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听了?”国师大人凉凉的说道,紫眸中划过丝不悦。

  那小丫头,本座救了她,她倒好,非但不答谢,还像避瘟神般避开。

  瘟神?国师大人心底很不悦,从来没人如此对待自己,自然发气到无辜的欧阳父子身上。

  欧阳父子不敢再做迟疑,跪在沐清月面前磕了整整三个响头,沐清月也算知趣,没有再过多为他们,余光不自觉的扫到国师大人身上,刚好撞见那双深邃的紫眸,心底跳,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视线在空中交汇——

  轻轻咳了咳,沐清月连忙转移视线,那欧阳父子吃过苦头,万万再不敢胡乱说话。

  两父子站在边耳语番,那欧阳天逸苦着脸来到沐清月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雪儿,今天贸贸然而来是我的错,那退婚的事也就作罢,我欧阳家定会八抬大轿抬你回欧阳家!”

  看有转机,那慕容沣也笑道,“如此甚好!欧阳贤侄难得有这个诚心我们慕容家自当接受!”看着慕容雪也和蔼许多,“雪儿,既然是个误会,就接受欧阳公子的歉意,这件事就当做小误会!”

  两家又开始寒暄,仿佛刚刚针锋相对也只是场插曲。

  在所有人认为事情结束的时候,道阴凉的声音冷冰冰的响起,“我可没说要收回退婚的话,这婚我慕容雪铁定要退!”

  “慕容雪,你不要不识好歹!”欧阳天逸朝她怒吼道。

  沐清月冷哼,她从腰间解下另块鸳鸯玉佩,“这是慕容欧阳两家定亲的信物,此次是我慕容雪休欧阳天逸,信物归还!”

  “孽女,休要胡闹!”慕容沣铁青着脸朝沐清月叱责。

  沐清月看了他眼便收回视线。

  那眼多少让慕容沣心虚,是父亲对待女儿的内疚和心虚,她那眼是嘲讽,陌生,根本没有将他当成父亲。复杂的望向女儿,她多多少少有了当年玲珑的影子,样倔强执拗冷傲之中带着凉意。

  兴许是愧疚,慕容沣不再说话,叹了口气坐回位置上,满脸颓然。当时也是他对不起慕容雪的母亲玲珑,欧阳家退了便退了,大不了重新再为雪儿找个夫家便是。

  欧阳天逸气的发抖,他不自觉握紧拳头,忍住再次打向慕容雪的冲动。

  突然之间,欧阳任大笑,“雪儿胆魄果然足,退婚之事倒是可以!”

  欧阳天逸不可置信抬头看向他的父亲大人,欧阳任递了个眼神安慰他,继而话锋转,充满厉色,“从来没有女子能退男子婚约,所谓男婚女嫁人之大伦,今天是我们欧阳家先行冒犯是我们不对,如此,慕容家执意退我儿婚约,倒是可以,只要两个月之后五大家族比赛胜出,到时欧阳家必当将信物当场奉上!”

  此话出,众人脸色大变,特别是慕容沣的脸色十分难看。

  要个废物取得四大家族比赛,就是将灵丹宝物全往废物身上砸,也只能凝聚丝念力,又何谈胜负!

  所谓五大家族,分别是金木水火土各种属性,五大家族占据各地优势,势力强大,与皇族平起平坐,常人不敢惹。两个月正是五大家族比赛之日,通常胜利者的家族,其他家族要听从吩咐,五大家族势力强大,如不分出个家族管辖,五大家族必会乱套。

  而今年当头家族乃是火族。

  慕容沣脸色难看,“欧阳兄这是在说笑吧?你这不是为难吗?”

  闻言,欧阳任哈哈大笑,“是为难如何?”他猛然转向沐清月,眼中划过丝犀利,“雪儿,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乖乖的朝欧阳伯伯道个歉,刚刚退婚之事,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第7章酿好桃花酒收徒儿

  ?

  “好!”字而出,全场更是安静的可怕,几十双眼聚集在沐清月身上。

  国师大人眼尾笑意更深,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慕容雪,胆魄够大!两个月后,五大家族比赛相见,到时候可别逃跑!”欧阳天逸气愤拂袖离去,纵使眼前是废物,却将他的面子打的分不剩,五大家族,他非得将这废物打的魂飞魄散才解他心头之恨。

