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世倾城:师父请自重

  第1章慕容有女,废物枚

  ?

  “废物,今天大皇子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多看了他几眼?”偏僻的小院,名美丽的少女坐在红木椅子上,危险的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少女。

  慕容雪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摇摇欲坠,舌头冷的打结,着急着为自己解释,“婉儿没没有”

  她只是想看看欧阳公子,但是她不敢,不敢说出口。

  对欧阳公子的爱恋只能埋在心里——

  “没有?”慕容婉眯了眯眼,盯了慕容雪片刻,懒洋洋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指挥旁边的丫鬟,“把她的衣服脱了,留件里衣就足够。让她好好想想该不该觊觎别人的男人!”

  “不不要”慕容雪害怕的往后退,那张平凡的面容上满是惊恐和泪水,肩膀颤抖。

  丫鬟强制将她逼到墙角,在慕容雪的凄惨叫声中,件又件脱下她身上的衣服,本是寒冷腊月,张小脸冷的发紫。

  懦弱的慕容雪不敢挣扎,只能将自己的身子蜷缩在角落中,慕容婉咯咯轻笑,望着慕容雪满脸不屑,歹毒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今天好好给我长个记性,看还不敢不敢忌惮别人的男人!”

  华丽的服装衬托她的小脸美艳至极,慕容婉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开小院,临走时将小院的大门锁上,只留下慕容雪孤零零的呆在角落中。

  不知何时,大片大片雪花落在地上,雪地里的少女全身冻得发僵,雪落在她的身上也不融化,慢慢将她的身子盖住。

  两滴清泪滑落在少女的脸颊上,手中紧紧扣着鸳鸯玉佩,虚弱的喘着最后口粗气,“欧阳欧阳公子!”

  孤寂的小院与远方繁华热闹的温馨气氛完全相反,小院之中诉说着少女的凄凉。

  花般的年纪从此陨落——

  不知何时,大雪停下,空中落下洁白的羽毛,落在雪上,逐渐融化,露出少女僵硬的尸体。她的身边多了双精致的白靴,白皙的手指为她盖上死不瞑目的双眼,淡而轻的声音如烟般。

  “以后,你未完的人生由我来为你走完!”

  团火焰将少女的身躯燃烧,那掌心的玉佩不知何时滑落下来。

  天朝十年末

  慕容府迎进了想也不敢想的人物,府中丫鬟进进出出,忙的不可开交,只为伺候好那尊贵无比的国师大人!

  桃花夭夭,灼灼其华。乃是初雪季节,桃花盛开妩媚,这种时节本不该是桃花盛开的日子。瓣桃花瓣轻轻扬,素白的手指衬着粉红花瓣,更显惹眼。

  她盯着满园桃花,重重叹口气。身后的巧儿为她披上风衣,“小姐,天冷!”

  巧儿是对她唯忠心的小丫鬟,而她是慕容府不受宠的女儿而已,天生没有念力,宛如废柴,被慕容府完全不受待见,确确实实的将她关在小院中等着老死。

  “这里何时多了桃花林?”沐清月疑惑,转身看向巧儿,“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我想进这桃花林是怎么回事。”

  桃花纷香,暖人心脾,沐清月深深吸了口气,心情放松许多。不理巧儿呼唤,她独自进去,所到之处,除了她人,剩下的是满园桃花。

  沐清月不知为何这里不准进入,听闻是那素未蒙面的国师大人下的命令。

  关于莫须有的命令她自然不会听,更何况别人叫她向东,她有个爱好便是偏偏向西,而且她也想见见传闻中人人尊崇的国师大人。

  国师大人在天朝国拥有不可动摇的地位,甚至地位与权利比当今皇上还要高,只要他句话,整个天朝国便会瞬间覆灭。他的切关系着天朝国未来,所以百姓奉他为神明。

  越到桃花深处,逐渐浮现石桌,桌上还有壶酒,沐清月好奇拿起酒壶嗅了嗅。

  好香,股桃花香弥漫在鼻间,她平身也最爱喝酒,不管什么酒也爱喝。

  “举杯消愁愁更愁,今日拿你来消消我的愁!”她举杯,执起酒壶直接对着喝下去,这喝可当真是美味至极,偶有感觉几口辛辣味呛在喉间,舌尖绕香,芳香醉人!

  喝完壶酒,这后劲着实大的很,以前她是千杯不醉,现在只是壶就让她晕下。

  天旋地转之中,踉跄着步子,还没走几步,沐清月直直的扑在地上。想等着大地的怀抱,腰间暖,低沉淡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本座的酒倒是被消愁所用!”

