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前,也引不起他丝毫兴趣。

  厢房中传来慕容婉凄厉的杀猪般叫声,即使听见她的声音,也能想象她痛苦无比。

  国师大人握着沐清月的手不曾放过,很凉,甚至没有丝温度,大手完整的将她的手包裹在里面,莫名让她感到温暖。

  进了厢房,眼便看见慕容婉衣衫不整的被捆在地上,身形消瘦,面色憔悴不堪,完全没有之前的美艳动人。

  她蜷缩在地上,见沐清月进来,眼睛猛的瞪大,嘴里吐出的话句句污秽不堪,“你这个贱人,杂种,恶毒的女人,为什么要害我!你是嫉妒我比你漂亮,念力比你强,所以招了这么个恶魔在我身上,你太狠毒了!”

  杜月婉在旁边轻轻抽泣,“婉儿”她流着泪看向慕容沣,“老爷,我们家婉儿与雪儿无冤无仇,平日那么照顾她,她为什么还要毒害自己妹妹!”

  照顾?确实挺照顾她的?天天殴打,发气恶骂,不给饭吃,处处为难。

  这就是杜月婉所说的照顾?!

  慕容沣拿起慕容婉的手,果然在她的食指上看见那摄魂戒,此时那摄魂戒更加光彩照人,隐隐间还散发黑气出来,戾气宛若刀片刺进血肉之中,震得慕容沣赶紧丢掉慕容婉的手。

  见慕容沣不说话,杜月婉眼眸转,加大力度。

  她跪在地上步步朝沐清月跪着走过去,扯着沐清月的裙角,“雪儿啊,以前是婉儿对不起你,但是毕竟你们是亲姐妹,求你放过婉儿吧,娘在你面前磕头!”

  沐清月诺诺的躲在国师大人身后,“姨娘,你说的雪儿怎么没有听懂啊?妹妹怎么了?雪儿没有干什么啊!”

  那满脸无辜成功骗的其他人,除了国师大人。

  杜月婉先是愣,没有想到慕容雪会矢口否认,以往她说什么慕容雪这丫头都会答应,然后被她耍的团团转,现在竟然装傻充愣,而且那平白无故冒出来的摄魂戒分明是慕容雪给的,自己女儿被害成这样,怎么着也要把慕容雪拉下水。

  “雪儿,你说什么呢?那戒指从你妹妹带上的第三天开始便直昏睡不醒,现在还直喊疼,纵使姨娘有再多不好,雪儿也不要拿自己的亲妹妹动手啊!现在姨娘给你磕头了,还请你放过你妹妹”

  “姨娘,你说什么呢?婉儿是我妹妹,我怎么会加害她呢!”双手将杜月婉的额头抬住,避免她磕头,那双手凉凉的就像是死人那般冰凉,深深的让杜月婉打了个冷战,本能躲开她的手,刚刚抬头撞见双带着笑意的瞳孔,。

  明明在笑,眼中的冷意犹如浸了凉水那般冰凉。

  这是那个废物该有的眼神吗?

  好可怕!感觉全身没有力气样。

  “姨娘,您这是怎么了?我没有加害妹妹的!姨娘”耳际清清楚楚的传来沐清月的声音,身子却动不了,想说话,却吐不出个字。

  也不知是谁碰了杜月婉下,瞬间晃过神来,入眼的是沐清月担心的眼神,带着丝小心,“姨娘,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这样软弱的慕容雪怎么可能会有哪种眼神?定是自己想的太多。

  杜月婉收起心思,挥掉沐清月递过来的手,强笑道,“没事,雪儿!”

  慕容沣垮着张脸来到杜月婉面前,扫了她眼,充满了责备。

  将目光转向国师大人,恳求道,“国师大人,麻烦你看看小女还能救吗?”

  不经意时用余光瞟向沐清月,微微有些不悦。“雪儿,躲在国师大人身后成何体统,还不快过来!”

  “无碍!”

  国师大人挡在沐清月前面,淡淡的看着慕容沣,“想要救令媛不是不可以?但是”顿了顿,慕容沣的心瞬间提上来,他紧张的说道,“只要国师大人能够救好小女,想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拿你命是不是也可以呢!

  躲在国师大人身后的沐清月眯了眯眼,唇角弯起丝冷笑,明明是同样个父亲,对天才女儿爱到极致,对废物女儿恨不得她死!

  要不是国师大人出手,慕容婉迟早会死,那肮脏的灵魂被魔吃掉也是种养料。

  紫眸精光闪,国师大人略微叹气,“令媛所带的是摄魂戒,对念力来说是极其损耗的,慕容大人应该知道摄魂戒吧!”

