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客们,并不缺少眼里极佳的强者,即使韩佳雅的父亲就是个魔力值超越五十万的魔导师。

  婚礼  意外的变化8

  “散开,全部散开。”认出这个魔法的老者,向着周围大声怒吼着,强烈的魔力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几乎将所有人都吹飞了出去。

  “龙牙?破灭吼”

  暗系魔法经典的代表,象征着死亡和毁灭的魔法,在苏尘的手中彻底的爆发了。

  条漆黑无比的能量黑柱被苏尘轰飞了出去,将王飞扬所有的分身网打尽,彻底湮灭在这条令人心惊的能量柱内。

  【既然你可以造出分身,我就杀了他们,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虽然神之分身拥有本体十分之的实力,但在苏尘的眼里,这些拥有高级魔法师实力的分身,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来个,杀个,来十个,杀打。

  招灭掉了王飞扬所有的分身,苏尘毫不客气的再次汇集出个漆黑无比的光球。

  光球内疯狂的能量不停的散发恐怖的波动,令所有人都心惊无比。

  龙牙?破灭吼

  和王飞扬击败骨龙时所用的魔法样,典型的魔导师专用魔法,没有超越十万的魔力,根本无法使用出来。

  刚才的击,足足耗费了苏尘大约万的魔力值。

  经过质变的万魔力,比起个巅峰高级魔法师的魔力,只高不低。

  虚空中,空气突然荡漾开来,王飞扬微笑的虚空中步跨出,出现在苏尘的面前。

  “终于,肯出来了吗?”紧紧的盯着王飞扬,苏尘冷笑着说道:“那么,请快点放老师出来吧。”

  “吾友啊,难道我说的很不清楚吗?”王飞扬摇摇头,说道:“两个条件,任选其,你的选择可以告诉我了吗?”

  眉头皱,苏尘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回答,千万别死了啊。”

  说完,挥手再次释放出手中的黑色的光球,条庞大的能量柱在虚空划出道耀眼的轨迹,急速冲向王飞扬,带着撕裂切的气息,仿佛要将天空打出个大洞样。

  眼瞳微微收缩,数以百计的魔法阵出现在王飞扬的面前,逐渐重合在起,形成了巨大的六芒星魔法阵。

  虚空中,魔法阵闪烁着白色的光辉,光系魔法在治疗和防御这方面,尤为出众。

  碰!!!

  黑色的洪流和白色的魔法阵刹那间撞击在起,发出巨大的爆破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几乎要撕裂所有人的耳膜。

  天空中,爆发出到强烈的色彩,能量狂潮的恐怖余波宛如涟漪样散发开来,余波所过之处,连绵不绝的爆破声肆虐着宾客们的耳膜。

  最终,两股能量化成星屑,融入了空气之中。

  婚礼  意外的变化9

  挥手,出击。苏尘根本给王飞扬休息的时间,暗黑死亡冲击波宛如下雨样,朝着王飞扬冲了过去。

  “我之右手掌握雷霆愤怒”

  吟唱着古老的咒文,苏尘冷漠的嘴角浮现出丝快意的笑容,这是成为魔导师以来,第次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肆意的攻击着对象,不必顾及着什么。

  身为死神候选人的苏尘很清楚,这样的攻击,根本无法干掉另个候选人。

  天空中,道巨大的雷电从天而降,轰击在苏尘的身上,黑色的纹路开始蔓延,转眼间覆盖了苏尘的全身。

  另边,从暗黑死亡冲击波中出来的王飞扬,恰好看到魔导战纹的出现,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和苏尘不同,王飞扬只是单纯的魔法师,不是炼金师,也没有经过圣骑士的锻炼,战斗的成长,距离苏尘差大截。

  雷霆愤怒,同化

  契合度百分之百

  魔导战纹?雷神降临

  苏尘的身体在瞬间完全雷化,漆黑的纹路在放射出耀眼的光华,整个人突然从虚空中消息,没有点的痕迹。

  只留下条条的雷电,在原地打转。

  脚重重的轰击在王飞扬的心口,将他踢飞出去,苏尘的身形完全的隐藏在空气中,任何人都无法看清楚。

  魔导战纹是魔法师的作弊器,旦开了作弊器,魔法师的能力激增,在同等级的战斗中,根本就是战无不胜的存在。

  契合度代表了魔导师可以将魔导战纹发挥到什么程度的证明。

  每个魔法被同化之后,总会出现所谓的契合度,契合度越高,魔导战纹发挥出的威力就越大,也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形态。

  雷神降临的完全雷化,就是其中之。

  空气在扭曲着,噼里啪啦的雷电脆鸣不断的在空气中响起,苏尘的速度即使无法很真正的雷电相比,但已经超越人们所认知的极限,往往只是拳脚的普通攻击,却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颗小石头,在五百米的高空坠落,也足以击穿人的头盖骨,更何况苏尘现在的速度。

  完全超越了音速,凌驾于马赫之上。

  水之形态?球形防御。

  冰冷的声音响起,条条水龙卷浮现在王飞扬的身边,组成个球形的防御罩,阻挡了苏尘的攻击。

  噗!

