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深夜,熟睡的我,被手机吵醒了,手机是压在枕头底下的,睡觉前,我已关了铃音,只剩震动。拿起手机准备出去接,这些都只为了怕吵到,身边那开朗淘气的刘美玲,当我下床的时候,借着月光,看着身边的刘美玲,她的脸上略带着笑,睡的很香很甜。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我不禁笑了笑,这时,屋里的钟声敲了三下,凌晨三点了。

  我走出了卧室,心里正纳闷着,这么晚谁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名字,这时我的心不由紧,看着这个名字,诸多的回忆浮现在我的脑海,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雅萱!

  犹豫了会儿,还是按了接听键:“喂,这么晚了,有事吗?”

  “我只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你这么晚打电话来,只是想说对不起吗?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我知道你很恨我,我也知道你不肯原谅我,我只想说求求你别生我的气,我”

  还没等李雅萱说完,我就继续说道:“好了,你也别说了,你没必要这么自责,这么内疚,地球没谁都能照样转的,我不会因为你而让自己怎么样的,你放心吧,对了,顺便跟你说句,我跟刘美玲交往了,要不是你的帮忙,我也不会这么快找到女朋友的,多谢了。”

  这时,李雅萱没了声音,大约过了分多钟:“那,我祝福你们吧。”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李雅萱挂了电话,在她挂电话的那瞬间,我听的出,她的声音有些发颤,也许这时的李雅萱,捂着脸正在哭泣,可,就算这是真的,又能怎样呢?与她在起的日子已成过去,我,不想提及。

  本想用刘美玲气气她,但听到她那伤心的声音,让我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于是我再次打开了手机,想告诉李雅萱,刚才自己说的都是假的,我没有跟刘美玲交往,我的心里还被你整整的占据着,但辗转反侧,我关掉了手机,我发现,现在的自己变得更加的懦弱,胆小,我没有勇气再听到李雅萱的声音,就算我跟她解释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与她的恋情已成定局,就算努力也是无谓的。

  我蹑手蹑脚的回了卧室,轻轻的关上门,走到床前,当我正要爬上床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眼刘美玲,不看不要紧,这看,着实的把我吓了跳,刘美玲这时瞪着大大的眼睛,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我看到,这时她的白眼球出奇的大,而且还泛着蓝光,吓得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我试探着把自己的身子往前挪了挪,壮着胆子想看个清楚,当我的眼睛距离她的眼睛只有十厘米的时候,只听到“啊”的声,这时的我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我也不顾身上的疼痛,连跑带爬的向着卧室门奔去,这时的我才终于明白,如果人在极度恐慌与害怕的时候,是根本用不上力气的,我用尽吃奶的劲儿,却没走多远,就好像后面有个人在拉我样。

  这时,我正用力的爬着,我的余光好像看到了个白影从我的身边飘过,我动不动的定在了原地,就连自己呼吸的声音也小了许多,生怕被那个影子发现。

  我的脑海里,这时浮现了许许多多曾经认识的朋友,同学,亲人,无论是喜欢的,不喜欢的,就算是曾经伤害过我的,这时也只是想到的只有他们好的面,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唉,真没想到我也有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刘美玲这时打开了灯,站在我的面前,哈着腰嘻嘻的笑着。

  “扬伟,你这是干什么呢?锻炼身体么?这是什么锻炼方法,我怎么以前没见过?哈哈。”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刘美玲,身上的汗水早已把我的衬衣阴湿,这时的我才感觉到,嘴里就像冒了烟样,出奇的口渴,我咽了咽口水,半天说不出话来。

  “喂!喂!真傻啦”刘美玲边叫着我,边用手在我的眼前晃动着。

  我试探着,慢慢的站了起来,刘美玲伸手搀着我的胳膊,把我扶到了床边坐了下来,我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刘美玲这时给我递过了杯水,我咕咚咕咚口气全都喝了下去,刘美玲坐到了我的身边,奇书网整理提供静静的看着我:“你到底怎么了?”

