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的胜负3

  见到自己依旧无法拜托身后追逐自己的家伙,可可不禁有些焦急了起来。

  嗯

  敏捷的感觉到自己的对手似乎有些心浮气躁,古伊菲眼神厉芒闪现,身体微微弯了下来,这个动作,引起了苏尘的注意。

  【终于要出手了吗?那就让我看下,你的技巧,是什么吧】

  如此想着,苏尘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古伊菲的身上,再也没有余力去观察其他人。

  噗!

  就像是空气突然爆破的响声,古伊菲刹那间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距离二公主不足十米。

  “怎么可能?”

  二公主听到响声后,回头的瞬间,就惊骇的看到古伊菲出现在自己的身后,那只健康的右手不断的在眼睛里扩大,扩大,扩大!

  呼

  右手在抓住二公主衣服的瞬间,古伊菲加快速度,丝蓝色的光辉从手中窜出,宛如绳子样,直接将二公主绑了起来。

  突然被绑的二公主,无力控制脚下的御地,在御地的带领下,整个人冲出弯道,直接撞在了路灯上,然后摔到,眼睛不停的转圈圈,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古,你还真是乱来啊!”半空中,看到松气的古伊菲,苏尘笑着说道。

  刚才古伊菲使用的技巧是气爆,是种将空气压缩成极限后,利用轮子与地面摩擦的火花,然后将它点燃,让空气在瞬间爆炸,而她借助爆炸瞬间产生的推力,强行提升自己的速度。可惜的是,这种技巧很容易将御地摧毁。

  【怪不得她让自己找个好点的御地】

  哧

  来没来得及开口的古伊菲,就听到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个黑色的影子从远处接近,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更令她惊讶的是,影子的目标,是昏迷过去的二公主。

  速度很快,时机恰好。

  黑色影子的出现,是在古伊菲松口气的瞬间,那刻,古伊菲整个人呈现放松的状态,根本没有想到会有黄雀的出现,黑色影子在与她擦肩而过的刹那。

  古伊菲只是看着,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狂风拍打在古伊菲脸部的时候,影子的只手已经抓住了昏迷的二公主可可

  黑影的出现,目标是昏迷的可可,怔住的古伊菲,眼睁睁的看着黑影带着可可逃窜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啊!

  在黑影接触到二公主的时候,苏尘出手了,狂暴的风从四面八方席卷向抓住二公主的黑影,瞬间将她们的退路全部堵死。

  在狂暴风力的牵引下,黑影的风衣被吹的哗哗作响,她现在感觉自己能够站着,都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追逐   弯道的胜负4

  苏尘出手后的秒钟,古伊菲终于反应了过来,整个人立刻冲了过去,强行进入了风内的空间。

  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摇摇晃晃,随着风力不停的摇摆。

  轻轻的叹口气,苏尘从半空落到地面,右脚猛然跺。

  黄铯的光芒闪而逝,黑影和古伊菲身边的地面顿时摇晃起来,接着,个笼子从地面出现,将两个人困了起来。

  看到黑影已经被困了起来,苏尘挥挥手,直接将风力散去。

  在狂风内努力保持身形的两个人,不由松了口气。

  “你是什么人。”古伊菲看着穿着黑色风衣的女子,严肃的问道。

  “是大公主!”和女子见过面的苏尘提醒道。

  “你们认识?”

  “刚才见过次。”说完,苏尘将目光集中在了大公主的身上,“哟,你好!”

  “你好,炼金师。”大公主微微点头,神色丝毫没有惊慌的样子,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被抓住的事情。

  “大公主,我现在以扰乱都市学院交通安全罪将你逮捕。”见到正主在这里,古伊菲对着她如此说道。

  大公主眉头微蹙,但没有反抗。

  古伊菲见状,也不以为意,反而对着苏尘说道:“今天谢谢你的帮忙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又让她们跑掉了。”

  “炼金师!”这时,大公主突然出声了,苏尘听到她叫自己,不禁将疑惑的目光投过去。

  “你刚才见到我们最小的公主了吧。”

  苏尘微微点头,指了指身后,“刚才看到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快要到了。”

  “炼金师!”大公主隔着笼子看了苏尘眼,忽然说道:“炼金师,如果你可以放任我们三公主今天安全离开这里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件事情。”

