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苍白许多。

  该死,只是用了简单的定身术自己的身子就不堪重负。

  龙太子显然很惊讶,脸瞬间阴沉下来,“你不是人!”

  刚刚那道气息很纯,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凡人能使出来的,但是又不是仙气,她的身上夹杂丝妖气,但是妖怎么可能会拥有这么纯净的气息,定是不可能的!

  沐清月懒得跟眼前的龙太子打交道,瞧了瞧他白花花的身体,点了点头,“身材还不错嘛!”

  龙太子抽了抽嘴角,从来没有女子如此大胆看男子的身子,眼前的女人非但不害羞,就连女子该有的情绪也没有。

  感觉道炙热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龙太子的脸黑的可怕。“快点放开本太子,你到底是何方妖孽!”

  沐清月努努嘴,将地上的外衣给龙太子套上,然后将他拖在旁边台阶上,朝他吐了吐舌,“本小姐没空回答你,我先走了!种马太子!”

  “凡人,本太子定会把你找出来,然后狠狠的蹂躏你,让你哭着给本太子求饶!”龙太子沉着脸目送沐清月挑衅般的离开。

  出了大殿,沐清月拖着略带疲惫的身子踉踉跄跄的找回去的路,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

  “徒儿徒儿”

  耳边响起师父的声音,沐清月晃了晃头,可能是最近自己法力用的太多,身体吃不消,产生了幻觉。

  “徒儿,你在哪里?”

  这次真的听清楚了师父的声音,好像是从自己的腰间发出来的,是师父给的透视之境。

  第18章结交龙岩

  ?

  沐清月连忙拿出透视之境,平滑的石面上映出师父的面容,清晰无比,甚至连他颈间细绒毛孔都能清清楚楚的看见,仿佛他在自己身边样。

  欣喜道,“师父,宴会结束了吗?”

  “恩”沉吟片刻,“为师回到住所没有看见你,猜想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到你没事,为师便放心了,速速到住所来!”

  “师父”还想说什么,那透视之境已经恢复原来摸样,跟刚刚师父拿给她的样子相差无几,依旧是冰冷的石头镜面。

  沐清月泄了气,将透视之境放在腰间,望着东宫幽蓝的海水,深深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怕变态太子找上门,沐清月决定赶紧回到住所去,至少有师父保护她更安全些,而且万龙太子说出自己有法力的事情就遭了!

  定要劝师父快快离开龙宫!

  到处瞧了瞧,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周围也没有仙娥和其他龙宫众人,想要问路也找不到人,跌跌撞撞间也不知道找到了哪里。

  穿插过片珊瑚林,终于看到不远处条小道,沐清月欣喜连忙跑过去,跑的太快,腰间装着透视之境的荷包被珊瑚枝刮在地上。

  啊!透视之境被自己丢掉可不好了!

  伸手去捡掉落的透视之境时,双手比自己后来覆在自己手上,修长洁白,个巴掌就能将她的手完全覆盖。

  沐清月怔愣了下,本能抽开自己的手。

  “啊!对不起”她的前方响起略微失措的声音,“这是你掉的东西吧?”

  “谢谢”接过那人手上的透视之境,轻轻为它拍掉灰尘,见它没有任何伤痕,忍不住松了口气。

  幸好透视之境没有出任何事情,不然怎么跟师父交待!

  小心将透视之境放入荷包中,将它挂在腰间。

  站起身时,见那人傻呆呆的看着她,不忍疑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依旧傻呆呆看着她。

  沐清月叹息摇了摇头。

  这少年看起来挺帅气的,没有想到是个傻子,看来问路也是没有指望了!还想着总算碰着个人能够回到住所呢!算了算了,还是她自己去找!

  提起脚步越过那傻傻看着自己的少年,在与他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的手被那少年把拉住,少年焦急叫住她,“等等”

  沐清月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然后把目光落在被少年拉住的手腕上,冷不丁道,“你弄疼我了!”

  那少年迟钝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还拉着女子的手,反射性弹开,面上不由泛红。

  眼睛闪烁不定,“对对不起”

  沐清月揉揉自己被握疼的手,“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叫龙岩,我们见过的,你记不起我了吗?刚刚看你有些熟悉,才想起你是跟在墨华上神身边的,所以才无礼的叫住你!”龙岩急急解释道。想起自己刚刚握在手中的滑腻,面上又忍不住泛红。

  哟哟,还是个单纯小少年!

