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严重,沐清月暗下思考,莫非是她说的话让墨南非有了些勇气,只是他直接去找墨弈城,这怎么看,都是种傻瓜行为嘛。

  “你知道他们因为什么事情而争吵吗?”

  沐清月问向小兰,却见小兰摇摇头,“此事除了王爷和皇上知道外,恐怕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不到会儿,皇宫来人,要求召见公主。”

  轰!

  这话犹如当头棒喝,砸的初璇公主头晕晕的,她脸色惨败如纸,隐隐约约中肩膀在颤抖,她猛地抓住沐清月,妄图想抓住丝救命稻草,“清月,我不要进皇宫,我怕”

  从初璇公主的口里得知,墨弈城对她总有种说不清的感情在其中,每次都会单独见面,却对她做些难以说出口的事情,幸好每次白子清在她身边解救了她,如今白子清还在大理寺中,初璇只能把唯的希望寄托在沐清月身上。

  沐清月安慰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同初璇起到皇宫中。

  初璇躲着墨弈城,她又何不是躲着另人呢?

  如今去往皇宫,沐清月只求不要见到他。

  圆子倒是十分高兴,想着自己要见爹爹,利用二人的传音,兴奋的念叨,“娘亲,咱们要见到爹爹了,圆子好久都没有见到爹爹了,好想他啊!”

  沐清月轻轻笑,却是轻轻叹口气。

  如今自己杀父仇人已经变成妖王,自己之前差点要了师傅的命,现在又有什么脸面面对他。

  “我定要跟爹爹说,有个大坏蛋要泡娘亲,不过那大坏蛋买的红红的果实挺好吃的。”想着,圆子又是咧嘴笑,趴在沐清月的肩膀上。

  嘴边似乎有什么晶莹的液体流了出来。

  坐着马车,很快到了皇宫,正好碰见了从皇宫出来的溪南言。

  他淡淡对初璇颔首,转身离去。

  似乎从那次说他手中冤案多多的时候,溪南言每次看着初璇都是臭着张脸,弄得初璇每次欲哭无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这个冰块给热着了。

  “且慢!溪大人!”初璇连忙叫住离去的溪南言。

  溪南言汀脚步。

  初璇拖着好几层长裙小跑来到溪南言面前,光洁的额头渗出丝丝细汗,“溪大人,本宫,本宫想问下,他怎么样了?”

  溪南言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瞳孔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在她的眼角处瞥了眼又飞快的收了回去,“本官不清楚他是谁?”

  初璇挣扎了好久,才说出了他的名字,“白子清,现在在大理寺如何了?溪大人办案入神,本宫可以作证人,并不是他出手伤了本宫。”

  闻言,溪南言缓步离去。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只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公主不日就要嫁入天朝国,还是不要想其他的为好。”

  初璇愣了下,沐清月见她傻傻的站在那里,轻轻拍了拍初璇,她转过身时,已经梨花带雨,“我知道我即将要嫁入天朝国,但是我只想知道他是否能够脱离大理寺,我只想让他平安而已。”

  她猛地抱住沐清月,轻轻在怀中抽泣起来,沐清月本能的僵住,适应了好会儿,才环抱住初璇。

  哭了好会儿,皇宫的人来催了,初璇收住眼泪,强颜欢笑的去见墨弈城,为了怕初璇害怕,特意让圆子跟着她。

  沐清月自己则在皇宫处乱转悠,不知不觉来到那座废弃的冷宫前。

  筹措了下,她推开那座大门,入眼的便是洛司澄挽着袖子,头发扎起,将裤腿儿卷到膝盖处,露出结白的小腿,整个人比之前多了几分英姿。

  那张俊美的面孔依旧是面无表情。

  他在泥土处踩踏,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六月在旁边为他端来茶水,同样卷起袖子以及裤腿,脸上还有些泥巴,“皇子,喝些水吧。”

  洛司澄点点头,喝下些水后,转身要拿锄头,结果看到站在门前的沐清月,他仿佛没看见她样,转身又在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倒是六月看到沐清月,直接下逐客令,“这里是禁地,还望姑娘快些离去!”

  沐清月挑挑眉,直接跃过六月,仿佛进入自己家门样轻松随意,坐在石凳前,看向忙碌的洛司澄,“哎,走在路上渴了,想进来喝杯茶水,你们不会这点礼仪之道都不懂得吧!”

