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出什么事了?”

  “我妈让车撞了。”

  “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醒,我跟我爸在这呢,现在还在重症监护,根本不让进。”

  “那你踏踏实实的,别着急了,对了,李雅萱帮你请假的时候,我看到她俩眼通红,你们不会吵架了吧。”

  “没有。”

  “她好像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吧?”

  “恩,我不想告诉她。”

  “为什么?”

  “韩姐,真让你说中了,我妈看不上她,这次的车祸就是我妈老惦记我的事,想让我跟她分手,结果不注意被车撞了。”

  “唉,怎么会这样?”

  “这件事别跟李雅萱说。”

  “恩,我知道。”跟韩芳琳说了拜拜后挂了电话。

  转过头,我看着耗子:“有烟么?”

  “干嘛?要抽烟?你不会抽就别抽了。”

  “你就给我吧。”我伸出手等待着。

  耗子看着我愣了愣,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烟跟打火机递到了我的手上。

  我点着了香烟,耗子也点了颗,我照着他的样子,用力的抽了口,静静的注视着红红的烟头,心里突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淡淡的火光迅速红亮,短暂而铭刻,就像我的爱情,灿烂但不久远,这时,烟雾就像诸多尖刀肆无忌惮的刺插着我的喉咙,气管,最后到肺,我痛苦的咳嗽着,有些窒息,恶心,流泪。

  耗子急忙拍着我的后背说:“不会抽就别抽,我都想戒烟了,又费钱又伤身体的。”

  慢慢,我的咳嗽声小了许多,渐于平静,耗子帮我拍着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要面对现实,你也别着急,先看看阿姨的病情再说,别的事想也没用,万以后阿姨好了,慢慢的跟她解释,也说不定就能接受李雅萱呢。”耗子确实说的没错,我的本意也是这样想的,可想归想做归做,我逼着自己不想李雅萱,但我做不到,也许是根本不想做到。

  “咱们回去吧,我看看我爸那怎么样了。”

  我跟耗子回去的路上,耗子说:“后面好像有人在喊你。”

  我说:“不可能,这里我又不认识什么人,也没准重名呢。”

  “重名?你这么经典的名字怎么会有人跟你重名呢?其实,我也听到了,只不过有些不相信,怀疑着转身向后看去,但个人也没有。

  “走吧,准是听错了。”我自嘲的笑了笑,拉着耗子继续向前走着。接着,又是声,而且是个女孩的声音,我第念头想到的就是李雅萱,但只是瞬,就被我的理性给否掉了,当我再次回头的时候,看到的,让我有些吃惊也有些尴尬。

  “真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刘美玲高兴的跑到了我的跟前。

  “哦,没什么,你为什么在这?”

  “我表姐生小孩儿,我过来看看。”

  耗子说:“那你们聊吧,我就先回去了,有事再打电话吧。”耗子说完,又走到刘美玲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后,自顾自的走了。

  刘美玲说:“找个地方坐会儿吧。”

  “不了,我想回我爸那怎样了,要不咱们有时间再聊吧。”

  “那好吧,有时间了给我打电话。”我点了点头,没说别的,转身向着重症室走去。

  中午,我给爸爸买了份盒饭,爸爸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我怕爸爸在这里着急,让他回家休息。爸爸说在家里更着急,我们就这样,静静的坐到了傍晚。

  傍晚的时候,爸爸回家了,我个人买了几罐啤酒,还买了合烟,在长椅上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当我点着香烟,试着抽了口的时候,感觉已没那么辛辣,烟雾经过鼻腔经过气管,顺畅了许多,也没咳嗽,但多少还有点眩晕,就好像喝了瓶啤酒的感觉。烟抽到半根,眼前突然伸出了只手,抢过了我手中的烟,我先是惊,抬头看,刘美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刚想说话,刘美玲却把那半根烟扔在地上,报仇似的用脚捻灭了。

  “你怎么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变的这么自暴自弃的?”刘美玲有些气愤的对我喊道。

  我就当没听见样,继续点着了第二根烟,刘美玲伸手再抢的时候,被我躲开了:“你干嘛?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忙什么忙?我有什么可忙的?”

  “你不是看你的表姐吗?”

  “我表姐下午就出院了,我是特地来看你的。”

  我喝了口酒说:“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耗子上午跟我说了,他说你心情很不好,让我过来陪陪你。”

  “这个耗子,嘴还真快。”我说:“你去回家休息吧,我个大老爷们没事的,倒是你,让人放不了心,个身材与美貌并存单身女性回去晚了会被流氓盯上的。”

  “那我今晚就不走了。”

  “干嘛不走?你明天不上班了?”