  欧阳父子走后,慕容沣复杂盯着沐清月,良久不发言,叹声离去。

  很快,慕容废物小姐退婚欧阳家天之骄子欧阳公子的事情很快传开,整条街议论纷纷,那废物小姐名号打的更响,可以说慕容雪退婚事闹得全城皆知。

  众人佩服废物小姐好胆魄之外,又感到她愚蠢。

  全身念力全无废物挑战五大家族,分明是鸡蛋碰石头,不,应该说是连鸡蛋也算不上,只能算鸡蛋中蛋黄。

  这些消息很快传入五大家族耳里,连皇宫也传了进去。

  他们都只是笑笑,权当个笑话,毕竟废物独斗五大家族,这是想也想不到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欧阳公子这是要废物小姐再次受辱,或是让她死无全尸,可想而知欧阳公子有多讨厌废物小姐。

  又到了桃花林,依然盛开如夭,满满都是清香。

  “既然来了,何不进来!”清清淡淡的声音虚无飘渺自桃花林中传出来。

  沐清月身子震,脚不受控制般踏进桃花林。

  桃花之中,白衣男子优雅坐在石桌上,白衣胜雪,墨发飞舞,偶尔抬头露出那白玉面具,翩若惊鸿。他的面前放着壶好酒,香味从壶口散发出来,清香迷人,沁香心脾,不自觉又将她酒虫给引了出来。

  艰难咽下口水,国师大人看她,道,“慕容小姐如若不嫌弃,请坐!”

  沐清月不客气同他相坐,直勾勾盯着那壶好酒,倒把那让人尊敬无比而高贵的国师大人彻彻底底忽视。

  国师大人莞尔,为她倒上杯桃花酒,“这酒虽芳香,酒劲很大,浅尝即可!”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国师大人说这话时,瞟了她几眼。

  沐清月微微窘态,任她再过厚脸皮,也抵不过人家火辣辣的眼神,轻咳嗓子,“那日不甚偷喝了国师大人的桃花酒,咳咳,是雪儿不对。那日雪儿喝醉时,是国师大人将我带回小院的?”

  国师大人为她满上杯,递于她,慕容雪连忙接过,喝了口,似感觉这酒劲度比上次喝的淡些,更清甜。

  即使喝上壶,这酒也不宜醉。

  “泡好的桃花酿自需别人品尝,如此,不如慕容小姐泡上壶桃花酿补偿上次那壶,本座便不予追究!”国师大人义正言辞道。

  转了个弯,未回答沐清月问题。

  沐清月刚含在嘴里的酒来不及吞咽,被国师大人的话呛得使劲咳嗽,她白了国师大人眼,老实回答,“要我喝酒容易,酿酒难,我怕我的酒比不上国师大人的酒好!不如这样”黑白分明的眸子转上转,透着丝狡黠,她跪在国师大人面前,“我拜你为师,你教我酿酒如何?”

  国师大人淡淡扫了她眼,深邃而剔透,他站起身,折下株桃花枝,意味深长的睨向她,“壶酒倒把本座打发,也不可能平白无故捡个徒儿,你且说说你为何拜本座为师,若只是酿酒,本座并不差你人!”

  “酒要品过之后才知它辛辣酸苦,同样,酿酒也是门艺术,师父有手好手艺,雪儿也想学学!”沐清月俏皮眨眨眼,嬉皮笑脸又嚼字斯文说道。“以后师父想喝酒,雪儿折下桃花为您泡酒,师父累了,雪儿为你敲背,师父渴了,雪儿为你端茶倒水,师父如心中有事,雪儿愿做那解语花!”

  见国师大人无动于衷,沐清月近了他几分,跪在地上,扯着他的衣角,可怜兮兮眼泪汪汪的望着国师大人完美下颌,“师父也不想徒儿两月后,被那欧阳杂碎打的无反手之力,徒儿丢命是小,师父面子最大!”

  国师大人挑眉,貌似他并没有答应做她师父,这丫头倒是师父口个顺溜。

  他云淡风轻道,“我不收徒儿!”

  道晴天霹雳狠狠砸在沐清月头顶上,有种叫绝望从她心底升起,后又听国师大人继续说道,“本座可以破例收个徒儿,亦是唯徒儿!”

  黯然的双眸又变得明亮,她欣喜的看向国师大人,“师父可是答应雪儿,收雪儿为徒!”

  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摸向她头顶,暖暖的感觉是她前所未有能感觉到的,桃花树下,纷纷扬扬,白衣男子出尘绝雅,那语让她至今无法忘怀,“泡的出桃花酿,本座便收你为徒!桃花枝为证!”

  那桃花枝落在她手上,亦属于国师大人的承诺。

  至那日,沐清月天天来到桃花林,查阅酿酒所有方法,从那天她与欧阳杂碎退婚事出之后,那杜月婉与慕容婉两母女倒也很少烦她,可想她们因是留着自己性命,好到五大家族出丑!

