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刘美玲迅速跑了出去。

  在小区的门口,我们等了半天,也没看到辆出租,看了看表,凌晨三点了,这时的刘美玲被冻的开始瑟瑟发抖,我脱了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刘美玲也没有拒绝,只是对我温柔的笑。

  “你倒不客气,你怎么不问问我冷不冷啊?”

  “我知道你不冷,就算冷你也会扛着的,因为你更担心我,如果把我冻着了,你会心疼的,对吧?”

  “又开始歪理了,真会自作多情,我服了你了!”

  刘美玲对我淘气的笑了笑,说道:“李雅萱到底怎么样了?”

  “说是自杀,现在被送到医院了,具体的没说,只能去了医院才能知道。”

  “这个李雅萱,怎么这么想不开,我要是她我才不自杀呢,命越苦越要坚强,活出个样来,让九泉之下的父母看到后也会欣慰的。”

  “人跟人不样,都像你似的,跟个女超人样,见佛杀佛,见鬼杀鬼的,谁跟惹你啊?”

  “什么意思?你倒不如说我是个女魔头,瞧你把我说的,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我在你心里都这样的不可世,你还跟我好?”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为了中国几亿青年的后生幸福,总要有个人站出来舍生取义的。我不想别的男人受到你的摧残,只有自己承受了。”

  刘美玲开始伸出手来掐起我的胳膊来:“叫你瞎说,我怎么摧残你了?我怎么摧残你了?你不说清楚,我就跟你没完!”

  “你瞧你掐我掐的多卖力啊,这还不叫摧残吗?”

  “我这是在惩罚你!”

  “好了好了,哎哟,我错了,好疼啊。”

  我正跟她求饶着,这时来了辆出租车:“别闹了,快把出租拦住。”

  刘美玲听到我的话后,也不再计较,拉着我上了车,我告诉了司机要去的地址,司机微笑着点了下头,踩油门驶了出去。

  在医院的门口,我与刘美玲下了车,我拉着刘美玲快速的跑到了张媛说的病房,我轻轻的敲了几下门,没等里面回应,就推门走了进去。

  李雅萱的四个室友都在她的床边,眉头紧锁的注视着,正在熟睡的李雅萱,张媛看到我来后,起身迎了过来:“杨哥,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李雅萱现在怎么样了?到底怎么回事?”

  “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我拉着刘美玲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有些生气的看着张媛说道:“我能不急吗?我走的时候都跟她说了,让她别做傻事,她还点头答应我了,结果没想到她却这么傻!”

  “唉,开始的时候,我看着感觉也没什么事了,到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她让我们去休息,我们就走了,等到点多的时候,我去了趟厕所,顺便进雅萱姐的卧室看了看,幸亏我看了,在她的写字台上放着瓶空的药瓶,我看是安眠药,旁边还有封信,当时我都傻了,立即叫了救护车,大夫说幸亏来的及时,胃里的药片还没怎么消化,不然,唉”

  “她怎么能这样?真想把她吊在树上,抽她个千八百鞭子,气死我了,唉,她要是真的走了,到是轻松了,不问世事,可让咱们这些活着的朋友不得后悔死!”

  “唉,杨哥,别说了,她也是实在想不开了,才走这条路的,你就别怪她了,我现在只求她能快点醒,我就知足了。”

  “既然现在没事了,这里也不用这么多人了,你们还要上班,回去休息吧,有我俩就行了。”

  “让她们回去吧,我明天休息,就留在这里吧,雅萱姐分钟不醒,我分钟不踏实。”

  除了张媛以外的三个女孩走了之后,张媛拿出了李雅萱写的那封信,看着我说道:“杨哥,你看看吧。”张媛说着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那封信,迟疑了几秒,双手有些颤抖的接了过来,我的心里怒火中烧,很想口气把它撕个粉碎,碎的就像李雅萱的心,但撕碎了又能怎样,就算还原,上面的裂痕也是清晰可见的,我并没有那样做,因为我的心里明白,这封信终归是李雅萱想在自己生命尽头的最后时段留下的只字片语,它能让我知道李雅萱的内心深处在想些什么,希望什么,后悔什么!简简单单的,分量不足十克的个信封,放在我的手里感觉如此的沉重,那不是普通的封信,那是封遗书,如此厌世,如此轻生的封遗书!

