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解,很痛快的出卖了幕后黑手。

  【果然,那个家伙】

  苦笑着,苏尘喃喃道:“红姐姐,你明明知道,我并不像结婚,也不想”

  “那有什么!”蓦然被打断话,苏尘愕然的抬起头。

  月光下,红莲仰头看着天空,留给苏尘张绝美的侧脸,“人这生啊,不可能事事遂心哦,总会有些你不想,但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即使逃避,也无法解决的问题,这就是人生啊。”

  “那我该怎么办。”苏尘渴求的问道。

  “挣扎吧。”红莲如此说道,收起玩笑的表情,绯红色的眼瞳充满了智慧和期望,“在人生的沼泽中,每个人都在挣扎着,不挣扎的话,就无法前进,只有不停的挣扎,才会有前进的动力,才会用前进的希望,所以”

  “挣扎吧。”再次重复了次,红莲慢慢接近苏尘,脚踩在窗台的护栏上,单手捧起苏尘的脸蛋,深深的盯着他的双眸。

  “我直都相信着,我的小弟啊,可是万中无的好男人呢。所以,不需要为这样的事情苦恼,拿出男子汉的气概,将所有的障碍,通通踢飞吧。”

  挥手,红莲尽显女王的风范。

  股暖流,不停的游走在苏尘的身体里,原本有些焦急不安的心态,在这刻居然奇迹的平静了下来。

  “说的也是呢。”微风吹起苏尘的头发,对着红莲展现出个可爱的微笑,苏尘微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的心底却平静了许多呢,谢谢你啊,红姐姐。”

  “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做你的新娘子了吗?”红莲惊喜的说道。

  “恕我拒绝!”苏尘断然说道。

  婚礼  意外的变化2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入苏尘的房间时,木门被女仆推开,“少爷,你应该起床”

  “早上好,晓韵姐。”站在窗户边的苏尘转身,嘴角挂起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现在的他,已经穿的整整齐齐,昨夜的谈话,已经让他想通了很多事情。

  如同红莲说的样,苏尘在挣扎的前进着,在昨夜,已经跨出了大步。

  “少爷。”女仆试着叫了声,生怕眼前的情景,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怎么了,晓韵姐。”苏尘疑惑的问道。

  “不,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反应过来的女仆,恭敬的说道:“既然少爷已经起来了,就准备享用早餐吧,现在你还有个小时的时间,个小时后,少爷就必须出席婚礼了。”

  “个小时吗?”苏尘喃喃了声,突然问道:“晓韵姐,你是怎么看这场婚礼的。”

  “少爷为什么要这样问呢?”女仆反问着。“即使我说这场婚礼只不过是个闹剧而已,少爷会停下来吗?”

  苏尘微微愣,看着陪伴了自己十年的女仆,如母似姐的存在,“如果晓韵姐是这样期望的话,我”

  “少爷!”女仆突然提高音调,打断了苏尘的话,“请不要说出那种不负责任的发言,韩佳雅小姐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将来也许意外的是个好太太呢。”

  “那有如何。”苏尘突然冷笑了起来,抿着嘴唇,这样的话,他的表情似乎有着刻薄,“我们应该很清楚,背负着那种罪孽的我们,没有权利获得幸福。”

  自顾自说着,苏尘与女仆擦肩而过,向着门外走去,“婚礼之后,我会离开都市学院,然后游历下魔法世界,你会跟着来吗?”

  女仆沉默,在苏尘的脚步踏出门口的刹那,才轻悠悠的说道:“晓韵,永远不会离开少爷的。”

  背对着女仆,丝微笑,徒然在苏尘的嘴角绽放。

  下楼后,穿着礼服的苏尘暂时成为了耀眼的焦点,在客厅中围绕在起的女子们,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可爱的男孩子。

  “真是可爱呢,我的小弟。”即使苏尘如何的反对,红莲依旧穿着那火红而又耀眼的婚纱,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

  令苏尘错愕的是

  七海八云毒舌娜娜艾利儿依兰穿着身同款式的黑色礼服,仿佛妖娆美丽的黑色玫瑰,绽放出令人心醉的色彩和美丽。

  “怎么样,我们的衣服。”在苏尘的面前打转,八云笑嘻嘻的问道。

  “很很合适哦。”

  “真是没有新意的夸奖呢。”八云不满的瞥了眼,大方的说道:“不过很开心哦,毕竟是我们新郎诚挚的夸奖呢。”

