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再次举剑朝妖王刺来,幻化出百朵莲花,为你强大无比。妖王手挥,美妾挡在他的面前,声惊叫,被束强光直破全身。

  “妖王,救救我”美妾伸出白嫩的手想要求救她最爱的男人,妖王莞尔,如以往的温声细语,“没事的为本王而死是你的荣幸!”

  轻飘飘的话语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样,对美妾来说却是出奇残忍。在她那惊恐的眼神中,自己的身体被强光吞噬,慢慢消失不见。

  其他美妾吓得紧紧抱在团。

  君幕然再次举剑刺来,这次妖王直面迎上,两道光芒撞击出强大的力量,个不稳,妖王被击落在地,优雅的坐在地面上,君幕然趁势而上,剑身泛着清冷锋芒直逼妖王脖颈。

  “要是你杀了我,月儿可就没救了!”妖王话出,那剑离他厘米的距离成功止步,君幕然居高临下俯视他,“清月到底怎么了?”

  “其实,本王老早就想问你个问题了!”

  君幕然淡淡看向他,妖王大笑,唇角扯起诡异的笑容,“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沐清月扮成慕容雪接近你,你非但不揭穿她,反而收她为徒。而且更纳闷的是,她的身体里好像有我们不知道的力量,加上你屡次救她,不惜浪费自身修为,将自己处在危险的位置也要救她,这么算起来,可不是徒儿那么简单!”

  “你说她本身是什么?或者她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妖王意味深长递出丝笑容,拂开面前支起的银剑,他站起身与君幕然那双淡然的双眼对视,“墨华,本王现在不想和你作对,同样也告诉你,本王救月儿的希望不亚于你!还有,为了救她,本万将她的魂魄移向凡人身上,要是想找她,再续写师徒情缘,那就去吧!哈哈”

  抱着美妾,妖王大笑离开,有着说不出的愉悦。

  君幕然收回剑,银剑瞬间消失不见,那些小妖手持武器,退在边,防备的看着君幕然,就在此时,天际浮现晚霞般艳红的颜色,晚风拂晓,分外旖旎,说不出的唯美。

  丝晚霞从天际直接射向妖殿中,名紫衣女子踏着彩虹飘然而来,五彩白云为她让出条条道路,宛若烟般虚无缥缈,彩虹之中女子的面容慢慢显示出来,刹那间,迷倒不少小妖。

  羌笛皱眉,从地上爬起来,防备的看着来人。

  女子优雅落在大殿门口,唇上带着无可挑剔的端庄笑容,她步步走到君幕然身边,诺春夏也从她的后方走了出来,看到君幕然,哇哇大哭,“尊上,幸好你没事,春夏担心死你了!”

  当君幕然看到眼前的绝色女子时,眉目轻轻皱了下,无意识瞥向诺春夏。

  诺春夏脸红,双手无措的碰在起,低着头小声嘟囔,“小仙怕尊上有什么意外,想去天界找人帮忙,路上遇见了紫烟上神,想着请紫烟上神帮忙嘛!”

  君幕然再次扫向他,那眼神分明是在诉说他多事。

  紫烟上神温婉笑,温柔的牵起他的手,“春夏也是担心你,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既然没事了,妖界不易逗留,咱们还是回去吧!”

  奇迹的是,君幕然没有甩掉紫烟上神拉着他的手,也没有反握住,就这样被她桥。无意识瞥向妖殿,最后似乎作了什么决定似的,与紫烟上神离开,眨眼间,三人已经飞向天际。

  羌笛跑了出来,向稳重的他也看的那两人出神。

  脑海中浮现起那名女子绝美的笑容,久久挥之不去。他不禁疑惑在想,难道身为天界之人,都是如此的温柔美丽吗?

  妖殿柱子后方,妖王看见三人离去之后,唇角勾起诡异的笑容,抹冷意从他那笑着的薄唇中划过。

  紫烟上神吗?

  回到自己的寝宫,妖王挥掉所有的人,只留下羌笛在旁边。

  羌笛望着寒玉床上昏迷不醒的沐清月,微微疑惑,“妖王,刚刚那上神就是为了夺取她吗?这个异数之妖?”

  她虽然够美丽,却没有刚刚那个女人美,那个女人很温柔,像道风轻轻吹进他的心里,平静的心湖起了道波澜。

  那个也是上神吗?听她身后的小仙说她叫紫烟∠烟吗?真的很好听的名字。

  妖王睨向正在想着紫烟上神的羌笛,轻笑道,“不觉得他们很配吗?”

