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必要的时候,进行武力压制。”

  “不,请不要误会,罗兰小姐,我并不是想要妨碍你的任务,我只是想要帮助你。”指着下面的海水,罗伊德大声的表达这自己的爱意,“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对你的爱是火热的,即使倾尽这片海水,也无法熄灭。”

  “哟,看到了吗,又是那个平民啊。”

  “真是的,罗兰同学只是帮助了他下,居然就这样纠缠这罗兰同学不放。”

  “真是个恶心的人呢,果然是个下贱的平民。”

  “为什么,老师也真是的,居然让这种人来参加交流赛。”

  “闭嘴,伊凡,你说过头了。”声严厉的喝声响起。

  “对不起,我失言了。”先前的声音诚惶诚恐的道歉。

  听到这样的声音,罗伊德并没有产生丝毫的动摇,任何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爱情是不分贵贱的,这点,他很清楚。

  虽然出身平民,但他从不自卑,要不然也不会成为代表魔法世界的尖子生,来参加这个盛大的交流赛。

  “罗兰同学,请务必相信我。”将手放在心口,罗伊德的声音不禁让罗兰苦恼起来,“我是在帮助你,只要我将依兰之剑带回来,你就可以从这种不公平的婚约中解脱出来了,到那个时候,你可以”

  “罗伊德同学。”罗兰加强语气,打断了他的话,不客气的告诫道:“请不要在发表这样的讲话,更加不要在干涉我的任务,否则的话”

  锵的声抽出长剑,剑尖直指罗伊德同学的鼻尖,“我会杀了你。”

  虽然在尊敬的老师面前谈论这些并不适合,但为了自己的家族,罗兰也做出了适当的警告。

  眼望去,正好看到罗伊德满脸的震惊,全身僵直,仿佛受到了重大的打击,几乎失去了语言的功能。

  【抱歉】

  偷偷的在心里加了句,罗兰对这自己的老师说道:“对不起,老师,我失态了。”

  “不要紧。”男子微微摆手,目光却直视上方,“他们来了。”

  罗兰抬头,两个黑点出现在她的视界内,并急速的变大。

  天空中,两个黑点急速下坠,从越来越快的趋势看来,比没有加上轻羽术,飞翔之翼之类的风系魔法。

  碰璞

  男女,以极快的速度从轮船左右两边落入海里,顿时溅起巨大的水花。

  “不会吧,他们想死吗?”

  “那两个人是谁啊,都市学院的人吗?”

  晚餐  破晓的圣光9

  “天啊,还真是壮观的欢迎呢。”

  吵杂的脚步和声音响起,甲板上顿时热闹了起来,十几个魔法世界交流生跻身在船栏边,向下望去。

  “喂,还活着吗?如果活着请说声,我们马上下去救你。”人群中,有人如此大喊起来。

  突然,两朵水花从海面升起,朵水花上,坐着个人。

  宛如艺术品样的水花将两个人送上轮船后,就轰然破碎,化成海水回归大海。

  好精密的炼金术。被称为老师的男子眼睛亮,不禁暗自赞叹了起来。

  “老师,如果下次想要自杀的话,请不要带上我。”屈指弹,体内的魔力发动,衣服上的水迹顿时宛如下雨样脱落,原本湿淋淋的衣服顿时变干。

  男子边抱怨着,边将女子衣服上的水迹去掉。

  “这不是很好吗?即锻炼胆量,又刺激,你还有什么怨言吗?”女子笑嘻嘻的说道,点也不顾及男子的哀求。

  “韩佳雅小姐,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这样的健康,真是太好了。”男子微笑的走出人群,对这女子说道。

  女子哦不,是韩佳雅,斜眼看着走出来的男子,疑惑的说道:“等等,让我想下,你是”

  说着,开始努力的思考了起来。

  顿时,男子的额头出现了几条黑线。

  “东方名,我的名字,韩佳雅小姐想起来了吗?”咬着牙,男子提醒道。

  “哦”韩佳雅顿时恍然,“原来是手下败将啊。”

  额头青筋跳动,东方名强压这怒气说道:“韩佳雅小姐,你弄错了,我们并没有交过手,所以,我也不是你的手下败将。”

  “原来是这样啊。”右拳击打在左掌上,发出声清脆的响声,“那么,你是谁呀。”