  再次展开攻击,苏尘并没有攻破防御罩,挥出的拳头仿佛陷入了软软的海绵体,所有的劲道在瞬间被吸了进去,个拳头的凹陷清晰的印在了防御罩上。

  瞬间,防御罩飞快的转动了起来,将苏尘甩飞了出去。

  婚礼  意外的变化10

  接下来,苏尘所有的攻击全部被飞快旋转的防御罩弹开,仿佛面对个刺猬,升起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雷化解除!

  身形蓦然闪现,出现在王飞扬的面前,苏尘气喘吁吁的看着旋转的水球防御罩,嘴角逐渐弯了起来。

  既然拳头的面积太大,那就用钉子吧。

  就像是皮球,拳头无法击破的话,那么尖锐的钉子就是不二之选。

  回忆  崩溃的世界1

  面对着水球的防御,苏尘瞬间解除雷化,身形闪现间,右手高高举起。

  数十道雷电在空中汇集,发出轻微的爆鸣声,由线条组成了把长长的雷电之枪,古朴的造型和铭刻的精美花纹,足以证明长枪的威力。

  单手握着雷电之枪,强大的雷电之力在枪尖汇集,疯狂的压缩着,仿佛将全世界的雷电全部汇集在点。

  “喝!”跨步,苏尘平举雷电之枪,向前送,雷电在咆哮,空气在震荡,强大的电流完全变成了条直线。

  从高空往下看,就可以看到条雷电以极度的速度向着蓝色的水球推进,爆发出的力量,仿佛要将全世界都吞噬破坏样。

  噗!

  枪尖和水球刹那间碰撞在起,发出声短暂的闷响。

  和苏尘预想的样,旋转的水球根本无法阻挡推进的雷电之枪,突破了水球防御之后,枪尖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袭向王飞扬的心脏。

  哧的声,枪尖顺利的穿透了王飞扬的心脏,而王飞扬却仿佛玻璃样破碎了。

  【又是分身,什么时候】

  突然,阵巨大的轰鸣声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苏尘的背后,苏尘几乎在刹那间就感觉到股庞大的力量从天而降。

  【如果被击中的话,应该会粉身碎骨吧】

  手腕抖,苏尘猛然扭腰,身形反转。

  回马枪!

  枪尖汇集的雷电之力瞬间和从天而降的力量轰击在起,发出声狂暴的爆炸声。

  雷电之枪在这刻发出恐怖的哀鸣声,枪身扭曲成个可怕的弯度,刹那间就将苏尘弹飞了出去。

  倒飞的苏尘,清楚的看到,袭击自己的,是个散发着漆黑光线的黑球。

  【那到底是什么,魔法吗,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

  在摔落地面的刹那,苏尘调动全身的力量,翻身后退,双脚摩擦着地面滑出道长长的沟壑,才勉强停止了退势。

  脚底传来火辣辣的痛楚,让苏尘呲牙咧嘴,痛苦不堪。

  黑色的光球蓦然爆射开来,几乎将周围百米的范围完全笼罩,狂暴的黑色波浪水纹掺杂着恐怖的雷电之力,将地面硬生生炸出个十米深的大坑。

  残余的雷电之力不停的在坑内乱窜,条条白色雷电宛如龙蛇狂舞样,触目惊心。

  王飞扬淡淡的飞翔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有些狼狈的苏尘,呵呵大笑起来。

  实际上,苏尘雷化的瞬间,带给他的伤害更加的严重,快要碎裂的五脏六腑和寸寸断裂的骨骼,就让他痛不欲生。

  想要大笑,纯属发泄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嘲笑和不屑成分在内。

  回忆  崩溃的世界2

  “可恶,你就只会躲吗?”时间已经不多了,不打到王飞扬的话,根本就无法救出老师啊。

  想到老师,苏尘担心的看了十字冰棺眼,却发现韩佳雅已经安静的睡了过去,宛如睡美人样,神色无比的恬静,好像童话里等待王子拯救的公主。

  另边,参加婚礼的宾客们,不乏强者,但他们此刻却惊慌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支援苏尘,甚至连飞到半空这个宛如呼吸样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办到了。

