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了你,我很知足,在此,我要真心的严肃的对你说声谢谢。”李雅萱说着|奇_书_网|,拨开我的手深深的鞠了躬。

  “你这是干嘛?跟我还这么客气,弄的很生分似的。”

  “你别介意,我只是发自肺腑的对你说声谢谢,对这段时间有你的陪伴说声谢谢,在我最痛苦最消极的时候,有你我爱你!”

  李雅萱深情的捧着我的脸,用力的吻着,许久

  “好啦,知道我好就行了,以后少气我就行。”

  “讨厌!”李雅萱轻轻的打了我下说:“我什么时候气你了?竟冤枉人,哼!”李雅萱假装生气的扭过了脸,不再理我。

  “好啦,好啦,老那么爱生气。”我说完后,李雅萱还是只字不语,我撒娇似的晃了晃她的身子:“为了让你原谅我,我让你看看我的写真集,怎么样?”

  李雅萱听到我的话立即来了兴致,笑容满面的转过头:“好啊!”

  “我真是服了你了,会高兴会生气的,变的倒挺快的!”

  “快给我找吧,我真想看看你小时候的傻样子。”

  凭着记忆,我翻找着相册,可打开了好几个柜子与抽屉都没找到,我让李雅萱等等,来到爸爸的屋里:“爸,我小时候的相册呢?”

  “第个抽屉里。”爸爸用手指着我身前的电视柜。

  我哦了声,拉开抽屉拿出了相册:“爸,以前不是在我那屋放着,怎么跑这屋来了?”

  “你妈没事老看,你平时没事的话,多回来几趟,你妈老想你,老看你的照片。”

  “爸,我”

  “好了,没事的,我没怪你的意思,去吧。”

  我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李雅萱看到我的表情有些不悦,问道:“怎么了?叔叔说你了?”

  “没什么,我爸说我妈老看照片,老想我,让我以后没事多回来看看。”

  “真羡慕你,叔叔阿姨老惦记你。”

  “雅萱,以后多陪我回来几趟,就当这是你的家,好吗?”

  李雅萱点了点头:“快让我看看你的照片吧。”

  我把相册递到了她的手里,李雅萱翻开相册,给她介绍着。

  “呵呵,你小的时候真可爱啊,恩?”李雅萱说着看到我岁时的,眼睛都不眨的欣赏着。

  “怎么了?男孩小时候不是都爱照光屁股的吗,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很性感!”

  “谢谢,现在也很性感,难道你没发现吗?”

  “讨厌,你小时候比现在长的好看,呵呵,你的小鸡鸡还歪着?很有个性啊!”

  “你个小欲女,真够坏的,就知道看那,你可不老实哦!”

  李雅萱咧着嘴傻兮兮的笑着,我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生下来就是这样,歪着长,我妈给我起了个||乳|名,叫——歪歪。”

  李雅萱的瞳孔立即放大了许多,吃惊的看着我,好像没听见似的问我道:“你再说遍?”

  “歪歪怎么了?”

  “歪歪?哈哈哈,歪歪,哈哈哈。”李雅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歪身躺到了床上,捂着肚子继续笑着。

  我静静的注视着她:“有那么好笑吗?真是的,天生的,没发育好,这也不怪我啊,再说这也不影响我以后的生活,干嘛这样。”

  李雅萱看我有些不高兴了,起身强忍着笑:“呵呵,不是的,我就是觉得好玩,没别的意思,呵呵,好了我不笑了,你继续跟我说照片吧。”

  “这还差不多。”我拿过相册,张张的给她讲着小时的事情,回忆着童时的丰富多彩,李雅萱很认真的听着,时而笑,时而闷。

  “吃饭啦!”从厨房传出妈妈的呼唤声。

  “走吧,吃饭吧。”李雅萱点了点头,我拉着她走了出去。

  坐到饭桌前,妈妈再次的关照李雅萱说,爱吃什么吃什么,别客气就好,李雅萱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阿姨。

  我看着我的父亲说道:“今天我能喝点白酒吗?”

