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公主是即将要联姻之人!”

  “联姻?”沐清月皱皱眉。

  再看齐诺,不想多说字,转身离开。

  沐清月心事重重的站在那里,君暮然落在她的身后,“清月,走吧!”

  看到面前的人,沐清月张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喊出那声师傅,而是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腾云驾雾离开。

  隐在暗处的人渐渐走出来,那俊美邪魅的面容正是多日不见的南非月,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脸的若有所思。

  站在君暮然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切都是那么恍若隔世。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个月了。

  个月前,君暮然利用还魂石让她回到自己的真身中,又让初璇公主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也不知为何,回到身体里的初璇公主除了开始的刁钻泼辣,相处中却发现她很软弱,总是默默流泪。

  也知道初璇公主爱着的是白子清。

  但是因为褚朝国和天朝国的大皇子联姻,让两人不能在起,又因初璇公主和墨弈城复杂的感情,更加让初璇公主压力缠身。

  此次她借用了初璇公主的身子,答应帮助初璇公主件事。

  初璇公主的要求是,带她到了天朝国后,再救出白子清,瞒着白子清她离开的消息。

  沐清月欣然同意。

  而他们此时是通过时光轴回到沐清月父母被杀之前。

  落到小茅屋处,好像能感觉到她之前的欢声笑语,沐清月轻轻笑,“爹爹,娘亲,月儿会找到之前杀你们的凶手的。”

  时光轴,并不是穿越时空到达此地,而是穿越到几年前,亲眼目睹发生的事情,也是个记录的灵器。

  她拿出时光轴,在君暮然的帮助下,回到了十年前,那个时候,眉娆还在,爹爹,娘亲都还在。

  望着沐清月的身影吸入时光轴中,君暮然怀着复杂的心思眼也不眨的望着时光轴,望着时光轴里面的身影,他的手慢慢握紧。

  此时的十年前,茅屋处的小树还没张开芽,在石桌前,她看到了对夫妻,男的脸慈祥,发丝隐隐带着白发,下巴处留着未打理的胡茬。

  妇女大约四十岁模样,身穿布衣,望着中年男子皆是温和,妇女的手中绣着件小锦衣,粉红色的,十分漂亮。

  “爹,娘”看见两人,沐清月忍不住上前,眼角已经流出了泪水。

  她不敢去触摸两人,怕是虚影,轻轻碰,这场美梦便会清醒过来。

  “小月这丫头,怎么这么贪玩,看看这都已经天黑了!”中年男子脸焦急,走到门口处走走停停,又是叹气,又是张望。

  看着中年男子那么焦急,妇女温柔笑道,“看你,好不容易小月有了朋友,你就不让她好好玩下,现在她可是和眉家两兄妹亲热着呢。”

  闻言,中年男子终于展颜笑,“是啊,想不到小月也有了自己的朋友,但是她现在还小,身上那血液,恐怕会引起妖界的忌惮。”

  “小月的出生不同凡响,竟然是从莲花中蹦出来的,以前那么小,没想到现在都能叫爹娘了!”

  两夫妻相视笑,手桥手如胶似漆。

  此时的沐清月已经泪流满面,却也情不自禁的笑出声,偏偏忽视了两人的谈话。

  她记得,这个时候自己和眉娆眉褚两兄妹在起,但是因为自己贪玩,误了时辰。不知不觉迷路,和眉家两兄妹也走丢了。

  画面猛地转,昏暗的天空,黑压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中年男子猛地被团黑影打倒在地,忍不住吐了几口血。

  “爹”沐清月想拉住那中年男子,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全是虚影,从中年男子的身体处穿过。

  她试了几次,都抓不着他。

  “小月她爹!”妇女猛地抱住中年男子。

  “哼,如此不识抬举,赶快将那个妖孽叫出来,不然就将你们两树妖吃入腹中!”天空处,黑压压的身影猛地下地,出现的是几个面容扭曲的仙人。

  只是,这几个人身上不仅感受不到丝丝仙气,而且莫名的有种熟悉的味道。

  “呸!”中年男子不屑的吐出口口水,“你们这几个人总是充当仙人,不就是仗着妖王的势力胡作非为,告诉你,我们家没有什么妖孽!”

  “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家中屋藏个妖孽,听说这妖孽出世的时候,是被莲花包裹着的,而且还引起百鸟齐鸣哦!”

  第101章找到圆子

  ?

  中年男子哼了声,面露讥笑,“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见这些荒唐的传说来,什么百鸟,我们家喜欢种些稻米,当然引起鸟儿过来啄食,至于说的莲花,那更加不可能!”

