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将笼子的周围完全笼罩,根本无法看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数十颗碎裂的石子朝着苏尘弹了过来,却在侵入苏尘五步的范围内,被股不明的力道接住,然后弹射回去。然后被股强大的力量轰击,化成粉末。

  当灰尘慢慢散开的时候,苏尘就发现古伊菲躺在地面,身体弯曲成团,面部因为痛楚,而不停的抽搐着。

  古伊菲的身边,站着的是宛如女王样,没有半点脆弱和委屈的大公主。仿佛先前的柔弱,只不过是镜花水月样。

  黑色的风衣随着微风起伏,大公主的嘴角不由弯起了丝难以言明的笑容,“你好啊,善良的炼金师大人。”

  “呀咧呀咧,被耍了呢?”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苏尘带着丝懊悔的语气说道,眼神有着气愤,也有些无奈。

  要是他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就可以直接找豆腐了。

  “炼金师大人很善良呢,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啊,说实在的,这样的人,我并不讨厌。”依旧是非常恭敬的语气,大公主却嘲讽的笑了起来,很邪恶的说道:“但是啊,这个世界,好人真的十分难以生存啊。”

  “呃你这是在诅咒我吗?”虽然是微笑着,但苏尘的声音却充满了无奈。

  战斗  大公主逆袭2

  “哪里,我只是实话实说了而已。”拍拍手,大公主用恳求的语气说道:“炼金师大人,我们来做笔生意如何,你将我妹妹还给我,我就将这位风纪委员会的大人给你。”

  苏尘无奈,看到古伊菲现在的样子,他也有些心疼。招招手,股微风从四面八方吹了过来,盘旋在三公主的身上,缓缓的将她抬起来,路向着大公主飞过去。

  “炼金师大人还真是关心这个人呢,居然这么爽快就同意了,难道你认为我就不会反悔吗?”

  虽然话是如此说着,但大公主却没有任何反悔意图,脚尖轻轻勾住古伊菲的身体,将她踢了过来。

  “你没事吧。”接着浑身脱力的古伊菲,苏尘关切的问道。

  “对不起,大意了。”古伊菲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懊恼,“我居然会相信敌人的眼泪,还真是十分的愚蠢啊。”

  “当然不是这样。”苏尘微笑着,轻轻的将古伊菲扶正,“你看,我不是也上当了吗?这不是我们愚蠢,而是大公主真的很聪明,很会演戏。”

  面对苏尘讽刺的话语,大公主只是微微笑,并没有反驳。

  浑身脱力的古伊菲根本就没有站立的力气,在苏尘的双手离开后,身体微微晃,就想着苏尘的方向倒了下去。

  蓦然,苏尘把推开怀里的古伊菲,将她推到在地。

  在古伊菲错愕的目光中,道青色的光芒轰击在苏尘的胸口,直接将苏尘轰飞出去。

  仿佛被辆高速行驶的客车狠狠地撞上了样,苏尘感觉自己的胸口传来股奇大无比的力道,而自己就如同个破娃娃样,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

  七晕八素的着地后,苏尘被着地的力道反弹起来,然后落地,在反弹

  如此反复了七八次后,苏尘终于停了下来,此刻,距离刚才的位置,足有近百米远。

  “炼金师大人,在战斗中卿卿我我的话,可是很容易丧命的哦。”

  说话,微笑着的大公主,不顾古伊菲愤怒的眼神,转身就扛起二公主和三公主,准备离开。她相信,刚才的击,足以让苏尘无法动弹,甚至昏迷过去。

  “呀咧呀咧,真是好疼啊。”出声,坐起,满身灰尘的苏尘缓缓喘息了几口,额头涌出血迹,瞬间苏尘的脸颊流了下来,滴落在地面。

  滴,两滴

  “不可能的,你怎么怎么”

  刚才的击,虽然杀不了苏尘,但足以将苏尘打晕过去,但现在的苏尘却完好无缺的站在了大公主的面前。

  战斗  大公主逆袭3

  “风之幻想,没有想到大公主居然也是个战士呢。”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荡起的灰尘,围绕在苏尘的身边,在明亮的灯光下,产生股朦胧的感觉。

  放下两个公主,大公主满脸复杂的说道:“明明昏过去就可以了,炼金师大人,为什么你还要站起来,明明只要装做昏迷的话,就不需要在受苦了,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今夜。”

  “谁知道呢,也许是我天性不喜欢放弃吧。”微笑的调侃着,苏尘的双脚再次缓缓的悬浮着,脱离了地面,“再说了,为什么你认为,受苦的,就定是我呢。”

  “我呀”

  伸出右手,股微风从四面八方汇集起来,缓缓在苏尘的面前形成了个青色的逆时针旋转的风球,青色的光芒,不停的闪现,缠绕在风球上。

  “可是很厉害的啊!!!”

