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怕这次自己掉下去后,不死也会摔成残废吧!在她快要失去意识时,脑海中突然浮现君幕然的身影。

  师父,你在哪里?

  她是妖,要修仙得道,那就必须不能杀人,所以即使再多人讥讽她,不屑她,她依旧保持平坦心让自己不动杀心。如果自己从妖变成仙,是不是可以救自己的父母?

  那对自己千般万般好的父母,不嫌弃自己是异类,仍旧对她给予宠爱,即使外界再怎么说,他们依然宠爱自己。她想,和自己父母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就好,却没想到

  火光在她的脑海中拼命燃烧,她想逃出去,哭着闹着却逃不出去。就在此时,微凉的温度盖在她额头处,如丝丝熄灭火光的凉水,将她从那场噩梦中救治出来。醒来的时候,她的脸上身上全是冷汗,就连头发也被汗水浸湿。

  “做噩梦了吗?”清清淡淡的声音宛若丝泉水洗涤她干涸的心灵。沐清月睁开眼,君幕然正在桌边为她倒水,将水递给她,“喝点水!”

  迟疑的接过,恍惚的看着面前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容,心中微酸,却是极力压制自己将要哭出来的冲动,紧紧扣着杯子。

  她又回到了初华山,这里是她的住所。而师父陪在自己的身边,那么胡蝶的打斗是场梦吗?

  眨眨眼,深怕眼前是场梦,“师父,您怎么回来了?”

  君幕然坐在她的床边,紫眸深邃的望着她,“如若不回来,我心爱的徒儿岂不是再也看不到!”

  沐清月的心咯噔了下,忽略君幕然递过来的眼神,咕噜咕噜的将杯中的水喝完,滋润自己干涸的唇。突然,骨节分明的手指为她挑起挡在额角的碎发,忽听他如春风的声音响起,“你的真名,还不告诉为师吗?”

  两人挨得这么近,她甚至能闻到君幕然身上独有的莲香,带着几分暧昧。她强笑道,“师父在说什么呢,徒儿不明白,师父不是知道自己叫慕容雪的吗?”

  她不敢看君幕然的眼神,却能感觉他在盯着她,这么久,他从来没有用这么极具压迫的眼神看过自己,带着些许可怕。

  好久,他将自己抱住,不同他手上的温度,他身上却是出奇的温暖,却听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差点,就失去了你!本座知道你不是慕容雪,你以为凭你那点小伎俩能够瞒过为师吗?你的真名还不肯告诉本座吗?”

  “沐清月”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身上的气息所迷惑,不知觉的就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是的,自己确实是叫沐清月,之所以扮作慕容雪也是为了接近墨华上神扮作的国师大人,本以为很难接近他,没有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被他收为徒儿。

  君幕然莞尔,“清月,名字很适合你!”

  他们的拥抱很纯洁,短暂的时间君幕然便放开了她,关于胡蝶与自己是妖的事情,他只字未提,仿佛就像没有发生样,沐清月总觉得,他似在透过自己在看着什么人,眼神如此飘渺。

  而沐清月也不敢问,也许她和师父都觉得,只要其中个人问起这件事,他们之间那层无形的隔膜将被捅破。

  “清月,这几天师父没在你很闷吧,师父专门送你样东西!”

  沐清月眨眨眼,“什么东西?”

  他的掌心凭空浮现鹅卵石大小的蛋,五彩缤纷,甚是漂亮。“这是本座从好友哪里求来的仙宠,对你以后的帮助很大。”

  第24章坦诚相见

  ?

  握着那五彩蛋,还能感受到君幕然留下的温度。

  “仙宠需要你用体温孵上十天时间,才会破壳而出。”

  留下这句话,君幕然转身离开了房间,将大门关上。清月,本座已经等着你的坦白,既然你不愿意说,本座不会强求你,等你哪天愿意说,本座便问你。

  至少,你的名字不是慕容雪,而是沐清月——

  竹海荡漾,沐清月顶着慕容雪的面容笑吟吟来到君幕然身边,他斜靠在巨石之上,挺拔修长身体覆着银色发丝,白玉面具之下露出的唇瓣完美粉嫩,下颌精致而完美,随着呼吸,微微张开,仿佛邀人品尝。

  小心的将五彩蛋放在边,悄悄来到君幕然面前,用自己缕秀发轻轻扫他的鼻间,看他有趣的闭了闭眼,沐清月玩的更加玩的胆大些,看见他面上的白玉面具,心思动,想要去揭开。

  还没碰到面具,手突然被人握住,而她也被人压在身下,淡淡的莲香扑鼻而来,两人鼻间相碰,呼吸彼此呼出来的气息。

  心,怦怦乱跳,仿佛要脱开束缚跳出体内。

  她红着脸掩饰住自己心中的羞涩,笑嘻嘻与君幕然打招呼。

  “师父,早啊!看你睡得那么熟,徒儿不好叫你”

  “身体还没好,怎么就跑出来了!”

