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印?br/>

  脑袋闪过个脸,这说的不就是肖俊吗!?完全吻合!

  段小楼个鲤鱼翻身,激动的摇着牢门,放开嗓门,哭喊着:“放我出去,我要娘子!”

  两日后,已回到成阳的木雅歌得到段小楼坐牢的消息,只见她头也不抬的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对着忧心忡忡果姨道:“没吃板子吗?真是可惜。对付段小楼就得文武双治,刚柔并用,待她回来认了错,本小姐亲自好好‘伺候’她便是。”

  第44章

  “放我出去”

  半月时间里,里间牢房夜夜传出嘶哑低哀的悠悠女声半夜里,足足像及了死不瞑目幽怨含冤声,牢房外的两名捕快当即搓了搓起了鸡皮疙瘩手臂,头皮发麻,若不是打不过牢里的精力十足的那位,他们恨不得巴掌呼死她!

  当事人不禁吓得捕快手脚冰冷,还连累周遭的狱友夜不能寐,纷纷哀求她,赏他们夜好梦可好?

  生平第次被人莫名设计,破天荒的追悔莫及,段小楼嘴角止不住下坠,沮丧的坐回稻草作铺,眼泪滴滴答答往下掉。

  这会子又做牢了!

  从成阳县坐到了金陵县,她家娘子这半月的不顾不问实在是让她担惊受怕,肯定是知道了,不再心疼了,不再期待了,对她死心了,说不定明日休书就到了。

  段小楼越想越害怕,头扎进稻草推里,伤心的低低呜呜的哭了起来。

  直到第二日,成阳县送来封家书,段小楼才顶着核桃大的肿眼,提心吊胆的看得分外仔细。

  ‘今日无妄之灾,妾之因,夫之故,有心之人意作祟,郎且思量。四十余日,相思化作郎青丝,日日始相伴,妾待郎归日,喜相逢。’

  ‘相思化作郎青丝,日日始相伴,待郎归日。’

  寥寥几字,字字含情,丝丝沁心。

  眉翘弯弯,转悲为喜,段小楼开心的手舞足蹈,满地打滚,夜里终于还捕快片安宁,还狱友连夜好梦。"r"_b">

  成阳县,柳府书房。

  至金陵回来后,木雅歌日夜处理商事,今日在推挤如山的账簿上落下最后个字,若释重负的长舒口气,放松仰后闭眼浅休。

  偌大的书房静静流淌着安宁,在如此清闲时刻木雅歌心中却隐隐生出了份寂然之感。

  阖眼淡笑,果真,她真的已经习惯那个吵吵闹闹的郎君在侧闹着。

  段小楼不在的这段时间,她也会在无眠夜里在想她在牢里做些什么呢?会不会面壁反思,会不会又蛮不讲理,会不会又越狱而逃?

  现在,旦清闲,就会忍不住在想段小楼。

  这就是,相思吗?

  是了,这就是思念,心间时时刻刻缠绕着人身影,思她的混,思她的蠢,思她的笑,思她的哭,挥之不去亦不舍得挥去缱绻相思。

  所以,她将思念化作娟秀丽字,书信过去,安抚段小楼的同时也缓解她浓浓思念。

  不过,段小楼须得受教训!

  念至此,木雅歌硬了心肠,环顾四下,清潭口气,闲来无事,她也决意外出透透气。

  “小姐,你要去往何处?”

  “出去透透气,果姨,不用随我。”

  木雅歌随意逛了逛街,不经意的路过家绸缎庄,听到里面女子媚笑声,引的她时好奇微微停驻了脚,抬头望招牌,是县中口碑最好的绸缎庄,珍丝坊。

  里面正在做生意的老板娘瞧见她,堆起满脸笑意出来迎接她,尽说好话:“木小姐,近日进了些好货,那料子柔的可适合做些贴身衣物,你可要进来看看?”

  被她这么说,木雅歌似乎想起了什么好事,眉间带笑。老板娘见生意有望,热情四射的邀她进店。

  木雅歌提步而进未有环顾四周,直接便对着老板娘轻言:“我要材质最佳的肚兜。”

  都知成阳柳家现在是木雅歌主事,说话处事自然不同寻常女子,可这些闺房私物就这般毫不遮掩的说出来还是让老板娘和几位客主岔。

  “都是女子,何处有避嫌?”木雅歌扫她们眼,轻软细言却理所应当。

  想来也是,老板娘连连点头,生怕惹的金主不悦,快步取了些上好肚兜,笑道:“喏,木小姐,这些尽是本店珍品,你看看,是否合乎你的心意?”

  木雅歌手指触碰上去,肚兜细腻轻滑,软润和煦,即触生温,让人爱不释手,上面刺绣夭夭青莲也是别有精致,印证了‘静而洁’,阅货无数的她断定这是个好货,只是这大肖··好似不大合适。

  见木雅歌眉心微蹙,老板娘半担忧半疑惑:“怎么?不和你心意?”

