美玲的头发,说道:“以后,不许气我了,就算我开什么玩笑你也不许这样了,知道吗?我也知道开玩笑有个度,只要咱俩天不结婚,我就天不碰你。”

  “是是是,我知道了。”

  “臭丫头,快吃吧。”

  刘美玲点了点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第四十五章韩芳琳的弱点

  为了解我心头之恨,我罚刘美玲去把碗筷刷了,刘美玲不但没发对,而且还屁颠屁颠的满心欢喜的忙和去了。

  我拿着治感冒的,退烧的,两三种药,倒了杯温开水,走进了韩芳琳的卧室,韩芳琳这时正静静的看着窗外,看到我进来,转过头对我笑了笑:“你俩吃完饭了?”

  “恩,韩姐,到时间了,该吃药了。”我走到韩芳琳的床边,双手搀着她的腋窝,把她扶了起来。我数好了各种药片,放在了她的手里,端着水等待着。

  韩芳琳看着手中的药,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多,这叫我怎么咽的下去啊。”

  “这都是治感冒发烧的,还有消炎的,你就吃了吧,你别告诉我,这么大的人还怕吃药?”

  “呵呵,说实话,不怕你笑话,确实挺犯憷的,我几乎这些年就没吃过药。”

  “吃了吧,仰脖子,就进去了,快点。”我托起她的手,催促着。

  我发现这时的韩芳琳就跟个孩子似的,她那脆弱的面表露无遗,其实仔细想想,个女人都三十岁了,也没结婚,而且还是个人住,没有爱人的安慰,没有家人的照顾,操持着这么大的公司,确实很不容易,如果是我,还真比不了。

  韩芳琳自嘲的笑了笑,让我等等,说是先酝酿酝酿心情,就这样,她拿着药,我端着水,什么也不说的看着对方。

  刘美玲这时走了进来:“碗都洗完了,屋子也收拾了,地也擦了,这下可以休息会了,恩?你们干什么呢?”

  “唉,韩姐怕吃药,这不都等了半天了,药都快被手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