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为自己加油,心情有些愕然,不过女子身边的男子,七海却非常的熟悉。

  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你,在看哪里啊。”七海的对手发出连窜的冷笑,身形晃动之间,已经出现在七海的身边,火色的斗气宛如锐利的箭矢,破开空气时发出的尖啸令人心颤。

  碰!

  反手挡,蓝色的斗气和火色的斗气接触的瞬间,发出声闷响,两个人同时被震飞出去。

  斗技?瞬动

  斗技?龙吟手

  站稳的瞬间,两种斗技同时发动,七海仿佛跨越了空间,眨眼间出现在对手的面前,声清越的水龙吟混合在破空声中,击中了对手的右肩。

  出名  八云的烦恼9

  噗的闷响过后,对手被干净利索的击飞出去,沿着地面翻滚了十几次后才停了下来。

  英俊的面孔已经有些苍白,右手臂片酥麻,根本无法用力。

  “真是丢脸啊,我们的战士。”魔法世界交流生的休息场地内,个男子不屑的说道。

  “不!”罗兰否认了这种说法,严肃的说道:“很明显,那个女子很强,不论是战斗的意识,还是掌握的节奏,都不是彼得可以匹敌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东方名扭回头说道。

  “是个不错的对手。”看着演武台上大发神威的七海,罗兰充满战意的说道。

  斗技?十三连击

  俯身,发射,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快的不可思议。

  七海在冲到对手面前的刹那,停步,挥拳。

  非常漂亮的连续技,她的对手就如同个不会动的木桩,瞬间吸纳了七海所有的攻击。

  肩头胸口脸部腹部

  拳头,手掌,膝盖,手肘

  七海的全身仿佛化为无坚不摧的利器,疯狂的攻击在对手的身上,没有丝毫的留情。

  斗技?寸劲

  短暂距离的爆发,强横的斗气配合肉体的力量,对手根本无法阻挡的飞了出去,带着去不回的气势。

  “各位观众,你们看到了吗?真是华丽的技巧啊,七海同学连续的攻击,已经让我们可怜的彼得同学无法站了起来,让我们起倒计时吧,十九八”

  解说员开始倒计时,有效的调动着场内的气氛。

  对于这点,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奇怪。

  事实上,交流赛举行了这么多届,胜利的几乎都是都市学院,魔法世界的交流生们胜利的几率不足百分之十。

  不过,在历史的长河中,魔法世界大获全胜的记录不是没有,也有过三次。

  但仅仅是三次。

  “去将彼得抬下来吧。”看到裁判已经判定了七海的胜利,东方名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

  “老师,请不要叹气,明天的比赛,我定会取得荣耀归来。”活动着手脚,名魔法师大声的说道。

  “真是遗憾啊。”罗兰转身,对着魔法师说道:“你的对手是王飞扬,那个拥有着破晓的圣光美誉的男子。”

  “是这样啊。”魔法师脸色变,微微退后了步。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软弱,魔法师急忙慷慨激昂的说道:“放心吧,即使无法取得荣耀归来,吾依旧会光荣的战死在台上,以维护我们学院的威名。”

  这样说,东方名叹息更胜。

  交流赛共交流的六项比赛。

  出名  八云的烦恼10

  分别为武斗魔法炼金术召唤术治疗术骑战

  每天举行项。来验证学生们是否在进步。

  每项战斗,出场的人数规定为五个,直到方的人员耗尽为止。

  七海是第二顺位出场的,现在已经轰飞了两个对手。距离耗尽对方的人员,还有两个。

  这点,是苏尘找到红莲的时候,她给苏尘解释的。

  晚会  依兰的酒品1

  如同照本宣科,没有丝的悬念,七海以绝对强悍的姿态,将剩余的选手完全轰杀,结束了第天的比赛。

  武斗赛,胜利者,都市学院。

  轰然整天的欢呼声中,七海缓缓的退出了演武台。

  “恭喜你了,七海酱。”跑过去把就将七海抱住,八云兴奋的磨蹭着七海的脸蛋。

  “请问,你是”

  “我啊,是我啊。”轻声在七海的身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顿时洗去了七海的疑心。

  七海微微点头,歪着头问道:“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眉头挑,八云指了指不远处的苏尘,“呐,就是那个家伙发明的个道具,才让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是苏尘啊。”七海有些恍然了。

