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朝国!”

  “褚朝国?”龙太子眼闪,“派人前往褚朝国,非得给本太子把那个丫头找出来,好好报戏弄本太子之仇!”

  第83章熟悉的感觉

  ?

  天苍茫茫,万籁寂静,奔波了日,天也渐渐黑了下来。

  梦飞扬随便找了个空地停了马车,准备今晚在这里歇息,让沐清月也跟着她起打算在马车歇息。

  看着沐清月见不得人的衣服,梦飞扬在车厢里捣鼓了半天,丢出些花花艳艳的衣服让沐清月选择,赶快换掉那身穷酸的窗帘布。

  那些衣服或暴露,或鲜艳,看的沐清月头痛,只好拿了件稍微浅色点的衣服,看着梦飞扬盯着自己,沐清月摸了摸脸,“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只是我发现小月应该是个美人,让那身装扮糟蹋了你的面容,赶快在湖边洗个澡,让本姑娘好好看看你的面容,顺便为你梳发!”也不知道梦飞扬从哪里变出来把梳子,对着沐清月摇了摇。

  沐清月有些无奈,拿好衣服跳下马车,来到不远处的小湖边。

  如今正是初夏季节,水温微微有些凉意,小足落水那刻,微微感到些冷意,抖索了下,但是过了会儿,也许是适应了水中温度,倒感觉也不太那么冷了。

  将身上的衣服缓缓褪下,沐清月欢快的在小湖边游泳,或戏耍,玩的不亦乐乎,多多少少的负面情绪也暂时忘了许多。

  却也忘记不知何时湖面上多了个超凡脱俗的白影。

  沐清月戏耍够了,刚好准备起身的时候,突然望见她对面个白影,猛地惊叫出声来,“啊!”

  刚好她的叫声也唤醒了正在修炼中的君暮然。

  微微睁眼,潋滟万分,看着对面掩在水中娇俏的面容,君暮然微讶,因为光线的缘故,沐清月看不太清楚对面是谁。

  但是却能感觉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你是谁,给我闭眼啊!”微微有些惊慌失措。

  君暮然窘迫,有些难堪的飞了上去,白衣飘扬,有着说不出的仙风道骨。

  “师父?”沐清月盯着那背影有些失神。

  她失神的泡在水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阵阵凉意袭上来,令她打了个喷嚏,这才反应自己还在水中。

  就连皮肤因为泡的太久,微微有些苍白。

  “师父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他不是应该走在褚朝国的路上吗?那人肯定不是师父,应该是我多虑了!”沐清月拍拍脑袋,深吸口气,让自己脑子保持清醒。

  走上岸边,将衣服快速的穿上,因为初璇公主的身形较瘦,穿着梦飞扬的衣服有些大,却也合适。

  将自己的墨发随意扎了下,她望着湖面陌生的面容,苦笑出声,“想不到自己还是没有看惯别人的脸!”

  刚刚站起身来那刻,微微感觉身上有些不适,好似肌肤鼓起来,又扁了下去,真气乱涌,导致刚刚呼吸困难,头有阵子晕眩。

  在她头晕片刻,没有注意到身后条蟒蛇从水中涌出,缓缓向她靠近,待在身后米距离,突然张开大嘴,朝她扑上去。

  道波光迎面过来,正好打在蟒蛇的身上,蟒蛇扭动巨大的身躯,将身边的树木压倒不少,这个时候,沐清月强忍着头痛反应过来,正准备逃开的时候,旁边突然颗巨大的树木朝她这个方向倒下来。

  道白影从天边飞来,正好将沐清月抱在怀里,阵阵熟悉的冷香袭来,令那头痛微微有些舒缓。

  她迷蒙着双眼,那人的轮廓在她的眼里越来越模糊,看不见那人的面容便昏了过去。

  “小月,小月”周边好像有人在呼唤她,那声音好像是飞扬的声音。沐清月微微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果然是梦飞扬着急的脸。

  “小月,你终于醒了,来,快点喝完水!”梦飞扬赶紧端来个小碗,沐清月接过,小口小口的将整晚水喝完。

  干涩的喉咙也没了火辣辣的感觉,沐清月瞧了瞧自己目前在马车里面,面露疑惑,“我,怎么会在这里?昨晚,不是有树枝砸来?哦,对了我想起来了。”

  沐清月突然抓住梦飞扬的手,“飞扬,谢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要不是你,昨晚我肯定会被大树砸伤的。”

  “小月,你没发烧吧?”梦飞扬抽出手,在沐清月额头上摸了摸。

  沐清月疑惑,“难道不是你救的我?”

