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跳开车帘。

  马车还在疯狂的行驶着——

  同伴跳开车帘,入目的是躺在地上死去的马夫,除此之外空无人。他赶紧走过去摇晃马夫,却探到他没有丝气息。

  在他没有来得及防备之时,沐清月猛然从车顶上跳下来,直接跳到马匹上。那人马上反应过来,跑出车外,却看到沐清月挥着刀对他盈盈笑,“再见!”她手挥,那刀直接劈下来,将缰绳砍断,与马车脱离开来。

  刀是从马夫身上搜刮出来的,正好能够给她防身。

  那马车失去了支撑,眼看就要倒下去,那人赶紧跑了出来。

  再看,沐清月已经驾着马远去,他只能暗暗叹息,“看来这次功劳不是咱的了!”

  四周安静异常,偶尔有几声鸟叫,浓密的林子里透着诡异和幽深,马儿渐渐慢下来。打量四周的情况,沐清月拿着缰绳的手慢慢握紧,漫不经心的美颜上也露出丝凝重。

  没有鸟叫兽叫,唯的情况就是这里面到处都潜藏着些东西,才会将鸟儿惊跑,想来就是刚刚那些杀自己人的同伴。

  自己孤身人,对付那强壮的马夫已经很吃力,要是都来些高手,恐怕她很难招架的住。

  就在刹那,鸟儿鸣叫,哄而散,道巨大的天网从沐清月的头顶上罩下来,沐清月捏着手里的刀紧了几分。

  天网罩下,沐清月赶紧从马儿身上跳下去,打了几个滚跳出了天网的控制之下。那天网将马儿罩住,不到片刻时间,马儿肉身瞬间覆灭。

  “这是什么东西?好个歪门邪道!”如果,她要是晚会儿跳出去,恐怕那肉身毁灭的就是她沐清月。

  天网躲开,等不及沐清月休息,林中射出道冷箭,带着若有若无的黑气,瞄准沐清月朝她射过来。

  听到耳边飒飒的风声,沐清月赶紧闪开,却终究晚了步,那冷箭划伤她的手臂,留下团黑气若有若无在伤口处溃烂。

  沐清月只感觉到手臂处像是被狠狠刺了下,钻心的疼。她抱着手臂,额头上疼的冒出了冷汗。

  可能看到沐清月还杀不死,那些潜藏在林中的黑衣人纷纷从灌木丛中跳出来,将沐清月团团包围。

  “初璇公主,你还有什么遗言!”其中带头的黑衣人冷声道。

  沐清月冷哼声,她不屑笑,“遗言?遗言该是你们说吧!以为我会这么容易被你们杀死?告诉你们主子,只要我不死,我就会找他算账!让他给我提鞋擦脸!”

  “好个狂妄的女子,那么,看你有没有这个命!”黑衣人拥而上,他们手中都持有本身属性幻化出来的兵器,全都带着团黑气。

  沐清月识得,这是黑暗属性,最邪恶的属性!

  只是这种属性已经泯灭许久,为什么还会再次现世,那个人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聘请这么多黑暗属性的杀手?

  躲开那些人的攻击,却被那些人再次划伤了几道口子。

  沐清月吃痛的哼了声,没有念力的自己在这些人面前等于以卵击石。

  那黑衣人再次举剑朝她杀过来,沐清月艰难的用那普通的刀剑抵挡住,无奈煞气太重,她被打飞在地上。

  溅起了满地灰尘,全身有好几处已经伤痕累累。

  想必那些黑衣人知道沐清月没有念力,下手这些也轻些,对沐清月也没多少防范。趁这个时候,沐清月拾起剑往另边极其凶险的小道上跑去。

  “追!”黑衣人脸色有些难看!

  其他黑衣人全都追上去

  沐清月艰难的跑着,偶然想起妖王给的海螺,她伸手往腰间摸去,脸色惨然。

  海螺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

  她突然想起自己即将被马蹄践踏上去之后,墨南非救了自己,而装着海螺的荷包也掉在了地上。

  当时她门心思全都在怎么救白子清身上,完全忘了海螺掉下去的事情。

  第72章艰难凶险

  ?

  该死!

  沐清月低咒,后面的黑衣人已经追了过来,而前面就是万丈悬崖。她将身上纷杂的衣服褪掉,只身着里面简单的衣裙,将衣服丢在边,她咬着牙爬上陡峭的悬崖。

  残崖断壁,前方已经无路可走,后方的黑衣人已经追了上来。

  她的身上很多地方都被路上的棘刺刮伤,衣服早就划开几道口子。那黑衣人将沐清月逼近,低声道,“公主,前面已经无路可走!劝你还是投降吧,我们可以留你条全尸!”