  挥手,风球在苏尘的控制下,划出道直线,狠狠的砸向大公主。

  蕴涵着强大风力的风球,在脱离苏尘的右手上,就不停的扩大,扩大,扩大!

  在接近大公主的身边时,已经涨到了足球大小,正面砸下去。

  大公主微微摇头,身体仿佛失去了任何的重量,阵轻风吹过,居然直接安静大公主吹飞了起来,随风摇摆,身体以毫厘只差,避开了风球的攻击。

  攻击失效,但苏尘没有点失望的表情,隐隐间,还露出副很诡异的笑容。

  “那个风球”苏尘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顿时让大公主产生了种不详的预感。

  “会爆炸哦!”

  话音刚落,风球突然急速膨胀,从足球大小,转眼间胀大了五倍,然后轰然爆碎!

  股强风从爆炸的中心传开,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股无形的气浪席卷周围的切,首当其冲的大公主顿时就被风压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面。

  尴尬  女仆的武装1

  大公主突然发动了逆袭,苏尘谨慎的开始了的反击,战斗正式拉开了帷幕。

  轻轻的从地面站起来,大公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她的样子虽然有些狼狈,但脸色却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沮丧。或者说,这点程度的打击,根本无法让她沮丧。

  信心,来源于自身的实力。

  “炼金师大人,我很好奇。”刻意摆低了自己的姿态,大公主微笑着,带着丝好奇缓缓的问道:“刚才那个风球,不是魔法吧。”

  “嗯”点点头,苏尘伸出双手,两个风球顿时快速的形成。风球的周围,无数魔法咒文不停的围绕着风球飞舞,仿佛保护神样。

  不同的是,个顺时针旋转,个逆时针选择。

  接着,对恶魔的翅膀从模糊到清晰,出现在苏尘的背后,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魔法阵浮现在翅膀上面,同时运转着,发出青色的光芒。月光下,尤为迷人。

  炼金武装?隐风翼

  可操控风之元素,可大可小,

  制作者:苏尘

  “这个啊,可是件非常实用的东西哦,拥有它,我可以随意的控制风元素,上面的魔法阵有着各自的用途,可以使翅膀变大变小的,可以让翅膀隐形的,可以让翅膀转化模式的,可以让翅膀控制风元素的”

  口气说出了十几个魔法阵的用途,苏尘看着大公主惊愕的目光,脸上浮现出淡然的微笑,“你觉得怎么样,大公主阁下。”

  “很强大的东西。”面对这样的存在,大公主也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苏尘微微点头,承认了大公主的说法,低头看着手中的风球,突然做出了个令人出乎意料的动作,双手靠拢,缓缓让左右双手的两个风球融合。

  仿佛水||乳||交融样,没有任何的排斥,两个旋转方向不同的风球完美的融合在起。魔法咒文在瞬间停止了运动,而原本旋转的风球也禁止不动的漂浮在苏尘掌心的上方。

  这刻,空间仿佛都凝固了起来。

  “那个是什么。”有了前车之鉴,大公主非常的谨慎。

  “因为无聊,而研制出来的个招式,我称它为绝对禁止空间。”

  苏尘手腕翻,掌心向下,风球顿时掉落下去,然后撞击在地面,寂然不动!

  大公主瞬间退后,谨慎的看着寂静不动的风球,不停的猜测着它的作用,千万念头在心头闪现,配合着苏尘念出的名字,不停的推测着

  三分钟后,风球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大公主却不敢有丝毫的异动,空气中,种名为压抑的气氛,不停的蔓延着。

  尴尬  女仆的武装2

  眼睛眨不扎的盯着落在地面的风球,沉默而又压抑的气氛令大公主逐渐失去了耐心,眼神厉芒闪现,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大公主右手挥,风球仿佛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打击,顿时被隔空击飞了出去,飞向半空中的苏尘。

  啪!

  脆响现,飞向苏尘的风球受到了第二次打击,顿时加快了速度,眨眼间就飞入了苏尘的怀里。

  “呀咧呀咧,失败了啊。”抚摸着手中的风球,苏尘颇为无奈的感叹了起来。

  失败?