  提到摄魂戒,慕容沣心瞬间提起来,内心慌乱,他故作镇静,舌头像是打结般,“知不知道”

  “不知道啊?”国师大人特意重复慕容沣的话。

  提起脚步,来到挣扎痛苦中的慕容婉面前,“摄魂戒乃是魔族之物,带上之后特别是契约后根本无法取下来,直到契约主人灵魂慢慢吞噬,摄魂戒自然会脱下来!”

  慕容沣的额角已经渗出冷汗,杜月婉听到摄魂戒会吃掉自己女儿灵魂瞬间坐不住了,连忙朝国师大人跪下来,“国师大人,还请你救救小女!”

  “那么,以命换命如何?”轻飘飘的话语说出来,让慕容沣和杜月婉两人瞬间僵住,刚刚还要死不活,脸愁苦的父母瞬间不说话,全都低垂着头。

  国师大人又补充道,“慕容大人,本座是开玩笑的!其实想要救令媛,还有个方法,便是废除令媛全部念力,让她变成普通人,摄魂戒没了念力支撑,本座也好取消令媛与摄魂戒之间的关系!”

  听不用以命换命,慕容沣和杜月婉双双舒了口气。

  慕容沣皱着眉头,像是在考虑国师大人的话,迟疑了下,他欲言又止,良久,才说道,“国师大人,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如果婉儿没了念力支撑,那她岂不是”变成与慕容雪样的废物!

  不,他绝对不允许!

  反倒是杜月婉连连答应,“只要国师大人能够救小女,没有念力也没有关系!”没了念力可以重新再来,凭婉儿的容貌也能嫁个好人家,反正自己还有个儿子,不用怕!

  第13章试探

  ?

  国师大人再重申次,“救出令媛,她形同普通人!”

  杜月婉扭过身子拉着慕容沣的衣角,娇媚的面容经过泪痕洗礼更显楚楚可怜,难怪杜月婉直深的慕容沣的宠爱,即使已到少妇年纪,那肌肤依然如十八岁少女那般娇嫩,哭更让男人雄性荷尔蒙激发出来,“老爷,你救救咱们家婉儿吧!”

  慕容沣面色阴沉,将杜月婉拉起来,冷睨了眼沐清月,从她面前代过,恭敬对国师大人说道,“劳烦国师大人救出小女!”

  此时慕容婉赤红着双眸,面容狰狞,将那些丫鬟吓得不敢前进。

  她瞪着沐清月,极尽癫狂用牙齿咬着被捆住双手的绳子,妄想挣脱开来。绳子磨碎娇嫩肌肤渗出丝丝血迹,加上她牙齿在那里啃咬,那双手腕又咬又磨,弄得血肉模糊。

  杜月婉看的十分心疼,毕竟血肉相连,连忙吩咐周边的丫鬟,“快,快把小姐扶到床上去!”

  那些丫鬟战战兢兢接近慕容婉,刚刚碰到她,就被她狠狠咬住手腕,咬的丫鬟痛苦的大哭,又不敢叫出声。

  屋内乱作团,国师大人淡淡的扫向发疯的慕容婉,手微微抬起,|乳|白色光晕照在慕容婉身上,她渐渐松开了嘴,那些丫鬟赶紧逃到边去。

  温和暖意的光芒散发在慕容婉的身体中,她身上的戾气也渐渐平息下来,突然之间,她的身上迸发强大的黑气,团黑色的影子从那摄魂戒中钻出来,沙哑似魔鬼般的声音璨璨的叫着,“墨华上神,休要多管闲事!”

  光晕自国师大人身上散开,屋中所有人全在那时间定格住。

  沐清月眨眨眼,她动了动自己身子,再戳了戳动不能动的慕容沣,更显疑惑。

  “魔就是魔,对人类有所伤害,本座不该管吗?”淡淡的声音自国师大人口中发出,刹那间,他的发丝从黑色渐渐变成银色,犹如丝绸般飘逸,更像在夜空上那丝丝捉不住的流辉,发着耀眼的琉璃色。

  那刻,沐清月呆了。

  从背后看他,那耀眼的银色发丝发着绝美光彩,整个人染上圣洁光芒,衣诀翻飞,投手之间道道莲花在他舞过的地方逐渐盛放然后渐渐消失。

  他身形未动,只是弹指之间,朵雪白色莲花落在那团黑影之上,眨眼间,黑影身上的戾气被那朵白莲花净化,发出阵阵凄惨的叫声,还能听见它模模糊糊中的声段。

  “你从来都是冷眼相看,什么时候变得爱管闲事!啊”

  不稍片刻,那黑影化为乌有,摄魂戒从慕容婉的手指上飞了出来,落在国师大人洁白的手心中。

  好似察觉般,他回过头,银色发丝拂过冰冷的白色面具,紫色眸子潋滟万分,却又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正巧撞进沐清月漆黑的眸子中,微有疑惑,“你为何没有被定住?刚刚的切你都看的清清楚楚?”