  这时,苏尘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恭喜了,取得了胜利,七海。”

  “没什么好恭喜的,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已。”七海如此说道。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藐视你的对手吗】

  绕绕头,苏尘抛出了另个话题,“需要庆祝吗?红姐姐说你今天取得了胜利,想要彻夜狂欢,为你庆祝下。”

  “不错的主意呢。”八云眼睛亮,赞叹的说道。

  七海想了想,点点头,“如果是老师的要求”

  被红莲狠狠的调教翻的七海,称她为老师,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回家的路上,经过众人的提议后,大肆采购了些别墅内没有的东西后,行人高高兴兴的回到了豪华的别墅内。

  经过下午的忙碌,在夕阳最后道金色的光辉消逝在天际的时候,别墅旁边的花园前,道火光亮了起来,宛如夜晚的的启示,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那么,为了七海的胜利,干杯~!”举起手中的酒杯,韩佳雅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庆祝会正式开始。

  女仆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站在烧烤炉前,只不过身上多出了件围裙而已。

  于此,数个酒杯在空中交错,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呼~”幸福的打了个酒嗝,韩佳雅再次为自己满上了杯。

  苏尘此刻严重的怀疑,韩佳雅今天之所以这样高兴,并不是因为七海取得了胜利,而是喝道了龙烈酒。

  这种天蓝色的液体,香醇可口,喝下去之后,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和那种大众货的龙舌酒不同,价格的差距,是万倍不止。

  龙烈酒可是龙族亲自酿造的美酒,是用龙王秘法才能够酿造出的极品,整个龙族可以酿造这种酒的,只有龙王而已。

  晚会  依兰的酒品2

  所以,昂贵也是理所当然的。

  总之,这种酒的价格,可以让很多的贵族在瞬间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个穷人罢了。

  即使以韩佳雅的奢侈,想要喝道这种酒,也要考虑自己的腰包。

  不过,显然苏尘并不在此列,龙王们为了搞好关系,每年都会送出些龙烈酒,人选中,都市学院的理事长自然在此列。

  今天下午,当韩佳雅看到苏尘家里酒库里面的十三桶龙烈酒的时候,几乎兴奋的昏过去,对于个酒鬼来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也就是这样了。

  “主人,要烤龙翅吗?”女仆将考好的翅膀放在了苏尘的面前。

  所谓的龙翅,只不过是地下龙的已经退化的翅膀而已,这种血脉稀薄,无法翱翔天空的龙,是不会被那些高傲的龙族承认的。

  所以,龙族默许了人类征讨这样的伪龙。

  和想象的样,地下龙的翅膀退后,但味道鲜美,质地可口,口咬下去,肉汁飞溅,在苏尘的嘴巴留下了几滴瑕疵。

  “请不要动,少爷。”女仆俯下升起,伸出舌头,轻轻的舔掉苏尘嘴边的几滴液体,然后用手纸拭擦干净。

  “噢噢,这就是吾等追求的终极生活啊。”卸下面具的八云举着串烤龙肉,大声的欢呼起来,“后宫女仆和宴会,真是幸福的人生啊,你说不是吗,吾友。”

  “闭闭闭闭嘴!”苏尘满脸通红的说道。

  “哦,是这样啊。”轻轻的转到苏尘的前面,红莲有些懊恼的说道,“既然这样,不如就让姐姐来喂你吧。”

  说着,轻轻撕下块肉,送到了苏尘的嘴边。

  “很好,就是这样,少年啊,不用客气哦,连肉带人起吃下去吧。”八云呵呵的大笑着。

  “你是怪大叔吗?”七海忍不住开始训斥自己的好友。

  另边,苏尘还没有走几步,就被韩佳雅拦住了去路,把将酒杯塞进苏尘的怀里,韩佳雅做出个碰杯的姿势。

  “来,陪我好好的喝回。”

  “不,老师,你已经醉了,不能够在喝了。”苏尘断然拒绝了。

  龙烈酒既然有个烈字,足以说明它的酒精度很高,尤其是用龙王秘法酿造出来的,这种已经超越了人类限度的美酒,每次喝的时候,必须用清水兑换。

  否则,以人类之身,根本无法抵抗这种美酒。

  曾经有个人只不过是添了口原装的龙烈酒,就醉倒了整整个星期。

  即使用了清水兑换,龙烈酒的度数已经很高,现在的韩佳雅两腮通红,脸色迷离,显然已经进入了迷糊的阶段。

  晚会  依兰的酒品3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啊,这样的你,还算是我的未婚夫吗?”眉头微挑,韩佳雅鄙夷的看着苏尘。

