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鲜血不停的流了出来,经过的地面,留下了红色的印记。

  碰!

  声剧烈的爆炸在苏尘的身边爆发,猝不及防之下,苏尘再次被炸飞出去。

  双手反射性的抱住头部,苏尘保护好头部的瞬间,身体撞击在地面之上,火辣辣的痛楚瞬间冲击着苏尘那根脆弱的神经,弹起后,短暂的飞行了半秒后,再次落下

  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和撞击地面的反震力,令苏尘苦不堪言,体内的五脏仿佛要破裂样,个又个的开始摆工。

  骨骼不堪负重的发出悲鸣,散架样的咯吱咯吱响了起来。

  块被爆炸带起的尖锐石子从苏尘的眼角划过,皮肤被尖锐的石子轻易的划开道伤口,涌出的鲜血立刻模糊了苏尘的视线

  模糊中,苏尘看到个人影飞快的想自己冲过来,然后,无尽的黑暗在瞬间将自己包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失去了任何的印象。

  元素爆炸的练武场内,在韩佳雅惊讶的目光中,女仆宛如闲庭散步样冲了进来,飞快的抱着苏尘离开,转眼间就出现在练武场的外围。

  速度之快,令韩佳雅瞪目结舌。

  颤抖的抚摸着苏尘身体上的伤痕,女仆好会平静下自己颤抖的心绪,原本温柔的眼睛此刻却神色复杂的看着韩佳雅。

  空荡的声音从女仆的嘴里发出,“韩小姐,这次的比试,就到这里吧,我先扶少爷回房休息了。”

  暴动  元素的潮汐3

  韩佳雅没有阻拦,只是木然的点点头。

  深夜,苏尘的房间。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入房间,淡淡的月光笼罩在苏尘的身上。

  浑身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苏尘静静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黑暗中,个人影走到月光之下,修长的小腿,纤细的腰部,寸寸的暴露在月光之下,美丽的脸庞带着丝心疼的愁容。

  是韩佳雅,苏尘的老师兼职未婚妻。

  “真是对不起啊!”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韩佳雅伸出手,抚摸着苏尘的脸部。

  “明明不想这样伤害你的,却又不得不伤害你”

  静寂的月光下,韩佳雅的到来,是否属于夜袭的标准。

  “明明不想这样伤害你的。但小鬼终究是要长大的,如果现在不吃亏的话,如果在真正的战斗中,你可能会死啊。”

  “老师我啊,现在只是想要让你成熟点,积累些与魔导师战斗的经验,这样的话,将来的你如果遇到魔导师,也许会活下来哦,就算是你现在怨恨老师,老师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满和怨言哦。”

  “毕竟老师我伤害了你啊。”

  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叙说着,韩佳雅美丽的双眸,已经充满了泪水,看着苏尘身上的伤痕,就感觉自己的心头阵阵的抽搐。

  虽然不是撕心裂肺,但绝对刻骨铭心。

  “其实,你不必这样担心?”月光,被个人影阻断,床的另边,温柔的声音响起。

  韩佳雅蓦然惊,抬头望去,入眼的,是个穿着女仆装的女子。

  “方小姐?”

  “是我,韩佳雅小姐。”女仆微笑着,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我明明伤害了你的少爷,你所看重的”韩佳雅不解的看着女仆,脸上的愁容依旧没有化开。

  “韩佳雅小姐。”刻意加重的声音打断了韩佳雅的话,女仆郑重的说道:“你只是你,无法代表少爷,也不能替少爷决定什么,更不能左右少爷的想法,少爷会不会讨厌你,是少爷才能够决定的事情,请不要胡思乱想。”

  脸色,突然挂起丝温柔的笑容,女仆继续说道:“更何况,你认为,温柔的少爷,会因为这点而讨厌你吗?”

  韩佳雅哑口无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确实,苏尘很温柔,即使她有着百般的缺点,不停的戏耍着苏尘,也没有见到苏尘对她大声发过火。

  “的确,是个温柔的笨蛋啊。”回想着已经发生的事情,韩佳雅也不禁笑了起来。

  暴动  元素的潮汐4

  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苏尘,韩佳雅再次与女仆对视了眼,忽然起身,离开了苏尘的房间内。

  在韩佳雅离开房间后,原本昏迷不醒的苏尘突然睁开眼睛,同时间,女仆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个魔法阵,将整个房间包围起来。

  “晓韵姐,我真的很温柔吗?”挂着莫名的苦笑,苏尘轻声问道。

  “恩,少爷很温柔哦。”

  “可是,个杀人犯有资格对别人温柔吗?”缓缓说出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苏尘面部表情突然变成无比的失落,其中似乎还掺杂着害怕?

