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的点点头。

  “可以起去吗?”苏尘试探的问道。

  依兰没有犹豫的点头,顿时让苏尘松了口气。

  起身,依兰在离开演武场的时候,眼神蓦然锐利无比的扫了罗兰眼,低沉悦耳的声音在罗兰的身边响起,“想要知道依兰之剑的真正用法,跟我来。”

  时间,罗兰大惊,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只是匆匆的看到了个熟悉的侧脸。

  令她震惊的是,手中的依兰之剑开始震动起来,仿佛随时要出鞘样,那种感觉让她更加的吃惊。

  看到东方名诧异的目光,罗兰匆匆的行礼后,跑了出去。

  其他的学生也诧异起来。

  离开演武场后,罗兰没有看到任何人在等自己,但手中的依兰之剑的震动,却再次强烈了三分。

  冥冥中,仿佛有种致命性的吸引力,在呼唤着依兰之剑。

  没有任何的犹豫,罗兰顺着自己的直觉,疯狂的向着北面冲了过去。

  此时,跟踪狂群人也离开了演武场。

  “没有错,就是这个方向。”在距离海边越来越近的时候,依兰之剑的震动几乎让罗兰无法掌控。

  蓦然,锵的声,依兰之剑出鞘,在罗兰惊骇的目光中,向着前方的虚空飞去。

  斗气,猛然爆发。

  刹那间,罗兰消失在原地,将速度提升到了个极限,向着依兰之剑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

  原本用来振兴家族的象征,如果在次在自己的手上丢失,不用其他人说,罗兰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大概追了多长的时间,当罗兰再次看到依兰之剑的时候,是在个空旷无人的海边,自己家族的象征,被个犹如公主样的女孩子握在手里。

  “你是谁。”罗兰惊异的问道。

  依兰之剑居然被这样个女孩子吸引,罗兰第反应就是这个女孩子是自己家族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对于卡斯这样的大家族来说,私生子女不知凡几。

  依兰有些留恋的抚摸着自己的佩剑,在剑身中如此长的时间,她当然知道佩剑在自己家族内是怎么的存在。

  所以,即使如何的不舍,她也没有将自己的佩剑留在自己的身边,而是让苏尘送了回去。

  也许,自己应该为自己的佩剑挑选个主人,个不错的主人。

  眯着眼的依兰没有回答自己后辈的问题,反而举剑,跨步,横斩。

  即使是试探性的攻击,依兰之剑在原主人的手里,依旧爆发出强悍的威力,空间似乎已经被分为二,出现了道长长的口子。

  试探  依兰的考验5

  刹那间,罗兰根本来不急躲闪,就认为自己要被腰斩。

  碰!

  闷响声起,罗兰瞬间被剑身击飞,狼狈的倒飞出去。

  翻滚,停身,口逆血直冲咽喉。罗兰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子,难以想象她的实力居然是如此的强大。

  依兰眉头微皱,虽然自己已经手下留情,但这个后辈的表现,依旧无法让自己满意。

  既然无法满意,就调教到她让自己满意吧。

  依兰下定决定,斗气猛然爆发出来,强悍的气流在瞬间排开灰尘,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剑技?临界击

  即使只不过是随意而出,但尖锐的剑气依旧让罗兰心中发冷,只感觉自己的周围已经布满了阴冷的剑气,只要自己敢稍微动弹下,就会被万千道剑气切成碎片。

  碰!

  没有丝毫的疑惑,罗兰再次被击飞出去。

  这次,依兰用的是剑柄。

  “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后辈,依兰眼神锐利如刀。

  当年依兰即使战斗在最后刻,也没有放弃,她的后辈,当然不可能如此的窝囊。

  如依兰像的样,不到分钟,自己的后辈站了起来,即使她的双腿到现在还在打颤。

  满意的点点头,依兰随意提点了几句。

  顿时,罗兰原本疑惑的地方豁然开朗,斗气的运转也忍不住加快了几分。

  “前辈!”罗兰试探的叫了句,她有些明白了,自己似乎遇到了家族的先辈。

  像她这样的大家族,些不愿意受到家规束缚的强者大有所在。

  这些人,往往敢于挑战家规,只要不死,都是些强悍到过分的存在。

  “再来!”依兰凛冽的说道。

  出剑,轰击,罗兰毫无悬念的倒飞出去,狼狈的摔在地面,拖出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摇晃,起身,罗兰感觉自己身体在呻吟,每根骨头,每个细胞,都在不停的哀鸣,这已经是极限了。

