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她小小的力气根本挣扎不出他的禁锢。冷静的想着对策,连忙出声叫醒陷入愤怒之中的白子清。

  “既然如此,要不你们两人下场棋比试如何!”

  “好,璇儿想的办法真不错!”墨南非大叫出声,拍手叫绝,刚好惊醒了失神中的白子清。

  看到那双白嫩的手上刺眼的红印,白子清内疚无比。抬起头,正好看到她对着自己灿烂的微笑,“子清,不知这个提议如何?”

  “这个提议不错!我同意”南非月浅笑出声。

  “恩”复杂的看向那双被自己握的发红的手,白子清欲言又止,刚想对沐清月说话时,被墨南非推到石桌面前坐下来。

  “赶快准备!”美克文学

  第48章再次召集进宫

  ?“我拒绝!”在所有人开始着手准备的时候,白子清不适出声,扫了眼沐清月,冷冷出声,“公主,既然你想和他在起,就和他在起,到时候是死是活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留下这句话,白子清拂袖而去。

  因为他的话,现场片尴尬——

  墨南非叹息,“真是固执!”他来到沐清月身边,看着她低垂着头,以为她因为白子清弃她而去,正想安慰着她。另人比他更快,比她更先出手。

  只见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南非月轻轻安慰着她,“子清与我有恩怨,牵连到公主,是微臣的错!为表歉意,非月只能拿茶赔礼!不知公主能否赏微臣个薄面!”

  他虽是笑着,说话也温柔,却难掩对她的讨厌之意。

  即使南非月表面看去与她过多亲近,却在无形之中感受到他的疏离。这个和白子清的不样,白子清拉着她的时候,是出于本能,没有掺杂过多的杂质。

  反观眼前之人,说话之中处处透着小心,仿佛随时随地被他算计。

  “好啊!”既然你要装,姐姐陪你起装。

  “主子,让紫嫣来!”在南非月准备泡茶时,紫嫣先步拦住他。

  墨南非摇起折扇,挑了下他的桃花眼,说话酸溜溜的,“瞧瞧就是不同待遇!”沐清月看了下他们,并不说话。

  只是多看了几眼那个叫紫嫣的女子。

  总觉得她每次看着自己的时候,莫名带着敌意。

  南非月断然拒绝,板着个脸对紫嫣训斥道,“此次是向公主赔礼道歉,作为诚意,应当是我亲自泡茶!”

  紫嫣退在边,恶狠狠的瞪了下沐清月。

  沐清月无辜的很,她这是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南非月泡个茶吗?有必要像杀父仇人样看着她,再加上她还不愿意待在这里呢,只想赶快喝完茶回家去。

  现在便是南非月的表演时间

  他不似平常冲壶热水就将茶泡好,而是先用热水冲淋茶壶,包括壶嘴壶盖,同时冲淋茶杯,随后即将茶壶茶杯沥干。

  按茶壶的大小,往泡茶的壶中置入定数量的茶叶。那茶叶正是紫嫣刚刚采起来的莲蓬,嫩得很,轻轻掐便会流出汁液来。

  刚准备泡莲蓬时,丞相府中的下人匆匆来报,打扰了南非月泡茶。

  “大人,有急事!”

  “什么急事?不分场合打扰我泡茶!”南非月淡淡道,手下的动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下人看到其他人在,想必有些顾忌,正在为难之时,恰好沐清月出声。

  “丞相,有急事就先处理事情吧,正好本公主也有些饿了,准备回去用餐。至于这茶,改日再喝!”

  “那么,就依公主的意思!”南非月淡淡微笑。

  甩掉个南非月,后面还跟着墨南非,他不肯回去,还是沐清月好说歹说,终于将麻烦送了回去。

  回到自己小院中,已经是傍晚

  更诧异的是,院中多了名不速之客。

  “不知右相大人来本公主小院有何贵干?这夜半三更的,孤男寡女在起恐怕会影响右相大人的声誉。”

  “璇儿,你我之间非得这么疏离吗?”黑夜之中,弥漫着淡淡的感伤。

  月光之下,白子清白衣墨发,胜雪唯美。

  就这样,她看着他,他看着她,他的眼里有她,而她的眼里再没有他。

  “南非月对你做了什么吗?”如之前遇见的温柔。

  额,现在是什么局面?

  沐清月咳嗽了下,越过他身边,却被他拉住。“璇儿,你非要如此躲着我?是不是怪我将你丢下?”

  沐清月没有出声,听白子清静静说道,“南非月不是好人,我这么做,也是想让你离开他身边,不要在接近他,接近他对你没有好处!”

