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怯怯的乖乖的坐到了她的身边。

  我想了半天终于憋出句:“她们呢?睡了吗?”

  “恩,小雨帮你洗呢?”她望了望卫生间,又转头看着我说道。

  “恩,我说自己洗,她偏不让。”

  “吐了你身,再不让她洗,也太宠她了。”

  “今天我要睡沙发了吧?”

  李雅萱好似先是斟酌了下我的话,过了几秒才阴阳怪气的说道:“要不,你跟我和小雨挤挤?”她的嘴角略带着笑,好像在跟我开玩笑,又好像在戏弄我。

  “这怎么行,这也不叫个事儿啊,姐夫跟小姨子个床,也太不成体统了。”

  她推了我把,笑了笑:“你少来,下午你俩不就是那么睡的吗。”

  “你不说我都忘了,是谁把她弄到我身边的,不是还有间卧室吗?”

  “那屋下午有人睡觉,所以就睡到你的旁边。”

  “以后可别这样了,我醒的时候,弄的怪不好意思的。”

  “没事的,她是我妹妹,个小孩子。”

  “小孩子?像她的年龄,在外地边远地区,当两个孩子的妈都没问题。”

  李雅萱搂起我的胳膊,依偎在我的怀里:“没事的,我对你放心。”

  “放心?我对自己都不放心,你对我放心?”虽然我这么说,但听到李雅萱对我放心的话后,我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短暂的兴奋与激动,其实从今天发生的切,我感觉我的自控能力是非常差的,从这刻起,我开始觉得自己惧怕与陈若雨起独处,感觉我的心有些禽兽不如,不分关系,不论年龄,只要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陈若雨跟李雅萱比,陈若雨有的是青春,可爱,就像张白纸,而李雅萱虽然比陈若雨的年龄大点点,但在李雅萱的脸上能感觉的到些久经坎坷的岁月痕迹,些在她脸上不该有的忧伤。

  深夜,我睡的沙发,可能是沙发不舒服的关系,久久无法入眠,我听到李雅萱的卧室里,她们姐妹俩小声的聊着什么,直到凌晨两点多才停止。我翻来覆去,胡乱的想着事情,想着今天发生的切,想着被吐的衣服,想着明天有时间还要去韩芳琳家拿自己的行李,当我想起韩芳琳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刘美玲,想起了跟她在起的那几天,没有痛苦只有快乐,想到这里我更越发的觉得对不起刘美玲,心中被满满的愧疚占据着,不知道她是否睡了,过的好吗,还在韩芳琳家吗,诸多的疑问让我冲动的好想给刘美玲打个电话,但这种想法只是瞬,便悄然而逝了,我怀疑自己是否有这样的勇气,也不知道要对刘美玲说些什么,就算跟她道歉,现在看来已没什么必要,刘美玲在我的心里是那样的坚强,甚至我这个还算是个大老爷们的人都自叹不如,如果换了我,就像那时被李雅萱抛弃的日子,我的心久久不能愈合。我相信现在的刘美玲不会跟我样,就算哪天在某个地方,不经意的邂逅,她都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就跟几年没见的朋友样温暖的,对,这就是刘美玲,她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样。

  正当我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的时候,李雅萱推醒了我:“醒醒,醒醒。”

  我睡眼朦胧的看了她眼:“几点了?”

  “还早呢,往里点。”李雅萱说着,躺倒了沙发上。

  我借着月光侧着身看着她,本已很窄的沙发,被她这么挤,让我们两个人的身体贴的紧紧的,由于身体上的接触,我感觉我的睡意立即全无。

  “你怎么不睡觉?”

  “想你了,我睡不着,你没想我吗?”

  我刚想说些甜言蜜语,却被李雅萱打断了,只听她继续道:“你肯定没想我,要不你怎么睡的这么香,我叫了你这么半天你才醒。”

  “谁说我没想你,你不相信就算了,回去睡吧。”我说着装出生气的样子,不再理她。

  “跟你开玩笑呢,生什么气啊?”李雅萱见我没里她,张起大嘴,向着我的脸盖了过来。

  “怎么?臭丫头又饿了?”

  李雅萱点了点头,把我搂的很紧,我顺势把自己的舌头伸了过去,如同条亢奋的蟒蛇,在她的嘴里环绕着,挣扎着

  第六十章揩油揩到老子身上了

  清晨,韩芳琳带着我的行李,驱车来到了李雅萱家,我们正吃着早点,韩芳琳就像逃难似的,点不没有老板的姿态,背着我的行李,气喘吁吁的敲开了门。

  “哎呀,累死我了,你的行李怎么这么沉啊?都是金砖吗?”

