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会拒绝,如果不说话心里多少还是有想法的,就好比我跟她,个二十三岁,个三十了,整整七岁,差距这么大般人是接受不了的,还有我们认识没几天,就吃了次饭,还没吃好,双方都不是很了解,再有就是我的地位跟她差的太悬殊了,她有钱我没钱,而紧紧这三个问题就可以下定结论:我跟韩芳琳是不可能的,希望是少之甚少。那她为什么,什么声音都没有呢?

  “呵呵,韩姐,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认真了?跟你开玩笑呢,咱俩怎么可能啊,第我配不上你,第二我配不上你,第三我就是配不上你。”

  “小杨你别这么说,其实我对你这么好的原因还有个,就是你的模样跟我的前男友很像,尤其是你侧脸的时候,看到你,我就回忆起好多开心的往事,我跟他并没有分手,是去年的时候他去世了,原因却是因为我,我们是大学同学,交往了五年,有次,他在大街上突然向我下跪,说道,亲爱的嫁给我吧,我会爱你生世的,由于当时是购物中心的门口,那里的人很多,看着他这么突然的的举动,路上的行人都驻足不前了,看着我们,我当时既高兴又兴奋,其实等他这句话我等了很久了,我就问他要玫瑰跟戒指,他二话没说就起身向着马路对面的花店跑去,他这去就再也没回来。就像你给小李买糖葫芦样。”

  “韩姐对不起,我不知道,请原谅我,我只是想让你逗你开心,结果却是这样。”

  听到韩芳琳的话,我的心里开始有些发酸,没想到她还有这么痛苦的经历,作为个女人,她在我心里确实算是个女强人了,工作上的事情已经把她累的焦头烂额,结果还抽出时间来陪我,在这里他已经陪了我大半夜了,明天还要上班,结果我却开错了玩笑,让她伤心,我真是太不应该了。

  “没什么,都过去了,其实我也不在乎什么钱啊地位的,如果你跟我岁数相仿,我只是说如果,咱俩能在起的话,那我会很对不起你的,我只能把你当作他的替身,他的影子的,那样对你就太不公平了。”

  “韩姐别不开心了,高兴点,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你可不知道,我在我的朋友群里可是个笑话库!”

  “真的吗?那你说吧,我听着。”

  “你是喜欢荤的还是素的?”

  “什么叫荤的素的?你要包饺子吗?”

  “唉呀,韩姐你也太落伍了,荤的就是黄|色笑话,素的就是不黄的。”

  “哦,这样啊,我还真不知道,那你随便吧。”

  “那我说了,你听着:有天,排妓女在街边等客,位八旬老妇见到了,好奇的问:你们在等什么?妓女没好气的说:等棒棒糖!老妇也就排队加入队伍等糖,结果被警察抓,警察问老妇:你牙都没了也能干这个?老妇笑着说:我可以舔的!!!”

  “呵呵,你的笑话都这么恶心。”

  听到韩芳琳的笑声,我的心里多少松了口气,不为别的,只因我刚才说的那个不该说的玩笑,让她想起那些伤心往事的终归是我,我的心里有些愧疚,有些自责。

  “韩姐,谢谢能来陪我,你要是困了,就回去吧。”

  “不困,你要是困就睡吧。”

  “那怎么成,你早上会没精神的,你还是走吧,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了,再说李雅萱早就会来的。”

  “恩,那好吧,那你睡吧,我走了。”

  我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听到了高跟鞋的渐渐远去,在这寂静的夜回荡着。

  第十二章也许李雅萱的心里有我

  已经第二天了,具体是早晨还是中午,我不得而知。回味着昨晚那云里雾里的滛梦给我带来的性刺激,幻想着是否能治愈头中的淤血呢?于是我试着睁开了眼,慢慢的,我的眼前开始亮了起来,我看到有人影晃动,轮廓开始清晰,渐渐的我知道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雅萱。

  靠!我的眼睛好了,真是奇迹啊,没想到做滛梦能治愈眼瞎!真是太神奇了!于是我手掌合适,向着天花板默念道:万能的主啊,感谢你赐予了我个滛梦,治好了我的眼睛,感谢你万能的主,阿门!

