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蔑,看看不就知道了?”

  君幕然手轻轻抬,那断掉的青丝剑浮在空中,周围冒着栩栩黑气,那便是被浸毒后的毒气。在场的人看的清二楚,忍不住惊呼。灵器浸毒之后,浸的越深,颜色越深,毒气越强,对灵器伤害的力量也大。

  火族长老忍不住站起身,“欧阳贤侄,灵器染毒是怎么回事?比试台上是不能使用的!”更何况个上等的灵器就这样被毁灭,实属浪费。

  欧阳天逸倨傲的看向君幕然,“想必国师大人也犯规了,比试有比试的规矩,即使到生命刻,也不能让外人插手!”

  “那么,你是轻视你的生命了?你看看你的右手!”

  欧阳天逸冷哼声,漫不经心的抬起自己的手,那瞬间,他的神情僵硬住,在没有刚刚瞧不起人的状态,而是种恐慌。只见他的双手之上黑白想染,黑色条纹无规矩的将他整个手掌全都包裹住,隐隐间有上升的趋势,现在已经延长到他的手腕处。

  砰!

  欧阳天逸瘫软倒地,喃喃看着自己手心,“这是怎么回事?我中毒了?”

  沐清月忍不住挑了下眉,看了眼失魂落魄的欧阳天逸,又将目光转向君幕然,走到他身边,幽怨的望着君幕然,“师父,你就让他被自己的灵器染毒而死就可以了,干嘛非得救他!”她从来都不是好人,所以也休想她做好人。

  沐清月此话出,有些近距离的人听见她的话差点吐血,之后沐清月的废物称号是没有了,不过担上的是冷血的称号。

  欧阳天逸听,后背直冒冷汗。他抖擞着身子,颤颤抖抖的跪在君幕然面前,祈求道,“国师大人,刚刚是天逸无礼,还希望国师大人能够救天逸命!求求你了,国师大人!”

  向高傲示人的欧阳少主也有天像过街乞丐样请求国师大人。

  国师大人淡淡看着欧阳天逸,不为所动。

  欧阳天逸牙咬,在众目睽睽之下,狼狈的朝国师大人磕头,此时毒素已经蔓延到他的手臂处。

  欧阳任恨铁不成钢,拂袖离开现场,不再看这个儿子如何丢自己的脸。

  刚刚走到半的路程,沐清月突然叫住他,“哎哟,欧阳伯伯,你去哪儿啊?你可别走啊,下面可是还有事情需要你做主的。”

  欧阳任阴鹭着脸,狠狠扫了眼沐清月,不甘不愿的再次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好端端的五大家族比试就因为沐清月的缘故而搅得团乱,但是众人也不敢说什么。

  只因,这事情中还有国师大人出手!

  “国师大人,救救我救救我”欧阳天逸不依不饶的磕着响头,在坚硬的台面上发出响亮的可投声。

  沐清月也在等着君幕然如何处理事情,却听他忽然问起自己来,“清月,你是如何想的?”

  “我?”沐清月指了指自己,想了想,笑吟吟回答君幕然的问题,“当然是报仇雪恨,不让师父蒙羞,而且也该到解除退婚的时候,但是比赛还没完,该怎么比试?”

  沐清月犯了难,她可怜兮兮的看向带头的火族家主,“不知道这场比试算是谁赢?还希望大家公正相待!”

  国师大人就在面前,谁不敢公正相待!

  火族家主受宠若惊,搙着自己的羊毛胡子,呵呵笑道,“这场比试,欧阳贤侄犯规,当然是慕容小姐赢了!”

  沐清月又看向其他家主,每次被她扫到的人立马点头。

  最后沐清月把目光看向直看好戏的两位皇子,笑颜如花,道,“请问大皇子,五皇子,此次算是谁赢谁输?”

  “当然是你赢啦!”赫月夜抢先答道,“哎”还想说什么,却见沐清月笑着收回了视线,他不由挫败低下头,自己还想对她说可不可以做朋友呢,毕竟她那么有趣!

  沐清月嘻嘻笑道,蹲下身子与欧阳天逸平视,“欧阳天逸,我赢了!所以,咱们退婚!”顿了顿,坏坏的补充句,“是我休你,不是你休我!”

  “师父,你有没有文房四笔,今天我要当众休掉欧阳天逸!”沐清月站起身对君幕然撒娇道,俏皮的话语和触摸并没有让君幕然感觉到任何不适,也许是因为她像及了那个人!

  对沐清月无可奈何,他轻轻拂袖,地上多了上好的文房四笔。沐清月满心欢喜的抱住君幕然,“师父,你真好!”