  “可以请假!”刘美玲说着,坐在了我的身边:“好了,好了,别跟我吵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跟我说说好吗?”

  听到她的软话后,我的心也软了,照我现在这非常憋闷的心情,真想去大街上跟人打架或者被别人打,可刘美玲的话无不透着关心体贴的时候,我的心理防线彻底瓦解了。就好像看到了亲人样,冲动的搂着她的脖子,许久,许久

  我的手轻轻的松开了她后,慢慢的把事情的经过跟她说了遍,刘美玲不时点头应和着安慰着。

  “杨伟,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愿意与你分担。”

  ‘别对我这么好,我不配!”

  刘美玲忙伸手捂着我的嘴:“别这么说。”

  “好了,不说这个了,谢谢你能来陪我,说说你吧,最近怎么样,过的好吗?”

  “不好。”

  “你又怎么了?”

  刘美玲静静的看着窗外,轻轻的淡淡的甚是动情的说了句:“想你。”

  第七十章彻底分手

  面对刘美玲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我有些不知所措,终归与她的爱情已很久远,而且,我也相信,她知道我的心理还在惦记着李雅萱,她却这么的执迷不悔的,义无反顾的,等着我,念着我。我的心里渐渐有些感动,被女孩喜欢,被女孩爱,觉得心里甜甜的,这时,我有些忘情的开始自我陶醉起来。

  可当心理提及爱这个字眼,我就会很自然的想她的同义词——李雅萱,对于李雅萱的思念我不能克制,无法阻止,渐渐的,思绪变的很乱,想着想着,头开始疼了起来,也许是想的太多,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为了减轻头部的疼痛,我用力的揉了揉,边揉着边劝导着自己,在这种时候,我无心去想,无心去思考这些,因为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希望妈妈的早日康复,我不能这样整天无所事事的胡思乱想,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感觉身心疲惫,弱不禁风,变得懦弱,无能!

  刘美玲看着我痛苦的表情说道:“怎么?在做思想斗争吗?”

  “我”。我傻傻的看着面前的刘美玲,有些无所适从,我不知该说什么,该怎样去回答,有些茫然,有些困惑。

  刘美玲笑呵呵的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傻小子,你误会了,呵呵。”

  “误会?”

  “嗯,我说的想你,不是你想的那样,对你恋恋不舍,想跟你重归于好。”

  “呵呵,没有啦,怎么可能呢?”我自嘲的笑了笑。

  “不过,小伟,在与你分手的那几天,我确实感到了世界片灰暗,想着以后没有你的日子该怎样度过,但只是几天,我就恢复了原状。”

  “谢谢你这么爱我,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你。”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刘美玲说:“还记得在游泳池见过的那个李文远吗?”

  我点了点头:“记得,就是你的前男友,对吧”

  “嗯,在我伤心失落的时候,我给他打了电话,本想只是普通朋友样,喝喝酒聊聊天,但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说他还依然爱我。”

  “这么漂亮开朗的女孩谁不爱啊。”

  “你还爱我吗?”

  刘美玲的话又让我时语塞,刘美玲继续说道:“呵呵,看把你紧张的样子。”

  “那,后来你们怎样了?”

  “唉,终归我也岁数不小了,比不了你,已经不是玩的岁数了,已经很累了,我不想这么累了,所以想尽快的把自己嫁出去。”

  “你不就刚二十六吗?什么叫岁数不小了,对于婚姻,你可不要草草了断,那可是辈子的事啊。”

  “没事的,你放心吧,我跟李文远已经不是认识天两天了,可以说,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缺点就是太没有激|情,很平淡,像个鸡肋,吃之无味,丢之可惜。”

  “听你的意思,接受他,也不是心甘情愿啊,劝你还是想清楚了。”

  “嗯,我知道,不过,他的其他条件很行,而且对我也很好。”

  “其他条件?有钱?”

  “有点”

  “这么说,你决定了?”