  大公主顿时感觉自己就想是傻子样,在苏尘的面前表演了场近乎弱智的行为,脸部不由闪过丝微红,第次以恼怒的目光扫视着苏尘。

  右手再次挥起,呼啸的破空声劈头盖脑的砸了过来。凌厉的风压将周围所有的空气笼罩了起来。

  苏尘单手推前,青色的风眨眼间汇集成堵墙,阻挡在苏尘的面前,即使在凌厉的攻击,碰到风墙后,也只有无功而返。

  斗技?天空步

  青色的斗气在脚底爆发,大公主瞬间冲上半空,黑色的风衣在狂风中猎猎作响,飘起的刘海下,双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战意。

  碰!

  包裹着斗气的拳头,狠狠的轰击在风墙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强烈的反震力顿时将大公主震飞出去。

  而风墙也在大公主强大力量的轰击下,宛如玻璃样,拍的声破碎了。

  恶魔的翅膀在半空中煽动,苏尘宛如流星样,散发着短暂,但却璀璨的光芒,追上了到飞出去的大公主。

  右手的五根指头上,各自缠绕着股尖锐的旋风,摩擦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声音,大公主毫不怀疑,那充满旋风的五根指头,可以轻易的穿透自己的身体。

  这刻,大公主不禁苦笑了起来。

  嘴角拉起丝微笑,苏尘忽然散去手指上的风力,啪的打了个响指,股旋风从天而降,轰击在大公主的身上。

  惊呼声,失去了托力的大公主顿时向着地面掉落下去。惊恐的眼神瞬间扫过苏尘的面孔。

  虽然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跳,但苏尘却丝毫没有怠慢,翅膀猛然在空气中拍,空气仿佛波纹样散开,刹那间,苏尘将速度提到了个极限,赶上了掉落的大公主,在她摔在地面的瞬间,将她接住,抱入了自己的怀里。

  斗气猛然爆发,直接将苏尘震开,大公主伺机反击。

  恶魔在翅膀在空中缓缓的拍打着,空气宛如像是水纹样,以翅膀为中心,不断的泛起涟漪,圈又圈。

  “接着!”为了结束尴尬的局面,苏尘伸出右手,从工房内拿出样东西扔给了大公主。

  尴尬  女仆的武装3

  反手接住苏尘扔过来的东西,大公主仔细的打量着。

  这是个白色的珠子,大约巴掌大,捏起来很柔软,非常的有手感。

  “输入斗气!”苏尘提示了声。

  感觉苏尘并不会害自己,大公主好奇的输入了青色的斗气,刹那间,白色的珠子就放射出千百道亮光,几乎将周围的切全部照亮。

  下意识,大公主就闭上眼睛,想要将手中的东西扔出去。

  可是,令大公主愕然的是,白色的珠子居然和大公主的掌心合为体,根本没有办法甩开它。

  宛如水银样,白色的珠子沿着大公主的手心,开始向上攀岩。

  手腕小臂脖子肩膀胸部,背部纤腰小腹,大腿,小腿,脚心

  件精美的女仆装套在了大公主的身上。

  黑色的主调,洁白层不染的围裙,黑色吊带棉质丝袜,蕾丝边的百褶裙。

  这是苏尘专门为方晓韵设计的女仆装。

  炼金武装?女仆战斗专用服装。

  悲剧  公主的眼泪1

  战斗的失利,意外突然的发生,苏尘不得不让大公主穿上了他专门为自己家女仆设计的衣服。

  但面对突如其来的女仆装,大公主

  “这是什么啊!”沉默三秒后,大公主大叫起来。脸上飞快的闪过丝绯红,有些恼怒的看着尴尬的苏尘。

  “如你所见,女仆装。”将头转到另边,苏尘做出了简短的说明,想了想,又加了句,“战斗专用的女仆装,和传说中的圣者战衣是同种设计。”