  婚礼  意外的变化3

  其他的女孩子也都笑了起来。

  毒舌娜娜嘟着嘴,不满的说道:“是这样吗?看起来很敷衍呢,我的笨蛋哥哥。”

  瞬间,苏尘感觉自己的笑容似乎有些僵硬起来。

  在短暂的早餐过后,在众人的祝福和,苏尘被女孩子如同众星捧月样,带到了婚礼举行的地点。

  世纪塔下。

  从昨天开始,新娘韩佳雅就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直到现在,苏尘才在简易的礼台上看到身婚纱的她。

  此刻,世纪塔的周围已经围满了参加婚礼的宾客。

  被韩父邀请的他们,或真心,或虚假的献上了祝福的掌声。

  踏着红色的地毯,苏尘在如雷般的掌声中步步登上了礼台,站在了韩佳雅的身边。

  证婚人是个美丽的女子,穿着红色婚纱的学院理事长,战皇红莲。

  遥望着下面的人群,苏尘蓦然发现了许久不见的好友,学院的新星,破晓的圣光,学生会的副会长,王飞扬。

  在他的身边,站着脸憔悴的楚烟,那张楚楚可怜的美丽脸庞,写满了深沉的绝望。

  刹那间,往事的幕幕,再次回现在苏尘的面前。

  “尘哥哥,我长大了之后,定会嫁给你的,你要娶我,对我好点哦”

  “尘哥哥,不要伤心了,伯父伯母在天之灵,定不希望看你以伤心的,烟儿会直陪着你的。”

  “尘哥哥,你开门好不好,你将门打开好不好,烟儿做错了什么吗?不要不离烟儿啊。”

  “尘哥哥,烟儿走了,你好好休息,烟儿还会来看你的。”

  “尘哥哥,烟儿”

  犹如潮水般的记忆,仿佛跨越了时空,回荡在苏尘的脑海里,天地之间,仿佛什么都消失了,两个人的距离,在瞬间,被拉开了很远,很远。

  “终究只是你的哥哥啊。”别过头,苏尘的心脏微微刺痛了下。

  没有什么废话,也没有什么开场白,红莲看着新郎和新娘,爽快的说道:“订立契约吧。”

  苏尘点点头,伸出自己的右手,韩佳雅也同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魔法师之间的婚礼,不需要什么见证或者其他的东西,需要的是订立契约。

  定契约成立,两个人就是合法的夫妻了。

  契约成立之后,会出现许多的好处,比如说:心灵相通,感应彼此的位置和危险等等

  旦对方背离契约,惩罚也是非常严重的,所以,魔法师之间的联系,比普通的婚姻,更具有约束力。

  当苏尘和韩佳雅的五指交错,纠缠在起时,两个人的脚底蓦然出现个魔法阵。

  婚礼  意外的变化4

  个由无数圆圈和线条组成的复杂的几何魔法阵。

  青蒙蒙的光辉不停在闪烁着,魔法阵围绕着两个人不停的转动。

  “吾等愿定下契约,祈求”异口同声的语调响起。

  啪!

  清脆的响声打破了契约的运行,魔法阵突然消散,苏尘扫视过去,正好看到王飞扬拿着两杯酒向自己走过来。

  “吾友啊,很抱歉打断你的契约,但在你结婚之前,我有个问题无论如何都必须在这里解决啊。”说着,将杯酒递了过来。

  苏尘接过酒杯,不解的看着他。

  台下的人群显然认出了这个不速之客,纷纷议论了起来,低沉的声音汇集在起,发出嗡嗡的响声。

  王飞扬举起酒杯微微示意了下。

  叮!

  酒杯之间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王飞扬口将杯中美酒饮尽,姿态肆意如狂。

  “吾友啊,你真的决定了吗?”王飞扬的声音洪亮,将周围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你真的要就这样结婚吗?背负着沉重罪孽的你,真的可以结婚吗?真的可以幸福吗?”