  刘美玲点了点头说:“嗯,决定了,估计结婚的日子也不会很远,到时你定来啊。”

  “呵呵,不简单啊,几天不见就要变成新娘子了,恭喜恭喜啊。”

  刘美玲的脸上这时有了淡淡的红晕,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

  “呵呵,还是那么可爱。”我说:“唉,真不容易,可把你嫁出去了,这下我也就省心了。”

  “你讨厌!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几天不收拾你,有点皮痒啊?”刘美玲的魔爪向我伸了过来。

  “不敢不敢,我知道错了。”我说着急忙起身躲开了。

  短暂的嬉闹之后,刘美玲说:“好了,我该走了,以后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吧。”

  “不再待会了?”

  “不了,明天还要上班,如果明天有时间的话,我再来。”

  “谢谢,不用了,都有男朋友了,到时他该吃错了。”

  “呵呵,没事的,那你自己注意点吧。”

  我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目送着刘美玲渐渐消失的背影,觉得有些不舍,因为她这走,空旷的走廊里又剩下我人,回到了椅子上,继续喝着啤酒,继续抽着烟,继续享受着孤独,继续品味着黑夜。

  第二天的上午,妈妈醒了,主治大夫跟护士把妈妈护送到了普通病房,爸爸高兴的跟我开起了久违的玩笑,幸福的感觉又回到了爸爸的身边,爸爸殷勤的给妈妈削苹果,说着话,聊着天,爸爸让我回去休息,我刚想走,妈妈说道:“小伟。”

  “嗯?”

  “你跟那个女孩怎样了?”

  “我还没跟她说呢。”我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去吧,跟那个女孩说清楚,为了你的妈妈。”爸爸说:“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很艰难,很不忍心,但希望你能为了你妈妈想想。”

  听到爸爸的话,我有些生气,有些怨恨,但我还是强迫着自己接受他们的话,我转过身说了句知道了,出了医院。

  走在大街上,如同行尸走肉的我,茫然的望着,路上的行人,周围的建筑,天空的白云,所有的切都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心里想着要怎样跟李雅萱说分手,怎样去面对她,很混乱,很无助,就如同块海绵掉进了沼泽的淤泥里,从里到外无不参杂着污浊黑暗的东西。

  来到李雅萱家,屋里静悄悄的,走进卧室,李雅萱正躺在床上熟熟的睡着,我轻轻的坐到她的身边,静静的看着她,这时的李雅萱,两天不见已经消瘦了很多,淡淡的黑眼圈让我知道她这两天没怎么休息。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心很疼,疼痛欲裂,犹如刀绞。

  我用手轻轻的拨开在她眼前零散的几个头发,虽然我的动作很轻,但还是吵醒了她。

  李雅萱睁开了眼,先是傻傻是看着我,接着,伸出手很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再次认真的望着我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梦,是我。”

  李雅萱突然坐了起来,很用力的搂着我,搂的我有些难以呼吸,接着,李雅萱趴在我的肩膀,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哇哇的哭了起来。

  “你怎么把手机关了?你怎么不接电话?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躲着我?”

  “别这样雅萱,我知道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了,我真的很想你,但我没办法。”

  李雅萱突然停住了哭声,泪眼朦胧的看着我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咱们起想办法。”

  “雅萱咱们分手吧”

  李雅萱听到我的话,眼睛睁的大大的,很吃惊的看着我“分手?呵呵,不对,不对,我这两天上火了,耳朵都有毛病了,你不会跟我说分手的,对不对?”李雅萱说着很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肩膀。

  我甚是愧疚的看着她,不愿再说第二遍分手,也没勇气再说次分手,我是个很懦弱无能的人,我下不了这个狠心,终归我的心里还被她完全占据着,我很不舍。

  李雅萱看我不语,继续说道:“你不说,我就当你什么都没说,你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做饭去,要喝酒吗?我给你买瓶吧,为了咱俩几天没见的想念庆祝下,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嘛!”李雅萱自顾自的笑着,我看着她,心里很酸很酸,她那装出来的喜悦无不透露着悲伤的心情。

  “雅萱忘了我吧。”

  “呵呵,大白天的怎么说梦话呢,咱俩这么相爱的对情侣,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好了,你别说了,我去给你做饭吧。”李雅萱没等我说什么,走出了卧室,我刚要跟出去,李雅萱却用什么东西把门别上了,我试了几下推不开,对外面喊道:“雅萱,你把门开开,快点开开啊。”

  “你在屋里先歇会,我做好了饭,就叫你,别着急,等我会,很快的。”

  我失望的转过身,坐在床上,傻傻的看着屋里的摆设,这些让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摆设,让我看了心里不由的想起了与李雅萱在起的点点滴滴,桌上的花已经枯萎,花盆里的土已经干的出现了裂缝,看的出好几天没浇水了,就像现在的李雅萱,就像我们的爱情。

