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死心的死命追问下,果姨终断断续续的说了前因后果。

  方才有人来报,吴姜购买了成阳柳家商铺的所有米粮。

  品阁。

  木雅歌带着管事道上了二楼,楼口早已立有久候的吴姜随从,木雅歌不理与他,独自走到另间雅间,吩咐管事入坐,叫来小二看茶,并品茗。

  随从悻悻然回到吴姜所在的雅间,不多时,门被敲响了,木雅歌声色微冷:“为人者,进!”

  “木小姐向来就是这样出口伤人吗?”吴姜推门而进,丝毫不带点怒气,嘴角永远挂着看似和煦的笑意,让人看得心暖,甚至让人深感他宛若棉花,任由你冷嘲热讽或死命捶打都不温不火,派儒雅温和。

  偏偏木雅歌最讨厌这样虚假嘴脸。

  这间雅间不同于别的雅间,有两张桌邻窗,吴姜还未走进木雅歌那桌,木雅歌沉脸,不冷不热道句:“富贵生滛逸。”冷意不减,极尽暗讽。

  吴姜笑容凝,‘滛逸’两字对他甚为刺耳,尤

  其是像木雅歌这样的女子,定定的瞧见木雅歌对他恍若无睹,向平和的心有些微恙变化,是怒是赞,当下分不清楚。

  “吴公子,这边请。”柳管事笑着打着圆场,将他引至另桌。

  木雅歌孤高骄傲,又有番胜与男人真本事,这样的女人不同于往日所女子,不可急进。吴姜明白这点,顺着管事给的台阶入坐另桌。

  此时,进来位小二,恭敬的为吴姜重泡杯茶后,欲离开,被木雅歌唤了过去,吩咐几句,不多时品阁老板走了进来,木雅歌请他共桌,静静笑然品茗,老板无奈,木雅歌既不对他有任何吩咐又放他离去,只好自认倒霉的又夹在柳家与吴家的暗战之中。

  吴姜见状,苦笑声:“看来木小姐是不打算与我谈及生意了?”

  木雅歌这才慢条斯理的撇他眼,轻不可闻嗤笑声:“吴公子今日买尽我柳家所有米粮,就是为了与我谈及生意?吴公子,狭路行人,让步为高,酒至酣处,留三分最妙!”说道此处,微微顿,明眸渐眯,语带激然与傲气:“你当真以为我拿立于成阳百年的吴家没有点办法吗!?”

  笑容尽逝,仿若刀锋般凌厉的眸光刺向吴姜,顾盼生辉的面容首次呈现愤慨之色,立于旁的随从与老板惊的不禁缩瑟轻颤。

  向来清逸漠然木雅歌尽怒形于色,实在难得,吴姜朗声笑:“自是知晓,可我也知,良言句三东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木小姐咄咄逼人,是与我宣战,想要与我为敌吗?”

  “你认为你有资格作我敌手吗?”木雅歌嘴角微斜,满目藐然。

  吴姜愣,随即欣然大笑半饷,倾身微前,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木雅歌,低低的道句。

  “我喜欢自负桀骜,浑身带刺的女人。”

  冷不防被扑了脸香溢四座的茶水,随从大叫声,赶紧为吴姜擦干,吴姜时为反应过来,呆呆的仰视居高临下,恍若瞰视天下的霸者,听闻木雅歌极为厌恶的道句。

  “我嫌恶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男人。”

  吴姜不在意的朝后仰靠,邪然笑:“你越这般,越讨人喜欢。”

  木雅歌要离去,吴姜亦无强留的能力,目及木雅歌走至门口处,忽而冷冷道句:“木小姐,吴某自知在本城百姓对吴某颇有微词,今日你我共处室,定会染有香名,你该如何自处?