  醉倒之前,沐清月对那声音唯的印象是好听,好听的仿佛是在弹奏场美妙的曲子。

  模模糊糊之中,抹白影在自己眼前晃,之后再也没有意识,醉在那人的怀里。醒来之时,沐清月睡在自己的小院中,巧儿直待在她身边伺候着,见她醒来忍不住松了口气,“小姐,您可醒了!”

  “我这是睡了多久?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沐清月揉揉自己酸胀的额头,脑海中晃过些片段。记忆中,她到了桃花林,然后拿起壶桃花酒自酌起来,之后便醉了过去。

  巧儿见沐清月完全没有记忆,絮絮叨叨的告诉她昏迷后的所有事,而她也了解到自己是醉了过去,但是是被国师大人带回来的,而自己整整睡了两天两夜。

  巧儿暗松了口气,幸好国师大人没有发火,也幸亏沐清月睡觉老实,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听巧儿说,今天国师大人会在大厅与几位大臣商量事宜,道谢也不是时候。

  沐清月在床上躺了那么久,皮子也该在外面松松,刚准备起床,门猛的被人踹开,大约十三岁少女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外,她袭罗裙,罩住妩媚妖娆的身材,只是年仅十三岁便发育的玲珑有致。

  少女乃是慕容雪的妹妹,慕容婉,嚣张跋扈,小姐脾性十足。也是尚书大人,她们的爹爹慕容沣最宝贝的女儿。慕容雪不会念力,这慕容婉却是天才,小小年纪,便修的身好修为,平日最看不惯她这个废物姐姐,专门找茬来欺负她。

  慕容婉劈头就骂:“个废物,没有点本事,还敢去玷污国师大人的桃花林。当初还没把你冻死,这次非得将你热死。今天看本小姐不好好收拾你,让你知道自己的地位!”

  团红色的火焰在慕容婉素手之中囤积,她美艳小脸上闪着恶毒的光芒。巧儿护主,慌忙的保护沐清月,尽管脸上害怕的要命,她还是紧紧保护沐清月,“小姐,你快走!”

  “哼,想走,没门!”慕容婉将那团火焰直接打向垂着头的沐清月,看见她整个身子发抖,以为她怕了,更加得意起来,“现在知道怕也没用!”

  第2章事情闹大了

  ?

  所有人没有看见,沐清月的唇角勾起抹冷酷的弧度,眼中泛着妖异的光芒。

  别人都以为她身子发抖是害怕,实则她是在笑,笑慕容婉骄傲自大,还以为她是以前那个软弱无能的废物大小姐,真是可笑,她根本不是

  眼看那火球将要狠狠燃烧她的整个身体,慕容婉也能看到这废物姐姐在火堆中打滚凄惨鸣叫,心下那丝不快也被这畅感磨灭。

  谁也没注意到,那红球要到沐清月面前时,突然之间,那红球转变了方向,直直的往要看好戏的慕容婉滚过去,慕容婉大惊失色,小脸吓的忘记反抗,巧儿也愣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明明那火球是往小姐身边扑去的,怎么下转变了方向往三小姐扑过去。

  沐清月假装捂着唇,杏眸瞪得大大的,“啊,这是不是上天开眼,坏人有怀报!”

  噗!听到此话,慕容婉气的吐血,没有想到这会是那个懦弱无比的废物!

  气的太凶,也忘了躲闪,结果结结实实的被自己丢出的火球反噬,她在地上滚来滚去,凄惨的叫道,“救我救我”

  沐清月捂唇偷笑,面上却是极其担忧,想去又不敢去,她在边伸长脖子,“妹妹,你等着啊,姐姐来救你!”

  “快去你这个贱人!”慕容婉惨叫道。

  别看慕容婉平时柔柔弱弱的,面前给人乖巧温婉的淑女模样,实则只有待在她旁边的贴身之人才晓得她性格乖僻,嚣张跋扈,以欺负她废物姐姐为由,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终于她废物姐姐次真的被她玩死。

  要说这慕容雪死的可真算冤枉,甚是可怜,衣衫褴褛躺在草地上,又是初冬之际,即使没有被慕容婉折磨死,在这大冬天穿件破烂衣服也会冻死。很不凑巧的是,这慕容雪其实是冻死的。

  而她,十分好心的将那死去的慕容雪用凡间的方式将她火烧,尸体不剩,渣渣不剩。她想,那慕容雪应该是很感激她的,而她瞧着慕容雪死的冤枉,身世又可怜,则变成了慕容雪代替她生活。

  所以,没有人知道真的慕容雪已经死去,她,只是个冒牌的!