  “当然不是啦!”梦飞扬理所应当的回答,“昨天晚上见你那么晚没有回来,然后就去找你,结果就在不远处的湖边,看到你倒在那里,要不是你穿着我的衣服,我还真的没有认出你。小月,你可真美丽啊!”

  梦飞扬看着沐清月的脸蛋,撅了撅小嘴,“还以为自己救的是丑女,结果比我还美,看的我都嫉妒死了!”

  沐清月噗呲笑,“想不到自信骄傲的梦飞扬也有嫉妒别人的天,那我是不是很荣幸呢?”

  “不理你了!”梦飞扬哼了哼,背对着沐清月。

  “好了,好了!”沐清月连忙安慰梦飞扬,说了好多好话,才把梦飞扬哄回来。

  想起昨天晚上那道白影,要不是飞扬救了自己?难道是那个湖边撞见的人救了自己,为什么,当自己被抱在怀里那刻,莫名的很有安全感,很熟悉呢?

  带着这个疑惑,沐清月和梦飞扬二人离开了此地,去找那两位年轻公子。

  路途漫漫,因为老是在天上飞,可能会丢失那两个年轻公子的下落,所以她们改为陆地上行走。

  为了不引人那么注意,梦飞扬施了个障眼法,将华丽的马车变成了普通马车,但是里面依旧保留舒适的感觉。

  根据行人的问话,她们慢慢跟着,过了两天,终于在叫个蓬莱城的地方打听到他们住在幸福客栈里。

  “飞扬,其实你不用帮我这么大的忙的,你不是要忙着去初华山吗?要是错过了日期可是我的罪恶的。”到了蓬莱城,沐清月准备支开梦飞扬。

  毕竟自己还要去妖界。

  梦飞扬可不听,“怎么,走了这么多路程,就想把我抛下是不是,跟你说了,我梦飞扬要找到你的弟弟之后,才会离开的。”

  闻言,沐清月只能无奈的跟着梦飞扬下车。

  就在此时,突然有声音从身后响起,“璇儿!”

  第84章陷入昏迷

  ?听到莫名熟悉的声音,沐清月疑惑的回头,这回头,可让后面两个男人看的清清楚楚。仙界原创首发

  墨南非激动的向沐清月扑过去,准备来抱个满怀。谁知道,把剑横插进来,挡住了墨南非的去路。

  “你是谁?”梦飞扬警惕的看着眼前花枝招展的某个男人。

  “我?我当然是”墨南非刚要说话,被沐清月插了进去,“他,他是我的表弟!”

  “表弟!”瞪大双眼,不解的看着沐清月。

  梦飞扬带着疑惑的扫了眼墨南非,此人看,不管是穿着还是气质都带着丝高贵,看就不是普通人,可偏偏却是小月的表弟,看就是十分不搭。

  犹记得之前第次和沐清月见面的样子,看起来可是狼狈异常,完全没有面前此人的光鲜亮丽。

  “齐诺拜见公主!”正在三人无比纠结的时候,齐诺慢悠悠的走到沐清月面前,微微行礼。

  “公主?”梦飞扬皱了皱眉,她将目光扫向沐清月,“小月,你到底是谁?”

  梦飞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耍在鼓里,也最讨厌别人骗自己,更是第次对待的朋友,要是朋友骗自己,换做之前,梦飞扬早就提剑刀解决了她。

  但是面前是小月,梦飞扬还是相信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此事说来话长,飞扬,我不是决心瞒你的!”沐清月紧张的解释,“我们找个地方,我会好好对你说的。”

  她本不愿用初璇公主的身份和梦飞扬结交为朋友,而是堂堂正正用沐清月的身份和梦飞扬成为朋友,但是,皮囊是初璇公主的,梦飞扬认识的也只是初璇公主。

  罢了,罢了,以后她恢复真身,个逍遥岛少主也不可能和妖成为朋友,如此停留在初璇公主的界面上,也是挺好的。

  “好,我等着你的解释。”梦飞扬答应。

  沐清月勉强挂起丝笑容,“飞扬,谢谢你!”

  就在此时,沐清月的脸色越加苍白,刚刚走步,踉跄着步子准备向前面倒去,幸好直注意她的齐诺猛地抱住她。

  看到她脸上肌肤微弱的鼓扁,齐诺眼中划过丝紧张。其他二人纷纷上前来,此时的沐清月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

  “璇儿是怎么了?”