  “这几天直在孵蛋,师父,徒儿就要变成下蛋母鸡了,再不出来,徒儿都怕成为”话还没说完,突然心口揪心的痛。

  君幕然注意到沐清月脸上不正常的惨白,唇紧紧抿在起,慌忙将她抱在怀中,转瞬间来到绝尘池。

  绝尘池又恢复之前清澈的模样,只是比之前灵气少了许多。看着怀里痛苦的人儿,修长的手指轻轻搭上她的脉搏。

  毒,已经渗入她的心脾。

  那是与蝴蝶打斗之时,毒进入到她的身体中,只是沐清月没有发现而已——

  衣衫从她身上脱离,露出的肌肤,白衣落在岸边绿油油的草地之上,沐清月感觉身上凉,自己被双大手放入了温热的泉水之中,她靠着意志幽幽睁开,她看见了什么!

  看见师父正在脱衣!

  君幕然背对着她,身上白衣落在地上,他挥手,周围凭空浮现帷幔,在这若隐若现的视线中更为他增添几分神秘,雪白透明的肌肤,挺拔修长的身材,笔直的双腿,银发遮住他重要位置,若即若离之间浮现圣洁之美。

  即使,他未着衣缕,依然是那个不容人亵渎的墨华上神。

  “师父”轻轻唤君幕然。

  她全身包裹在水中,与他坦诚相见,除了那丝羞涩之外,没有其他邪恶想法。

  微微闭眼,感觉到耳边下水的声音,君幕然来到她的面前,望着她那副乖巧的模样,心里丝涟漪划过。

  “清月,本座要借助绝尘池的力量将你身上的毒逼出来,记住定不要挣扎!”

  沐清月点点头。

  君幕然伸手将她身子转,抵住她的后背,滑嫩的触觉在他大手下清清楚楚感觉到,丝异样的感觉直涌下方。这样奇异的感觉让君幕然为之愣,千百年来,他对凡尘没有多少执念,男女之事与他来说更是天马行空之事。

  他除了修行便是修行,清心寡欲的自己竟然会有奇怪的变化!

  君幕然蓦然沉,摈弃莫须有的杂念。

  收定好心思,将周围设好结界,运用自身修为将沐清月的毒素逼出来。强大的力量显然让沐清月受不住,下方的温泉滚滚翻动,就像煮沸了的开水般。烟雾腾腾升起,温柔在两人之间,更多了丝旖旎画面。

  沐清月已经完全昏迷过去,君幕然闭着眼为她镀上灵气,感受到她内心波动般的力量,用自己的灵气洗涤沐清月体内躁动不安的气息,缓缓将它归于平静,越到后面,君幕然的眉目也渐渐皱起,面具下方有几滴冷汗滑下来,滴落在水池之中。

  期间,沐清月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整整持续到第二天傍晚。成功为沐清月疏离好经脉和气息之后,他脚尖跃,转瞬间自己和沐清月身上多了件衣服裹身。而沐清月在他怀中甜甜熟睡。

  清月,本座知道女子的清白很重要,为了救你,本座别无他法!

  轻轻将沐清月抱在怀里,唇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变化∠眸充满了宠溺,感受到她身上的香软,原本空洞的心也驻扎进片暖流。

  修长的手指在她的眼角徘徊,淡淡道,“你的眼睛像及了她,可是你又不是她!”

  微微叹息,似风般飘拂。

  火光冲天,浩瀚星空,瑶池天际黑衣玄袍的男人与白衣男子对立,他们的面目很模糊,看不清楚,而白衣男子怀中抱着名满是鲜血的女子。

  他们深情相望,只有彼此。

  那玄衣男子痛苦嚎叫,对他们怒吼。

  转过来的目光令沐清月惊,那是怎样双眼,绝望之中充满孤寂,空洞犹如深渊,嗜杀中仿佛毁灭天地。

  那种眼神,好可怕!

  “墨华,本王定要你付出代价,还我倾羽!”

  那声音嘶吼贯彻天际,横空切。

  沐清月蓦然从梦中醒来,额角渗出丝丝冷汗。

  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被人轻轻抱着,淡淡的莲香围绕着她。这怀抱很温暖而舒适,让她不禁沉迷在这种温暖中,好似所有烦恼消失不见,莫名感到安心。眨眨眼,她抬起头,刚好触碰到君幕然完美的下颌。

  他的脸上还带着白玉面具,脸色略显苍白,看起来十分疲倦。

  是你救了我吗?