  “再来!”冰冷无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会不会太过分了。”远处的天空,苏尘不禁皱起来眉头。

  “当然不会。”红莲站在他的身边,嘴角挂起丝愉悦的笑容,刚才依兰在教训背后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出现了。

  “依兰在为她的后辈脱胎换骨哦。”想都没有想,红莲如此说道。

  脱胎换骨?苏尘眉头微挑,真是个奇怪的说法。

  轻咳了声,红莲适时的解说道:“依兰啊,现在将自己的斗气点点的轰击在她后辈的身上,虽然那个后辈看似凄惨,但内在已经被依兰的斗气强化了,从经脉到骨骼,从血肉到细胞,不断在变强,从今以后,她的武道犹如马平川,从高级骑士到大骑士的那层障碍,已经不存在了哦。”

  试探  依兰的考验6

  “老师的意思是,她将毫无悬疑的进入新的境界。”七海诧异的看着凄惨的罗兰,喃喃道:“这种事情,有可能办到吗?”

  “当然有可能了。”红莲理所当然的说道,“怎么,想要我也这样帮你把吗?”

  “不!”七海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的武道,不需要假借他人之手。”

  眼神闪过丝满意的光芒,红莲不再说话。

  碰!

  第百次了,还是三百次了,罗兰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自己根本无法在家族前辈的手上走过招。

  如果是生死战的话,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几百回了。

  双腿在不停的打颤,急促的呼吸让她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不断的流失,大脑阵阵的昏沉,让她几乎昏迷过去。

  无法想象,自己又再次站了起来。

  看到远离自己的地面时,罗兰的眼睛已经无法睁开了,眼前模糊片,根本无法看清楚对方的麽样。

  “再来。”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啊,也许就要死在这里了吧】

  轰!

  罗兰只感觉自己的胸前痛,仿佛有什么金色的光芒钻了进去,整个人怔怔的站立在大地之上,没有倒飞出去。

  但意识,消失了。

  “幸苦了。”红莲跟着苏尘从天空中降落,微笑着搂住依兰的肩膀,“真是个为后辈着想的人呢,不愧是曾经的圣骑士。”

  海涛不断轰击着礁石,哗哗的声音不断回荡在耳边,带着丝腥味的海风吹起依兰的短发,众人模糊的看到,依兰的嘴角似乎挂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抱歉,大人。”看到身边的苏尘,依兰半跪了下去。

  “为什么要抱歉,是因为搞砸了约会吗?”苏尘微笑着摇摇头,看着依兰疑惑的目光,说道:“明明是我时的任性而已,如果给依兰带来什么不便的话,我愿意道歉,对不起啊。”

  “不,这哪里的话,大人不需要向我道歉。”依兰慌乱的回答着,在她看来,神眷之子给自己道歉,可是天大的荣誉啊。

  但在此刻,她并不知道,所谓的神眷之子,在两个世界,不算苏尘的话,还有整整三十五个。

  “她没事吧。”将目光转移,苏尘指着失去意识的罗兰问道。

  “是的,她并没有什么事情。”依兰恭敬的说道。

  不过红莲却不满的说道:“真是的,你也太离谱了吧,居然将种子给了她。”

  种子,对于苏尘来说,这又是个陌生的东西。

  不光是苏尘,就连其他人也有些不解。

  试探  依兰的考验7

  “体悟而已。”红莲大声的说道,开始解释道:“种子,是我们这种级别的人拥有的特殊能力,将对境界的体悟,用精神力凝结起来,形成颗种子。”

  “在种子里,有着我们的经验和对世界的认知,这颗种子可以种入别人的体内,旦开花结果的话,很容易造就出另个圣骑士呢。”

  “不过”话音转,红莲的口气转为不屑,“如果接受种子的人,是个笨蛋的话,也许生都没有能力让种子发芽,更不用说开花结果了。”

  “有什么危害吗?”既然种子如此神奇,应该会有什么不好的副作用吧,苏尘如此认为着。

  “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听说过什么不利的危害。”依兰摇着头说道。“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唯性吧,每个圣骑士生只能够凝结粒种子。”

  “就是如此。”拍着依兰的肩膀,红莲做了最后的总结,“种子啊,可是我们这些人,为了不使自己的传承断绝,所发明出的东西呢。”

  “那么,罗兰可以让种子发芽吗?”苏尘问出了关键,也对种子的稀有,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不知道。”依兰摇摇头,她的心里也没有底。

  “大概可以吧。”红莲却给出了另个答案,对着依兰说道:“要对你的后辈有点信心啊,如果你不是这样认为的话,还会将种子给她吗?”