  沐清月想了想,自己没有见过此人,要说自己的记性并不太差,有过面之缘的应该也见过。

  龙岩也没想那么多,主动问她,“你是不是迷路了?”

  “恩恩”沐清月很坦然的点头。

  龙岩嘿嘿笑,“那我带你回去吧!”

  有了龙岩带路,回去的路程也快了许多,那些仙娥见到龙岩都要恭敬的叫他声二太子,沿途之中沐清月也终于知道龙岩所说的见过面是什么意思,原来之前那条白龙就是眼前的龙岩,因为他不属于金龙,所以没有继承龙位的权利。

  不过龙岩本身也不喜欢争夺,这样做恰好,却让其他龙族长辈说他是不学无术,没有长进的太子,更加让龙族之人瞧不起。

  “好了,地方到了哦!”龙岩指了指前方,“那里是上神所住的地方,没有父王的允许是不能随意进去的,我就将你送在这里就好!”即使被人瞧不起,他还是那么乐观自信的笑,如果是她,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态。

  与龙岩道别之际,沐清月说了句理不清道不明的话,“要是你背负着莫大的痛苦也就不会这么轻易笑出来了吧,所以好好珍惜你的笑容!”

  龙岩愣,他在那瞬间看到了什么——

  看到明明正值青春妙龄的少女脸上那闪而逝的悲伤,想再问沐清月,却看见她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伸出的手遗憾落下,聊了这么久,都在说他的事情,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看她身上没有仙气,是凡人吧?

  抬起自己的手,那掌心似乎还遗留温度,龙岩面上泛红,希望还能再次见到她!

  第个把自己当成朋友的人!

  回到住所的沐清月还在失神——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人,差点让自己把切都暴露出来,再这样粗心大意可不行。整理了下思绪,往自己所住的房间走去,在那里,君幕然正站在她的房间外面,声白衣洁白不染尘埃,察觉有人到来,他回过头,望着慕容雪不发言。

  “师父”被君幕然盯得极具压迫的沐清月,乖乖走到他面前,“师父,您是不是生气了?”

  君幕然深深望着她,洁白的衣袍飘逸无比,唤她过来,“还想留在龙宫吗?”

  咦,师父说的是什么意思?

  “师父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选择模拟两可的话语,沐清月张天真的双眼,好奇问道君幕然,“师父,宴会都是些什么啊?”

  “只不过是些无趣的讨论罢了,表面的和平又要触发!”君幕然抬起双眸,云淡风轻回答沐清月的问题。

  此时的他像是乘风而去般,飘渺如清风般不真实,恍惚眨下眼,他就要消失。潜意思中,沐清月抓紧君幕然的衣袖,“师父,咱们离开龙宫吧!龙宫这里不舒服,雪儿不想留在这儿!”

  “好”这是君幕然应允她的话。

  与龙王寒暄片刻,君幕然以初华山有事而推脱他的邀请,带着沐清月离开龙宫,墨华上神离开之际叫龙王不要张扬,除了龙王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墨华上神已经离开。

  就连龙岩知晓沐清月离去也是在第二天初晨。

  第19章绝尘池洗涤

  ?

  龙岩急急赶到大殿出口处,望着自己的手,面露低落之意。

  还以为能够找到和自己做朋友的人,却没有想到她不声不响的离开了!自己真的好希望还能再次见到她。

  那个悲伤的神情想烙印般烙在他的心上,让他忍不住想探究那抹悲伤后面的意味,他绝对没有看错那丝悲情。

  “二太子”行人匆匆向龙岩行礼,正是龙宫的虾兵蟹将,龙岩笑着点了点头,看他们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们如此匆忙是怎么了?”

  其中带头的老乌龟回答,“是龙太子让属下寻找个凡人,可是将整个龙宫找完了,也没有找到太子说的那个姑娘!”

  凡人?姑娘?

  龙岩心头跳。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赶紧给我去找人!”龙太子脸晦暗站在他们身后,瞟到龙岩的时候,他微微眯起眼,“二弟怎么在这里?”

  “是大哥啊,没什么”龙岩敷衍道,“对了,大哥,你在找谁呢!凡人怎么可能会到咱们龙宫中来?”

  潜意思中,脑海里想起沐清月的面容,但是她怎么可能会和大哥扯上什么关系,大哥这个人他是了解的,他喜欢的是美丽妖娆的仙女,对那些凡人不感兴趣,那位姑娘绝对不符合大哥的胃口,而且那姑娘可是墨华上神身边的人。

  加之她也不是普通的凡人?

