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皇族的人就可以胡作非为,本姑娘可不吃你这套,你难道将小月丢下,自己跑去玩吗?”梦飞扬也是倔脾气,瞬间和墨南非坳上。

  却隐隐中,感觉丝不正常。

  “梦姑娘,你不要拦着王爷,刚刚有人将公主掳走,王爷现在是去找人!”齐诺从后面出来,他的脸色也是十分不好。

  但是比起墨南非,他更沉得住性子。

  “什么,那你们知道那个人是长什么样吗?好啊,敢欺负到本姑娘的头上,本姑娘逮着你,可不会饶了你!”梦飞扬还不等二人说出那人的面貌特征,往哪里飞去,便自顾自的驾上飞羽,腾云般离开。

  望着越飞越远的那架华丽的马车,齐诺皱皱眉,“那个梦姑娘到底是何来头?竟然会有这等神物?而且公主又怎么会和这些修仙之人在起?”

  第86章奇怪的齐诺

  ?即使有飞羽这等神物,但是也追不上拥有千年法力的君暮然,仅是眨眼间,就在梦飞扬面前晃而过。更多精彩网络小说请访问仙界

  任凭梦飞扬打了几个圈也没有找到掳去沐清月的人,站在马车上面,梦飞扬握住缰绳,“看来只有找师兄才能找到小月了!”

  她拿出个竹哨,对着天空处吹响,整个地方蔓延着清脆的哨声,梦飞扬只是将哨子吹了声后,就将竹哨放了回去,驾着飞羽往山下飞去。

  另边,道白影破空落下,如白虹般落在原处的山破处。

  望着眼前破败不堪的茅草屋,君暮然手挥,那些原本倒在地上的木头像是是时光倒流般堆积成个崭新的茅草屋。

  而他,手挥,随手变成了另个齐诺的模样,抱着沐清月走进了茅草屋中。

  天从白到黑,再从黑到白,期间反反复复,也不知道睡了多少春秋,床上的少女轻轻眨了下双眼,手指动了动,双眼迷茫的睁开,望着周围的切,只觉得眼前嗡的下,倒有些思考不过来。

  这与她记忆中的环境,为何似曾相识?

  她愣在了原地,手轻轻摸向身下的床,橱柜,桌子,每样都像是在做梦般,深深的感觉不想醒来。

  “你醒了?”道稍显淡薄的声音响起。

  同样也惊醒了陷入回忆中十分痛苦的沐清月。

  她连忙收起眼泪,看见来人,稍显几分惊讶,“齐诺?!”

  对方眉目清秀,唇红齿白,身着简单的青衣,只是向阴柔些许的少年今天看起来不仅英俊了几分,而且还带着几分谪仙的气质。

  差点让沐清月险些认不出面前的人是齐诺。

  只见君暮然端着份热气腾腾冒着烟的稀粥走到桌前,将碗放下,“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起来吃点东西。”

  “哦哦!”沐清月听话的来到桌前,端着碗突然停顿了下,望着碗中青白分明的|乳|粥,她疑惑的看到面前盯着她的“齐诺”,“你怎么会做饭啊?”

  印象中,齐诺可是个十分臭屁的人,整天以读书人的身份恶作剧,点都看不出来他那种书生公子会做饭?

  她又换环顾了这四周,声音略微有些哽咽,“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像”

  后面的声音沐清月没有说出来,哽咽声很轻,轻的几乎听不着。

  可是,却被君暮然听见了,他的眼神闪了下,淡淡的说道,“快些吃吧”他没有回答沐清月的问题,而是留下这句话离开了房间。

  额

  望着“齐诺”离开的背影,沐清月眼中划过丝疑虑,带着几分不解。怎么今天的齐诺跟以往的齐诺不样呢?而且总感觉他身上有种仙气飘飘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沐清月喃喃道。

  吃完那顿可口的早餐,沐清月走到屋外,抚摸着大门外面的颗大树,眼中带着几分眷念,眼角泛起了些许晶莹的泪花。

  轻轻抚摸,带着几分眷念,又带着几分不可置信,还有份恨意和痛苦,矛盾的情感,随着那眼泪紧紧压抑着。

  正好,君暮然正好从后山过来,背着的背篓里面装满了草药。他的到来,正好将沐清月的神色看的清二楚,眼中划过丝复杂。

  他走到沐清月背后,看着她,“看起来你对这里很熟悉?你以前来过?”

