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慕容雪休欧阳天逸!

  几个字眼清清楚楚映入欧阳天逸的眼底,他抓住那信封,猛地将它握紧,信封瞬间成了粉末。沐清月黛眉微蹙,欧阳天逸已经站到自己面前,阴鹭的眸子紧紧将她捕捉,“我可没说休书的事情!”

  “什么意思?”

  欧阳天逸突然猖狂大笑,脸色阴沉,“慕容雪,我是说退婚,但是我想说的是退婚事取消!咱们还可以做夫妻,而明天的比试你就不要比了,好好看着你未来夫婿夺得五大家族领头之位!”

  该死的欧阳天逸,果然是在耍花招!

  沐清月低咒道,冷冷看着欧阳天逸,“既然你不是想来退婚的,那么我们无话可说!明天比试决胜负!”

  说着她转过身,却被欧阳天逸猛地扣住她的手,将她逼在墙角上,滚烫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浮现欧阳天逸狰狞的面容,“比试?今天晚上咱们就生米煮成熟饭,看你还敢提出退婚的事!”

  “你敢!”沐清月怒瞪。

  闻言,欧阳天逸哈哈大笑,附耳低声道,“我有何不敢?你以为国师会来救你吗?告诉你,他现在还在欧阳府,那里离这里可是有好几百里路,即使他来救你,他知道吗?”

  沐清月突然冷静下来,冷冷笑,带着几分妖冶之美,那双澄澈的双眸忽然之间变得妩媚无比,潋滟万分,好似要把人的灵魂吸入其中。欧阳天逸不自觉的咕噜吞了口水,某个地方自然而然的起了反应。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对个丑女起了反应!

  “欧阳天逸,你敢动我,就不要后悔!”沐清月出奇的冷静。

  就是这样的她让男人有种想要征服她的欲望!

  “虽然委屈了点,但是你的身材还是不错,只要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即使是国师,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大不了顶多让我负责而已!”而正好入他下怀。

  混蛋——

  既然这样,就不要怪她!

  暗中催动意念,却犹如石沉大海般,激不起半点涟漪,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格外沉重。

  好难受!!!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全身无力,什么力量也使不出来?”欧阳天逸恼人的声音响在沐清月耳边,高大的身躯将她笼罩在阴影中,让她无法从他的禁锢中挣扎出来。

  她凌厉的看向欧阳天逸,“那个酒,你动了手脚?”

  可是,为什么,就连她那个力量也使不出来——

  欧阳天逸狞笑,“是啊,那个酒中我放了符水,符水专门镇压法力!即使是神也会中了此招,这可是我费了好多力才得到的,专门给你用的!虽然符水的作用只够两个时辰,不过也够了!”

  什么!

  该死的欧阳天逸!

  沐清月气急用脚去踢欧阳天逸胯下,欧阳天逸早有准备,大腿张,等沐清月的脚踢过来的时候猛地夹住,令沐清月动弹不得。

  他的双腿紧紧扣住沐清月的双腿,整个身子重重朝沐清月压上去,紧紧挨着她的娇躯,声音也显得急促许多,清明的眼中染上了的色彩。

  “慕容雪,你生是我欧阳家的人,死是欧阳家的鬼!你逃不掉我欧阳天逸的掌心之中”

  欧阳天逸用力握紧沐清月的手腕,英俊的面容狞笑着,猴急的朝沐清月压下去。

  沐清月紧紧盯着欧阳天逸,眼中闪着弑杀,她冷盯着欧阳天逸,“你敢碰我,我要你死无全尸!”

  欧阳天逸现在被燃烧,只想要了沐清月,掌心底下的滑嫩让他欲罢不能。对沐清月语气中的威胁丝毫不放在心里,也没有多加防备。

  他急促的想要再进步。

  低下头快要吻住那樱桃小唇时,谁知道沐清月突然躲,与木桩来了个亲密接触。

  欧阳天逸对于沐清月的躲闪显然很不开心,他紧紧扣住沐清月的双手,将她的手压在头顶,另只手去接沐清月的衣带。

  从头至尾,沐清月都是格外冷静的注视切,冷静的仿佛不是平常人。

  “你不挣扎?”欧阳天逸有些纳闷。

  显然对沐清月过于冷静而感到诧异。

  沐清月挑眉,平静的看着他。这样平静的她,才让欧阳天逸有些措手不及。

  他冷笑,“其实你也是享受本公子的爱意的吧?从开始就不要装!”心里肺腑,还以为找到有趣的女人,结果还是欲拒还迎的臭脿子。

  想着,解开沐清月的衣带也有些不耐烦。只想赶快速战速决,赶快完事赶快解脱。

  当他解到半的时候,衣带总是解不掉,急的冷汗直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沐清月咬破嘴唇,喃喃的念着口诀。

  第30章狐狸美男

  ?

