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泪,很费力的挤出了点笑容,她的笑容想让我知道她现在自信的心情,安慰着我,更安慰着她自己。

  我拿了把椅子让李雅萱坐下,这时的李雅萱眼神呆滞的看了看我,就像丢了魂样,坐了下来,我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转身走到窗边。

  窗外,枯树树枝,在这个即将入冬的季节,似有活力的摇动着,隐约遮挡着路灯的光晕,街上的枯叶没有目的的被风摆布着,或很自由,或无自由。

  “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对了,顺便帮我请个假。”李雅萱平静的说道:“这里有我个人就行了。”

  “没事的,我想陪着你,我走了也不放心。”

  “不用了,咱俩都在这也没什么用,等她醒了,我就给你打电话。”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点。”

  “放心吧,路上小心点。”

  回到李雅萱的家中,找到客厅的灯,打开后惊醒了正躺在沙发上的张媛,张媛揉了揉眼睛看着我说道:“杨哥,怎么样了?”

  “大夫说脱离危险了,但还没醒,李雅萱看着呢,让我先回来了。”

  张媛坐了起来,叹了口气:“雅萱姐的家里怎么老这么不顺呢。”

  “是啊,小雨正值青春年华,还上着大学,按理说,她以后的日子会相当美好的,没想到会这样,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

  “也就是雅萱姐,要是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早就崩溃了。”

  “好了,不早了,你去休息吧。”张媛点了点头,进了卧室。

  我走进李雅萱的房间,脱了鞋,心情甚是低落的躺在了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眠,脑中不时的回忆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想起与陈若雨去游泳的时候,我居然那么龌龊,丧心病狂的揩了她的油,真是禽兽不如,变态!

  多么可爱活泼的女孩,刚刚这么小的年龄,却被可恶憎恨的病魔判了死缓,她还是个姑娘,还没毕业,美好的未来还在等着她,前途,爱情,她还未曾尝试,多么可怜,多么可悲。

  夜未眠的我,洗漱完毕,又去了趟医院,在医院门口,我给李雅萱买了早点,当我送到李雅萱的手中时,她却很颓废的摇了摇头,说没有食欲。

  “你多少吃点,想好好照顾小雨,你必须先有个好身体,你要是再病垮了,怎么照顾她?”我的话中略带严厉,李雅萱点了点头,勉强吃了半个小笼包,喝了口豆浆。

  看着病床上的小雨,还是安静的熟睡着,我问李雅萱,陈若雨什么时候能醒,李雅萱说估计今天上午应该就醒的,她曾问了大夫,说是因为注射了镇静的药,才会睡的这么熟。我听到她的话,心情感受到了久违的喜悦。

  看了看表,时候不早了,我告诉李雅萱,有事再打电话,说完出了医院,坐车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我先来到韩芳琳的办公室,韩芳琳这时已在屋里收拾着什么,听到门声,韩芳琳吃惊的看了我眼:“呵呵,上班来了?”

  “恩,韩姐,我帮李雅萱请个假。”

  “怎么?病了?昨天不是好好的吗?”

  “不是她病了,是她妹妹。”接着,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韩芳琳说了遍,韩芳琳忧郁的点了点头,说道:“等她妹妹好了,哪天有时间,你带着李雅萱她们去上哪个寺庙求求,请个平安符回来。”

  “管用吗?”

  “当然。”

  “那好吧,试试吧。”

  短暂的沉默,韩芳琳说道:“你还跟着赵红吧,上次刚上了天班就直到现在了,还是先熟悉业务吧,平时没事的话,自己去学学设计,咱们公司的业务你也知道,主要是平面设计,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去报个班之类的。”

  “恩,那韩姐我就先出去了。”

  来到业务部,同事们都已在各自的位子上忙碌着,我略带着微笑轻轻敲了敲门,在座的几位,眼睛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先是惊,随即,姓张的同事起身走到我的身边,开玩笑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杨啊,你还舍得来啊?”

  “呵呵,没办法,老有事,你们大家,这阵子都可好啊?”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应和着,寒暄了几句后,我坐到了自己的位子,看着身边的赵红,说了句赵姐好。

  赵红看着我笑了笑:“呵呵,被爱情滋润着,就是不样,感觉比刚来时帅气了许多。”

  “哪有,赵姐别拿小弟开玩笑了,我再漂亮也没您家我姐夫的百分之吧?”