  说着无头无尾的话,王飞扬将目光移动了新娘的身上,“老师啊,虽然不太清楚你的事情,但我在这里,请你三思哦,如果你真的和他结婚的话,也许会守活寡哦,甚至会害了你自己也说不定呢。”

  言既出,全场皆惊。

  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了,这个男子,好像是来捣乱的。

  韩父脸色铁青,目光不善的盯着礼台上的王飞扬,目光阴沉如水。

  “为什么要这样说。”韩佳雅不解的问道。

  王飞扬轻轻笑,说道:“也许你不知道呢,吾友啊,可是杀了他的父母的凶手啊。”

  韩佳雅蓦然呆立,全场的气氛更加的动乱起来,数不清的目光扫视在苏尘的身上。

  突然,阵庞大的战压降临,笼罩全场,大多数人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下子变的无比沉重,就连动下小指头都难如登天。

  “真的很失礼啊,你们这些人。我的小弟也是你们可以随意观赏的吗?”礼台上,红莲肆无忌惮的散发着自己的战压,双绯红色的眼瞳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扭头,盯着王飞扬,恐怖的战压围绕着王飞扬。

  仿佛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适,王飞扬的表情依旧轻松写意。

  无视红莲快要吃人的目光,王飞扬前进步,露出个微笑,对着韩佳雅说道:“老师,你真的要嫁给他吗?”

  经过呆立的状态后,韩佳雅已经恢复了过来,虽然大脑还有些混乱,但却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相信他。”

  婚礼  意外的变化5

  心头动,苏尘扭头望了过去,正好触碰到韩佳雅那双清澈信任的目光。

  “老师,你还真是笨蛋啊。”摇摇头,不屑的扫视了苏尘眼,王飞扬转身就走,令所有人都大吃惊。

  “站住!”红莲愤怒的大叫声,出现在王飞扬的面前。

  停下脚步,王飞扬饶有兴趣的看着红莲,恭敬的说道:“叫我停下来,是打算处置任意妄为的我吧。那么,你打算如何处置我呢,红莲理事长大人。”

  瞬间,全场震惊。

  都市学院共四位理事长,这件事情谁都知道。

  但这四位理事长却神秘无比,大多数人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现在却突然蹦出来了位,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红莲看着眼前的男孩子,深深吸了几口气,突然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明是他的好朋友。”

  面对质问而不是拳头,王飞扬微微怔,随即笑了起来,冷声道:“因为无法原谅啊,因为我无法原谅吾友啊,明明无法追求幸福,偏偏要结婚,这样虚伪的家伙,难道不应该揭穿吗,难道不应该受到质疑吗?”

  “所以你就诋毁他,捏造子午须有的事情来伤害他吗?”愤怒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

  “我没有!”王飞扬也怒了起来,大声的反驳道:“那个家伙,杀害了自己的父母,这是事实,我没有捏造任何的谎言”

  啊——

  惊恐的叫声突然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惊慌的叫声打破了王飞扬和红莲的对峙,循声望去,却看到个巨大的十字冰棺诡异的漂浮在空中。

  十字冰棺的里面,赫然躺着惊慌的韩佳雅。

  在十字冰棺的背后,深深的嵌入了个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非金非玉,而是用种骨质的材料制成的。

  透明的冰棺内,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韩佳雅有些慌乱的样子。

  冰棺的旁边,另个王飞扬被股轻风围绕,漂浮在半空,冷冷的注视着下面的人群。

  现场,没有个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将韩佳雅装入冰棺里面的。

  两个王飞扬,个和红莲对峙,另个却漂浮在空中,诡异的画面,让很多人都惊呼了起来。

  “镜像投影吗?”红莲望着对峙的王飞扬,眉头轻皱了起来,“不对,很真实的感觉,不像是投影。”

  “是分身。”苏尘解释着,双脚缓缓脱离地面,向空中飞去。“居然就是你啊,13。”

  王飞扬微笑的点点头,说道:“13只不过是个名字而已,虽然有些特殊的意义,但现在你还是称呼我为飞扬就可以了。”

  婚礼  意外的变化6

  苏尘沉默,这刻,看着对面的男子,苏尘仿佛失去了语言功能,渐渐的,丝苦涩的笑容浮现在嘴角。

  【怪不得可以成为魔导师,怪不得拥有领域】

  【原来,和自己样啊,死神候选人,不死不休的候选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疯狂的大笑,由苦涩的笑容迅速转化为这种极端的笑容,苏尘的爆发令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就连王飞扬也微微错愕起来,那个沉默,总是带着丝冷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少年,居然如此的失态,这种情况可真的不多见啊。

  神之分身,这是王飞扬领悟的技能。

  开幕式那天回家之后,睡了很长时间的苏尘在清醒后,询问了艾利儿,得出了这样的答案。

  这不是死神专用的能力,而是每个神都拥会的能力之。

  可以分出拥有本体能力十分之的实体,不受数量的限制。

  是的,只要拥有足够的魔力,即使分出万个,甚至是十万个,也是很轻松的事情。可惜的是,现在的王飞扬,最多可以分出百个,就算是极限了。

  苏尘无法分辨,现在的这两个是不是全部都是分身。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王飞扬指着十字冰棺说道:“这个东西啊,叫做逆罚冰棺,是用来审判罪人的东西,只要被关入冰棺的人,在个小时后,就会失去生命,永远的沉睡过”

  碰!