  “螺旋的风情,你不要太过分了。”东方名发出声怒吼,原本文雅的气质顿时消散。

  谁知,韩佳雅却轻蔑的看着他,“明明是个暴脾气,偏偏装什么文雅,你还是这样的虚伪啊,冰火的杀戮者。”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哪还真是我的荣幸。”微微笑,顿时将刚才的火气完全的驱散。

  “所以我才这样讨厌你啊,这个虚伪的家伙。”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韩佳雅喃喃道:“真是的,如果知道你是这次交流赛的带领人,我肯定不会来迎接你这样的家伙。”

  看着韩佳雅有着爆发的趋势,苏尘不禁苦恼的摇摇头,说道:“老师,你的话有些过了,我们是代表都市学院来迎接各位的,不是来吵架的。”

  “你是在贬低我吗?”韩佳雅顿时扭头,以危险的目光注视这苏尘。

  晚餐  破晓的圣光10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苏尘心平气和的说道。

  紧紧的盯着苏尘,过了会后,韩佳雅才丧气的说道:“算了,这件事情,回去在跟你算帐。”

  说完,转身对着轮船上的人行礼,优雅的说道:“都市学院代表,级教师韩佳雅带领自己的学生苏尘,欢迎各位的到来。”

  “你是苏尘!”个惊异的声音响起。

  “你是苏尘!”个愤怒的声音响起。

  异变  涂鸦的黑线1

  正午的时候,韩佳雅带领着苏尘前来迎接来参加交流赛的魔法世界的学生们,短暂的自我简绍后,苏尘的名字却因此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英气的女子上前走出几步,站在了苏尘的面前,“你好,苏尘同学,吾名罗兰,罗兰?卡斯。”

  苏尘看着自我简绍的女子,嘴角弯起丝了然的笑意,“原来是卡斯家族的人呢,这么说,你就是来取回依兰之剑的人了。”

  “是是的,不知道苏尘同学可否可否将”想到即将要拿出属于家族的荣耀,即使罗兰也无法冷静下来,颤抖着声音暴露了她是如何的激动。

  “可以啊。”伸出手,面前的空间顿时扭曲起来,刹那间,苏尘就和自己的工房建立了联系。

  虽然命运王座方圆百里的海域并没有元素的存在,但并不妨碍苏尘使用炼金术。

  “呐,给你!”仿佛仍垃圾样,将把剑仍了过去。

  罗兰的心脏在接住长剑的时候,差点激动的跳了出来,右手握住剑柄的瞬间,种奇妙的交融感蔓延上罗兰的心头,仿佛这把剑,已经成为了自己身体不可分割的部分。

  【是的,是的,这绝对是依兰之剑!】

  在出发之前,家族就已经将依兰之剑的特征全部告诉了罗兰,在握住剑柄的刹那,罗兰就下意识肯定,手中的这把剑,的确是依兰之剑。

  “苏尘同学,十分感谢,这把剑确实是”满怀感激的望着眼前是少年,想到家族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莫名的情绪涌上罗兰的心头,眼眶在瞬间快速的湿润了起来。

  【也许,嫁给他是个不错的选择】

  莫名其妙的想法出现,让罗兰的脸色闪过丝罕见的红晕。

  “苏尘同学是吧。”人群中,再次走出个魔法师,满脸憎恨的看着苏尘。

  “呃请问你是?”苏尘疑惑的看着这个魔法师。

  “罗伊德,你的敌人。”说着,魔法师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个吊坠,输入魔力后,把巨大的镰刀出现在他的手上,浓重的死亡气息蔓延开来,在魔法师周围三米的空间,形成个巨大的骷髅背影。

  “现在,就由我来击败你吧,可恶的家伙。”

  说完,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划向苏尘,尖锐的破空声几乎震破所有人的耳膜,而苏尘仿佛像傻子样,站在原地动不动。

  锵!