  “任何件事情。”苏尘错愕的看着大公主,不由重复了遍。

  既然已经开了头,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害羞了,即使面对苏尘的疑问,大公主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而是点点头。

  “住嘴!”古伊菲大喝了起来,焦急的看着苏尘。

  “为什么?”大公主冷笑的看着古伊菲,冷冷的说道:“既然你可以请外援来抓我们,我当然有权利请外援放过我们的妹妹,她还小,不应该会为这样的事情,受到你们风纪委员会惨无人道的惩罚。”

  “任何人做错事情,都需要受到惩罚。”古伊菲据理相争,寸步不让的说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们最小的公主今年十五岁,还有年就要成丨人了,她理应为自己做错事情负责,而不是逃避。”

  追逐   弯道的胜负5

  “再说了,我们风纪委员会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施行过惨无人道的惩罚,这点,请你务必要弄清楚,不准随意侮辱我们风纪委员会。”

  这点,苏尘倒是承认,风纪委员会向公正,从来没有施行过什么惨无人道的惩罚。

  大公主冷笑,裂开的嘴角仿佛像是个无法愈合的伤口,带着令人心碎的哀伤。

  “从来没有施行过什么惨无人道的惩罚,说的真的很好听啊,那么,年前情人节的那件事情,不是你们风纪委员会做的吗?”

  讽刺的语气,愤恨的眼神,现在的大公主仿佛暴露了心底最深沉的悲哀,表情冷漠而具有强烈的攻击性。

  与之相反,在听到情人节事件的时候,古伊菲脸色瞬间苍白,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震撼,颤抖的嘴唇,却始终没有说出句话。

  这点,让苏尘感觉很奇怪。

  战败  公主的实力1

  年前的情人节事件,努力的想了想,苏尘发现那天,自己和晓韵姐在起度过,还收到了晓韵姐亲手做的巧克力。

  除了这些外,似乎并没有关注外面的事情。

  所以,两个人奇怪的表现,令苏尘有些摸不着头脑。

  “炼金师,你愿意答案我的请求吗?”没有理会古伊菲,大公主将话题又引了回来。

  “苏尘,不要答应他。”古伊菲再次焦急的说道。

  对着古伊菲点点头,苏尘又对着大公主说道:“对不起,我无法答应你”

  轻轻的褪去身上的黑色风衣,大公主缓缓褪去身上的衣服。

  “等等等”古伊菲感觉自己的脸蛋似乎快要烧了起来,大公主的大胆,令严肃的她除了恼怒外,还有就是惊人的羞意。

  在个陌生男子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这种事情,她是无论如何也绝对做不出来。

  转身,苏尘背对着大公主,没有再去看她眼,目光眺望着远方,幽幽说道:“穿上吧,我答应你了,她快要到了,你也不希望她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吧。”

  沉默了几秒钟后,大公主开始动手穿衣服,“谢谢!”

  古伊菲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阻拦。

  大公主的强势,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面对个如此为自己姐妹着想的姐姐,从感觉上讲,古伊菲很佩服大公主,佩服大公主可以做到这个份上。

  于是,场面呈现出种死寂的沉默。

  然后,打破沉默的,是三公主的来临。

  沉默,寂静的气氛,被到来的三公主所打破,梳着两条辫子的女孩子,带着的,是满脸的焦急。

  双脚微动,三公主很快就刹住身形,出现在几个人的眼前。

  “放开姐姐!”单手叉腰,团火焰凭空出现,燃烧在三公主的另只手上。

  灼热的温度令周围的空气发干,仿佛空气中的水分在瞬间被完全的蒸发了样。

  “你确定要这种做吗?”苏尘淡淡的问道,似笑非笑的看着气愤的快要失去理智的三公主,冷静的分析起来:“旦你攻击的话,就不是扰乱交通秩序这样简单的事情了,背负着攻击风纪委员会的名声,这种错误,也许会令你的学业生涯到此结束也说不定。”

  “放开我姐姐。”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起来,周围的空气变得更加的干燥,闷热而又难受,这就是三公主说表现出的决心。

  “你”

  “离开这里!”打断苏尘说话的声音,是大公主严厉的语气。

  战败  公主的实力2

  “姐姐”三公主震惊莫名,不敢置信的看着笼子内的大公主。“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离开这里呢,你放心,我马上就把你们救出来,他拦不住我的,我可以把你们救出来的,姐姐你相信我”

