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对手,三下两下就被他打趴在地。

  得意的扬了下自己的鼻子,“看来你老了,可是当不了看家的好狗儿哦!”

  管家被他牵制着,艰难的弓下腰,整个脸色呈现不正常的乌紫色。显然是被齐诺的话给气的,他咬牙切齿的低声道,“你们乱闯南府,大人定不会饶了你们!”

  “呵呵你说是藏公主的罪更大,还是擅闯府邸的罪更大!”齐诺悠闲的架住管家的两只手,轻轻扭了下,疼的管家额头冒冷汗。

  “你,你胡说什么呢!藏匿公主的罪当然大,但是南府没有公主!”管家脸涨成青紫色。

  其他护卫不敢上前。

  就在此时,道巴掌声清脆的响起。

  南非月双手拍掌,似笑非笑的看着齐诺等人的所作所为,“刚刚回来,可真是让本大人看的出好戏,齐公子,尽管你是太师之子,但是论官位,你可没有半官职位,如此大摇大摆的进入别人的府邸,似乎有礼不合!”

  在护卫的簇拥之下,他缓慢的走下台阶,“要是本大人追究起来,可是要贵公子吃些苦头了!”

  “南非月,本公子难道还怕了你不成!不要以为你装成刚回来的样子,本公子就不知道你其实私藏公主!呐,这个老奴才点都不好玩,送给你!”他手松,将管家推到南非月面前。

  管家哎哟声,揉着自己被捏的发疼的双手,恭敬的退在南非月身后。

  “大人,属下无用,让这些人胡乱擅闯!”管家在身后请罪。

  南非月微笑,“齐公子说是本大人藏了公主,那么请齐公子把证据拿出来,不然就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

  说道最后句,南非月依旧在微笑,只是他的手上已经多了把剑。

  齐诺扬起下巴,不为所惧,自信无比的看着南非月,“证据,马上就拿来,你就等着吧!”美克文学

  第54章中计

  ?“好,那本大人就在这里等着齐公子拿出所谓的证据!”南非月挥手,“你们都退下!”

  护卫收起剑,乖乖退在南非月身后,只是看向齐诺等人多了股敌意。

  清冷的弯月渐渐被云层遮盖,白子清的面容忽隐忽现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阴影罩住他的周身,模模糊糊中他的白衣随风飘动,月色洒下几多惆怅清冽的光。

  果真是第美男子白子清,眉目如画,清冷而温润翩翩。

  齐诺看到白子清出来,赶紧朝他招手,“子清,俺在这儿呢!”

  好奇的瞧了瞧他身后,空无人,不由疑惑问他,“公主怎么没跟你出来?难道她是喜欢这个小白脸,所以不愿意跟你走吗?”说话间,不由得露出鄙夷之色。

  要不是因为白子清是他好友,不忍心他被南非月所骗,他才不会过来救那个傻缺公主。

  南非月笑眯眯道,“不知右相大人找着所谓的证据没有?”

  白子清抿紧薄唇,紧紧盯着南非月,不吭声也没动作。那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直视南非月,深邃幽蓝如深夜的大海,冰冷寒冽也应该如深夜的大海。

  “大人”门外,人急匆匆的来到白子清身边,看他的着装,是公主府的下人。

  他小声在白子清耳边低语几句,白子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晦暗不明的看着南非月,“公主现在已经到了公主府!”

  “什么!”齐诺完全不敢相信,他指向南非月住处的方向,“那,他房间里面的女人是谁?”

  “咳咳表哥”柔柔的女声温柔的唤南非月,由丫鬟搀扶着名女子慢慢走出来。那名女子柳腰似风,身形削弱,走步好似随时要摔倒样,令人忍不住想好好抱在怀中疼惜。

  浮在幽暗的火光下,照着尖削的脸,带点病态像常年没见过光样。在那病态的苍白之后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清雅,她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

  南非月急忙过去搀扶女子,心疼道,“萱儿,你不易吹风,怎么出来了?”

  名叫萱儿的女子柔柔笑,美目转向白子清,轻微朝他颔首,盈盈浅笑,“歇息的时候,这位公子突然打开门。听他说是来找初璇公主,偏偏把我误认。我怕表哥有什么意外,所以想出来看看”

  齐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萱儿,璇儿!