  君幕然身子僵,很快便自然起来,微微笑着抚摸沐清月的发丝,宠溺道,“喜欢就好!”

  旁的诺春夏瞪大了双眼,满是不敢置信,却有些羡慕起沐清月来,“能够让国师大人笑起来,还能近身,这是多么美好的荣耀!”

  圆子白了他眼,“爹爹跟娘亲的感情本来就好!”

  诺春夏直接忽略掉圆子那种莫名其妙的称呼。

  所有人全都将目光落在沐清月身上,看看她卖什么关子。只见沐清月唰唰的在白纸上写上几个大字,丢给欧阳天逸,“签字!”

  欧阳天逸看,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字尤为醒目:休书!

  内容:我,慕容雪休掉欧阳天逸,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好简短的休书!

  “还不签字?莫非你的小名不想要了?”沐清月阴森森的语气从他的头顶商场传来。

  欧阳天逸不敢再做迟疑,快速的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印上自己的耻辱。

  第36章徒儿是不会离开师傅的

  ?

  “好了,现在可是皆大欢喜啦!”沐清月像是将那休书放在自己荷包中,稳稳当当,然后又拿出块玉佩,翡翠的鸳鸯玉佩清透圆润,她毫不留恋的丢给欧阳天逸。

  心里叹息,这就是慕容雪的未婚夫,死了还惦记的男人,太差劲了!

  扬起下巴,霸气的对着欧阳天逸说道,“从此我慕容雪与欧阳天逸各不相干!啊,对了,我还要说个事情,我不再是慕容家的女儿,而是叫沐清月!”

  咔嚓!

  慕容沣握着的茶杯瞬间破成碎片。

  “慕容雪,你胡说什么了!”沐清月的话让慕容家的人个个惊讶住,特别是慕容婉完全不相信沐清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沐清月眨眨眼,“还没听清楚吗?我说我与慕容府断掉关系,特别是与慕容沣无父女关系!”这慕容府呆着也是憋屈,而且如果不与慕容府断掉关系的话,恐怕以后恢复身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慕容沣气的身体颤抖,连站都站不稳,慕容婉赶紧在旁边将他搀扶,在这么复杂的话语更加火上浇油,“爹,慕容雪太不识趣,将咱们家闹得人仰马翻的,现在又这么不孝,存心气你!依孩儿来看,这等不孝顺的女儿不要也罢,您说是不是?”

  慕容婉刚说完,慕容沣冷昵她眼,斥责道,“小孩子懂什么!现在比起来,你还不是个废物!”

  “爹”慕容婉满脸不敢自信自己的父亲会这样嫌弃自己,还说自己是个废物。要知道她对这个废物最为敏感,她甩掉自己的手,委屈的哭着离开会场。

  “雪儿,以前是爹爹不对,别说气话了!既然已经比试完,就跟爹爹回家,你娘还在家里做好饭菜等着我们回去!”慕容沣的脸色白了又白,不过还是压着性子好言说道,副慈祥父子的面容。

  再看沐清月,就像个任性女儿样。

  沐清月懒懒打了个哈欠,“师父,咱们回家吧!”

  家?君幕然微微弯起薄唇,将沐清月拉过来,宠溺道,“徒儿乖,师父还要处理些事情,等师父处理完之后,咱们就回家!”

  有她的地方却是感觉到像家。

  沐清月点点头,圆子也从诺春夏的身上跳到她的身上,柔软的毛发蹭在她的脸上,小眼泪汪汪的,格外让人怜爱,“娘亲,你没事就好,圆子都担心死了!”

  沐清月回应着圆子,柔柔笑,语气也柔了许多,“圆子不用担心,娘亲不会有事的!”

  “欧阳家族居心不良,此次撤销欧阳家比赛名次!”国师大人突然宣告,令欧阳家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纷纷用责怪的眼神射向罪魁祸首——欧阳天逸。

  国师大人的眼中闪着几分冷意,他轻轻拂袖,空中掉落块吊饰,落在欧阳天逸面前。“欧阳少主,你看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的?”

  欧阳天逸完全被国师大人的话打击,也作不出思考,看到面前的吊饰,呆呆的点了点头,疑惑问道,“怎么我的吊饰会在国师大人这里?”

  “昨晚有人竟然敢袭击本座徒儿,幸好本座徒儿急中生智,留的命!但是这种伤害比试中的人,天理不容!从现在起,欧阳家永不再参加五大家族比试,以此作为告诫!而你的吊饰,就落在那片废墟中。欧阳天逸,你可知罪?”

