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然的扭曲起来。

  这刻,不死身发动,烧焦的部分被飞快的恢复这,新嫩的皮肤已经长了出来,身体微微阵,就像蜕壳样,烧焦的皮肤快速脱落,个全新的罗伊德站在了红莲的面前。

  “真的好痛啊,好痛啊,你这个贱人,打的我好痛啊。”大声的咆哮着,罗伊德握紧了手中的镰刀,疯狂的挥舞起来。

  数百道真空之刃撕裂空气,向四面八方飞去,带着刺耳的呼啸声。

  “杀了你,嘻嘻我定会杀了你。”吐出舌头,罗伊德舔着嘴唇,疯狂的大笑,笑的癫狂无比。

  厌恶的皱了皱眉头,红莲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斗气疯狂的运转着,身经百战之身,即使面对在难缠的对手,她也绝对不会退避。

  前进,突击!

  犹如羽毛样轻盈的身体蓦然冲了出去,破开空气,整个人如同炮弹样直射到罗伊德的身边,脚狠狠的踢在罗伊德的脖子上。

  碰!

  火焰爆射,罗伊德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他的脖子扭曲出个可怕角度,如果普通人的话,已经死透了。

  但凭借这不死身,罗伊德居然硬生生的将自己角度板了回来,笑嘻嘻的站了起来,神色疯狂,惊人的杀意不断的膨胀着,手中的镰刀顿时发生惊人的变化,手柄出,浮现出丝丝黑色的气息。

  那种气息是纯净的死亡气息,没有点负面的感情,仿佛是对生命的漠视。

  即不承认它,也不否认它。

  罗伊德脚下的大地逐渐干枯了起来,仿佛被吸走了活力,股黑色的雾气慢慢的从罗伊德的身上扩张着,将他包围了起来。

  以罗伊德的身体为中心,方圆百米内,生机灭绝。

  这种诡异而又霸道的景象,让红莲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在她的眼里,罗伊德就如同个拿着危险武器的小孩子,只会胡乱使用,而不会收敛。

  这种人,最可恨,也最可怕。

  微微眯起眼睛,红莲开始思索着攻击的方案,计算这角度,招式,交战中突然发生的变化,短短十几秒内,红莲已经模拟了数百次和罗伊德交手会发生的景象。

  死亡空间!

  当黑色的雾气汇集到定程度的时候,罗伊德发动了自己的攻击。

  这次的攻击,恰好是红莲发动攻击的前秒。

  死亡  暂时的结束4

  黑色,无边无际的黑色开始膨胀,天空,大地,草石,树木,都被这无边无际的黑色淹没,就连红莲也被吞没了进去。

  生机,在这里是最为奢侈的对象,这里是死亡的地盘,亡者的乐园。

  刚刚进入黑色空间的红莲,就感觉种无形的力量吸食这自己体内的生命力,即使身为战皇的自己,也无法弄清楚这中力量的来源,也无从阻挡生命力的流逝。

  嘻嘻嘻

  冷静的扫视着周围的空间,变态的笑声再次响起,仿佛在耳边肆意的嘲笑自己,又好像在天边,模糊不清。

  无法找到罗伊德,就无法破解这个空间,这点,红莲很清楚。

  但

  坐以待毙,绝对不是她的性格和做事风格。

  深深的吸了口气,红莲的胸口夸张的起伏了几次后,突然大叫了起来。

  声音充满了霸道,唯我独尊的气势,就如同龙吟样,天上地下,舍我其谁。

  对火焰龙翼突然从红莲的背后张开,黑色的空间中,从此多出了个火红的色彩,点缀着这个空荡的地方。

  龙斗气?翔龙翼

  传说中,只有喝过龙王血,经过龙王承认的人类,才有资格修炼龙斗气。

  而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龙骑士。

  对夸张的龙翼展开,红色的火焰将黑色的空间点燃,到处都是红色的火焰,空气被蒸发,仿佛整个黑色空间都了起来。

  周围的空气开始扭曲,黑色的气息逐渐变的不稳定起来,目光所及之地,红莲遍地开。

  破!