  “”

  六月扭头,直接无视沐清月,洛司澄忘我的玩泥巴。

  个大活人直接就这样被两人无视。

  沐清月嘟嘟嘴,“我可是公主身边的人,都这样无视我,太可恨了!”说着她玩味的注意洛司澄的表情。

  果然,洛司澄那张死人脸终于有了点点变化,他抬起头来,湛蓝的目光澄澈的正视着沐清月,“你是她身边的丫鬟?”

  额

  沐清月愣住了,蒙在面纱后面的嘴唇微微扬起,眼角闪过丝狡黠,她跑到洛司澄面前,直接脱下鞋袜,同他起站到泥巴中,“我也要来玩泥巴,话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还会想出这些乐趣。”

  随后,便听到某人哽住了,“这是我用来做陶瓷的!”

  “陶瓷,就是这些瓶瓶罐罐吗?竟然还可以用泥土做陶瓷,快点来教教我!”沐清月兴奋的拿起洛司澄好不容易和好的泥土,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某人脸都青了。

  “你还没说,你是不是初璇公主身边的人”那声音弱弱的,直接被玩的不亦说乎的人无视。

  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沐清月的带动下,洛司澄竟然忘记了最开始的目的,手把手的教起她做陶瓷。

  教个来历不明的人做陶瓷

  六月站在旁边,看着相当有爱的两人,竟然傻眼了。

  做陶瓷的话,需要将手轻轻摸着转动,但是沐清月摸呀模呀,感觉就像在摸圆子脸样使劲蹂躏,那陶瓷还没初现形状,便被沐清月玩坏了。

  第107章是丹青,不是蛋清

  ?

  就在她玩着那坨像屎样形状的不明物体时,后方双手轻轻搭在她的手上,他的掌心有些微凉,细细感觉还有丝汗。。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āā。首发地址反着念↘↙

  沐清月愣了下,刚准备‘抽’开手的时候,便听到后方的洛司澄为她解释道,“这个不要太用力,就像抚‘摸’婴儿样轻轻的‘摸’它,然后脚轻轻让拉滚动起来,你看,现在不是有些形状了吗?”

  沐清月敢肯定,这是她见过洛司澄这么久以来,第次说的这么多话,而且那冰冷的声音也带着几分温柔。

  她测过头,看到是他认真的侧脸,优美的线条将他整个脸庞柔和不少,卷而翘的睫‘毛’轻轻盖在眼睑处,蝶如蝉翼,皮肤白皙光滑,有着南方男子少有的滑嫩。

  他的长相很柔,却不显丝毫‘女’气。

  察觉沐清月的目光,洛司澄刚好转过头来,与他的目光对视。

  湛蓝‘色’的澄澈眸子宛若池弘水,‘激’不起半分涟漪。却是有着少有的心机与少年的冷漠。

  “好了!”

  淡淡的声音吐出,洛司澄将手收回去,六月连忙将水端过来,他刚触碰的时候,整个盆子中的水眨眼结冰,却在刹那,瞬间融化,轻轻洗起手来。

  沐清月回过头,手中的泥巴早已经不是之前那坨散漫不成形状的样子,而是成了个‘精’致的陶瓷罐。

  她身上的白裙已经有了许多泥土,十分脏‘乱’,就连脸颊处也沾染了些,不过沐清月却并不在乎,蹦蹦跳跳捧着陶瓷罐在洛司澄面前,“你看,这就是我做的,好看吧!”

  六月看着面前脸皮十分厚的‘女’子,不禁汗颜。

  这明明是他家皇子做的吧!

  洛司澄嘴角微微扬起丝弧度,他抬起手来,走到沐清月面前。

  两人贴的很近,便看到洛司澄微微低下头来,“脏了!”

  他施了个净术,眨眼间沐清月又变回干干净净的模样,洛司澄却没有为自己清洗。

  望着自己变得干净的模样,沐清月眼冒星星,却又禁不住心中的惊讶。她知道洛司澄念力十分强大,早在之前被他攻击的时候就十分清楚。

  但是这么久来,她知道外界传闻,‘花’语国皇子是个同初璇公主样的废柴,就连简单的幻化术都不会。

  可是她知道的完全不样,洛司澄能够将池水结冰,看就达到先锋境界,再看之前他差点杀死自己,就知道他决心隐瞒自己的天赋。

  净术虽然说是个小法术,但是必须进入后天境界的人才能使得出来,只是没想到,洛司澄竟然无所顾忌的在自己面前暴‘露’,难道她就不怕自己经这件事情说出去,对他造成影响吗?