  “晓韵姐,如果有天,其他人知道我是个杀人犯的话,会不会识破我的伪善和假装啊。”

  “假装和伪善吗?”伸手将苏尘抱入自己的怀中,女仆没有丝毫的犹豫,坚定无比的说道:“不是哦,少爷对别人的关心和爱护,不是什么假装和伪善,而是发自自己内心真正的意思啊,对别人温柔无比的少爷,怎么可能是那种虚伪的人呢。”

  “个杀人犯居然会对其他人温柔,这不是虚伪,又是什么?更何况,我杀的人,还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你说我这样的人啊,会不会下地狱呢?”

  又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被揭开,苏尘所背负的罪孽,似乎逐渐清晰起来。

  紧紧的抱着怀里的苏尘,女仆刻也没有离开,“如果少爷真的下地狱的话,我定会和你起去的哦,因为我们是同犯啊!”

  清晨,旭日初升。

  夜未睡的女仆和苏尘两个人,缓缓从拥抱的状态分开。

  “早上了呢,晓韵姐。”苏尘微笑着说道,昨夜的悲伤似乎已经不翼而飞。

  女仆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少爷,请快点洗漱,早餐的话,马上就准备好。”

  起床,出门,苏尘边回忆着刚才的感觉,边向着洗手间走去。

  突然,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速度之快,苏尘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黑影抱住,然后被攻击了。

  “早上好,主人,这是早安之吻。”艾利儿很乖巧的说道,即使面无表情。

  “啊嗯,早上好!”漠然的点点头,苏尘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快要升入天堂了。

  错步绕过艾利儿,苏尘快步走入了洗手间。

  分钟后,韩佳雅迈着大步错过洗手间,向着苏尘的房间走去。

  碰!

  狠狠脚踹开房门,韩佳雅大步跨了进去,“早上好,苏”

  “尘?”疑惑的看着空无人的房间,韩佳雅顿时愤怒了,“居然敢放我鸽子,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暴动  元素的潮汐5

  为自己寻找到莫名其妙的理由,韩佳雅气势汹汹的在别墅内寻找着苏尘的影子。

  “老师,早上好!”洗漱完毕后,苏尘走去了洗手间,就碰到了气势汹汹的韩佳雅。

  “为什么要放我鸽子?”

  “哈啊?”

  “问答无用,去地狱忏悔你的罪过吧。”双手燃烧起团炙热的火球,韩佳雅的头发无风自动,身上涌出惊人的魔力。

  大战触即发!

  “喂,等等,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苏尘大惊,昨夜明明很温柔的说,但今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伸手招,绝望盾牌顿时出现在苏尘的面前,挡住了飞射而来的火球,散去的火焰还没有来得及碰到墙壁和木板,就被股凭空而现的水色光芒包围,然后消逝在空中。

  温柔的女仆,迈着莲步从远处走到两个人的身边,“少爷,韩小姐,早餐已经坐好了,请移步餐厅吧。”

  “正好,我肚子也饿了。”爽快的散去手上的火球,韩佳雅边走边说,“大概就是这样吧,你放我鸽子的事情,找时间会向你讨回的。”

  “我什么时候放你鸽子了啊。”苏尘不甘的大吼了起来。

  “啰嗦啊,不要像小孩子样孩子气好不好,你是小学生吗。”不耐的瞪了苏尘样,韩佳雅转身离开。

  各位,小妖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另外,还有件事情请大家原谅。

  这几天,小妖有些忙碌,可能顾不上更新了,不过初五的时候,小妖绝对会恢复更新。

  希望大家原谅

  莫名其妙的差点被自己的老师烤熟,想不通原由的苏尘将这样现象归于了所谓的青春期躁动。

  但谁知道她那种和他人构造完全不样的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对了苏尘,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做吗?”早餐后,看着报纸的韩佳雅如此问道。

  “没有。”

  “那帮我买盒圣?草莓蛋糕回来吧,记住,是南区的11号街道的达派克蛋糕店的那个。”微眯着眼,韩佳雅淡淡的说道。

  “那个很有名的蛋糕店。”苏尘吃了惊,说道:“听说那个是限量的,天只卖百个啊。”

  “就是那个!”韩佳雅打了个响指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要我将天的时间全部花在排队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吗?”