  赵红脸上立即泛起了红晕:“没有啦,人长的很般,不过,对我还是挺细心的。”

  这时另个男同事插话道:“是啊,人长的好看,没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只要夫妻和睦互相关心,这才叫幸福。”

  赵红被说的心里美美的,舔舔的笑着,她的笑容甚是可爱,让我不禁看出了神,赵红不经意间看到我的眼神,有些羞怯的问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赵姐,问你句,别生气。”

  赵红立即来了精神:“说吧,我不生气。”

  “赵姐是不是怀孕了,要当妈妈了?”

  “恩?你怎么知道?我才刚知道几天,而且就连我老公都还没告诉。”

  “我觉得你现在比以前丰满了许多。”我说着用手指了指,赵红那坚挺的胸部。

  “臭小杨,来了就这么不老实,找我打你呢吧?”赵红说着,手里胡乱抓起个文件夹,举着就要拍我。

  这时姓张的,立即站到了我的身前,拦着赵红说道:“别打啊,小杨还问你了,不生气才说的,而且我也想为小杨平反下,我老婆那时怀孕的时候,首要的特点就是变的丰满了,他说的点没错。”

  他说完,顿了顿,转身看着我,有些吃惊的问道:“小杨,不简单啊,在这方面你倒是懂的不少,比我们这些已婚的人还知识渊博,我看你是学错专业了,你应该考个医科大学,主攻妇科!”

  姓张的说完,把正在假装生气的赵红和在座的几位同事都给逗笑了,我看着有些无地自容,傻呵呵的笑了笑:“也不是很懂,就是看电视看多了,我也是瞎猜的。”

  笑过之后,业务室里又恢复了平静,想起了早上韩芳琳说的,我又往赵红身边凑了凑,说:“韩姐还让我跟着你学。”

  “好啊,不过,以后少贫嘴就行了。”

  “当然,当然。”

  赵红把堆材料递给了我,让我先慢慢看着,我无奈的接了过来,放到了自己的桌子上,转身又回到了椅子上看着赵红。

  赵红说:“还干嘛?”

  “想问你个事。”

  “什么?”

  “刘美玲现在好吗?”

  “不好不坏吧,般。”

  “你们这阵子见过面吗?”

  “见过,前几天见的,还是老样子,她是个表情不颜于色的人,言谈举止中,我看的出,跟你分手还是很伤心的。”

  “她跟你说了我们分手了?”

  “恩,说了。”

  “她是不是很恨我?”

  “为什么要恨你,你还是不了解她,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正说着,赵红的手机响了,说道:“你瞧瞧,说曹操,曹操到,刘美玲的电话。”赵红接了电话,喂了声,之后就直恩恩着,过了大约五分钟,赵红说道:“小杨来了,你跟他说话吗,就在我身边呢。”

  还没等我来得及说什么,赵红就把电话递给了我,我喂了声。

  “今天上的班吗?没事了吗?”

  “恩,没事了,这阵这阵你过的好吗?”

  “好啊,有什么不好的?干嘛这么问?你呢?”

  “哦,我也好。”对于刘美玲像是许久未见,老朋友的语气,我有些不知所措了,刘美玲确实被我低估了,没想到她是如此的坦荡,记得,刘美玲与我在医院分手的时候,我曾想过种种,把这个天真浪漫,活泼可爱,大大咧咧的刘美玲归其到弱不禁风,唯唯诺诺,不堪击的柔弱女子的对群里,其实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自己这么想是错的,但我却不用自主不禁去想,终归是我伤害了她,归根结底错在我,如果我当时挽留,我相信我现在的女友,应该还是刘美玲,但我却没有那样做,为了我心中那自私的爱,伤害了她。

  这时,电话那头的刘美玲,沉默了十几秒:“切都过去了,我未曾责怪过你,跟你起的日子,我很快乐,你不要对我有什么愧疚感,以后还是朋友,有时间出来坐坐,我请客。”

  最后,传来了刘美玲那可爱的笑声,听到刘美玲的话,我有些心酸,我有过于她,她却还来安慰我,她越对我这样,越让我觉得心中再次被唤起的沉重罪恶感,我——无法释怀。

  费了半天劲儿,终于从我的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好的。”

  “那先这样吧,我要忙了,有时间再打给你。”

  “恩,注意身体啊。”

  “恩,你也是,拜拜。”

  “拜拜”挂了电话,我不舍的看着手机屏幕,慢慢的递给了赵红。

  赵红接过手机说:“都说什么了?看你的表情好像不是很不高兴啊?”