  “如果不是这样关系的话,你醉死了我也不会管你。”苏尘自暴自弃的说道。

  “哼!”从鼻子里发出个音节,韩佳雅飘然而去。

  留下苏尘个人苦笑不止。

  环顾周,看到韩佳雅向着依兰走去,苏尘不由大吃惊,赶紧追了上去。

  “老师,红姐姐邀请你和她干杯,请快点去吧。”苏尘把指着已经醉呼呼的红莲,脸不红,气不喘的撒了个小谎。

  看到韩佳雅摇摇晃晃的走向红莲,苏尘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对着依兰笑了起来。

  从开始,依兰就没有打算参加这种庆祝会,她站的地方,是庆祝会的边缘,最好的警戒点。

  虽然苏尘并不认为有什么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自己的家里,但对于依兰这种另类的关心,还是非常的感动。

  “幸苦了。”看着月光下的依兰,苏尘轻声说道。

  “大人严重了,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依兰恭声说道。

  月光下,依兰虽然穿着声的便装,但眼神却凌厉无比的扫视着周围,只有看到苏尘的时候,眼神中的凌厉才会软化下来。

  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衣装,犹如梦中美丽的存在,没有丝人间的污秽。

  气氛沉默了,时间苏尘呆呆的望着眼前美丽的女子,那银色的光华照射在依兰的身上,白皙的皮肤和朦胧的美感,令苏尘迷醉。

  “大人,怎么了。”

  “啊,不,呃,要喝吗?”苏尘感觉自己就如同被当场抓住的小偷样,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跳动了起来,赶紧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去。

  “这个在执行任务中,喝酒是违反军令的。”依兰有些迟疑的说道。

  “可是现在不是执行任务中哦,只是个单纯的庆祝会而已。”

  “那么,我可以吗?”小心翼翼的问道。

  “请!”

  接过酒杯,依兰轻轻的抿了几口,顿时赞叹道:“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龙王的龙烈酒,精灵的千醉蜜,矮人的火锅炉是世界三大美酒,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接着,就将杯中的美酒喝的干二净。

  在苏尘的注目中,依兰的脸色徒然红润了起来,犹如先前缠着苏尘的红莲样。

  阵不详的预感,笼罩着苏尘的全身。

  【该不会杯就醉了吧,不不可能吧,在怎么说,依兰也是个圣骑士啊】

  “太散漫了。”突然,随手将酒杯扔掉,依兰严肃的看着苏尘,嘴里却毫不留情的训斥道:“大人,你真是太散漫了。”

  晚会  依兰的酒品4

  “呃?”

  “不论做什么事情,大人总是听之任之,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主见,每天活着没有个明确的目的,抱着过天是天的想法,这样的态度请恕我无法认同,所以,大人,请你下定决心改变吧,只要大人”

  苏尘目瞪口呆的看着滔滔不绝的依兰,突然感觉大脑阵发晕。

  【没有人告诉我,依兰的酒量居然差到了这种程度吧】

  【醉酒后的依兰,居然喜欢训人,不愧是曾经的圣骑士啊,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爱好呢】

  “大人,为什么要发呆,难道你在不满吗?”依兰皱眉问道。

  “不,我只是”

  “大人,请不要像糊弄小孩子样糊弄我,我可是圣骑士,个”

  从来没有想到,依兰的酒品会差成这个样子,而且发起酒疯的依兰格外的威风,苏尘被老老实实的训斥了顿。

  从人品到生活,从态度到性格,从吃相到穿着,简直就是体无完肤。

  这场别开生面的批斗会,直到半个小时后,女仆看不过去,苏尘才从地狱中解放了出来。

  “晓韵姐,确认最高事项,从今天起,不准依兰再接触滴酒。”这是被解放的苏尘,对女仆说的第句话。

  庆祝会的主角是七海,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可惜的是,苏尘大出风头,完全抢夺了七海的位置,这点颇让苏尘感到尴尬。

  好在,关于这点,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这多多少少让苏尘有些安心。

  于是在欢呼和发疯中,庆祝会直举行到凌晨点的时候,闭幕了。

  然后,队伍在龙烈酒的狙击下,全灭!