  我轻轻的从信封中,抽出了那封信,静静的打开:

  杨伟你好——看到第句,着实的让我吃了惊,怎么?给我写的?正在这时,刘美玲突然说道:“杨伟?给你写的吗?看来你在她的心里很重要啊?”刘美玲撅着嘴角,阴阳怪气的看着我,我瞥了她眼,没有在意她的表情,因为我知道她这是在吃醋,要是平时,我绝对要说她几句的,但在这个时候,在我心情甚是沉重的时候,我无心顾及刘美玲的感受,现在的我无论心里或是脑中都被那个躺在床上,还未苏醒的李雅萱占据着,我不想因为别的人或事扰乱了我的思绪,也许我就根本不能考虑别的什么,那封信,那封李雅萱的信,就像块磁铁样,把我的整个人,就连我的灵魂都吸的牢牢的。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这个让我困惑无奈的人世,我是带着怨恨走的,我有些死不瞑目,有些不甘心。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原谅我的轻生,原谅我做了傻事,原谅我这么自私,原谅我没有听你的话,我走了,不想也不愿跟你说再见,因为我知道我们已没有再能见到的时候,说句后会无期吧。

  与你起的日子,我很开心,我很怀念,但我知道这种人人都羡慕的幸福生活,不属于我,也不应该属于我,我不配拥有,我不配享受。

  美玲是个好女孩,你可不要欺负她,等我走后,我会天天监视你的,如果你不听话,我会托梦去惩罚你的,呵呵,别害怕,开个玩笑。

  我走之后,我会在那边祝福你们的,我也希望你把你的全身心的爱都给予美玲,忘了我,忘了曾经深爱过你的我

  我看着看着,泪水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似乎平常的几句话,在这个时候让我的心里甚是难过,我无心再看下去,我把信递给了刘美玲,捂着脸哇哇的哭了起来,就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也好像李雅萱早已离我而去,我发疯似的挠着自己的头发,刘美玲看到我的样子,也跟着留下了眼泪,很用力的搂着我:“杨伟,别这样,美玲不会有事的,你别这样,求求你,别这样”

  “都是我害的她,我对不起她啊”

  张媛看着伤心的我,拿着纸巾走到我的身边,边给我擦着眼泪,边也哭了起来:“杨哥,雅萱姐没事了,等她醒了就会没事的,你别哭了。”

  “我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样。”

  哭声,我们三个人的哭声,吵亮了走廊的声控灯,吵醒了隔壁的病人,吵来了值班的护士。

  护士忙跑到近前,看了看各种监测的仪器,又看了看泪眼朦胧的我们,不明白的问道:“你们怎么了,病人不是没事吗?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张媛边擦着眼泪,边略带微笑的向护士解释道:“哦,对不起,对不起,吵到您了。”

  “会可别这样了,你出去瞧瞧都把别的病人给吵醒了。”护士说着气哼哼的走出了病房。

  刘美玲擦了擦眼泪,看着我埋怨到:“都懒你,本来没事了,却哭的那么伤心,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把自己小时候,尿床被批评的事给想起来了?”

  我瞪了眼刘美玲,对她说道:“胡说什么!”

  正在这时,房门被敲了几下,张媛说了句请进,只见个皮肤白嫩,身材匀称,甚是漂亮的女孩走了进来。

  第五十三章李雅萱的身世

  眼望这个女孩,就好像在哪里见过样,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身高米六五的样子,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红扑扑的脸蛋上略带着微笑,笑俩酒窝,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请问你找谁?”我愣愣的看着进来的女孩,还没等那个女孩回答,张媛却抢先说道:“你怎么才来?雅萱姐没事了,放心吧。”

  只见那个女孩点了点头:“那就好,半路上我打的出租突然坏了,没办法,那个司机修了半天才修好。”那个女孩说着坐在了张媛的身边,看了看我说道:“你就是杨哥吧?”

  “恩?你怎么认识我?你是谁啊?”

  “我是李雅萱的妹妹,我叫陈若雨。”

  “妹妹?李雅萱的家里不是没人了吗?”