  欧阳天逸说的哑口无言,闷闷低头,“天逸知罪,谢国师大人饶我命!”

  欧阳家不再参与五大家族比试,那就表示他们永远被压在五大家族底下,难以抬头。其他四大家族没有想到的是,国师大人竟然因为自己徒儿被伤,而下如此狠的责罚令。

  而看着沐清月的目光也带着丝尊敬,不敢惹国师大人最宠爱的弟子。

  欧阳任已经吓软了脚,瘫软在椅子上。

  老脸沧桑,瞬间老了许多。

  场闹剧而下,但是比赛还是要进行的。欧阳天逸被人扶下台阶,与沐清月错过的时间,他突然抬头,唇角勾起丝狞笑,举掌朝沐清月打去

  君幕然连忙挡住,深深接下欧阳天逸掌,猛地将他弹开,自己倒退步。

  “师父”切来得太快,沐清月赶紧扶住君幕然,怒瞪着欧阳天逸,语气逐渐冷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看我不杀了你!”

  “慢!”君幕然制止住沐清月,他的眼神冷峻,“有妖气附在他身上,操控他的行为!”

  沐清月突然僵硬住。

  圆子感受到她的不自然,从她的衣服中钻出来,“娘亲,怎么了?”

  “没事”沐清月回过神来,袖下的手不由的握紧几分。

  别人没注意,她注意到了,刚刚师父为她挡下欧阳天逸的攻击时,有着神体的师父也倒退步,并不是对方有多强大,而是师父的力量在减弱。

  这才是她担心的——

  莫非妖王要动手?

  想到这里,沐清月赶紧拉住君幕然,“师父,咱们先回去吧,我有些不舒服!”

  “哈哈,堂堂尊贵无比的墨华上神莫非想逃?”

  团妖气从欧阳天逸的身上浮出来,直奔天际。

  欧阳天逸像失去生命般的木偶倒在地上。

  狂风袭来,原本明媚的天空被乌云遮盖,阴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天际偶尔有几道闪电而过,排排飞禽飞了过来,它们身上漂亮犹如彩虹,那些看到它们的凡人全都倒在地上,场上只剩下些念力高超的人苦苦支撑。

  “是妖怪!”诺春夏费力抵挡住浓烈的妖气,看到上空,脸色白了又白。

  君幕然轻轻皱眉,嘱咐诺春夏,“将清月照顾好!”

  “是”诺春夏连忙答道。

  双小手拉住君幕然的衣角,沐清月倔强的看着君幕然,“我要和师父起!”

  盯着沐清月良久,她的眼神没有点偏移,依然倔强的看着君幕然,再次重申,“我要和师父在起,到时候我不会扯你的后腿,会乖乖跟在你的身后!徒儿是不会离开师父的”

  本作品美琪文学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

  第37章妖王突袭

  ?那麻木的心突然撞进片暖流,潺潺洗涤周围的冰块,慢慢融化。君幕然轻笑,执起沐清月的小手,踏风而行,往天空飞去,临行前嘱咐诺春夏,“好好照顾其他人!”

  乌云之中,许多妖怪聚集在这里,黑云之中,名俊秀的少年站在前面,手持刀剑。君幕然与沐清月上来后,那少年看到沐清月时,晦暗的面色划过丝动容,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墨华上神,小妖蝎子精在这里有礼了!”少年微微拘礼。

  “些小妖而已,怎么不见你们妖王?”

  君幕然风轻云淡的说道,浮在白云之中的他仿佛这乌云之中圣洁的存在,白衣翻飞,银发飞舞,眷恋唯美,从容淡定。

  “哈哈,墨华,你还真的想见本王?今天本王可是让你回不了初华山!”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沐清月眼皮跳。

  妖怪之中让出条道路,美丽狐妖的簇拥之下,她们正中斜躺着名绝色美男,外边的打卦半露,铺满整朵乌云,宛若姹紫嫣红般奢华美丽,整个人透露出漫不经心的慵懒之美,幽绿色的瞳孔泛着潋滟波光,全身上下无不吸引众人的眼球。

  “好久不见,墨华!”懒懒站起身来,妖王眼神森冷,面上却是笑的邪魅。

  两个美男,各有千秋,即使在貌美的妖王面前,君幕然同样毫不逊色,甚至在妖王的衬托下,更让他惊艳绝伦。

  他潜意识中将沐清月护在身后,“不是规定过妖不能出入凡界,引起如此大的马蚤动,你现在这样做又是如何?”