  声大喝,宛如九天雷音,空间顿时被撕裂,黑色的气息顿时消散,那种神秘的吸食力如潮水样退出了红莲的体内。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红莲已经回到了正常的空间,蓝天,白云,清新的空气和温柔的微风。

  罗伊德双手握着镰刀,惊骇的看着从死亡空间回归的红莲,心中的恐慌逐渐侵蚀着他的心灵。

  招失利,就灰心丧气。

  这就是弱者和强者最根本的区别。

  “再问你遍,苏尘新郎在哪里。”

  “可恶,回来啊,兰,快点给我回来啊。”不停的在心里呼唤着自己的天使,罗伊德头顶冒出冷汗,层又层,密密麻麻。

  “你在找她吗?”声音,从头顶传来。

  罗伊德猛然抬头,眼瞳在瞬间剧烈的收缩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大脑轰轰轰的作响。

  自己的天使,那个给予自己神格的高等存在,被个冷漠的女子拎在手里,背部血淋淋的片,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的撕了下来。

  死亡  暂时的结束5

  静静的看着罗伊德,苏尘右眼的倒十字越发的诡异起来,丝丝银色的光芒悄然闪过,罗伊德身上的数十道黑线涂鸦印在了苏尘的视界内。

  嗤!

  眼神凝,苏尘心头微微动,神秘的力量在线,罗伊德的肩膀瞬间断裂,仿佛被什么切割过样,鲜血狂奔而出。

  咦呃啊啊啊啊啊!

  镰刀再次丢落到地面,罗伊德捂着自己的肩膀,大声的哀嚎着,仿佛全世界最痛苦的刑法被加在了他的身上样。

  苏尘这刻有些明白了,破灭之右瞳,不光是可以看见死之线。

  既然号称破灭,必然有着属于它的强横攻击力,苏尘对于右瞳的理解,再次上升了个层次。

  怪不得被誉为死神的五大梦幻技能。

  那么,镰刀的能力又是什么,就是那个封锁空间的能力吗?

  苏尘想起自己被纳入镰刀的攻击时,雷化的自己居然被压制成普通的速度。

  这种能力虽然强悍,但更加令人动心的,应该是抹去那个存在的能力吧。

  消失的过去,不存在的未来,崩毁的现在,将个人彻彻底底的从世界上抹去,这可是杀人灭口的绝佳凶器啊。

  “那么,去死吧。”微笑着,苏尘轻轻的藐视了罗伊德眼。

  丝伤痕悄然出现在罗伊德的咽喉,清风吹过,脑袋在瞬间被吹落了下来。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罗伊德的身体快速的腐化,然后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只有个纯净的结晶体。

  婚礼结束星期后,苏尘别墅。

  股恐怖到极点的气势突然从苏尘的房间内传了出来,别墅的上方风云变幻,天色会阴,会晴,诡异到了极点。

  客厅内,围坐在起的几个女子面面相觑,相继无言。

  过了好会,八云重重的喘可口气,愤愤的说道:“又来了,这是第几次了,那个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啊。”

  红莲微微笑,整理了下有些狼狈的衣衫,说道:“这不是很好吗,足以证明他还好好的活着呢”

  “说的也是呢。”毒舌娜娜重重的点了点头,“婚礼的那天,哥哥仿佛发疯似的询问我们王飞扬是谁,我还以为他得了失心疯了呢?不过话有说回来,那个王飞扬是谁呀。”

  其他几女相继摇头,表示不知道。

  “该不会是他的梦中情人吧。”八云开着玩笑,率先大笑了起来。

  咚!

  笑声戛然而止,挨了七海手刀后,八云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呻吟了起来。

  与此同时,苏尘的房间内,空空荡荡无物,就连那个大床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有盘坐在房间中央的苏尘。

  死亡  暂时的结束6

  在星期前的婚礼上,苏尘解决了罗伊德后,就发疯的询问其他人是否记得王飞扬这个人。

  答案,否定。

  没有个人记得王飞扬,记得那个被镰刀抹杀的男子。

  失魂落魄的苏尘拿着属于自己的神格,回到了房间,他太累了,所以在躺在床上的时候,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苏尘手里的神格产生了共鸣,和苏尘融合了起来。

  那个时候,神格共鸣发生的异象几乎将传遍了整个都市学院,几乎每个人都看到,道黑色的光柱从苏尘的别墅升起,直冲天空。

  那无匹的气势,仿佛要将天空破开个大洞。

  如果不是红莲以理事长的身份下令,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的话,苏尘别墅的周围,应该早就人满为患了。