  拳头,重重的轰击在王飞扬的脸上,没有丝的魔力,这是纯属于肉体的力量,调动全身百分之九十以上肌肉说爆发出的力量,威力绝伦。

  “闭嘴!”苏尘冷冷的说道。

  仿佛被吨位计算的力量击中,王飞扬瞬间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古老世纪塔的墙壁上,瞬间,保护世纪塔的魔法阵被激活,闪烁着不同的光芒,由线条构成的魔法阵将王飞扬阻拦在外,保护世纪塔不受任何的伤害。

  “啊咧,还真是不留情啊,吾友。”狼狈的停下身体下坠的趋势,王飞扬淡淡的笑了起来,扭曲的嘴角流出丝嫣红,让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放她出来,立刻!”

  王飞扬呵呵笑着,伸出两个指头,“两个办法,和二,你选择哪个。”

  “呢,就是打败我之后,击碎冰棺,救你的老师出来。”

  “二呢,就是答应我的个条件,我马上放老师出来。”

  “条件?”苏尘看着王飞扬,越发觉得他的笑容非常的诡异。

  王飞扬点点头,特意的重复了遍,“对,就是个小小的条件。”

  婚礼  意外的变化7

  “说出来!”

  指楚烟,王飞扬的笑容越发诡异,“我的条件,娶了她。”

  瞬间,苏尘呆立当场。全身僵直,仿佛被电流轰击过样,过了好久,才用种近乎走调的语气问道:“你不喜欢她。”

  “啊!”毫不避讳的点着头,王飞扬叹息的说道:“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啊,即使她十分的漂亮,即使她是烟之幽兰,即使她美丽的令人窒息。”

  “那你无为什么要做她的守护骑士。”苏尘只感觉好笑,看着王飞扬,就像是在看个疯子样。

  “在试探你啊,我是在试探你啊。”王飞扬苦笑着说道。

  试探?虽然疑惑王飞扬的说法,但苏尘却没有时间多想其他,“放了老师,立刻放了老师。”

  “不可能。”王飞扬固执的说道:“两个条件,二选。打败我,还是娶了她。”

  “可恶。”身形闪,苏尘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十字冰棺的面前,把漆黑无比的长剑重重的轰击在了冰棺上面。

  剑技?临界击

  盗版依兰的剑技,在苏尘的手上发挥出的威力,让人心惊。

  即使是王飞扬,也无法看到苏尘移动的轨迹。

  突然,圈圈的涟漪从冰棺上散开,原本狂暴的力量在瞬间被散发,冰棺动不动的停止在原地,扩散的涟漪仿佛在嘲笑苏尘的无能。

  冰棺里面,韩佳雅已经无力在挣扎,脸色苍白的她,看着苏尘的目光,复杂而又爱恋。

  “我说过了,只有击败我,你才有可能击碎冰棺。”站立在苏尘的身后,王飞扬如此说道。

  转身,挥剑,苏尘再次消失在原地,把长剑刺穿王飞扬的心脏,将他击成碎片。

  【分身,又是分身】

  苏尘击碎的这个王飞扬,很显然是个分身。

  “混蛋,给我出来,不要躲藏啊,难道你是猫吗?”挥剑再次将个分身击碎,苏尘愤怒的大吼了起来。

  时间的迫近,让他失去了以往的冷静,看着冰棺内越来越无力的韩佳雅,股难以言语的怒火几乎将苏尘焚烧殆尽。

  “我出来了。”随意的往前站,数十个王飞扬将苏尘包围起来。

  见此,苏尘的怒火,彻底的爆发了。

  “给我全部去死吧。”右手向着虚空握,空气中的而黑暗元素疯狂的躁动起来,黑色宛如星屑的黑暗元素出现在虚空,聚集成条条肉眼可见的黑线,疯狂的向着苏尘的右手汇集,个漆黑无比的光球在苏尘的手中逐渐成形。

  来参加婚礼的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