  沐清月暗了暗眸子,“那你告诉我原因?为什么不能接近他?”抬起头,正视他的眼睛,字句问道。

  对于这个白子清,是初璇公主的青梅竹马,但是两人整整十年没有相见,再次相见之时,白子清成为了初璇公主的后备驸马爷,居住在公主府,照顾初璇公主的饮食起居,也是唯个没有对她露出厌恶眼神的男人。

  只是,沐清月还记得,当时自己被那个皇上调戏,他冷眼旁观的情景,让她无法释怀。

  虽说南非月没有真心,但是他又有多少真心待初璇公主。

  恐怕,只是寥寥无几吧!

  “既然说不出话来,那么请把手放开!”

  白子清蠕动红唇,却个字也没有发出来,最终,慢慢松开自己的手。

  收回自己的手,沐清月转身离开。

  有几次,白子清试着张了张嘴,但是看到她的背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视线紧紧缠绕着她的手,直到玄关关上,他依旧站在院中,紧紧注视房中亮着的灯光。

  袖下的手握紧又无力放开,对着紧闭的房门吐出最后的话语。

  “你的手没事吧?”

  留下这句话,孤独离开——

  夜半三更之时,道人影踹了出去,直逼公主府后方的竹林。到了公鸡打鸣之时,又悄悄的回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大早,宫中的人来到公主府。

  沐清月昏昏欲睡,被送往皇宫,据说她的禁足令已过,有事相谈。

  清晨的集市还十分冷清,偶尔挑着涤卖菜的人路过,还有便是这醒目的轿子走在街道上。

  褚朝国与天朝国相比,没有那么爱动武,看的出来这些人比较喜欢文字方面的东西。所以在街道上看的最多的还是字画,偶尔还有猜谜作诗。

  墨弈城放下规定,平常的时候不能用念力,也不能动武。除非是到紧急关头,方能使用。

  其实这样,倒是方便了初璇公主,可能所有人都不知道,初璇公主丝念力也没有,不要说聚火,只是简单的吐纳吸收都做不到。

  这还是沐清月看过那书籍介绍之后才了解到的,所以她无法使用这具身体上的能量,形同废人。

  只是,七颗眼泪到底指的是什么?

  当她翻到书的最后页,片空白。美克文学

  第49章荒凉的宫殿

  ?轿子缓缓行驶前进,此次她是被直接召进皇宫之中,中途可以直接坐着轿子到皇宫中。

  再来皇宫已经是第二次,还记得当时她狼狈的躺在白子清的怀抱中,被他带出皇宫,如今再次来到这里,沐清月发誓,绝对不会吃之前那样的亏。

  中途有太监带路,他们直接进入御书房中。

  在那里,沐清月还看到个人,他正是昨日才见过的。

  褚朝国左相——南非月!

  “初璇公主觐见!”太监的鸭子破嗓音响起——

  南非月和墨弈城正在商量事宜,。

  听到太监的来报声,墨弈城淡淡抬手,“宣!”

  南非月挑眉站在墨弈城旁边,目光却是落在门口,唇角微微上扬。

  门口之中立出个人影来,鲜艳的大红色宛若热烈的朝阳燃烧着周围,给人带来火般的热情。大红色在她身上并不显张扬,反而更加突出她的肌肤白皙如雪,眼角平白生出抹泪痣,为她绝色面容之上增添几分撩人的风情。

  两个男人看到她来,各怀心思——

  看着站在下方的沐清月,墨弈城剑眉微微皱了下,浮现出丝不悦。“阿璇,怎么看见皇兄也不行礼!”

  沐清月保持得体优雅的微笑,不惧场面对墨弈城直言,“皇兄应该知道皇妹的个性,皇妹认为不想做的事情便不想做,皇兄也知道,皇妹最不喜欢的便是别人强迫自己不愿做的事情!”

  她说话抑扬顿挫,南非月不懂,身为知情人的墨弈城却是知道沐清月生气了,在指责他那时候做的事情。

  微微皱眉,不怒而威的王者之气不自觉的散发出来。

  “此次召你进宫,是为了十日之后的宫宴!这次款待的是天朝国最尊贵的人,所以皇兄有事想要拜托你!”

  呵!原来是求人啊!

  只是求人都是这么高高在上,果真是上位者的气势。

  她好笑的看着墨弈城,“皇兄还有事情拜托皇妹,想必责任重大,万搞砸了可不是皇妹所能担待的,还请皇兄慎重而行。”

  “朕和南爱卿商议过,皇妹是最好的人选。莫非皇妹想要推辞?”墨弈城微微眯眼,危险的问道。

  仿佛她如果不答应的话,就不仅仅是禁足那么简单!