  “欧阳杂碎,受死吧!”

  欧阳天逸微愣,还没反应过来,道强大的波光将他从沐清月的身上弹开,幸好他反应过来,用本体幻化出盾,即使这样,那盾也被那强大的力量震得破碎,整个身体火烧火燎,就像是被或烧烤样。

  令他痛不欲生!!!

  好像有什么东西深深从他的体内剥除般,扯着全身经脉,疼意蔓延波又波。石桌上的食物酒壶哗啦碎成片,晶莹的液体滴滴落在地上,瞬间灼烧干净。

  欧阳天意也被撞倒在石桌上,石桌啪的成为两段,隐隐中能听到骨节咔嚓的清脆声。至少肋骨断掉三根!

  这是什么力量?

  那强大的力量像是龙卷风般,光芒直射天际,所到之处,狂风呼啸,不少树枝折断。慢慢的,光芒越来越低,慢慢消失,最后归于平静。

  欧阳天逸刚松口气,他的面前多了个人,正是沐清月。现在的沐清月和刚刚判若两人,冷若冰霜的看着他,条白影划过,道冰冷的如刀子般的利器顶在欧阳天逸的脖颈上,而那不是真正的利器,而是白绫。

  按理来说,白绫是柔软无比的,却没有想到这白绫像利器那般坚硬,而且锋利!

  如果沐清月轻轻划,想必欧阳天逸的人头早就落地。

  “慕容雪,你你要干什么?告诉告诉你,杀了我的话五大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就算国师也保不了你!”因沐清月身上传来的森森寒气,欧阳天逸吓得说话也结结巴巴的。

  “杀了你又如何!我压根不怕这些,不过杀了你也会脏了我的手,所以,趁我没有反悔,赶快滚,有多远滚多远!”

  欧阳天逸毛骨悚然,赶紧爬起身,惊恐的扫了眼沐清月,咬着牙赶紧离开,就怕沐清月突然反悔,打的他措手不及。

  那个人绝对是怪物!连符水都镇不住她,绝对是怪物——

  确定欧阳天逸离开之后,沐清月猛地吐出口血,鲜红的血溅到地上的碎渣之上,碎碎点点,宛若在冰天雪地之中快要枯萎而拼尽全力绽放的梅花,在清冷的月光点缀之下,那些血更加鲜艳。

  白绫身上的光芒慢慢消失,从笔直变得瘫软,最后黯淡的失去光辉,安静的套在沐清月的手腕上。

  沐清月最终受不住五脏六腑搅乱的痛苦,无力朝后方倒下。

  刹那间,花香拂过,她倒在了温暖的胸膛中,被浓烈的花香围绕,修长的手指在她脸颊之上游移,从指腹传来的温热滴滴转到她的脸上。

  虚弱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绝色妖娆的面容,美得令人神魂颠倒,特别是那勾勒出浓重色彩的眼睛宛若美丽的眼线,眼角轻轻挑起,延长许多,魅意横生,妖冶如月。

  妖艳的和服披在他完美而纤长的身上,配色妖娆,腰带完美的打在前面,外面的打卦垂在肩膀住,淡紫色的里衣与外面碎花打卦相呼应,浮世般的奢华美艳在他身上很好的映照出来,庸俗的花魁服在他身上穿出的不是俗气,而是种独特而让人着迷的美丽。

  幽绿色的眸子如平静而清澈的镜子完好的将她虚弱的样子照出来,盈盈如水,却激不起半分涟漪,让人很冲动的想去探寻他那内心潜藏的故事。

  “月儿,你受伤了?”暖暖的声音温柔似水,好听的像是吃了美味佳肴般让人沉迷其中。

  他,妖界妖王,宫御美的男狐狸,美得无言可说

  沐清月眨眨眼,她没有挣扎,而是静静被妖王抱在怀中。轻轻说道,“你怎么来了?”

  与其他语气不同,此次沐清月用的是格外温柔的声音。

  冷漠在这个人面前好像全都消失不见,也无法在他面前冷漠起来。

  “感受到你身体中的波动,顺着这道力量来了这里看到你如此自残,我很心疼。”骨节分明的手滑向她的嘴唇,温柔拭去嘴唇边上的血迹,指腹擦过,独留他的温热。

  指尖残留她的血迹,更衬得那双手白的白,红的红。

  沐清月闭了闭眼,“身为妖王,独自离开好吗?而且你也应该知道胡蝶的事吧,是我的疏漏,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闻言,妖王轻笑道,“我知道月儿做事有你的办法,也怪胡蝶太过冲动,你放心,本王已经让她好好接受处罚!”顿了顿,语气中带着丝若有若无的心疼,“她差点伤害了本王最重要的人,本王绝对不能原谅!”