  “哦,我是她姨家的孩子,就是,我的妈妈是李雅萱妈妈的妹妹。”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李雅萱,这才发现,两个人确实有些相似之处,唯不相同的是,李雅萱的脸上总带着有种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忧伤,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而这个陈若雨的脸上却总带着微笑,||||,很稚嫩的感觉,让人看了甚是喜欢。

  “看样子,你岁数不大啊。”

  “恩,我现在在上大学,就在这个城市,我比我姐姐小两岁。”

  “你姐姐没事了,放心吧,有我这么多的朋友,她也不应该有事,只不过这次来的有些突然,让我们都没有预料到,我们都劝了她,可没想到她却这么想不开。”

  “我替我姐姐先谢谢你们了。”陈若雨说着,起身冲着我们鞠了躬。

  我起身赶紧搀着她的胳膊:“别这样,别这么客气,我们都是朋友,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只要我们力所能及的,我们都会尽全力帮助的。”

  “恩,谢谢杨哥,我姐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常提起你,说你是个好人,长的很帅。”

  “哪里的话,都是应该的,让你见笑了。”

  “在刚才十二点多的时候,我姐姐曾给我打过电话,跟我说了好多,当时我就觉得不对,我很担心,没过多久张媛就打了电话,唉。”

  “你说起这些,我就生气,昨晚我们都劝她,叫她别做傻事,结果却是这样。”

  “杨哥,你也别怪我姐姐,我姐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十句话得有八句说的话都是对不起你,其实她做的这些不为别的,是为了我。”

  “为了你?”

  陈若雨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的姐姐在她七八岁的时候就来了我家,因为家里穷,只把我那个哥哥留在了家,在外地,相信杨哥也知道,重男轻女的风俗比较重,我的哥哥终归是个男孩,就算没什么本事,也能当个劳力,在家帮忙种种地之类的。唉,没想到,我的哥哥,姨妈,姨夫,却遭此厄运。”陈若雨说着说着,脸上挂满了忧伤,慢慢的低下了头。

  不会,陈若雨又抬起头继续说道:“我是跟我姐姐起长大的,逢年过节的才回家看看,我的妈妈嫁到了这里,终归这个的生活要比家里好的多,养两个孩子也不是什么难事,等到了我姐姐考大学的时候,虽然她的成绩很好,但为了考虑给家里减轻负担,她就毅然选择了找工作,把考大学的机会让给了我,我姐姐就努力工作,为我交着学费,还不顾我父母的劝阻搬出来住,她说这样会让家里能省点。而且我的爸爸,身体不是很好,总是中药西药的吃着,让我们本来还算幸福的家庭,生活的很拮据。前几天她结婚的时候,其实家里都不同意,我妈说就算找不到婆家,嫁不出去,也想让她嫁给那个难看的老板,但是她不听,她说等她结婚了,我的学费也就不用着急了。”

  我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陈若雨,现在才明白李雅萱为什么不能接受我的爱情,为什么总是说心里有好多好多事情,没别的,就是为了个钱字,她的生,不是为了自己活着的,而是为了她的妹妹,她的家人。唉,谁让我也是个穷人呢。

  “那她也不应该这样啊,钱没了可以去赚,也不至于想不开啊。”

  “唉,可能是那时的姐姐,已经不由自主了,钻牛角尖了吧。”

  “这么晚,你个人来的吗?”

  “是啊。”

  “明天还要上课吧?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们这么多人,不会有事的,等你姐姐醒了,再让张媛给你打电话吧。”

  “可是”陈若雨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李雅萱想了想,又点头道:“好吧。”

  “我送送你吧,这黑灯瞎火的,个姑娘家的,叫我们怎么放心啊。”

  “不用了,杨哥,我打车回去就行了,也不远。”

  “那我送你到门口吧。”

  陈若雨点了点头,跟着我起走出了屋子。

  我们来到医院门口,这时的天色已渐渐变亮,在等车的时候,陈若雨转过头跟我说道:“杨哥,我姐姐说她真的很爱你,请你不要生她的气。”

  “放心吧,我不会的。”

  “她还说你是个好人,让我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找你帮忙,我可以打扰你吗?”

  “当然,不用这样客气,你是李雅萱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在家里就个,早想有个妹妹了。”

  陈若雨看着我呵呵的笑着,脸上泛起了阵红晕。

  这时路边来了辆出租车,我边冲着出租招手,边看着陈若雨说道:“好了,来车了,路上小心吧。”陈若雨微笑着点了点头,乘车驶了出去。

  当我回到李雅萱的病房时,李雅萱还是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有点要醒的讯号。

  刘美玲看着我说道:“送上车了?”