  看到李雅萱第眼我的心情还是很兴奋的,可想到她昨天的那些伤我的话,我又高兴不起来了,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上了她,个普普通通的出纳员,身材说好听了叫匀称,其实就是太普通了,也就是模样强点,再瞧人家韩芳琳要钱有钱,要身材有身材的,怎么比啊!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李雅萱这个脾气,老是会喜会悲的,真让我没办法跟她接触,也不知道我是少根筋还是筋多搭错了,对这个李雅萱这么痴情!

  “李小姐,你来了,现在几点了?”

  李雅萱背对着我,手里也不知道在忙活着什么,头也没回说道:“九点了,你饿么,我去给你打点饭去。”

  “待会再说吧,你帮我问问大夫,我的导尿管什么时候能拔了,下身老是疼。”

  “哦,那你等会,我。”李雅萱说着走出了屋门。

  我本想告诉她我的眼睛能看见了,想让她跟我起分享心中的喜悦,但是我没有,我觉得即使跟她说了,也只是恩啊的回应声完事,那样的话会让我感觉我在她的心里很卑微,心里会更加伤心,现在看来我已被她完全掌控了,至少我的心情会随着她的话语被左右着。

  这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而且是个人,难道大夫还没来吗?还是李雅萱没找到?我正想着,而从门口进来的却是王名浩。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你那个亿的工作完工了,还是破产啦?”

  “恩?你丫不是瞎了吗?”耗子看着我吃惊的问道。

  “哦,刚好的,就在你进来的前五分钟。”

  “真的假的?”

  “呵呵,真的呀,我骗你干嘛。”

  “那你别的地方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好像没骨折的地方吧?”

  “应该没有,我试过了,没什么大碍。”

  “那你丫还不出院,晚上我请你,咱俩去歌厅玩玩。”

  “我还没好呢,怎么去啊。”

  “你丫是真没好假没好呢,不会把那个姓李的给餐了吧,这么不舍得走!”

  “别提了,餐什么餐,她根本就看不上我,没什么希望了。”

  “哦,别着急慢慢来,你就当你是碗开水,她是袋方便面,慢慢泡她,不着急吃呢。”

  “恩,到时再说吧,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看不见了,是不是听韩芳琳说的?”

  “恩,昨晚也不知道几点了,我正跟我媳妇温馨呢,刚到关键时刻,韩芳琳的电话来了,给我烦的,我问什么事,她说你看不见了,我这不起了床就过来了吗。要知道你丫好了,我就在家睡觉了,给我急的宿都没睡好。”

  “哈哈,是因为我的眼睛把你急的,还是你媳妇把你急的啊?是不是挂了电话,就没心情温馨了?结果气的后半夜没睡着?”

  “呵呵,其实主要是因为你,其次才是那事。”

  “得了吧,少在这虚情假意的,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了解别人,我还不了解你?”

  “!你丫少跟我这蛋b!你个老不死的,今年高寿啊?”

  “呵呵,行了行了,我谢谢你来看我还不行吗?别b瞎骂了。”

  王名浩还想说什么,但这时李雅萱跟着个大夫走了进来,王名浩只好闭上他那不刷牙的臭嘴,冲着李雅萱点着头笑了笑。

  这时大夫说道:“小伙子,怎么样今天好点没有?”

  “哦,好多了,而且我也能看的见了。我是不是没什么事就可以出院了?”

  “什么?可以看见了,这个姑娘怎么没跟我说啊。”大夫转眼看了看李雅萱,这时的李雅萱眼睛瞪的大大的,吃惊的看着我,那意思说,眼睛好了为什么不告诉她,我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没说什么,心里却嘀咕到:跟你说了又能怎样?你又不是真的担心我,只是出于责任,有那么点些许愧疚罢了,就连韩咪咪都比不上!

  大夫转过头继续说道:“那要不这样,会给你做个检查,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回家静养,静养知道吗?可别干什么力气活,切记啊!”

  “那好吧,麻烦您安排吧,谢谢大夫。”

  “哦,没事,导尿管的事,你觉得你能下地走了吗?要是能的话,我就叫护士给你拔了。”

  我试着用了用力,发现还算可以,没什么不适,跟大夫说道:“好像没什么事,那您谢谢去安排吧。”

  “哦,好,那我先走了。”大夫转身离去,我看了看耗子,耗子低着头也不说话,于是我又看了眼李雅萱,这看不要紧,李雅萱这时还在怒视着我,突然对我怒吼道:“你眼睛什么时候好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多着急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李雅萱说着说着,眼泪滴答滴答掉了下来。

  看着李雅萱伤心的表情,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傻傻的看着,暗道:李雅萱很担心我?不会吧?会烦我,会又是担心我的,到底什么意思啊?心里有我没我啊?怎么每次把我弄的脑子这么乱!