  “也没说什么,总共也没几十个字,就是觉得对不起她。”

  “唉,都过去了,现在你俩不是都很好吗,开心点,有缘无分谁也没办法,忘了吧,以后还是朋友,没什么的,不用这样。”

  我点了点头,对赵红说了声谢谢,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似有心事的看着赵红给的材料。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李雅萱来了电话,我问陈若雨怎样了,她说陈若雨醒了,不过大夫说还要观察几天,才能出院。

  这时话筒中传来了陈若雨的声音:“杨哥,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你快点好起来,我跟你姐姐也就放心了。”

  “恩,那你记得下班了来看我啊。”

  “放心吧,我会的。”挂了电话,我的心情高兴了许久。

  下午无事,继续看资料,在同事们慵懒的嬉笑声中我们下了班,出了公司,天色已渐暗,我不敢耽搁,直奔了医院。

  临近病房,我听到,姐俩在里面不知说着什么,不时的哈哈笑出声来。我推开门,眼看到了正坐着吃苹果的陈若雨,陈若雨看到我进来后,高兴的叫了声杨哥。

  我对她点头笑了笑:“怎么样?感觉好点没啊?”

  “我觉得没事了,可医院就是不让走,我姐姐也不同意。”

  “听你姐姐的,再忍耐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陈若雨撅着小嘴,无奈的点了点头。看着她那可爱的表情,我与李雅萱相视笑。

  我坐下后,李雅萱看着我问道:“今天去公司怎样?”

  “没什么事,看了天的资料,无聊死了。”

  “帮我请假了吗?”

  “当然,你叫我办的事情,我哪敢忘了呢?”

  “行啦,好像平时我虐待你似的,什么敢不敢的。”

  陈若雨说道:“呵呵,现在我跟杨哥是伙的了,这回不光是我个人怕姐姐了。”

  我对陈若雨点了点头,上下挥着拳头喊着:“打到李雅萱!打到李雅萱!”

  陈若雨也跟着迎合着:“打到姐姐,打到姐姐。”

  李雅萱面带笑容的怒视着我们:“再胡说我可要打你们了。”

  我们的嬉闹声是被不经意路过的护士制止的,我们点头陪着不是,轻轻的关上门,忍不住开心的继续笑着。

  第六十五章打架被拘

  两天后的下午,陈若雨出院了,这两天时间里,直未曾见到她的父母,听李雅萱说她们老两口没在本市,她生怕身心交瘁的两位长辈得知后,因着急,再出什么乱子。

  陈若雨出院的时候,因为上班我没去接,我说请假,但被她们拒绝了,李雅萱说陈若雨的病情只要不发作,没什么大碍,再说也没什么过重的行李,自己个人就行。

  那天下午,赵红带着我去了个小公司谈业务,赵红说要去的公司虽小,但要谈的业务却不小,如果谈成了,几个月不上班也不用愁了。我问她提成是多少,她笑而不答,装作很神秘的样子。

  到了那个公司,我们找到了洽谈方案的经理,简单的寒暄后,赵红谈起了业务,我坐在她的身边,认真的听着,看着赵红熟练的介绍着,我不禁汗颜,多年的锻炼真不是盖的,她的嘴唇就像上了弦闹钟,喋喋不休的讲解着,总共谈了不到小时,拿下。

  出了那个公司的时候,赵红高兴的有些忘乎所以,说要请我吃饭,我本想蜿蜒谢绝,但在她的再劝说下,我还是去了,由于刚刚下午三点多钟,我还不是很饿,喝了瓶啤酒,菜没怎么动,其间,赵红直不停的说着,自打她上班以来,每次谈业务的经历与趣事,我心不在焉的点着头,总是不经意的惦记起李雅萱跟陈若雨。至使赵红说的十句话里有八句我都不知说的是什么。

  与赵红吃饭快结束的时候,可能是她没的说了,也可能是有些累了,短暂的沉默,我俩无语,我无聊的看着餐厅的四周,有些不耐烦的等待着赵红开口说咱们走吧。

  这时,餐厅的门口,个似曾熟悉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服务员,有空位子吗?”

  我好奇的望了过去,个男人,皮肤黝黑,臃肿的脸上有个伤疤,我吃惊的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了眼赵红:“你看那个人,眼熟吗?”

  赵红顺着我的眼神看了过去:“你说哪个?”赵红刚问完我,就看到了那个男人,只见赵红眉头紧锁,有些胆怯的转回头,低着头表情甚是严肃的说道:“我看着很像跟李雅萱的丈夫,叫朱什么来着?”

  “朱德水!”