  依兰沉默的点了点头。

  【终有天,我会凭借着自己的努力,登上战皇的境界】

  在离开这里的时候,七海回头看了昏迷中的罗兰眼,发下了不为人知的誓言。

  夜之后,罗兰的意识恢复了过来,然后踉跄的离开了这里。

  然后,苏尘在骑战的那天,特意去看了比赛,在比赛上,容光焕发的罗兰已经彻底的削去了那天的狼狈,整个人十分精神。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罗兰以挑五,完胜了骑战的比赛。

  苏尘可能清晰的看到,经过了依兰的脱胎换骨的调教后,罗兰的身手有了段不小的精进,这也是她可以从容的赢得比赛的重要原因之。

  欢呼,疯狂,所有人都在为罗兰的强悍祝福,都在为罗兰的强大震惊,场又场惊心动魄的比赛,让学生们记住了这个英气和美丽的女骑士。

  苏尘可以轻易的感觉到,场上疯狂的气氛和只属于罗兰的荣耀。

  也许,今天最大的赢家就是这个女孩子吧。

  取回了依兰之剑,得到了依兰的传承,然后赢得了比赛,怎么看,都是主角的命呢。

  想到这里,苏尘也不禁哑然失笑,转身离开了这里。

  试探  依兰的考验8

  “苏尘同学,请等下。”比赛后,罗兰匆忙的拦住了离开演武场的苏尘。

  看着静静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子,罗兰咬了咬嘴唇,突然问道:“前辈,还好吗?”

  嗯?

  “那天我看到了,苏尘同学和前辈在起。”

  【敏捷的观察力】

  轻轻赞叹了下,苏尘温和的说道:“很好,她当然很好,顿饭可以吃下头牛呢。”

  扑哧,即使严肃的罗兰,在听到这句话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此,苏尘只不过是无奈的笑了下。

  以天使的血肉,巨龙的筋骨,恶魔的心脏重塑的身体,在经过这些天的磨练后,已经完全的成为了依兰的身体。

  对于这个身体,依兰也很满意,如果有天不满意的话,就是饭量的问题了。

  在苏尘的家里,吃的最多的人,就是依兰了。

  顿饭吃下头牛,并不是什么笑话而已,只是依兰从来还没有试过罢了。

  苏尘严重的怀疑,依兰如果甩开膀子吃的话,应该可以达到这个水准,甚至犹有过之。

  “苏尘同学,苏尘同学”看到苏尘似乎心不在焉,罗兰尝试的叫了几声。

  “呃,抱歉,我有些走神了。”回神的苏尘赶紧道歉,然后问道:“罗兰同学叫住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是的!”没有般女孩子的扭捏,罗兰爽快的说道:“不知道,苏尘同学是如何认识前辈的,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苏尘恍然,说道:“并不是是稀奇的事情而已,只是在次危险中,和她认识了。”

  这刻,苏尘隐瞒了真正的原因,只是道出了真相的部分。

  “是这样啊。”罗兰有些失望,但随即有振作了起来,“最后个问题,我希望苏尘同学可以严肃的回答我。”

  面对严肃的问题,苏尘心底也猜到些,点点头说道:“知无不言。”

  “前辈的名字是?”