  耗子说道:“李小姐别生气,我刚进来的时候好的,他不是有意瞒着你的,只是刚才你不在,不是去找大夫了吗。”

  李雅萱擦了擦眼泪问道:“真的吗?”

  “恩,是的,我觉得也奇怪,刚才叫你找大夫的时候还没好呢,可耗子来就好了,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早知道这样昨天就叫他来了。”

  这时的李雅萱虽然脸庞还挂着泪珠,但嘴角却已微微翘起,有了笑容,我微笑的看着她,真是个可爱的女孩,也许就是她的这份纯真,让我毫不顾忌的喜欢她,爱她。!

  位长的有些另类的女护士这时走了进来,表情出奇的严肃,我看了看耗子,耗子也在看着我。用手捂住嘴,表示想吐的样子,李雅萱也禁不住笑出声来,我暗道:真是没办法,象拔导尿管这样的的活,要么是五十多岁的大妈,要么就是模样有些经典的来处理了。

  李雅萱这时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我不明白的看着李雅萱,暗道:我都不在乎,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让你看,你转个毛身啊,你到是看看啊,以后再想看了,可就是我先看你的时候了,现在我才明白“傻丫头”的真正含义了!

  护士走到我的床边,掀开我的床单,说道:“忍着点,会疼的。”

  我还没来的急哦声,护士就熟练的从我的身体里拔出了导尿管,我的妈呀,那叫个疼啊!我可怜兮兮的看着耗子,只见耗子那呵呵的笑着,耗子说道:“没事的,忍会就不疼了。”

  “你说的到是轻松,你来试试,我就不信你能受的了!”

  但耗子好像没听见似的,却看着护士说道:“您看什么呢?”

  “哦,我看他的尿液有些白,是不是尿路感染了,总之这个颜色不正常!”护士提着储尿袋走了出去。

  李雅萱这时转过身来,也不明白的看着那盛满尿液的袋子,说道:“为什么是这个颜色?难道你还有别的毛病吗?”

  耗子这时把嘴贴近我的耳朵小声说道:“昨晚又做梦了吧?”

  我看着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说道:“你怎么知道?”

  “我还不了解你,就是爱做梦,我知道那是什么,就是那个对吧!”

  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我们正说着,李雅萱问道:“那是什么,你们知道是吗?”

  耗子笑着说道:“恩,当然知道,那是杨伟养的宠物,大名我就不跟你说了,小名叫蝌蚪,属于稀有的类型,国家三级保护物种,但由于营养不良,所以个头小了点。”耗子说完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我看着李雅萱也跟着耗子笑了起来。

  李雅萱不明白的看着我:“我怎么没看出来像蝌蚪啊?看着你们笑的那么坏,肯定不是什么蝌蚪!,再说了,我活了这么大也没听说过,蝌蚪养在那种地方呀!”

  我跟耗子继续笑着,看着李雅萱那傻傻的表情,我真的有些佩服,都二十来岁的大姑娘了,连这个都不知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难道她还是女?真不明白,是她真不知道还是在跟我们装傻?

  李雅萱看着我们继续说道:“你们肯定没说好话,不理你们了,我去打水,你们聊吧。”

  看着李雅萱出了门,耗子迅速凑到我的身边说道:“跟我说实话,梦里又把谁给糟蹋了。”

  “呵呵,我不认识的女人,其实我的眼睛能看见没准就是这个梦治好的。”

  “你不认识?我可不信,我知道那个女主角是谁,是不是韩芳琳?”

  我吃惊的看着耗子,而我的这种表情,让自己毫无保留的露出了破绽,真不愧是跟我起长大的耗子,我能梦见谁,耗子居然都能猜的出来,真是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嘿嘿,我太了解你了,你昨晚跟韩芳琳在起,而且你肯定跟她说了比较挑逗性的滛秽语言,结果韩芳琳没怎么着,你到落了个滛梦。”

  “呵呵,还是你了解我。”看着耗子我欣慰的笑了笑,心想: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能找到这么了解自己的朋友,真是不容易。我向着上天忠心的祈祷:愿耗子天天开心,声平安!

