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扭开头,淡淡说道,“你我早已经不是师徒关系,而且你也该知道我是妖了吧,如今又附在人类身上,这样的我,你还愿意把让我当你的徒儿吗?”

  君暮然沉默。

  沐清月呵呵笑,眼角扫到沉默的君暮然,“我扮作慕容雪在你身边,就不是那么单纯的做你徒儿的目的,我与妖王为伍,早就在五大家族比赛的时候,你就看的很清楚?为什么现在还在紧紧缠着我?”

  “清月,如今呢回头还来得及!”

  沐清月闭闭眼,忍住眼角夺眶而出的眼泪,狠心的说道,“墨华上神,我们个天个地,我只想平平静静的做只小妖,不想与你有任何牵扯,还请不要再打扰我的平静生活。”

  君暮然深深望了眼沐清月,“为师只是想救你?”

  “不用你救,仙妖本就势不两立,要么你就收了作恶多端的我,要么,你就走!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良久,久的身后的人以为离去。

  “好”身后的人扯开结界,转身消失。

  再感觉身后没了他的气息,沐清月终于压不住眼角的泪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划下,带着几分不舍,紧紧咬住苍白的嘴唇,她轻轻将自己蜷缩起来。

  师傅,我知道齐诺是你扮的,从刚刚你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多次救我?我又怎么能待在你的身边再次害你?此次摞下狠话,但愿永不相见。

  想必你也不愿见我这样的徒儿吧?

  此次我们的师徒关系真的是走到了尽头。

  眉娆复杂的来到沐清月面前,“你为何不愿意跟他走?你可知道,跟他走的话,可是会救了你的性命!”

  沐清月摇摇头,“救下又如何?不救又如何?反正我沐清月是贱命条,不值得别人浪费心血救我?”

  她抬头看着还没恢复人形的眉娆,微微笑,“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认识我,也不知道咱们到底是友还是仇的关系,但是如今我切都不想在理会了,因为太累”

  不知不觉已经落在洞口,出来名身着黑衣,貌美的男子,男子迎接着眉娆,将她抱住,“美人,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可是让我好生想你!”

  眉娆突然将他推开,脸厌恶的看着他,“你我只是普通双修的关系,仅仅场露水欢爱,别当得太真,赶快离开我的地盘,滚!”

  看着翻脸不认人的眉娆,男子的脸猛地黑了下来,“眉娆,都说你是有刺的玫瑰,不就是被男人抛弃的女人嘛,拽什么拽!总有天,我会让你求着来到身下,在我的身下求饶。哼!”

  男子愤怒的甩袖,途经沐清月面前的时候,在她的脸上停顿了几秒,转身离开。

  小菊花担忧的看着眉娆,“眉姐姐”

  眉娆摇了摇头,摸了摸小菊花的头发,“没事的,他还没有这个胆子敢回来找我们!男人不都是这样,口是心非的家伙!”

  第95章眉娆的过去

  ?

  从头至尾沐清月声不吭,静静的与空气合二为。

  三人进了山洞中,沐清月突然说道,“关押我的地方在哪里?”

  如此突兀的声音,如此蛮不讲理的要求,小菊花吸着流出来的鼻涕,跑到沐清月身边蹦跳的,十分好奇,“刚刚你不是要逃跑吗?怎么现在又这么乖巧的要自投罗网?”

  拍拍手,欣喜的和转过身子,“眉姐姐,这次不用咱们费力的将她关进去了!走你!”小菊花脚揣在沐清月的屁股上,连踢了两脚,将她踹到地牢里面。

  那石头吸收,沐清月便被吸了进去。

  摸着自己被踹的屁股,沐清月黑线,“能不能换个文雅的方式?”

  “搞定!”小菊花得意的拍拍手,走到眉娆身边,将她直沉默不语,不由在她面前挥挥手,“眉姐姐,你怎么不开心啊?”

  眉娆摇摇头,望着那被关上的石头,心事重重。

  夜晚,漆黑似墨,道白影落下,仅仅只是在洞口张望,腰间挂着翠绿玉笛,趁着白衣相得益彰,更衬得他出尘如仙。

  他的到来让许多妖不敢前进,只能用双警惕的眼注视着他。

  在他们没有发现的时候,妖悄悄离开。

  “你是月儿的师父?”洞口处,眉娆本想出来找君暮然,倒没想到正好碰见了他。

  君暮然挑眉,“正是!”