  沐清月连忙从国师大人的绝世风采中回过神过来,紧紧咬着贝齿,眼睛咕噜咕噜的转。

  原来所有人没有动是被国师大人使出法力而将他们时间定住,但是恰巧自己莫名体质没有受到国师大人的影响,恰巧让她看到国师大人所有。

  妈呀,他会不会把自己灭口啊?

  在她胡思乱想中,国师大人动了,阵莲香拂过,她的面前郝然站着刚刚离她几步之远的国师大人,冰凉的手指微微勾起她的下巴,“你,不怕本座吗?”

  沐清月很爽快的摇摇头,国师大人似笑非笑,“那你把手抬起来!”

  虽不懂国师大人要作甚,但是沐清月还是乖乖的把手抬起,心里阵忐忑。

  手上阵冰凉,她的手被国师大人的手握住,阵阵气息从她的手心流向身体四周,不同国师大人掌心冰凉,那气息却是极其暖和的。

  她知道,这是国师大人在试探自己!

  这称为摸骨,摸骨可以探测出此人骨骼如何,是否有天赋,具备什么属性!

  但这是凡人的摸骨方式,还有种摸骨方式是可以查探出你是否是妖魔神鬼人这五种。

  好久,掌心的温度已经散去,国师大人已经收回手,淡淡的看着她,“慕容雪,你的谜题可真是多!本座现在问你,你的桃花酿酿好了吗?”

  沐清月吃惊的望着国师大人,这话什么意思?莫非国师大人愿意收自己为徒了?

  这岂不是离自己的计划又近了步,但是他是不是觉察了什么。

  想着慕容雪甜甜笑,满脸天真烂漫,“桃花酿虽没师父酿的好,不过还是圆满成功,不巧刚刚雪儿放在门口,还想着给师父送过来呢!师父,您是不是愿意收雪儿为徒?您是不是神仙啊?收雪儿这个凡人是不是也会成为师父那样的神仙?”

  国师大人若有所思的看着沐清月开心的面容,那双眸子纯净清澈,不见丝害怕!

  这倒是有趣,见到这幕普通人都会吓得半死,而她没有丝毫惧色。

  他将掌心摊开,那摄魂戒安安静静躺在他的掌心,晦暗无比,完全没了当时的光彩,他问向慕容雪,“这摄魂戒,又是怎么回事?”

  沐清月吐了吐舌,睨了眼保持狰狞面容,动作扭曲的慕容婉,“那个,其实是慕容婉自己要的,徒儿不喜欢她,也没有那多余的善心,她想要徒儿手里的戒指。徒儿自然将摄魂戒给了她,如若不然依照徒儿寸手无铁,不给摄魂戒岂不是要被慕容婉打死,徒儿这也是没有办法啊!”

  说着她故作无奈的抹了把辛酸泪,小心瞧了瞧国师大人的神色。

  面上罩着面具,除了个样还是个样,只能从他唯露出的眼睛发掘出他的心情。

  “慕容婉念力全无,形同普通人,本座已经帮你报了仇,就莫要再生是非!”淡淡的声音传来,沐清月愣愣抬头,只见国师大人手挥,所有人又开始各做各的事,慕容婉也因精力虚脱,无力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沐清月扫了眼四周,本能看向国师大人,却见他的发丝又成了黑色,变成那无欲无求的国师大人,而其他人也根本不知道中间发生什么事情。

  想起刚刚国师大人口中的报仇?莫非他是故意而为之,只是为了给自己报仇而已!

  第14章气死个老乌龟

  ?

  “那么,本座也该离去”挥挥袖,国师大人在众人拥护下路来到门口,外面仅仅只有辆马车和个马夫。

  慕容沣感恩戴德的跟在国师大人身后,想起了和国师大人的约定,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本来要选慕容婉入在国师大人门下,却没有想到发生在这档子事,本想悄悄置慕容雪于死地,无奈那摄魂戒被自己宝贝女儿带在手上,导致她念力全无,与慕容雪是样的废物。

  不,现在的慕容雪不是废物,是恶魔!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怎么可能会是废物!

  今天此事败露,慕容雪定会找他算账,等送走国师大人,慕容雪绝对不能留。

  慕容沣面上划过丝狠意,国师大人突然转身,清楚的将慕容沣那丝狠意收在眼中,慕容沣没想到国师大人会突然汀脚步,跟随着他起停下,微有疑惑,“国师大人,怎么了?”