  还没等我说话,韩方琳这时走了进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看到韩方琳的出现,就好像见到了救命稻草样;“韩姐,吓死我了。”

  “怎么回事?什么吓到你了?”韩方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刘美玲。

  刘美玲这时说道:“韩姐,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杨伟不知道在干什么,上床的时候把我惊醒了,我看着他,可他却会看看我,会看看我的,大大的眼睛瞪着我,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冲着他啊了声,本来想问他在干什么,可他却摔在了地上,之后就往出爬,我赶紧打开灯,想看看他摔坏没有,接着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看了眼刘美玲,这才明白发生的切,原来她是直醒着的。

  “小杨你到底怎么了?”韩方琳关切的看着我。

  “韩姐,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了,就是做恶梦了,不好意思吵到你了,你去休息吧。”

  “真的没事吗?”

  “恩,没事,韩姐休息吧。”韩方琳点了点头,出去了。

  我看了眼刘美玲,没再说什么,就上床躺在了里面,刘美玲搂着我的胳膊,还是担心的问着我,我无奈的看着她:“我只求你件事,下次你要是醒了,别老是瞪着眼睛不说话,行吗?”

  “哈哈,原来是这样,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刘美玲开心的抚摸着我的脸,就像在摆弄着玩具娃娃,嘴里还不停叨唠着——你好可爱哟

  我闭上了眼睛说了句“睡觉”,之后不再理她。刘美玲就好像没听见样,继续搂着我的胳膊自言自语着。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七点多,而我的醒来却不是因为自己生物钟到了时间,而是那怪异的刘美玲把我惊醒的,她弄醒我的方式,可以说影响了我的生,让我这辈子都不能忘怀!

  我正在睡梦中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嘴唇有些湿漉漉的,接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正试探着放进了我的嘴里,而且我的前胸不知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压得透不过起来,这时的我再也没有睡意,睁开眼本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而这个时候,眼前的幕,再次的吓了我跳。

  我看到在我的面前,刘美玲正趴在我的身上亲吻着我,我惶恐的把她推到了边,擦着嘴怒视着她:“你这是干什么?真没见过你这样的,怎么比男的还性急?”

  “我怎么了?你现在是我男朋友,我想亲亲你,又没干别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的男朋友了?再说了,就算我是你的男朋友,你为什么在我睡觉的时候亲我?”

  “这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了,你不知道这是我的初吻吗?我早就听别人说过,初吻,每个人辈子只有次,而且感觉也跟第二次,第三次的接吻都不样,初吻是心里跟生理最美好的次,你这下倒好,唉,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就被你给糟践了。”

  “哈哈,哈哈,你想笑死我啊,这么说你也是处男喽?看来我的眼光真的没错啊,既然你的初吻被我夺走了,我对你负责不就行了,恩?这些台词怎么听着像是男的把女的侮辱后要说的话啊?哈哈。”刘美玲这时笑的更开心了。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刘美玲的话把我气的没词了,起身走了出去。

  “你去干嘛?”

  “尿尿!”

  “刘美玲笑的更厉害了:“我好爱你啊,你真是太可爱了!”

  我走出了卧室,看到韩方琳这时正在摆着餐具,我说了声韩姐早。

  “恩,你早,快去洗漱吧,之后吃点东西。”我点了点头,去了卫生间。

  简单的洗漱之后,坐在了韩方琳旁边,只为了离刘美玲远点,而这时的刘美玲却不知趣的紧往我的身边凑,我看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韩方琳看着我们的举动呵呵的笑着:“晚没见,你们的感情又加深啦?”

  “是啊韩姐。”刘美玲抢着说道:“杨伟现在真真正正是我的人了,到时我要把他带到我家让我的父母见见。”

  当我听到刘美玲的这句话后,我的口腔犹如火山爆发样,口中的食物夹杂的半杯牛奶点不剩的全都喷了出去

  第三十二章求求你别爱我

  我这龌龊的举动,害的我们三个人,都无法再继续吃下去,因为现在的餐桌上已被我喷的片狼藉,而造成这些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紧紧凑在我身边的,无时无刻不说爱我的——刘美玲!

  我急速跑进卫生间,头扎进洗脸池,打开了龙头,凉水浇在我的头上,想让那涩涩的凉水洗去我脑中不该存在的东西,而那些不该存在的东西,我已感觉其中就包括刘美玲!

  现在的我只要想到刘美玲这三个字,就会立即有种强烈的恐惧感,也许是我的爱情阅历太少,也许是我见过另类性格的人微乎其微,总感觉刘美玲这个人不应该在地球上出现!