  “小了点。”木雅歌捏起件,左右看看

  “不可能!”老板娘的眼下意识的朝她的胸脯上去,几乎肯定道:“木小姐,你就适合这大小,大了上身那处扰的不舒服。”

  那处?

  两朵红霞不可避免的飞上脸颊,木雅歌不自然的轻咳声:“不是我穿的。”

  “那是谁?”老板娘好奇问,木小姐买肚兜不是给自己难不成还给相公啊?

  这问惹的那几位女主纷纷侧目,木雅歌骤时冷了脸,老板娘见状不敢多问,那几位女主也吓的疾步出店。

  “不想做我的生意?”老板娘苦着脸,木雅歌缓了脸色,好笑问道。

  “哪能啊?谁的生意不做,也不能不做你的啊?”老板娘笑了笑,又为难道:“只是,确实没有再大点了。”

  “那用你方才所说最好柔料做四件,记着,定要做好的柔料子。”木雅歌含笑郑重道。

  温和如水的女子须得好好疼爱,即使段小楼更似开闸洪水,必要时也要对她怜爱番才是。

  “那是当然,不过四件?这约莫要手工做了”

  “无妨,你找人绣娘帮忙做,至于上面刺绣”木雅歌略微顿了顿,别有深意道:“夭夭青莲,灼灼艳桃,金翅彩凤,双鸯戏水,就秀这四幅图。”

  前三个还能理解,后个‘双鸯’老板实在诧异。鸳鸯戏水多了去,‘双鸯戏水’闻所未闻。

  张开想问是否道错了话,就被木雅歌强了先,微微笑道:“手工令人满意,酬金多付二成。”

  对付多嘴的商人,有什么比银子更好的剑封喉呢?

  “二十天后我来取。”

  “好,二十天后保证给你做好。”

  木雅歌细致的又嘱咐几句,离开了珍丝坊。

  “木姑娘。”未走几步,身后响起道年轻男子略微讶然之声。

  木雅歌转身回看,双男女并肩而来,女的娇柔多姿,低头顺耳,却不难看出骨子里多了三分媚俗,是个青楼女子,男子丰神俊朗,沉稳谦和,原是县中最为风流不羁的吴姜。

  “果真是你,在下可否有幸请你品茗会?”吴姜三步向前,剑眉星目的面容扬起温柔笑意。

  成阳县人众所周知,吴姜比吴乾做事更为坦荡正直,心性煞爽,也无人不知,他遥荡恣睢,声名狼藉,怪嗜人妻,木雅歌不喜这种人,甚是不喜。

  嘴角微扬,木雅歌对外惯用着官方淡笑,端庄仪礼,眸底却是欲近

  难近的漠然:“吴公子。”轻看眼他声旁娇作的女子,笑然婉拒:“你既有好兴致,我不怎好叨扰了,先行步。”

  “我只想与你谈谈米行之事。”低沉的声线不带丝恼意,反而无辜的耸耸肩:“我现在被我家那个老头架到生意上了,木小姐我只想在生意上与你和睦共处,你难道不想吗?”

  “简单,你离开金陵便是。”

  潇洒落完这句,木雅歌头也不回倨傲离去,吴姜怔怔然的看着那抹倩细冷冷渐远,随即呵呵直笑,甚是开怀。他声旁的女子但却不满的碎了口:“这个木雅歌自以为是大家之主,就如此目中无人,她的那个夫郎听说在金陵惹了···”

  她话还没未完,就被吴姜触不及防的捏了捏下巴,那力道越来越重,直到女子痛的眼泪直外外串,吴姜笑意不减在她耳边轻道:“她有她高傲的资本,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评头论足,她甚与你百倍千倍不止。”

  吴姜嗜好她亦有听闻,如今木雅歌已做人妇,吴姜的心思她又怎会猜不出呢。不敢佛吴姜的意,女子只得红着眼,哑声吞咽,不敢再口无遮难。

  四十余日,指间流沙,匆匆而过。

  段小楼归心似箭,置周身不堪与不顾,携带那份浓浓悔意与成灾思念心急火燎的直奔成阳县。

  落叶翩然散落,用完午膳的柳家家丁正有条不紊在院中清扫着,忽而,阵疾风猛擦面门有些生疼,家丁惊然抬头,只是还未看清是哪路的怪风,就瞧见类似人型身影急速闯进了小姐的悠月阁,徒留下缕···恶臭!?

  “娘子!?”段小楼大汗津津,很是狼狈,却敌不过她兴奋心情,推门而进,却见偌大的室内不见木雅歌芳踪,笑容凝,淡淡的失落慢慢爬上心头。

  段小楼颓靡垂眉,心里好些委屈,明明她信中回话说好今日回府,为何娘子为不静待她归。

  其实,娘子还是在生气吧?