  圣者战衣,炼金术巅峰之的物品,被科技破解的绝响炼金物品,即使普通人穿上,也可以挑战高级战士的战衣,传闻虽然有些夸大,但确实可以提高使用者十倍战力。

  曾经专门为战皇设计的衣服,虽然无法将战皇战力提升十倍,但刚才穿上这件战衣的战皇,确实打遍天下无敌手,虽然最后他是被围攻而死的

  苏尘设计的女仆装,虽然采用的是同种设计,相同的方程式,但材料的缺乏,技术的不成熟,让他所设计出来的衣服有着定的瑕疵。

  “可惜的是,我所设计的这件衣服,只能够提升使用者三倍的战力。”带着脸的遗憾,苏尘犹自不满的说道。

  “三倍战力”大公主微微惊,复杂的看着不满的苏尘,瞬间陷入了沉思。

  市面上的圣者战衣很稀少,主要是这个所谓的炼金方程式过于复杂,即使破解,能够学会的,也是凤毛麟角,然后是材料的替换,按照机器流水线生产出来的的圣者战衣,只能够提升倍的战力。

  苏尘设计出来的衣服,居然可以提高三倍战力,已经是个很夸张的数字了。否则的话,大公主也不会如此惊讶了。

  隐隐约约,大公主也感觉到了苏尘的实力和强悍。

  从片面上讲,大公主已经知道了苏尘的炼金水平,绝对是高级炼金师,或者在其以上。所以面对这样强势的人物,大公主心里并不愿意和他硬碰硬。

  【看来应该和解了,这样下去的话,会弄巧成拙也说不定】

  带着丝不甘的念头,大公主开始组织语言,想象着该如何才能让苏尘不插手这件事情,这样的话,自己会安全的离开这里也说不定。

  “咳炼金师大人!”轻咳了声,将苏尘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大公主淡淡的问道:“炼金师大人,知道年前的情人节,发生的暴力事件吗?”

  “不,我并不知道。”苏尘看了古伊菲眼,否认道。

  【说起去年的情人节,晓韵姐做的巧克力还真是好吃呢】

  脑海闪烁着不符合时宜的念头,苏尘将目光放在了古伊菲的身上。

  悲剧  公主的眼泪2

  现在的古伊菲已经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听到情人节事件后,脸色极度的不自然,仿佛暗淡了许多。

  “果然”大公主微微笑,对于说服苏尘,又增加了几分把握。

  “风纪委员会号称是个正义的组织,学生们的举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旦有人犯错,必然会受到合理的惩罚,这个惩罚会公布出来,如果学生们觉得过重的话,还可以要求学生会插入此事,重新审理,制定合格的判断”

  苏尘微微点头,这件事情,他也知道,这种制定是都市学院建立起来的时候,就制定的,已经沿用了几百年了,许多人对于这个规定都很满意。

  “但是炼金师大人,你知道吗?这些只不过都是表面现象而已。”话音转,大公主鄙夷的看着古伊菲,双眼充满了不甘和难以压抑的怒火。

  “年前的情人节,有位学生对自己心爱的女孩表白了,这本来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当时的风纪委员会,却制造了个悲剧,个令人发指的悲剧。”

  听到这里,苏尘不禁好奇的看了古伊菲眼,却发现她的神色更加的黯然,几乎将头完全的埋进了胸部。

  “当时风纪委员会有个成员因为在情人节那天失恋,因怨生恨,恰好看到那对幸福的情侣起逛街,竟然以莫须有的罪名,将男学生打成了残废,重伤欲死。”

  锐利的眼神,掺杂着无比的痛恨,大公主的声音宛如支支利箭,箭又以箭的入古伊菲的胸口。

  那悲哀的神色,宛如对人世失去了任何的信心。

  接下来的事情,苏尘已经不需要知道了,大公主的意思,他也明白了。

  缓缓的摇摇头,苏尘想了想,说道:“即使这样,我也无法放你们离开,自己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自己来承担。”

  大公主微笑,语气却非常的冷淡,“我不认为,我会有承担的那天。”

  苏尘愕然,不解的看着大公主。

  “炼金师大人,你似乎以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那个风纪委员会的成员受到了惩罚,然后那对情侣得到了补偿吧。”

  “难道不是吗?”苏尘反问。

  “当然不是”肯定的摇摇头,大公主轻声的说道:“那对情侣分手了,原因不明。而那个打人的成员啊,现在却是风纪委员会的会长,站在都市学院学生们之上,最顶尖的存在。”

  苏尘简直难以置信,惊讶的看着大公主,“你是说公正之子夏子轩。”

  夏子轩,风纪委员会会长,被誉为整个学院最公正的男子,他从来不会感情用事,理智到变态的程度,每件事情,都会做出最合理公正的判断。

  悲剧  公主的眼泪3

  所以,得到了“公正之子”的称号。

  如果大?br/>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