  爸爸看了我眼,拿过酒瓶边给我倒酒边说:“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喝点就喝点吧,爸爸不管你,可在外面要少喝,喝多了会伤身体的。”

  “爸,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妈妈看着呵呵的笑着,妈妈说也想喝点,爸爸跟妈妈相视笑,爸爸给妈妈的杯里倒了二两。

  妈妈不时的给我跟李雅萱夹菜,让我们多吃点,聊东聊西的扯着闲篇,没聊几句,妈妈就进入了主题,问李雅萱家里的状况怎样,父母可好,李雅萱不遮不掩的很实在的把自己的身世说了完全,除了她和朱德水的婚姻

  等李雅萱说完后,妈妈立即静了下来,自顾自的吃着,脸色有些不好看,我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没事,就没再说什么。

  饭后,妈妈把我叫到里屋,小声的对我说:“虽然现在的社会提倡恋爱自由,但我是你的母亲,我有权干预你择偶对象,废话不说了,我劝你还是跟她分手吧,她不适合你。”

  我听到妈妈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不相信的看着妈妈,愣了许久问道:“为什么?她有什么不好?”

  “你就别问了,我是过来人,我是你的母亲,我不会害你的,总之,你听我的就行了。”

  “您总得说出个理由啊,再说了,她刚跟您见面,您还不是很了解她,怎么就这么快就给否了?她哪点不如您意?”

  妈妈顿了顿说道:“第,她是外地的,这点我就不能同意,还有她的家里都没人了,她肯定命硬,她的父母跟弟弟肯定都是因为她命硬给克死的。”

  我吃惊的看着妈妈,时半会纳不过闷儿来:“您什么时候也开始迷信了?就算迷信,让懂这个的大仙给算算不就行了,而且般算了后,还都有破解的方法。您这么快就把我这来之不易的爱情给宣判死刑了,这叫我怎么接受的了呢?再说,现在国家政策也变了,生了孩子户口随谁都行,而且过不了几年她的户口也能迁过来。”

  “小伟,你相信妈妈,好吗?妈妈绝对不会害你的。”

  “不行,妈,我认准她了,我不换了,您别劝我了,求求您,妈,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几乎是哀求的口气跟妈妈说道。

  “你喜欢她什么?”

  “她漂亮,善解人意,会做饭,很疼我。”

  “俗话说当局者迷,局外者清,你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她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坏女孩,她很老实,知道疼人,她会孝敬您跟我爸的。”

  “算了,你别说了,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今天就到这吧,走的时候拿点厚衣服,天凉了,注意身体。”妈妈说着,把早已给我准备好的衣服装进了包里,递给了我。

  “求求您,从小到大,我的路直是您给抉择的,我现在都二十三岁了,我早就成|人了,您就不能让我有次选择的权利吗?”

  妈妈心疼的看着我,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傻孩子,相信妈妈,妈妈是为了你好,妈妈吃过的盐都比你吃的饭多,妈妈看人不会错的。”

  “可是”

  “别可是了,等你们走了,路上你好好跟她说说,分了吧。”

  渐渐的,我的眼角渗出了泪花,歇斯底里的喊道:“不行,不行,我不听您的!”

  这时,爸爸跟李雅萱听到我的喊声都跑了进来,爸爸对我训斥道:“怎么回事?刚回来就跟你妈嚷上了,不会跟你妈好好说话啊?”

  我看了眼爸爸,提起衣服拉着李雅萱跑出了家门。

  许久,跑累了,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我气喘吁吁的没有任何言语。李雅萱心疼的看着我:“到底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我抓狂似的挠着头发,没说什么,李雅萱见我不说话继续问道:“你倒是说话啊,想急死我啊?”

  我看了眼李雅萱,用力的把她抱在了怀里,不停的说着我爱你

  久了,我的情绪稍稍有些平静,李雅萱推开了我:“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好吗?”

  我傻傻的看着她,就像个没有思想,没听觉没言语的低能儿,李雅萱着急的晃了晃的我的肩膀:“你倒是说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我忍不住开口了,把刚才与妈妈说的原原本本的重复了遍,然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不过我不会听她的,相信我,我不能没有你。”

  当我说完,李雅萱开始沉默了,直沉默到回到她家,李雅萱没有说过个字。我也曾问她想什么呢,或者怎么看,她就是不说话。

  回到她家,李雅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与我好像陌生人,虽然话不多,但口吻甚是客气,我躺在沙发上整夜都没怎么合眼,总是想着这天发生的事情,想着妈妈说的话。

  第二天早上起来,李雅萱早早为我们买了早点,我边吃边看着她,她却有意躲着我的眼神,不敢与我对视,我曾几次想问及,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吃过早点,李倩跟张媛上班后,家里知剩下我们三个人,李雅萱突然拿着我的行李包走到我的跟前说:“杨伟,你走吧,忘了我,彻彻底底的忘了我,就算就算好朋友也不行,好吗?”