  原本沉重的感觉消失不见,得到而来意外舒适,之前运用法力而所受的创伤,也在这瞬间完全感觉不到,精神格外的充沛。手不自觉的摸向他的脸,隔着冰冷的面具仿佛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

  喃喃道,“师父,如果我爱上了你,怎么办?”闭了闭眼,她安心躺在他的怀中,她相信他是特别的,并不是所有的神和仙都是那么凶残,至少他很温柔,那么好的对待自己,自己该不该再帮助妖王对付他。

  第25章圆子诞生

  ?

  想起之前两人的坦诚相见,沐清月的脸蓦然红,唇角不自觉翘起抹弧度,显得格外愉悦。

  要是师父看见原来的自己怎么样呢?他会不会很高兴?

  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以往她随便变成什么样子也无所谓,不以自己的容貌示人也无所谓,可是第次这么渴望,渴望在他面前将自己完完全全展现给他。

  看到那红唇,第次她这么渴望,渴望能尝到其中滋味。

  而她确实这么做了,他的唇很软,也很冰凉,却让她不想离开。

  “清月”在她沉迷间,身下的人突然唤她。沐清月陡然醒,猛然睁开眼,刚好撞进那双深邃的紫眸中,而那紫眸夹杂几分诧异。

  沐清月惊,连忙直起身子,尴尬笑,“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眼睛也不知放那处,唯独把不敢看他。话说她对自己的行动同样很惊讶,不知不觉中便亲吻了下去。

  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君幕然将她搂在怀里,周围荡漾的是他的莲香,下巴磕在她的头上摩擦,痒痒的,带着点酥麻的异样感觉。沐清月身子整个僵硬住,忽然听到他声如飘渺的声音,“你不会离开师父身边吧!”

  “师父想让徒儿留在身边,徒儿便留在身边!”对不起,这只是她的敷衍吧!

  君幕然将她搂的更紧,那莲香越发浓郁,通过薄薄的衣衫,温热的体温没有阻碍的传到她的身上,噩梦遗留下的冰冷被他的体温融化,留下的是安心。

  现在看来他们倒不像是师徒关系,不,他们绝对不要这样!她是妖,而他是神!沐清月闭了闭眼,轻轻推开他。

  不敢直视他诧异的眼神,沐清月直起身子,眼神闪烁,“啊,好像我把蛋给忘了!”

  像是逃离般,她快速离开房间,躲开君幕然异样的眼神,和那若有若无的暧昧。

  我到底是怎么了——

  十天时间过去,大早道凄惨的声音划破周遭的宁静安然,

  啊——

  “师父,这个是仙宠吗?”沐清月捧着毛绒绒的东西神情惶恐来到君幕然面前,她的掌心捧团毛绒绒的圆球,唯可以区分的便是藏在绒毛之下的粉嫩嫩耳朵,还有屁股后面比指甲盖还短的小尾巴。

  简直是缩小版的仓鼠!!!

  君幕然掀开眼帘,瞧了眼沐清月手中的宠物,“清月,本座不是叫你不要打扰我吗?最近师父要修炼!”

  “哦”

  “这就是本座给你的仙宠,就让它跟你起解解闷。没事了,就退出去好好学习如何使用白绫飞行!”

  白绫是师父给她的另件仙物,说这是给她拜师之礼,洁白如雪,纤细优美宛若少女般柔软,第次见面,它很好的表示对自己的喜欢,仿佛是多年未见的朋友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师父给她的白绫,总是感觉有种亲切感,好像千百年前它就直陪在自己的身边样。

  原先那暧昧的尴尬早已消失不见,师父待她还是像往常样,也不再做出些奇怪的事情,只是他闭关的时间越来越长,偶尔也只能在吃饭的时候看见他,甚至连吃饭的时间有时也见不到师父的面。

  没有师父在身边,她天天试着使用白绫,慢慢也开始娴熟起来,做到心有灵犀的地步,比使用自己那特别的法术强的多,至少不会再浪费体力。

  那仓鼠般的仙宠取名为圆子,话说仙宠果然是仙宠,臭屁的要命,而且还能说话,在闲暇的时候,大多都是圆子陪她打发时间。

  “圆子,师父还有多久才出关啊?”扯着圆子顺滑的绒毛,沐清月懒散躺在草地上。

  圆子被沐清月扯得叽叽叫唤,那小爪子在空中挥挥,表示它的抗议。

  抗议无效

  圆子委屈嘟着嘴,“娘亲,不是有圆子陪着你吗?”