  沐清月将喷涌而出的眼泪倒回去,她背对着君暮然故作自然的说道,“怎么可能?我乃是堂堂的褚朝国公主,又怎么可能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还没想过找死,搬到离妖界不远的地方等要来吃我”

  似乎感觉自己说了什么,沐清月连忙捂住嘴。

  果然下秒,君暮然接着沐清月的话,“竟然是褚朝国的公主,又怎么知道这个是妖界的地方?”

  沐清月沉默了

  就在这时,她的手猛地被拉住,自己猛地被人抱在怀里,沐清月惊,连忙挣扎,“齐诺,你在干什么?”

  无奈对方禁锢的力道过大,沐清月本身身子虚弱,哪里挣得开男人的力道,刚悲愤的想去踩他的脚,却听见头顶上方男人淡然却深沉的声音,却带着几分关心,“想哭就哭出来,这里的肩膀借给你,即使你不愿多说,可你要记得依靠,因为肩膀并不仅仅只是拿来看的,而是给女人靠的。”

  沐清月猛然愣住,鼻子突然酸了下。

  她抬头,嘿嘿笑,“你在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哭出来,只是刚刚眼睛进沙子了,看来你献殷勤是献错地方了!”

  沐清月吐了吐舌,趁对方稍微有所松懈,逃出了对方的怀里。

  从头至尾,她不敢看对方眼。

  差点,差点自己就快哭出来了,为什么,自己会在齐诺面前有这么失态的时候,自己向面具不是带的挺好的吗?

  “哎,看我,刚刚进沙子好不舒服,我先去洗把脸!”沐清月故作欢快的往厨房边跑去。

  没注意到身后君暮然若有所思的目光。

  “有些时候,面具带久了也会累的,为何从不在别人面前卸下你的面具?即使是本座,也难以让你卸下那坚不可防的面具吗?”他闭了闭眼,“清月,本座欠你的,就会补偿回来的,可是为何不在本座面前软弱几分呢?”

  风吹,卷起他的长发,那道道低喃声随风飘逝。

  沐清月逃回厨房,望着水中布满泪痕的自己,她呵呵笑,像是在嘲笑那故作坚强的自己,慢慢蹲在水缸面前,将自己的脑袋蜷缩在膝盖中。

  阵阵小声的低泣在厨房处响起。

  好长段时间,哭的泪了,模模糊糊中也睡着了。

  她的身旁多了个人,来人轻轻叹,小心的将她抱起往房间走去,轻轻的放在床上。

  君暮然刚要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双小手猛地抓住他的大腿,差点就碰到敏感部分。

  让他白瓷般的面容上浮现几分尴尬。

  刚要将沐清月的小手挣开时,却听到她那如幼鸟受伤的声音。

  “爹爹,娘亲小月好想你们你们不要离开小月”

  第87章梦境

  ?

  君暮然愣住,而后他反手握住沐清月的手,坐在床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用种从来没有的温柔声安慰着她,“小月不怕,师傅在这里,你安心的睡吧”

  也不知道是君暮然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沐清月太累,只是叮咛了几声,便逐渐睡熟过去,只是那手依旧紧紧的握着君暮然的手。

  又是那片场景,又是那昏暗的天空,脚下洪水波涛,火石爆发,响起阵阵惨叫声,那些人类和妖逃不过自然的侵蚀,无情的卷入其中。

  看到这些沐清月愣住,而她的双手染满了鲜血,沾染了纯洁无暇的白裙,而自己正站在云端上,目睹着眼前的切。

  就在此时,道强光袭来,离她越来越近,近的能看清那是把剑,燃着熊熊烈火越过来。

  她愣住,想躲开却发现没有力气,想叫人,却发现周边荒无人烟,各自逃命。

  沐清月甚至能感觉到滚烫的温度灼烧自己的肌肤,能感觉血液烘干。就在此时,她猛地被人抱住,躲过了那灼烧的剑。

  那剑并未远去,而是逗了个圈,落在了不远处身穿白衣的男子身上。

  仅是个身影,依然说不出的仙风道骨。

  “倾羽,早些回头,不要和魔界之人在混在起,你这样堕仙成魔,不仅世间被你摧毁,就连仙界之人也不会放过你的。”那白衣人说话了,虽然是劝解,确实那么平淡,隐隐之中他的眉头紧紧皱在起。

  “哈哈,魔界之人又如何?难道就该死?墨华,你看看那所谓的仙人,你以为他们纯洁善良,其实他们的灵魂早已经污秽不堪”抱住沐清月的男子突然狂妄大笑,那笑声中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额,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哪里?

  墨华?莫非是师傅?