  我吃惊的看着面前的李雅萱,我还没说话,陈若雨在旁边问道:“姐姐,你跟杨哥怎么了?”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有些激动的对李雅萱喊道。

  “不为什么,父母永远是对的,我希望你能按你妈妈的意愿,与我分手吧,她们岁数大了,你要是不听你妈妈的话,她旦生气,会很影响身体的。”李雅萱说着说着,眼泪滴答滴答的掉落下来。

  我拿了张纸巾,想伸手去擦,但被李雅萱的手无情的拨开了,我看着面前的李雅萱,这时的我彻底的傻了,我强压着我的愤怒的情绪对她说道:“我家里没关系,我只希望你能给我点时间,我会慢慢说通我妈妈的,她的脑子现在只是时转不过弯来,慢慢会想开的,你别着急好吗。”

  李雅萱低着头,继续唏嘘着,我看着她继续说道:“你别这样好不好,你不能这么绝情,你难道忘了我们的爱情来之不易吗?我对你的好难道你都忘了吗?你不许这么自私,嘴唇上下碰,说分手就分手,你能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我爱你,我不想跟你分手,你!知!道!吗?”

  李雅萱被我的喊声惊醒了,她的哭声越来越大,把搂住了我的脖子,哇哇的哭了起来。我很用力搂着她,心里越想越觉得委屈,也跟着掉下了眼泪。

  久久的哭泣,让我俩算是患难与共的情侣,心情痛快了许多,我搂着李雅萱坐了下来,李雅萱深情的望着我:“杨伟,我真的很爱你,我真的离不开你。”

  “我也爱你,以后不许说分手之类的话了好吗?”李雅萱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点了点头。

  “这下好了,天下太平了。”陈若雨说:“都哭累了吧,流了那么多眼泪肯定身体缺水了,等等,我去给你们这俩大功臣倒点水去。”

  李雅萱擦着脸上未干的眼泪满脸笑容的瞪了陈若雨眼。

  “雅萱,咱俩今天出去散散心吧。”

  陈若雨听到后,不顾手中的水杯雀跃的跑到我的身边:“杨哥,去哪?我也想去。”

  “没你事,这是我们的二人世界,要你这个电灯泡干什么。”

  陈若雨急忙坐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好杨哥啦,不对,好姐夫啦,就带我去吧,我个人在家好几天了,都快把我憋死了,你们把我个人留在家,你们也于心不忍啊,我知道你们不舍得我,对不对?”

  “对不起,今天不行,下次吧,好吗,下次我定带你去。”

  李雅萱说道:“去哪啊,这么神秘,就带她去吧。”

  我看着李雅萱神秘的笑了笑:“保密!”

  我拉着李雅萱的手,走出了屋门,刚下楼梯时,陈若雨在后面喊道:“那你们快点回来啊。”

  我转过头看着有些不高兴撅着小嘴的陈若雨笑道:“放心吧,要不了三个小时,中午就回来,你在家给我们准备午饭吧。”

  “哦,那路上小心啊。”陈若雨说着,关上了房门。

  李雅萱笑了笑:“到底去哪啊?”

  我看着李雅萱意味深长的说道:“去拜佛”

  第六十九章我佛慈悲

  告诉李雅萱去拜佛,其实是,想起了上次韩芳琳曾跟我提及的,去庙或寺的给陈若雨求个“平安符”回来,不想带陈若雨同前往也没什么,只是回来时想给她个小小惊喜罢了,我的初衷是这样的,但给陈若雨求回来后,她能不能高兴我就不得而知了,我想至少她也会说声谢谢之类的吧。

  李雅萱问我要去什么地方拜佛,我想了想自己也不知道,像寺庙之类的地方,我到现在次也没去过,在本市生活的二十多年了,别说寺庙,就连去游乐场之类的也少之少,说白了就是个路痴,潜意识怀疑自己有点轻微的自闭症。不爱玩不爱动的,没事的时候就是看百万\小!说,睡睡觉,朋友来电话了,半个月或个月的喝喝酒之类的,别无其他。

  我给韩芳琳打了个电话,问及什么地方求平安符灵验,韩芳琳的回答像个老师又像个长者:“之前的日子,我去过几处比较有名的寺庙曾上香拜佛,无论你去哪里,既然是求平安符,就要相信并坚信佛法无边,我还有个皈依证呢,我的法号叫圣巧芳琳。”

  “皈依?你要出家吗?什么时候剃度?我曾跟亲戚学过理发,用的上我的时候说声。”

  “唉,你是真不懂啊,姐姐告诉你,皈依只是信奉,不用出家的,像咱们这样的平民老百姓,皈依了都叫居士,可以代发修行,只要你心里有佛就行。”

  “哦,这样啊,还挺复杂的,这个我再慢慢消化吧,你先告诉我去什么地方,又灵验路程又近的寺庙。”

  韩芳琳仔细的跟我说了寺庙的名称地点以及乘车路线,我拉着李雅萱来到车站,等车出发。

  乘车的路上李雅萱问我:“要给谁求平安符啊?你的父母吗?”