  冰冷的凉水已让我的身体开始有些承受不了,抬头照了照镜子,就连自己的嘴唇都变成了深紫色,拿了个毛巾胡乱的擦了擦自己那湿漉的头发,心怀愤怒的走出了卫生间。

  我走到餐桌前,这时的韩方琳跟刘美玲,还在擦拭着桌子上我刚喷过的污秽物,刘美玲看到我走了过来,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你没事吧?我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你至于反映这么强烈吗?”

  我怒视着刘美玲,半天才憋出了句话:“我想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对你没有感觉,你也别老是自作多情的跟我说着说那的,如果你还这样孤注掷下去,恐怕咱俩的后果就连朋友都做不成。”

  说完这句话后,我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畅快,就好像身上有个重重的包袱被卸了下来,而这时刘美玲听到我的话后,表情暗淡了下来,眉头紧锁,略带伤感的看着我,半天不说话,渐渐的,我发现她的眼圈开始转上了泪花,转过头不再理我。

  韩方琳这时搂过刘美玲安慰道:“小刘别这样,杨伟他没别的意思,他只是对你的方式有点接受不了,时间长了就会好的,你别往心里去,好了,别伤心了,会我说说他!”韩方琳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帮刘美玲擦着眼泪。

  我呆呆看着,不知道如何是好,也许是我的话真的有些过分了,只顾自己时的痛快,不顾别人的感受,终归刘美玲是个女孩,我这样做确实有点太不爷们了,太小肚鸡肠了。

  韩方琳这时对我努了努嘴,意思是想让我劝劝刘美玲,我点了点头,走到了刘美玲的身后:“刘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想伤害你的,我对我刚才的话表示道歉,别哭了好么。”

  刘美玲听到我的话后,突然跳转过来,脸上还带着泪痕,却笑呵呵的说道:“我就知道我的眼光错不了,我知道自己没有选错,你是在乎我的,你只是时生气说的是气话,不是心里话!”

  听到刘美玲的话后,我又是惊,真没想到她又是这样,又开始了,总是用这种心理战术把我摧残的体无完肤,要不是我的眼球比眼眶小,我估计自己这时的心情会让眼球夺眼眶而出的。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告诫着自己,面对这样另类的人,真是什么辙也没有,只能劝自己就当什么都没听见了。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什么也不说了,唉”

  韩美林在旁边嘿嘿的笑着:“真没想到小刘还有这么可爱的面,我要是男人定会追你的。”

  我表情哀怨的看着韩方琳,心中暗道:韩姐啊韩姐,你怎么这么不理解小弟的心呢?你要是真喜欢她,咱俩换换,只要能逃出刘美玲的魔爪,我死而无憾。

  刘美玲这时的表情笑的更灿烂了,撒娇似的搂着韩方琳:“还是韩姐好。”

  看着她俩那亲密劲儿,我真是无话可说了,把我晾在了边,傻傻的站着。

  “行了,你们看看都几点了,今天都准备休息吗?不上班啦?”

  “不好,要晚了。”韩方琳抬头看了看表,急匆匆的跑进了卧室。

  “你希望我上班吗?你要是不想让我去,我就不去了,如果你想让我去,我就去,我听你的,无论怎么样,只要你说出来。”刘美玲期待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看着刘美玲笑了,而那种笑容却夹杂着苦涩,难道这个人就是大话西游里,唐僧他妈么?

  “你还是上班吧,我也想上班了,不赚点钱出去租个房,老是住在韩姐家也不是个事儿。”

  “恩,那好吧,那等晚上我们再见面吧。”

  这时,我的嘴张大大的,差点喊了出来,这个人怎么这样?我这么烦她,她就看不出来吗?这也太执着了吧?还要晚上再见面?早知道现在这样,还不如上次车祸的时候,让车把我给撞死算了,我欲哭无泪的看着天花板心中无比委屈的暗道:老天爷啊,我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你要这样惩罚我啊?

  韩方琳这时从卧室走了出来:“小刘,别聊了,快走吧,要不真晚了,小杨,我给你留把钥匙,你要是出去记得锁门就行了,茶几上有钱,买什么自己拿。”韩方琳说着指了指旁边的茶几,拉着刘美玲就要往出走。

  刘美玲却没动,看着我说道:“怎么?你不去上班吗?”