  沐清月知道自己现在是占据了初璇公主的身子,需要万事小心,不能逞时之快,而露出马脚。

  索性她不再与墨弈城对着干,而是低着头问道,“那么,皇兄想让皇妹做什么呢?”

  这次,墨弈城没有那时对她的暧昧,表情语言正常,仿佛她真的是他宠爱的妹妹而已!只是真的是作为妹妹,怎么会做出出格的动作?

  沐清月不知道初璇公主和她皇兄的关系如何,她也不想知道,只求能够尽快找到七颗眼泪,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没有念力的身体用的实在是太过憋屈!

  见沐清月妥协,墨弈城也难得语气放软些,“皇妹舞倾城,此次仅是拜托你在宴会之上舞曲,大开眼界!”

  跳舞?

  不自觉的,沐清月的唇角抽了抽——

  初璇公主名声脾气极坏,但是她的舞蹈无可否认,整个褚朝国找不出与她同等高下的人。只是现在用初璇公主的身子是她沐清月,个从来没有跳过舞的人,突然之间要她跳舞,从哪里学啊!

  “南爱卿也是认同皇妹的舞蹈,自然不会差!是吧,南爱卿?”墨弈城转向南非月。

  南非月微微颔首,唇角含笑,儒雅的说道,“能够看公主舞,微臣即使死也是在所不惜!”

  “哈哈”墨弈城大笑,“果然是皇妹的备选驸马爷,对皇妹死心塌地,朕也便安心!”

  南非月跟着微笑,那眼底却是没有丝温度,甚至不曾看过沐清月眼。

  跳舞的事情就这样稀里糊涂按在沐清月身上,完全没有容她拒绝的余地。墨弈城和南非月还有要事商量,让她先出去,午宴在皇宫中用。

  跟着宫女往墨弈城所住的龙延殿走去,途中路过处荒凉的小院,种略微哀愁的笛声从小院中传出来,期期艾艾,令人莫名感伤。

  在小院站定住,沐清月好奇的问带路的宫女,“这里还有人住?”

  “公主说笑了,这里哪里会有人住,此处有些不干净,公主可不能进去!”宫女说这话时,眼神飘忽不定,隐约之中还带着恐惧。

  “可是,你没有听到笛子的声音吗?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指了指那荒凉的宫殿。

  宫女连忙拉着沐清月,神色并不太好,急急劝道,“公主,你听错了,这里有些不干净,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看来本宫真的是听错了!”沐清月突然妥协,冒出这么句话来。她紧紧盯着宫女的神色,果然在她说出这句话时,宫女明显放松了许多。

  “公主赶快去龙延殿吧,等会儿皇上该来用午膳了!”

  沐清月点点头,跟着宫女离开,只是走的时候,回头扫了眼那废弃的宫殿,脸的若有所思。

  走到中途,沐清月并不想去龙延殿,托宫女捎个口信,说自己身子不舒服,想早些回公主府歇息。

  在宫女去禀报的时候,沐清月想起了那废弃的宫殿,忍不住好奇,原路返回。

  到了宫殿门口,那大门摇摇欲坠,上面的染色已经脱漆,门口杂草丛生,很难有落脚的地方。

  那笛声已经停止——

  没了声音,仿佛刚刚听见的果真是她的幻觉。

  只是内心有种声音在呼唤她,要她必须进去。双手推开大门,道扑鼻的腐朽味扑鼻而来。四周用木头所建造的柱子已经腐朽,仿佛轻轻碰,便会失去支撑砸下来。

  周围野草遍地,有些长得比人还高,她也彻底埋没在里面。

  四周并没有人烟,沐清月放弃了进去,正准备离开之时,那道笛声又响了起来。

  淡淡的忧愁,思恋之中的寂寞,每点都狠狠撞击人的心灵

  仿佛受了蛊惑般,沐清月倒了回去,顺着笛声缓缓来到废弃的假山之处。美克文学

  第50章冷情皇子

  ?