  沐清月附耳在巧儿耳边,巧儿先是脸惊讶,继而点点头,飞快往厨房跑去。

  因慕容婉的惨叫声太过凄惨哀嚎,素来冷清偏僻的兰苑来了许多人,那破烂的门槛受不了许多人的踩踏,终于完成它的使命。

  远在大厅商量事宜的慕容沣听自己的乖女儿在兰苑出事,顾不得其他,和国师大人打个招呼匆匆往兰苑赶来,国师大人向慈悲为怀,自然也跟着慕容沣起。

  慕容沣不好回绝尊贵的国师大人,只能硬着头皮请他起前来。

  国师大人走,其他那些大臣自然跟着,原先只是小部分的队伍瞬间壮大,宛若条长龙直直往兰苑跑去。

  这不,刚到兰苑中,巧儿也从厨房跑过来,手里提着通清亮清亮的水,荡漾圈圈波纹慢慢散开。“小姐,水来了!”

  巧儿将桶递给沐清月,沐清月接过,她“艰难”提着桶水,直直的往慕容婉的方向跑去,边跑边焦急的朝慕容婉叫道,“妹妹,再等等,水来了啊!”

  谁知要跑向慕容婉的方向时,沐清月不合时宜的踩到个石头,脚下滑,不合时宜倒地,手中的桶不合时宜突然飞起来,呈弧线转了个弧度砸向被火包围的慕容婉。

  她原先的设定没有错,将这桶连带里面的水,实则是油全都脑子灌在慕容婉的头顶上,没有想到,那方向稍稍歪了些,桶直直的往人群中那名白衣男子砸去。

  所有人大惊失色,那慕容沣更是料不到,就连他的爱女也没管,直直的看着水桶往那白衣男子砸去,沐清月也跟着看过去,那看,吸了口气!

  尼玛,面具男!

  那男子身穿袭白衣,颇有仙姿飘飘的风度,包裹住完美修长的身体,黑发不扎不束,透着几丝邪魅,唯遗憾的是他脸上带着面具,掩住他的容貌。

  即使这样,依然能感受到他出尘绝艳之风采!

  木桶没有预料中砸到白衣男子头顶上,而那木桶在离他上方还有两厘米的距离转瞬消失,慕容婉身上的火也在这个时候消失。

  “女儿啊!”人群之中,名美妇人泪眼婆娑的跑到慕容婉身边,赶忙将身上的外套给慕容婉套上,说实话,现在慕容婉周身漆黑,灰溜溜的只剩下双眼珠子是白的,完全没有之前那股妩媚美丽。

  她看到美妇人,委屈的抱住她,“娘”

  这边,慕容沣胆战心惊的下跪,面色煞白,“国师大人!”

  他转头朝沐清月呵斥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不显丢人,赶快过来向国师大人道歉!你刚刚可是差点砸中国师大人!”

  沐清月没动,她低垂着头,努努嘴。她天不怕地不怕,谁也没下跪过,凭什么让她给国师下跪,想的倒美!

  从这边来看,其他人都以为沐清月是吓怕了,包括慕容沣,个乡巴佬没有见过国师大人,不知道如何反应。

  也是,个废物怎么可能会有机会见到国师大人,这次可算是她赚大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沐清月压根不屑!

  慕容沣的心思可是明明白白的,为了保全慕容家颜面,让废物女儿来求饶,如果国师深明大义倒也无碍,如果国师大人非要怪罪下来,这废物女儿也只能推出去,好薄他们慕容家几十口人。

  这大女儿从小没有念力,完完全全就是个废物,可以说因为这个废物女儿,让慕容家脸色无光,所以将她丢在这偏僻的小院,让她了此残生。

  他是知道慕容婉同府中其他儿子女儿起来欺负慕容雪,只是他睁只眼闭只眼,巴不得这废物永远消失在人世间。

  渐渐的,他也没管这废物女儿,伙食也克扣不少,天三顿只管饱,倒是没有想到这废物女儿倒是也长成了少女,算算时间,她也该15岁,已经快到及笄的日子。

  慕容雪的身世甚为可怜,她的母亲本是异国公主,身份相当尊贵,嫁给慕容沣之后,因性子太过火爆,看不惯慕容沣娶妻,两人天吵,两天吵,渐渐的,慕容沣离间了慕容雪的母亲,慕容雪的母亲心伤过度,搬到僻静点的地方,眼不见心不烦。

  在这期间,慕容沣空虚寂寞,下纳了几个妻妾,其中最宠爱的还是慕容婉的娘亲二姨娘杜月婉,那慕容婉的名字也是取杜月婉最后个字作为名,可想而知她的宠爱力度。

  慕容雪的娘亲哀莫大于心死,谁知,这个时候又怀孕。

  毕竟慕容雪的娘亲,慕容沣的正妻容貌也是倾国佳人,怀孕之后,面色红润,加上她性子沉稳许多,让慕容沣刮目相看,重新再次宠爱她。

  也不知道为什么,慕容雪的娘亲生下慕容雪之后,因为大出血而死。

  慕容雪生下来没有念力,是个废柴,慕容沣也只有看她眼,便丢下她,从此再也没有看过。

  “孽女,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过来下跪!”慕容沣焦急的喊道。

  “我何罪之有,如果说不出个理由,就不可能让我下跪!”