  羌笛猛然震,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在心中环绕,他喃喃道,“是啊,很配!”两个人都是上神,他连根手指头也比不上,更何况自己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妖。

  自嘲的笑了笑,甩掉自己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自己这是想什么呢,他羌笛可不相信什么见钟情。

  羌笛恢复之前稳重的样子,望着沐清月,沉思道,“妖王,你离去的两天也是为了她?莫不是你想将她的魂魄转入凡人体内吧?”

  妖王拍了拍羌笛的肩膀,“不错,沐清月本王绝对不让她死,她可是打倒墨华的重要棋子,虽然不知道墨华为什么这么钟意她,不过本王相信是有什么内幕的,而且,她的体内有丝神魂保护着她,力量也足够强,帮助本王打向天界是必不可少的棋子。”

  “只是”羌笛还想问问那天为什么妖王没有趁势杀掉墨华上神,却被妖王猛然打断,“羌笛,今天的话最好不要对任何人说,尤其是她!”

  手轻轻指,指向昏迷中的沐清月。

  “是”羌笛颔首。

  “那么开始做正事了!”妖王的手轻轻覆向沐清月的身体,又下而上,直接在她的额头上停下,嘴里喃喃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掌心之下,团淡青色的光芒将沐清月的身体包裹住。时间越来越久,淡青色光芒慢慢变浅,直到变成|乳|白色,就在妖王快要取出沐清月的魂魄时,她的额头间突然芒光大盛,强大的灼热感越来越烫。

  犹如触电般,妖王的手瞬间弹开。

  第43章搞不清状况

  ?“怎么回事?”妖王不信邪的再次覆上沐清月的额头,小心翼翼观察她的情况,缓慢念着咒语。

  就在刹那,沐清月的额头之上蹿出几道五颜六色的光芒,凝聚在妖王的掌心之中,只是奇怪的是,妖和人样都有三魂七魄,而这里有三魂八魄。

  在那团五颜六色的光芒之中,其中条洁白无瑕的魂魄分外引起人的眼球。

  看到那抹异色魂魄,羌笛震惊道,“她是异类吧?”没人会有八魄的状态,而且还能相互融洽在起,再过无知的妖都明白七魄代表内心各种性格,只是那八魄代表的是什么?

  妖王眼色闪了下,将羌笛的惊讶收在眼底,唇角含笑,“这才能表现她的特殊性,至于八魄的来历,本王定会查的水落石出。现在,月儿,你该去找你的归宿了!”

  那魂魄缭绕成丝丝浅色幽光,被妖王装进种压制魂魄的瓶中,深深的看了眼只剩下躯体的人形,将镇魂瓶交给羌笛,并嘱咐他,“切记天时间送到褚朝国,将魂魄附在初璇公主身上!”

  “那初璇公主的魂魄是不是需要消灭掉!”

  妖王轻轻笑,拍了拍不明所以的羌笛的肩膀,“不要总是打打杀杀,那魂魄你觉得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只是本王要说的是,为了月儿平安回来,还是多多做些好事!”

  那就是将初璇公主的魂魄交换,装进这个镇魂瓶中。

  最懂妖王心思的羌笛马上懂得了他话里的意思,朝妖王颔首行礼,拿着镇魂瓶离开妖界,去往凡间。

  花了半天时间,总算到了褚朝国,羌笛不敢逗留,找到了皇宫——

  宫殿四周黑压压的,即使富丽堂皇,依旧感到丝压抑的气息。床上的少女乃是初璇国最受恩宠的公主,因她在花园中昏倒,疼爱公主的皇帝丢下政务,飞奔来到御花园,将她带到自己的寝宫。

  指腹间传来的温热让沐清月感到十分不舒服,可以说很讨厌这种感觉。

  “璇儿,该醒醒了!”

  璇儿?璇儿是谁?

  沐清月费力睁开眼,眼帘刚掀开,撞进双霸气而犀利的瞳孔中,夹在丝不明所以的情意。

  她眉头微微皱,拍掉那双讨厌的手,冷淡开口,“你是谁?”

  那人微微愣,继而将沐清月抱在怀里,淡淡的龙延香弥漫在四周,声音低沉而充满诱惑般的野性,“呵呵璇儿在挑战朕的极限!”

  恩?