  金属交击的声音响起,把闪烁着白色斗气的长剑挡开了巨大的镰刀,依兰之剑在手的罗兰,愤怒的盯着魔法师,“罗伊德,如果你向苏尘同学下手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痛苦

  异变  涂鸦的黑线2

  无尽的痛苦

  仿佛全身被放入了灼热的火焰中样,在那把镰刀出现的瞬间,苏尘将陷入了种迷茫的状态,全身仿佛都不在状态,僵硬绷直。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响起,苏尘捂着自己的右眼,仿佛无法承受剧烈的痛楚,不禁弯下腰。

  “苏尘,喂,你没事吧,苏尘”从来未见过苏尘如此失态的韩佳雅,顿时陷入了慌张当中,双美目充满了冷意,这是杀意和愤怒的混合体。

  “你对苏尘做了什么。”直视着罗伊德,韩佳雅如此问道。

  “不,我什么都没有做!”罗伊德口否认,看着弯下腰的苏尘,丝毫不掩饰他眼中的轻蔑,“也许是因为害怕,吓傻了也说不定,这样的人,哼哼”

  痛楚,还在不停的增加,仿佛没有止境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和那个镰刀有关吗】

  【那是什么东西,好痛苦真的好痛楚】

  狼狈的爬在冰冷的甲板上,苏尘的右眼仿佛被股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捏碎,然后在瞬间恢复,之后再次捏碎,恢复

  这种难以忍受的痛楚,在秒钟之内,几乎重复了上百次,并且痛苦还在不停的加剧。

  这种残忍,常人所无法忍受的痛楚,在瞬间加载在苏尘的身上,让他忍不住痛楚的哀嚎了起来。

  “苏尘,回答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怎么了,回答我啊!”

  耳边清晰的传来韩佳雅的声音,苏尘却无法做出任何的回应,光是忍受这份痛楚,就让苏尘几乎费劲了全部的精力。

  努力,努力,在努力

  扭过头,苏尘的嘴角不停的抽动着,对着韩佳雅扯出个极度难看的笑容。

  蓦然,痛楚在瞬间宛如负伤野兽最后的绝望怒吼,又如绝地反击,增加百倍不止。

  双眼翻,苏尘顿时幸福的昏了过去。

  再次苏醒的时候,苏尘发现自己躺在间豪华的房间内,身上柔软的大床传来的舒适感伴随着轻微的摇晃,让苏尘可以肯定,自己所在的是船舱内。

  房间装饰的典雅而又精致,苏尘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见过这种风格的房间,简约却不失轻快,有种女孩子的感觉。

  这应该是个女孩子的房间吧。

  不管怎么说,轮船的速度比不上飞机,想要立刻回到都市学院显然是不可能的时间。

  【那个到底是什么】

  回忆起自己昏迷前看到的景象,苏尘不禁疑惑了起来,右手不自觉的放在了自己的右眼上。“真的好痛楚啊,那个感觉。”

  异变  涂鸦的黑线3

  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苏尘不由下意识的想要避开那副画面,那种痛楚千万不要在出现了,那种惨无人道宛如千刀万剐样的

  软软的触感从右手传来,预想中的痛楚并没有降临,苏尘不禁放松了口气。

  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苏尘赶紧下床,走到了张桌子前,伸手拿起了上面的镜子。

  没有任何的异样,自己的右眼和平常样,很普通也很大众

  呼

  苏尘彻底的放松了下来,痛痛快快的呼出口气,整个人呈现出空灵的状态。

  “这是什么”

  仿佛叹息般喃喃着,苏尘呻吟了起来,就在自己放松的刹那,房间突然出现了无数的涂鸦,就像是恶劣的小孩子,在房间内画满了黑线样,镜子上床上桌子上地板上墙壁上

  到处都是这样恶劣的涂鸦黑线。

  刚才明明没有看到的,刚才明明没有这些涂鸦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踉跄的退后了步,苏尘靠在了桌子上,双手按在桌子上,支撑着自己的重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尘疯狂的拿起镜子,却发现自己的右眼已经变了,变的漆黑深邃,比夜幕的天空还要黑暗,比任何黑暗还深沉,犹如智者样,可以看清楚世界的切。

  手指不自觉紧紧的握了起来,拇指轻飘飘的插入了镜子上的黑线,将完整的镜子分为二。

  伤口很平滑,仿佛用刀切过样,根本就不像是手指弄出来的。

  【这是我弄出来啊】

  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切,苏尘怔怔的看着镜子的伤口,言不发。

  嘎吱!

  门被推开了,韩佳雅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啊苏尘,你已经醒了啊。”

  苏尘猛然惊醒,抬头望去,正好看到韩佳雅想自己走了过来,她的身上和其他的地方样,有着几条黑线。

  仿佛如同坏掉的洋娃娃样,苏尘相信,只需要轻轻的击,自己就可以将她彻底击碎。

  拍!