  闻言,沐清月噗嗤笑,“你们也太自信了吧!但是”美眸转,划过丝狡黠,“要是你们抓不到我,杀不了我,是不是也就代表你们无功而返,会被主子骂啊!”

  即使她身处艰险,依然不改往日的镇静,轻飘飘的话语仿佛只是普通的聊天,根本不是对那要杀死自己的人说话。

  黑衣人有些佩服这公主的处变不惊,但是再过冷静,再过风华,今日都将死于他们剑下。

  他双手掐诀,团黑气从他的掌心凝聚,瞬间百十米的生灵全都消失,植物枯萎。骷髅般的鬼灵张大嘴巴咬向沐清月。

  那黑衣人身上出现团黑雾。

  四周刹那无光辉,黑压压的仿佛随时要挤破天际。

  沐清月咬着牙,后背渗起层层冷汗——

  那骷髅鬼灵狰狞的喷出黑雾,那黑雾猛地将沐清月的身体包围住,全身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她痛苦抬起头,声凄厉的惨叫。

  那黑雾笼罩在沐清月身上,她的脸浮现黑片白片,干涸的下唇被咬的出血,依旧傲然站立在原地。

  那些黑衣人不由佩服个女人会有如此大的能耐。

  远在天边的君慕然心口突然痛,他捂住自己的胸口略微疑惑。

  千百年来,多久没有感到过疼痛了?恐怕久远的连他也记不清了!

  只是,这痛来的不平凡。

  他举起骨节分明的大手掐指算,脸色陡然下沉,她有危险!叮嘱后方的诺春夏,“你扮成本座坐在轿中前往天朝国,到了天朝国,本座自会找你!”

  君慕然拂袖,踏着祥云而离去——

  “尊上”诺春夏眼睁睁看着君慕然翩然而去,挠挠头,自言自语,“尊上脸色看起来很不好,难道是紫烟上神有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

  紫烟上神踏着七彩紫光翩然而来,散发徐徐香气,绝美的面容端庄而圣洁,她轻轻落下,诺春夏赶紧行李,“小仙见过紫烟上神!”

  “不必多礼,我来只是想问下你们幕然在哪里?如今快到蟠桃大会,天后让我来邀请他!”紫烟上神温柔笑道。

  在这样个美人面前,诺春夏满脸拘谨,说话也打起了结巴,“尊尊上他他有事离开离开了”

  “有事离开?”紫烟上神美眸中划过丝失落,她继续温柔问道,“那,他说多久回来吗?”

  诺春夏摇摇头,“不知,只是尊上脸色很难看就走了!不知道尊上多久才回来,只是让小仙在褚朝国等他!紫烟上神,您远道而来,要不喝点清茶谢谢?”

  “啊,不用了!”紫烟上神微微笑,“既然他没在,那我下次再找他便是了!”

  “紫烟上神,慢走!”诺春夏激动的弓下腰,心里被紫烟上神温柔的话语说的暖呼呼的。

  紫烟浅浅笑,转过身奔云而走,缓缓飞上天。眼里却是片落寞,手心安静的躺着片落叶。

  君慕然,为何你的心里从来没有我?你的心里眼里难道真的只有她吗?她有什么好的?我在你身边整整痴守了千年,为何却不敌个已经魂飞魄散的她。

  你的心,真冷!她紫烟美貌无双,才德兼备,足以配上你君慕然,只是为何你连个眼神也不肯给我?

  倾羽已经死了!她紫烟却活生生的在这里,为何你和那魔王都痴心于她。那魔王甚至为了她而运用她的名字——

  紫烟紧紧握着手,闭了闭眼,转瞬离开。

  另边,

  “呵呵”沐清月忍着身上的刺痛缓缓移到悬崖边上,俏皮的朝他们眨眨眼,“可惜你们主子要杀我,杀了我,但是很遗憾!我这人没什么兴趣,平时就爱恶作剧,也也不喜欢别人得逞,所以再见了”

  她嘻嘻笑,脚往后滑落,整个人往悬崖处掉去。

  沐清月这个做法是那些黑衣人始料未及的,他们想要抓住沐清月,却已经来不及了,万丈深渊之下,看不到那单薄的身影。

  望着底下深不见底的深渊,黑衣头子猛地握紧剑,“她已经受了重伤,现在再跌入悬崖,想必活不了!你们几个先找主子复命,其余的人都跟我去崖底找她的尸首,主子说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走!”队黑衣人分两批而去——

  另边,公主府的人进进出出,分别派送到周围,官兵出动。袭华服的墨南非正站在公主府面前,神色凝重。

  “公主还没有找到吗?”他问向奔波下午的齐诺。

  齐诺带着满脸疲倦,走到墨南非面前,摇了摇头,“所到之处都找了,就是不见公主!也不知道何时马车被人调去,我们都不知道!”