  “此次前来我并不是阻止你带走月儿的,我想对你说,月儿必须回到她的肉身里面,必须要用还魂石才能够相救,我只想求你”眉娆突然跪下来,“求你救救月儿!”

  她的态度很诚恳,完全没有白天见面的剑弩拔张。

  “你为何要救她?”

  眉娆闭闭眼,轻轻呼出口气,道出了她与沐清月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

  不知何时,道乌云遮面,场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眉娆说,她知道沐清月的肉身在哪里,被妖王放在了什么地方她都清二楚,要求君暮然和她起去妖殿找出沐清月的肉身,好救她。

  君暮然想了想,双看透切的紫眸落在眉娆身上,目光湛亮,竟然让眉娆开始紧张起来。

  好久,他淡淡道,“只要能够救出清月的肉身,便许你件事情!”

  他在洞口处施了结界,也在沐清月关押的地方施了结界,防止小菊花吃了沐清月,但是让小菊花片刻不离得守在地牢门外。

  而君暮然和眉娆出发,前往妖殿,夺取妖身。

  小菊花无聊的在洞口处打着盹,百无聊赖的看着眼前吃也吃不到的美食,吧唧着嘴巴,串串清口水流出来。

  而沐清月并不知道君暮然来过,但是看到眉娆离开,她动了心思,决定从小菊花嘴里探出眉娆的底细。

  “菊花,花花”沐清月挑逗着小菊花,朝她勾手。

  小菊花扁扁嘴,副我不上当的模样。

  “小菊花,你是不是好奇你的眉姐姐怎么认识我的啊?”

  小菊花抬眼,“怎么认识你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我的眉姐姐就行了!”

  “其实,我之前失忆过,所以不记得眉娆和我的过往,但是,我知道肯定有什么误会,所以想清楚,即使到死,我也觉得没有遗憾!”

  见小菊花有些动容,沐清月再接再厉,“看我都是将死之人,你就帮帮忙,和我说说眉娆的过去吧!”

  她可怜兮兮的望着小菊花,随机自怨自唉,“看来我沐清月真的做人太失败,就连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却没人告诉我。”

  说着声音中带着丝哭腔,但是那失忆绝对是骗人的。

  果然,小菊花看着沐清月可怜兮兮的样子,犹豫了下,在心里想了想,反正眉姐姐的过往也不是不可说的,和这个人类说说也没多大事吧!’

  想着,小菊花缓缓说道,“眉姐姐是在十年前全身重伤到达这里的,听说之前她在妖殿做事,但是谁都不知道眉姐姐在妖殿是任的什么职位,眉姐姐也不愿意说起她的过往,就说曾经有个和她要好的朋友,背叛了她,眉姐姐曾经说自己还有个哥哥,但是她哥哥在那里,她从来不说。”

  “从两年前到达这里,处处受人欺负,但是眉姐姐突然找些男妖双修,法力大增,却让很多妖类鄙夷,但是眉姐姐她不在乎这些,她每天都要找强大的妖双修,久而久之,她确实是让着区域的妖心生忌惮。”

  “要好的朋友?”沐清月呢喃道。

  她想了想,自己虽然不是住在妖殿中,但是从来没有遇到什么好朋友。除了

  沐清月突然想起了什么,满脸诧异。

  她急忙走过来,“小菊花,快点放我出去,我要去找眉娆!”

  “你找眉姐姐干什么?”小菊花歪着头,嘟嘟嘴,“眉姐姐说过,不能让我放了你,而且周围施了结界,我就是想进来也进来不到。”

  要是能进来,早就把你吃到肚子里了!

  这句话在小菊花的心理肺腑道。

  “小菊花,你快点想办法把我放出去,或者你赶紧找眉娆,千万不要让她前往妖殿,过去的事情是我对不住她,但是不要让她前往妖殿!”沐清月用近乎祈求的哀哭声说道。

  小菊花讶异,“你怎么知道眉姐姐是去了妖殿!”

  “果然,果然真的去了妖殿!眉娆,你好不容易逃出来,为什么还要进妖殿,对不起,是我没有把你认出来,对不起”沐清月捧着脸,哭泣道。

  “小菊花,求求你了,妖王是不会放过眉娆的,你快点去阻止她!”

  见事情很紧张,小菊花也开始紧张起来,眉姐姐就是从妖殿跑出来的,应该确实和妖殿有什么恩怨。

  “可是,你总该说说是什么原因啊?”

  相反沐清月也是摇摇头,“我只知道当时妖王要杀了眉娆,但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总之,你快去阻止她!”

