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安理得到处玩耍了?”

  “不是他指挥刺客来杀你的吗?怎么你还护着他?”皇后不懂的看着她。

  沐清月努努嘴,“要我怀疑白子清,我更怀疑南非月!”

  其他人都不知道,只有自己和五皇子才知道真相,根本不是所谓的刺客,她当然相信白子清是冤枉的。

  但是,自己不可能将五皇子供出来?而且,是自己撒谎说是刺客,要是切都捅出来的话,对五皇子和自己都没好处!

  现在最重要的是,那刺客是谁将计就计安排进来陷害白子清,他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最怀疑的便是南非月,那个表面温和,实则腹黑的男人。

  他的心思是最难猜的个人!

  只是听在皇后耳里可不是这么回事,她也不了解沐清月的真实想法。她温柔笑道,“璇儿是真的很担心右相大人,相信他知道你的心情是很高兴的。”

  “恩?”沐清月疑惑的琢磨皇后的话语。“担心他?”

  她只是不想白子清可怜兮兮的被无辜,而且也是她的责任,至于担心,根本谈不上吧!

  “璇儿,你老实跟嫂嫂说,你是不是喜欢右相大人?”向端庄的皇后突然八卦起来。

  齐诺也拉长了耳朵,等着沐清月的回答。

  那心情带着丝紧张——

  沐清月脑袋快速转了圈,慢半拍的理解了皇后话中的意思,她噗嗤笑,捂着肚子边笑边说,“嫂嫂,这个玩笑真不好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白子清嘛,而且他那么讨厌我,咱们两个说什么都不可能的。”

  齐诺听到沐清月说不喜欢白子清,突然舒了口气。然后又开始同情起白子清来,喜欢人喜欢成误以为讨厌,他可真是悲催的。

  前面情路漫漫啊!

  “嫂嫂倒是觉得你和右相大人是男才女貌,天生对。”皇后真实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她叹了口气,以前还感觉这小妮子有点喜欢白子清,怎么现在对人家愣是点感觉没有,该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嫂嫂不必担心,璇儿还是嫁的掉的。”沐清月胡乱拿些话来堵塞皇后。看皇后还想说什么,她连忙拉着旁边的齐诺,“嫂嫂,我们还有事,就不陪你了啊!等璇儿把事情处理完,就会来看嫂嫂的。”

  说着,赶紧拉着齐诺飞奔。

  皇后看着他们二人离开,叹息的摇了摇头,又对沐清月无可奈何,“这小妮子的嘴怎么越来越甜,说的本宫连话都接不上。”

  璇儿的事情无奈,她的事情何尝不是无奈——

  皇后的目光落在金銮殿上,微微露出丝苦笑,带着宫女离开。

  第60章骂的忒很了

  ?

  “五皇子,您怎么不追上公主?要不奴才把这东西给了公主!”柱子角落处,名面貌如画的男子立在那里,他旁边的身穿太监服的少年焦急道。

  从公主府匆匆赶回来,少年赶紧禀告五皇子,好不容易打听到公主在金銮殿面见皇上,却想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公主离开。

  五皇子叫住少年,“不用追了,那伤药丢了便是!”他转身往相反的方向离去。

  少年左右为难,望着手中的凤佩和伤药不知如何是好。“伤药可以丢,但是凤佩该怎么办?哎,先收好再说!”他将两样东西收在袖中,匆匆追上五皇子的步伐。

  “皇子,你刚刚急匆匆的来到金銮殿外,不正是为了将凤佩和伤药给公主吗?咱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公主出来这”少年心中有些疑惑。

  刚刚五皇子听到初旋公主在金銮殿,那么焦急,结果东西不给也罢,他还躲着公主。让少年有些郁闷,不懂五皇子在想些什么。

  五皇子停顿了下,冰冰的没有感情的声音传过来,“她是我不能触碰的人!”

  说着大步离去,留下少年满脸茫然。

  五皇子说的是什么意思?

  北海龙宫——

  “找到那个女人的痕迹了?”龙椅之上,龙太子俊美绝伦的面容之上浮现几分暴戾,轻轻挑起身边妖艳无比的仙子的下巴。

  大手覆在她那白皙丰满之上,轻轻揉捏,引得他怀中的仙子阵阵轻颤。两人衣衫不整的交缠在起,龙太子还没来得及整理衣衫,亵衣滑落,露出精壮的胸膛。

  老乌龟非礼勿视,从头不敢将头抬起来,轻微颔首,“回禀太子,微臣派人在大陆查探,发现她在天朝国出现过,但是”

  “但是什么?”龙太子漫不经心的挑逗着怀中的仙娥,听到那个女人的消息,摆弄女人的欲望也消失不少。

  “但是奇怪的是,她和妖界的妖王起消失在了天朝国,当时她还为墨华上神挡了那毁神毁妖的破空之箭,好像命不久矣!”