  是他听错了——

  “对了,表哥,听说您将初璇公主带了回来,是真的吗?”萱儿的眼睛清澈而好奇,眉宇之中散发温柔的清雅。

  南非月将萱儿安坐在丫鬟搬来的椅子上,为她解释,“公主遇刺,作为臣子责无旁贷。怕公主有什么意外,我便先找了大夫为她瞧瞧,等她没有什么事之后,我便送公主回府!想必其中有什么误会,害的右相大人如此失态闯进我府!”

  意味深长递给白子清笑,南非月笑道,“右相大人心里已经有数了吧!那么本大人就不留右相大人做客了!”

  直接下逐客令!

  “虽然如此,但是不及时将公主送到公主府,你依然有罪!”白子清越过南非月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下,低声道,“最好她不要有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留下这句话,白子清带着公主府的护卫离开南府,齐诺若有所思的扫了眼那叫萱儿的女子,也跟着白子清离开。

  场喧闹就此结束。

  南府管家也去打理余下的事情,南非月挥掉周边的丫鬟,独留他和那叫萱儿的女子。

  “冥寒,辛苦你了!”轻轻拍了下萱儿的肩膀。

  那叫萱儿的女子微微笑,这次吐出来的不是女子的声音,而是略微柔气的男子之声,他浅浅笑,扯掉喉咙上的面皮,那凸出的喉咙清清楚楚的暴露出来。

  南冥寒轻轻摇头,咳嗽了下,才说道,“能够帮助哥哥,是冥寒的荣幸!只是,哥哥为何要演这么出戏?不惜让我扮作女儿身,而且,哥哥你那怕女人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的掉!”

  “冥寒扮成女子不是很成功吗?哥哥有事相求,只能再次拜托冥寒?”南非月面露郑重,南冥寒想也不想便答应南非月的要求,“哥哥说什么,冥寒自会做的。”

  “况且,弟弟不是还欠你份人情吗?”南冥寒幽幽望着漆黑的夜空,“未来驸马爷,是你替换了我才有冥寒的今天!”

  翌日,沐清月醒过来时,白子清寸步不离的在她面前守着,将她吓了大跳。“白子清,你怎么在这里?”

  她盯着白子清,活像大白天见鬼样。

  白子清坐在她的身边,端来丫鬟熬得药汤,随着摆动,大片的祥云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根白带束着半上的黑发高高遂在脑后,英眉下黑色的眼睦像滩浓的化不开的墨。

  “你昨天受伤了!”

  “这么说,你在这儿守了我夜?”沐清月惊异叫道。她皱着眉头,回想之前昏倒的事情,隐约记得,自己倒在南非月的怀里,然后便昏迷不醒。“南非月把我送回府的?”

  南非月三个字出,白子清的眸子突然变得深邃,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公主,不要和南非月走的太近,他对你没有好处!躺了这么久,想必很不舒服,等会儿我带你出去走走!”

  白子清说完便不再说话,而是细心喂沐清月喝药,望着眼前递过来的药勺,沐清月唇角抽了抽,尴尬的摆手,“不用,我自己来!”

  胆战心惊抢过白子清手中的药汤,股脑的喝进去。瞬间股苦涩味道灌满整个口腔,苦的沐清月整张小脸皱成菊花。

  她强忍着把药喝完。

  跟药汤的苦味比起来,白子清的温柔更可怕!

  喝完药汤后,白子清体贴的给她拿来小碗蜜枣,“药很苦,用蜜枣去去苦!”

  拿了小颗蜜枣放在口中,果然那股苦涩味被蜜枣的甜味给去掉,沐清月甜甜笑道,“不苦了!”

  孩童般的笑容如阳光般绚烂,正好被进来看望沐清月的齐诺和墨南非看个正着。美克文学

  第55章白子清被擒

  ?

  “醒了?”问的不是沐清月本人,而是问向白子清。从刚刚进门的时候,齐诺看了眼她,就不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沐清月也懒得看他。

  她知道齐诺是很讨厌她的,每次都躲着她,除非被人逼着找她有事,否则他是步也不愿意来到这里。

  白子清点点头——

  墨南非也收起原先的吊儿郎当,进来的时候便是脸的沉重。“子清,你出来下,我有事要跟你说!”

  白子清把目光放在沐清月身上,显然有些不放心她。齐诺在旁边催促道,“不用担心,她那么大的人了,也不会出什么事,更何况不是还有我照顾的吗?”

  白子清低下头,沉思了下,半晌对齐诺点头,“那公主便麻烦你照顾了!”他转过来,眸子清澈皎洁,看着沐清月,“等会儿我再陪你走走,你先再房中休息下!”