  “我来看看!”梦飞扬为沐清月把脉,又用手探向她的脖颈处,黛眉越皱越深。

  “喂,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璇儿到底生的什么病!”墨南非紧张的催促道。

  梦飞扬放开沐清月,面色上还带着丝困扰,狠瞪了眼墨南非,“花蝴蝶,别在我面前叽叽喳喳像个老太婆。”

  “我,我像个老太婆?你看你,全身上下哪里有女人的味道,整天动刀动枪的,看你就是个女人的皮囊,男人的灵魂,俗称人妖!”墨南非反驳道。

  “本姑娘杀了你这个死蝴蝶!”梦飞扬恼羞成怒。

  她抽出剑把架在墨南非的脖子上,齐诺艰难的抱着昏迷的沐清月,赶来劝架,“你们就别吵了,公主还在昏迷。”

  “哼!”两人嫌弃的别开眼。

  “赶快将小月放到我的天羽里面来,我们赶快去找大夫!”梦飞扬提议道。

  齐诺想了想,同意了梦飞扬的提议,两人准备往前走的时候,墨南非挡住齐诺的去路,语气酸溜溜的,伸出手来,“璇儿是我的,理当让我来抱。”

  双嫉妒的小眼神放在抱住沐清月的手上,墨南非恨不得戳出个洞来。他还没背着璇儿,倒是让别人捷足先登,气死他祖宗了。

  “她是我的妻子!”理所当然的越过墨南非,齐诺递了个挑衅的眼神,望着怀中昏迷的女子,眼中闪过丝藏不住的担心。

  墨南非伸着的手就这样尴尬的抬着,被人完全无视当成了空气,他转过身,追上齐诺,在准备踏进飞羽的时候,梦飞扬把拦住墨南非,“谁让你进里面的,在外面坐着。”

  “什么,你让本我当马夫,你知道我是谁吗?”墨南非连忙改口,不敢置信的看着梦飞扬。

  梦飞扬不屑道,“管你是谁,要么坐在外面,要么就给本姑娘滚开!车身太小,容纳不了你这尊大佛。”

  “你你休要欺人太甚!”墨南非气的说话都说不出来。

  “爱坐不坐!”梦飞扬脚踏进车里面,懒懒道,“飞羽,走!”

  就在马车滚动的时候,墨南非连忙坐在了车外面,感受街道两边的目光,墨南非想死的人都有了。

  让他堂堂尊贵的王爷当马夫,算你狠,死人妖!

  马车停在了座清净的小院,那是墨南非在这个地方购买的,看这个地方风景秀丽,忍不住买下来,盖了个小院,平时没人住,只是有些老婆子和两个丫鬟打扫。

  他们看到墨南非,激动的跪下行礼,“奴才,拜见王爷!”

  刚好梦飞扬从马车跳下来,她皱眉,“你是皇族之人?”

  墨南非示意让丫鬟和老婆子起身,洋洋得意道,“是不是后悔了不该这样对待本王,可是本王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你,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只见梦飞扬沉默了下,转身离去。

  墨南非句话哽在喉咙处说不出来。

  此时,齐诺也抱着沐清月从马车跳下来,从头至尾也不让丫鬟以及仆人碰沐清月,全程都是自己代劳,就连从马车跳下来,也不愿意让别人接手。

  看着梦飞扬悻悻离去,齐诺打趣道,“王爷,你可是第次将女人气跑哦,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墨南非还纳闷呢,“本王可没有气跑她,是她自己听到本王是皇族之人,句话都不说离开的。”

  齐诺挑挑眉,意味深长道,“看来这位姑娘来头可不小,却对皇族的人有些误会,王爷,你可是遇着对手了!”

  墨南非无话可说

  二人将沐清月带到小院中,刚好进去,道白影闪过,齐诺手中的沐清月瞬间不见了,而他还保持着抱人的姿势。

  第85章出现的“神医”

  ?

  而他们的对面多了道仙风道骨的身影,沐清月正安静的躺在他的怀中。

  如此如画般谪仙的男子,他的到来,更像是副画般优美,令身后的风景全都成了他的衬托。

  两人依偎,更像是副美丽的水墨画般。

  墨南非和齐诺眼中同时闪过丝惊艳,世间还有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令人不敢心生亵渎,站在他的面前,种自卑感油然而生。

  只是,他的面貌却不是很清晰,就像藏在雾里样模糊不清,但光是那身脱俗般的气质,让人望尘莫及。

  仅是简单的白衣,也被他穿的缥缈无比。

  “来者何人,将公主放下!”倒是齐诺先反应过来,朝对方叫道。

  对方似乎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话语,而是将手微微搭在沐清月的心口上,道白光若隐若现。