  沐清月很确定璇儿是在叫她,就在此时,那人将她放开,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令她扬起对视他,“好不容易只有咱们两个人单独处在起,难道不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他慢慢接近她,薄唇紧抿出凉薄的直线,股压迫紧紧将她缠绕住,令她动弹不得。沐清月试着使用法力,却石沉大海,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在那人快要亲到自己时,沐清月甩掉他的手,脚踢向他的胯下。

  那人的反应也十分迅速,直接将踢过来的腿夹杂腿中间,她的手也被那人禁锢在头顶上方,因重心不稳,她被迫倒在床上,那人立马将她压下身下,冰冷的眸中划过丝愠怒。

  “不要再挑战朕的极限,心里不准想其他男人。”他的侧脸冷硬俊美,股占有欲从他身上发出,“难道你还在想着白子清?虽然是朕赐给你的男人,但是可没有说他要霸占你!”

  白子清?又是谁?

  沐清月皱了皱眉,“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赶快从我身上起来!”

  “呵!起来?”男人嘲讽的笑道,“璇儿不是最爱皇兄的吗?难道真的是因为白子清?”

  天啦,什么状况!

  “朕不准让你想别的男人!”他捏着沐清月的下巴,用力过大,仿佛要将她的下巴深深捏碎。

  沐清月吃痛的哼了声。

  就在此时,男人突然朝她吻下来,简单粗暴,根本不算是吻,而是要将她的嘴唇深深磨碎,他的力度大的出奇,令沐清月根本没办法反击。

  门,瞬间大开。

  抹光亮传进大殿之中,点亮了黑漆漆的黑暗。名出尘如仙的绿衣男子静静的站在门口,冷眼看着痴缠的两人,语气冷的犹如寒冬腊月,“皇上,请注意身份!她可是你的妹妹!”

  墨弈城身子僵,望着下面喘不过气来的沐清月,优雅的从她身上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漫不尽心的说道,“朕自有分寸!”

  沐清月压抑着内心的愤怒,默默然站起来,猛然扇了墨弈城巴掌,那掌响亮无比,不仅当事人没有反应过来,就连绿衣男子也收敛住对墨弈城的敌意,惊讶的看着这切。

  沐清月狠狠擦了下自己嘴唇,“混蛋!”

  他猛然转过头,阴霾着张脸。

  而沐清月也清清楚楚看到对方的面容,他身着袭紫色龙袍,身材伟岸,五官轮廓深邃而分明,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正冷冷看着她,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右脸清清楚楚映着沐清月打的巴掌印,五指分明,即使这样也丝毫影响不了他身上发出的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璇儿,朕最近是不是太过宠你了?让你完全不知道规矩!”

  沐清月挺着胸膛直视他,“对自己妹妹意图不轨,身为当事人当然要自保!”

  虽然沐清月暂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可以断定这不在自己的身体里。应该是到了别人的身体,成了另种身份。

  “皇上,可能是公主在御花园的时候受惊,还没恢复正常,所以才会对皇上不敬,还希望皇上能看在公主的面子上放了公主!”那绿衣男子也赶紧过来为沐清月求情,跪在墨弈城面前。

  墨弈城盯着沐清月良久,好久才说道,“最近不用进皇宫,好好在公主府修养!”潜意识中下了禁令。

  说完这句话,墨弈城拂袖离去,转身刹那眼底飞快闪过丝嘲讽。

  只是最后那眼,莫名的让沐清月心底发寒。

  那是种冷的发抖的眼神,还带着丝若有若无的警告。美克文学

  第44章成为初璇公主

  ?低下头,望着自己嫩白的双手发呆。这不是自己的手,自己的手布满了茧,而这双手完全是含着金钥匙长大,而保养的这么好。

  没有点茧,甚至皮肤出奇的滑嫩。

  “公主,我带你回公主府!”骨节分明的手伸在她面前,纤长白皙,手指娟秀,让人莫名的想去拉住她的手。

  “是不是在花园中摔着了腿?”那声音再次传来,白子清突然抱起想着事情的沐清月,沐清月愤然抬头,“我可以走!”

  刚好撞见双温柔似水的双眼,视线在彼此交汇,不知为什么,她感觉这人的温柔是装出来的,就像是带个面具示人。

  天啦,她现在谁是谁都没有分清楚,而且自己怎么跑到别人身体里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该死,如此不负责任。

  白子清仿佛早就习惯了她这个样子,温声道,“公主现在还是不要发脾气为好!”

  他的话生平和,没有丝威慑力,可偏偏沐清月在他的怀中安静下来,撇了撇唇,现在还是静观其变为妙。

  路之上,白子清都是抱着沐清月出了皇宫,接受众人的艳羡。

  白子清没有情,沐清月更没有情,呆在怀中也是当找个舒适的软榻,又不要自己走路,何乐而不为,在享受的时候,沐清月也不忘观察四周的情况。

  千篇律的建筑大都是金灿灿的,沐清月也没兴趣,只是在这之上,她看到有趣的东西,那就是每个对她行礼的宫女,眼中都是惊恐畏惧,不敢看她。

  行完礼之后也是匆匆离开——

  沐清月纳闷,她长得就那么像鬼?