  第二天,但苏尘迷迷糊糊从昏睡着醒过来时,宿醉的头痛直缠绕着他。

  昨天夜晚,七海在被众人灌醉之后,苏尘就成为了下个目标,经过了八云的穿针引线,苏尘毫无疑问的败下阵来。

  痛快的醉了过去。

  “呃”微微痛苦的呻吟了声,苏尘勉力睁开眼,印入视界的,是碗醒酒汤。

  不用说,这肯定是女仆为自己准备的。

  瞬间,苏尘不由微笑了起来。

  解决醒酒汤后,苏尘的精神不由微微震,头痛在时间减轻了不少。

  经过简单的洗漱后,苏尘在楼下意外的看到了两个不速之客。

  韩佳雅的父亲和母亲。

  “伯父,伯母。”想了半天,苏尘总算是确定了对两个人的称呼。

  “真是不错的别墅啊,原本以为你只不过是个穷小子,今天到来,却显得我们有些寒酸了。”韩父依旧很爽朗,或者说很直接。

  晚会  依兰的酒品5

  “这样来,我就可以放心的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你了。”

  韩母倒是有些温柔,白了韩父眼后,问道:“佳雅呢,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们。”

  废话,昨天属韩佳雅喝的酒多,她现在要是可以下来,简直就是奇迹了。

  这句话当然不能这么说,想了想,苏尘比较委婉的说道:“老师的话,昨天有些累了,现在还在房间内。”

  韩父微微惊,带有深意的看了苏尘眼,突然大笑道:“很不错,有我以前的风范啊。”

  虽然不太清楚所谓的风范是什么,但苏尘明智的没有接腔。

  这次,这对夫妻认为苏尘默认,笑的更加的开心起来。

  他们的愿望啊,可是尽早抱个孙子啊。

  约会  依兰的认知1

  韩父和韩母今天之所以特地来到苏尘的家里,主要的原因在于婚礼的临近。

  在交流赛结束的时候,苏尘与韩佳雅的婚礼就会举行,这对夫妻已经期待已久,所以特地过来给苏尘和韩佳雅提个醒,顺便交代些事情。

  在恭敬的送走这对含笑不止的夫妻后,苏尘算是彻底的脱力了下来。

  【原本还想躲避的说,没有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

  韩父交代的事情很简单。

  是婚礼邀请的客人,韩父韩母已经决定好了些成员,如果苏尘或者韩佳雅有什么要邀请的客人,请尽快统计出来,交给他们,好让他们准备请柬。

  二是结婚证的领取。

  三是去婚纱店照相,这点,他们并没有强行的要求,只是希望他们尽快决定。

  剩余的事情,两个人已经准备完全了,只要苏尘将他们要求的事情完成了,婚礼随时都可以举行。

  就是因为这样的高效率,苏尘才会非常的苦恼啊。

  “怎么了,你似乎很苦恼的样子。”宛如鬼魅样,红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苏尘的身边。

  身为战皇,她的身体简直强悍的过分,点也看不出宿醉之后的样子。

  将刚才的事情给红莲重复了遍后,苏尘苦恼的问道:“红姐姐,我到底该怎么般啊,在这样下去的话,我真的要和老师结婚了。”

  “那有什么不好。”红莲奇怪的看着苏尘,“佳雅是个不错的美人呢,虽然脾气暴躁了点点。”

  “请不要昧着良心说话。”苏尘无力的反驳着。

  韩佳雅的脾气不是暴躁了点点而已,那种唯我独尊,说不二的性格,简直就是苏尘的噩梦啊。

  再说了,结婚这种事情,苏尘完全没有想过。

  轻轻的叹了口气,苏尘无奈的说道:“只好走步算步了。”

  “真是令人不爽啊。”红莲突然出声,阴沉沉的说道:“我可爱的小弟要结婚了,对象居然不是我,而是另个女孩子,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令人不爽啊。”

  时间,苏尘彻底的无语了。

  啪!

  猛然拍大腿,红莲大声叫了起来,“我决定了。”

  “什么?”苏尘顿时被下了跳,连忙抬头。

  低头,目光闪过丝前所未有的精芒,红莲字句说道:“我会保护你的,如果小弟不愿意结婚的话,我就在婚礼上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