  龙岩这样想着,应该是大哥抓进来的凡人姑娘,然后给跑了。定是这样的。

  龙太子盯着发呆的龙岩,眼眸攸的变深,紧盯着龙岩缓缓说道,“她不是普通的凡人,她的身上有妖气!”

  感受到龙岩身体僵,他收起锐利的眼神,玩味笑道,“那个女人虽然难看了些,不过倒让本太子有了想要捕捉猎物的欲望!二弟,你也是要与南海公主成亲的人了,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知道了!”原本明亮的眼神突然黯淡下来,龙岩与龙太子打了个招呼失魂落魄离开。

  与南海公主成婚虽是地位相同,但是他不想成亲,不想跟自己不爱的人成亲!

  龙太子微微眯眼,闪现猎人捕兽的危险眼神。

  女人,惹了本太子可不要那么想乖乖离开。

  更何况还是个有妖气的人类,这个发现可真让他乏味的生活升起丝兴趣。

  离开了龙宫,沐清月跟在君幕然身边,时不时的打了个冷战。

  因为有师父腾云驾雾,只用半天时间来到了初华山。

  初华山与世隔绝,处在南山之下,常年烟雾缭绕,远远望去仿佛是在世外桃源般。这里常年下雪,灵气却十分充足,对于那些修仙的弟子,是最合适的。

  从云层之下望去,那些人影就像小小的蚂蚁般,他们都是统白色,师父带着她往下飞去,飘逸如仙,至高无上的墨华上神处在云端,被那些眼尖的弟子瞥见,大家齐齐跪在地上。

  君幕然并没有下去打招呼,而是带着慕容雪到了初华山的最顶端,那是白云殿,除了墨华上神而外,任何人不得进入。

  其实那些法力薄弱的弟子想进也不能进,白云殿处在最顶端的位置,下方便是万丈悬崖,光滑无比,想要攀登那是何其之难,就连初华山几个高深的掌教也是有心无力,对他们来说,墨华上神是不容亵渎的,是拿来敬仰的。

  就连他们也是百年难得瞥见墨华上神的尊容,也是因为墨华上神的缘故,寻常妖孽也不敢来犯。

  君幕然带着沐清月来到白云殿,层层白雪铺在悬崖边,里面却是温暖如春,朝气勃勃,鸟语花香,总之什么词语都不能形容这里的美丽,漂亮的让人流连忘返。

  “你先去那边的温泉中泡个澡,这是你的衣服!”骨节分明的大手之上突然浮现白色衣服,简单之中透着华丽的光泽,君幕然将衣服交给沐清月之后便独自往另边走去。

  顺着君幕然的提示,果然在葱葱绿林之中发现温泉池,纯粹天然,冒着腾腾热气。

  果然这样的地方才适合尊贵无比的墨华上神!

  将干净的衣服放在旁边的草地上,脱下身上脏兮兮的衣服,露出蜡黄无比的肌肤,纤细的脚足首先踏进,温暖的感觉包围她的脚足,瞬间感觉心中无比舒畅。

  将自己全身都泡在温泉之中,温暖的泉水像温暖的手轻柔抚摸她的肌肤。

  池水清澈的倒映她的面容,那是不属于她的张脸。

  闭了闭眼,倒在旁边的池壁之上,享受那久违的轻松,洗涤自己周身每根神经。

  只是舒服了会儿,突然之间,全身被种奇怪的麻痹所包围,让她动弹不得,那些泉水也不再温柔,仿佛似根根针扎在自己身上,让她痛的无以复加。

  想叫师父,却发现自己叫不出声,全身心被巨大的恐惧包围着。

  身上的痛意越来越深,沐清月凭着强大的意志力,咬着牙艰难的爬上岸,每动步都是钻心般的痛。

  怎么回事?难道这个温泉有问题?

  额角渐渐渗出冷汗,她凭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爬上岸边,身上的疼意并没有消失,而她也痛的昏死了过去。

  之后什么也不记得——

  再次醒来之时,自己躺在木屋之中,身下是柔软的棉被,身上也穿了件亵衣,挣扎着起身,举目望去,都是简单的陈设,揉着自己的额头,细细想着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

  她记得自己在温暖中泡澡,结果自己的身上犹如针扎,泡着泡着陷入了昏迷,那自己在木屋中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师父把自己带回来的?