  也是,这事谁能不生气,谁能三言两语就能轻易原谅。

  段小楼垂头丧气的随意坐,自卑自怜自怨自恼起来,果姨问询而来,看到便是她愁云惨淡,似哭若颓的可怜模样,不由失笑,上前问候为她倒杯茶:“姑爷辛苦了,喝杯茶水解解乏。”

  段小楼见果姨回来,惊喜万分的应了声,迫不及待朝外探头,久不见那道日思夜想的人,闪烁期翼的目光渐渐暗沉下去,心中失落更不由的浓郁几分,眼圈禁不住有些湿润:“果姨,我娘子肯定还在恼我这块猪脑袋吧,她不肯见我对不对?”

  果姨见状柔声安慰:“姑爷,小姐不过是照顾生意上的事,此刻不得闲。她可记得你今日回府,你瞧,她这不是让我先回来迎接你吗?”

  段小楼倏然起身,含泪带笑:“真的?”

  果姨慈爱的摸摸她的头:“自然,果姨何曾骗过你。”

  段小楼破涕为笑,不好意思的擦拭眼泪,激动道:“那我去找她。”

  却不及被果姨拉住,笑道:“姑爷,小姐有吩咐,说你这路肯定都未好生用膳,让人给你备了些你爱吃的菜式,你用完膳后,再好生休息会,她晚膳时分回回来的。”

  此刻段小楼对木雅歌的话言听计从,频频点头。股怪味忽传入鼻中,段小楼脸‘噌’的下面红耳赤,低头绞着手指头,难为情小声道:“果姨,我想先沐浴,我身子臭。”

  果姨闻言,自上而下打量她番,极为暧昧低笑声:“不可,小姐吩咐,姑爷你要待她回来方能沐浴。”

  第45章

  段小楼的脸在果姨不怀好意眼神的注视下越烧越红,却不敢多问些什么,只是将头埋低低的。

  果姨也见出她如今不再如以往般暴躁,逆来顺受还带着几分局促,轻笑声,便找人给她备了膳食。

  段小楼连日奔波早已饥肠辘辘,疲乏不堪,在用完膳食后,稍微洗漱下就规规矩矩躺在内室里的软榻上休眠。

  清净内室只她人,段小楼安静的躺在榻上,眼眸扫过每个她在牢中都眷念的犄角,眼角不自觉笑成弯月牙,发出阵心满意足的喟叹。

  房内四处弥漫所于木雅歌那那份淡淡的清雅馨香,渐渐沁入心脾,多日的劳累在此刻突然松懈,段小楼卷然哈欠眼皮铺天盖地而来,禁不住困乏袭击,不多时,段小楼就呼呼沉沉睡去。

  这觉直睡过晚膳,在果姨推再推的情况下,段小楼才搓着眼皮迷糊醒来,带着浓浓鼻音问道:“果姨,娘子可回来了?”

  “小姐回来了。诶诶诶,姑爷莫这般心急。”果姨眼疾手快的拦截住朝外奔去激动的段小楼,如实笑道:“姑爷,小姐让你先用完晚膳,然去汤浴室寻她。”

  “我想和她起用膳。”刚睡醒低哑的声线在说这句话时多了分撒娇的韵味,段小楼自己也听出这股少女情怀,脸禁不住的先红了起来。

  果姨瞧她羞然模样,笑然劝说:“姑爷,小姐早用过膳了,方才回来时见你睡很沉,就未唤醒你,你若真想见小姐,那还不赶快用完膳寻她去。”

  段小楼果然听话的去用膳,精美佳肴在她的狼吞虎咽下不起半点让人口齿留香的作用,急匆匆用完膳,段小楼抹嘴,便朝汤浴室跑去。

  只是跑到半路,她脸错愕的停步下来。

  汤浴室?汤浴室!!??

  段小楼倏然睁大双眼,此刻才反应过来,她家娘子居然要她去汤浴室?

  疑惑重重,也抵挡不住相见娘子迫切的心。

  大步流星的跑到汤浴室门口,段小楼颗心‘砰砰’跳的剧烈混乱,除了那份急迫思念还有对金陵之事的忐忑不安。

  她当心的不是被责骂,而是木雅歌视若无睹的漠视,这才叫人真真难受。

  转而又想到坐牢时木雅歌那封家书,段小楼蓦然又多了几分自信,深呼口,轻轻推门而进。

  汤浴室常年温水注入不断,室内渺渺轻雾弥漫,空气里多了份干净洁净的味道,段小楼虽急切想要见到木雅歌,可脚下的步伐不似她的心情那样轻盈,反而举步少许艰难。

  “回来了?”