  “真抱歉,现在我就要打破这个约定!”闻言,妖王哈哈大笑,慵懒指,黑压压片妖怪往下方飞去,显出原形的他们看起来格外渗人,口露粘液往那些昏倒的人类扑去。

  君幕然皱了皱眉,手指弹,道光芒顺应而下,结界罩住会场的所有人,而那些妖怪半空中被结界拦住,咬着结界撕咬。

  结界丝毫未被妖怪咬破,只是隐隐中带着轻微的颤抖,只是小小的动作,被细致入微的妖王观察住。

  “墨华,几百年不见,你的修为怎么越来越弱,是不是受了重伤呢?”妖王拂掉身边的美人,站起身来,指挥身后的妖怪攻上去,“将墨华抓住!”

  妖怪涌而上,君幕然右手幻化出银剑,斩杀批又批妖怪,而那结界因为君幕然修为大失的缘故,晃动的更加厉害。

  沐清月想要使出白绫与君幕然起打斗,却被他护在身后,暖暖的体温传递在她的身上。“不要动!”

  妖王笑的越来越深,当他扫到被君幕然紧紧护住的沐清月时,脸色沉了下来,从手中幻化出把弓箭,举弓拉开,目标直指君幕然。

  修为的耗损越来越大,君幕然的肌肤越来越透明,面上依旧面不改色,银剑所到之处,大批妖怪惨叫倒地。

  “月儿,你该动手了!”妖王的声音犹如梦呓般从远处传到沐清月耳畔。

  沐清月摇摇头,“不,妖王,你快住手!”

  “该清醒的是你,月儿,你难道忘记了你的父母是怎么样死的吗?你如何对得起他们!”

  “不不”沐清月抱着头痛苦的蹲下来。君幕然发觉到沐清月的不自然,银剑挥,大片妖怪倒下,趁这个时间,他赶紧蹲下查看沐清月的状况,担忧的问道,“清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难道忘记了你的父母是怎么样死的吗?

  妖王的声音像是恶魔般久久荡漾在她的脑海里。

  那个时候,她好像死去了理智般,举起白绫刺向君幕然,温热的血液不少沾染在她的脸上,她木讷的抬起头,接触到的是他那双哀伤的双眸。

  唯独,没有怨恨!

  他如之前般询问,“清月,为什么?”

  因为自己是妖啊!她本就是妖,接近他也只是为杀他而已,没错,只是为了杀掉这些丑陋的神而已。

  可是,心脏处那针扎般的疼痛又是怎么回事?

  趁这个时候,妖王拉开破空之箭,穿过许多小妖的身体,沾染许多鲜血直直射向君幕然。此时的君幕然完全躲不开那箭的到来,只要他动,不仅结界会破开,伤害下方的凡人,而且他也无法保护她,能够躲开破空之箭。

  破空之箭,杀神杀妖杀魔,即使不能置墨华于死地,但是也能够重伤他。

  破空之箭出,无法抵挡。

  沐清月的眼中荡漾着他温柔的笑容,越过他,看向他的身后,瞳孔微缩,刹那间站起身来,护在君幕然的前面。

  箭射进肉中的声音。

  瞬间让在场两个男人为之震惊。

  他们亲眼看见破空之箭射进沐清月的胸口处,刹那间发出冰蓝色的光芒,褪去了慕容雪的外衣,沐清月恢复了本身。

  “倾羽!”当看到沐清月真身那刻,君幕然疯狂般大叫,周身气势强烈,所有小妖被波及魂飞魄散。他抱住沐清月,伤心欲绝,滴清泪掉落在沐清月的脸上,顺着滑落到她的唇角。

  凉凉的,涩涩的,原来神也是会流泪的。

  只是他口中的倾羽是谁?

  “本座马上救你!”君幕然不要命的为沐清月输送灵气,却好像有什么东西阻塞般,怎么也输送不过去。

  而因为君幕然的情绪波动,他头痛至极,丝若有若无的妖气呈现青黑色在他的额间时隐时现。

  沐清月并没有注意到君幕然的不正常,躺在他的怀中淡淡笑起来,“这也当是你救我命的补偿,如果我不拦住破空之箭的话,就没人能够保护下面的凡人。”

  君幕然忍住那丝妖气的暴戾,复杂的望着沐清月。

  却又听沐清月艰难的说道,“师父,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她真的很想看看他的样子——

  “好”蠕动红唇,干涸的好像好久没有喝过水样,艰难的吐出单方面的字眼。他缓缓取下脸上的白玉面具,慢慢露出他整张脸。美克文学

  第38章断绝师徒关系

  ?风华绝代形容他亦是亵渎!

  绝色高贵又仿佛比不上他丝毫。

  美艳绝伦与他毫不沾边,他只是那么静静的站着,也难以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