  咔擦!

  酒杯落地的声音。

  听到老乌龟的报告,龙太子忽然起身,性感的薄唇紧紧绷起,那仙娥因没了依靠,不小心滑落在地,龙太子也没有理会她,而是暴戾的看着老乌龟,“你说,她中了破空之箭?她怎么会跟墨华上神在起,神和妖又怎么能在起。”

  龙太子现在好可怕!

  老乌龟打着冷战,小心的回答龙太子的话,就怕他个不高兴,自己不保。

  “微臣听说墨华上神收了妖作徒弟,所以所以他们才在起!那女子其实是妖王手下的人,是来杀墨华上神的,也不知怎地,往日法力高深的墨华上神好像修为少了大半样,竟连妖王也对付不了,才让妖王使了空子,射出破空之箭,却被那女妖挡住那箭。之后妖王带着女妖消失不见。”

  龙太子剑眉微蹙,股威严霸气之感袭来,使得人不敢造次。“呵,这么说,高高在上的墨华上神也有失脚的天!那么,之后呢?”

  “之后,之后墨华上神回了初华山养伤,没过多久,个人去闯妖界,却也不知怎么回事,紫烟上神跟着同去,出妖界之时,也只有他们三人,不见那女妖!”

  “紫烟上神也去了?”龙太子听到紫烟上神的时候,眼睛处划过丝异色,眼中的暴露更深。他深思了下,喃喃道,“好不容易遇到个有趣的女人,没想到死了?不对,墨华上神那么重视那女妖,绝对不可能让那女妖送死。她绝对还活着!”

  “对了,父王他们讨伐魔界之事如何?墨华上神有没有参与进来!”为了取回右眼,报挖眼之痛,几个龙王和天君派下的天将前去讨伐魔界。

  只是日子过去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回太子,二太子传来消息,魔界与天界正在开战,但是久久没有见到魔界之主,只有他身边的乌旬正在指挥!墨华上神没有参与魔界之事,好像他并不愿意跟魔界开战,现在还滞留在凡间。”

  “神魔大战本太子是听过的,那墨华上神跟魔界之主渊源颇深,好像是因为名女子,时间太过久远,或许父王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墨华上神不参与进来确实有些头疼,丞相,你就去派人观察墨华上神的举动,看看他是不是跟那个女妖有来往。”

  龙太子的眼神暗了下来,唇角勾起丝阴狠的笑容。

  浴室之辱,他必须要报。

  “是”

  “哈哈”龙太子疯狂大笑,笑的整个宫殿为之颤。

  “太子”身后覆上柔软的躯体,龙太子欲望猛然升起,反过身,直接将仙娥压在身下,两人衣衫褪尽,直接在大殿表演活春宫。

  宫殿之中散发股糜烂的欢爱气息,伴随着男女之间忘我的呻吟。

  老乌龟识趣退下,那声音令周遭的侍卫仙娥红了脸。

  另边——

  此时沐清月正在地牢处好说歹说的跟着几位侍卫大哥沟通沟通,“侍卫大哥,行行好,他好歹是本公主的驸马爷,本公主怕他饿着冻着,所以想给他下点酒菜吃吃”

  “还请公主不要为难属下!”侍卫板眼答道。

  “混蛋,本公主说的口水都干了,你丫丫的竟然点都听不进去,告诉你,要是你不让本公主进去,本公主踢了你的命根子,让你祖宗十八代晚上找你要后代!”沐清月气的搙起袖子,露出白瓷板的肌肤,在阳光之下泛着琉璃光芒,嘴里却是满口污秽。

  齐诺也呆了

  被沐清月那满嘴污秽给听得吓呆,谁都没有想到,向教育良好的公主骂人这么泼辣,说话这么污秽不堪。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第反应是看她那露出来的肌肤,第二反应才发现那些侍卫同样色眯眯的跟他看同个地方。

  当然,他跟这些侍卫是不样的。

  看到这些侍卫眼睛不眨的盯着沐清月的手腕看,齐诺的心里不舒服起来,赶紧霸道的将沐清月的袖子放下,盖住那洁白无瑕的肌肤。

  第61章悸动

  ?

  抬起来,正好看见她用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齐诺咳了咳,掩盖住那丝心慌,对“你说你身为个公主,应该注意点场合,而且”稍显鄙夷的看着她,“你怎么变得越来越粗俗,真心觉得你不像个公主!”