  那个时候,她记得眉娆被送进蛇窑的时候,望着她那双充满仇恨的目光,至今沐清月还记得那是双被人背叛,失望的眼神。

  她不清楚,想去找眉娆说个清楚,却听见她逃跑的消息,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要说为什么自己没有认出眉娆,而是现在妖艳的眉娆完全不是之前所认识的那个人。

  第96章不清楚的仇恨

  ?

  小菊花出了山洞,按照沐清月所说阻止眉娆的前进,看着小菊花离开的身影,沐清月瘫软在地上,无意之间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月儿,你看我做的这个多漂亮啊?也不知道妖王喜不喜欢。”脸少女怀春的眉娆笑嘻嘻的朝沐清月展示自己的劳动成果。

  那是件十分华丽精致的外挂,恰巧便是妖王所喜欢的。

  看着那闪瞎人的衣服,沐清月敷衍着眉娆,“好看,好看”嘴里却在吃着好吃的糕点外加果实。

  “可是,虽然能够每天待在妖王这边,但是他身边美妾太多,何时能够看见我眼呢?”那时的眉娆清丽脱俗,即使是蛇妖,却有种很清新的感觉。

  不似普遍的妖那般美艳,她却是其中朵傲骨的梅花,散发点点清香。望着贪吃的沐清月,眉娆微微叹了口气。

  “月儿,你说你现在长得都这么可爱,长大以后肯定是个颠倒众生的美人儿。可要处处防备妖界的那些男人们和女妖。”那时的沐清月已经初现美人胚子,但是大大咧咧的性格着实让人汗颜。

  之后

  眉娆为了追随妖王,和沐清月道别,来到了妖殿成了妖王的美妾之,但是妖王仅仅是临幸了她次,便再也没有看她眼。

  沐清月和眉娆再次有交集,是在沐清月的父母被害,她被妖王带回的时候,那个时候,眉娆似乎对她总是有意无意的躲避。

  只到有天,眉娆被妖王打伤在大殿,她似乎哭着求妖王,妖王狠心让人将她压下蛇窑。

  沐清月赶到的时候,眉娆狠狠瞪着她,那双原本清澈宠爱的双眼不见,而是种充满失望,愤怒的眼神。

  “沐清月,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那声音绕着她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在那之后,她便倒病不起。

  那个时候,眉娆的哥哥,也同眉娆起消失妖殿,那个待她十分宠爱的哥哥,总是喜欢摸她秀发的哥哥,很温暖的哥哥。

  关于眉娆的事情,始终是个不解之谜,从那之后,她被妖王带在身边,醒来后,好像眉娆已经从自己脑海中抹去似的。

  她直想找到眉娆,却听见她逃出蛇窑的消息,经历了十年,想不到两人会再次见面。

  而她不是她,眉娆也不是以前的眉娆。

  在沐清月想着之前的事情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自己身后莫名的出现个人,“竟然如此无视本尊的存在,真是令人感到不快哦”

  沐清月猛地清醒过来,站起身防备的看着来人。

  “如此的慢半拍,可真让人怀疑竟然是墨华手下的徒儿,真是烦恼本尊竟然亲自出手逮你这个小不点儿!”

  来人挥挥衣袖,沐清月眼前黑,倒入来人的怀中。

  醒来的时候,周围片打斗声,沐清月微微睁开眼,迷茫的看着四周。

  只见昏暗的天边,白黑打斗猛烈,眯了眯眼,才发现那白影是君暮然,而那黑影是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妖王同千泪倾羽起攻向君暮然,而她的身边,正是站着不动的红衣女子——眉娆。

  “眉娆”沐清月猛地站起身来,“眉娆,想不到”

  “想不到我还活着,,是吧?”眉娆突然转身,暗讽道。

  她的话让沐清月憋住,再看看周围正是妖界出口的方向,沐清月担心的看着眉娆,解释道,“不是的,见到你我很开心,对不起,当时没有认出你!”

  “呵!我这个样子早就和之前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你当然不认识我!”眉娆摸着自己的脸,阵厌恶,似乎很反感现在的脸皮。

  “看到现在落魄的我,你很开心?亏我当时把你当做好朋友,可是没想到你却背叛了我,甚至想将我逼入死地!今天,就解决了你!”眉娆猛地甩出红鞭,缠住沐清月的脖子,狠狠拉,沐清月连着踉跄了好几步。

  面对眉娆的毫不手软,沐清月拉着脖颈间的红鞭,看着眉娆,“你说我背叛了你,但是我发誓,没有任何对你做出伤害你的事情,眉娆,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何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我的哥哥就是被你害死的,沐清月,枉我想告诉你父母被害的真相,但是没想到你会这样对待我们姐弟俩,更没想到你如此狼子野心,想杀了我!”