  “你说他们这么快就动手了!都怪我,早知道该让人保护她!”墨南非拳重重砸在大门上。

  “恩,幸好子清已经去了大理寺,要是他知道公主出了事,也不知道会担心成什么样子!”齐诺重重叹了口气,“我会派人继续找,定会找到公主的!”

  墨南非点点头,两人脸上都是异常的担忧,要是在这关键时刻她出了事?恐怕整个褚朝国都会有事。

  “马上加紧人马去找公主,务必把她找出来!”

  “是”大批侍卫出动——

  初璇公主失踪,归咎而来不是什么好事!

  “对了,南非,公主要去的地方是哪里?”齐诺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墨南非想了想,听到马夫给他说的地方,猛地瞪大眼,“她要去南府!”

  第73章捡回命

  ?

  “南府?”齐诺呢喃,他赶紧叫来侍卫,“你们随我去南府看看!”

  墨南非皱了皱眉,轻轻叹口气,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还好。

  月色宣泄,照在男子清朗的背影上,这里安静无比,仿佛与世隔绝。而宫内却是喧嚣吵闹,察觉外面的吵闹声。

  他身边的少年警备的飞上墙头观察周边的情况,排排侍卫提起刀剑统往皇宫门外的方向走去。

  他们没有点灯,而是在黑夜之中行走,除了那脚步声而外,格外安静。

  不动声色飞下墙头,来到佐安翎身边,洛司澄淡淡问道,”怎么了?”

  “那些人好像再找什么重要人物,全体出动!而且他们极为小心,做事隐秘似乎不想让人知道。”

  “找什么人都与我们无关!”洛司澄拿起手中的玉笛,轻轻凑在薄唇上弹奏,悠扬而虚无缥缈的乐声宛若天籁之音从那简单的玉笛中传出来,让人欢乐之中有透着几分对世间的薄凉。

  六月听到心里泛酸,虽然五皇子表面上什么也不说,其实他是很想回到花语国的吧!花皇可真狠心,为什么当时把那么小的孩子送到这儿来当质子,那个时候皇子本该是享受父母欢乐的时候,却待在这冷冷清清的冷宫中,受人欺负。

  曲声吹扬到半,忽然汀——

  六月疑惑抬头,洛司澄已经将玉笛放了下来。

  以往五皇子都会把个曲子吹奏完,如今只吹奏到半便不再吹下去,六月还是头次见,难道五皇子又想起什么伤心事了?

  “你去打听下那些人到底在找谁!”在六月胡思乱想间,洛司澄突然说了这么句,让他突然愣住。

  洛司澄以为他没有听清楚,再次重复道,“去打听下那些人到底在找谁!”他在吹奏间,脑海中突然飘过那不知礼数女子的面容,让他停下了吹笛。

  能够让全体侍卫出动的,非富即贵!那公主欠她个人情,所以他才想管下这个闲事,而心里莫名的不安,这让他感到很奇怪。

  六月已经吃惊的无以复加,揉揉自己的眼睛深怕面前不是那个自己认识的皇子,五皇子不管这些事情他习以为常,突然之间他要管闲事,倒是让六月怎么也安慰不下自己。

  五皇子小小年纪,受尽宫中苦楚,早已做到事不关已的样子,即使面前有人亲手被杀,他也不会眨下眼,更何况当时他也差点杀了初璇公主。

  “此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淡淡说了这么句话,洛司澄拿起玉笛继续吹奏未完的曲子,双眼微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看着五皇子不管自己,六月把泪把辛酸的离开。

  妖界

  “娘亲娘亲”葫芦中,响起道道凄惨的哭声,令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圆子极力想跑出那葫芦中,用自己还没发育稚嫩的身体使劲撞向葫芦塞,边哭边喊,“娘亲你不要有事,圆子这就来救你娘亲”

  那柔顺的毛发不少被血沾湿,圆子似乎感受不到痛样,次又次的撞击,“娘亲等等圆子,圆子救你”