  “这···”王老板听亦不由自主的为木雅歌的名誉担忧。

  “王老板,管事你认为方才的茶好喝吗?”木雅歌笑然望老板与管事看去,话意有所指。

  两人双双愕,骤时反应过来,捋胡笑,脸上俱是对木雅歌的赔付与暗赞,老板碍于吴姜顾客的身份,心里却忍不住对木雅歌阵妙赞。

  带管事同来,是为了将吴姜赶至另桌,以免脏手。让老板同桌是为了见证她对吴姜的冷嘲热讽,在成阳,经商多年的老板已立有名誉,只要他道句,木雅歌便于吴姜有任何瓜葛,就算有,也有水火不容对峙。

  柳家玲珑女,心思果真缜密细微。

  仿若想起什么事,木雅歌回眸朝同样反应过来,脸色难堪吴姜望,面容缓和成素日间脉的清逸柔和,只是掩盖不住眸低浓浓的轻蔑之意:“对了,忘了你,我今日就来是为了羞辱你的。”

  不管吴姜铁青片的脸,木雅歌挂着舒坦快哉的笑意,踏出门揽,惊见段小楼环抱双臂倚靠墙面,不带任何怒意走过来,笑道:“娘子,我来接你。”

  木雅歌诧异非常,若段小楼直在侧窃听,她竟然能忍下那股恶气,无动于衷!?

  “我在此地拳打吴乾吃了官司,金陵误打肖俊惹得牢狱之灾,若我又进衙门,对娘子定有不利。明人不做暗事,反之,暗事见不得明日也。”段小楼看出的她的疑惑,笑脸解释,同时阴戾朝雅间撇吴姜,主动牵着木雅歌的手出了品阁,将她送至轿内,伺机在耳坏笑低语:“何况我大娘早已沉不住气去了吴府,她做得定然比我精彩百倍。”

  “你们娘两果真个样,不过,段郎倒是进步了,知晓克制脾性了。”

  “皆因信任娘子,若我再冒失误事,对娘子声誉不好!不过少许遗憾,娘子你手中的茶水不是刚烧好的滚烫茶水,若是,那便妙不可言了。”

  木雅歌轻点她的鼻尖,笑的意味深长:“无须憾然模样,这杯茶会烫的吴家体无完肤。”

  作者有话要说:嘛rr爱妃们

  发文时间定错了┑ ̄Д ̄┍

  本王糊涂了

  第51章

  微雨过,风清夜。

  向来身子健朗在夜霜大娘只在月事期间会柔弱的像个女人,此时病娇娇的惨白着脸躺在床上哀两呜三悲鸣,咬唇缩成团的模样好不可怜。

  木雅歌端坐在侧,伸手进被摸了摸敷在她肚腹上的暖袋,语带敬意询问句:“婆婆,儿媳帮你重换个?”虽在问,可已取出开始冷却暖袋,从旁另取暖袋重覆在夜霜肚腹之上,细心的帮她严严实实的捂紧被褥,以免灌了冷风进去,经痛更甚。

  烫热暖意似乎驱走肚腹上的冰寒,夜霜时缓解,痛的扭曲的面容亦得意舒展,依旧冷汗沁沁,有无无力的道谢句:“闺女,老娘多谢与你。”

  “我理应如此。”木雅歌拿来温湿软布,为她拭汗

  夜霜深深的看她眼,心思百转。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月事来扰她,祸不单行又逢细雨,这折磨人女人痛更是以往,恨不得起发毒誓,下辈子再也不做苦难的女人,可见疼的厉害难当。

  料想到柳府会找人照顾她,却不想木雅歌亲自来照顾她,真是,真是大感意外。

  “你怎么会来!?”

  这是木雅歌踏进,她错愕的问出句突兀话,乍听下,语气中充满对木雅歌的抗拒与反感。

  木雅歌未言冷相向,反而惠然的从女婢手中接过暖袋,亲自为其敷上,有礼敬然笑:“听闻婆婆因月事疼痛难忍,儿媳若不在旁伺候,且不是犯了七出之‘不孝父母’。段郎已亲自为了你去熬燕窝鹿胎粥,你且忍忍。”

  就这般,木雅歌还真不离步伺候与她。难以相信,冰山养出来的闺女亲自伺候,让她难以相信!