  “我叫你马上离开这里。”严厉的语气,凶狠的表情,大公主的眼神充满了关切,但却被层冷漠所覆盖。

  “不!我绝对不会离开!”不是笨蛋的三公主,很快就知道了大公主的意思,即使如此,三公主依旧坚定的说出了自己的誓言。

  “绝对绝对会把姐姐们救出来的。”

  单手挥,三公主锐利的眼神扫过苏尘,燃烧在右手的火球在无形力量牵引下,轰向苏尘。这个抓住了自己的姐姐,令自己无比厌恶的男子。

  同时,三公主冷漠而快速的念动着咒文,风元素飞快的从四面八方汇集在三公主的身边,道又道青色的风刃凭空出现在三公主的面前。

  单手挥,数十道风刃在三公主的指挥下,划出无数道直线,或者曲线弧线,铺天盖地般的冲了过去,刺耳而又凄厉的破空声几乎要震碎苏尘的耳膜。

  那种恐怖的声音,让人压根发酸。

  微微摇头,苏尘右手食指指向天空,猛然挥下!

  道狂风突然从天而降,轰击在苏尘的面前,铺天盖地的风刃在狂风的轰击下,宛如玻璃样破碎,散乱的风刃宛如世间最为锋利的刀子,割破了大地,周围五十米内的大地

  满目疮痍。

  纵横交错宛如刀痕样的痕迹,显出风刃的攻击性和毁灭性。

  【刚才那个,绝对不是风系魔法】

  三公主谨慎的判断着,击不中,并没有再次冒昧的再次出手。

  如此强大的狂风,魔力波动却弱小的可怜,所以三公主在瞬间想到的就是对方的职业。

  “你是炼金师!”凝重的看着苏尘,三公主冷漠的问道。

  “啊,我是炼金师。”苏尘点点头,补充道:“被自己的老师称为半调子的炼金师。”

  神色不变,三公主好奇的打量着苏尘,步跨出。

  仿佛穿越了空间,原本距离苏尘还有十几米长度的三公主,眨眼间就出现在苏尘的面前,拳轰出,拳头上带着浓烈的青色斗气。

  斗气?风之幻想

  都市学院七大斗气之,可操纵无形之风,威力强大的不可思议。练到战皇境界,可扶摇直上九万里,御风九天。

  啪!

  苏尘轻轻脚躲在地面,发出声脆响,堵墙突然从地面升起,阻挡在三公主和苏尘的面前,坚实的墙壁在这刻似乎无比的脆弱,根本无法阻挡三公主的击。

  战败  公主的实力3

  在庞大斗气的攻击下,轰然破碎,散乱的石块落在地面,溅起了大量的灰尘。

  可惜的是,苏尘却消失在了墙壁的后面。

  灰尘散去,三公主愕然的看着周围的空间,却始终没有发现苏尘的踪迹,仿佛他从来都没有出现样。

  警觉的看着周围,三公主几乎可以肯定,苏尘并没有逃走或者离开。

  因为她的心头,始终萦绕着股危机感,并没有随着苏尘的消失而消散,反而更加的变的严重起来。

  噼

  细小的微动,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明显。

  三公主心中惊,下意识看向发出声音的地面。

  周围十米内的大地,突然出现无数条不规则的裂痕,以自己的双脚为中心,不断的扩大,眨眼间,三公主架下的大地突然崩裂,化成块又块拳头大的碎石。

  “哎?”地面瞬间的崩裂,塌陷,令三公主感觉脚下空,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掉了下去。

  虽然惊愕无比,但股浓烈的风元素不断的从四面八方向三公主的脚下汇集,刹那间,三公主下坠的速度不由为之缓。

  吼

  震天动地的兽吼从地下响起,带着的,似乎拥有毁天灭地的实力,空气强烈的波动起来,无形的音波从地底直冲而上,强悍的威力直接将三公主聚集起来的风元素震散。

  “啊”