  由于蛋糕限量的,所以每天天不亮就有人去那里排队,去晚了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买到。

  理所当然的点着头,韩佳雅快速的催促道:“快点出发吧,等着你的胜利凯旋哦。”

  暴动  元素的潮汐6

  “抱歉,请容许我拒绝。”苏尘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说道:“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做。”

  “我刚才已经问过你了,你不是说没有事情吗?”放下手中的报纸,韩佳雅的眼神闪烁着不耐烦和危险的光芒。

  “只是时忘记了而已,现在已经记起来了。”自顾自说的点着头,苏尘边嗯边说道:“我今天还要去图书馆百万\小!说,所以无法帮助你买东西了,所以,还是留到下次吧。”

  “哦!”语调微微往上提,韩佳雅嘴角向上弯起,“你确定你要去图书馆百万\小!说吗?也许老师会在你刚刚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放出个大型魔法,将你打坏也说不定呢。”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苏尘四肢僵硬,看着微笑中的韩佳雅。恍然间,似乎再次响起她昨天晚上那种可以融化冰山的笑容。

  轻叹口气,苏尘还是决定起身去买所谓的草莓蛋糕,不是因为她的威胁,而是因为昨天晚上韩佳雅那片刻的温柔。

  “那么,我出门了。”穿好衣服后,苏尘对着女仆说道。

  “真是啰嗦啊,快点行动,如果没有买到草莓蛋糕的话,我会杀了你也说不定哦。”双手推着苏尘的背部,将他推出外门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补充道:“对了,回来的时候,顺便给我买些龙舌酒。”

  说完,就将大门关闭。

  那瞬间,苏尘似乎看到了女仆微笑的目光。

  “不幸啊!”对着大门,苏尘如此感叹着。

  都市学院交通复杂,共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地区,每个地区的街道都是以数字来命名,这样来,无疑简化了不少的麻烦。

  乘坐着出租车来到南区11号街道的时候,豪华的达派克蛋糕店门口,已经排起了条大约有百米左右的长长巨龙。

  并且,长度还在不断的增加着。

  从车窗向外望去,苏尘不禁唉声叹气起来,这个,完全没有希望了啊。

  “客人,难道你也是来买圣?草莓蛋糕的吗?”开口的,是出租车的司机,个看似很健谈的中年人。

  “嗯!”漫不经心的应了声,苏尘开始编辑空手而归后,能够安全度过的理由。

  “那还真是来晚了呢。”司机大叔呵呵大笑了起来,说道:“想要买草莓蛋糕的话,就必须要在凌晨三点就开始排队,否则的话,是买不到的。”

  凌晨三点,那个时候苏尘还在睡梦中,怎么可能起的来啊。

  “不过少年你还真是走运啊。”转回头对着苏尘大笑,司机忽然很神秘的说道:“其实吧,我知道个秘密,个不排队,就可以买到草莓蛋糕的秘密。”

  暴动  元素的潮汐7

  眼睛蓦然亮,苏尘手下打量着这个司机。

  说实在的,苏尘对这个所谓的秘密敢兴趣了。

  出租车突然划出个弧度,然后转弯,驶进了条小道,在无人的小道内,左拐右拐,终于在个看似平凡的小道停了下来。

  指了指前面仅供人前进的道路,司机看着苏尘疑惑不解的目光,说道:“穿过这条小路,你就来到了达派克蛋糕店的后门,从那里进去的话,你就有可能抢先买到草莓蛋糕了。”

  原来是这样啊!苏尘豁然开朗,付钱后,下车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司机大喊道:“祝你好运,少年。”

  看着出租车离开后,苏尘快步穿过司机所指的小路,条狭长的通道出现在苏尘的面前,通道不宽,但却漂浮着层诱人的香味。

  这种香味,足以让人食欲大增。

  这刻,苏尘有些跳动的心静了下来,终于相信了司机的话。

  香味是从个铁门斜上方的个通风口传出来的,香香黏黏的,让人欲罢不能。

  叩叩叩

  “谁呀!”在苏尘敲门过后,个穿着围裙的男子打开了条细缝。

  “请问,这里是达派克蛋糕店吗?”苏尘轻声问道。

  铁门忽然被推开,浓郁的香味儿立刻扑鼻而来,男子上下打量了苏尘眼,微笑道:“你也是来买圣?草莓蛋糕的吧。”