  “婆婆不愧是久经商场之人,知晓如何的做能剑封喉,直取要害,坏商者阵脚,害其失机失势,其根自断。”

  木雅歌忽然出口的话,拉回夜霜游走的神智,夜霜定定的看着笑的明粲木雅歌,顿时明白她所指何事。

  “别说的那般血腥,老娘又不是杀人放火。”夜霜虚弱无力重新躺下,眼光中闪过沉淀多年的精明。

  那日木雅歌匆匆出府,她与段小楼听闻果姨说明来龙去脉后,义愤填膺尾随其后,躲在品阁隔壁雅间,听到吴姜如何口出狂言,居然敢企图妄想她段家媳妇!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虽被段小楼当场竭力拦下,却气愤难岔的去了吴家府邸,将吴府所有账目毁了个彻底,消息不胫而走,心怀不轨之人因此赖掉因生意而先欠吴家的外债,吴家时亏空无数,吴姜之父吴乾还因此大病场。

  “不过毕竟是成阳世家,难以连根拔起。那个吴姜颇有些本事,变卖些利益薄弱的家业和废田,积利聚多,势必要重整旗鼓。”夜霜有些口乏,瞟了眼桌上的茶水,木雅歌心领神会端然起身为她倒了杯茶水递给她润了口,才深深的看了眼木雅歌,继续道:“闺女,若你有心想要在成阳独大,不若趁此时吴家正与颓败之际并吃下吴家。”

  木雅歌双手恭敬接过空杯,抿嘴微笑,明眸流转,饶现闺阁女子的纤柔之意:“婆婆真是对我太过抬举,吃下百年吴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别给老娘砖装模作样,你是什么人老娘看得清楚。”夜霜复杂的上下打量着她:“你举足投足间看似像极柳卿梦,骨子里却与她天渊之别。冰山迫于自身缘由,才会与对弈者下盘生死之争的棋局,你则天性好斗,喜欢将别人踩在脚下,想在商界做万人臣服的王者,你内里有股争强好胜的戾气。从某些方面来说,你比冰山更为危险。”

  木雅歌怔,继而脸上漾出亮朗笑容,胸臆中竟生出种被人语中的酣畅淋漓的爽快之意,没想到心掉在钱眼子里的夜霜居然把她看得这般透彻,娘亲许也看出,可她从不会提及,所以木雅歌总会生出落寞之意。

  当下木雅歌也毫不隐瞒,直直看着她:“不做则已,做便要飞冲天。我想要在米行这业独霸鳌头,永立于不败之地。所以我要多谢婆婆那举,为我争得个契机。”

  虽然她自己可以制造这种契机,不过这个婆婆做的更是彻底利落,也省得她些力气。

  “老娘没兴趣听你的宏图伟业。”许是阵痛少有缓解,夜霜有了些力气,脸渐渐正色,忽逼视她问道:“闺女,你待我的小兔崽子是真心的吗?”

  语气是毋庸置疑的正经与关切,木雅歌暗自窃然笑,她那个夫郎别扭之处绝对是承与这个脾性暴躁的婆婆吧。

  放下方才的话题,颔首淡淡笑:“婆婆既看得透我,又何必多次问呢。”

  夜霜默默不语,定然看着笑的坦荡的木雅歌,暗下也是心知肚明,骄傲如木雅歌绝然不会放个不喜欢的人久在身边,何况那夜两人险些上演旖旎悱恻的画面,她在外窗戳的那么小洞窟窿,都能清晰捕捉到木雅歌眸中满满真切深情,那是坐不了假的情意。

  敛了激,夜霜稍微放下心来,已为段小楼欢喜,世上有什么能比付出的感情得到相应的回应而更使人高兴的事呢。

  “我有合欢散,你要买吗?”夜霜合上眼,语出惊人。

  木雅歌显然短时间无法接受江湖人这么豪放的话,赤红着脖子呆然不语。

  “附送春,宫图。”小腹不再那么疼痛,老鸨贪财本能尽显于外,眼角挂着贼贼笑意,左右看着木雅歌,似鼻子都能闻到木雅歌浑身散发着的香喷喷银子味儿。

  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不听老娘劝,不如给人吃干抹净得了!