  圆滚滚的身体早已经消瘦好多,圆子体内也没有多少力气,没有沐清月鲜血滋养,它气息微弱,却还是遍又遍的爬过去,用自己的身体猛地撞开那葫芦塞。

  “娘亲你要等着等着圆子”圆子已经筋疲力尽,所到之处全染了红色的鲜血,它的泪和血混杂在起,分不清哪里是血哪里是泪。

  它的脑海里响起沐清月的脸颊,想起娘亲在血泊中朝它呼救,叫着圆子。

  圆子伤心的边哭边往葫芦塞撞去,仿佛要将失去娘亲的痛苦发泄在撞击之上,也不知道它弱小的身体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终于那葫芦塞松动了下。

  圆子心下喜,周身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样,遍遍的撞击葫芦塞,次又次,它的脑海里唯的想法就是救出娘亲。

  或许,担心个人的力量太过强大,葫芦塞终于被圆子撞了出去,葫芦口瞬间被打开,而圆子也趁势滚出去。

  “娘亲娘亲圆子救你”圆子爬在地上,缓缓朝前方蠕动,他爬向前方,爬出大门,爬下台阶,仅因为坚持心中的念想,它才有力量往前方前进。

  待得地方便是泼血迹,泛着幽幽的银色光芒。

  寒风吹袭,深深而残忍的打在树上柔弱少女单薄的身体上,她的身上无不是伤痕,红色的衣裙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绝美的面容早已经灰尘满布,好几处娇嫩的脸蛋都被划伤,渗出丝丝血迹来。

  不知何时,突然下起雨来,打在少女冰冷的脸蛋上,宛若条银线毫不留情的落在她的身上,那手微微动了下,转而有苏醒的迹象。

  沐清月艰难的撑开沉重的眼皮,那雨水落在她发干脱皮的唇瓣上。

  她这是在哪儿?死了吗?

  全身痛的散骨,好像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样?沐清月不由得自嘲笑,这个身体本来就不是她的。

  她轻轻翻了个身,这下可是把沐清月吓得半死,翻身整个身子从树上跌下去,幸好她手快,抓住树杆,才免了不被掉下悬崖。

  看着身下的万丈深渊,再望望上方不见山顶,沐清月呼了呼气,“幸好自己命大,那些黑乌鸦还想杀我,也不好好撒泡尿照照自己。”

  自己为自己打气之后,沐清月噗嗤笑,“哎,我这是在干什么,是在娱乐自己吗?这命又是捡回来的,老天爷待我还算不薄。但是不薄为何不让我的父母安安稳稳存活在世间上,让我受尽苦楚。”

  沐清月咬着牙,眼底闪现浓烈的恨意——

  她艰难的直起身子,却力道不足,无法回到树上,只能像树袋熊样悬挂在树上,悬吊者。

  这吊,便整整吊了夜,寒风冰冷刺骨打在沐清月的身上,她的脸色越加苍白。

  第74章八岁孩童的出现

  ?

  月光清冷,寒冷无温度,悬崖悬吊的少女经过天的风吹雨晒早已没了力气,仿佛悬挂的尸体,只是那微微倔强的眼皮仿佛要挣开束缚破开出来。网,路有你!比·奇·小·说·网·首·发

  原本白皙柔软的双手布满了疮口,尖锐的刺无情的蹂躏她的脸,她的手,她的身体。黑漆漆的树丫张着恐怖的双手,在严峻的峭壁飞舞,带动那单薄的身体。

  即使自己落魄不已,但是不到最后刻依然不能放弃,这就是沐清月心中的想法。因为这想法,即使身上的疼痛无时不刻的侵噬自己,那双透着不甘的双眼散发着褶褶生辉的清冷。

  这样别样而狼狈的美丽,只有那黑漆漆的寒风欣赏

  她尽量让自己不动,以免那纤细树枝面临折断的风险,自己也会生死未知。

  同样的黑夜,沐清月不知道自己即将遇到怎样的人。

  “他怎么跑到这儿消失了?”

  悬崖边上,有两位仙风道骨的仙人正在四处张望,仿佛是要找什么人,只是看到片漆黑,不由得着急

  “把他逼到这样的地步,也算是给龙王个交代,而且像他那样张狂的人,逼到这地步,也是给他不样的打击。”另个仙家将剑收起,对旁边的人说道。

  听见旁边的仙友诉说,仙人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得意的哼了哼,眼中皆是高傲,“本来仙魔不对立,那人张狂的太久,落在我们手上也是罪有应得,咱们找找,要是找不着,算他命大!”

  两人似乎达成共识,从空中飞下来,四处打量悬崖周边

  沐清月屏住呼吸,警惕的提防周边的动静,尽量将自己的身体缩在阴影处。而对于他们的谈话,她听得不是很清楚,只是隐隐感觉像是找什么人。

  难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