  沐清月戳戳圆子粉嫩的肚子,软软的就像皮球样,特别舒服。“圆子是很好,但是师父没在的日子我很无聊嘛!”

  对于圆子口中的娘亲,她早就从之前的抗议变成无所谓,反而听着圆子这样叫更显亲切。圆子说它是被自己的体温和灵气孵出来的,所以当然认作是娘亲。而师父却被圆子叫作爹爹,奇怪的是师父也没有反驳,反而很高兴圆子这样叫。

  这样让她就很奇怪!还以为师父会生气,结果出乎意料。

  算算时间,后天就满两个月了,也就代表五大家族比赛之日便要开始,亦是她代表慕容雪拿回之前所受的耻辱。

  “没有想到自己在初华山待了两个月呢!”将手伸在自己眼前,皓白手腕之上套住比她肌肤还要白的白绫,像个美丽的手镯样。

  五大家族,她已经准备好了!

  天朝国偏北方向乃是首都,此时街道两边人潮人海,全都往相同方向跑去。只因五大家族选出领头人物的日子到了,更令人津津乐道的是慕容家废物女儿被国师大人收为首座弟子,前来参加五大家族比赛。

  欧阳家与慕容家退婚事件传的沸沸扬扬,好不容易平息的八卦又想海浪样涌过来,百姓个个津津乐道。

  五大家族选拔之日是在会场之中,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家族,每个家族各站个位置,而慕容家本是没有这项权利,但是因为沐清月这么闹,会场也为他们腾出排位置。

  红日太阳高高悬挂在天空中,即使已经初夏,依旧暖和清凉。

  金木水火土依次进入会场之中,其中最有能力选拔的人都跟随各个家族身后,慕容家出场,分别是慕容沣带头,身后跟着些旁支还有慕容婉。

  看到他们到来,全场轰动,对着他们指指点

  “快看,那就是慕容家啊!”

  “听说了吗?废物小姐要来挑战五大家族,你看现在她本人还没来,是不是害怕的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啊!”

  “哈哈我想也是,听说除了慕容废物大小姐之外,原先那个天才少女慕容婉也跟她姐姐样变成废物了呢!”

  “是啊,她可真是可怜!”

  隐在人群之中的少女脸色陡然沉,听着周遭的讨论,袖下的小手紧紧握在起。废物,她才不是废物,自己才不跟慕容雪样!

  第26章五大家族比赛

  ?

  她慕容婉是天才,被众人拥簇的天才,她才不要成为和慕容雪样的废材,她绝对不是!!!

  “哎哟,是慕容小姐啊!怎么?你姐姐是不是不敢来了?”欧阳天逸突然出现在慕容婉面前,倨傲的盯着她。

  换作以前,慕容婉是天才,念力五级,他还不敢招惹她,但是老早就听说她全身念力全无,跟废柴没两样,也不用再给慕容婉面子。

  “哼!”慕容婉冷哼声越过欧阳天逸,慕容芊芊紧紧握着手,低着头快速从欧阳天逸面前走过,就怕他突然叫住自己。

  见慕容家全都无视自己,欧阳天逸十分不爽的回到自己位置上,在他旁边的少年疑惑看着他,“天逸,怎么了?”欧阳天逸平复了下心情,阴鹭的望着慕容婉所在的位置,咬牙道,“没事!”

  目光扫过来间,落到正坐在上方两个身穿华服的少年身上,其中个面容俊美的少年仿佛察觉到他的目光,微微朝他颔首。对他点头的是天朝国五皇子赫月夜,在他旁边的是大皇子赫月李煜,这两人的到来令现场更加热闹非凡。

  他们看上去也对那个敢挑战五大家族的废物慕容雪感到十分有兴趣,欧阳天逸对那个赫月夜有些巴结,那赫月夜小小年纪已经懂得御剑,驾驭风属性,精神力强大,是天朝国最受宠爱的皇子,指不定皇位就会落在他的身上。

  众人议论纷纷,作为主角的慕容雪还没到场,不免让人以为她是不是害怕而不敢来!

  听见周围那些议论声,慕容婉勾起歹毒的笑容,慕容雪不敢来,这会让她的名誉更加受损,个废物即使拜在尊贵的国师大人座下,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到头来还是个连头也不敢出来的缩头乌龟。

  “爹爹,女儿看那废物应该是不敢来了,哎,看来我们可要好好向欧阳家赔罪!”慕容婉在旁边挑拨离间,心下有说不出的快感。

  慕容沣的眉头紧紧拧在起,扫了眼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