  哼!女儿和银子比起来,女儿算得什么,迟早是别人家的,不如银子贴心!

  木雅歌哭笑不得,这婆婆果如传闻中爱财,时刻不忘赚银子。

  “娘亲已送来不少珍品。婆婆,无须担忧。”

  夜霜脸色黑:“死冰山又来坏我生意!”年轻时就以权压人,现在还白骗她个女儿,真是越想越火大。

  “嗷疼疼”小腹串阴疼来袭,夜霜捂住肚腹嗷嗷叫疼

  “大娘!”正巧,段小楼端着碗久熬的鹿胎燕窝粥赶来,木雅歌退开,段小楼顺着床沿坐下,将汤碗喂到她唇边,急急道:“大娘,快喝了它。”

  “慢点,慢点,你想噎死老娘啊?”喝汤之际,夜霜也不忘狠瞪她的粗暴之举。

  “好好好,我慢点。”段小楼动作渐渐轻柔,满目乖顺。

  木雅歌看在眼里,心底由衷的为段小楼心暖开心,她是遗腹子,却从未失去过类似父母的关怀。

  两人虽直打打闹闹不休,但真心关怀对方。

  “鹿胎又不难买,你怎么不知心疼自己呢?”段小楼语带关切的责备句。

  “不要银子啊!”

  “······”

  为她好好换了暖袋又捂褥,段小楼步三头回的不忘嘱咐,终是离开。

  梳洗完毕,段小楼全身倦然的躺在床

  上,木雅歌侧身手托腮,手把玩着她的青丝,璀璨黑眸中带着盈盈笑意,安谥幽静的内室让人心格外平静安宁。

  段小楼嘴角上扬,握住她的手,笑眼看着木雅歌,只觉得现在切甚是美如幻镜,木雅歌低眉回望,悠悠道句让段小楼即可睁大双眸的话:“婆婆今夜想要售我合欢散。”

  段小楼猛然惊坐:“大娘售你合欢散!?”愕然看着笑颜如花的娘子:“你买了吗?”

  “那倒未有。”

  段小楼松了口气。

  “不过,婆婆之举倒是提醒了我件事。”

  木雅歌轻飘飘的句话,段小楼的心等时又被提道嗓子口,并时,鼻尖那副熟悉淡淡的芳香逼近几分,脖子勾上又多了两条纤细腻光滑玉臂,心跳如鼓的呆呆看着眼前圈住她身子的笑的饶有深意的魅惑笑容,段小楼兀自艰难的吞了口津液,手不由自主同样环保对纤细柳腰。

  “娘子”

  “嘘”

  木雅歌伸指掩住她要说话的唇瓣,星眸动不动的望着对方薄薄的唇瓣,柔柔巡回摩挲,语音轻柔低低,隐隐含媚,却乍如惊雷:“段郎,你我成亲及年,你说被搁浅多日周公之礼,何日才能圆满实行呢?”微扬粲然星眸,水润明媚的如酥如媚,醉人心扉。

  段小楼脑袋轰的下被炸的空白,目瞪口呆。

  她她她,她家娘子说话实在要过露骨了!?这真是大家小姐应有的闺阁风范吗?

  “你真是青楼里长大的孩子吗?真经不言语挑弄。”木雅歌噗嗤笑与她心有灵犀道,俏媚的眨眨眼:“难不成段郎认为夫妻在床榻上也该板眼吗?”