  国师大人淡淡扫向人群,终于在人群后方发现那抹娇小身影,不仔细看去很容易将她忽略掉。

  想来是自己刚刚走的太急,忘了把她带上。

  “慕容大人,本座曾经说过将在你们慕容儿女中选取名为本座的弟子,是吧?”虽是对着慕容沣说话,那眼神却直落在那抹奋力挤进来的娇小身影之上。

  此时沐清月还在人群中苦战。

  慕容沣听了,激动的连连回答,“是是是确有此事!”

  此话出,其他大臣心生羡慕,即使慕容家没了天才慕容婉,但是还有其他儿女,例如与慕容婉是亲生兄妹的慕容痕建,年纪轻轻已经被选作带刀侍卫,侍奉在皇帝左右,为慕容家增光耀祖。

  其他除了慕容婉和慕容雪,后面两个都是女儿,三女儿乃是三房所生,念力平平,姿色平平,跟着慕容婉为虎作伥。

  四女儿性格懦弱,念力还算般,只是那性格让人不敢恭维,胆小怕事,无法独当面。除此之外,只有慕容痕建才有资格,也是极有可能被国师大人看中,收入门下。

  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比带刀侍卫不知好到哪里去,别人做梦都无法做到,偏偏慕容家就可以选人,让其他大臣不由眼红。

  慕容沣很快将慕容婉受伤的事情抛之脑后,紧张的看向国师大人,激动的说话也颤抖起来,“国师大人,让我马上叫我的儿子和女儿回来!”

  “不用了,本座要选的人就在这里!”

  “啊?”慕容沣显然很惊讶,他迷惑不解。

  国师大人是真的要选慕容家儿女其中名吧?

  莫非国师大人不用看也能选人?

  转而想,也是,国师大人神通广大,任何消息风声定逃不过国师大人的耳朵,加上国师大人犹如神明,选人之事也不是那么简单。

  “不知国师大人是选下官哪个孩子?”

  国师大人轻轻指,准确无误捕捉到沐清月娇小的身影上,其他人跟着国师大人方向看去,落在沐清月的身上,那眼神格外怪异。

  慕容大小姐,天朝国众所周知的废物!

  全场哗然,皆都吃惊的望着国师大人,其中人不明白询问国师大人,“国师大人,您是不是选错人了?这分明是连简单纵火能力都没有的废物,您将她收入门下,可能有损您的脸面。”

  慕容沣脸色极其难看,他同样附和那人的话,“李大人说得对,国师大人想必选错人了!”

  “本座选没选错人还需要你说!”

  股威压朝慕容沣压过来,他的双脚发抖,也知道国师大人是生气了,他连忙跪在国师大人面前,语气惶恐,“国师大人赎罪,只是下官怕女儿没有天赋,给国师大人添麻烦!”

  慕容沣万万没有想到不选自己天才般的儿子,倒是选择那恶魔般的慕容雪,要是慕容雪成为国师大人座下弟子,岂不是以后她回来自己还要对她磕头迎接,笑脸相迎。

  比起慕容沣和众人震惊程度,当事人倒是随遇而安。

  她猛的站起身,推开众人笑吟吟来到国师大人面前,在所有人瞪大的瞳孔之下,很自然的拽着国师大人的衣角,“师父是承认雪儿为徒了吗?师父可不能反悔哟!”

  全场深深吸了口冷气,他们看见什么,看见废物竟然敢亵渎国师大人的威严。

  而更令他们吃惊的是,国师大人温柔的将手覆在慕容雪的头上,揉揉她柔软的发丝,似笑非笑,“那么,本座的桃花酿了?”

  “额”沐清月雪愣了下,潜意思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发,稍稍躲闪了下国师大人的手,“师父,等下啊!”

  众人不明所以间,她在角落中的花坛提出壶酒,来到国师大人面前,“师父,这酒等下再给你喝,等回到师父的地方,徒儿给你倒酒!”

  国师大人自然收回手,轻轻点头。

  在众人的目光洗礼下,那出尘脱俗的国师大人带着身上脏兮兮的沐清月坐上了马车。

  马夫甩藤鞭,那马吃痛的哼了声,开始行走。

  众人来不及反应,赶紧跪在地上恭送国师大人离开。

  而慕容沣显然气的不轻,深深的气的吐血昏迷过去,众人赶紧手忙脚乱的扶住慕容沣,还有人好奇回过头,只见刚刚马车还在行走的地方眨眼间没了身影。

  “哇!师父好厉害,这马车还能腾云驾雾的啊!”云朵之上,辆玄木所做的马车踏着云端悠悠行驶,沐清月好奇的掀开车帘,看到外面漂亮的白云,忍不住赞叹。

  “师父”久久没有听见声音,慕容雪疑惑回头,刚刚扭头看,嘴巴攸的张大。

  师父的发丝又变成银色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