  岂不是自己的身体全被师父看见,沐清月瞬间有些尴尬起来,不过依师父冷清的性子,瞧见自己的身体也只当是块木头,加上自己变成慕容雪的样子,那身体更是没有看头。

  话说她真身虽不是倾国佳人,至少肌肤还是雪白无暇的。

  难道自己的妖气不适合那温暖池?莫非师父察觉到什么?

  想着沐清月刻不容缓的穿上衣服,急匆匆出了自己房间∵出房间之外又是另番天地,周围仿佛置身于翠林之中,让心也慢慢静下来。

  这里,好美!

  第20章师父为自己做饭

  ?

  股清香飘了过来,是米饭的香味,可是这里怎么会有食物的味道。

  沐清月些许疑惑,顺着食物的香味下了台阶,前方的木桌之上摆放几道热气腾腾的小菜。

  咦,这是谁做的?

  走到木桌面前,深深嗅了嗅,清香的味道瞬间钻入自己的身体中,刺激舌尖的蓓蕾,即使自己不饿,被那米饭的清香所勾引,也感觉有些饿了。

  就在她陷入米饭的清香之中,自己面前多了个碗,传来君幕然那虚无缥缈的声音,“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

  沐清月显然愣,望着满桌的食物,再看着面前不染世俗的师父,不相信的问道,“师父,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君幕然坐在她对面,显得有些苦恼,“本座很久没有做过饭,也不知道是否合你胃口,睡了天夜,凡人的身躯是受不住的。”

  她,睡了天夜!

  跟着君幕然坐在他对面,望着面前色香俱全的食物,浮现丝感动。

  为什么堂堂不吃食物的上神会亲自为她下厨?这是神的恶意吗?为什么她在他的身上没有感觉出来?还是这切都是他伪善的面具。

  想起自己昏迷的事情,沐清月筹措许久,犹豫问道,“师父,为什么我会昏迷过去?那池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是不是自己身上的妖气所影响的!

  君幕然自然的为她夹了块青菜在碗中,漫不经心道,“那池水乃是绝尘池,意思便是绝掉外界凡尘,专门供那些修仙之人泡澡的地方,有助于增加修为。可能你是凡人,所以在绝情池待得时间太长,会有些作用!”两句话云淡风轻的代过去。

  “对了,徒儿,本座正想喝酒,你想喝吗?”君幕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坛酒放在石桌上,面前的食物他也没动几口。

  沐清月吃惊的看着那坛酒,君幕然的声音又轻飘飘的飘了过来,“本座也想尝尝徒儿为师父泡的酒。”

  艰难吞了吞口水,脸色大变,“师父,不要喝!”想去夺过那酒坛,却被君幕然灵活躲过,衣诀没有起伏,他似笑非笑的望着沐清月,“徒儿给师父的酒不能喝吗?”

  不是不能喝,而是喝了要死人的!沐清月在心中呐喊道。

  面上却是笑嘻嘻道,“师父真是爱开玩笑,只是想着徒儿酿的酒还没太熟,现在喝起来也是涩涩的,不如先让它埋藏段时间再喝。”

  “哦?”语音上扬,君幕然挑眉,“可是本座现在就想喝徒儿的酒,才能感受到徒儿的真心!”

  盯着沐清月意味深长,不等她反应过来,已经为沐清月倒上杯酒,也为自己倒了杯,“徒儿,尝尝!”

  沐清月苦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银盏杯。

  不就是喝凉水嘛,怕什么!

  作出豁出去模样,她鼓作气喝下桃花酿,股桃花香味在口齿之中,清甜之中带着淡淡的辛辣,喝下之后奇异的舒爽感滑入胃中,她瞪大眼,“这不是我酿的桃花酒!”

  那酿的桃花酒早就变成坛酸水,所以为了拜师,她加进酒坛的不是酒,而是水!

  可是那明明是自己的酒坛,酒坛边缘还刻着个雪字,作个标志,好拿其他桃花酿来个偷天换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本来以为北海震动,马车翻转的时候自己酿的桃花酿早已不知去了哪里,所以自己也没当回事,没想到会再次出现在这里。

  她再次尝了口,还是桃花的香味,怪异的看着君幕然,“师父,你是不是开雪儿玩笑,这不是雪儿酿的酒。”

  “是不是本座自己清楚,这酒确实是你带来的,不过里面不是酒,而是白水。但是经过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