  心头动,沐清月便不再说话。

  胡蝶是死是活与她无关。虽然面前的人在她面前很温柔,但是她知道他的手段,被他说出不能原谅,想必胡蝶被折磨的很惨,很可能会妖身俱灭,这就是这人的手段。

  说着温柔的话,眨眼间却能要人命。

  只是,她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的。

  “月儿,告诉本王,是谁把你害成这样,本王从来没有看过你这么狼狈过,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妖王抱着她的力气微微收紧了些。“你的力量与本王的妖力冲突,本王无法为你疗伤,月儿,本王看着你好心疼!”

  沐清月当然知道,妖王所说不假,的确她修炼的是光明属性,属于仙气级别。妖王的妖力极其强大,要是由他疗伤,两者冲突,她的身体会受不住的。

  对他清雅笑,“妖王,我没事的!只是我已经很难维护慕容雪的样子了”

  闭了闭眼,道温暖的光芒包裹住沐清月的身子,在妖王平静的眼神下,她慢慢变成另个人,妖王的手收紧些,望着怀中人儿的眼神炙热了几分。

  丑女的外衣缓缓退下,露出洁白如雪的肌肤,肤若凝脂,白衣胜雪,黑发的发丝也在那道光芒过后变成幽蓝色,带着几分圣洁。但是那面容极其妖魅,特别是那眼角下鲜红的泪痣,妩媚过人,掀下的眼帘遮住那美丽的双眼,纤长浓密的睫毛覆盖在眼睑处,更衬得白的白,黑的黑。

  妩媚与圣洁,复杂的气质相结合,却是相映得彰。

  这是个让世间男女为之疯狂的绝色尤物——

  第31章他的紧张

  ?

  “月儿,睡觉吧,睡醒之后切事情都没发生过”昏迷过去之前,听见妖王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轻轻响起,梦呓几声,沉沉睡去。

  望着怀中人儿美好的睡脸,妖王温柔在她额头之上映下吻,抹红色光芒从沐清月额头处发出,之后快速消失不见。妖王直起身子,温柔的为她拢去额角的碎发,“只有在睡梦中,你才真正的为我拥有。月儿”

  拂袖,转瞬消失。

  原地只剩下躺在地上的沐清月。

  君幕然和诺春夏赶到的时候,周围狼藉片,仿佛经历场残忍的战争。原先朝气勃勃的青竹枯萎的低下腰,四周没有片生气。

  “好强的力量!”诺春夏啧啧称奇。

  君暮然低下腰爱怜的抚摸那断掉的青竹,在那断口之处停下,来回摩擦,“很疼吗?”青竹仿佛是在回应他的问题,竹叶无力的吹拂着。

  诺春夏就这样站在君幕然身后,难受的看着周围受到殃及的生命,即使是植物,也有他们生活的权利,如今看到这幅场景,揪心般难受。

  就在刹那,在被君幕然抚摸过的青竹以光的速度愈合起来,笔直的站立着身子,扭动的竹身仿佛是在感谢君幕然,而其他那些折断的青竹也被君幕然治好,四周也恢复了之前的生气勃勃,竹子肆意扭动自己的竹身,纷纷表示自己的感谢和重生之后尝试到的欣喜。

  君幕然几不可见的唇角上扬,虽是点弧度,但是还是被诺春夏瞧见,那笑,如沐春风,刹那光辉不及他笑。

  就在此时,竹林深处的灌木丛中飒飒的响起来,诺春夏立马进入防备战斗。

  突然间,那灌木丛中跳出束五彩光芒,直接弯个弧度跳进君幕然的怀中。原来那光是团软糯的小圆球,香软软糯的声音不自觉孵化少女的心,它抽着红通通的小粉鼻,抽抽搭搭,“爹爹,娘亲有危险!有坏人要对娘亲动手”

  心,突然揪起——

  “清月在哪里?”从来以处变不惊的墨华上神也有紧张的时候。

  诺春夏看着圆子,惊呼道,“这不是沐姑娘的仙宠吗?”那爹爹跟娘亲是怎么回事?

  还来不及等他思考,君幕然与圆子眨眼间消失在他的面前,诺春夏反应过来后,赶紧追上君幕然,只是眨眼功夫,已经找不到他们的人影。

  圆子边为君幕然指路,边哭着说,“刚刚有个坏人给娘亲喝酒,娘亲使不出修为,叫圆子赶快走,要圆子来找爹爹,但是圆子没走几步,很强大的力量就涌过来,圆子昏迷了过去,醒来后就见到爹爹,呜呜娘亲会不会有事我不要娘亲有事!”