  “依兰,她的名字叫依兰。”苏尘将真实的名字说了出来,这点,无需隐瞒,依兰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

  “苏尘同学,希望你不要开玩笑。”罗兰有些恼怒的提醒道。

  “抱歉啊。”苏尘无奈的摆摆手,为什么自己说真话,你却不相信呢,“我并没有在开什么玩笑,她是这样告诉我的。”

  说完,苏尘与震惊的罗兰擦肩而过,离开了这里。

  明天天就是交流赛的闭幕式,然后苏尘要结婚了。

  现在,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烦恼啊。

  试探  依兰的考验9

  闭幕式,苏尘并没有去看,据说,闭幕式上,奥莉薇儿又再次出现,为都市学院的学生们奉献上了场令人疯狂的演唱会。

  那天,欢庆直直闹到了深夜也没有结束。

  苏尘记得的是,在天色快要泛白的时候,七海才捧着个奖杯和八云从外面回来。

  整整的天,苏尘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仔细思索着

  天色灰暗,进入了夜的序章,即使如此,这个夜晚也无比的燥热,并没有丝凉快的气息。

  就在刚才,女仆给自己送来了套合体的礼服。

  明天,就要结婚了呢,就要和自己的老师,都市学院有名的美女,韩佳雅结婚了呢,虽然她的脾气,和她的容貌样的有名。

  不过,这也太荒唐了吧。

  苏尘感觉很不真实啊,真的很不真实啊,自己居然要结婚了。

  以前,每次想到自己要快结婚的时候,苏尘就想要发笑,他和韩佳雅样,根本就没有将这个婚礼当成事实,也从来没有用力去想。

  但现在,就在明天,属于自己的婚礼要举行了。

  现在,苏尘的心里充满了迷茫。

  原本只是个荒唐的玩笑,个荒唐的误会,到现在,却弄成了这个样子。

  都市学院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很多人都受到了婚礼的请柬。

  如果现在不干的话,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光是想想,苏尘就感觉头痛无比。

  【老师,你真的害苦我了啊】

  【难到,我真的就这样和你结婚吗】

  推开落地窗,走上窗台,吹着丝燥热的晚风,苏尘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

  “哟,小弟,你似乎在苦恼呢。”令人意外的声音响起。

  抬头,苏尘就看到了漂浮在天空的绯红眼瞳女子,“红姐姐,我明天就要结婚了。”

  “我知道啊。”红莲点着头,忽然从背后拿出样东西,在苏尘的面前晃了晃。

  “这是”苏尘的眼睛蓦然张大,吃惊的看着红莲手里的东西。

  “很漂亮吧,这件婚纱。”红莲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

  这确实件很漂亮的婚纱,火红的颜色处处充满了情,给人种蓬勃充满活力的感觉。

  得意的看着吃惊的苏尘,红莲炫耀的说道:“这个啊,可是我的母亲曾经穿过的婚纱呢,据说,当时我父亲看到穿着婚纱的母亲时,眼睛都直了,连路都都不动了。”

  “是这样啊。”苏尘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的说道:“你不会是想穿着这件婚纱参加婚礼吧。”

  “怎么了,不可以吗?”红莲反问。

  试探  依兰的考验10

  无奈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苏尘无力的说道:“红姐姐,般没有人宾客会穿着婚纱参加婚礼吧。”

  “宾客?真是讨厌,你在说什么呢。”狡猾的眨眨眼睛,红莲飞快的说道:“我啊,可没有打算以宾客的身份参加婚礼哦。”

  不是宾客,穿着婚纱。

  苏尘身体蓦然阵,明白了过来,脸色不由难看了起来。

  不是宾客,却穿着婚纱参加婚礼,这个不是新娘子,又是什么。

  这刻,苏尘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胀痛了起来,对于这个十分照顾自己的红姐姐,苏尘已经举不起任何的精神反驳什么了。

  “不反对呢,你同意了啊,小弟。”

  “嗯!”苏尘点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声的说道:“当然不同意了。”

  婚礼  意外的变化1

  夜的物语,充满了安静和沉寂的感情,但打破这份难得的宁静的是

  “我说过了,不行就是不行。”苏尘咆哮着,十指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显得略微苍白。额头的青筋跳跳,多出分狰狞的感觉。

  “唉,为什么不行啊,小弟。”诡异的躺在半空中,红莲的表情极为不忿。

  “从小到大,都是我在照顾小弟,现在小弟长大了,就不要姐姐了吗?”带着悲伤欲绝的表情,抹去眼角不存在的泪水,悲腔道:“姐姐姐姐真的很伤心啊。”

  捂着自己的右脸,苏尘右手的五指插入自己的发间,无奈的说道:“红姐姐,适可而止吧,真的很不适合你哦,这份做作的表情。”

  【能够想到这点,从而教给姐姐这种表情的,应该是她吧】

  “唉~不适合吗。八云明明说这是必杀的啊。”红莲不解?br/>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