  此时恢复丝清醒的沐清月才终于听到二人的谈话,莲花?她只知道自己出生的时候,百鸟齐鸣,但是却从来未听过爹娘说过什么莲花。

  这,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妖出来,在带头的几人面前嘀咕了几句,其中人面容扭曲,“老不死的,竟然敢骗我们,今天非得将你杀死,然后将那个小破孩找到。”

  沐清月亲眼看着,她的爹爹奋死和那些丧心病狂的“仙人”交手,亲眼看到她的爹爹被断了肋骨,她的娘亲被人活活掐死,那些魔爪还不放手,将二人的灵气吸干。

  亲眼看到他的爹娘吸成了枯木,听见他爹爹最后的呼唤,“小月儿”

  最后葬身于大火之中。

  那几个黑衣人离开,看着她被眉褚藏在树丛中,强忍着泪水想要找爹娘,却无可奈何。

  黑衣人离开,她跑到燃着熊熊大火的茅草屋,哭着想要冲进去找爹娘,这些仿佛仿若隔世。

  她记得自己那个时候被眉褚眉娆带着来到烧了的茅草屋前,要被那黑影打走的时候,妖王救了她。

  “好个聪慧的可人儿,从今天起,你待在本王的身边,本王为您找到杀你父母之人,你可愿意?”那个时候,她觉得眼前的人美得不似妖界所有。

  很媚,又很温柔,她愣愣的看着他,傻傻的伸出后放在妖王的手上。

  眼前的男人笑,瞬间颠倒众生般美艳,特别是眉宇之中点朱砂,更衬得他魅力非凡。

  那个时候,她下扑倒在他的怀中,将小时候的所有软弱痛苦,在他的怀中下子倾斜出来。

  妖王愣,掩住眼中的阴冷,微微笑,轻轻拍起她的后背。

  那道目光,正好被沐清月抓个正着。

  心猛然下落,跌入地狱般寒冷。聪明如她,瞬间感觉到自己爹娘的死与妖王有关。

  时光轴外,画面全都收入君暮然的眼中,连岳上神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同他起观察里面的情况。

  “墨华兄,你可是欠我个人情哦!”

  君暮然淡淡笑,袖下的手微微握紧又松开,“只要你有事要办,都会应你,连岳,谢谢你肯给我!”

  “我这可不是为你,也是为了自己,当初其中也有我将她逼入绝境,你要好好保护她,如今其他人并不知道她的身份,要是知道她的身份,绝非放过她的。”

  君暮然轻微颔首,“那是自然”望着时光轴中的女子,云淡风轻的说道,“她既是我的愧疚,也是我的徒儿,既是负了天下,也会保护她。”

  连岳上神没在吱声,而是静静的看着时光轴。

  此时的时光轴中,已经摇摇欲坠,如沐清月的心,她亲眼看着变化成自己的妖王在眉娆的眼前将眉褚杀死。

  而后步步将眉娆逼近,捅她刀,丢弃于地上。

  此时的眉娆拿着偷来的时光轴,咬着牙齿,嘶哑的吼叫。

  但是,最终还是并没有将时光轴交给妖王,而是带着它同到了蛇窑,被那些早已看不惯眉娆的蛇妖些刮花了眼,甚至将她火火烧死。

  也是大火中,眉娆逃了出来

  之后,接触到的是眉娆怨恨的眼神,沐清月的嘴唇颤抖,就连脚也在颤抖,肩膀颤抖。

  她亲眼目睹她的好朋友过得是什么生不如死的日子,被同类啃死,被心爱之人伤心,而她又在做些什么?

  她妄自以为凭自己几句话,妖王就会将眉娆放出来,以为妖王是真心待自己,直到看到跟在妖王左右那几个“仙人”。她似乎才明白了什么。

  原来,切,切都是自己太傻,太笨,竟然将仇人当成恩人,竟然差点杀了她的师傅。

  切都是妖王的安排,让五妖变作仙人杀了自己的爹娘,而他成为救命恩人在五妖口中救下自己。

  原来五妖并没有死。

  眉娆偷走时光轴,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被蒙在鼓里。

  “哈哈”沐清月突然狂笑,笑的眼泪直掉,突然,时光轴剧烈摇晃起来,周边摇摆不定。

  察觉到不正常的君暮然看向时光轴,却看见的是时光轴片漆黑,所有画面全都掐断样消失不见,甚至连沐清月的踪影也没有看到。

  “好强大的力量,暮然,咱们赶快进去,看看时光轴里面发生了何事。”

  连岳上神皱皱眉。

  君暮然淡淡点头,同连岳上神起飞身进入了时光轴中,只见周围被雾笼罩,看不清前方的道路。

  落在时光轴处的小茅屋中,君暮然念着口诀,眨眼间周围变得清晰起来,但是仅仅只是五公里之内。

  望着连君暮然也没办法驱散的浓雾,连岳上神拿着剑,警惕的望着四周,“这里似乎被人作了手脚,有种很诡异的气息。”

  砰!