  她们不动,不代表其他人不动。

  沐清月小心将酿好的桃花酒埋在桃花林中,仔细埋好。

  不少泥土沾到她蜡黄的小脸上,她随意擦,眼里满满都是那桃花酿。待埋好后,她心满意足拍拍手掌,手上脸上满是脏污,她顾不得洗,忙拿起原先准备好的石子放在埋酒之地,围成个小脸作为标志。

  挖酒时也不用乱找痛,直接在标识下挖土即可。

  切作罢,她伸了个懒腰,敲敲自己蹲麻的膝盖,心满意足的再瞧了眼埋酒处,踏着轻快的步子蹦跳离开桃花林。

  桃花林中,埋酒处多了个人,白衣飘诀,仙气袅绕。

  从桃花林回到兰苑,已是深夜,正暗自奇怪巧儿在哪里,忽然房中出现个黑衣人,举刀朝慕容雪刺来,幸好她闪得快,不然早做刀下亡魂。

  她赶紧跑出房中,那黑衣人紧紧跟随,清冷月色下,那刀轻轻翻转,云绕诡异光芒,他朝前飞,那剑瞬间变成数百剑朝沐清月刺来。

  每剑直逼脑门,让自己无处可逃。

  第8章半夜暗杀

  ?

  百十把小剑密密麻麻围住沐清月娇小的身体,黑衣人落在地上,看也不看那副场面,他显然很自负。

  切该结束,杀个废物很容易!

  在他转身刹那,道银白色光芒耀眼无比,刺痛了他的双眼,黑衣人微微眯眼,用手护住自己的眼,而那银白色光芒正是来自废物,似是从沐清月身上发出来般。

  到底刚刚出了什么事?这光又是什么?

  黑衣人原本以为被乱剑刺死的沐清月踏着光芒破空而出,眼中闪着与她瘦削蜡黄小脸与之不符的沉稳和圣洁。

  圣洁,这个词本是属于高高不可在上仙人,为何会用在这废物身上?自己真的是老糊涂了。

  黑衣人不再纠结沐清月为何逃得出他剑下,手中汇聚成球,滚雷汹汹砸向对方。

  那颗火球并未砸到沐清月,而是砸向她身后的石头,石头碎成粒粒小石子。

  而那位置早已没有慕容雪的身影,黑衣人不死心再次扫视周围,四周黑漆漆的,借着月光,空无人。

  “我的爹爹,你是在找我吗?”空洞的声音在黑夜中万分诡异,带着丝丝妖魅。

  黑衣人身子猛然震,那发音处就在他身后,甚至能清楚自己后背汗毛根根竖起般阴冷。他反应迅速执起剑往后面刺去,却在刹那瞳孔猛的放大,映射出少女笑的甜美的笑容,她甜甜唤道,“我的父亲大人,半夜三更还有情趣陪雪儿玩,真是让雪儿高兴异常!”

  不知怎地,明明甜美无比的声音却让黑衣人阴冷无比,眼珠子中充满各种情绪,复杂惊讶探究和恐惧。

  现在黑衣人绝不会认为那力量放出来是凑巧,能从自己百剑穿心逃出来,此人绝对不是废物,那么快的速度,根本是寻常人无法比拟。

  “我的父亲大人,你怎么不说话?”少女委屈的看着他,吸吸红通通的鼻子,眼泪珠在眼框中打转,“爹爹是不是不喜欢雪儿,还是以为雪儿没有认出你来?没有关系,让雪儿帮你!”

  黑衣人感觉面上凉,那蒙面面纱到了沐清月手里,快的来不及让他反应。

  她笑嘻嘻的道,“父亲大人,看看不就是你吗?雪儿可是认出你来了!”

  “鬼,你是何方妖孽,妖孽!”慕容沣惊恐指着她,隐隐间他的手指开始发抖。

  这,绝对不是自己那废物女儿,太可怕了!她不可能拥有如此凌厉眼神,能解释的便是妖孽附在自己女儿身上。

  或者,她不是自己女儿。

  闻言,沐清月蓦然收起笑容,凛然扫视慕容沣,句句质问:“十几年来,你说你有尽过个父亲的责任吗?慕容雪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关,慕容沣,不管我是不是你女儿,你要记得句话!”

  她挂起天使般笑容,说出恶魔话语,俯下头逼视慕容沣,清澈瞳孔泛着冷冷光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若惹我,我必奉还!”道|乳|白色光芒从她手中挥出,旁边大树瞬间折成两段。

  “现在,我不想见你!”手轻轻挥,慕容沣消失在原地。

  只有沐清月知道,自己将他送到最凶险森林中,她才没有那么好心将他送回屋子。

  “上面看戏的,戏可是看完了?”懒懒抬眼,凌厉扫向屋顶上。

  “哎哟,不要那么无趣嘛!”屋顶上翻下名玄衣少年,语言轻佻,斜斜落在地上,努努嘴指向旁边折断的大树,“我好端端的在树上睡觉,突然树折成两段,差点把我的魂给吓掉,那戏我可是不想看的,可是你们把我吵醒的!”