  我立即跑到她的近前,把行李接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韩姐,真是辛苦你了,我本想吃过饭就去取的,你怎么给送过来了?”

  韩芳琳也不客气,自己倒了点水,深喘了口气说:“今天不是休息吗?个人在家无聊,我想咱们起出去玩玩,看你跟李雅萱的情况,时半会又不能在我那住了,就顺便把你的东西搬过来了。”

  “谢谢韩姐,谢谢。”我说着搀着韩芳琳的胳膊,就像小李子伺候老佛爷样,毕恭毕敬的把她搀扶到沙发上。

  “韩姐,准备去哪玩?”李雅萱说:“现在天气都凉了,只能到个什么公园散散步了。”

  “要不咱们去游泳?”我环视着周围的几个女孩,坏笑的看着她们。

  韩芳琳瞥了我眼:“哼,又想饱眼福吗?我们这么多女的,就你个男的,敢情你是过了眼瘾了。”

  “嘿嘿,韩姐你心里知道别说出来啊,这么多比我小的,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再说了,我没别的爱好,你就成全我吧。”

  “让你个人得逞,我们吃亏,做梦娶媳妇——你竞想美事了!”

  “别说的这么夸张啊,游泳是锻炼全身的运动,我也是为了大家好啊。”

  “少来,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好好好,你们商量,我不说话行了吧,瞧你把我说的,整个流氓。”

  韩芳琳看我笑了笑:“跟你开玩笑呢,我去哪里倒是随便,主要目的就是想散散心,你问问她们想去哪?”

  我看着其他的女孩,没有个人说话,我说道:“既然没人发言,同意游泳的请举手。”我说完,第个举起了自己的手,满怀期望的看着她们,可每个女孩,都有意避开我的眼神,看房顶的,看地板的,全然没有听到我说话。我定睛瞧了瞧李雅萱,只见她的右手,挠着耳朵,要举不举的犹豫着,我问道:“李雅萱小姐,你那个手倒是举了还是没举啊?这些人里就我咱俩的关系最近啊,连你都这么优柔寡断的,我也太没地位了!”

  “呵呵,其实我想去,只不过我不会游泳,所以”

  “想去就举啊,不会游,我可以教你,再不成买个游泳圈,玩会水,咱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高兴吗?”

  “那好,我去。”李雅萱说着举起了手。

  看到李雅萱举起了手,我的心里多少得到了些慰藉,这时陈若雨也举起了手说道:“我姐去我也去。”

  “好好,不愧是姐妹俩,就是心齐,还有谁去,快举手啊。”

  韩芳琳这时打断我的话,说道:“别跟拍卖会似的,谁愿意去谁去,别强求,不愿意去,就说个别的地方。”

  李倩说:“你们去吧,我跟张媛还上班呢,既然你们都同意,就去吧。”

  张媛接着说道:“是啊,别管我们了,我们没时间。”

  在李雅萱她们收拾的时候,我往韩芳琳的身边凑了凑,小声问韩芳琳:“刘美玲还在你那住吗?”

  “没有,早走了,就在跟你分手的那天,搬走了。”

  “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住了吗?”

  “干嘛?又想人家了,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不是,终归是我对不起人家,心里想起她,多少都有点愧疚。”

  “好像回家住了,走的时候给我留了张纸条,就连家门钥匙都是赵红给我的,怎么,这几天你没给她打电话吗?”

  “没有,我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没深仇大恨的,爱情没了,还可以有友情啊,刘美玲的性格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小肚鸡肠,你大可不必担心。”韩芳琳伸着头看了看厨房正在忙和的李雅萱,又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不过,在我的心里我还是觉得刘美玲比较适合你,刘美玲是本地户口,而且也没结过婚,如果哪天你跟李雅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觉得你的父母不会同意的,你还年轻,而且长的又帅,干嘛这么想不开啊。”

  “都过去了,说这个有什么用,我心里就是觉得李雅萱好,我也控制不了自己。”

  “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当局者迷局外者清!”