  输人不输阵。

  段小楼挺直腰身,硬着头皮灼灼的看定木雅歌,强撑道:“自然不是,既然娘子有心,为夫又怎能无情呢?娘子多次盛情邀请,今日就如你愿,如何?”

  巍颤颤解着木雅歌衣衫,木雅歌看出她的笨拙与激动,再也忍不住的咯咯直笑,段小楼恼羞成怒的怒瞪着她:“笑什么?”

  “你果然不似青楼长大,不若让我来。”

  木雅歌按住她的手,笑媚酥然贴身靠近,捧着她脸颊,四眸相视,吐息如兰,段小楼心跳陡然剧烈几分,全身气血滚烫惊人,可偏偏听到眼前这人说的话,像是中了魔咒般竟真的纹丝听话的紧。

  木雅歌眉心带笑,将略微冰凉手伸入段小楼里衣之中,抚着灼汤肌肤,段小楼被凉的乍然惊醒,抓住自家娘子在她身子里已经开始游走的手,大惊失色:“等等,等等,不是我是夫吗?自是我来伺候娘子你才是,而且,你会吗?”

  木雅歌媚媚然更加贴近,轻咬她耳根,成功的感受到段小楼身子立时的僵硬和声短处的低吟,木雅歌伸出香舌,轻柔舔,低哑蛊惑道:“段郎且宽心,为妻已学的十之八,九。”

  学的十之八,九?

  软枕忽而被扯,藏与下的‘珍品’顿时落地。

  段小楼侧头瞧,瞠目结舌。

  随意页,皆是女子交缠的百般缠绵姿态,还不带重复。

  这这这,谁这么坏,给她娘子看着春,色荡漾的书!段小楼暗咒那个下流卑鄙小人。

  “这些书籍画艺俱是难得珍宝,我托娘亲好不容易才借来的,段郎可莫要辜负为妻的挑灯夜读。”

  漂亮岳母,我恨你!

  榻摇曳,话低喃。

  “和羹好滋味,送语出宫商;定知郎口内,含有甘香。?”

  十香词之‘舌’

  “红销幅强,轻阑白玉光;试开胸探取,尤比颤酥香。”

  十香词之‘胸’!

  “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和装,元非?沉水,生得满身香。?”

  十香词之‘体肤’!

  “香个屁啊!”段小楼实在按耐不住自家娘子浓情惬意之时还振振有词的念着屁香词,额上布满晶莹薄汗,破口道:“你能给个痛快吗?”

  木雅歌嘴角钳着坏坏笑:“段郎可是心切了?嗯!?”最后个‘嗯’字刻意拉长,好似对段小楼欲求不满调笑。

  段小楼脸色羞得可以滴血,愤然羞恼道:“才不是!”

  瞧着倔强委屈的小摸样,木雅歌笑意盈盈吻她的唇,婉转缠绵,索彼此年华,定此生浓情,带着载满深意的手渐渐伸往下去。

  阵和谐之分吹过,脖子以下嗯嗯啊啊开始···嗯嗯啊啊完毕。本王对不起脱了裤子的你们,?Д?

  作者有话要说:悲情小剧场

  个基友是审文的,她凉凉的对本王说:“呆呆小心点,我已经盯上你了。’

  本王惊吓:哭死′??Д

  第52章

  “嗯唔别闹”

  睡得迷迷糊糊,段小楼身心疲然,睁不开眼,只觉星点酥酥麻麻的感觉不断游走在在她眉间,耳轮,脸颊,扬起不耐且软绵的手佛了脸上不适之感:“走开,恩”

  却不起任何作用,酥麻之意席卷重来,耳畔还传进清朗银铃笑声,段小楼猛然惊醒,个激灵起身,不管三七二十,首先将扯过被褥遮盖自己尽收眼底的身躯,缩在床角,烧烫着脸,警惕着昨夜把自己吃干抹净的娘子。

  已着好里衣的木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