  “恩,李雅萱还没动静吗?”

  “没有,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不会伤到大脑吧?”

  我瞪了眼刘美玲:“真是个乌鸦嘴,快吐口水!”

  刘美玲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笑了笑,起身走到门口的对着垃圾桶就是吐了口,转身又走了回来。

  我与刘美玲,张媛,我们三个人,就这样,呆呆的注视着床上的李雅萱,渐渐的我们都有了困意,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我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抬头看,进来的是位护士。

  护士走到床边,看了看各种仪器,说了句切正常,就要转身离去,我突然跃,跳到了护士的面前,把正在低头走道的护士着实的吓了跳:“你干嘛?惊乍的!”

  “不是,对不起,我想问问您,她什么时候能醒?”

  “这可说不好,如果安眠药被吸收部分,就爱睡觉,不爱醒的,看情况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要是毒药之类的就没准了,你们看着吧,等醒了,叫我声。”护士说完转身出去了。

  我又回到了床边,静静的注视着,这时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韩芳琳。

  “你们在哪呢?是去买早点了吗?”

  “没有,我们在医院,李雅萱昨晚吃了好多安眠药,现在还没醒。”

  “啊?怎么会这样,这个丫头怎么这样不让人省心,告诉我地址,我这就过去。”

  我跟韩芳琳说了地址,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韩芳琳从门口走了进来:“怎么样了?还没醒吗?”

  “是啊,就这么躺着,就是睡觉。”

  “这个臭丫头,有什么想不开的,岁数刚这么大,以后的日子还长,唉。”韩芳琳放下了肩上的挎包,走到了李雅萱的床边,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甚是怜惜。渐渐的韩芳琳的眼眶湿润了,开始哽咽起来。

  我走到韩芳琳的身边,把她搀扶到了椅子上:“韩姐,别哭了,她没事了,大夫都说了,来的很及时,抢救的也很及时。”

  “你说,挺好的姑娘,要是真的走了,让我怎么对得起她那九泉之下的父母啊!”韩芳琳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自打我知道她家里出了事后,什么事情我都照顾她,就怕她想不开,没想到事情都过去年了,而且她还结婚了,却又来了这么手”

  看着韩芳琳自顾自的叨唠着,我们三个都默不做声,因为在我的心里韩芳琳同样是个好人,是个好领导,好姐姐,对员工好,对李雅萱好,对我更好,我相信李雅萱在韩芳琳的心里,就像自己的亲妹妹样,出了这么大的事,韩芳琳也是无比着急的,现在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因为我要做的切都是徒劳的,只有静静的等待,等待着李雅萱的苏醒,等待着她张口说话,等待着等待着

  第五十四章恋情终止

  我轻轻的拉开了窗帘,看到窗外已经大亮,阳光直射到屋里,照在床上,照在地上,照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暖融融的。

  我看着韩芳琳说道:“你们饿不饿?我去给你们买点早点吧。”

  韩芳琳跟张媛都无精打采的摇了摇头,刘美玲这时说道:“还是买点吧,我跟你去。”

  我跟刘美玲走出了病房。

  刘美玲边走着边跟我说道:“杨伟。”

  “恩?”

  “看样子,李雅萱还是忘不了你啊!”

  “恩,是啊,她的苦楚也不少,把我当个朋友,咱们能帮的上的尽量帮帮吧,个人终归在外面闯荡不容易。”

  “我不是说的那个意思,李雅萱还爱着你,而且我看的出来,她爱你爱的很深。”

  “现在她还没醒,你瞎想这个干什么?”

  刘美玲突然转过头,表情严肃的看着我:“不是我瞎想,李雅萱早晚都会醒的,到时等她醒了,你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样,继续着你们的朋友关系吗?难道你就不怕李雅萱再次寻死吗?”

  “这个”

  “你别这个那个的,我知道你心里想了,都考虑了,我也知道你的心里还放不下李雅萱,我知道你还爱着她,对不对?”

  “美玲,我”我惊讶的看着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刘美玲的话确实语中破,她说的没错,我确实忘不了李雅萱,而且在这个时刻,在李雅萱还未苏醒的这个时刻,没有比我再着急的了,现在我才明白,当朋友之间的担心,掺杂着爱情甚至亲情在里面的时候,那种爱是谁也比不了的,而现在的我就是这样的感觉,我爱李雅萱,确实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