  第二天,融合进入了正轨,在苏尘的睡梦中逐渐完成,无意识中,神威外放,将房间内猝不及防的女孩子们全部都压爬了下去,就算是红莲也不例外。

  原本唯可以站着的,只有艾利儿。

  但在神威出现的刹那,她就恭敬的跪在了苏尘的房间外面。

  好在神威很快就消失了,但每当睡梦中的苏尘产生情绪波动的时候,神威就会出现,虽然规模次比次小,但依旧让女孩子们无法承受。

  而房间内的大床,在苏尘第次神威外放的刹那,就被压成了粉碎,消失在空气中。

  七天后,早上十点整,苏尘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苏尘的右瞳,依旧是倒十字形状,但十字的中心,似乎多出了丝金芒。

  他的左眼形态改变,也变成了个十字,个正常的十字眼瞳。

  未来之左眼,这就是苏尘融合神格后,获得的能力。

  破灭和未来,原本就是死神的双眼睛,拥有破灭右瞳的苏尘,在融合神格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激发了左眼的进化,拥有了未来之左眼。

  吱!

  房门被人推开,艾利儿从外面走了进来,“主人,恭喜。”

  向来不喜欢多言的艾利儿,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足以让苏尘很高兴了。

  “并没有什么好高兴了。”说话的时候,苏尘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眼已经恢复了正常。

  “走吧,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老师还在生气吗?”自言自语的说着,苏尘迈动脚步,向楼下走去,心中微微有些忐忑。

  星期前,苏尘在杀了罗伊德之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没有坚持将婚礼完成,他不知道韩佳雅会不会因此生气。

  蹬蹬蹬

  死亡  暂时的结束7

  沉重的脚步声将客厅内女子们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看到落在自己身上的数到目光,苏尘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能举起右手,“哟!”

  “哟你个大头鬼啊,声不吭的,想吓死人吗?”八云小心翼翼的拍着自己的胸脯,没好气的瞪了他眼。

  “少爷,要红茶吗?”女仆微笑问道。

  没有质问,没有怀疑,没有疑惑。

  仿佛时间并没有流逝,就好像苏尘真的只是睡了下下而已。

  但苏尘却很清楚,自己融合神格,虽然不知道过了多久,但绝对过了很长的时候,三天,星期,还是个月,苏尘不是很清楚。

  很自然的坐在了红莲的身边,苏尘接过女仆泡好的红茶,询问道:“抱歉,我睡了几天。”

  “不多不好,正好个星期。”八云扳着指头数了数。

  “是吗?个星期啊。”仿佛感叹了声,苏尘沉默的喝了几口红茶后,突然说道:“那个,我要走了!”

  句话,全场顿时冷了下来。

  仿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苏尘不安的扭动了几下,将红茶放在了玻璃桌上,才再次开口,“从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打算了,我决定在交流赛后,就离开都市学院,去魔法世界游历下,印证下自己学过的东西。”

  全场,依旧冷漠。

  “喂,说句话啊。”苏尘受不了,大声说道。

  “说什么。”八云呵呵的冷笑了起来,“要我们祝福你,还是挽留你,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虚伪。”七海仿佛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红茶上,淡淡的打击着苏尘。

  【果然,七海,你这个人真的很腹黑啊】

  “这就是你逃婚的点子吗?”韩佳雅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尘,锐利的目光仿佛将要他刺穿,“离家出走,还真是老套的手段啊。”

  “不其实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苏尘连忙否认着,想要开口,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时间颓然的放下了刚刚挥舞的手臂。

  “对不起。”千言万语,只变成了这句话。

  “什么时候离开,小弟。”能这样问的,只有红莲个人。

  “就这几天。”苏尘回答。

  嗯!红莲微微点头,说道:“走之前,还是楚烟那个丫头吧,她好像病了。”

  苏尘指尖微微颤,没有在说什么,低头应了声。

  知道了苏尘要走后,别墅仿佛下子就冷了下来,这几天,不管是做什么事情,所有人都无法提起劲来,就连向喜欢和苏尘开玩笑的八云,笑容也少了很多。

  死亡  暂时的结束8

  这次,苏尘都看在了眼睛里,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们,但实际动作却做了不少。

  首先,他将房子的使用权,给了红莲,将七海,八云,娜娜,韩佳雅设成了级用户,食物和酒库,些重要的地方,也完全开放。

  这次,跟着苏尘离开的,只有三个人,方晓韵,艾利儿,和依兰。

  苏尘苏醒两天后,该收拾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准备都已经万全,剩下的,就等着轮船出发了。