  “对对对,这个人居然敢有脸回来。”

  “今天该着这孙子倒霉,遇上我了。”我话还没说完,就把桌上的空啤酒瓶握在了手里,赵红小声喊着:“小杨,你要干嘛?”等赵红说完,我已走到了朱德水的身后。

  我把啤酒瓶背在了身后,为了怕不是朱德水而伤及无辜,又确认了遍:“朱德水!”

  只见朱德水啊了声,转头看着我,我看着他说:“还认识我吗?”

  “恩兄弟,怪我眼拙,记不大清了,请问您是?”朱德水说着,站了起来,笑呵呵看着我。

  “你跟李雅萱结婚的时候,我给你出过份子,刚这么几天就忘了?”

  朱德水听到我的话,就好像触了电样,表情变得甚是痛苦,愣了几秒,转身就要跑,我左手把抓着她的后脖领子,右手攥着啤酒瓶,很用力的向着他的头上砸去,只听啪的声,啤酒瓶碎了,朱德水的头上立即流出了血,这时的餐厅里像炸开了锅似的,正在用餐的人们都鸡飞狗跳的向外跑,我砸了下觉得不解气,又继续砸着,这时赵红跑过来拦着我,对我大喊着:“别打了,会该打死了。”我就像被打了鸡血样,不由自主的继续砸着,直到我手中的啤酒瓶只剩个瓶口,才有些气喘吁吁的收了手。

  朱德水倒下了,倒在了被他的血弄脏的地板上,晕了过去,我看着他动不动的样子,心中的怒火才渐渐消退了许多,这时,赵红小声对我说:“快跑吧,餐厅的老板报警了。”

  我茫然的看着赵红,又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迹,这才恍然大悟的向着餐厅门口跑去,刚到门口,辆警车停在了我的面前,值得庆幸的是,这是我第次看到警察出警如此的迅速,而可悲的却是——来抓我的!

  警察打了急救电话,朱德水被送进了医院,而我却乖乖的跟着警察叔叔们,去了派出所。

  来到派出所,警察让我掏出了身上的所有物品,包括手机,用手铐把我铐在了个单间的暖气管子旁边,足足好几个小时没人理我。

  深夜,我听到外面个熟悉的声音,位警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李雅萱,陈若雨,还有赵红。

  只听那个警察说:“有人来保释你了,你可以走了,不过以后的几天,你要随叫随到。”警察说着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我的手铐。我摸了摸手腕上被手铐隔出的淤血印记,很疼。

  心中有些委屈的看着在我身前的李雅萱,李雅萱静静的注视着我,眼里渐渐的转出了泪花,出了派出所,赵红安慰了我几句,个人打车走了,剩下李雅萱跟陈若雨,我们三个人在漆黑的夜晚,慢慢的在街上走着,陈若雨说我下手太狠了,害得那个朱德水头上缝了五十多针,我看着她苦笑着。其实我也知道,通过法院起诉那个姓朱的,李雅萱会得到笔钱,作为妻子应得的那部分,现在倒好,由于我的冲动,不但没得到钱,还让李雅萱替我付了朱德水的检查治疗费。

  “对不起,雅萱。”我看着李雅萱,心中有些愧疚的对她说。

  李雅萱还没回答,却被陈若雨抢了个先:“有什么对不起的,我支持你,杨哥,像姓朱的那种败类,就应该给他点眼色看看,让他次就知道咱们的厉害!”

  李雅萱瞪了陈若雨眼,说:“胡说什么,你们不知道,朱德水是个空手道的高手,以前还当过教练,他当时可能也是心虚,要是真练起来,送医院的肯定就是你杨哥了,赵红给我打电话说你把朱德水打坏了,当时我都有点不相信,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吗?”

  陈若雨说:“就算我杨哥打不过,只要冲上去了,就是个纯爷们,杨哥,我崇拜你!”

  李雅萱跟陈若雨继续喋喋不休的谈论着有些后怕的结果,而我却沉静的默不作声,故意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她们的前面。

  第六十六章我是大英雄

  回到李雅萱家,进门,我看到四个女孩都在家,左边两个右边两个,都对着我傻兮兮的笑着,我刚想说句客道话,她们却突然从背后举起了鲜花,在我的面前挥舞着,我被吓了跳,接着她们就像提前演练过似的,嘴里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大英雄!

  我无奈的看着她们笑了笑,点头哈腰的不好意思的说着谢谢,我说不用这么夸张吧,张媛却很滑稽的给我行了个古代式的礼节,低着头,说道:“请大功臣上座!”

  “上座?沙发吗?”

  张媛点了点头,我看着张媛摇了摇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