  “是吗?我不像公主,那你像便是了!”沐清月无所谓答道,却让齐诺猛地被自己口水呛到。

  双手抱胸,上下打量番侍卫,那眼阴测测,让人胆战心惊。潜意识中侍卫本能夹紧双腿,忽听女子咯咯笑道,“不要那么紧张嘛!”拍向其中个侍卫的肩膀,那侍卫身子猛地震。

  还没准备享受到美人的抚摸,却见美人直直盯着他胯下,温声细语,仿佛在诉说情话般温柔。“不就是以后都无法享受到儿孙满堂的欢乐,天天被祖宗纠缠,没事没事!本公主很善良,只是要了你们的命根子,不会让你们命的,你们忍忍就过去了!”

  越温柔的声音越让人毛骨悚然,侍卫的额角已经冒出冷汗。

  这哪里是忍忍就过去了,这对男人来说比杀了他们还痛苦!

  “齐诺,你动手吧!”本来齐诺准备在旁边当个事不关已的人,沐清月轻飘飘的句话让他又卷了进来。

  侍卫惊恐的看着齐诺,全都摇头,请求他不要动手。

  “什么!我?!”齐诺用手指向自己,沐清月很耐心的点点头。他头扭,不屑回答,“凭什么我要助纣为虐!”

  “凭什么?”沐清月突然凑近齐诺,女子独有的芳香扑面而来,他的心不自觉的悸动了下。低头俯视女子姣好的面容,那微微张开的红唇仿佛邀他品尝,有些渴望吻上去。

  在齐诺愣神间,沐清月拽起他的衣领,将他的头压下,与自己保持个高度,阴测测的回答,“难道你不想看看你的好兄弟了吗?你可是最担心他的人!要是不愿意,本公主就不趟这趟浑水!”

  他的眼里,只能看见少女吐气如兰,喉间不自觉的滚动下。

  “齐诺,本公主跟你说话呢!”沐清月的暴吼成功将齐诺拉回现实。沐清月掐着他的脖子,龇牙咧嘴的朝他吼道,“这个时候你还在发什么呆!”

  那个样子简直是个泼妇!

  他的头昏了还是老眼昏花,怎么刚刚差点对这个公主动心!幸好,幸好自己够理智。

  “公主,我知道!但是你能不能放开你那娇贵的玉手,你再不放开,小爷的命就落在你的手里了!”齐诺涨红着脸,痛苦的说道。

  再看看他的眼里,哪里有半分痛苦之色,只是想和这个公主保持些距离,好让自己的脑子清醒清醒。

  “哼!”沐清月放开手,齐诺得到解放,立马离她远远的。

  白了齐诺眼,自己陷入沉思中。

  硬闯去看白子清是不可能的,可是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准许,要她去求墨弈城,这根本行不通。

  可能就是刚刚墨弈城下的命令,让她不准探望白子清。墨弈城那个男人被自己惹的差点想杀了自己,要是自己前去,指不定小命不保。

  哎,真是烦恼!

  把目光转向齐诺,齐诺碰上她的视线,猛地转开眼。沐清月不禁汗颜,这孩子躲着自己干嘛?

  “你是太师之子,应该有什么办法进入地牢的吧!”

  齐诺还没有平定刚刚那丝悸动,又听到沐清月的问话,心里烦闷,没好气回答,“你是公主都无法进去,我只是区区臣子的儿子,有什么办法!不过”他想了想,脑海里闪过丝光,“皇后的话可能有办法!”

  皇后?那个温婉而端庄的女子?

  “她能有什么办法?”沐清月反射性问。

  齐诺走在前面,“先去后宫!”

  从刚刚到现在,齐诺的眼神就不敢放在她身上,好像在怕什么,躲避着她。这让沐清月有些郁闷,不过她也懒得去探究齐诺的不正常,跟在他身后往皇后的宫殿走去。

  “你说你们被地牢的侍卫拦在门外,不准让你们去见右相大人?”檀香缭绕,皇后端坐在软榻上,素手轻扣杯盖,扫去茶水面上的残渣,优雅的浅尝口,而后放在用上好锦绣盖住的小桌上。

  沐清月和齐诺左右坐在两边的椅子上,那椅子也是用上好紫檀木所做,隐隐间发出淡淡的清香。

  “是啊!所以臣和公主前来就是想让娘娘出面,助我们进入探望子清!”齐诺诚恳的请求道。

  皇后沉思了下,“按理来说,没有定罪的犯人都是可以探望的,况且右相大人只是交给大理寺批判,这璇儿即为公主,也有权利进入地牢中的。只是为何,侍卫却将你们拦在门外。”

  沐清月努努嘴,她能说是初璇公主那个变态哥哥下的命令,那个占有欲极强的臭男人!