  眉娆的话着实让沐清月摸不着头脑,她摇摇头,“眉娆,我发誓真的没有害你,眉褚我更没有害过他啊!”

  “你不要说了,我要为我哥哥报仇!”

  眉娆突然发狠,狠狠缠绕沐清月的脖子,那鞭子越缩越紧,沐清月的整张脸逐渐变成了青紫色,窒息的差点晕厥过去。

  那瞬间,她仿佛进入了地狱。

  就在刹那,道波光打到眉娆的手上,她吃痛的松开,沐清月也在此时得救,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

  救下沐清月的是个黑衣人。

  他站在沐清月面前,看着眉娆,“你的哥哥并没有死”

  黑衣人的话,让眉娆猛地睁大眼,“你说我的哥哥并没有死,那你告诉我,我的哥哥在哪里?”

  “哼!你要问问那个你爱的人!”黑衣人的声音模糊不清,却能够让人清清楚楚听见他在说什么,但是那声线让人不知道是男还是女。

  眉娆将目光落在打斗中的妖王身上,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黑衣人转过身,正好与沐清月对视,沐清月看到的是双漆黑深不可测的双眼,空洞茫然,又带着丝悲哀。

  “要记住,不要踏上修仙的道路!”

  留下这句话,眨眼间黑衣人便消失不见。

  沐清月茫然,面前的黑衣人为什么要救自己?还有为什么不要叫自己修仙?

  此时天空处,已经打得分外激烈。

  而君暮然使出虚影,让千泪倾羽和妖王中招,眨眼来到沐清月面前,带她离开了这里。

  妖王和千泪倾羽紧随其后,眉娆也同样跟了过去。

  眨眼间,来到了处山洞,冰冷刺骨,而在正中央,正好躺着名倾城如画的绝美少女。

  第97章徒增伤痛

  ?

  那少女有些熟悉,仔细看去正是沐清月的真身。

  原来是被妖王冰封在这里的沐清月真身。

  来到少女身体面前,仔细的凝视着她,她像是具美丽的睡美人,没有呼吸,安安静静的躺在冰棺中。

  沐清月从来没有真正看过自己的身体,如今看来倒有些陌生,本能的想去摸自己的身体,却在碰到的时候,如触电般弹开。

  手指处还能感觉被击麻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沐清月脸惊讶。她竟然不能摸自己的身体,为什么?

  君暮然复杂的走过来,“这具肉体被妖王动了手脚,你带着那还魂链,正好也是无法回到身体原因之。”

  摸着自己手中的还魂链,幽暗中带着白光,沐清月抿着唇,淡淡的说道,“你是说,妖王不是为了救我,而是为了害我?”

  出乎意料的镇定,倒是让君暮然有些惊讶。

  “还魂链虽然拥有还魂的作用,但是此物亦然是阴邪之物,带后即使回到原身中,也会被夺去心智,任人指挥,就像木偶样。”

  沐清月没有吱声,而是将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体上面。

  那么,自己该不该相信他说的话?

  “月儿,赶快出来!”妖王和千泪倾羽也追赶到了洞口。

  沐清月收回心神,直接走出山洞,君暮然没有阻止,而是紧紧相随左右。她出洞口,就将目光落在妖王身边的男子身上。

  猛然窒息。

  那是个比女人还美得男人,身黑衣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上,精致完美的五官,眉宇间的丝霸气让他没有任何丝女气,静静是站在那里,便是让人无法忽视。

  此时的千泪倾羽已经恢复了真身,自然沐清月也没有认出他是泪清羽。

  妖王见沐清月出来,连忙命令道,“月儿,过来!”

  走到洞口,沐清月却不动了,她淡淡看向妖王,“妖王,月儿讨你个东西。”

  “什么东西?只要本王有,都会给你!但是不要和墨华站在起。”

  沐清月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君暮然,而后收回视线,轻轻说道,“聚魂瓶和圆子,我只要这两样东西!”

  妖王突然沉默下来。

  千泪倾羽挑眉,咯咯笑,“又不是多大点事,小姑娘,要是你和本尊走,本尊就将那两样东西还给你,本尊想妖王不会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