  苏尘赶紧点点头,微笑着说道:“如果方便的话”

  “没问题!”男子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进来吧。”说着就率先走了进去。

  苏尘边跟在男子的后面,边听着男子的唠叨,“少年,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这里的,但你确实很走运,圣?草莓蛋糕到现在为止,只剩下三个了,如果你在来晚点的话,可能就白跑趟了。”

  听到男子这么说,苏尘确实有了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如果晚点的话,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啊】

  想到因为自己的失误,让韩佳雅借口在自己的家里发疯,苏尘就感应有些不寒而栗。

  几分钟后,男子拎着个包装好的盒子走了过来,“呀,少年,你还真是幸运到家了呢,就在刚才我给你开门的时候,又卖出了两个,现在我手里这个,可是最后个草莓蛋糕了呢。三千八百,谢谢惠顾。”

  “是是吗?”苏尘赶紧将钱放在了男子的手里。将蛋糕握在手里的时候,有了中安心的感觉。

  【看来这个男人说的不错,我还真是幸运到家了啊】

  “从后门离开吧。”男子将蛋糕放在苏尘的手里,微笑着说道:“如果你现在从正门出去的话,也许会被怨恨的人们夹攻成碎渣呢。”

  暴动  元素的潮汐8

  “请不要笑着说这么恐怖的话啊。”苏尘无力的感叹着,迈动步伐从后门走了出去。

  故意挑了个偏僻的出口,当苏尘回到街道上的时候,距离达派克蛋糕店足足有三百米的距离,看着那条长长的对龙,苏尘还是觉得很壮观。

  “发现苏尘!”蓦然,背后突然传来个女子的声音。

  苏尘心中惊,反射性的转回去,就看到学生会长尤莱雅单手指着自己,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

  “哟,真巧啊。”苏尘试着转移尤莱雅的注意力。

  “那是圣?草莓蛋糕吗?”指着苏尘手里的盒子,尤莱雅惊喜的叫了起来,“真是感谢呢,为我买这个东西,很幸苦吧。”

  边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尤莱雅边试图从苏尘的手里夺过草莓蛋糕。

  对战  大学生出场1

  面对尤莱雅的无厘头,苏尘很警戒的退后步,让开了尤莱雅的抢夺。

  击无果,尤莱雅停止了攻势,十分神气的说道:“这是会长命令,马上将草莓蛋糕交给我。”

  “你是笨蛋吗?”苏尘无奈的说道。

  “呜居然被苏尘教训了,我做人还真是失败啊。”满脸哀怨的蹲在地上,尤莱雅不停的划着圈圈。

  “给我正经点啊!”苏尘大吼道。呼出口气,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劳动会长大驾,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只是普通的购物,没有什么事情啊。”

  额头突然蹦出个十字路口,苏尘伸出自己的双手,不停的扯着尤莱雅的脸腮,变幻着各种形状,“还是把我当作傻瓜样对待吗?如果只是单纯的购物,为什么只有个人,以你的性格,这样不是太单调了吗。”

  “为什么!”拍开苏尘的双手,尤莱雅气呼呼的说道:“为什么我个人购物,就会显的很奇怪。有时候,我也想个人个人清净会”

  “回答我的问题。”看到苏尘惊讶的表情,尤莱雅不满的说道。“还有,你那脸意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让人很不爽啊。”

  “因为很意外啊。”苏尘微笑着说道,“每次看到尤莱雅的时候,你总是很活泼,刻也无法静下来,本来以为你很讨厌安静的,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果你感觉有些受伤的话,我道歉。”

  “接受你的道歉,把那个蛋糕给我的话。”尤莱雅指着蛋糕说道。

  【我是笨蛋啊,明明知道这家伙是得寸进尺的性格】

  如此想着,苏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如果在这里失去这个的话,绝对会被老师轰成渣。

  “哎难道你的道歉连块蛋糕都不值吗?”

  【无视吧,就这样无视她好了】

  苏尘边自我催眠,边向前走,快步和尤莱雅擦肩而过。

  至今为止,和她扯上关系,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点,苏尘已经亲身体验了无数次,如果将心得写出来的话,不必本字典薄。

  事实?br/>免费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