  这时李雅萱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我们窃窃私语,问道:“姐弟俩有什么秘密还咬耳朵。”

  “韩姐说小雨的身材很好,我说是。”我说完看了眼韩芳琳,韩芳琳与我相视而笑。

  准备完毕,韩芳琳开车带着我们去了游泳池,我换好了游泳裤在池边等着她们,过了五分钟的时间,三个人从女更衣室的出口走了出来,陈若雨先是看到了我,冲我招了招手,加快了脚步走了过来。李雅萱跟韩芳琳在后面有说有笑的不着急不着慌的慢慢走着。

  我定睛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陈若雨,我感觉我的眼里开始冒火,陈若雨的泳衣好像不是很合身,有些抠抠梭梭的,修长的大腿,白嫩的肌肤,点都不比李雅萱的身材差,就好像李雅萱跟刘美玲身材的中和。

  陈若雨看着我笑,用手在我眼前挥了挥:“杨哥真流氓,都看直眼了!”

  被陈若雨这么说,我感觉我的脸上立即热了起来:“恩?哦哦,这是你的泳衣吗?怎么看着好像小了点?”

  “是我姐姐的,有点小,该挡的地方都挡上了,也没什么大碍,凑合穿吧。”

  这时李雅萱跟韩芳琳也走了过来,三个人站到起,身材最好的要数韩芳琳了,成熟的女人真不是盖得,而最差的就是李雅萱了,真是个天上个地下。我舔着嘴上的哈喇子,正忘我的欣赏着。

  这时韩芳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都说了,来了后,你肯定眼睛不够用的。”她说着拍了下身边李雅萱的肩膀,继续说道:“你瞧瞧,他那双眼睛快盯到肉里了,真色!”

  我刚想解释,却从我的余光看到只脚飞了过来,我刚想看清,已被踹下了水,由于来的太突然,我没有准备,喝了几口水后才勉强着浮出了水面,这时岸上的三个人都捧腹大笑。

  “也太狠了,害的我喝了好几口水。”

  陈若雨说道:“谁让你眼睛老瞎看,这是对你的惩罚!”

  “哦,原来是你,你等着,等我上去,非制制不可。”我说着迅速游到了旁边的梯子,爬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向陈若雨的方向跑去,陈若雨也不坐以待毙,边向前跑着,边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我,这时只听见声哨音,有人喊道:游泳池不许打闹!我转眼看,是这里的救护,我点头笑呵呵的说了几声是。陈若雨冲我吐了吐舌头,个鱼跃跳入了水中,而这时的李雅萱跟韩芳琳就像洗澡样,靠着水边的墙壁,很享受的边聊天边往身上撩水。

  “你俩倒是游啊,让你们洗澡来了,自己试着慢慢游,别光傻站着。”

  李雅萱对我喊道:“你别管,你玩你的,我们玩我们的。”

  我点了点头,转身看着水中,找寻陈若雨的踪迹。不看不知道,看吓跳。只见水中的陈若雨就像条海豚,轻松的抖了几下双腿,就已游出了好几米,我轻轻的游到了她的前面,等着她,心想她刚才把我踹到水里,我决不能放过她,今天要不让我揩点油,知道知道什么叫手感,我誓不罢休!

  陈若雨在水下,也不睁眼,也不换气,怕自己的脑袋撞到墙壁,伸着双手,向着自己的前方摸寻着什么。

  陈若雨不会就到了我的跟前,我本想躲开,从侧面抱住她,可当我要躲的时候,只见她用力的甩了下双腿,直冲冲的向我撞了过来,我慢了步,刚刚移开半个身子,陈若雨的手就伸了过来,不偏不斜的按到了我的大腿内侧要害部位,由于她的速度太快,就好像狠狠的给我了巴掌,疼的我忍不住呻吟了声,弯下了身,出于条件反射,我双手捂了下去,慌乱之时,我的双手盖在了她的手上,这下倒好,到让这个小丫头片子——陈若雨把我的油揩的瓷瓷实实。

  陈若雨慌乱的站起身,定睛瞧了瞧自己的手,腾的下,脸红了,急忙抽出手,尴尬的站在我的面前,扭捏的不知如何是好。

  “哎哟,你学过射击啊?我还紧躲着,你怎么就这么准啊,疼死我了。”

  “没,没事吧。”

  “怎么没事,这可是男人的要害,是命根子,知不知道?”

  “要不去医院?”