  假山之处有个很小的洞口,只能容纳个人,沐清月的个子娇小,进入洞口绰绰有余。而那笛声也是从洞口另边发出来的。

  沐清月没有丝毫犹豫,穿过洞口才发现别有洞天。

  与外面荒凉不同,这里雅致而温馨,碧湖之上停留名男子,左手持笛,忘我的在吹奏。他身穿绯色长袍,用紫色腰带系着纤腰,墨黑色的发丝随风飘舞,显得弱不禁风。

  他的身后站着名小厮,忘我的在听他吹奏,甚至连她这个外来人莫名的出现这里也不知道。

  整幅景色好像是天然而成的水墨画,而男子是水墨画中的亮只是那笛声太过忧伤,让人好想了解他内心的苦楚,想知道他为何会吹奏出如此忧伤的曲子。

  沐清月比较理智,对于困在这种废弃宫殿的人,她潜意识中告诉她不要太过接近,对自己没有好处。

  准备离开之时,不小心踩着地上的枯枝。

  咔嚓声!!

  笛声立马停止,道杀气朝沐清月涌过来,幸好沐清月身体本能反应躲过那道冰凌,冰凌射在那假山之上,立马将石头射出几个洞来。

  沐清月拍拍自己的胸口,“好险好险!”

  要是射在自己身上,非得捅出几个窟窿。

  还来不及反抗,比之前的冰凌还大的冰柱又再次朝她射过来,这个比之前更显杀机,即使有念力的人也无法接下。

  沐清月咬着牙,拼命躲,用这个身体的念力凝聚出团火花,那火跟火柴染的火样大,跟几十道粗壮的冰柱比,她的火苗完全无用武之地。

  她恶狠狠的瞪了眼踏在水上的男子,边跑边大声说道,“天朝国不能使用念力,你现在胡乱使用,难道不怕受绞指之刑?”

  男子的目光闪了下,袖子轻轻挥,湖中的水快速凝聚成冰,宛若条长龙追随着沐清月。显然他并没有把沐清月的话给听进去。

  那冰龙来势汹汹,再这样下去,她铁定会被戳出个窟窿。眼眸微转,瞧准时机,个灵活的翻转跳入湖中,荡出丝丝波纹蔓延开来。

  那冰柱和冰龙直接窜入水中,男子盯着平稳的湖面,眼中划过丝疑惑。

  因在水中看不清局面,也不知道那不明物体在哪里,那些冰钻入水中宛若石沉大海。

  沐清月闷在水中,躲在角落,刚刚松口气。突然,水面之上惊涛骇浪,尖利的冰刀不留缝隙的袭向每处,每点都不留空隙。

  耗如此大的灵气,此人的念力以及精神力到底有多强大。

  沐清月在水中艰难的睁开眼,被水面下来的冰刀刮伤,鲜艳的红色染了清澈的湖水。

  男子看到染红的湖水,眸子中激不起丝波澜。

  “死人?”

  淡淡突出两个字,却是出奇的冰冷。

  扫了眼逐渐平静的湖面,男子收回手,认为那不明物体已经死去,正准备上岸。突然之间,抹黑漆漆的物体紧紧抱住他的双腿,向下看去,黑漆漆的,周围挂满了水草,看不清本来模样。

  眉宇之中轻轻撅眉,男子捻水成冰,幻化成锋利的利剑向那不明物体刺去,不明物体极其狡猾,灵活的躲开他的攻击,眨眼间消失不见。

  那利剑所在的位置掏了个空——

  盯着自己利剑良久,男子抿紧薄唇,脸上出现郑重的严肃。

  就在此时,皇宫片吵闹——

  “五皇子,在下乃是左相南非月,打扰您下!”假山之外响起南非月的声音,阻隔了座围墙,依然能够听得十分清晰。

  紧紧挨在岸边用水草作掩护的沐清月听到南非月的声音,立马睁开眼。

  隔着水声,听到湖面上的男子淡淡道,“何事?”简单明了,那声音却是清脆如珠,煞是好听。

  周身散发生人勿进的冷漠。

  “是这样的,不知你有没有看见初璇公主在此经过,刚刚在谈话时,公主不见了!侍卫全都找遍整个皇宫,都未见公主人影,实在无可奈何,才来叨扰五皇子的!”南非月说的依旧彬彬有礼。

  男子轻微扫了眼湖面,不再说话。

  那小厮还算聪明,机灵的回答南非月的话,“回左相大人,我家皇子并没有看见任何人来过这里,况且皇子的身子向体弱,基本不出大门步,公主身娇肉贵,荒凉的地方不适合公主到来!要是左相大人没有事,我家皇子便先休息了!”

  闷在水中的沐清月翻了个白眼——

  骗子!

  南非月思考良久,回答道,“那么,叨扰皇子了,既然公主没在,那我便去其他地方找找看!”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应该是南非月带着侍卫离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