  第十三章安康出院

  这时呼呼啦啦啦的来了群人,连护士再大夫的足有七八个,我看着这些人,暗道:做个检查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吧,想给我分尸啊?有这么夸张吗?是检查还是打架啊?这些护士不会是实习生,拿我补习生理课吧?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给你们讲讲,就不用拿我当实体素材了吧,我可是生理知识方面的权威啊,从小就对生理知识感兴趣的我,没有不知,没有不晓!

  结果大夫的句话差点没让我从病床上摔下来,只听大夫说道:“走错屋了。”那个大夫转过身走了,耗子跟李雅萱都不明白的看着他们,等他们都走了,我才说道:“就这样马虎的大夫,能给人看病吗?”

  “呵呵,要不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呢,要是世界上没有这样的怪胎,生活怎么才能丰富多彩呢?”耗子看着我笑着说道。

  “呵呵,对了,你帮我看看,到底怎么样了,帮我去催崔,让他们快点。”

  “哦,知道了。”耗子转身出去了。

  李雅萱突然走到我的身边,看着我:“会检查如果没事的话,你先去我家住吧,我现在住的是两居室,这样我照顾你也方便,等你完全好了,你再搬回去,好吗?”

  听到李雅萱说的这些,我吃惊的看着她,她刚才说什么?我是有幻觉了,还是听错了?真的假的?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不是,李小姐,你刚才说什么,能否再重复遍吗?我没听清。”

  “呵呵,你是没听清还是不相信啊?我是说,你出院了直接去我家,我照顾你方便。”

  “那怎么成,孤男寡女的,难道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吗?不行!不行!我都没事了,不用你照顾了,我要是真去了,我会把握不住自己的,万我强行非礼你,那时的冲动可由不得自己了。”

  “呵呵,瞧你说的,把自己说的跟禽兽似的,哪有那么夸张。其实,这几天我直在考虑,但我觉得你这个人虽然嘴上不老实,但心的还是比较善良的,再说,我住的地方还有好几个姐妹呢,就算你有什么想法也不可能实现的。”看着李雅萱那诚恳的笑容,我心想:就现在自己身体的状况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要是我去她家住,就算我的身子虚弱,把这个弱不禁风的李雅萱给餐了,是绝对没问题的,可要是屋子还有几个丰满美眉,对我起了色心的话,那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肾虚乏力了,能活着走出她家就是万幸了,要真是那样话,那可就惨了,身为个不屈不挠的坚强男人,正是青春年华,结果被几个色女轮致死,那可就丢了大人了,我还是谨慎为妙!可又转念想,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小之甚小。再说,没准我跟她接触的多了,感情也许能慢慢加深也说不定。

  “我怎么记得韩姐说,你就个人住啊,怎么还有别人?”

  “也是这几天刚搬过来的,我这阵子报了个电脑学习班,她们都是我的同学。”

  “哦,是这样啊,那我去了,她们还有地方住吗?她们也不可能同意啊。”

  “这你就别管了,我去跟她们说。”

  我严肃的看着她说道:“那我就去,但你定要在我去之前,在自己的屋子里,准备些棒球棍狼牙棒之类的东西。”

  “要那个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会把握不住自己的,到时候真把你怎么样了,可别怪我没提前跟你说。”

  “哈哈,好的,我准备,行了吧。”

  看着李雅萱哈哈的笑着,我觉得自己在李雅萱的心里还是可以存有席之地的,就算是我的车祸因给她买糖葫芦而引起,但般人在同样的情况下,也就是负责医药费之后完事大吉,拍拍屁股走人了,可这个李雅萱,不但对我这么细心的照顾,而且还邀请我去她家里暂居,我敢肯定的是,李雅萱还是可以接受我的,或者说还是有点点喜欢我的。还有就是李雅萱说了有好几个美眉,不怕我这个色狼入室,图谋不轨,但时间长了,机会也就多了,保不齐哪天夜里就有比较粗心的美眉,忘记我的存在,只穿着条短裤去卫生间小便的可能,到那时我给她来个装傻,也迷迷糊糊的跟着去卫生间,而那时不就机会多多,快乐多多了吗!

  我正胡斯乱想着,大夫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护士,又是推着车又是拿仪器的,耗子跟李雅萱都知趣的站在了墙角,大夫用听诊器在我的胸口按了按后,又抬了抬我的胳膊我的腿,边抬着边问着我的感觉,结果是切正常,大夫说道:“行了,回家静养吧,没什么大事了。”

  “谢谢您了大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