  “不用,会就好,我说你是诚心还是故意的?我怎么感觉你总是针对我啊?”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在水下,又什么都看不见,谁让你站到我前面的。”

  “还赖我了?我躲开了,哪想到你突然加速啊。”

  这时,李雅萱和韩芳琳看到我们在争吵,边问着怎么了,边费力的互相扶着走了过来。

  “你问问你的好妹妹。”

  李雅萱看了看陈若雨:“怎么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在水下正游着呢,谁知撞到了他。”

  “好了别说了,算我倒霉吧,我躲你远远的,还不行吗?”我感觉小腹的疼痛小了些,没管她们再说什么,个人像着旁边人少的方向游了出去。当我刚游出五六米的时候,就听见李雅萱她们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这是陈若雨在跟她们解释,刚才那,让我既丢人又尴尬的事情,我拉着脸无奈的看着她们,没想到,让这个小丫头先得逞了,我要赶快想办法报复他下,不过这次要想的周全点,万被她再次得了先手,我就真无脸面再游下去了。

  第六十二章揩油我赚了

  看着她们三个人放肆的笑着,我心中的怒火渐渐开始燃烧,这时我想起了有首歌叫女人是老虎,自打我毕业走入社会,进入韩芳琳的公司,这些日子接触的几个女孩,个比个厉害,根本没有歌中唱的那么温柔可爱让人怜惜。

  还曾听人说过,“女人是毒蛇”,这句话对于我这个快要抓狂,快要疯掉的心情,真是句肆虐发泄的完美语言。

  想归想,做归做,我尽量克制着自己,在脑中搜寻着,自打我降生以来的所有高兴快乐的事情,本来是为了散心而来,再说陈若雨是李雅萱的妹妹,我不能太偏激,不能做的过分,终归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要是做的太绝,也会影像到我跟李雅萱之间的感情。

  而现在这样的环境,想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些,只有让眼前这瑟瑟的带着消毒水味和淡淡的尿味的池水,来洗刷我脑中的复仇感,我深深的憋了口气,摆着大字型,趴在了水中,犹如浮萍,犹如朽木,没有任何的动作,耳边模糊的听到水灌进时咕噜的声音,除了远处的嬉闹声和水波传递着我的心跳声,没有多余的喧哗,静了很多,感觉这个世界就我人,或者说我到了另个世界,既真实又虚幻,有些困,有些累,可正因为这空旷的感觉,心中的寂寞油然而生,本想个人静静,却又有种被抛弃的感觉,想起以前个人的日子,总是个人的日子,也没觉得什么,可没想到在我的人生中刚刚出现女人还没有几天,却把以前二十年的习惯给改写了。到底是女人厉害?还是因为女人带来的爱情厉害?我不得而知。

  这时,有个人在轻轻的呼唤着我的名字,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头,我的个人的世界被这个人强行的拉了回来,我的思绪立即停止,我没有急于起身,试着睁开了眼,看到那被水埋没飘忽不定但还白嫩的大腿,看着她下半身的泳衣,我知道这个人是陈若雨。

  我缓缓的转身,动作缓慢的就像沼泽中的鳄鱼,似动非动,尽量不让她看出点破绽,突然,我双手抱住了她的双膝,往后拽,可怜的陈若雨,被我拉进了水里,她的手胡乱的抓着什么,双脚也跟着瞎蹬着,由于我躲闪的及时,差点又惨遭她的毒手,这时的她就像溺水的旱鸭子,整个身子没入了水中,我心满意足的刚想起身,欣赏下被我捉弄后,陈若雨的窘态,可没想到她睁开了眼,双手把搂住我的脖子,想借力起身,她这时的力气惊人的大,害的我也跟着扒了下去,我立即踩住了地面,但在这个紧急时刻,我的脑中立即浮现了她占我便宜的那段,我心中窃喜,现在就是好机会,这时不下手,还要等待何时?我没多想,我的右臂撑起她的后背,右手从她的腋下把按住了她的胸脯,左手搂起她的双腿,用力站了起来。

  当我们上身露出水面的时候,按在她胸前的手我直不舍得挪开,陈若雨把我的脖子搂着紧紧的,擦了擦脸,喘着粗气看着我:“你真坏,本来我看到你老是浮在水上不动,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没想到你却害我?”

  “哈哈,你刚才把我害的很惨,我是新仇旧仇起报。”

  “旧仇?”

  “你忘了你吐我身的时候了?”

  陈若雨瞥了我眼,刚想说什么,她的眼神不经意间看到,我按在她胸前的手,说道:“你的手好像放的不是地方?”

  我恩了声,装傻似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松开了双手,陈若雨站好后,静静的注视着我:“看着你这么报仇心切,我真怀疑,你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故意的呢,我要真是有什么念头,还有你姐姐呢,怎会这么丧尽天良的打你这个小孩子的主意呢。”

  陈若雨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我,幻想着从的我眼神跟表情中,能搜寻到她想探知的蛛丝马迹,我看着她傻傻的笑着:“干嘛?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