  仿佛这里被施下了诅咒,即使是战皇红莲,也只有有心无力的看着孤军奋战的苏尘。

  他们并隔离了,隔离在个杯子样的世界里。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红莲发狂着轰击着层看不见的墙壁,就是这个无形的墙壁阻挡了她的脚步,阻挡了她支援苏尘的可能。

  红色的斗气,耀眼的光芒,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跨越着步,原本身为战皇的高傲和尊严,居然在这里被蹂躏的干二净。

  “你这个混蛋啊!”汇集着全身的力量,庞大到令人色变的炙热火球出现在红莲的手中,出现,空气就开始扭曲起来,大地开始发焦,即使距离她很远的宾客,都可以感觉到空气中传来的炽热。

  膨!

  无形的墙壁第次扭曲起来,出现了个大大的凹陷,但也仅此而已,扭曲过后,无形的墙壁再次恢复,然后消失,宛如根本不存在样。

  里面居然是里面,外面也是外面。

  就犹如两个世界样。

  另边,关心韩佳雅的苏尘并没有发现红莲等人的异样,为了拯救韩佳雅,他的心神几乎全部放在了如何击败王飞扬的身上。

  疯狂的攻击过后,优秀的大脑开始发挥作用,不停的计算着如何获胜。

  【无法判定他的真身所在,那就毫无保留的攻击他的分身,他的实力不能够无限的制造分身】

  这点,在刚才就已经决定了。

  压低身姿,苏尘向前踏,借助这股力量,整个人仿佛飞了起来样,沿着地面划出道笔直的轨迹。

  在他的背后,大地分裂,仿佛被利刃无声无息的切开样。

  数以百计的岩浆冲天而起,几乎将整个天空染成火红的色彩,天空中的王飞扬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被岩浆吞没。

  【果然,还是个分身】

  将岩浆送入地底之后,大地在瞬间合拢,原本千疮百孔的地面在炼金术的作用下,逐渐恢复了生机,空气中弥漫的刺鼻的硫磺味也被股轻风吹散。

  【原本还想靠这招将隐藏在空气的王飞扬逼出来,看来,自己似乎失算了】

  回忆  崩溃的世界3

  静静的站在原地,苏尘无时无刻的搜索着周围的空间,企图看出丝异样。

  可是,王飞扬仿佛完全消失了样,根本不见人影。

  眼神闪烁,苏尘再次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脚踩在了十字冰棺之上。

  【我就不相信你真的坚不可摧】

  不死心之下,苏尘抡起拳头,强大的雷电之力汇集在起,发出耀眼的光芒,个雷电光球包裹着苏尘的拳头,噼里啪啦的雷电声让空气都爆鸣起来。

  “呀啊!”声大喝中,苏尘的拳头毫无保留的攻击在十字冰棺之上,波纹在荡漾开,仿佛将雷电之力卸去般。

  【怎么可能让你这样做啊】

  雷化之下,苏尘的速度达到了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三倍音速,十倍音速,还是百倍音速。

  秒钟的时间,苏尘都不知道自己轰出的多少记拳头,应该是以百为单位计算的吧。

  波纹的荡漾开始急速起来,随着苏尘拳头的加重,甚至开始扭曲,混乱起来,这显然是崩溃的前奏。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毫无疑问,苏尘兴奋了起来,这样的攻击,无疑对拳头的负担很大,但苏尘不在乎,点也不在乎,切,都以拯救韩佳雅为最优先。

  其实,冰棺的问题,苏尘完全可以甩给艾利儿,苏尘不相信,个小小的冰棺可以难住艾利儿。

  但苏尘不愿意,他实在不想让王飞扬知道自己也是死神候选人。

  那样的话,可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而另种方法也很冒险,破灭之右瞳,只要苏尘使用这种能力,那奇异宛如涂鸦样的黑线,应该可以轻易的将冰棺破坏。

  但同样的,这种能力旦被认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过已经决定了,如果没有在限定的时间内救出韩佳雅的话,即使冒着暴露的危险,苏尘也会使用这个能力。可以抹杀切的破灭之右瞳。

  咔嚓

  突然响起的声音,顿时让苏尘振奋起来,十字冰棺上,已经浮现出层层的细微的裂纹,显然苏尘的攻击已经奏效。

  这刻,苏尘的干劲完全被激发了出来,轰击的速度再次明显的提升起来。

  裂纹,以拳头降临的轰击点为中心,开始飞快的蔓延起来,几乎在眨眼间,就遍布了十字冰棺的整个身体。

  最后击了,给我破吧。

  轰!