  突然响起石头砸掉的声音,连岳准备攻击此处,君暮然连忙阻止了他的动作,手轻轻抬起,个白色的,沾满血的小东西躺在他的手心中。

  见君暮然手中的小东西,连岳脸黑了黑。

  这个正是从他那里夺过来的仙蛋,然后被某个宠徒如命的师傅趁他不备夺了过去。

  “圆子”君暮然轻轻叫道,见圆子没有任何回答,也没有任何动作,不由得皱皱眉,将目光看向连岳。

  连岳挎着剑,扭过头,“偷了我的蛋,拿走了我的还魂石,现在还想让我救这小灵物,墨华,你可是越来越过分了啊!”

  君暮然漫不经心道,“那好,那我就将盘踞琴给砸了!”

  “别别别”连岳上神连忙为圆子医治,团团柔光暖暖的罩在圆子身上,然后顺便为圆子清洗了下毛发。

  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的毛绒绒,也有了丝活力。

  圆子第眼便是看到君暮然,猛地哭起来,“爹爹”

  连岳身体抖了抖。

  不理会身边人怪异的眼神,君暮然平静的问道圆子,“你知道娘亲去了哪里吗?”

  连岳又是抖了抖,妄图将身上的鸡皮疙瘩抖掉。

  第102章重逢

  ?

  这天底下还有师傅和徒弟被叫做爹爹,娘亲的,恐怕也只有墨华和他的小徒弟沐清月了。不行不行了,你说那么恶心就算了,竟然偷他仙蛋,偷他仙蛋也算了,让他仙蛋孵出来叫爹爹娘亲。

  连岳上神感觉到深深的忧伤。

  圆子表示不知道,那次妖界被食人花攻击,它被美丽的大姐姐救了下来,知道它娘前是谁后,大姐姐将它藏到画轴中,并且告诉它,娘亲会来救它。

  圆子相信大姐姐的话,开始沉睡等待娘亲到来,连岳上神那击,刚好将圆子惊醒过来。

  可是,娘亲没见到,只见到爹爹。

  圆子急哭了,“爹爹,你说娘亲会不会有事啊,她又不会点念力,什么都不会,万遇到比圆子还凶的物体怎么办。”

  “你娘亲会没事的”

  君暮然带着圆子同连岳上神同起找沐清月,连岳上神可谓是法宝众多,瞪着双眼,小气吧啦的从袖子里抽出祛雾珠,那是个晶莹透亮的珠子,还有水在里面流动,仿佛是有生命体样。

  格外好看。

  好几次圆子去夺祛雾珠,都没防着的连岳上神把收了回去。

  时光轴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的也只是五十英尺的距离,有了祛雾珠带路,也让行走方便了许多。

  “啊!”远处传来叫声,仔细听去正是沐清月的声音。

  声音中带着几分挣扎,折磨,好似要将身体深深撕扯开来。

  “是娘亲”圆子着急的跺脚。

  君暮然和连岳上神加快了脚步,仅仅只是道光划下,瞬间来到处瀑布前。瀑布约有20米多高,沿着峭立的岩壁飞泻而下,顿时抛洒万斣珍珠,溅起千朵银花,喷珠飞雪,壮如玉龙飞舞。

  瀑布脚下正央,沐清月立在其中,背对着他们,水珠儿将她周身打湿,白衣紧紧贴在她的腰身,阵阵微风吹过,把瀑布吹得如烟如雾。

  水花飘落在沐清月身上,好像下过萌萌细雨,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

  君暮然从高山处飞下,抱走沐清月,她顺势倒,昏迷在君暮然的怀中。

  抱走沐清月飞到岸边,水珠飘落在他的身上,竟然还是那么飘逸,分毫没有打湿。

  见沐清月脸色惨白,君暮然首先为她把脉,圆子在肩膀处跳来跳去,“爹爹,娘亲怎么样了?”

  “无大碍!”