  玄衣少年大约十六七岁,小小年纪便长得十分好看,眉宇间透着少年青涩与稚嫩,他的相貌虽美,却没有丝毫女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既聪明又玩世不恭。

  “原来是小屁孩枚啊!那我就没多少担心的!”打了打哈欠,沐清月丝毫没有在意突然落下的美少年。

  既然不是慕容家的人,那她也懒得出手。

  今晚,她出次手,修为耗损许多,再与玄衣少年交战,自己捞不到好处。动作太大,也许会把国师大人惊醒过来,到时候自己切伪装可是全都玩完。

  她的余光不自觉扫向国师大人所住的庭院,自己夜能透视,即使黑夜依然能看的清清楚楚,那国师大人好像并没有被惊动,想必他也不知今晚之事。

  心情放松下来,莫名松口气。

  那玄衣少年显然不放过沐清月,跟在她身后,脸兴致勃勃找着八卦,“刚刚那个是不是你的爹啊?怎么看他都想杀了你,你们两个倒不像是父女,更像是仇人,你说说你们父女是有什么恩怨,还有,刚刚你耍的什么把戏,个大活人咻的不见,你玩的是不是大变活人啊?改天要不要教教我,啊,你肯定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先自我介绍,我叫赫月夜,你叫什么名字啊?”

  赫月夜直跟着沐清月到厢房中,她黑下脸拦住跟着起进来的赫月夜,咬牙切齿道,“这里是女子闺房,男子不能随便进入!”

  此人看了半天戏都没下来救她,沐清月深深记着此帐。

  她拉起赫月夜衣领,逼近他几分,两人脸的距离只有两厘米,近的能感受彼此的呼吸,沐清月没有注意赫月夜羞涩的表情,恶狠狠警告道,“今晚的事情不准说出去,不然你会像那死老头样大变活人消失!”

  赫月夜缩缩脖子,突然之间,道|乳|白色光晕罩在他头顶上,舒服无比,连脑袋也变得晕晕沉沉的,他耸拉着眼皮,脸昏昏欲睡,身子倾,直接倒在沐清月身上。

  身子猛然僵,咬着牙继续给那少年施展法术。

  她的脸越加苍白,身上灵气也慢慢抽出去。她所施的是忘梦术,第二天早此人便会忘记今天晚上所见过的所有事,包括见过她。

  做完切后,她送走赫月夜,猛的吐出口血。

  随意擦了下自己唇边血迹,明亮的双眼略微有些黯淡,昏昏沉沉的,似是自嘲,“次性消耗如此多灵气,身体有些吃不消啊!”

  第9章顺水人情

  ?

  翌日,沐清月歇息到中午时刻有了些力气,全身却虚弱的走路都成问题。

  这就是她滥用法力的结果,在床上闭了闭眼,大老远听见外面嘈杂声,突然想起慕容沣被自己丢在十里之远的森林中,想必是慕容沣自己找回来的。

  唤来巧儿,“外面怎么这么吵闹?”

  巧儿进来,看到她苍白透明的面色有些吓到,昨日面色红润,精神抖擞。到了今天小姐脸色如此苍白,就像生了场大病样。

  来不及探究为什么,巧儿体贴为沐清月倒杯水递给她,“是老爷回来了,也不知怎地,老爷昨晚出去今早才回来,回来后什么话也没说,张脸可怕的要吃人!”

  沐清月喝了口水,温温的正好将疼痛减去些。

  唇角微弯,“巧儿,为我穿衣!”

  既然慕容沣回来,肯定要先找她麻烦。

  待切穿衣洗漱完之后,沐清月盯着铜镜中的自己,涂了点点胭脂遮住那丝苍白,染上胭脂,脸色红润许多,倒看不出有什么大问题。

  沐清月果然神机妙算,不稍片刻,慕容沣派人来请她,“大小姐,老爷让小的请你去书房,说有事要说!”

  “小姐,老爷平白无故的找你作甚,会不会为难你?”巧儿担忧拉住她衣袖。慕容沣十五年没有见过她面,也只有那次退婚与慕容婉受伤时见过慕容雪,要说慕容沣完全不管这个女儿。

  突然叫她去,不就是为了确认她是不是慕容雪!

  悠闲的跟着来人往书房方向走去,来到书房,沐清月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那下人还算有礼,微弓着腰,恭敬无比,“大小姐,老爷在里面等你!”

  沐清月点点头,打开门进去那刻,道掌风突然袭来,幸好她闪得快,要不然肯定成重伤。

  见着是慕容沣,她可怜兮兮拍着胸口,甚为无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