  不多久,李雅萱开门走了进来,说:“走吧,老公,开饭啦,做的不好请见谅。”说着,搂着我的脖子在我的嘴上亲了口后,温柔的看着我。这时的李雅萱,穿了身白色的连衣裙,脸上化了妆,显得格外美丽,唯不足的是,因为她有黑眼圈,脸上的妆稍稍有些重。

  李雅萱看我不语,拉着我的手,来到了客厅的餐桌前,我看着餐桌上,凉的热的得有七八个菜,酒已倒好,李雅萱坐在我的身边,举起酒杯跟我的杯子碰了下说:“来,喝啊。”

  我点了点头,举起了杯子,李雅萱口气干了杯中的酒,说:“好久没吃我做的菜了,今天我可是很用心的噢!”

  “小雨呢?”

  “她说觉得没事,回学校了,别问了,快喝啊。”李雅萱再次举起了酒杯。

  我跟李雅萱就这样,口菜没吃,却喝干了整整瓶白酒,可能是心情不好的缘故,我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很晕,而这时的李雅萱也开始目光呆滞,连舌头也大了,拉着我走进了卧室。

  “陪我睡觉吧,咱俩都好长时间没在起睡了。”

  看着她那晕晕乎乎的样子,我只好先陪陪她,等她睡着了,我再收拾行李,走了之,虽然我觉得这样做,有些卑鄙无耻,但也没别的办法,只有两个人分开了,才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化彼此的感情,心痛也随之减少。

  我拖了鞋,躺在了她的身边,装着睡着的样子,闭上了眼睛,这时李雅萱却推着我的肩膀说:“脱衣服啊,这样睡多难受啊。”

  我哦了声,脱去了外衣,再次躺下的时候,看到李雅萱已经盖好了被子,但让我吃惊的是,我不知道李雅萱现在穿的是什么衣服,只见她的脖颈下面裸露着肩膀,我迟疑了下,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背对着她静静的躺了下去。

  这时李雅萱从我的背后搂着我的肩膀轻轻的吻我的脖子,我说别闹了痒痒,而她这时又把条腿骑在我的腰上,我转过身刚要说她几句,让她赶紧睡,可当我刚转头,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只见李雅萱正撅着小嘴,身上丝不挂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你?!”

  李雅萱轻轻的捂住了我的嘴:“别说话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李雅萱说完,突然趴在了我的身上,对着我的脸,我的脖子,我的胸口开始亲吻起来

  疯狂的云雨之后,李雅萱的床单上留下了她那人生唯次的贞操血迹,我看着李雅萱收拾着,我想说对不起,我想说我们不该这样,我想说的很多很多,但却许久没有开口。李雅萱回到床上看着我:“你不要有负担,不要愧疚,在与你起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我很爱你,为了表达我的你的谢意,我把我的贞操给了你,我是心甘情愿的,我不后悔,现在咱们已经两不相欠,我会尽快忘了你的,别为我担心,以后也别给我打电话了,忘就忘的干净点。”

  “可是我”

  “别可是了,我累了,我要睡了,你的行李就在柜子里,拿着行李走吧。”李雅萱说完后,转过身去不再理我。

  我看着她,迟疑了阵,还是鬼使神差的提着行李走了,当我要关大门的时候,屋里传出了李雅萱呜呜的哭声,我听着她的哭声不舍的关上了门,咬着牙下了楼梯。

  我飞快的跑到大街上打了辆出租车,就像逃难似的离开了李雅萱的小区。分手了,彻底的分手了,我再也跟李雅萱没关系了,我反复的想着这几句,呆呆的傻傻的。

  几天后妈妈出院了,我跟爸爸帮妈妈收拾好后,回到了家,回家后爸爸为了庆祝妈妈出院,做了几个拿手的好菜,吃饭时,妈妈问了我和李雅萱的事情,我说分手了。妈妈听了很高兴,但我的心里却觉得出奇的痛,于是放下了筷子,回到自己的屋继续享受寂寞。

  早晨上班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出纳室望了望,李雅萱没在,我有些失望的来到经理室,从韩芳琳口里得知,李雅萱辞职了。

  为了更快的忘了李雅萱,我开始很努力的工作,从最基础的学习,每天早出晚归,最早来公司的是我,最晚离开公司的也是我。刻苦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的业绩也跟着慢慢显露,我也得到了韩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