  君暮然有些疑惑,沐清月的脉象很特别,紊乱中透着几分平静,偏偏又检查不出什么症状,实在是让人起了疑心。

  沐清月醒来的时候已经睡了三天三夜,入眼的便是初璇公主坐在她的面前,整个身子靠在床悬上,看起来似乎累坏了。

  她醒来已经在皇宫,熟悉的房间正是初璇公主所住的地方。

  圆子见她醒来,兴奋极了,喜极而泣,“娘亲,你可算醒了,你吓坏圆子了,圆子还以为你再也不醒了,就让丢下圆子了。”

  摸摸它的小绒毛,沐清月轻轻抱住圆子,“娘亲怎么会丢下圆子了,圆子是娘亲的命,娘亲的根,也是娘亲的动力。”蹭了蹭圆子,感受毛绒绒的绒毛之下不在是那肥的暖暖的肉,而是根根小肋骨。

  沐清月心疼的看着它,“圆子,你跑到哪里去了?让我阵好找,这么久,看看你都瘦成竹竿,再这样下去,可没人要你了。”

  “圆子不要谁要,只要娘亲要,这世界上除了娘亲,圆子都不喜欢,当然还有爹爹”

  “那你说说,我没在的日子都在哪里?”

  “是美女姐姐救了我?然后她让我藏在时光轴中,告诉我,娘亲会来找我的。”圆子专门跳过那段自己差点被食人花吃了那段。

  “美女姐姐?”沐清月迷惑不解。

  “你的记性真差。”都能把自己的好朋友给忘记,娘亲真是的,那可是圆子的救命恩人啦

  圆子在心中抗议道。

  沐清月想了想,想起了之前眉娆让她留意茅草屋下的石头,莫非圆子被她所救然后将它藏在石头中,将时光轴交给她,就是为了让她找圆子。

  见沐清月雾霭散开,副了然的模样,圆子点点头,“娘亲变聪明了,还不至于那么老眼昏花,圆子可还想着去见见美女姐姐呢!”

  想到救它的美女姐姐,英姿飒爽的劈开食人花,将它救下,又那么温柔的对待它,圆子的心都化了,想着自己找到娘亲后,就要好好答谢美女姐姐。

  注意到空气中的凝重,圆子心中划过丝不安,吞吞口水,“娘亲,是不是美女姐姐出什么意外了?”

  沐清月没有吱声,亦没有回答圆子的话。

  圆子因为这件事,死活缠着沐清月好几天,直哭道连饭都吃不下,本来就瘦的小身子,越加较小,变得只有拇指那么大。

  任凭沐清月怎么哄它,圆子就是不吃饭。

  直到十天后,君暮然突然回来,圆子大哭着跑到君暮然身上,哭哭啼啼,抽泣着,“爹爹,美女姐姐死了,她是不是死了”

  “世间万物都逃不过死,花衰花落花败,有了生生死死,才有人间界,才有了回忆。圆子,别让你娘亲难过,她的伤痛不比你少,要学会将情绪埋于心中,微笑的面对身边的人,让身边的人快乐起来。”

  君暮然轻轻用手指按压圆子的小肚子,弄得圆子咯咯的笑。

  直到君暮然的手指拉开,圆子才汀笑声,副我受教了的模样。“爹爹,圆子明白了”

  它扭着小屁股,飞到沐清月的房中,见沐清月对着窗户发神,圆子在她面前筹措的转来转去,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微笑,才能让身边的人快乐。”圆子默念着这几句话,深深吸口气,转过身来,正好对着双大眼珠子。

  它眨下,那眼珠子也动下。

  见圆子傻愣愣的看着她的眼睛,沐清月将圆子抓在手中,“你个人在那里叽叽歪歪的,说些什么了,这么小,就像个小老头了。”

  “娘亲,圆子要向你道歉!”圆子可怜兮兮道,“圆子不该和你闹脾气,美女姐姐虽然不在了,但是她依然是娘亲的朋友,圆子的美女姐姐,活在圆子的心中。”

  第103章游玩

  ?

  圆子的话让沐清月感动的想哭,紧紧抱住圆子,又是哭又是笑,把鼻涕擦在圆子那白雪般的绒毛上,引起圆子的炸毛。

  “娘亲,你真不讲卫生,好恶心的鼻涕啊,呜呜呜”

  沐清月理所当然的看着它,“我是你娘亲,你是我孵出来的!”

  万恶的人啊

  两主仆斗嘴斗的不亦说乎,初璇公主身边的侍女前来禀报,“清月姑娘,我家公主有请去湖边游玩。”

  咦,初璇每天都闷闷不乐的,怎么会想到去游玩,看她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以为她真的哪里也不去。

  既然是初璇叫她去玩,沐清月自然赏脸,也没想那么多,自然应允了。让初璇先等等,她从衣柜中拿出件很简单的白裙,为自己穿上,然后用面纱蒙住自己那张绝色的小脸蛋。

  露出的眼角那颗泪痣,却让她轻灵的气质多了几分妖魅。

  圆子变作个只雪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