  去魔法世界的轮船也已经完全安排好了,就是魔法世界交流生来时的轮船。

  交流赛结束后,他们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尽情的在都市学院玩耍,游历。

  举世闻名的都市学院,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气息,如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话,那就实在是太遗憾了。

  和东方名沟通了下后,他很痛快就答应了苏尘的要求。

  至于死去的罗伊德,他既然敢破坏婚礼,袭击所有人,就算是死了,也是白死,没有人会为他出头。

  毕竟,他只是个暴发户式的平民。

  离别前的夜晚,苏尘悄悄的离开了别墅,向着个认定的方向移动着。

  此时,天色漆黑,路上行人匆匆,忙碌了天的大人和学生们,都无比向往那个温暖的家。

  穿越过几条街道后,苏尘犹如鬼魅样停在了座别墅的面前。

  虽然无法和苏尘家的那座占据万平方米的豪华庄园相比,但苏尘面前的别墅总的来说,在都市学院也算是流水准的了。

  按了门铃,报了姓名之后,不过分钟的时间,个女仆就站在了苏尘的面前。

  “苏尘大人,里面请。”女子恭敬的弯腰,做出个请的姿势。

  苏尘微微点头,进入别墅的客厅后,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楚烟的父亲。

  “伯父好。”苏尘淡然的问了声好。

  男子微微抬头,英俊的面孔略显冷漠,注意力似乎并不在苏尘的身上,“你来了,烟儿就在楼上,你自己上去吧,将切将清楚也好,省的她不死心。”

  苏尘淡淡的应了声,向楼上走去。

  刚刚赶到楚烟的门前时,声声轻微的呻吟打断了苏尘敲门的欲望。

  沉默了下,苏尘果断的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楚烟的房间到处都散发着女孩子的气息,粉红色的墙壁,草莓床单,可爱的迷你魔兽暴熊,还有幅幅苏尘的放大照片。

  房间没有开灯,借助月光,苏尘清晰的看到楚烟的脸色苍白,没有丝的血色,紧闭着双眼,眉头微皱,即使在睡梦中,也情难自禁的发出声声痛苦的呻吟。

  死亡  暂时的结束9

  心头略微颤,苏尘顺势坐在了床边,右手缓缓深出,轻轻的抚摸楚烟那犹如丝绸样的头发。

  这个动作,五年前,就熟练无比。

  即使五年没有用过,现在依旧没有任何生疏的感觉。

  轻轻的抚摸着,仿佛将自己的思念全部灌注了进去,睡梦中,楚烟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不少,痛苦的呻吟也略微减轻。

  左手微微展,漆黑的房间内,顿时亮起柔和的白光,苏尘左手的白光刺眼,甚至还很温暖,仿佛母亲的怀抱样,给人种舒心的感觉。

  光系魔法?生命赞礼

  融合了两颗残缺的神格后,苏尘的魔力就疯狂的飞涨了起来,路冲破五十万大观,然后险之又险的突破了六十万,停在了六十万七千三百五十这个数字上。

  现在,即使使用生命赞礼这样的光系单人最强魔法之,号称可以起死回生的魔法,舍弃咏唱之下,依旧毫不费力。

  不如说,现在苏尘的魔力充盈的不得了,释放些的话,就会感觉舒服些。

  白色的光芒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才缓缓的消失,房间顿时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此时,楚烟的脸色红润了起来,不复先前的苍白,呼吸也均匀起来。

  然后,苏尘轻悄悄的离开了这里,他不想打扰楚烟的睡眠。

  原本想好的话,在看到楚烟的面孔时,已经消失了。

  下楼后,楚烟的父亲依旧坐在沙发上,甚至连姿态和位置都没动下。

  “讲清楚了。”男子低沉着声音问道。

  “没有。”苏尘回答道。

  “嗯。”男子应了声,不在说话,也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苏尘会解释的。

  果然,沉默了下后,苏尘又开口了,“烟妹妹的病情很糟糕,虽然经过治疗,但心态不好的话,不会有任何的效果,所以所以我不忍心跟她说。”

  尘哥哥,烟妹妹,?br/>b2

章节目录