  沐清月猛地抬起头,她很想看清对面的来人,但是确实面目模糊,混沌的看不清楚。

  白衣人沉默了下。

  继而看向沐清月,“倾羽,本座再最后说遍,回来!否则休怪本座无情!”

  “墨华兄,不要废话,既然倾羽上神堕落成魔,那么只有诛杀!”

  白衣人身后多了个人,身青衣,但是也被他穿的仙风道气。恰巧的是,那青衣人却能清楚的看的清他的容貌,长得十分俊美,眉目之中都是含着丝仙气。

  “墨华,既然你手持诛仙剑,就应当将她诛杀,和魔在起,如此执迷不悟,简直是我们上神的耻辱。”

  身后又来人,此人多了几分毛躁,腰上垮个酒葫芦,下巴布满了胡茬,看起来邋里邋遢的。

  “紫烟,你也说句话啊?虽然你平常和倾羽要好,但是这可是关系到天下苍生,如若不诛杀她,那么苍生必毁,混沌必开啊!”青衣人看向他的左边。

  在他的左边站着名绝美非凡的美人,席紫衣风华绝代,倾城倾国,那身高贵的气质是不可比拟的。

  紫烟的眼神直落在白衣人身上,继而轻轻叹,幽幽的说道,“倾羽之所以堕仙成魔,也是因为死劫,只是她逃不过,选择了成魔。如今,我还能说什么?成魔,必然诛杀!但是我与倾羽多年好姐妹,却不愿看她魂飞魄散!”

  她轻轻叹,转身离开

  紫烟的离开,让其他人更加坚定杀了倾羽的念头。

  他们眼中划过丝杀意,纷纷对视眼,各自出掌朝沐清月攻击而去。

  “羽儿啊,你是不是已经看清了这些人,仅仅你被逼的成魔,他们却要将你残忍诛杀,还有你那个爱的男人,他根本不爱你,哎!”面前的人很温柔,确实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即使他的面目模糊,但是沐清月却能感觉到他的眼神很悲,又带着几分深情。这么个怀抱,不知为什么,让沐清月感觉到有些踏实。

  不自觉的他说,“千泪,对不起!”

  内心充满了愧疚。闻言,他苦笑了下,轻轻摸了摸她的发丝,“即使全天下与你为敌,我依然会护着你,只因为你就是那个让我深爱的女人!”

  说着他深深的在沐清月额头上印下吻,猛地站起身来,和四大仙对抗。不同刚刚的温柔,千泪每出招都是狠毒无比,与四大仙对抗几乎是平手。

  沐清月紧张的看着那激战,不自觉的扫向后方拿到白影,他仅是屹立在那里,手中的诛仙剑并未出鞘。

  “师傅,真的是你吗?”沐清月小声的问道。

  那声音细弱闻声,却让那白影动了,他突然来到沐清月面前,高高在上的俯视她,手中的诛仙剑瞬间出鞘,架在她的脖子上。

  “倾羽,你真的堕落了,让我,真的好失望!”他的语气带着些许失望,又夹杂丝不易察觉的愤怒,“你竟然跟千泪殇在起,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竟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么,就让我将你诛杀!!!”

  说是这样说,他的手却在不停的抖动。

  “千泪殇?”沐清月轻轻疑惑。

  就是刚刚救她的那个男人?

  “墨华,要是你敢动倾羽根汗毛,我定要覆了整个仙界,也要将你诛杀!”千泪殇手与四大仙交手,边时时紧张注意着这边的切。

  白衣人微微闭眼,那诛仙剑颤抖的厉害,望着下方那个盯着他的女子,他动不了,也没有勇气。

  就在此时,云峰之巅突然倒下,那是所有仙家居住的地方,只要云峰之巅倒,整个大陆的生灵全都逃不过。

  白衣人抬头望去,准备收起诛仙剑去阻挡那云峰之巅的倒下。

  “暮然,你的心里是不是依然在意众生,不愿意这个世界进入混沌,那么,我就让你亲自看看这个世界是如何在我的手中毁灭的。”

  身下的人突然拉住白衣人的衣角,慢慢站起来,手中聚集强大的波光,那强大的力量令世界摇摇欲坠,整个世界暗的可怕。

  “这个劫,因为你,我逃不出去,我无法做到你这样无心无情,我愿意成魔和千泪殇起,可是你,你为什么要逼我为死路,既然如此,就看看这个世界变成混沌的状态!”

  她猛地转身,那强大的力量聚集而上,直接砸向上方即将落下的云峰之巅,就在此时,把剑从她的胸腔穿过,身后是白衣人决绝的声音。

  “我不会让你胡作非为的!”