  强大而又狂暴的力量随着苏尘苏尘必杀的拳,完全的轰击了出去,刹那间,达到了冰棺的临界点。

  宛如玻璃破碎样的声音,这刻,十字冰棺再也无法承受任何的打击,毫无征兆的被苏尘破坏了。

  回忆  崩溃的世界4

  迸射出冰棺碎片在瞬间席卷四面八方,天空,大地,草木,石头,都受到了狂暴的攻击。

  失去支持力的韩佳雅向地面坠落下去,下秒钟,却被苏尘抱入了怀里。

  好冷!这是苏尘的第感觉,为了不伤及韩佳雅的身体,苏尘解除了雷化,却在瞬间被冻人的寒气入侵体内,苏尘感觉自己仿佛抱着个万年不化的寒冰。

  明明和魔法同化之后,已经失去了痛觉,但那种宛如连灵魂都要冻结的寒冷,让苏尘感觉手脚都麻木了起来。

  苏尘无法想象,在那种极度寒冷的冰棺内,韩佳雅是如何度过这样长的时间。

  凄美的笑容,再次浮现在苏尘的脑海。

  “真是可怕啊,你这个人。”站在苏尘背后的王飞扬,发出了感叹。“明明是任何魔导师都要束手无策的冰棺,居然被你破坏了,吾友啊,你还真是个可怕的人呢,可怕到令人颤抖啊。”

  “老师不会有事吧。”苏尘无视王飞扬的感叹,轻声的问道。

  微微愣,王飞扬对苏尘没有立即扑上来有些发愣,但随即就微笑了起来,温和的说道:“啊,放心吧,只是沉睡几个星期后就可以恢复了,不会留下点的后遗症。”

  句话,让苏尘彻底的放心了下来。

  转身,苏尘紧紧的盯着王飞扬,“为什么要这样做?”

  摊开手,王飞扬语气变得轻松了起来,“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明白吧,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的理由,你也有所察觉了吧。”

  苏尘眉头微微皱,丝丝明悟逐渐升上心头。看着王飞扬,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还记得我们当年是怎么结识的吗?”王飞扬突然如此问道。

  “嗯!”苏尘轻轻应了声,时间不在该说些什么好。

  “我依旧记得啊,那天的你,和那天的希望。”仰起头,王飞扬露出灿烂的笑容,眼神变得深沉起来,仿佛陷入了恒久的回忆。

  那个时候的苏尘,是理事长之子,天之骄子。

  而那个时候的王飞扬,是个孤儿,被抛弃的孤儿。

  那天的相遇,是在十年前的下雨天,个大雨倾盆的天气。

  年幼的苏尘在和父亲的旅行中,发现了年幼的王飞扬,个躲避在车站躲雨的脏兮兮的小孩子。

  被深沉的绝望笼罩的王飞扬,遇到了个给予他帮助的男孩子,个和他年龄样大,给他治病和糖果的男孩子。

  王飞扬依旧清楚的记得,被深沉的绝望说笼罩,饥寒交迫,病魔缠身的自己,在见到那个耀眼犹如阳光的男孩子时,心底涌出的感动。

  回忆  崩溃的世界5

  那天的希望,成就了他的世界。

  从那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世界。王飞扬在自己的心底,许下了沉重的誓言。

  幼嫩的誓言,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沉寂在他的心底,就像是陈酿的美酒,永远没有褪色,反而更加的珍惜和重视起来。

  不想看到你哭,只想看到你笑,你的笑容,可是温暖我心灵的希望啊。

  王飞扬慢慢的从回忆中苏醒,看着神色复杂的苏尘,突然说道:“对不起啊,原本发誓用切的能力守护你的笑容,那个时候,却只能看着你哭泣,真的对不起啊,对不起”

  清澈的泪水,瞬间王飞扬的鼻翼滑落,这是无比悔恨的泪水,其中还掺杂着对自己的痛恨。

  “明明想要帮助你的,却只能够看着你哭泣,真是对不起啊,对不起啊”

  次次的重复着这句话,王飞扬的表情,令苏尘也感觉自己的心灵有些刺痛了起来。

  王飞扬口里的那个时候啊,可是苏尘生迈向悲哀的转折点。

  五年前,苏尘的父母离开了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