  “是啊,韩姐,我都这么长时间没上班了,身体也没事了。”

  “你就再休息几天吧,下星期再去,现在公司的生意属于淡季,活不是很多,你就在家吧。”

  “那我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啊,我还是去吧。”

  “要是你不去,我也请假,我也不去了,我要陪你。”

  听到刘美玲的话后,我有种想给韩美琳下跪的欲望,只求离这个刘美玲越远越好。

  “你怎么能不去呢?咱们都是打工的,要是老不去了,你不被炒鱿鱼才怪,再说了,你的老板有韩姐好吗?咱们在起的日子还长着呢,不急这时,来日方长嘛。”我尽量找着借口来劝说刘美玲,生怕她会留下来,如果让我跟她整整的待上天,到时,我的心里定会有轻生的念头!

  刘美玲乖乖的点了点头:“恩,我听你的,要是想你了,我能给你打电话吗?”

  我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生怕她会儿后悔了不走,她要是给我打电话我不接不就行了吗,总比她在我身边,而给我带来的煎熬要好的多。

  “行了,小刘,别浪漫了,晚上又不是见不到了,快走吧。”

  刘美玲看了眼韩方琳点了点头后,又不舍的抱了抱我:“记得想我!”

  我恩了声,没再说别的,也不想说别的了,我怕说多了,会让我与刘美玲之间的误会更多。

  刘美玲轻轻的松开了我,跟着韩方琳走了出去,当我关门的时候,看到刘美玲还不时的回头看我,我惊恐的立即撞上了门。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深呼了口气,看着整个房间里只剩我个,第次感觉到世界是如此的平静。

  回到客厅,我慵懒的躺在了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信封,这才想起韩方琳刚刚说过的,给我留下的零花钱,我打开后仔细的数了数,足足万块!我的妈呀,从我交学费的时候到现在,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这哪是零花钱啊,这够普通老百姓家子生活半年的了。韩方琳对我的好让我觉得有些无地自容,仔细想想,我杨伟何德何能,什么也没付出,居然会得到韩方琳这样的眷顾。

  我死死的攥着钱,心里感觉酸酸的,不知不觉眼眶有些湿润了,这个时候我有些想家了,想着家里辛苦半辈的父母,不由的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我清晰的听到电话中妈妈那慈祥的声音。

  “妈,是我,小伟,你跟我爸都挺好的吧?家里都挺好的吧?”我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就连想说什么,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恩,都好,现在天凉了,要多穿衣服,要是忙的话,我给你送去,家里没事,你放心吧,如果住不惯就回来吧,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的,再说又费钱。”

  “哦知道了,我有时间就回去,您跟我爸多注意身体吧,有什么事打电话吧,我这工作挺好的,老板挺照顾我的。”

  “那就好,上班勤快点,别怕累,知道吗,恩?你怎么了,是不是哭了,再外面受委屈了吗?”

  “没有,妈,我都是大老爷们了,谁敢欺负我啊,我不欺负别人就万幸了。”

  “哦,没事就好,那你自己多注意点吧,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恩,妈,挂了吧。”

  当我听到妈妈挂电话的声音,忍耐已久的泪水夺眶而出,心中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就好像我是这天底下最命苦的人。

  许久,哭的有些累了,心情渐渐的平静了许多,擦干了眼泪,又拨通了韩方琳的电话。

  “喂,小杨,有事吗?”

  “没什么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又怎么了?不开心了?我刚走就想姐姐了?”

  “恩,是想姐姐了,谢谢姐姐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呵呵,怎么突然客气上了,你自己在家注意点吧,我现在还在开车,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到了公司再给你打好吗?”

  “不用了,你路上小心吧,我个人没事的,韩姐挂了吧。”

  还没等韩方琳说什么,我突然听到电话的那头有刘美玲的声音:韩姐,是杨伟吗,快让我说两句。听到这个声音,我惊恐的挂了电话,心中暗道:真是阴魂不散啊

  无所事事的打开了电视,没有目的的胡乱播着,在个正在播动物世界的频道停了下来,节目讲解的是动物在发情期时的些行为举动。

  大约看了半个小时的样子,门铃响了,我起身走向了门口,打开了门

  “想我了吧?我就知道你会想我,所以在第时间我就回到了你的身边,很惊喜吧?”

  我看到面前的这个人,又看了看门,我这才发现门上有个猫眼,要是开门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