  第88章摸摸就大了

  ?

  阵阵刺痛感仿佛吞噬骨头般,让她又痒又痛,而沐清月也在此时逼的从那个女子的身上弹出来,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从刚刚开始,就不是她在说话,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木偶样,能看到别人,有自己的思想,却无法动弹。

  那白衣女子猛地吐出口血,戚戚然笑,“最让我痛不欲生的,就是爱上了你,如有下辈子,我倾羽宁可躲得远远的,也不想和你再次见面但是,魂飞魄散的我,没有了下辈子”

  那女子猛地将那诛仙剑抽出来,而后倒在了地上。

  就在最后那刻,沐清月看见了女子的容貌,瞬间愣住。什么叫倾国倾城,绝色无双,恐怕就是这个女子所拥有的。

  即使她狼狈不已,却让人感到种莫须有的楚楚可怜和柔弱,只是这个容貌才是让沐清月感到惊讶的。

  因为她的真身和眼前的女子有着五六分的相似。

  只是没有女子身上那清冷不可高攀的气质,倒下的那刻,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那个女子看了她眼,微微笑,却是种苦笑。

  胸腔突然火辣辣的疼痛,令沐清月痛苦的蜷缩在团,周围的切在她的眼前越来越模糊,那白衣人和那白衣女子,打斗的几人统统模糊起来,仿佛时间颠倒。

  眼前黑,她猛地惊醒过来。

  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满身都是汗,潜意思想去摸依旧残留的痛意,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拉住。

  沐清月动,直浅睡的君暮然早已经醒过来,发现她吃惊的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他自然的放下,看着她的发丝全部湿哒哒的,眉目微微皱,“做噩梦了?”

  “你怎么知道?齐诺,我发现你越来越神秘了,还有,刚刚为什么桥我的手?莫非在本小姐睡着的时候,吃我的豆腐!”

  沐清月猛地拉住棉被遮挡自己,提防的望着黑线的君暮然。

  见她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君暮然略微不快,“你以为我会是那种人吗?即使想要对你做什么,也要找个胸大的女人!”

  额

  沐清月好久才反应过来,见对方脸不屑的站起身离开,她气鼓鼓的对着背影怒吼,“死混蛋!”

  再瞧瞧自己那平平的胸部,嘟囔道,“虽然小了点,但是好歹也是小馒头,摸摸不就大了嘛!”

  君暮然差点个踉跄摔倒。

  做好稀粥回来,才发现沐清月个人郁郁寡欢的坐在桌子面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连外套也不穿。

  他将稀粥放在桌上,拿出件外套为沐清月披上,却见她突然说道,“齐诺,以前是不是有个人叫倾羽的?”

  身后的手蓦然僵。

  沐清月似乎没有发现,又自顾自的说道,“而且他们说什么混沌,混沌是什么东西?只是为了个混沌,将人杀害也太可恶了吧!”

  身后的人陷入沉默。

  “而且,我为那个叫做倾羽的感到不值,虽然成了魔,但是她是为了她爱的人成魔的,可是那人却杀害了她!奇怪,我为什么想不起来那人是谁呢?”

  沐清月挠着脑袋,仔细回想,却发现脑袋里片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被遗忘,有种丢失的感觉。

  “那人到底是谁?”沐清月皱眉苦想,却发现什么也想不起来。

  双温柔的手轻轻按住她的太阳岤按摩,指腹传来的温热让她的心也从狂躁到安静,“想不起来就别想?只是你为何会做这个梦?”

  沐清月享受着对方的按摩,又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样!”

  “冥冥之中的牵引?”君暮然低低重复沐清月的话,眼中划过丝复杂。

  “对了,齐诺,之前你不是和墨南非在起吗?那个时候咱们还在蓬莱城,对了,飞扬去哪里了?我还欠她个解释呢!”

  想起这个沐清月就有些苦恼,怎么也想不到进城后会碰见齐诺和墨南非这两个家伙,本来想逃了之,去找圆子,但是没有想到自己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还有,她为什么最近老是感觉身上阵阵的刺痛,但是每次醒来后,又是神清气爽,令沐清月疑惑不解。

  君暮然眼底划过丝光闪而逝,他淡淡的说道,“你生病了,我正好认识个神医,所以带你来找他,至于墨家王爷和梦姑娘,二人都有事先离开。”

  “那那个神医呢?”沐清月左瞧又瞧,也没见到半个人。而且这里曾经是她住过的地方,草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