  狠狠的拍掉苏尘伸过来来的手,韩佳雅愤怒的笑道:“刚醒来就耍流氓,看来你很健康呢,真是的,白担心你这个家伙了。”

  身体猛然阵,苏尘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惊恐的看着韩佳雅。

  【刚才,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要杀了她吗】

  【太反常了,自己怎么会拥有这样危险的想法,居然想要杀掉老师】

  “苏尘,你到底怎么了。”韩佳雅眉头微皱,看到那双惊恐的眼神,不由关切的问道。

  异变  涂鸦的黑线4

  “呃不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收回自己的目光,苏尘强迫的将视线放在地面,低沉的说道:“只是有些昏沉而已,真的没有大碍”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韩佳雅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快点,你已经昏迷了好几个小时了,晚餐就要开始了,我们还要等着欢迎那些小孩子呢,尤其是不乖的小孩子。”

  眼神闪过丝奇怪的笑意,韩佳雅神色冰冷下来,刚才的苏尘绝对不对劲,但他不说,自己也不可能知道,也许切的源头,在那个魔法师身上也说不定呢。

  想到这里,韩佳雅的眼神也冷了下来,宛如万年的寒冰。

  餐厅在轮船的第三层,布置的极为奢华,大约百平米的地方,放着几张长方形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

  用价值千金来说,点也不过分。

  但对于这些生下来就生活在豪门的天之骄子来说,却在正常不过。

  穿着蕾丝边,主调为红色的低领晚礼服进入餐厅的韩佳雅,顿时吸引了所有天之骄子们的注意,传说中的威名,再加上惊人的美貌,这些足以将韩佳雅推为今夜的最为璀璨的明珠。

  从个侍者的盘里拿上杯价格不菲的红酒,韩佳雅轻捏着手里的高脚杯,目光不动声色的扫过整个餐厅,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时,才举杯微微示意。

  “真是太漂亮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螺旋风情吗?果然是个美人呢。”

  “真的呢,太棒了,简直犹如艺术样。”

  周围的窃窃私语不停的传进自己的耳朵,韩佳雅嘴角不由自主弯了起来,不过想到自己家里还有几个和自己不相上下的美女,好心情顿时不翼而飞。

  【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来参加这个宴会的】

  如此安慰了自己次后,韩佳雅将目光锁定在了个魔法师的身上,刚刚迈动步伐,个身影就阻挡在自己的面前。

  “韩佳雅小姐,请问苏尘同学醒了吗?”来人似乎鼓足了勇气,说出这句话后,全身都放松了下来,仿佛做出了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样。

  “哦,原来是罗兰小姐啊。”漫不经心的点点头,韩佳雅说道:“已经醒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儿就会来到这里用餐了,如果想要道谢的话,趁那个时候就可以了。”

  “十分感谢你的提醒。”罗兰衷心的感谢着,弯腰行礼。

  “哪里。”轻轻的向前迈出步,避开罗兰的礼节,韩佳雅微笑着说道:“这是身为妻子应该做的事情,你不需要在意。”

  异变  涂鸦的黑线5

  “妻妻子!”罗兰坚毅美丽的面孔顿时浮现出惊愕的表情,不可置信的大声叫了起来,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难道你没有听说吗?苏尘是我的未婚夫哦。”

  现在科技很发达,都市学院又是两个世界超然的存在,韩父发的传单几乎传遍了都市学院每个角落,这样大的事情,即使传到魔法世界也不为过。

  尤其是罗兰这样拥有着自己优秀的情报网的大家族。

  “是的,我知道韩佳雅小姐已经订婚,但却不知道韩佳雅小姐的未婚夫居然是苏尘同学,请见谅。”

  “苏尘,那个被吓傻了的废物。”名叫罗伊德的魔法师带着不屑的微笑,缓缓走到罗兰的面前,高兴的说道:“罗兰同学,现在你不需要在嫁给那个废物了,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拒绝那个废物了。”

  “罗伊德同学。”罗兰近乎恼怒的看着魔法师,说道:“你这样说太失礼了,请马上道歉。”

  虽然她也不怎么满意苏尘的表现,但苏尘毕竟是家族的恩人,怎么可能这样被人侮辱。

  “哈,为什么我要向那个废物道歉啊。”罗伊德满脸嫉妒的说道。

  “你”

  碰!

  仿佛什么破裂了样,发出刺耳的响声,打断了罗兰的话。

  韩佳雅依旧微笑着,手里的高脚杯已经彻底的破碎,但杯中的红酒仿佛被股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