  叮嘱完了,白子清与墨南非离开了房间,特别是墨南非的表情难看的吓人,沐清月直觉这次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房间片静谧——

  沐清月自动忽略边落在自己身上仇恨的目光,打了个哈欠,准备在回去补觉。

  “事情都闹这么大了,你还能睡得这么香甜!”齐诺讥讽道。

  看着她安然睡在床上,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就让齐诺讨厌的很。凭什么子清什么事情都要为她做,这个傻缺公主有什么资格!

  沐清月干脆坐起来,与齐诺大眼瞪小眼,“你想说什么!还有,不要用什么都是你的错的语气来责怪别人,对于完全不知情的人来说,乱按罪名,是对别人最为不尊重。当然,对象是你的话,我倒是没觉得什么!”

  齐诺忍住想要杀死这个傻缺公主的冲动,横眉冷对,“你知不知道子清昨晚为了找你,擅闯南府,而那个刺杀你的刺客出现在子清的房里,被人捉住,他现在正被人带去皇宫问罪,你到底知不知道!”

  “什么!”沐清月愣,“你说那个刺客出现在白子清的房间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那个刺客只是自己胡诌乱编的,伤自己的人分明是五皇子,怎么偏偏跳出来个刺客,到底是哪里不对。

  “齐诺,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此时,沐清月的脸色阴沉的吓人。

  本来那么明亮,蓝的那么澄净的眼睛,变得寒光闪闪,像钢铁般,时时闪着睿智的光亮。

  齐诺忽然觉得,这跟他所认识的傻缺公主有什么不样。

  或许,能够信她?

  就在此时,墨南非推门而入,看着他们欲言又止,像是在闪躲他们的视线,稍稍撇开眼。

  “墨南非,白子清去哪里了!”沐清月质问道。

  他的身后除了孤寂的凉风而外,那儒雅的身影已经再没出现过——

  墨南非张张嘴,瞥向齐诺又低下头。

  这么婆婆妈妈的性格让沐清月心生烦意,在齐诺和墨南非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突然从床上跳下来,拉扯墨南非的衣领,张小脸绷得紧紧的,“告诉我,白子清去哪里了!他是不是因为跟刺杀我的刺客有关?”

  墨南非愣,不自觉把目光转向齐诺,那意思在问,你把事情给她说了?

  “南非,你来是不是捉拿他的?”齐诺问道。

  墨南非叹了口气,手搭上沐清月拉扯他的手上,“皇姐,我只想告诉你,白子清做什么都是为了你,所以他不可能派刺客杀你!”

  沐清月暗了暗眸子,突然抬起头讥讽的笑道,“判断个人还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我自己有眼睛!”

  在墨南非怔愣时,沐清月松开他的衣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刺客是怎么被发现的!”

  沐清月总觉得,这好像是个阴谋,个要推倒白子清的阴谋。

  而且,她感觉自己陷入了个巨大的阴谋坑中,成为了别人棋盘上肆意利用的棋子,这让沐清月该死的不爽,更加想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南非还没有适应住沐清月的突然变化,在她那幽暗的瞳孔中,老老实实的将整件事情分文不差的告诉沐清月。

  原来,在昨晚白子清回府之后,宫里的官兵后步到达公主府,将刺客逮住。那刺客被官兵带回宫中,严刑拷打,不出晚,那刺客老老实实招出了所有事情。

  他说刺杀公主的人是白子清,至于原因,那个刺客没说,便中毒自杀身亡。

  这次墨南非过来主要是带大理寺的人来捉拿白子清,将他关押大理寺,不日启程。临行之时,白子清特意嘱咐墨南非不要对沐清月说任何关于他的事情,但是沐清月自身敏锐,墨南非深知骗不了她,老老实实的将切招了。

  说完这切后,墨南非想去看白子清的情况,去打理地牢上下的关系。

  “明日,他便会送往大理寺,希望你能去看他!”墨南非顿了顿,“有些时候男人是最需要女人的安慰!”

  那个时候,沐清月并不懂话外之音。

  事不宜迟,她必须进皇宫趟——

  “喂,你干什么!”齐诺看到沐清月大摇大摆的在脱衣,惊叫道,两只眼睛瞪得像核桃样。

  他赶紧护胸,“我告诉你,即使我不喜欢你,你也不要强要,小爷我宁死不屈。”

  沐清月翻了个白眼,不理会齐诺叫唤,将面上的衣服脱下。里面还穿着件亵衣,齐诺看,送了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幸好,幸好!小爷的清白还迸的。”

  此时,沐清月已经将衣服换上,与之前不服,她这次穿的是鹅黄铯衣衫,令她张扬的性格也温婉可爱许多。

  “本公主对性无能也不感兴趣!”