  “给你,也给陈若雨。”

  李雅萱听到我的话似有些感动:“谢谢你,心里总惦记着我,我也先替小雨谢谢你。”

  “干嘛老这么客气?老把我说的跟外人似的。”

  “没有啦,我只是发自内心的谢谢你,你总是对我那么好,让我总觉得自己没这个福气,尤其是个人的时候,想起你对我的点点滴滴,我更觉得是个梦。”

  “傻丫头,这怎么可能是个梦呢?要不让我掐你下,你能觉出疼就不是梦。”

  李雅萱笑嘻嘻的看着我:“好啊。”

  我刚伸出手,本想在她的胳膊上轻轻的按下,可没想到李雅萱的手却突然伸了出来,不轻不重的掐了我的胳膊下,疼的我立即把手缩了回来:“你?到底谁掐谁啊?你觉得像做梦,怎么掐我?”

  “呵呵,你不是说我跟你不是外人吗,所以我也不客气,只要知道疼不就得了,疼了就知道我这不是梦,虽说掐了你,但你只是受了轻微的皮肉之苦,但掐你的同时,你知道我的心里犹如刀割啊。”李雅萱说完,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倒挺会解释的,那你也来试试轻微的皮肉之苦,也让我的心被刀割下。”我说着,手再次伸了过去。

  但李雅萱还是抢先步,躲开了我的手:“不了,不了,心里被刀割的感觉真的很痛苦,这种痛苦让我个人承受就行了,你要知道我爱你,我想所有问题自己抗。为了你我要付出切!”

  李雅萱说完自顾自的笑着,顿了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继续说道:“你看我多伟大啊,真羡慕你找到了这么好的女朋友!”李雅萱说完又开始嘻嘻的笑了起来。

  我假作生气的瞥了她眼,许久没有说话,看着她那脸的幸福与甜蜜,我不想多说什么,我知道她的笑容是多么来之不易,已经历了这么多坎坷与波折的李雅萱,在我的心理确实是伟大的,坚强的,我从心底佩服她,喜欢并爱上她,不光是她那温柔的性格与美丽的外表,更多的是她的内心,她那永不屈服的心灵。

  车窗外,太阳高照,但即将入冬,空气已变的寒冷,大街上稀松而忙碌的人们快速的走着,无限的阳光压在了干枯但却屹立的树木,眼前不时掠过层层枝干的影子,错综凌乱,丝丝的凉风从窗缝吹进,拂起了坐在我前面李雅萱的秀发,瞬间即逝。

  这时,李雅萱缩了缩身子,我问她:“冷吗?”顺手关紧了窗户。

  “不冷。”

  “把我的外套给你?”

  “别,那样你会感冒的”

  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与李雅萱下了车,在路边几经打听,确定了寺庙的具体位置。

  李雅萱用手指着前面不远处说道:“快看,前面就是了,快走吧。”李雅萱拉着我快速的向前跑着,不会儿,我们来到了寺庙的门口。

  走进寺庙,我的心里立即感觉到种说不出的心旷,信奉的人们各个手捧着香安静的向前走着,我给了李雅萱个眼色,李雅萱对我会然笑,走向旁边不远处买了香,然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这香多少钱买的?”

  “在这里不能说买,要说请。”

  “呵呵,对对对,请,请,这香多少钱请的?”

  “问这干嘛?要给我报销吗?呵呵,走吧。”李雅萱笑着拉着我的手继续前行。

  在这里供奉的神仙还真不少,共十几间屋子,都在供奉着,有“释迦摩尼王母娘娘玉帝”等等,我与李雅萱学着别的姿势跪拜,圈下来后,我们已经感到了下肢有些酸痛。

  我看着李雅萱紧锁着眉头,表情有些痛苦的样子,问道:“是不是累了,要不坐下来先休息会?”

  “哦,没事的,会就好,咱们快去求平安符吧。”

  “不用这么着急,今天又没什么事。”

  “没关系的,我又不是纸糊的,没那么娇气,走吧。”李雅萱说着,对我笑了笑,拉着我继续向前走去。

  不会我们来到了寺庙的最后面——主持的居所。

  我轻轻敲门后,位面相甚是慈祥的老人走了出来,老人说他就是这里的主持,阵寒暄之后,我们说明了来意,主持把我们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