  “愿意雕刻吗?”面前的人问道。

  沐清月疑‘惑’的看着他,六月解释道,“皇子问你,愿不愿意起雕刻这个陶瓷罐。”

  “愿意!”沐清月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洛司澄的眼中闪过丝笑意。

  如墨的书房,整齐的经书,简单而整洁的案桌,带着丝淡淡的墨香味,十分好闻。

  沐清月进到书房中,首先被挂在墙上那副牡丹‘花’图所吸引,仔细看去,又感觉有些怪异。

  牡丹‘花’或半开,或全开,簇簇拥拥,富贵带着丝‘花’中之王的傲然,画的栩栩如生,宛若欣赏着牡丹‘花’宴。

  唯不足的是,亭中处软榻,榻上却并没有美人,按道理来说,这该是副仕‘女’图,却画中无人,深深变成了牡丹图。

  沐清月好奇的看着,“这里面怎么没有人啊?”

  洛司澄抬了眼,“等它该来的人!”

  他的话向言简意赅,高深莫测的让沐清月琢磨半晌也没琢磨出来半句。

  “该来的人?什么是该来的人啊?不过这画可真好看,改天你帮我画幅吧!”

  希翼的目光传向洛司澄,他将画料摆好,问道,“你准备要雕刻什么?”

  完全无视沐清月的话。

  沐清月咬着贝齿,细细思考了下,然后想了想,在图纸上‘乱’画了些什么。

  当她画完后,六月与洛司澄好奇的看过去。

  只见纯白的图纸画着个大头,小身子,头上三根‘毛’,嘴巴眼睛都东倒西歪的不明物体。

  “我画的好看吧!”沐清月咬着‘毛’笔头,洋洋得意的说道。“五皇子,看我把你画的多帅!”

  洛司澄傻了,

  六月到了。

  他傻傻的看着那画面上与自己完全不搭的人,有些摇摇‘欲’坠,“你说这个画的是我?”

  “那是!想我沐清月的画功天雷勾地火,炉火纯青,个小小的丹青,还难的到我?”

  “蛋清???”这个好像是雕刻,不是蛋清吧!

  沐清月愤怒的咬着牙,“是丹青,不是蛋清!”

  洛司澄沉默了。

  闭着眼不看那画。

  画面太美,他受不住惊吓。

  “来吧,咱们开始画画吧!”沐清月摩擦着手掌,笑嘻嘻的拿起画料,准备画下去。

  突然,被洛司澄猛地阻止,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拿过沐清月手中的画料,“我来吧!你在旁边看着就好。”

  沐清月心情有些不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画料被人拿走,略有些不乐意,自己画的那么好,还那么嫌弃,这可是她第次画丹青,哼哼哼!

  太可恨了!

  不过,很快这股气又压了下去,兴高采烈的指挥着洛司澄,尽管沐清月描述的不太清楚,老是搞错,但是都被洛司澄很快理解,很快雕出整个画面。

  那是对男‘女’坐在凳子上,‘女’子笑的开心,手中做着陶瓷,他身后的男子面容俊朗,紧紧‘露’出张侧脸,轻轻从后面环着‘女’子教她做着陶瓷。

  身后的美景比不过那亮点,只是原本站在二人身后的六月,就这样二人遗忘,画中竟然没有‘露’出半张脸来。

  六月愤愤不平,嚷着不公平。

  洛司澄才留了个不起眼的角落,那渺小的存在会让人误以为是蚂蚁,偏偏这点小存在,让六月终于平复了内心的不平。

  看着那个小角落,独自咯咯笑起来。

  而这个陶罐被洛司澄永久的收留着,在以后想起来的时候,也还是淡淡笑,保留着最美好的相遇。

  叔哈哈小說网

  第108章陈旧盒子

  ?

  走出冷殿宫门,沐清月刚好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南非月,只见他斜靠在柱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看到南非月,沐清月丝毫不见惊讶,瞥了眼他准备离开,却被他猛地拉住手,“怎么看到我,你就想离开?难道就这么不想看我眼?”

  沐清月撇撇嘴,抽出手,淡淡道,“南丞相,你似乎太高估自己了,民女只是个平民百姓。”

  “那既然这样,和我去个地方!”