  “公主金安,驸马爷贵安!”又有人匆匆朝他们行礼,那些怀春的小丫头极快的扫了眼温柔含笑的白子清,眼底含羞,飞快的离开。

  只是眼也不敢看自己!

  驸马爷?

  他是驸马爷?可是看到自己妻子和她的哥哥两人亲吻,他还能保持如此淡定,丝毫不在意自己头顶上压下顶绿帽子,这人,是傻了还是痴儿?

  白子清直把她送到外面的马车上,公主不亏是公主,普通的马车都是用金丝楠木所做,马车帘是用上好的白玉珍珠串串的连在起,在阳光之下发着皎洁的光暇。

  她和白子清同上了马车,越来越久,空气仿佛停止了般压抑着凝重的气氛,她和白子清没有说过句话,白子清也样疏离坐在她旁边,两人悄无声息。

  外面的马夫显然有些意外,以往公主肯定大吵大闹的缠着驸马爷,怎么现在会这么安静?

  到了公主府,白子清扶她下来,沐清月这才注意到这公主府有多奢华,大的出奇不说,就连每种建筑都是经过名家所雕刻。

  府中下人匆匆来报,“驸马爷,几位大人来了!”

  白子清微微点头,转而看向沐清月,温和道,“公主,微臣现在有要事离开!齐诺会来带你去府中休息!”

  沐清月点点头,不动声色的站在边。

  心里已经想着赶快将这公主的复杂关系理清楚,还有将自己的肉身找到。

  白子清离开了,沐清月也不想在这里站着等那个齐诺,便吩咐那通报的下人,“你带我去!我累了!”

  公主就要有公主的样子嘛,别总是我啊我,你可不是妖了!

  个声音冷不丁的在沐清月耳边响起,她蓦然汀脚步,那带路的下人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畏畏缩缩的退在边。

  “你,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吗?”沐清月迟疑的问道那害怕她的下人。

  那下人茫然点了点头。

  沐清月又把视线转向其他下人,那些下人都是脸茫然。

  抿了抿唇,她试着在内心说着话,试着能不能传递到给她说话的人身上。

  你是谁?

  这句话宛若石沉大海,激不起丝回应。

  想着,沐清月也只能作罢,吩咐前面瑟瑟发抖的下人,“还站着干什么,带路!”

  心里却有些自嘲,自己当时在慕容家过得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穷苦生活,现在猛然颠倒,自己倒成了高高在上的公主。

  “是”那下人颤颤抖抖的为沐清月带路,那个样子仿佛沐清月会把他吃了样。

  “齐诺拜见公主!”

  走到半路,迎面走来名儒雅俊美男子,身穿简单的蓝色布衫,简朴之中也丝毫掩饰不住他的清秀。

  看着面前进退有礼的男子,沐清月正了正神色,微微点头,“起来吧!”

  “那么由齐诺带着公主往住所走去!”齐诺走过来很自然的牵起沐清月的手,沐清月下意识躲过,眉目微微皱起,声音略显冷硬,“不用,你在前面为本宫带路即可!”

  沐清月总算有了点公主的自觉性!

  初璇公主的排斥让齐诺有些讶异,错愕片刻,他面上保持得体的笑容,“公主吩咐,齐诺自当遵命!”

  他飞快的扫了眼沐清月,最后在她那有些破皮的红唇汀,目光有瞬间深沉,继而转瞬即逝,专心为沐清月带路。

  齐诺不像白子清那样,时不时要冒出几句杂言碎语。

  “公主今天可真漂亮!”

  “是吗?”

  “啊,公主昨晚肯定是想齐诺了!我就说嘛,我堂堂俊美公子怎么比不上白子清!”

  “哦?”

  “公主怎么不问白子清的下落,哎,那人天天都处在政务之中,真不知道他的生理上是不是有疾病!”齐诺突然停下来,附在沐清月耳边,坏坏笑,“要是公主知道我跟白子清两个有情,是不是该杀了他!”

  最后句杀了他被齐诺说的毛骨悚然,脸上带着的是与他儒雅面容与之不符的轻佻和坏笑,紧紧盯着面前女子的神色,缺见她毫不在意笑,“是吗?如果是这样,本宫会先杀了你!”

  若有所思的看着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