  齐诺害怕对方对沐清月不利,连忙走上前去,想去夺过沐清月,谁知道,离他们还有两米的距离,竟生生的被什么东西弹了回去。

  好半天才站住脚。

  齐诺不信邪的准备又跑上去,却中途被墨南非拦住,他阻止齐诺,低声道,“他好像是在为璇儿疗伤。”

  “恩?”齐诺疑惑了。

  过了会儿,沐清月的面色也微微舒展开来,不似之前眉头紧锁般的痛苦,而她脸上的肌肤也慢慢的保持正常。

  君暮然放下手,眼神复杂的看着昏迷中的沐清月,接着重重叹,多了几分无奈。

  提步,抱着沐清月往就近的住房。

  墨南非和齐诺紧紧跟着,只是相差了两米,就怕又弹了回来。

  对方只是将沐清月放在了床上,整个自然的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本不愿打扰这份安静,还是墨南非鼓足勇气,问道,“你是来救璇儿的?”

  “恩”对方轻轻应了声。

  “多谢神医的出手相救,不知神医是出自何方,改天小生定会登门造访,拜谢您的大恩大德,只是,为何,璇儿会突然昏倒?”

  这才是墨南非疑惑的,同样也是齐诺所疑惑的地方。见面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但是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想起刚刚那像真气乱涌,皮肤暴动的模样,两人都是阵后怕。

  但是皇族的人都清楚,初璇公主是天生不会使用灵气之人,也没拜过高人为师,怎么会出现这种像走火入魔般的暴动呢?

  令二人生生不解。

  “她是灵魂与肉体产生了排斥!”!轻轻淡淡的声音传来,修长的手指轻轻为沐清月拂开额头的碎发,眼中划过丝很淡的怒气。

  妖王明明知道普通的凡人肉身又怎么承受的住妖的灵魂,要是时间在长点,没有回到她的真身中,难保不会暴毙而亡。

  这具肉体的主人和清月都保不住。

  想起眼前的人儿会烟消云散,君暮然袖下的手蓦然收紧。

  感觉周边微微有些震荡,那是君暮然发怒的征兆,齐诺和墨南非吞了吞口水,不明白此时的震荡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好半天,君暮然平复了下心境,周围才慢慢平稳下来。

  齐诺不解,“肉体和灵魂?她又不是借尸还魂,怎么会来这说,神医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君暮然站起身,“待她醒来,本座就会带她离开!”

  是时候找妖王要回真身,否则这样下去,难保清月不会有性命危险。

  即使你在怎样躲着本座,你依然是本座唯的徒儿,这点初心未变,还有你眼中那道对本座的仇恨目光,又是出自哪里?

  从来没有个人让君暮然如此上心过,他从湖边见到沐清月的时候,便直悄悄跟着她,知道她肯定不愿见着自己,君暮然从头至尾都没出现过。

  但是又怕她出事,从湖边她开始不适的时候,君暮然就发现时间越久,沐清月的灵魂就对肉体产生了排斥,再过不久,必定全身暴毙身亡。

  他用灵气抚平肉体与灵魂之间的隔阂,只是坚持不到几天,必须每日用灵气医治。

  “不行,她可是我褚朝国的公主,哪里能容他人随意将她带走!要是你敢带走当朝公主,休怪我们无礼!来人!”

  随着墨南非声命令,四周涌出不少侍卫将君暮然围住,手持刀剑。

  向自负狂傲的君暮然完全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他轻轻抬手,朵莲花绽开,轻轻扫,随着光波,那些侍卫全部被扫在地上。

  “好厉害!”齐诺睁大眼。

  墨南非看着全军覆没的侍卫,气急败坏,然后自己抽出刀剑与君暮然对立,誓死都不让君暮然带走沐清月,“告诉你,带走她,除非从本王的尸体上踏过去,纵使你是世外高人,也依然会将你拿下!”

  “她是本座的徒儿,本座当然不会对她出手,况且,”君暮然眉目挑,“本座会完好的将初璇公主带回来,时间定在10天之后。”

  挥挥手,君暮然抱着沐清月消失在原地,白影闪过,只留下淡淡的莲香。

  突然的消失,让二人完全傻眼。

  梦飞扬刚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墨南非急急忙忙的带着人从小院出来,她拦住行走的墨南非,“这么着急是去哪儿?不照顾小月吗?”

  静谧

  墨南非的脸完全黑了下来,股杀气弥漫而出。

  “滚开!”

  “臭蝴蝶,不要以为你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