  里面传出那道熟悉别致的柔声,段小楼心间紧,僵硬的回道:“恩,回,回来了。”

  “那还不进来。”刚沐浴完的木雅歌身着身修长的雪纱中衣,在池边盈盈而立,瞧见那身脏兮兮衣袍的角,不带任何段小楼想象过可怕盛怒,轻言淡笑:“还杵在那里作何?”

  “哦”段小楼带着久别重逢的欣喜与惴惴不安的沉重心情,步步挪到内室,只是这混杂凌乱的心情在见到木雅歌旖旎光影时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得痴迷沉醉。

  “听说你没吃板子。”

  木雅歌含笑跪伏在边上幽幽惋惜,因为这副姿态使得胸前浑圆无意间若隐若现,这香艳丽景似有似无的点燃段小楼把心火,再见木雅歌有些湿漉漉的如墨青丝倾泻池边,更平添的道不尽的妩媚风情,而那只洁白如玉的皓腕上芊芊细指,在平静无波的汤水上漾开沉沉粼粼涟漪,更似划过段小楼那颗正灼热的心海,撩拨的她难以自持,心痒难耐。

  “恩。”段小楼自觉喉咙阵干涸,鼓起勇气只身走到木雅歌身边,为她拢了拢过于宽松的领口,在木雅歌微微愕过后的笑眸下,认真清晰道:“没打我板子,不过,我给你打,我真诚的向你认错,即使到现在也不知江姑娘要突然陷害我,可我不能否认,你骂我的‘愚不可及’是正确的。”

  “娘子,我错了。我确如你所说,性子太过于急躁,武断,才惹身是非。”

  她在牢里除去思念也有后怕与庆幸,当时江凌燕设局精明,让她在堂上无力反驳,不过好在最后只关了她四十日,若事情严重到发不可收拾,那说不定就是别永别。

  段小楼说的诚恳,眼中也隐隐含泪,身子慢慢前倾,将木雅歌的抱在怀中,格外珍惜,带着少些哭腔,哀求道:“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莽撞了。”

  认错比想象中的主动和快些。

  木雅歌回应的怀抱着她,感觉她身子正因害怕而轻颤,本以为会得意的心却点也得意不起来,反而止不住的为她心疼,怜惜抚顺着段小楼的后背,柔声安慰:“好了好了,段郎这不是已回家了吗?难不成要为妻亲自手捧香茶说句‘原谅’才会止了哭吗?段郎可是大孩子?”

  段小楼被她哄小孩的安慰羞红了脸,与她拉开距离,吸了吸鼻子,有些不敢确定的复问:“真的?真的原谅我了?”

  木雅歌见她满面泪痕,尤为可怜的模样,不由玩心起,歪了歪脑袋,佯装冷面:“假的。”

  段小楼心狠狠凉,直直的看着木雅歌不可置否的脸,眼眶浓浓酸涩席卷而来,张了张嘴,口中竟吐不出半个字,便呜呜的捧面绝望哭了起来。

  木雅歌这下尝试到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是怎么个痛法,任凭她怎么哄,段小楼都不为所动的悲恸大泣,撕心裂肺。

  木雅歌瞧她哭得越发红肿的双眼,着实无奈,最终咬牙在捧着段小楼的脸,在她布满泪痕的脸颊上落下个轻吻。

  “不哭了,好了好?”

  段小楼身子抽搐,动不动的木然看着她,她不想她娘子竟主动吻了她。

  “为妻以后不欺负你了,好不好?”木雅歌看着眼前对她发呆的人,再次诓哄着。

  “我,我疼。”段小楼被突如其来的吻,迷失了心神忘却了被欺负之事,喃喃自语出这么句话。

  “哪疼?”木雅歌紧张追问,暗自担心,段小楼是否在回来途中遭人袭击?

  回味着方才脸颊上那抹轻柔飘渺的触碰,段小楼痴痴的抚摸着自己的唇瓣,呓语道:“这里。”

  她意之所图,木雅歌岂会不明白!

  白皙娇嫩双颊上本就泛着沐浴完后的两片绯红晕光,对上段小楼眸底那份浓浓的期待,木雅歌脸颊更是烫热起来,酡红娇艳无比,心难以控制飞快激烈跳动,她此刻心底居然多了份与段小同样的紧张羞赧,心向神往。

  见娘子犹豫不决,段小楼闪亮的目光黯然下去,脑袋也因为失望而垂落。

  只是顷刻间,她脸颊被顿然抬起,唇瓣上便多了另份柔润软绵唇瓣的触碰,她的唇线更是被温湿软物勾画,紧紧撩拨她本就不堪击的心弦。

  还未来及回应,木雅歌就结束了让段小楼迷失心魂的短吻,与她额与额相抵,胸口剧烈起伏

  幽兰之香铺洒在段小楼面门,眼神带着丝丝迷乱,语气是说不出的温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