  “这个原因,只能问皇兄了!嫂嫂,你就帮帮璇儿这次吧!”沐清月并不想说的太坦白,只是稍稍代过。

  皇后朝沐清月招手,示意她过去。

  沐清月犹豫了下,站起身走到皇后面前,却被她同拉到身边坐下,充满温暖的手盖在她的手背上,温柔笑道,“璇儿莫说帮忙,即使不说,嫂嫂也会帮助璇儿的。正因为如此,璇儿才终于来主动找嫂嫂次,嫂嫂很开心!”

  沐清月内疚的低下头。

  皇后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而且看她那么宠爱初璇公主,要是知道初璇公主和她的夫君有腿,她该如何反应?

  是个女人都会恨那个小三吧?即使皇后心胸再过大度,也不会原谅初璇公主的。

  那么,这个真相就让它永远沉淀,她也想找那个初璇公主好好谈谈,她和墨弈城是怎么回事。

  毕竟这么温柔的女子,她真的不想她被伤害!

  皇后答应了沐清月的请求,临行之前,她拿了样东西,却不被沐清月和齐诺看到。沐清月想看,皇后只是浅浅笑,“到地牢门外,嫂嫂会给你看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第62章前往地牢

  ?

  到了地牢门外,那些侍卫看到皇后娘娘到来,受宠若惊的给皇后娘娘行礼。

  心里震惊异常,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常在后宫而尊贵的皇后娘娘怎么来这么脏乱的地牢?

  皇后如往日那般亲和,只是多了份威严,“免礼!”

  那侍卫哆哆嗦嗦的站起身,皇后温柔笑道,“你们在这里站久了,想必口渴了吧!紫苏,给几位侍卫大哥倒点好茶!”

  那侍卫更加受宠若惊,紫苏是皇后身边最得力的宫女,听到皇后的吩咐,她麻利的从篮中拿出个茶壶,分别倒了十碗,分别递给每个侍卫。

  皇后赏茶,是无上光荣。偏偏他们看到在皇后身边的沐清月时,倒有些犹豫起来,迟迟不敢接过那碗茶水。

  沐清月嘻嘻笑道,“莫非侍卫大哥连嫂嫂的面子都敢扫?胆子可不是般大!”

  齐诺在后边擦汗,他怎么没有发现这个公主腹黑的很,真是怀疑她以前是不是扮猪吃老虎,那些所作所为都是假象!

  那侍卫惶恐下跪,“属下不敢!”

  “璇儿,咱们进去吧!”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皇后没有叫那些侍卫起身,而是带着沐清月准备往地牢走去,只是地牢门前上锁,没有钥匙是进不去的。

  皇后停下,与沐清月对视眼,用眼神安慰她,继而对那些侍卫说道,“把门打开吧!”

  那些侍卫面面相觑,其中个带头的小声回道,“回禀娘娘,不是属下不开门,而是皇上下了圣旨,说谁都不能进去探望右相大人!”

  “哦?”皇后沉吟片刻,她继而柔声道,“那,连本宫也不能进去吗?”

  “是”侍卫硬着头皮回答。

  沐清月咬着嘴唇,低声询问皇后,“嫂嫂,这可怎么办啊?你来了他们都不肯打开门!”

  皇后轻轻拍了沐清月下,温柔安慰她,“嫂嫂有办法!”她从紫苏手上端过那碗茶水,递给吓得惨白侍卫面前,微微笑道,“茶凉了就不好喝了,你们都站起身把茶水喝了再说!”

  侍卫听令起身,惶恐不安的接过皇后手中的茶水,小心盈盈的将茶水喝完。因为皇后在场,他们喝的也没有以往那样粗俗,带着丝小心。

  好不容易茶水喝完,又听皇后说道,“本宫知道各位有难言之隐,本宫也不想强求各位。”侍卫松了口气,对皇后感恩戴德。

  皇后浅浅笑,“各位不认同本宫,只是可认同本宫手中的龙凤玉佩!”摊开手,块赤红色的凤凰玉佩在阳光之下发出潋滟耀眼的光芒,晃花了在场所有人的双眼。

  看到那玉佩,侍卫赶紧跪下来,行礼。

  “这玉佩是皇上赐予本宫的,也就代表见龙凤玉佩犹如见皇上!你们可认同?”

  看到那货真价实的龙凤玉佩,侍卫乖乖让步,“自然认同!娘娘请!”那带头的侍卫将地牢大门打开,沉重的门缓缓打开,股阴凉的气息扑过来,夹杂丝霉味。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