  留下这句话,她转身出了房间,留下齐诺瞪着双眼睛,咬着牙深思沐清月那句话。

  沐清月出了房间,下人来报,“公主,府外有人要见您!”

  皱了皱眉,她现在可是要去皇宫,到底是谁要见她?

  “你去跟他说,本公主现在没有空见他,让他回去吧!”

  第56章危险的墨弈城

  ?

  “喂,我也要进宫!”好半天,齐诺反应过来之后,急匆匆跟着沐清月走出来。

  这齐诺不是很讨厌自己吗?呵!真是为了白子清可以愿意做任何事情⌒细想来,他和白子清的关系好的似乎太不正常了

  加之此次白子清被诬陷入狱,他比任何人都还紧张,紧张的太不正常。

  “喂,走啊,你直盯着我干嘛?”齐诺怪异的看着沐清月,摸摸自己的脸,“我的脸上有什么怪东西吗?”

  他的手上立马多出面镜子,这边照照,那边瞧瞧。也不知道他是何时将镜子拿出来的,沐清月的唇角抽了抽,看齐诺的目光更加奇怪。

  齐诺仔细看自己的脸,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又将镜子放了回去,看着沐清月皱皱眉,“你要不要用这么恶心的目光看着我,虽然小爷知道我帅,但是也不要老是看别人好不好!”

  好吧,沐清月彻底服了!

  刚开始第眼的时候,齐诺稳重俊美,但是相处之后,沐清月深深打消之前的念头。齐诺太过冲动,加上不会察言观色,脑子根筋,然后现在她又发现条,那就是

  比墨南非那个花花王爷还要自恋。

  “齐诺,你咳咳,我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你放心,等白子清平安出来,我会退出的!”还怕齐诺不相信,沐清月拍拍自己的胸口。

  齐诺并不知道沐清月脑子里的猥琐念头,还以为她是要放弃纠缠白子清,也没细想。而是拍拍沐清月的肩膀,语气也放软了些,对沐清月也有了好脸色,“早知道这样想不就行了嘛!其实小爷发现你人还是挺不错的。”

  “恩恩”沐清月配合的点点头。

  那是当然,有情人终成眷属嘛!

  好不容易,两人这次出奇的和谐,起往府外走去。

  马车已经备好,看着金灿灿的装潢,沐清月微微皱了下眉目,而恰巧这样微小的动作被齐诺捕捉到,“不喜欢?”

  “恩?”沐清月疑惑的看向他。

  “你不喜欢马车?”指了指金灿灿的马车,光是那金丝楠木,也是千金难买。

  沐清月点点头,“这种东西太奢华,坐在里面感觉我像暴发户样!”所以之前她宁愿坐轿子出去,也不想再做这马车,实在是太引人注目。

  “不过现在是紧急时期,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任性而耽误咱们的大事,走吧!今天本公主再坐坐这晃人眼球的马车!”

  看着沐清月脸赴死的模样,不自觉的齐诺被她逗乐了。

  跟在她的身后,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拉起她的手,暧昧的在她小巧玲珑的耳垂边低语,“我发现,你还是挺有趣的!突然,本公子对驸马爷那个位置有了兴趣!”

  沐清月倒是丝毫不在意,抽出被齐诺拉着的手,笑吟吟的说道,“谁做驸马爷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做驸马爷的!”

  因为真爱嘛——

  心,猛然撞击。

  齐诺愣了下,玩味的勾起唇角,双眼紧紧盯着沐清月的背影,呵呵笑道,“是吗?可是我也是说的是真的”

  两人坐上马车,马车行驶离开。

  边,身穿宫中太监服装的少年刚刚解完手,看到不远处的马车也没多大在意。而是走向公主府的守卫面前,可怜兮兮祈求道,“两位大哥,你们就让我进去见见公主吧!我有东西要归还给公主,还请你们通融下。”

  站了早上,少年不由得口干舌燥。

  他从袖中掏出银子来,递给守卫,“这些,给大哥喝喝酒,麻烦通融下,啊!”

  守卫推辞掉少年的银子,看也不看它眼。

  可能是被少年缠的烦了,守卫终于松了个口,“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