  圆子的伤心传递到君幕然的心中,修长的手指轻轻为圆子擦掉脸上的泪水,脚下加大力度,转瞬间来到小亭中。

  看到片废墟,圆子哭的更凶,挣扎从君幕然的掌心挣脱出来,圆滚滚的身子踉踉跄跄的滚到废墟前的瓦砾石子上,雪白的毛发变得漆黑,染上了厚厚的灰尘。它哭着叫着,“娘亲,你在哪里?娘亲,你不要有事,圆子这就来救你”

  圆子找着,终于在废墟后面找到了沐清月,只是看到沐清月的样子,傻眼了。

  君幕然将它抬到掌心中,为它擦了满身灰尘,这才把视线转移到废墟角落躺着的人儿身上,目无波光的双眸再见到沐清月的时候,紫眸中划过丝惊艳。

  “娘亲圆子娘亲,圆子在这里”圆子哭的泣不成声。

  君幕然有些怔然,“你说她是清月?”

  像,太像了!

  圆子点点头,“爹爹应该知道我开壳之日,娘亲点了滴血在我身上,可以说我们算是骨肉相连的母子关系,不管娘亲变成什么样子,圆子都能感受到那丝熟悉的血味,圆子是不会把娘亲给认错了!”

  君幕然沉重的走到沐清月面前,眸中带着丝复杂。

  轻轻将昏迷中的沐清月抱起,与圆子说道,“她力量消耗的十分快,差点油尽灯枯!还中了符水,如果她真的是清月,本座就算失去半修为也要将她救起。而且”

  “而且什么?”圆子的眼神眼不离沐清月。

  娘亲真的长得好美,眼前真的是自己的娘亲吗?可是娘亲即使再美,如果只是躯壳,它宁愿恢复之前那个活蹦乱跳的娘亲。

  君幕然没有再回答圆子的问题,而是抱着沐清月离开。

  诺春夏终于赶到这里,看到君幕然怀中的人,连忙问道,“是不是沐姑娘啊?”

  “春夏,回府!”

  在他们离开之后,妖王从竹林中走出来,唇角微勾起,勾魂摄魄,慵懒之中透着迷人的风味。

  回到府邸,君幕然让诺春夏守在门外把关,自己为沐清月疗伤。

  沐清月的伤不是难治的,而是那丝若有若无的强大妖气,他可以断定这不是沐清月身上的妖气,她修炼的是正派得道之力,没有这种妖邪之力,这股妖气再埋在沐清月的身体里久些,很可能让她魂飞魄散。

  望着逐渐显出透明的沐清月,君幕然作了个决定。

  翌日

  沐清月幽幽转醒,圆子那张分不清是脸还是毛的脸放大在沐清月眼前,看见她醒过来,下扑在她的怀中,“呜呜娘亲,你总算醒了,圆子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娘亲了!”

  沐清月迷茫的看着圆子,“我,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里?”

  而且身上除了无力之外,感觉不到任何重伤。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在最后关头爆出强大的力量,那股力量将自己反噬,也记得在昏迷之前妖王在她的身边,可是为什么?她没有魂飞魄散,也没有在妖界,还是在府邸好好的!

  圆子支起小腿,眼泪汪汪的望着沐清月,“是爹爹找到你,找到你的时候,娘亲的身体都开始透明,然后爹爹花费晚上才把你救回来的。”

  “那,师父呢?”沐清月着急问道。

  第32章我要亲自比试

  ?

  圆子开始支支吾吾,眼神乱飘,看到桌上的粥,对沐清月说道,“娘亲,先把东西吃了然后圆子再对你说!”

  “圆子,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沐清月手提起准备逃跑的圆子,严肃的说道。

  圆子苦着脸,小眼汪汪,却是对沐清月毫不起作用,见圆子还不说话,沐清月放声威胁,“圆子,我是你的娘亲,作为娘亲的孩子就不该对娘亲说谎,要是你不认我这个娘亲,那我就不逼你!”

  圆子趴在沐清月的棉被上画着圈圈,好久才听它低言低语,“今天早上爹爹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他让我不要说出来!然后派人去调查昨天晚上的事情,现在去欧阳家问话!”

  “什么!”沐清月瞳孔猛地放大。

  她的身体她知道是什么样子,昨天反噬那么大,肯定是师父用自己的修为为自己疗伤,而且他身体那么虚弱,怎么又跑到欧阳家去了!

  心里的担心越来越深,沐清月赶紧穿上衣服,路过铜镜的时候,铜镜中映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