  惊呼声中,三公主被条从地下钻出的巨大无比的蟒蛇,直接吞了下去。

  丝丝

  伸出长长的蛇信,不断的发出嘶哑的声音。

  狰狞的面孔,暴虐的双眼,蟒蛇漆黑的鳞片在灯光下,更加的黝黑晃眼。

  在蟒蛇的头顶,苏尘懒懒的坐在上面。

  笼子内,古伊菲和大公主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蟒蛇,心底涌起巨大的骇浪。

  “这个是炼金生物”看着蟒蛇上的苏尘,古伊菲的声音充满了震骇。

  蟒蛇在苏尘的指挥下,乖乖的将头低了下来,庞大的身体紧贴着地面,慢慢的游动到笼子的面前。

  “求求你,炼金师大人,放了我妹妹,放了我妹妹”大公主猛然扑到笼子前面,不停的哀求着,泪水不停的顺着脸颊滑落。

  微笑着摆摆手,苏尘示意大公主不要着急,“放心吧,这个家伙的体内有空气,活人就算在里面呆上个星期,也不会死掉。”

  话虽如此,但看着蟒蛇的狰狞和凶残,应该没有人会想在它的体内呆上星期吧。

  战败  公主的实力4

  大公主听到苏尘的话,顿时放心下来,拭去眼角的泪水,恭声说道:“炼金师大人,请原谅我妹妹对你的冒犯,如果你想要发泄怒火的话,请发泄在我身上就好了,我是绝对不会反抗的。”

  【不会反抗,发泄,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是变态】

  怪怪的念头在苏尘的脑海闪而过,苏尘苦笑着,轻轻拍了拍蟒蛇的头顶。

  蟒蛇微微点头,接着身体开始蠕动,张开血盆大口,宛如炮弹样,直接将三公主从嘴巴里射出出来。

  然后,蟒蛇突然在古伊菲和大公主惊异的目光中,全身浮现出大大小小三十几个魔法阵,身体不断的缩小,然后变形,变成了个魔方,被苏尘随意扔回了自己的炼金师工房。

  此刻,三公主昏迷,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看着昏迷的三公主,苏尘不禁感叹道:“很厉害的个女孩子,居然选择了魔武双修这条道路。”

  刚才的战斗,令苏尘明白了三公主的实力。

  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魔武极壁的存在,魔法和斗气也不存在什么冲突,每个人都可以魔武双修。

  但是贪多嚼不烂。

  不管是斗气,还是魔法,浩如烟海,即使个人用尽生的时间去发掘,去修习,也不可能将他们完全的掌握,只能够在某领域有着特殊的成就。

  不过这样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

  两者兼得的话,更多的是事无成。

  但例外总是有的,这个世界,总是有些天才,他们是凡人所仰慕和崇拜的对象,可以将两者同时推向顶峰存在。

  现存的个叫做莫特的大魔导师,不但魔力过人,更是个战将级别的高手,他可是历经了残缺的世纪这场战斗后,存活下来的唯强者。

  今年六百十七岁。

  在这个平均年龄百五的时代,越强的人,寿命也就越长,大魔导师活几个世纪,也不是不可能的的事情。

  用科学的语言来讲,这就是进化!

  战斗  大公主逆袭1

  三公主的到来,起了必然的冲突,被打昏迷之后,苏尘的保证,让大公主放心了下来。

  “炼金师大人,感谢你的慈悲!”弯下腰,大公主诚恳的说道,这刻,她确实非常的感谢这个心善的炼金师。

  古伊菲言不发的走到大公主的身边,从身上掏出副手铐,这是副黑色的手铐,上面雕刻着怪异的五芒星魔法阵,数百个魔法文字围绕着魔法阵,仿佛众星捧月样。

  魔法阵还散发出淡淡的魔力波动,隐隐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封禁手铐,这是这幅手铐的名字,它说拥有的功能很简单,就是禁锢魔导师或者战将级别以下的人物的魔力和斗气,是风纪委员会独有的物品之,造价不菲。

  看着这副手铐,苏尘不禁轻轻的摇摇头,转过身子,背对着两个人。他本能的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画面。

  噗!

  闷响突现,苏尘心脏猛然跳了起来,股不详的预感瞬间笼罩全身,毫不停留的转身,就看到股青色的光芒,狠狠的砸在了土制的笼子上。

  这个囚笼虽然是土制的,但却经过了苏尘的强化,比起钢铁,也丝毫不逊色。但

  青色的光芒中,爆发出强大的劲道,直接将笼子崩碎,发出声轰然巨响,四处溅开的碎石子带着恐怖的破空声,到处飞舞,向四面八方散开。浓浓的灰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