  刚刚低着头的沐清月猛的抬头,黑白分明的眸子褶褶生辉,哪里有半丝恐惧和害怕。

  她不是慕容雪,而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沐清月——

  第3章打个奴才发发气

  ?

  那杜月婉还嫌不够,她添油加醋,作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嘤嘤哭泣,“慕容雪,我家婉儿与你有何怨仇,你竟然这么狠毒害我家婉儿!”

  慕容婉不敢说话,沐清月也知道她不敢说。

  那火焰可是从她手上传出去的,是发自她之手,如果贸贸然说出来,可能把她以前毒打废物的事情都捅出来,这慕容婉还是有几分脑子,只是可怜兮兮的窝在她母亲怀里,不说话也不承认。

  看到爱妻哭泣,慕容沣心都化了,看着沐清月闪过丝凶光,“孽女,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不仅对国师不敬,竟然还敢杀你亲妹,没想到,没想到你这孽女如此狠毒,实乃家门不幸!”

  从头至尾,国师大人不说话不出声,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

  沐清月冷笑,幸好这臭老头不是她爹,如果是她爹,她非得踹上他几脚,丢进油锅中油炸,再戳成面条送给那对虚伪的母女。

  内心虽愤愤然,她面上却极其委屈,柔柔的说道,“爹爹,刚刚孩儿看妹妹身上着火,心下担忧,想用水为妹妹驱驱火,只是没有想到脚下突然踩着石头,位置错了,冒犯了国师大人,是孩儿的错,只是”她眉眼转,“妹妹天生念力,而我连提水的力气都没有,又如何害妹妹了!”

  这话说得其他人为之所动容,再看看沐清月柔弱单薄的身子骨,多了些同情的意味,人群中,也有人为慕容雪说话,“慕容大人,看应该是个误会!”

  国师大人的紫眸之中划过丝趣味。

  沐清月感激的朝那位大人柔柔笑。

  慕容沣复杂的看着面前的女儿,此时他现在才认真的看自己女儿的模样,想想自己女儿快十五岁,那身体发育的却像十二三岁那般干扁,面色蜡黄,身形消瘦,实实在在看不出有她母亲当年的美韵,抹愧疚染上他的眼角,想自己这些年对女儿的不闻不问,倒是感觉有些对不起。

  可能是良心发现,或是个父亲对女儿的愧疚,慕容沣筹措着怎么跟沐清月求情,也算是尽了父亲的义务。

  想着,他恭敬对国师大人说道,“国师大人,小女本是无意冒犯,还请国师大人饶她条小命即可,其他任由国师处置!”

  此话出,沐清月身子猛地震,莫名心寒。

  国师大人终于把视线转到沐清月身上,看到她的双眼阴冷的落在慕容沣身上,完全不似平常那懦弱废物的慕容大女儿所拥有的凌厉眼神。

  清清淡淡的声音从面具身后发出,如他的人那般,那声音同样磁性低沉,煞是好听,“慕容大人,慕容的家事本座管不了,待你好好处理!”

  国师大人不会管,那慕容沣自然舒服多了,也不用担心国师会怪罪什么的,连忙千恩万谢的送走国师,将其他人也送走,明面上是说他要好好管教下自己的女儿。乃何爱女受伤,慕容沣现在管不了沐清月,急匆匆的抱着慕容婉医治,临行之前深深的看了她眼。

  慕容沣的表情她看在眼里,深深的厌恶和阴冷,和对慕容婉的慈爱完全两样。

  这倒让她不由得心寒,这就是慕容雪的亲身父亲。个眼里只有利益的男人,没有利用价值的女儿对他来说犹如垃圾。

  不过,敢这样对她,她势必要讨回来!

  又是阳光明媚的天气,枯枝最后片叶子也落下。

  某人毫不知情的狠狠踩上去,沐清月带着巧儿出来走走,坐在小院中编制的秋千上,有气无力的摇晃,她的脑海里还想着那片桃花林,桃花林的那壶酒,还有那温暖的怀抱

  急忙甩了甩头,甩走乱七八糟的东西,脸色红,她怎么会想到那里去!望着天空,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