  不等沐清月反应,南非月便把拉起她的手,直接往宫殿的另个方向走去。刚好听说沐清月到来的君暮然袭白衣走出来,正好看到两人拉拉扯扯的从他面前走过去。

  眼光闪,准备追上去的时候,诺春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跑过来,“师叔,墨皇有请,让你前去金銮殿商量两国联姻之事。”

  刚刚迈动的脚步缓缓收了回去,君暮然扫了眼两人越来越远的背影,然后缓缓收回视线,轻轻点头和诺春夏同往金銮殿上去。

  另边。

  南非月像是打了鸡血样,跑的飞快,被他桥的沐清月可是苦惨了,两只脚像是直接要断了的样。

  也不知道南非月搞些什么名堂,在沐清月累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前面的人终于停下。

  此时他们正在武器铺中,老板看到南非月,笑眯眯的说道,“南丞相,你要的东西,小的可都是准备好了!还请里面请!”

  南非月点点头,拉着沐清月进到武器铺中。

  眼望去,全是各色各样的武器,有的做的精致小巧,有的做的大气蓬勃,有刀有剑,有弓,还有斧头,那闪发亮的斧头还带着丝丝红色的血迹,看起来诡异万分。

  老板带着他们到达二楼处,从个小小的密室里面拿出个古老的盒子,那也不算是很特别的密室,也算是个暗格,面前挡着的是幅画。

  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沐清月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都喜欢将些贵重的物品放在个暗格里面,还搞了幅画在其中。

  想起画,便想到了洛司澄那副牡丹图。

  不对,话说南非月是怎么知道她跑到冷宫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你跟踪我?”双大大的眸子瞪着南非月,眼中满是质疑。

  “月月可是说笑了,可不是跟不跟踪那么难听,我南非月做事光明磊落,可不会做些偷鸡摸狗之事。”南非月眨眨眼,那双多情的桃花眼多了丝魅惑,“那里可是禁地,可不能乱去的喔。”

  只是恰好准备回去的时候,听说初璇到了皇宫,暗想形影不离的沐清月应该也会跟着过来,想了想,问了宫女,才知道她跑去找那花语国质子。

  “曾经,公主也跑到那里去,结果满是伤痕的出来,虽然公主说是来了刺客,但是真正的原因又有谁说得清呢?恐怕也只有公主自己清楚。”他有意无意的扫了眼沐清月。

  总感觉,南非月的话是存心对着她说的,沐清月皱皱眉,不知道南非月的心理打着什么算盘。

  “老板,将这东西带给她看吧!”

  南非月终于正视边完全当着隐形人的老板,二人吵闹间,老板可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也不敢插话,只有拿着盒子默默站在边,心理默默流泪。

  听到南非月的话,老板立马将盒子放上桌。

  那是个古老并且陈旧的盒子,上面是羽毛的标志,洁白柔美,却沾染了许多灰尘,有些泛黄。

  盒子并无上锁,可是却完全看不到丝裂缝,好似整个盒子都是缝合似的。

  “打开它!”

  看到南非月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沐清月皱皱眉,“这个又没有钥匙,我怎么打开它,南非月,你是存心逗我玩的吧?”

  南非月遣散了老板,让他下去。

  自己则是静静的看着她,“你试试,将血滴在盒子上。”

  “不要!”果断的拒绝。

  “没事的,只是丁点血就可以了,不会太痛的。”

  “不要!”谁知道会不会像之前慕容老头给的那个摄魂戒。

  跟这个盒子样都是些繁古的杂文,还说是上古神魔大战留下来的,代代相传,结果是摄魂的东西,那个慕容婉被折磨的已经毁容,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南非月好似知道她心中所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不会以为这个东西是有什么鬼吧?那这样,你将手放在盒子上,不用滴血,只是静静的放在上面就可以了。”

  沐清月半信半疑,最后还是将手放在盒子上。

  就在刹那,好像有心中电流穿过样,有种久违的熟悉感在唤醒她,很哀伤,又像是那种直没有见过面的好友般,着急的想要见上面。

  不知不觉,眼泪缓缓留下来。

  只是她并没有发现,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面上全是冰凉的泪水。

  她傻傻笑,将脸上的泪水擦干,“怎么回事?是不是有沙子进到眼中了,不要以为我哭了,其实就是阵风吹过,泪就流下来了。”

  南非月伸手轻轻为她将眼泪擦干,双眸子幽暗深邃,指腹带些温热,很温柔的将她的泪水点点擦干。

  他们二人对视的刹那,心中猛然划过丝心动。

  仿佛根羽毛温柔的抚摸她伤痕累累的心。

  “哭了,就不美了”

  他慢慢附上前来,沐清月屏住呼吸,感受到脸上流过的眼泪被他点点轻吻,最后,慢慢移开,微微笑,“看,现在不就很漂亮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